【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被富2代控制的人妻教師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清脆的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傳來,遠遠的走來了一個窈窕成熟的身影,一頭淡淡栗色的燙染大波浪秀發,盡顯成熟女人的妩媚與端莊。兩道細細的黛眉修長,一雙春水般美麗的眼睛吐露著萬種的風情,嬌俏美麗的瓊鼻下,那張微微翹起的櫻桃小口粉潤無比,宛若一團果凍般,任何男人望見都想上去吸吮一口。

  大約一米六五的身高,穿上長約十厘米的高跟鞋,更顯身材修長美麗,上身那半透明的薄絲質襯衫下,同樣白色的胸罩若隱若現,那高聳的胸部渾圓飽滿,將本就窄緊的襯衫高高撐起,胸罩上镂空蕾絲的花紋都隱約可見。

  窗外午后的陽光映照下來,那身薄紗的襯衫宛若透明一般,譚少站在門口,望著從走廊陽光下走來的呂昕薇,眼睛都要直了。在強烈陽光下走來的呂昕薇,身上的襯衫簡直宛若透明一般,簡直是穿著內衣向他走來,而且那明顯也是絲質的胸罩極爲透明,顯然有著極好的透氣效果,但是里面那嫣紅一點,卻讓譚少的下身微微的翹了起來。

  “紅色的!”身后一個男生滿臉的豬哥相,垂涎欲滴的望著那款款走來的標致美人,口水都要流出來。“都是同樣的裝扮,爲什麽這薇蕊老師就這麽性感呢?”那男生沒有注意到譚少的臉色,繼續說道。

  譚少轉過頭,“閉嘴,給我滾!”他惡狠狠的向著那男生罵道。那男生望了望譚少難看的臉色,聲也沒敢吭一聲,灰溜溜的跑到了教室里。對於這橫行霸道的譚少,他還是十分懼怕的,這譚家在H市權勢只手遮天,而這位更是霸道,在學校里就是一霸,誰敢招惹?

  譚少趕走了那男生,望了望正向這邊走來的呂昕薇,順手在門口一張課桌上拿起一本書,趁著呂昕薇走到陽光下的時候,把她攔在了那里。已經十八歲的譚少人高馬大,個頭比呂昕薇高出半個頭來,站在呂昕薇面前打了聲招呼。

  裝作詢問問題,譚少將呂昕薇擋在窗邊,偷眼貪婪的看了起來。今年二十七歲的呂昕薇,一點也沒有身爲人妻的臃腫不堪,胸前飽滿的乳房高聳的挺立著,窄窄的腰肢上,裹著一條黑色的短裙,或許是因爲身材太過豐滿的緣故,那條標準號的裙子顯得極爲的窄小,但是卻將她完美曼妙的身材盡數顯現出來。

  呂昕薇雖然有些厭惡這個壞學生,但是卻不能不幫助他解答問題,沒有辦法,只能站在那里,低頭的看了起來。這譚少倒是有幾分頭腦,拿了一本極難的畫冊過來,專門爲難這個教藝術班的美女老師,這讓呂昕薇也陷入了思索之中。而譚少則名正言順的端詳起面前的美人。

  在強烈的陽光下,那薄紗襯衫和胸罩根本難以阻攔譚少宛若餓狼一般的目光,那對顫巍巍白嫩嫩的乳肉盡數展現在譚少眼中。而那鮮紅的一對櫻桃更是讓譚少下身翹起,吞了口口水,目光順著那半開的領口探尋了下去。

  可能是天氣比較熱的緣故,呂昕薇的領口開得比往常大一些,從上面望去,深深的乳溝簡直讓譚少都要一頭紮進去。仿佛感受到身邊不良少年的眼神,呂昕薇臉色微紅,稍稍的轉了轉身,繼續思索著如何配色。

  見這誘人的美女一副嬌羞的姿態,譚少登時眼睛都直了,目光落在那豐滿翹挺的臀瓣之上。黑色的萊卡面料短裙將那渾圓的翹臀完美的顯現出來,纖腰上一顆小小的扣子,正是這裙子的開關。譚少望著沒有一絲內褲痕迹的黑色臀部,心中暗自嘀咕,有著解開那扣子的沖動。這時窗外一只馬蜂飛了進來,向著色彩鮮豔的畫冊撲去,呂昕薇驚叫了一聲,連忙揮舞著畫冊,卻冷不防被那只馬蜂繞到了身后。譚少見狀的登時大喜,“呂老師,小心,不要動,那馬蜂落下來了,一動的花就被蟄了!”想到那拇指大小的馬蜂蟄自己一下,呂昕薇登時不敢亂動,站在那里,背對著譚少。

  一只大手登時摸到了呂昕薇的腰部,“呂老師,忍耐下,我不敢太快去捉它,被驚動的話,這家夥可是亂蟄的。”雖然感覺有些不適,還有些害羞,但是想要躲開的呂昕薇依舊沒有動彈,任由譚少的大手停留在自己的腰間向下摸索而去。

