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終極一家【綠+合家】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 消失的母親



   在焦急的近乎讓人瘋狂的等待中,終于到了晚上,我騎著單車一路風馳電掣的往家裏趕,進門,關門,脫鞋,甩掉背包,打開電腦,啟動QQ,一整套動作下來比平時快了幾倍!
   沒有任何停留,我看到葉麟的頭像是亮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移動鼠標點擊,然後飛快的在鍵盤上打出“在嗎?”之後,才發現自己的雙手和雙腿竟然是微微顫抖的,後背和額頭都濕透了。
   又是一陣近乎讓人窒息的等待,嘀嘀嘀,那個和他本人一樣惹人討厭的變態版哆啦A夢頭像閃動著,點開,就特麽一個字:“在。”
   我幾乎感覺到屏幕另一邊,這小子一臉壞笑的樣子!
  “什麽時候回來的?”我顫抖著雙手敲擊著鍵盤,稍微停頓了一下,慢慢的打出:“我媽呢?她還好吧?”
   十幾秒後,沒有任何回話,正當我準備再繼續追問的時候,忽然,幾張圖片發送了過來,加載過後,我本以為要看到的是不堪入目的肉體大戰,再或者是暴露類的東西,結果,卻是很正常的幾張旅行時的照片。
  “這特麽....”我盯著屏幕,下巴都快砸到鍵盤上了。
   從十幾年的相處時間下來,我可以很肯定,眼前這個女人,是我媽,但又不像我媽,因為僅僅半年的時間,我媽仿佛年輕了十幾歲,那久違的笑容又回到了那張白皙美豔的臉上,一身白色的碎花短裙之下,包裹著的,卻不是原來的那副身體,一對比之前的大奶更加巨碩的乳房仿佛要撐破上身的紐扣掙脫而出的挺在胸前,腰肢仿佛被鉛筆刀削了一圈,尤其是那個屁股,本來上翹和肉感十足的屁股,現在更是不科學的上翹的更加厲害,緊緊連接著的是那一雙我日日夜夜迷戀著的,穿著黑色絲襪的美腿之下,輕巧的踩著一雙十幾公分的恨天高,又乖又不失俏皮的側身依偎在一個男孩子的身上擺出一個又一個讓我火大的姿勢。
  “什麽意思?”我內心五味雜陳的一邊看著這幾張圖片,一邊敲打著鍵盤“你把我媽怎麽了?為什麽看著有點不對勁啊?”
  “沒怎麽啊~帶你媽去了趟日本,之後又去了韓國。”看著這家夥不緊不慢的打出這幾個字,我幾乎都想把丫按在身下一頓暴揍了!
  “去哪兒幹什麽?”我繼續追問。
  “還能幹啥?”一個令人火大的賤笑表情之後緊隨的是讓我目瞪口呆的幾個字:“整形唄!”
  “整形?”我感覺我的嘴巴越來越幹,身體越來越熱了“都整的什麽?”
  “你真的想知道?呵呵~好,可以告訴你~不過,有個條件。”看著這一行字,我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接下來,果然...“叫我爸爸!”
   沈默.......
   我敢保證,這厮現在要是在我面前,我一定會抄起鍵盤把丫的腦袋砸爆!但,現在,不知道為什麽,內心的慾望和理性掙紮著,我沒有關掉QQ,拔掉電源,為什麽?為什麽?為什麽?
  “叫不叫?不叫我就下了啊!”那個讓人看了就討厭的頭像跳動著,“我數到...”
  “爸爸!”兩個字飛快的出現在屏幕上的一刹那,我忽然愣了,這....?這難道是我的潛意識在作祟?我的大腦還沒做出選擇,雙手竟然已經回答了!!!
  “哈哈!你真對得起你名字啊!劍~劍~~~~果然夠賤啊!”我洩了氣一樣的看著這個比我還小的男孩子如此編排著我,除了失落,竟然沒有一點生氣的感覺,我這是怎麽了?“好吧,看你這麽乖,就告訴你吧!”
   沒多久,一張專業到了極點的對比翻頁PPT出現在了屏幕上,我連忙雙擊打開,上面清晰的記載著我媽身體上的所有變化,每個對比圖的下面甚至都標注了日期。
   首先是臉部標注:‘起始日期2014.12.22’那就是她和葉麟這小子一起消失的日子,我腦子混亂到極點,但仍然隨著翻頁目不轉睛。
   我媽那張原先有點嬰兒肥的臉蛋上下左右被畫了好幾個紅叉,分別標注著收縮,隆起,整合等等一系列我看不懂的詞彙,在翻頁,赫然是一個包的像木乃伊的頭部,上面寫著恢複期1周,2周,拆線等等,再翻開後,一個如刀削般的臉頰和下巴,鼻子堅挺,宛如網絡上的那些二十幾歲的平面模特般的臉,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再往後,是化妝後的樣子,我覺得自己的呼吸開始變得越來越沈重,媽媽本來就長了一副豔麗的臉蛋,再經過手術刀和化妝品的加工後,豔麗兩個字已經上升到了“妖媚”了。
   再翻...這~~~這是???
