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騎士的血脈 更新 第13~22部完 (6/11)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騎士的血脈19卷

    人物介紹
    蒙斯托克共和國:主角的祖國,首部裴內斯(第二重要場景,後面
的故事的發生地)

    格拉斯洛伐爾市:主角的故鄉(第一重要場景,故事開頭的地方)

    丹特聯盟:正方的聯盟,核心是一些老牌國家。

    諾曼聯盟:敵方的聯盟,核心是一批新興軍事大國。

    利奇:主角,十五歲少年,因為意外導致騎士血脈覺醒,在戰爭中尋找騎士
真諦的少年。

    海格特:主角最重要的合作者,年輕一代的將領中的領軍人物,一個桀驁不
馴的人。

    圖書管理員大叔:劍聖,主角的引路人,給予了主角「劍聖傳承」。

    艾斯波爾—三大神工之一,溫和的老者,對於主角的幫助極大。

    莎爾夫人—三大神工之一,乖張的老太婆,是主角的支持者。

    安妮莉亞女皇和密斯拉公主:同盟三大帝國之中帕金頓聖國的女主。

    薇利亞:105 小隊擴充成兵團之後的副兵團長,性格直爽的女人。

    維多利亞:105 小隊擴充成兵團之後,出任莉娜大隊的副大隊長,莉娜的後
母,也是莉娜天生的對頭。

    蒂迪:瑪格麗特的天生封頭,和主角同齡的女孩,是個很像男孩的女孩。

    雪蜜兒:帕金頓聖國配給主角的聯絡官,是個頑皮佻脫的女孩,也是一個惹
禍精。

    第一話 縱橫
   
    一眼看去,四周人山人海。

    以往空曠的天空之城居然被人潮所淹沒,若無親眼看到眼前這一幕,絕對沒
有辦法想像。

    站在中央廣場的邊緣,利奇第一次對帕金頓這個當今世界最大,最強的國家
有了一些認識。

    以前上地理課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帕金頓有兩億四千萬人口,只論人口帕
金頓也是世界第一大國。

    天之城納克阿莫斯朵克有帕金頓總人口的八分之一左右,也就是三千萬左右
當時看到這個數字,他只是稍微驚訝了一下,並沒有什麼感覺。此時此刻他卻真
正感受到這個數字是多麼令人震驚。

    蒙斯托克戰前的總人口也只不過三千五百萬。

    一座城市之比一個國家的人口稍少那麼一點,這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

    回想起前一段時間閱讀帕金頓戰爭史,他多少能夠明白,帕金頓人這麼做的
目的。

    這個國家實在是太大了,如果不把人全都集中在一個地方,一旦戰爭爆發,
恐怕連守都守不過來。

    再說把人集中在一起也容易管理身為蒙斯托克人,利奇對於蒙斯托克的社會
問題全都看在眼裡。

    蒙斯托克的特徵正好和帕金頓相反,蒙斯托克人崇尚共和,不喜歡獨厚一城,
因此每座城市都是由一群代表各自利益的人把持,每一個省同樣如此;各個城市
都有自己的訴求,再往上也是一樣,每一個省都有自己的謀算。

    所以在蒙斯托克中,小型城市的數量極多,人口幾萬到十幾萬不等,像他的
故鄉格拉斯洛伐兒擁有二十五萬人口,已經能夠算得上拉沃爾省排名前三的大城
市了。

    軍隊裡也有同樣的問題,戰前,蒙斯托克的騎士數量並不算少,和瓦雷丁比
起來,甚至有不小的優勢,問題是蒙斯托克全國分成十六個軍區,各個軍區基本
上各自為政,打仗的時候,這些軍區變成戰區,每一個戰區只顧區內戰事,很少
在意其他戰區的情況。

    如果是以往那種陣地戰,這種作法也不算有錯,但是瓦雷丁人一上來就給共
和國狠狠地上了一課,他們那種大規模佯動,迂迴包抄,快速穿插的作戰方式,
讓共和國在戰爭初期階段吃足了苦頭。

    那個時候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可惜軍隊高層仍舊沒有汲取教訓,在第二階
段戰役的時候,仍舊是五大戰區各管各的。

    更讓人憤怒和無奈的是,第一階段的戰役已經暴露出騎士和普通軍隊混編並
不適合新的戰術,但是軍隊高層的那些人仍舊無動於衷。

    就憑這一點,即便沒有赫肖的投降、沒有後期聯盟那方的全線發力,蒙斯托
克也不可能支撐得下去。

    「嗨——你這傢伙躲在這裡!我總算是找到你了。」一陣清脆悅耳卻又囂張
跋扈的喝斥,打斷了利奇的感慨。

    他轉過頭來,立刻看到那天在圖書館給他帶來那場小小麻煩的女孩,正怒氣
沖沖地朝著這邊走來,她的身後跟著曾經和他約鬥的少年。

    ……

    「你躲了我整整一個多月,這一個多月裡面,我一直都在找你。你的本事倒
不小,我怎麼查都查不到你這個人……」

    女孩喋喋不休地在那裡喝罵著,她身後的少年們這一次倒是沒有開口,他們
已經知道利奇是外國人,根本不懂帕金頓語,他們說的利奇都不會明白,自然就
不費這個力氣了。

    看到這幾個人氣勢洶洶找來,利奇感覺有些意外。

    「那天給我送報名單的兩個人呢?他們知道我的身份和駐地啊。」利奇無辜
的說道。他這麼說其實是想知道為什麼這幫人到現在都不知道他的身份?

    利奇的話讓女孩感到懵懂,對於後來的事,她一無所知。

    她連忙回過頭朝著那幫少年嘰哩咕嚕說了一串話,那幫少年同樣也是一陣嘰
咕嚕,女孩的臉上登時露出一絲古怪的神情,她轉頭上上下下打量著利奇。

    從那幫少年的口中,她這才知道利奇所說的那兩個人,第二天就莫名其妙被
徵調了,而且整個學院裡也沒人知道那兩個人被徵調去哪裡。

    那幫少年都算得上世家出身,只是家族所處的地位比較低,所以在他們看來,
那兩個人被突然徵調只是一個巧合,並不認為和這個連帕金頓語都聽不懂的外國
人有關。

    但是女孩卻不一樣,她是真正的名門之後,她所處的是帕金頓聖國最頂層的
圈子,所以她很清楚,在帕金頓除了皇室、四御直系血統後裔和其他幾個頂級人
物,其他人全都是螻蟻。

    她感覺這件事裡面有蹊蹺。

    但是把利奇打量了一遍之後,她又看不出有什麼地方不對頭。

    利奇是個名人,各國都知道他,但是有關他的事實在太敏感了,所以各國不
約而同地把有關消息封鎖了起來。

    以前亞爾諾的手下會散播利奇的流言,但是他們都只宣傳利奇刺殺亞爾諾這
件事,絕對不說他的其他成就。自從發生了餐廳槍擊事件之後,這幫人也不得不
封口了。

    「哪一部是你的?」女孩朝著廣場地下比副了一下。

    中央廣場和天之路一樣,都高出地面。

    緊靠著中央廣場的地方是一片空地,那裡除了手持儀仗負責站崗的騎士,就
只有豎立在那裡的一排戰甲。

    這些全都是等一會兒要參加混戰的戰甲,利奇的「明王」也在其中。利奇轉
身朝著他的明王一指。女孩失望了。

    有資格參加天之祭的人,差不多都是各國年輕一輩的精英,除了利奇之外,
其他人全都是名門之後。他們所使用的戰甲全都出自名家之手,絕不是「魔方」
和「龍」這類制式戰甲可比。

    像「魔方」這樣頂級的制式戰甲,在基礎性能上或許能夠和這些戰甲較量一
番,但是綜合實力就差得遠了,畢竟制式戰甲需要考慮的東西實在太多,設計方
受到很大的限制。

    而這些戰甲製造的時候根本不惜工本,就拿裝甲來說,它們用的全都是特殊
合金,強度比起鑄鋼來不知道超越多少倍,有些還能夠配合防禦技,讓裝甲的強
度再提升幾倍。

    「明王」的原型是「大力神」,「大力神」是制式戰甲,所以「明王」也帶
著強烈的制式戰甲風格。

    「大力神」最大的特點就是樸實無華,外形厚重沉穩,設計上力求簡練,而
『明王「因為出力太大的緣故,所以比原型更加注重結實,連」大力神「上一些
稍微複雜的設計都摒棄,可以說簡練到了極點。

    在一堆頂級戰甲裡面,「明王」看上去是那樣顯眼——不是那種讓人眼睛一
亮的顯眼,而是令人看不下去。

    「就是那部破爛?」女孩叫了起來,她的腦袋徹底迷糊了。

    她剛才還在疑惑利奇是不是在扮豬吃老虎?是不是實際身份很高,卻裝成蒙
斯托克這樣一個二流國家來的見習騎士?這樣的人不是沒有,她很小的時候就聽
家裡的大人提起,當代劍聖就是這樣一個怪傢伙,明明實力超凡人聖,卻偏偏打
扮得像一個大學的助教。

    但是此刻她動搖了。

    別的東西能騙人,戰甲卻絕對無法造假。這部戰甲一看就是重裝防禦者用的
東西,但是上面的裝甲卻等同於零難道這個人的實力已經高到用任何戰甲都能夠
戰勝對手的程度,所以他才特地選擇了這樣一部戰甲來顯示自己的強悍?

