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動漫修改]【HighschoolDxD路人逆襲】(一)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在駒王學園以好色而出名的兵藤一誠,和他的兩個損友眼鏡男元濱、和尚頭
松田是學園中最著名的變態三人組,因爲太過好色,所以沒有一個女孩子願意和
他交往。

  但是不知道爲什麽,最近兵藤一誠卻和學園里最受歡樂的兩位姐姐大人莉雅
絲吉蒙里和姬島朱乃走在了一起,身邊更是還有可愛的金發轉校生愛莎和吉祥物
一樣存在的塔城小貓,讓無數男生大惑不解的同時,恨不得將兵藤一誠換成自己。

  駒王學園某個偏僻的角落里,眼鏡男元濱正拿著一本厚厚的書籍,上面盡是
一些讓人看不懂的稀奇古怪的文字,但元濱卻好像能理解般念出一長串發音怪異
的咒語,那一臉狂熱的表情實在讓人想象不到他平時猥瑣的樣子。

  當漫長的咒語念完后,只見元濱面前出現了一個花紋繁雜的魔法陣,而隨著
一道白光閃過,魔法陣里面則多出了一個美女,她的身上穿著一件典雅的女仆服,
有著一頭閃亮的銀色的頭發和瞳孔,性感的嬌軀散發著成熟的氣息,正是魔王薩
澤克斯的妻子古蕾菲亞。路西菲格斯,也是莉雅絲的義姐。

  只是一向給人端莊冷豔感覺的古蕾菲亞,此刻卻臉頰绯紅的趴跪在地上,渾
圓挺翹的圓臀就連保守的女仆服也無法完全遮掩,誘惑般的凸顯出清晰的弧線,
銀色的雙瞳中彌漫著一層水汽,呼吸愈發沈重而炙熱,嬌軀止不住的輕輕顫抖著。

  「嘿嘿,雖然這個身體很弱小,但是欲望卻出乎意料的高呢,再稍微對召喚
魔法陣動了點手腳,就成功控制了被召喚惡魔的精神呢,看來過不了多久,我就
可以不借助魔法陣,直接控制其他人了呢。那麽初次見面,古蕾菲亞小姐,我是
兵藤一誠的朋友,元濱。」元濱看著以如此淫靡的姿勢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古蕾菲
亞,滿意收起魔法書,賤笑著對古蕾菲亞說道。

  「呼……是……哈……你好……元濱大人……唔……」古蕾菲亞強壓下嬌喘
著斷斷續續的說道,嬌軀顫抖得愈發厲害,胯間的衣服逐漸露出一道濕痕,臉上
浮現出極度渴望但怎樣都無法滿足的痛苦難耐的淫亂神情。

  「看起來古蕾菲亞小姐很辛苦的樣子呢,就讓我來幫你一下吧。」元濱淫笑
著說完,不等古蕾菲亞反應,便快步走到古蕾菲亞身后,提起右腳輕輕踢了下古
蕾菲亞高高翹起的圓臀。

  「咦啊啊啊……」古蕾菲亞近乎瀕死的高聲浪叫著,腿心的蜜處泉湧般瘋狂
的噴出蜜液,將女仆服完全打濕后流到地上,響亮的嘩嘩水聲不絕于耳,等到高
潮終于結束時,古蕾菲亞整個人已經癱軟在由自己的淫液所形成的水窪之中,如
同脫水的魚一般不住抽搐著,鮮豔的紅唇大大大張開,卻發不出一絲聲音。

  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眼鏡男元濱卻故作擔心的猥瑣著淫笑道:「你沒
有事吧,古蕾菲亞小姐,居然高潮得這麽厲害,難道說魔王薩澤克斯大人下面已
經不行了,很久都沒有讓你滿足了嗎?薩澤克斯大人真是太浪費了,像古蕾菲亞
小姐這樣成熟性感的美人就應該成爲男人的肉便器才對,要是子宮和屁眼沒有灌
滿雄性的精液,給薩澤克斯大人戴上無數綠帽的話,又怎麽能夠稱得上是吉蒙里
家的淫賤人妻呢?你說對不對,古蕾菲亞小姐?」