   論關系和熟悉程度,我覺得這世上除了我爸,第二個就是我了。
   這對乳房曾在爸爸的愛撫和吸吮下,分泌出了乳汁,養育了姐姐和我,而現在,它也出現在了畫面裏,並且左右也畫上了圈圈和紅叉,我急性而又生怕錯過任何畫面和資訊的點擊著下翻,果然,在略過紗布這一環節之後,我看到了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畫面。
   那是何等挺拔豪邁巨大圓潤的一對碩乳啊!
   我隻能用“碩”這個字來描述和表達我此刻的心情,因為單純的一個“大”字在我媽的奶子面前已然太膚淺,有的女人奶子是不小,但大的很難看,要麽外擴,要麽下垂,但此時我面前的這對奶,仿佛已經完全脫離了科學的範疇,視重力和引力如無誤,那堅挺向上的感覺好像就是在說“讓牛頓和蘋果見鬼去吧!”圓潤的,宛如一個放大了十幾甚至幾十倍的饅頭,原本因為哺乳和年齡色素沈澱而發黑的乳頭,也被洗成了粉紅色,並且從以前的奶提子大小,變成了小拇指尖一樣乖巧的立在那圈可愛的粉紅上,周圍,甚至可以看到因為膨脹和圓滾而隱約浮現的青筋和血管。
  “再往下....翻下去....繼續看!”正當我腦子裏的另一個聲音大聲呼喊著這些的時候,葉麟忽然發過來了一個視頻,我慌亂的點開,一臉複雜的看著這個讓我複雜到了極點的家夥。
  “你是要繼續羞辱我麽?”看著屏幕上的葉麟,我苦笑著問,當然,我也隻能苦笑了。
  “劍生~”葉麟歎了口氣:“其實剛才那樣,不是我的本意,你知道,咱倆從認識開始,無論是在學校還是出去玩,永遠隻有我罩著你,除了剛才那一聲爸爸,我沒有占過你任何的便宜,甚至...有好幾次我甚至在暗地裏幫了你很多次。”
  “什麽意思?”我腦子裏飛快的轉動著,確實,從這厮轉學來之後,我們兩個無論是在學校還是在外面,買東西還是吃喝玩樂,永遠是他搶在前面,雖然我知道,這家夥家庭條件也一般,但厚臉皮的我從來沒有拒絕過,想到這裏,我冷笑著:“不就是吃吃喝喝的時候你丫買單了麽?這有什麽?”
  “你還記得汪怡馨麽?”葉麟淡淡的苦笑了一下,這厮竟然學我的表情?操了人家媽你還有理了?
  “你還好意思說?!!”我大吼著差點把鍵盤砸了:“要不是你小子橫刀奪愛,我特麽早就得手了....”我說不下去了,因為對面的視頻裏,葉麟伸手捲開了T恤的,那六塊腹肌的右側,兩道黑色的刀疤赫然出現在了屏幕上。
  “人家爹是企業老總,親哥哥是市裏的老大,你個精蟲上腦的家夥灌了兩瓶啤酒就想睡人家,人家當然不幹啊!”葉麟淡淡的把衣服放下:“那天你雖然隻是摸了她的奶子和屁股,但她當天晚上回家就把事情告訴了她哥,她哥傳下話來,要你一隻看了不該看的東西的眼睛,和一隻摸了不該摸的東西的手。”
  “這事我怎麽不知道?”我完全呆住了“那跟你,又有什麽關系?”
  “還記得當時暑假我約你去我鄉下的大伯家去玩麽?”葉麟的笑容終于開始有了變化,依然是那副討人厭的樣子。
  “怎麽不記得!你個王八犢子把老子扔在那個鳥不拉屎雞不下蛋的鬼地方呆了五天!!!”我像個被整蠱的孩子一樣的咆哮著,仿佛把之前的重點都忘了。
  “當天把你安排好之後,我就去了你家,把你媽弄昏了之後,藏在了衣櫥裏,因為我知道,那群混蛋的辦事效率可不是蓋的。”葉麟點了根煙,似乎講述的,是別人的事情一樣:“之後我裝作若無其事的點了根煙,翻著你電腦裏的毛片,等著那群人上門...話說,你文件夾的密碼好容易猜啊...”