    女孩只有這樣猜想,但是她又感覺這種可能性不大。如果她有這樣的實力,
肯定會駕駛一部幾百年前的老爺戰甲,效果比這要好得多。

    一陣悠長的軍號聲,讓喧鬧的人群頓時變得寂靜。

    樂隊開始奏樂,只見整齊排成兩列的戰甲,踩著同樣的步伐沿著天之路徐徐
叫進。

    此刻的天之路,正中央鋪著一條做佛看不見盡頭的紅色地毯。

    各國的大人物被那兩列戰甲護送著,走在正中央的紅色地毯上。走在最前列
的自然是帕金頓聖國女皇安妮莉亞,她的身上披著一條非常誇張的披風,至少有
二十米長,所以她的身後跟著十二位侍從,每一個人都是用一隻手拎著披風的一
部分,讓披風不至於拖到地上。

    在女皇身後的那些大人物也全都繫著披風,披風有長有短,顏色也各不相同。
同盟幾大帝國的皇帝全都親自到場,他們的披風都有五、六米長,背後有四位侍
從拎著下擺;那些共和制或者聯邦國家的領導人,披風只有三米長,讓兩個侍從
拎著下擺。聯盟也來了幾位皇帝,不過都是二流國家的皇帝,最主要的那幾個國
家只派出了特使。

    當這支隊伍到達廣場中央,在正中央的位置站定,又是一陣悠長的軍號聲響
起,廣場上下的人們齊齊屈起一條腿半跪在地上。

    這是儀式的一部分。

    不過也不是所有的人全都半跪下來,廣場上仍舊有一些人站著。

    站著的人大部分都在貴賓席那邊。

    貴賓席雖然是一塊,卻明顯有著一道無形的分界線,一邊是同盟的代表,一
邊是聯盟的來賓。

    利奇同樣站著,這一片區域只有他一個人站著,自然顯得異常突兀。

    幾乎在一瞬間,他感覺無數雙眼睛朝著他注視過來。

    注視他的大部分是身邊那一圈半跪著的同齡人,不過也有一些注視的目光來
自貴賓席。

    那邊有不少是他認得的人,大叔、艾斯波爾、莎爾夫人、伊洛和馬努埃姆老
頭,還有一些和他關係不錯的戰甲製造大師。

    利奇正打算和那邊的人打個招呼,突然他感覺有人在拉他的褲腿。

    「沒人對你提起儀式的過程嗎?」拉他褲腿的是那個女孩:「就算不知道應
該怎麼做,學我們的樣子,你總會吧?」

    「有人教過我應該怎麼做,她告訴我從頭到尾就這麼站著。」利奇居高臨下
地看著那個女孩,他突然發現,從這個角度看別人,確實讓他感覺很爽。

    「哪個白癡這麼說的?」女孩怒了,這可不是開玩笑的,祭典中出錯絕對不
得了,像利奇這樣的外國人倒是不會有麻煩,但是和他有關的人卻會受到牽連。

    「是一個比你大一些的人。」利奇指的當然是那位公主殿下。

    利奇正逗弄腳邊的女孩,遠處的幾道目光正鎖定在他的身上。

    和其他人的目光不同,這幾道目光之中帶著一股殺意,利奇轉頭順著那幾道
目光看去。

    殺意最濃重的那道目光,來自於一個形容枯槁、臉色蒼白的人。

    他沒親眼見過這個人,但是看過這個人的畫像。和畫像比起來,這個人看上
去更虛弱、更病態,標準的未老先衰。

    這個個人正是三大神工之中唯一屬於聯盟的神工——波羅諾夫。

    地位不同,能夠享受的待遇也自然不同,像波羅諾夫這樣的人,不但能夠站
著,還可以稍微活動一下,此刻他就拿著一副望遠鏡朝著利奇猛瞧。

    「那個會不會就是設計了『龍』的小子?」波羅洛夫問身邊的那群人。

    「就是他。」從稍微前面一點的地方,傳來了回答的聲音。回答的是科爾薩
克。

    其他人部只知道有利奇這麼一個人,卻不知道利奇長什麼樣子,只有科爾薩
克因為當初安德森的報告,對利奇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見過利奇的畫像。

    「看來他打算參加儀式結束後的混戰。」另外一個聯盟的天階騎士淡淡地說
道。

    「真是太可惜了。」人群中傳來了無比遺憾的歎息聲。

    這些人都能夠猜到,這句『太可惜了「指的是什麼。聯盟同樣有很多二十歲
以下的天才騎士,但是考慮聯盟的人一旦上場,肯定會遭到同盟參賽者的圍毆,
所以他們沒有派人參加之後的混戰。

    「現在報名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恐怕不行,路全被觀禮的人封死了,就算能夠報名,戰甲也進不來。」

    「也不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為了接下來的演示會,我們不是準備了幾部戰甲?」

    「那才多少?再說我們的人一旦上場,肯定遭到圍攻。」

    「未必,只要給參賽者一個更好的目標,他們肯定會無視我們的人,畢竟私
心這種東西,誰都會有。」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而且事後同盟肯定要想辦法收拾殘局,他們必須
趟件事做出解釋。如果那個小子在混戰中死了的話,那就更有趣了。」

    「可惜,所有的戰甲都會被限制能量輸出。」

    「那也未必做不到,被限制的只是能量外放,戰甲本身的動力輸出並不受限
制,歷次混戰不是都有重傷甚至死亡這類事發生嗎?」

    「成功的可能性不大,那個人絕對是重點保護對象,一旦他落入下風,裁判
肯定會把他救下來。」

    「那倒也是,有些可惜了,不過試一試也不錯。」

    「這必須由幾位特使大人決定,畢竟參加展示的那幾部戰甲全都是機密。」

    「真正的機密又沒有被拿出來,有什麼關係呢?和這一次的機會比起來,洩
露一些無關緊要的機密,我覺得很值得。」

    「這件事,還是讓各位特使大人做決定吧。我們只是提出建議。」

    一番竊竊私語之後,大致的計劃已經確定了下來,此刻對於聯盟的這些天階
騎士來說:問題只剩下怎麼和各位特使聯絡了。

    等待各位特使做出最終決定的同時,他們並不打算傻傻地等待。這點時間可
以進行一些準備工作,比如物色參賽人選之類的事,完全可以先進行準備,要不
然等到各位特使下了決心之後再進行,就有些遲了。

    一隊皇家近衛騎士走了出來,這些皇家近衛騎士身穿著古典式樣的祭禮服,
頭上頂著紅纓盔,背後繫著拖地的披風,他們的手裡拿著的並不是武器,而是一
個托盤,托盤上覆蓋著一塊紅色天鵝絨布,上面放著一束花。

    看到這些騎士,利奇的心怦怦直跳,一種莫名的冰寒從他的腳底直踱腦門。
他絕對不會看錯,這一隊騎士每一個都達到了輝煌的境界。整個蒙斯托克也只有
三位輝煌騎士和兩位准輝煌騎士。如果在那三十位女榮譽騎士派到他身邊之前看
到這一幕,他雖然也會吃驚,但是心底十有八九會猜測這樣豪華的隊伍是同盟之
中所有國家一起湊出來的。現在他不會了,對帕金頓這個歷史最悠久、實力最強
大的國家,他多少有了一些認知。

    一個帕金頓已經這麼強了,同盟三大帝國裡面的另外兩國雖然比帕金頓稍微
遜色一些,卻也相差不是很多,這樣算來同盟的力量就顯得很恐怖了。但是挑起
爭端的卻是聯盟,主動進攻的一方總應該比防禦的一方要強一些吧。

    利奇已經不敢想下去,他現在才明白,原來蒙斯托克能夠支撐兩年,已經是
如此不容易的一件事。

    不過此刻由不得他胡思亂想,他看到那些皇家近衛騎士各自分開,每個人都
朝著不同的來賓走去,其中一個人正朝著他而來。

    這同樣也是天之祭的一部分,天之祭邀請那麼多貴賓前來,並不是讓他們來
當看客,有資格受到邀請的除了各國領導人,就是騎士和戰甲製造師中的頂級人
物。天之祭的存在是為了紀念第一部戰甲的誕生,這是帕金頓聖國的祭典,同樣
也是所有騎士和戰甲製造師的祭典。

    從廣場中央到利奇所站的位置,這中間原本全都是人,但是當那個皇家近衛
騎士朝著這邊走來,半跪著的騎士們紛紛挪了開去,立刻出現了一條通道。此刻
利奇周圍的那圈人全都已經傻了,連那個女孩也目瞪口呆。可惜利奇並不感覺得
意,他的眼睛緊緊地盯著那個朝著他走來的皇家近衛騎士,這個人看似走得不快,
實際上那隨意跨出的一步,比得上別人三、四步那麼遠。

    這絕對不是什麼步法,只是隨意的跨一步。

    奇當然明白其中的奧妙,這就是翠絲麗一直追求的境界——返璞歸真。只是
片刻工夫,那個皇家近衛騎士就走到了利奇的面前,將花束鄭重其事地遞到利奇
的手裡。

    等到利奇接過花束,那個皇家近衛騎士猛地一抖底下墊著的天鵝絨,那東西
一下子抖開了,竟是一條披風。

    在平常的日子繫上這樣一條披風,並沒有什麼了不起,但是今天就不一樣了。
利奇感覺到朝他射來的目光,灼熱得簡直可以把他融化。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場面,
利奇覺得心裡一陣發慌,還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自己站立在萬丈高台之上,
四周全都是深淵,腳下卻只有一塊磚那麼大的地方。或許這就是高處不勝寒的感
覺吧?