  緊張的望了望走廊,方才圍觀的的學生都已經被譚少趕走,而剛才的上課鈴也想了,只有這可以不上課的不良少年同自己站在空蕩蕩的走廊里。那蘊含熱力的手,正放在自己的屁股上。

  胡亂的應付著呂昕薇,譚少心中暗喜,什麽馬蜂啊,那家夥早就飛走了。雙手劃過那柔軟翹挺的臀丘,軟綿綿彈性十足的感覺讓譚少有些愛不釋手。輕輕的按動了兩下,他便向著那修長美麗的大腿摸索而去。“你,你快點,好了沒有?”略顯不安的呂昕薇明顯的察覺到了不對,扭動了一下身子。

  “別動,它的尾針都露出來了!”繼續嚇唬著這美女老師,譚少的怪手已經摸到了裙邊之上,按在了那膩滑粉嫩的腿彎處。從口袋里扯出一團面巾紙,譚少將其捏成了一個球, 從下方向著呂昕薇的裙子里抛去。

  那突如其來的小小撞擊讓呂昕薇險些跳了起來,而譚少的右手也順理成章的探進了這美女的裙子內。“哎呀!”呂昕薇下了一跳,剛想轉身,卻冷不防被譚少一把推倒在窗台上,死死按住,右手一掀,那裙子就被拉到了腰際。果不其然,這美女老師爲了美觀,穿的是無痕的T字褲,那寶藍色的細線正深深的卡在粉嫩的臀縫之中,讓譚少大流口水。

  呂昕薇被譚少按在了窗台之上,下身一涼,剛想喊的話語被她硬生生的咽了回去。要是被人看到這個樣子,這家里有權有勢的惡少不會怎樣,自己可就慘了。望著這渾圓潤澤的美體,譚少登時眼中火熱,一只大手在那渾圓翹挺的臀瓣上揉捏不停。

  “呂老師,馬上了,馬上就抓住這只該死的蜜蜂了!”胡亂的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麽,譚少的手指已經撥開了那根細線,將那小小布片包裹的陰部露了出來。鮮紅的色澤讓譚少眼前一亮,果真是薇蕊美女啊!

  因爲長相極爲美麗,學校中也不知道有多少的男生垂涎這美女老師,更有個無良的家夥居然膽大包天在女廁偷拍了一張呂昕薇的照片。鮮紅宛若花蕊的陰唇早已經在男生們的手機中傳遍了,譚少今天,終於見到了朝思暮想的神秘地帶。

  顧不得這是什麽地方,譚少低下頭就在那鮮紅的花瓣上舔了一口,那迷人的氣味讓他陶醉其中,就連舌尖都探了進去。

  嘤咛一聲嬌哼,呂昕薇登時嬌吟了起來,天生敏感的她怎麽能受得了這樣的侵襲,雖然分外緊張與氣憤,但是身體卻不由自主的出賣了她,流出了甘甜的蜜汁。身子雖然不住的扭動,但是眼神卻有些迷離,微微的喘息了起來。

  那可惡的舌頭在呂昕薇的體內不停的攪動不休,這讓她掙紮的力氣越來越小,簡直快要放棄抵抗了。感受著手中按著的女體掙紮漸漸衰弱,譚少登時得意了起來,空出的手不停的揉捏著那豐美的臀肉,冷不防摸到了一截線頭。

  沒想到這薇蕊美人平日里端莊文雅,暗地卻這麽淫蕩,竟然穿著系線的情趣T褲,實在是便宜了自己。想到這里,譚少手指一拉,那小小的內褲就脫離了呂昕薇的身體,落在了地上,就這樣,在這隨時有人會出現的走廊里,伴著朗朗的讀書聲,這美麗的女老師下身赤裸著,撅著豐美的屁股,站在了窗台邊,而一個高大的學生正將整個臉埋在那粉嫩的臀肉中,舌頭肆意的舔弄著。

  猛然間窗外傳來了陣陣的說話聲,這讓兩人心中一驚,譚少連忙將臉從那粉潤中擡了出來,向窗外望去,只見兩個女生正說這話從窗外路的另一面走來。

  呂昕薇此時也從迷亂中醒了過來,掙紮著想要起身,卻被譚少的手掌按在了腰間,死死的趴在窗台上。譚少的頭已經探到了呂昕薇手中抓的畫冊上,一副討論問題的樣子。可是誰又知道,在窗外看起來仿佛在討論問題的師生倆,牆后是這樣一幅樣子呢?