   我聽著這個讓我無言以對又匪夷所思的故事,竟然跟著這家夥的語氣時而皺眉,時而嘴角上翹,此時的我似乎已經忘記了先前的憤怒,完全代入到了他的故事裏去了。
   “一個小時之後,大概是晚上10點,那群人找到了你家...”這厮依然是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但,我能感覺到,我的手心已經出汗了。
   “帶頭沖進來的叫‘癞頭蛇’,西城區的一個混混,也是那一片的頭號打手,第二個,好像道上的人都叫他做‘五哥’,東城的,是‘和字堂’的頭馬,第三個叫大牛,好像是黃怡馨哥哥新收的一個馬仔,好像當過兵,是偵查兵還是什麽來著,不記得了,剩下的七八個人就不清楚了,反正當時我看到這三個人在,就知道肯定不能善了咯...”葉麟彈了彈煙灰,剛想繼續往下說,卻被我打斷:“你怎麽認識他們?”
   “我當然認識,但沒有見過面而已,這是後話,等我全部講完,你就知道了。”葉麟對我的打斷好像不怎麽在意:“當時他們沖進來之後,把我圍了一圈,問我是不是叫宋劍生,我說是,結果旁邊的好幾個人看過黃怡馨她哥發的你空間裏面的自拍照,說我不是,然後幾個人問我你在哪兒之類的。”
   “艹!”沒想到我一時傻逼兮兮的自拍照竟然成了給人辨認我的追殺令,失策啊!我腦子裏轉著這些,卻沒有開口,我相信葉麟會繼續講下去的,但,此時他卻忽然閉嘴了!?
   我急吼吼的問:“然後呢?艹!你說啊!”
   “還有什麽好說的?”葉麟淡淡的回應著我“我說我是你家人,有什麽事沖我來,他們不聽,然後就開打唄。”
   家人...
   面對著丫口中所謂東西南北什麽的牛鬼蛇神,這家夥竟然替我出頭...
  “那你肚子上的傷是?”我小心翼翼的問著。
  “這都是跟書上學的...”葉麟閃過一絲苦笑:“人家大動幹戈的來找人,人沒找到反而挨了頓揍,交不了差不說,以後還怎麽混?所以我從地上撿了癞頭蛇的兩把刀,捅了自己的肚子,然後用大牛的手機拍了照片,扔給了五哥。”
  “這是為什麽?”我分不清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葉麟呵呵呵的笑著:“雖然我當時挨了兩刀,但他們的人基本全在地上起不來了,當天再怎麽鬧,反正也就這樣了,我自己捅那兩下,在他們看來是絕對活不了咯,再鬧會招來警察,于是剩下的就是搶功勞了,我用的是癞頭蛇的刀,手機是大牛的,卻被我扔給了五哥,東西堂口向來不和,他們光是商量這個功勞怎麽分,怎麽交差,就得一個鍾頭了,這段時間,足夠我帶你媽離開家。”
  “然後...”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麽了,隻是眼睜睜的盯著被我媽那碩大的奶子占據的屏幕左側。
  “然後樓下有警笛響,他們就跑了,但,我忽略了一件事...”葉麟的眼神開始有了變化,是溫馨?還是別的?
   沒等我問,他就緩緩的說了起來:“我一直很尊重你媽,所以當時用藥弄昏你媽的時候,可能心軟了些,藥效不夠,所以當那群人一開始剛進門的時候,你媽就醒了。”
  “是我媽報的警?”我知道我媽這個人,平時別人殺雞她都要繞道走的人,遇到這種情況,不是當場嚇暈過去也得哆哆嗦嗦的,竟然還有勇氣掏手機報警!?
  “嗯!是的~並且...”葉麟微笑著點頭,然後淡淡的說:“你媽看到了一切,我本來打算等那群人走了之後我裹一下傷口帶你媽走的,結果...卻是被你媽一步三晃的背到了停車場,回了鄉下我大伯那裏,剩下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其實我和你媽一直在你住的西跨院的隔院,隻是沒有露面而已。”
  “什....什麽?!!”我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那...我那天晚上發酒瘋,把媽媽的內褲套在頭上院子裏打手槍他們豈不是都看到了?!!
   意識到我的尴尬,葉麟輕咳了一聲,轉移了話題:“當時,我和你媽都不怎麽說話,直到第二天的晚上,我傷口感染,開始發高燒,胡言亂語的說了些什麽,你媽抱著我哭了一夜,後來我才知道,那天晚上,我把你媽當成我姐姐了...”