    天之祭整個儀式絕對稱得上繁瑣,不過對於像利奇這樣的人來說,真正要做
的事並不是很多,手裡捧著花束的他,跟在那位皇家近衛騎士的身後來到了廣場
的正中央。

    其他的貴賓也都走到了前面來,那些認識利奇的人紛紛和利奇打著招呼,可
惜現在不是攀談的好時機。

    眾人魚貫上前,一個接著一個將手中的花束放在廣場正中央。這是所有被邀
請的貴賓必須做的事,也是他們唯一要做的事。這束花代表他們對前輩的敬意和
緬懷。

    獻完這束花,利奇回到了原來的地方,但是此刻,周圍那些少年看著他的眼
神全都已經變了,變得灼熱。

    這種灼熱並不全都是善意,利奇可以肯定,這裡面九成的人希望能夠踩著他
往上爬,等一會兒混戰的時候,他肯定會是眾矢之的。

    典禮仍舊在繼續,整個過程確實挺氣派。

    利奇以前在別人的閒聊中聽過天之祭,現在他可以肯定,當初說起天之祭的
那個傢伙根本就是道聽塗說。

    整個天之祭除了一開始的祭典儀式之外,其他時間幾乎就是——場異常盛大
的閱兵式,只不過和共和國的閱兵式不同,有資格在這上面轉一圈的全都是騎士。

    走在隊伍最前列的是一隊重型戰甲,它們的樣子看上去和「大力神」很像,
但是更高大威猛。

    雖然沒有人在旁邊解說,利奇也能夠猜到,這應該就是「泰坦」。帕金頓聖
國五大近衛兵團以「泰坦」為首,實力堪稱最強,但是動用到它們的時候卻極少,
所以大部分人都不清楚,為什麼最強的兵團用的是重型戰甲?

    當初他也有過同樣的疑惑,直到那天發現了「智慧頭冠」的秘密,才從「智
慧頭冠」那久遠的記錄之中,看到了「泰坦」真正的可怕之處。

    五大兵團、五種戰甲,只論單打獨鬥的實力,「泰坦」絕對排名最末,但是
組成戰陣之後,沒有任何一支兵團能夠比得上這支重裝兵團。

    「泰坦」的成員只會一招,那一招和黛娜的「雷霆一擊」簡直一模一樣。當
整個兵團同時發出那恐怖的一擊,簡直就像是萬雷齊發,絕對沒人能夠抵檔。

    這一擊灌注了全部的力量,一擊之後,就再也沒有餘力保護自己,所以「泰
坦」兵團只能靠戰甲本身的堅固保護裡面的騎士。這就是「泰坦」是重型戰甲的
原因,也是帕金頓聖國不會輕易動用這支最強兵團的原因。

    緊跟在「泰坦」陣列後面的也是一種重型戰甲,這些戰甲樣子看上去異常猙
獰,渾身上下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棘刺,一對車輪巨斧掛在背後,看上去就像是一
雙翅膀。

    這就是「巨龍」。

    如果說組成戰陣的「泰坦」最強,那麼單打獨鬥最厲害的就是它了。這部戰
甲渾身都是利刃,而且身軀看似笨重,實際上靈活到極點,靈活程度不但超過大
部分的中型戰甲,和一些輕型戰甲都有一拼。

    有好處當然也就有壞處,他聽伊洛說過,這部戰甲的造價比其他四種戰甲加
起來還高,又很容易損壞,需要經常維護和檢修。所以這玩意兒和傳說中的「巨
龍」有兩點非常相似,它們都同樣代表著一大堆金錢,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沉睡,
難得會動上一動。

    五大近衛兵團裡面,真正執行任務的是後面那三個近衛兵團。緊隨「巨龍」
陣列之後的是一隊火紅的戰甲,晌午的陽光投射在它們之上被反射回來,在它們
的身體周圍籠罩著一層朦朧的紅光,那真像是著了火一樣。

    利奇不得不承認,「鳳凰」戰甲確實很美,而且這種美和他設計的「龍」一
樣,屬於雍容華貴型的美。

    「鳳凰」是中型戰甲,卻偏輕,這類戰甲大多是擅長進攻,防禦方面卻不怎
麼行,但是利奇卻知道,這種戰甲在打仗的時候,雙臂上會各裝上一面狹長的盾
牌,被稱為「鳳凰的雙翅」。利奇一直都很懷疑,駕馭「鳳凰」的可能全都是輕
裝防禦者。

    和「鳳凰」的雍容華貴比起來,跟在後面的「美杜莎」就醜陋多了。蛇腹式
的前部裝甲,環節式的整體構造,這些全都非常符合「美杜莎」的形象,頭盔上
那糾結的蛇發雖然沒有真正的作用,卻是這種戰甲最顯眼的標誌,在戰場只要看
到這種戰甲出現,敵方的騎士就已經弱了三分氣勢。

    五大兵團最末尾的獨角獸兵團,對於利奇來說,已經再熟悉不過了。和留守
在施泰因的那一支獨角獸兵團比起來,眼前的這一隊才是正牌的獨角獸。

    五大近衛兵團身後跟著的就是利奇設計的「龍」,作為同盟即將量產的主力
戰甲,排在這個位置自然再正常不過,只是當這一隊「龍」進入廣場的時候,利
奇感覺又有許多目光盯在他身上。顯然知道他是設計者的人絕對不在少數。

    「龍」的後面是同盟列裝的其他戰甲,不過此刻所有人的眼睛全都盯著天空。
只見天上三人一組,總共十隊,在離地面數百米的地方飛行著。利奇是第一個將
注意力收回來的人,他轉頭朝著賁賓席看去。他看的是波羅諾夫。

    波羅諾夫手裡拿著望遠鏡,全神貫注地眺望著天空,他的臉微微有些發青,
嘴唇一動一動好像在說著什麼。

    不只是波羅諾夫一個人如此專注,聯盟的所有貴賓全都神情凝重地看著天空,
以那些天階騎士的實力,絕對能夠看清數百米外的東西,但是此刻他們也全都拿
著望遠鏡,為的只是能夠看清更多的細節。

    與之相比,同盟這邊的人要好得多,不少人還偷偷看著聯盟那邊的反應。飛
行當然遠比步行要快得多,而且為了保密,這些飛行戰甲並沒有降落的意思,而
是從祭壇上空一掠而過,當它們飛出廣場的時候,聯盟的貴賓,臉上明顯露出了
一絲失落的神情。

    波羅諾夫周圍的那幾個天階騎士一下子湊近了許多,他們的嘴巴都不停地在
動,但是外面的人卻聽不出他們在說些什麼。

    「它們的性能如何?和情報部門得到的數據是不是符合?」離波羅諾夫最近
的一個天階騎士問道。

    「狗屁情報部門,你難道估算不出這些東西的速度嗎?時速絕對超過兩百公
裡。」波羅諾夫的臉上浮現出一層紅光,那並不是臉色紅潤,而是一種不健康的
病兆。

    發問的人其實也知道這一點,各國情報部門得到有關飛行技術的資料不是很
多,分析這些資料之後得到的東西更少,其中有對飛行戰甲的速度猜測。原來的
猜測數據是時速八十到一百公里,這已經是一個很令人憂心的數據了,沒有想到
實際情況比這更糟。