  窗外的女生越走越近,隔著窗外的花壇已經能看見趴在窗台的呂昕薇和譚少。呂昕薇的臉色绯紅,下身的緊身短裙已經被譚少掀到了腰際,自己的下半邊美麗身體正在空曠的走廊里顯露著,就連那T字褲都被這可惡的學生給剝下,粉嫩的花瓣正展露在空氣中,散發著水潤的光澤。而在走廊的另一側,那牆里面就是滿屋子上課的學生,這讓呂昕薇不禁焦急了起來,但是譚少的手依舊按在她柔軟的腰間,使得她難以起身。

  外面的女孩已經走近了,呂昕薇怕被看出端倪來,不敢再掙紮,任由譚少的手死死按住了自己的腰,另一只手在她身后光滑翹挺的屁股上撫弄著。那膩滑柔軟的感覺讓譚少有些愛不釋手,不住的撫弄著。而外面的女生已經越走越近,看見了窗口的兩人,雖然有些奇怪這兩人的樣子,但是卻也沒多想。

  然而呂昕薇的身體都緊張的顫抖了起來,那只怪手的手指正在不停的撫弄著她的花瓣,而這時譚少的按在她腰上的手也松了開來,抓住了她手中的畫冊。“不要動哦,你不想被那兩個小姑娘看見吧?”這低低的一句話將呂昕薇想要直起的腰壓了下去,屁股宛若應和那怪手一般更加的翹起,生怕被外面的女生看到。

  “呂老師,是你啊?”那女生歡快的打著招呼,原來是呂昕薇教過的學生,正在上體育課。小女生叽叽喳喳的打著招呼,而呂昕薇只覺得那身下那怪手微微停頓,哧的一下插入了那粉嫩綿軟的小穴之中,不停的攪動著。

  “啊!啊,是你啊,上體育課麽?”呂昕薇險些驚叫出來,但旋即微微氣喘的和那女生打招呼。而此時譚少已經直起了身子,但是那做怪的手指卻並未離開呂昕薇柔嫩的美穴,正在不停的抽插著。那女孩看起來很健談的樣子,但是卻害苦了呂昕薇,下身一只手指在自己的體內不停的抽插,自己還要若無其事的說話,實在是太痛苦了。

  譚少悄悄的用閑出的一只手拿出了手機,偷偷的在呂昕薇的身后照了幾張,那绯紅帶著春意的臉龐,那赤裸光潔的下體,還有在其中不停抽插的手指都被印在了畫面之上。然而緊張的忙於應付女生的呂昕薇卻絲毫沒有察覺。

  下身的快感一波快過一波,呂昕薇心中不禁暗自哀歎,祈求這兩個少女快走,又祈求走廊里千萬不要有人出來,否則的話自己可就完了。那女生叽叽喳喳的說了半天,也沒注意到呂昕薇的臉色,天這麽熱,紅一些也是應該的。

  終於將這兩個女生打發走,呂昕薇不禁松了一口氣,然而譚少卻再次的趴到了身邊,“呂老師,你感覺怎麽樣?這只馬蜂蟄的痛麽?”呂昕薇只覺得下身蜜穴中的手指一陣急促的抽插,登時陣陣快感襲來,連忙扔掉畫冊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悶聲哼了起來,陣陣水花噴薄而出,落在平時人來人往的學校走廊里,帶來大片的水漬聲,她已經到了高潮了。

  趴在窗台上喘息著,呂昕薇覺得自己渾身酸軟無力,剛才實在是太刺激,太驚險了,但是那高潮的快感卻也是難以比擬的。正在迷亂間,呂昕薇只覺得下身的陰唇間不知什麽時候已經被頂上了一個碩大滾燙的物事,已經結婚的呂昕薇怎會不知道這是什麽?

  “不!”她掙紮著想要離開,而那粗壯碩大的陽具卻猛地一挺,半只都已經沒入了那汁水淋漓的嫩穴中。呂昕薇下了一跳,雖然那異物入侵的感覺讓她腳下一軟,但是去玩還是強撐起了身子,向后猛地擠去。這樣一來,相當於主動靠近了那肉棒,哧溜一聲,那肉棒齊根沒入了那火熱窄緊的小穴,使得身后的譚少忍不住吸了口涼氣,眼睛也眯了起來,實在是太窄緊了,就這樣麽一下,差點讓自己射出來,果真是個尤物啊。

  這頂到了花心的一下也讓呂昕薇身軀一顫,身子綿軟的向下滑落,那譚少正在享受那快感,一時不查,懷中豐美的肉體便脫離出去,跌落在地上。譚少剛想伸手去抱回來,而這時呂昕薇已經清醒了一些,連忙手忙腳亂的爬出了老遠,那晃動不休雪白的屁股,還有那流淌著汁水的小穴讓譚少一呆,險些射了出來。

  呂昕薇氣惱的站起了身子,努力的把下身的短裙放下,望著不遠處的譚少,一時不知道該罵些什麽。下身冰涼的感覺讓她不僅有些氣惱,一眼望見了譚少腳邊自己的內褲。譚少似笑非笑的站在那里,一跳從褲子中露出的粗長肉棒上面水漬宛然。

  見呂昕薇的目光落在自己腳下,譚少彎腰建起了那窄窄的布片,挂在了自己水漬瑩瑩的陽具上,望向了呂昕薇。眼中淚花閃動,呂昕薇又羞又氣,跺了跺腳,轉身不再理會這個壞學生,跑掉了。

  望著呂昕薇離去的背影,譚少抓起那小小的布片,在鼻間不停的嗅著,眼中盡是升騰的欲火。顯然在思量著什麽。



謝謝大大分享精彩好文章






















0.013916969299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