  “姐姐?”我被這跳躍性的故事給弄的完全淩亂了。
  “我從小沒了媽,爸爸又不經常見面,幾乎是姐姐把我一手帶大的,她比我大了12歲,我們,是同父異母。”說到這裏,葉麟停頓了下:“我好像沒告訴過你,我的親生父親,是東南亞屈指可數的大毒梟,也是個屈指可數的混蛋和人渣...我媽本來是中緬邊境線一個小村子裏平平常常的農婦,就是因為某天下午,這個喝大了的人渣一時精蟲上腦,無處安放自己的雞巴,就把剛幹完農活準備回家的我媽強奸了,當時村子裏的人都知道我這個爹是什麽玩意兒,都不敢出頭吭聲,但,他們的嘲笑和不屑就落全數到了我媽媽的身上...”他繼續講述著,語氣卻越來越凝重:“我媽剛開始想盡了一切辦法想把孩子打掉,請郎中,人家不敢做,自己偷偷的吃藥,卻不知道藥理,又是跑又是跳,農活淨挑重的幹,卻都沒有用。”
  “你可真是多災多難啊....”我想笑,但不知為什麽,卻笑不出來。
   察覺到我沒有任何嘲笑和八卦心理,葉麟似是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繼續說道:“很久之後,外面瘋傳那個強奸我媽的混蛋,因為中緬兩國警力的圍剿生死不明,我媽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被村子裏浩浩蕩蕩的‘風化隊’給抓起來浸到豬籠裏丟到了怒江裏...”
  “我艹!這群...這群欺善怕惡的畜生,豬狗不如啊!”我憤怒了,仿佛我不是一個聽眾,而是這件事情的受害者:“然後呢?你媽沒死是不是?不然哪兒來的你?”
  “當時,我姐姐,她瞞著人渣去看我媽,卻看到了當時發生的一切,我姐姐手裏有槍,但她不想節外生枝,于是,就偷偷藏了起來,等我媽的豬籠沈底,那群人走了之後,把我媽從江底撈了上來,我媽當時因為缺氧已經休克了,等救醒之後,已經虛弱到了極點,于是...”葉麟說道這裏,我清楚地的看到他的眼睛裏有了淚光:“她求我姐姐,把我...弄出來,讓我活下去...”
  “弄出來?”我的拳頭已經握緊,我甚至感覺到指甲把我的手心紮的生疼,我隱約的猜到後面的結果,我不想聽,但,我依舊沒有忍住:“然....然後....呢?”
  “我姐,用刀,剖開了我媽的肚子,把我...弄了出來。”葉麟低下了頭:“當時,我還不到八個月...”
  “然後你活下來了!!!簡直就是奇跡啊!”我幾乎要跳起來歡呼,仿佛忘記了我為什麽出現在屏幕前了。
  “後來,我從小就跟在姐姐身邊,跟她學認識各種草藥,怎樣在森林挖草菌,怎樣在江水裏抓白魚...直到我13歲那年,那個人渣竟然又出現了,原來他沒死,反而在緬甸和泰國活的好好的並且混的風生水起。”葉麟的眼神裏又有了變化,我看得出,那是怒火:“他不知道從哪兒打聽到了我們倆在哪兒,派人把我們接了過去,我當時很害怕,直到有一天,我聽到他和姐姐吵架,知道他要把姐姐送給金三角的一個老大當小老婆,姐姐不肯,他就當她的面,把我打的半死,扔進了地窖,直到她肯答應為止,過了兩天,還是兩天半,我不記得啦...因為我一直沒有東西吃,我很害怕,隻有躲在角落裏偷偷的哭著,直到我看到地窖的門被打開,我姐姐,像個天使一樣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她笑起來真的跟你媽好像...”
   我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難過,但我原先因為老媽被人右拐的憤怒已經完全被葉麟的故事給沖的七零八落了。
  “我姐姐把我抱在懷裏,一勺一勺的喂我喝著米粥,等我喝完了,她說她要走了,去一個很遠的地方,讓我好好活下去。”葉麟的頭沒有擡起來,我知道,他肯定在哭:“然後,我見到了這世界上最美的東西...我姐姐的身體,她說,那個人渣把她當貨物一樣的賣出去,她卻偏不讓他得逞,她要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送給自己最親近的人。”
  “然後你就?”我的下巴再次長大:“你當時才13啊...”然後我忽然想到古人十四五歲就當爹的也是大有人在,于是就閉嘴了...
  “之後我姐姐給了我一個包裹,說讓我逃,逃的越遠越好。”葉麟慢慢的擡頭:“于是我聽姐姐的話,跑過了森林,跑過了怒江,在逃跑的日子裏,我學習怎樣在最短的時間裏掙脫繩子,鐵鏈,手铐,怎樣再最安全的情況下用工具或者徒手制服一直野獸,或者,殺掉一個人,直到後來,我聽說那個金三角的老大因為姐姐不是處女而遷怒,殺了我的姐姐之後,又下令追殺我那個人渣父親和所有跟他有關系的人,于是,我也在追捕名單之內,直到有一次我被人發現,受了傷之後躲了起來,被進山旅遊的大伯發現,帶回了西林市,後來...”
   我看葉麟的情緒波動有些大,就試著轉移話題道:“你那個大伯我見過啊,整天沒事傻乎乎的隻知道樂呵呵的泡茶曬太陽,竟然這麽有俠義精神?”。



















0.016788005828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