    「這或許不是情報部門的問題,可能是同盟改進了飛行技術,提升了飛行性
能。」那個天階騎士解釋道。

    波羅諾夫翻了翻白眼,臉色更顯得難看:「你這是在安慰我?還是在說反話?」
他冷哼一聲。

    聽到這話的其他人,心情同樣很不好,正如波羅諾夫所說,他們都更願意相
信這是情報部門的疏漏,要不然,事情就糟糕了。

    這些人都知道,為了得到飛行技術,波羅諾夫已經快要吐血,但是到現在為
止仍舊沒有什麼頭緒,敵人卻已經開始對飛行技術著手改進,這一出一入的差距
可不得了。

    「帕金頓人真是可惡透了,讓我們這樣看一眼卻又不讓我們看清楚,這算什
麼?是在示威?」另外一個天階騎士怒氣沖沖地說道。

    這些人其實都知道,同盟就是這麼想的,話在嘴邊,實在是不吐不快。

    一隊隊的戰甲從眼前通過,這在以前是天之祭的重頭戲,每當這個時候,所
有人的眼睛全都盯著那些戰甲,試圖找到一絲與眾不同之處。因為從天之祭的檢
閱儀式,可以看出帕金頓聖國未來十年在戰甲發展方面的方向。

    但是今天,很多人卻已經心不在焉,所有的心思全都飛到了那一掠而過的身
影上。

    不知不覺中,軍號聲再一次吹響,這一次的號聲異常悠長,預示著慶典的結
束。

    慶典結束的時候,正是太陽當頭的正午時分。以往這個時候,那些貴賓們都
會被安排去吃午餐,然後休息片刻,等到下午的戰甲展示會再過來,而這段空餘
時間正好組織一場大混戰,也算是天之祭中一個小小的插曲。

    以往對於這個小插曲,那些真正的大人物並不會感興趣,雖然混戰的前幾名
蠃家最終幾乎全都成了天階騎士,但是對各大帝國來說,多那麼一兩個天階騎士,
於國家整體的實力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但是今天不一樣,不管是同盟還是聯盟,所有的大人物全都登上了遠處的觀
禮台。

    觀禮台原本是備而不用的東西,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坐滿了人。

    隨著一陣號角聲,所有的參賽者登上了各自的戰甲,一時之間廣場上變得異
常嘈雜。

    中央廣場高出地面,四週一圈原本是斜坡,但是此刻卻多了一圈階梯,階梯
是用鋼條和鋼板焊接而成,絕對結實。

    帕金頓聖國的大手筆還不只是這一點,為了這場混戰,整個廣場的地面都鋪
了一層鋼板,底下更是墊著吸震的材料。

    這樣一來,地面確實可以保護得很好,但是戰甲在上面走動,發出的聲音也
大了許多。

    在所有的戰甲裡面,利奇的「明王」再一次變得異常顯眼。「明王」走得很
慢,比其他人要慢得多,偏偏它那高大的身材,讓這種「慢」變成了一種氣勢,
兼具沉穩和厚重的氣勢。「那是什麼戰甲?」「怎麼不是「龍」?」觀禮台上響
起了一片竊竊私語之聲。

    「別吵。」波羅諾夫怒道,此刻的他正伸長著脖子,手裡托著一個倍率極高
的望遠鏡,緊盯著遠處緩緩而行的明王。

    沒人敢在這個時候打擾這位神工,哪怕是坐在波羅諾夫上方位置的那幾位特
使也不敢說一句話,但是所有的人全都注意著這個有些神經質的傢伙。

    「這東西好像是用大力神改的,框架大部分都沒變,四肢關節也沒變,只是
加固了一下。」波羅諾夫不愧為神工,一眼就看透了「明王」的本質。

    「大力神?呵呵!」那幾個二流國家的皇帝其中一個輕笑了起來,另外幾位
也是微帶莞爾。

    可惜的是,波羅諾夫接下來的話就像是一盆冷水澆在他們的頭上:「笑個屁,
像大力神這樣簡易的東西,如果能夠玩出花樣,那才可怕呢!再說,大力神出了
名的結實耐用,別人改造大力神都是增加速度和靈活性,那個小子卻拚命加固,
甚至還採用了非常罕見的背負式座艙,這說明什麼?」波羅諾夫的兩隻眼睛就像
是要噴出火來似的。

    能夠坐在這裡的全都是頂尖的騎士,當然明白波羅諾夫的意思。

    簡單的東西容易入門,但是想要精深卻很難,可一旦吃透簡單的東西,從簡
單中挖掘出精華,那可就不得了。

    不只是戰甲如此,武技也是一樣,所以到了他們這樣的境界,全都已經不講
究招數,出手都變得異常簡練隨意。

    按照同樣的道理,對戰甲進行分類,眼前這部戰甲豈不也是天階等級的存在?
明王走得很慢,但是再慢也就那麼幾級台階,它最終還是站在了廣場之上。參加
混戰的有數百部戰甲,駕駛這些戰甲的騎士來自幾十個不同的國家,有資格站在
這裡的,在各自的國家全都是佼佼者。

    為了公正,也為了盡可能顯示出每一個騎士的實力,所以參賽者全都按照不
同的國家被完全打散。又是一聲號角聲響起。混戰開始了。

    號角聲還沒有停息,「明王」的四周像是爆炸一般,隨著一陣劇烈的震動,
四週一圈的戰甲全都被撞飛了出去。

    撞飛了四周的戰甲,有了一塊可供騰挪的空地,「明王」助跑了兩步,然後
像一頭蠻牛朝著前方猛衝過去。

    一開始還有人想要硬撼這部狂奔的戰甲,可惜他們都無一例外被撞飛了出去。
如此摧枯拉朽般的聲勢,不但震驚了廣場上的那些參賽者,同樣也震驚了觀看席
上的來賓。不只是聯盟的人,連同盟之中一些稍微小一些的國家代表,也都被震
懾住了。「這是……」

    「弗蘭薩帝國的自殺鬥氣。」

    「應該不是,感覺有點不一樣,而且就憑那個小子的價值,也捨不得他這麼
做。」

    「是戰甲,那傢伙最擅長的就是設計戰甲。」觀禮台上又響起了一陣陣竊竊
私語聲。

    悄悄說話的全都是聯盟的人,另外一邊那些同盟的代表,則是偷偷朝左右張
望,他們已經注意到有些人顯然早就知道這件事。

    知道「明王」存在的人,除了三大帝國的高層,只有兩位神工、伊洛、馬努
埃姆和理事會高層傾向於同盟的兩位大師,除此之外就連和利奇的關係不錯的一
些大師,都對此一無所知。

    或許正是因為看到這些,各國的代表心裡稍微好受了一些,他們並不是唯一
被蒙在鼓裡的人。

    「那部戰甲的控制方面有問題。」

    最先看出這一點的仍舊是波羅諾夫,三大神工裡面論功底深厚,在理論研究
方面的成就,他絕對比不上艾斯波爾和莎爾夫人,他的優勢是有著超群的分析運
算能力,這在戰甲製造師理事會裡面是公認的。此刻他的大腦正以令人驚訝的速
度運轉著。「你們有沒有安排人把這錄下來?」波羅諾夫轉身看著其他人。他身
邊的這些人不是天階騎士,就是僅次於他的戰甲製造大師,身後更坐著聯盟幾大
帝國的特使和一些稍微小一些帝國的皇帝,這些人當然不可能會負資處理這種小
事,所以一時之間,所有的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但是轉瞬間很多人同時醒悟
了過來。

    那些天階騎士再也顧不得擺架子了,最旁邊的幾個人立刻離開坐席,其中就
有瓦雷丁帝國唯一的天階騎士科爾薩克。

    過了片刻,他們幾個又走了回來,一個個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沒安排人?」
最上面那排座位上坐著的一位皇帝陛下沉聲問道。一位天階騎士點了點頭。

    在遠處,緊挨著廣場的地方,幾個聯盟的人正慌慌張張地往一片空的台階趕,
他們剛才吃飯去了,按照慣例,天之祭中間的這場混戰根本沒有錄下來的價值,
所以歷次天之祭他們都是趁著這個時候把午飯解決了,然後早早地回到這裡,等
著下午的戰甲展示會的到來,沒有想到往年從來沒有出錯過,今天卻發生了意外。
剛才他們看到天階騎士伯雷度大人親自來找他們的時候,幾個人就感覺大事不妙,
等到另外幾位天階騎士也出現,他們的心裡已經只剩下恐懼了。更令他們感到恐
懼的是這幾位大人散發出的濃重殺氣。

    在這些聯盟的工作人員手忙腳亂架設記錄裝置的時候,廣場上的局勢已經發
生了變化。

    利奇的強悍激起了其他參賽騎士的敵意,再說他原本就是很多人在開戰之前
鎖定的目標,那些和他差不多年齡的騎士,自然而然聯合在一起。

    一個個戰陣出現在利奇的四周,知道「明王」的可怕戰力,那些臨時聯合的
少年騎士們,全都散得很開,盡可能不讓利奇有一次打倒幾個人的機會。

    站在內圈的那些人顯然知道自己不可能奪得名次,全都打著「同歸於盡」的
念頭。當然在這種場合不可能真的「同歸於盡」,那些人只是打算趁利奇靠近的
時候,鎖住他的一隻手或者一條腿,給其他人創造攻搫的機會。

    攻擊的主力是站在外圈的那些人。見識了「明王」的恐怖,參賽者們絕對不
敢讓「明王」靠近他們,所以遠距離攻搫成了唯一的手段。

    按照規則,只要一部戰甲被攻擊到的次數和力度達到一定的數值,就判定那
部戰甲被擊毀。

    幾乎在同一瞬間,廣場到處閃爍著鬥氣的光芒,如同萬箭齊發。如此壯觀的
場面,引起了廣場上的人的一片歡呼聲。只有觀禮台上可以聽到一些人隱約念著
「白癡」、「愚蠢」之類的話。因為這些人都知道,利奇有一招絕招,可以反彈
別人的鬥氣攻系。

    如果是在真正的戰場上,被這麼多攻擊命中,那個騎士就算能夠承受,他的
戰甲和戰甲上的盾牌也肯定碎了,但是此刻,所有的鬥氣攻擊都被限制威力。

    隨著一陣嗡鳴,已經換到左側肩膀上的那面巨盾反射出刺眼的光芒,緊接著
原本打在盾上的攻擊全都被反彈了出去,至於往哪裡彈,就完全不受控制了。

    幾乎在一瞬間,最內圈的那些戰甲全都倒在地上,這是預先設置好的,只要
記錄裝置發現戰甲所受到的攻擊超出了一定的數值,就會判定戰甲損毀,隨即切
斷能量輸出。

    剛剛組成的戰陣一下子就出現了缺口,利奇趁勢殺了出去。他駕駛著這部「
明王」就像是一顆滑溜的珠子,在地上滾來滾去,又像是一顆撞球,時不時地來
回單助。

    一個多月來,在兵團女騎士幫助下苦練出來的武技,總算是派上了用場。他
的速度越來越快,這同樣也是在對練之中發現的訣竅。因為這種武技是!招接著
一招,招於招之間的銜接異常緊密,而且出招之後並不是強行收力,而是順著這
股力量接著出第一| 招,所以前面那股力量和後面那股力量有一小部分會疊加起
來,速度也是一樣。

    雖然每一次疊加的都只是一點點,但是「明王」的出招原本就快,逐次累積
起來,就變成了一個可怕的數值。

    力量變得越來越大,速度變得越來越快,在鋪著鋼板的地面上滾過的時候,
那聲音也變得越來越響、越來越刺耳,變得如同九霄之上的雷霆一般震懾人的心
魄。

    雷聲也有不同,時而滾滾而至,轟隆隆不絕於耳,時而如同閃電霹靂,短且
急促,讓人瞬間失聰。

    每當那閃電霹靂般的聲音響起,就會有一、兩部戰甲被擊飛出去,幸虧這廣
場夠大,要不然這些戰甲被打飛出來,掉落到地下的人群當中,那麻煩就大了,
不知道要壓死多少人。

    「我們的人是不是在裡面?」波羅諾夫冷冷地問道。和另外兩位神工不同,
甚至和理事會裡的其他戰甲製造大師都不同,他沒有所謂戰甲製造師的尊嚴,對
於他來說,如果能夠直接除掉威脅,那是再好不過。

    「恐怕沒什麼用。」旁邊的那個天階騎士搖了搖頭:「那部戰甲實在太驚人
了,再配合那種武技,就算派一隊榮譽騎士上去,恐怕也拿不下那個人,恐怕…
…恐怕就算自爆也沒用。」

    「真是怪了,這麼厲害的手段應該當做頂級的機密藏起來,等到戰爭打到俚
持不下的階段,再突然間拿出來才對啊。為什麼現在暴露給我們看呢?」另外一
個天階騎士自言自語地問道。

    有類似疑惑的並不只是他一個。

    我剛才說了,那部戰甲的控制有問題,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夠控制的……」波
羅諾夫突然卡住了,他咳嗽了一聲問道:「你們誰知道那個小子的實力?」

    四周的人沒有一個能夠回答上來,利奇的實力對聯盟來說,一直都是一個謎。
他的檔案是很容易弄到,上面清清楚楚地寫著是見習騎士,和檔案在一起的還有
一份處罰記錄。

    問題是,誰都知道這根本不能作數。

    當初利奇和格洛德為了瑪格麗特進行的那場決鬥,並不是什麼秘密,那個時
候的格洛德已經是騎士了,所以利奇至少也有正式騎士的實力,可利奇在那之後
又殺掉了兩個榮譽騎士,其中一個還是在一對一的對決中殺掉的。如此一來,利
奇的實力就成了一個謎。「可能有王牌的賨力。」不知道是誰說了這麼一句。「
只是王牌嗎?」波羅諾夫並不是騎士,也沒這個本事從一個騎士的動作看出那個
人的等級,他只是從「明王」的操縱上感覺這個答案有些不對。但是他也不敢說
利奇的賞力比王牌要高,至少是榮譽騎士。這簡直就是笑話,年僅十七歲的榮賽
騎士,這個玩笑開得實在太大了一些。可利奇是王牌的話,他剛才的猜測就不成
立了。王牌算不上太稀有,所以那部戰甲如果是王牌騎士就能夠操縱的話,仍舊
很有價值。

    自殺鬥氣是以生命作為代價,完全是一次性的消耗,所以弗蘭薩帝國雖然有
幾個兵團配置修煉自殺鬥氣的騎士,卻也不敢隨意亂用,只可能用在特別重要的
戰役中,作為攻堅的敢死隊使用。

    但是那部戰甲就不同了,同盟的王牌騎士絕對可以湊出十幾個兵團,這是可
以反覆使用的,優勢比自殺鬥氣大得多。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只有另外一種可能——製造那部戰甲的代價太昂賁了。
這倒是很容易理解,帕金頓聖國的「巨龍」就有同樣的問題。「或許這是同盟虛
虛實實的手段,他們就是想要讓我們懷疑這種戰甲不會大規模量產?」又有人提
出了其他猜想,不過這個人說的時候,自己都沒什麼信心。與其這樣,還不如干
脆保密,在關鍵的時候拿出來給他們致命的一擊。過了好一會兒,還是科爾薩克
想起了什麼。

    「也許,同盟那邊不敢肯定我們是否已經知道了這種戰甲的存在……」又思
索了一番之後,他決定把最近帝國情報部的那次失敗說出來:「幾個月之前,我
們派了一支偵察小隊進入施泰因,原本是為了偵察蒙斯托克人的防禦措施,結果
卻查到那裡有一座戰甲組裝工廠,還查到蒙斯托克人似乎在測試戰甲的性能,可
惜那支偵察小隊在收集情報的過程中暴露了,最後一個都沒有回來。」

    聽到這話,聯盟這邊不知道有多少人心中暗罵瓦雷丁人簡直是豬,如此重要
的事,居然不向聯盟參謀總部報告。

    就在這些天階騎士和各國使節,苦思冥想著應對之策的時候,廣場上的混戰
已經進入了尾聲。

    沒有人能夠抵擋住利奇那狂風驟雨一般的攻擊,隨著人數漸漸減少,那些參
賽者甚至沒有辦法將利奇阻住。此刻「明王」的速度已經快到了極點,大部分人
根本看不到它的身影,只能夠看到一片銀白色的亮光在那裡閃來閃去。

    或許是因為徹底絕望,或許是因為知道第一名肯定不屬於自己,其他參賽者
那脆弱的聯盟漸漸崩潰,參賽者們終於混戰成一片,他們全都是衝著後面的那幾
個名次而去。

    想要得到好名次,最重要的並不是盡可能戰勝多名對手,而是別被太早淘汰,
所以那些參賽者全都不約而同地盡可能遠離利奇。

    原本廣場中央的地方最擁擠,現在大家卻都跑到了邊緣地帶,這樣一來緊靠
著廣場的那些看熱鬧的人全都慌亂起來,人們開始往後退,唯恐有戰甲從那上面
摔落下來。

    幸好最令人擔心的事沒有發生。

    沒有人會希望這種日子出人命,利奇也是一樣,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有的是
辦法可以搫敗對手,再說近身搏殺比其他武技更擅長控制力度。

    以「明王」的速度,想要從他的手底下逃脫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利奇總是追
上一個參賽者,緊接著就是一招飛腿。

    當初和女騎士們對練的時候,他就發現,對明王來說,這招「連環旋風腿」
絕對是極厲害的殺招,這招可以連續不斷地接續下去,戰甲的重心又壓得很低,
再加上有那面巨盾擋著,別人想要破解都難。

    最妙的是,用這招將對手打倒,用不著擔心對手狗急跳牆和他同歸於盡。不
知道過了多少時間,廣場上能夠站著的戰甲越來越少,最後只剩下利奇一個人。

    看著那「屍橫遍野」的場面,利奇的心底突然間產生了一絲衝動,他猛然間
大吼起來。

    吼聲中充滿了難以壓抑的興奮和狂暴。

    第二話   較量

    ——群騎士抬著一塊塊寬大而又嶄新的鋼板走在廣場上,剛才的混戰讓原來
鋪在那裡的鋼板全都變得坑坑窪窪,很多還碎裂了。

    因為這一次多了「明王」,所以場地的損壞程度比歷年來都嚴重得多。同樣
也因為「明王」的存在,除了利奇之外,最終獲得名次的參賽者全都不是實力最
強的那些人,各國原本被看好的選手,有不少在一開始就被淘汰了。

    按照密斯拉和她的那幾個朋友私下的說法,這次比賽硬生生讓利奇毀了。但
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又是最成功、讓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比賽。

    戰鬥結束之後,「明王」做為獲得第一名的戰甲,被放在廣場正中央最顯眼
的位置上,下午參加戰甲展示會的各國新式戰甲,全都圍攏著它。

    這原本只是一種榮譽的表示,各國的來賓並不會真正對獲得第——名的那部
戰甲感興趣,但是這一次卻破了例,展示會還沒有開始,那些貴賓們就迫不及待
地想要過去瞧瞧,聯盟的工作人員更是試圖靠近這部戰甲,可惜的是「明王」所
受到的嚴密保護,也是歷屆第一名所不曾有過的。

    在「明王」的四周圍著一圈攔桿,它的前後左右各站著——個騎士,名義上


    為了維持秩序,實際上是不讓人碰觸這部戰甲。

    天之祭後的戰甲展示會,亮相的就是這十年之中出現的所有新型戰甲,這裡
面不僅僅只有制式戰甲,很多大師甚至把實驗性的東西都拿了出來,不過數量最
多的仍舊是為那些世家名門專門製作的戰甲。

    上午的慶典對公眾是完全開放的,下午的展示會就不是這樣了。擁擠在廣場
四周的人群早已經散去,不過人們並沒有回家,這座真正的天之城並不對普通民
眾開放,只有今天和幾個有限的節日裡面,普通人才能夠進入到這裡,所以大部
分人都會趁這個機會好好逛一下。

    不過此刻的廣場上也不顯得空曠,天之城單單皇家學院裡面的學員,人數就
超過五萬,更別說駐守在這個的騎士兵團了。

    帕金頓聖國百分之四十的兵力,都駐守在天之城和附近的一些衛星城,這既
是為了減小損耗,將軍費開支降到最低,也是為了防止叛亂(放在眼皮底下的束
西,最能夠讓人放心),只要保證這百分之四十的軍隊忠於皇室,整個帕金頓聖
國就可以穩如磐石。

    事實上,帕金頓聖國能夠維持千年,其間沒有過大的內亂,這項國策確賨起
到了極大的作用。

    對於帕金頓這樣一個等級森嚴的地方,就算駐守這裡的騎士,平時也沒機會
隨意走動,只有天之祭這一天,大家可以稍微輕鬆一些。

    也幸虧中央廣場夠大,才能夠容納下那麼多人,但是即便如此,廣場上的人
仍舊顯得有些擁擠。

    只有一群人不會被擠到,他們的四周有一圈宮廷騎士圍襯著,有資格受到這
樣招待的,自然只有那些貴賓。

    利奇也在這裡面,他和圖書管理員大叔、艾斯波爾和莎爾夫人這幾位聚在一
起,這幫人全都是老相識了,在他們之間,利奇一點都不感到拘束。

    「今天你演的戲不錯,波羅諾夫的臉以前只是有些發青,但是我剛才看到他
的時候,發現他的臉變得有些發紫,我看他腦子裡面的血管遲早爆掉。」莎爾夫
人仍舊是開口就不饒人。

    這位老太太才不會在乎呢,就算當著波羅諾夫的面,她也敢這麼說,更何況

    旁邊站著圓書管理員大叔,有他在,別人想要聽到他們在說些什麼都做不到。

    和莎爾夫人的好興致比起來,馬努埃姆的情緒就不怎麼樣了。他這段時間以
來,一直在忙著改良利奇的設計,原本他對自己弄出來的結果還算滿意,但是看
了利奇改造的那部「明王」之後,他的心情就不怎麼樣了。因為利奇改進的「明
王」,性能比他要好得多,弄得老頭對自己有沒有戰甲製造師的天賦都開始產生
懷疑。

    幸好老頭天性豁達,再加上剛才旁邊的人一個勁拿波羅諾夫開玩笑,弄得他
不知不覺把自己和波羅諾夫相比,這一比之下,他頓時感覺輕鬆了許多。畢竟波
羅諾夫比他年輕,也比他名氣大。

    感到輕鬆許多的同時,老頭又有些可憐起波羅諾夫,連他都感覺壓力,波羅
諾夫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我覺得你和帕金頓的戰甲製造師之間的合作確實是無話可說,簡直稱得上
天衣無縫。」艾斯波爾居然也感歎了起來。

    「那倒是。」老太太也在旁邊點頭:「你這小子的底子不怎麼樣,但是腦筋
非常靈活,經常會有靈感閃現,而那些人功底絕對深厚,就是死腦筋不知道變通,
兩邊倒是挺能夠互補,可惜我們和他們合作不起來,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對了,你難道不打算繼續研發飛行戰甲了?」伊洛插了進來,現在這個項
目是他在負責,他自然不得不關心一下。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那麼幾下。」利奇無可奈何地聳了聳肩:「御風大
致已經完善,除非再有什麼靈感閃現,今後飛行戰甲就沒我什麼事了。」

    「你下一步有什麼計劃?」伊洛問道,這些人裡面只有他最適合提這個問題。
利奇歪著腦袋想了想。說實話,他還沒有好好考慮過這件事。「你也知道,不管
是「龍」還是「飛行夜叉」,又或是「明王」,全都不是我有意而為,完全是無
意中碰上的,誰知道下一次還會不會碰上這樣的事?」

    艾斯波爾他們一琢磨這話,還真是如此。

    「我現在才發現,你和波羅諾夫挺像,那個傢伙是情緒型的,熱情上來,思
潮如同泉湧,一年之中可以做出好幾個研究,沒有熱情就連一部輔助戰甲都設計
不好。你更加離譜,完全是機遇型的,能不能搞出東西完全憑碰運氣。」莎爾夫
人在一旁調侃道。

    正說著的時候,就聽到旁邊的圓書管理員大叔插了一句:「你們都不感覺奇
怪?這一路走過來,我沒有看到一部聯盟的戰甲。他們不可能做的這麼絕吧?就
算怕被我們看出一些名堂,也至少應該弄幾部過時的戰甲過來啊。」

    聽到這麼一提,那些戰甲製造師也開始東張西望起來,很快他們發現,大叔
說得一點不錯,聯盟的戰甲真的一部都看不到。

    「我倒是知道原因。」利奇笑了起來:「本來聯盟那邊沒有報名參加剛才的
混戰,但是看到我之後,他們臨時報了四十幾個人上來。因為當時路全都被封了,
想要回駐地去取戰甲根本就做不到,所以他們把原本用來展示的戰甲拿來派上用
場了。」

    這個消息是他登上戰甲之前,密斯拉公主殿下讓一個宮廷侍從帶給他的,目
的很明顯,就是要他小心有人打算對他不利。

    「真是不要臉。」莎爾夫人怒氣沖沖地大罵起來,旁邊的人也連連點頭。這
個圈子裡面的人雖然都知道利奇是騎士,卻更習慣把他當做戰甲製造師來

    看待,聯盟的這種手段已經近乎於謀殺了。

    「所以我打算報復一下,刺激一下波羅諾夫,不知道那個傢伙會有什麼樣的
反應?」

    利奇當初和密斯拉公主商量好了,用這種辦法給聯盟的那位神工製造一些壓
力,如果能夠把他壓垮,絕對是天大的好事。

    利奇周圍的這些人當然不知道此事,像艾斯波爾這樣比較厚道的人,頂多感
覺有些胡鬧,卻也沒有看出這件事背後的險惡用心,而莎爾夫人這樣脾氣古怪的
傢伙,則在一旁拍手稱好。

    想要找波羅諾夫,絕對是一件容易的事。

    波羅諾夫此刻就站在「明王」的旁邊,他的神情異常專注,眼睛看著戰甲上
的每一處傷痕。

    對於像他這樣高明的戰甲製造師來說,就算不能觸碰、不能打開座艙看裡面
的情況,也有很多辦法能夠發掘一部戰甲的秘密。

    剛才他已經從「明王」的動作之中,推斷出「明王」的性能,此刻他正打算
從傷痕尋找出「明王」的弱點。

    剛才的混戰讓這部戰甲傷痕纍纍,特別是兩條腿正面的部位早已經變得坑坑
窪窪。

    「明王」沒有上油漆,它的打法就是「橫衝直撞」和「滿地打滾」,給它刷
油漆根本就是白搭,而且油漆掉落之後斑斑駁駁,反倒顯得難看,所以「明王」
的外殼露出的是金屬的本色。

    那是一種名為「卡斯馬尼諾姆」的合金,材料的性能比鋼要強得多,同樣也
要昂貴得多。

    波羅諾夫對於他那兩種猜測,原本更傾向於前一種,就是這部戰甲在操縱方
面有問題,想要操縱它至少要有榮譽以上的實力。但是此刻他卻不得不懷疑之前
的猜測是否正確,如果這種戰甲必須用「卡斯馬尼諾姆」合金製造,那確實不可
能大規模生產,只能作為一種專用的戰甲。

    無法量產的專用戰甲,它的威脅立刻變小了許多,不過這並不意味著沒有威
脅。同盟之中三大帝國如果認為值得,還是可以讓一個兵團全部配備這種戰甲,

    就連次一等的國家裡面,也有一些國家擁有這樣的財力。在同盟之中,像以
前的蒙斯托克這樣的富裕卻並不強盛的國家,倒是有那麼幾個。

    好在波羅諾夫對此並不太擔心,畢竟擁有如此威力的戰甲,其製造工藝即便
對同盟的三大帝國來說,也是絕密中的絕密,三大帝國頂多自己組一支兵團出來,
不可能讓其他國家同樣擁有這種強悍得離譜的戰甲。

    這個道理對於聯盟也一樣合用,自殺鬥氣就是最好的證明,他這個神工可以
接觸聯盟的所有頂級機密,唯獨和自殺鬥氣有關的事他沒權利知道,可見弗蘭薩
帝國對這東西的重視程度有多高。

    剛才在觀禮台上的時候,他們這幫聯盟的貴賓已經討論過這種戰甲有可能造
成的影響。

    討論的結果讓人沮喪。

    就算同盟只組建一個配備這種戰甲的兵團,都會讓聯盟感到異常痛苦。一直
以來弗蘭薩帝國的自殺鬥氣就被認為是殺手鑭,是聯盟得以戰勝同盟的保證之一,
所以就算同盟做出了「龍」、就算得知同盟掌握了飛行技術,也沒有

    動搖他們的信心。

    現在自殺鬥氣遇上對手了。

    「對我的戰甲還算滿意嗎?」利奇蹓躂似的走了過來,他的身邊跟著一群人。
波羅諾夫同樣也不是一個人,他的身邊除了聯盟的那些天階騎士,還有一批戰甲
製造大師。不過和同盟這邊平等的氣氛完全不同,那些戰甲製造大師在波羅諾夫
的面前,一向都沒有什麼地位。所以一看到利奇過來,其他人自然而然地退到一
邊。

    這幫人的身邊同樣也有帕金頓聖國的宮廷騎士保護著,但是這些宮廷騎士絕
對不敢阻擋利奇他們。

    兩群受到嚴密保護的人聚攏在一起,他們分別代表著聯盟和同盟最頂尖的人
物,所以眼神互相一碰上,立刻就擦出了火花。

    波羅諾夫扭頭先看了一眼利奇,又看了看艾斯波爾和莎爾夫人。他感覺很不
高興,特別是利奇看著他的眼神,讓他不高興到了極點。在不高興的同時,他又
感覺很熟悉,那不就是當初他剛剛出道的時候,看著艾斯波爾和莎爾夫人的眼神
嗎?

    一股惆悵的感覺從波羅諾夫的心頭升起。

    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這原本就是戰甲製造師世界的寫照,永遠都
會有新的天才冒出來,然後奪走前面那個天才的光彩。

    波羅諾夫很鬱悶,他鬱悶的地方是,他還沒有品嚐過站在巔峰上的感覺。三
大神工的名氣相差不多,艾斯波爾因為最擅長的是武器的製造,所以被認為稍微
差一些,他和老太婆則勢均力敵。

    只憑設計出來的戰甲數量和質量,他絕對可以把那兩個老傢伙壓下去,可惜
的是兩個老傢伙的根底太紮實了,研究的居然是最高深的領域,挑戰的是戰甲制
造師世界裡面的終極課題。這是他所不擅長的。

    正因為這樣,最近幾年他同樣也在從事這方面的研究,甚至有了一些成果,
眼看著成功在即,只要把最後的東西做出來,然後一發表,他就真正地站在這個
世界的巔峰之上。但是就在這個時候,能夠挑戰他的新人出來了。心裡不痛快,
波羅諾夫的臉上立刻就顯露出來。

    「一部不受控制的戰甲能夠算得上真正的戰甲嗎?」波羅諾夫絕對是戰甲制
造師裡面的異類,一點都不覺得強詞奪理是什麼不對。

    「一件武器只要能用就可以了,如果再進一步,只要對使用者來說好用,就
算在某些方面有些缺陷,也完全可以接受。」利奇毫不在意波羅諾夫表現出來的
蔑視,他指了指頭頂:「剛才的那些飛行戰甲,你肯定也看到了,那東西除了能
飛就一無是處……」多餘的話就用不著說了,利奇相信波羅諾夫不敢把飛行戰甲
貶得一文不值。如果那麼做的話,這位就沒資格被稱作為神工。

    波羅諾夫並不服氣,戰甲製造師是最喜歡爭辯的一群人,艾斯波爾他們經常
為了一項技術爭得昏天黑地,波羅諾夫在聯盟有著超然的地位,平時沒有人敢和
他爭辯,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他的嘴笨。

    「放屁,那能比嗎?你搞出來的飛行戰甲和偵察用的戰甲一樣,都屬於特殊
用途的戰甲。」他朝著「明王」一指:「你打算把這部分在哪一類裡面?」

    正常的爭辯,利奇不是對手,他也沒打算這麼做。當初他和密斯拉公主計劃
要把波羅諾夫氣死,所以他本來就打算用言語相激。

    論耍嘴皮子,利奇絕不含糊,以前在學校裡面,打架罵人都是他擅長的事。
他的眼睛—瞪,故作驚詫地說道:「你也會在意理事會定下的那些分類標準?我
一直都以為你和我一樣,都是不受約束的那種人。反正我才不會在乎那些分類標
准呢!我更不會在乎別人怎麼評判我設計的戰甲。」

    這話如果對艾斯波爾或者莎爾夫人說,一點用處都沒有,甚至理事會的其他
人對此也不會在意,唯獨波羅諾夫被嗆得受不了,因為後面那兩句話就是他剛剛
出道的時候說的。

    在戰甲製造師的世界裡面,波羅諾夫一直都標榜自己是創新的典範,對那些
固有的規則從來不屑一顧。他哪裡會想到,有朝一日會有人用他的巴掌來打他的
耳光?

    平心而論,這件事本身算不上稀奇,甚至可以說是古往今來都是如此。在一
千年前,帕金頓聖國的戰甲製造師絕對是最具有創新精神的一幫人,而兩個世紀
之後,那無與倫比的輝煌和成就讓他們迷失了自我,雖然技藝越來越精湛,但是
在創新方面卻日漸沒落,反倒是其他國家的戰甲製造師取得了一個又一個新的突
破,最終各國的戰甲製造師聯合起來造反,搞出了戰甲製造師聯合會。

    之後的一個世紀裡面,聯合會成了創新的代名詞,帕金頻聖國的戰甲製造師
則意味著守舊、落後。緊接著就是席捲整個世界的大戰,這場戰爭結束了戰甲制
造師之間長達一個世紀的爭論,雖然帕金頓聖國最終獲勝,但是帕金頓聖國的戰
甲製造師卻是失敗者。

    戰後帕金頓聖國的戰甲製造師也加入了聯合會。同樣也在戰後,一大批新興
國家出現,蒙斯托克共和國就是其中之一,這些新興的國家從之前的戰爭中看到
了帕金頓聖國的日趨沒落,也看到了戰甲方面的創新對戰爭的意義,所以拚命投
入。

    有投入自然有所得,每一次戰甲方面的創新就意味著一個新的霸主嵋起,這
種狀況持續至今。

    這期間又多了自由都市卡佩奇這個異數,卡佩奇因為其自由和浪漫的風氣,
吸引了眾多特立獨行的人,所以那裡從來不缺乏創新。

    過去的創新總是會被後來的創新所取代,古往今來都是這樣。

    這個道理波羅諾夫完全明白,問題是他沒有辦法接受這個現實。「放屁,放
屁。」他的額頭暴起了一條條的青筋。為了出席天之祭,他事先服了抑制精神沖
動的藥,才不像平時那樣神經質,但是從剛才到現在這一連串刺激,已經超出了
藥力能夠抑制的範圍。

    就在波羅諾夫即將發作的時候,突然從後面伸出一隻手來,那隻手在波羅諾
夫的脖頸後側輕輕按了一下。

    原本已經處於爆發邊緣的波羅諾夫,一下子變得安靜了下來,還顯露出一副
昏昏欲睡的模樣。

    點住波羅諾夫的是一個白髮飄擺的老騎士,不只是他,聯盟所有天階騎士的
臉上都帶著一絲怒容。他們全都知道這幫人是來幹什麼的。

    就像他們想幹掉利奇一樣,他們知道同盟也想幹掉波羅諾夫,只不過用什麼
手段非常講究。

    波羅諾夫的精神有問題,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他們也一直防著有人從這個
方面下手。如果利奇剛才的話裡面有任何侮辱性的言語,他們早就站出來阻止了,

    偏偏剛才的話全都不重,看上去一點問題都沒有。

    事情已經發生了,這幫聯盟的天階騎士無法發作,就像同盟對波羅諾夫不敢
動用一指之力,聯盟對眼前這個小子也沒辦法直接下手。

    看到波羅諾夫被人扶著離去,利奇輕輕地歎了口氣。「很可惜,功虧一簣是
吧?」莎爾夫人在旁邊冷冷地說道,不過緊接著她的語氣一變:「其實波羅諾夫
剛才如果被你氣死,我肯定會在一旁拍手稱快。」這句話顯然大大出乎所有人的
預料,唯獨大叔和艾斯波爾沒有任何顯露。「你們倆的想法,肯定也和我差不多
吧。」老太太注意到每個人的神情變化。艾斯波爾苦笑著歎息了一聲:「如果他
死了,這個世界上確實會失去一個偉大的天才,但是幾千萬人或許會因此保住一
條性命。」這話別人或許聽不懂,但是在場的人全都懂。波羅諾夫如果死了,對
聯盟絕對是致命的打擊。

    波羅諾夫是最注重實用的一位神工,他最擅長的並不是研究,而是分析和改
進,任何—種戰甲落到他的手裡,很快就會被研究透徹,並且研發出改進版本。

    他的這個本事,讓同盟就算有最新型的戰甲也不敢輕易使用,怕的就是一旦
落到對方手裡,聯盟很快就可以製造出類似的東西,甚至在短時間裡面迎頭趕上。
今天一直沒有發出什麼聲音的大叔,頗有些憂鬱地說道:「恐怕這一次回去之後,
戰爭就要全面爆發了。」

    「這恐怕就是安妮莉亞讓「明王」曝光的真正意圖,這部「明王」用卡斯馬
尼諾姆合金製造,先不談造價,卡斯馬尼諾姆合金出了名的難以加工,產量一直
上不去,所以聯盟想要保證他們的優勢,就必須盡快發動全面進攻,而且一上來
就要動用他們的自殺兵團。」莎爾夫人順著大叔的意思說了下去,並不是只有她
明白這一點,只不過除了她之外,別人都只會把話藏在心裡。安妮莉亞這麼做,
絕對有著她的打算。

    聯盟如果一上來就全力爆發的話,首當其衝的就是那些二流國家和附庸國,
其次是奧摩爾帝國和羅索托帝國。

    當然這一次同盟絕對不會像對待蒙斯托克共和國那樣,只出錢出力卻不出兵
援救,肯定會按照當初簽署的協議,將大軍開往前線。畢竟戰場在別的國家,就
算徹底打爛了,也沒什麼捨不得的,局勢一旦不對,也可以毫不在意的撤退,這
在戰略部署和戰術安排上佔的便宜很多。

    瞬間的爆發或許會非常猛烈,卻不可能持久,外圍的那些國家將這股勢不可
擋的沖搫消耗掉大部分,接下來就是僵持戰。

    以三大帝國的實力,最不害怕的就是比誰更能夠耐久。

    人全都有私心,這些神工和大師們真正擔憂的是他們的家——自由都市卡佩
奇。

    毫無疑問,那裡肯定會是最慘烈的戰場。原因很簡單,那裡只是一座城市,
什麼迂迴包抄的戰術都用不上,這座城市又有著足夠的資源,根本別指望能夠靠
圍困讓這座城市投降,所以肯定會是一場異常慘烈的消耗戰。

    「理事會要不要搬遷到帕金頓或者羅索托?這兩個地方更安全一些。」利奇
也挺在意自由都市卡佩奇。

    「如果真的守不下去,我們會搬的,但是在那之前,我們這裡的每一個人都
會為保衛城市盡所有的力量。」回答利奇的是艾斯波爾。

    利奇並沒有問,到了那個時候是不是來得及撤退。這幾位既然做出了決定,
肯定已經把所有的可能全都考慮了進去。

    就在剛才那一瞬間,他差一點衝動起來,也想要前往自由都市卡佩奇,為保
護那座城市出一分力。但是話到嘴邊又縮了回來,因為他突然意識到,現在的他
並不代表一個人,他的背後有著一支兵團。

    此刻對於這支獨立兵團來說,最重要的是積蓄力量,按照現在的速度,再有
一年半載的時間,兵團裡面的大部分成員都能夠進階王牌,105 小隊原來成員裡
的莉娜、黛娜、玫琳、諾拉甚至有可能再進一步成為榮譽騎士。

    在共和國的歷史上,還沒有過如此強悍的兵團,但是就算到了那個時候,獨
立兵團也談不上能夠縱橫戰場,那些老牌帝國比這強的兵團多得是。

    其他人猜不到利奇的想法,但是那位大叔卻有那麼點感覺,他拍了拍利奇:
「等到卡佩奇保衛戰開始之後,各國肯定會派出大批的援軍,也會派出高級的軍
事觀察團,你可以跟著軍事觀察團一起來。」

    利奇有些不太明白,他不知道跟著軍事觀察團過去有什麼用處?軍事觀察團
的成員有兩種,一種像翠絲麗一樣,直接加入當地的軍隊,和當地軍隊一起參戰,
另外一種純粹就是在一旁觀察。以他的身份,同盟高層絕對不可能同意他上前線
廝殺,所以就算是加入軍事觀察團,也肯定是第二種類型。

    「一直以來,你所看到的全都是低層次的騎士作戰,但是在卡佩奇,你將有
機會看到高層次的對決。這對你來說實在是早了一些,但是機會難得,你能夠看
懂多少,就是多少。現在對你或許沒什麼用,但是將來總有一天你也會達到這樣
的境界,你所看到的一切,會讓你少走很多彎路。」畫書管理員大叔說到這些的
時候,陳約帶出了一絲托付的味道,他自己沒有感覺,周圍的人卻都聽了出來。

    「你們覺得累了嗎?這些破東西根本沒什麼看頭,以往聯盟那邊還會拋出點
東西來,可以讓我們看到一點新鮮東西,這一次聯盟的戰甲一部都沒有……」莎
爾夫人捶著自己的腰在那裡嚷嚷著。

    在場的人都明白,莎爾夫人不希望他們再在這個話題上多囉嗦,這個話題太
沉重,讓人感覺很不舒服。不過話也確實沒錯,擺在廣場上的這些戰甲大部分是
他們的作品,雖然也有同盟之中三大帝國和另外幾個國家的大師傑作,卻談不上
有什麼特別的新意。

    「不如到下面去坐坐?」艾斯波爾用枴杖輕輕敲了敲地面。

    進入聖殿的入口並非只有一個,廣場緊靠著皇宮的那一角也有一個入口。這
個入口正對著皇宮的大門,二十四小時都有人在那裡站崗。

    天之祭真正的祭典是在聖殿裡面,不過那是帕金頓皇室的家祭,並不對外開
放,只是在祭典結束之後,允許別人參觀。當然也不是誰都能夠進來,除了天階
以上的騎士和大師級以上的戰甲製造師,只有擁有聖皇和四御血統的人,以及剛
才混戰中得到前三名的少年騎士。

    只不過這一次,大混戰被利奇活生生地毀了,除了利奇之外,最後剩下的另
外兩個參賽者是兩個三流小國的成員。這兩個人知道自己不是利奇的對手,一上
來就裝死趴在地上,雖然那場混戰並沒有規定不能裝死,但是這樣也能獲得名次
的話,九泉之下的歷代聖皇恐怕都會從墳墓裡面爬出來破口大罵。

    至於利奇本人,他以戰甲製造師的身份就可以進來,而且比第一名更自由一
些,可以隨意觴摸那些靈甲和神甲,只要不是傻子,全都知道應該如何選擇。聖
殿裡面沒有椅子,這是對歷代聖皇的一種尊重,所有的人都只能站著。因為聖殿
深處於地下,就算最小聲地低語,也會顯得很響,所以進入到這裡的人全都沉默
不語。即便如此,人們的腳步聲也讓這裡顯得異常嘈雜。

    兩位神工和那些大師們全都散開各自去找感興趣的東西,因為平常即便是他
們也不能隨意進來。




















0.016169071197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