  趴在地上的古蕾菲亞喘息了半天后,終于掙扎著站起來后,臉上已經恢複成
略帶冷淡的往日神情,對于眼鏡男元濱肆意侮辱自己的話語,完全沒有半點反應,
只是依然平靜的說道:「居然讓元濱大人看到自己發情高潮的下賤模樣,真的是
非常抱歉。另外元濱大人說得對,沒有成爲男人的肉便器,給小穴和屁眼里灌滿
雄性的精液實在是我的失職,還請元濱大人幫助我維護身爲‘吉蒙里家的淫賤人
妻’的榮譽,給薩澤克斯大人戴上綠帽吧。」

  說著,古蕾菲亞便再次跪在滿是淫液的地上,被淫水弄濕的女仆服緊緊的貼
在嬌軀上,將性感誘人的身體曲線完全暴露出來,尤其是那渾圓挺翹的豐臀,更
是讓一旁的眼鏡男元濱看得狂吞口水,欲火直冒。

  「哎呀,身爲魔王大人高貴的妻子,古蕾菲亞你這樣的美人居然要和我一個
小小的人類做愛,真的是就這麽想要男人的肉棒嗎?」明明是自己先說出淫邪的
侮辱話語,但看到古蕾菲亞淫亂的舉動后,眼鏡男元濱卻鄙夷的賤笑道,同時一
腳踩在了古蕾菲亞高高翹起的圓臀上。

  「唔唔……」被眼鏡男元濱踩到的瞬間,古蕾菲亞的嬌軀猛地一震,胯下又
響起了一陣淅瀝瀝的聲音,只聽到古蕾菲亞輕聲嬌喘著說道:「是,元濱大人,
古蕾菲亞是個淫亂的女人,想要男人的肉棒插滿自己的騷穴,還請元濱大人賞賜
給古蕾菲亞你的大肉棒吧!」

  眼鏡男元濱嘿嘿淫笑著脫下自己的褲子,掀起古蕾菲亞的女仆裙,將怒挺的
肉棒對準濕淋淋的蜜穴不住摩擦,但就是不插進去,只是淫笑道:「是不是應該
換個稱呼叫我了呢,古蕾菲亞小姐?」

  「是的,元濱主人,請肏翻賤奴古蕾菲亞的騷穴吧!」古蕾菲亞臉頰微紅,
以淡然的語氣說出無比淫亂的話語,那強烈的反差刺激得眼鏡男元濱再也忍耐不
住,猛地將肉棒插進蜜穴之中。

  「哈,讓主人我好好教訓一下你這個淫亂的蕩婦!看你以后還敢不敢隨便找
男人給魔王戴綠帽子!」眼鏡男元濱一邊瘋狂挺動下身,一邊大聲喊道,渾不在
意自己就是所說的給魔王戴綠帽子的人。

  「啊……對不起……古蕾菲亞這個蕩婦給魔王大人戴綠帽子……但是被男人
的大肉棒肏,實在是太舒服了……還請元濱主人好好懲罰古蕾菲亞淫亂的小穴…
…哦啊啊……」古蕾菲亞嘴中發出淫蕩無比的浪叫,但是臉上的表情卻依舊平靜,
就好像被肉棒肏干的大聲浪叫的不是自己一樣。

  在古蕾菲亞如此言行不一的表現下,眼鏡男元濱更加瘋狂的挺動著肉棒,好
像真的要捅穿古蕾菲亞的蜜穴一樣,每一下都深深將肉棒全部頂進,重重的撞擊
著古蕾菲亞的花心肉體交合的啪啪聲也越來越大。

  漸漸的古蕾菲亞的表情開始發生變化,開始和剛出現時一樣愈發紅潤,雙眼
失去焦點只是茫然的看著前方,一絲口水更是順著微張的嘴角滑落,最終終于如
同發情的母獸般,臉上只剩下淫亂的癡態,一邊淫叫一邊積極配合著眼鏡男元濱
的抽插。

  帶著征服的滿足感,眼鏡男元濱再一次將肉棒深深插入古蕾菲亞的蜜穴中后,
低吼著放開精關,濃稠的精液從馬眼激射而出,直接不斷沖擊著蜜穴深處那嬌嫩
的花心。

  「哦呃呃呃……」古蕾菲亞猛地揚起纖長的脖頸,意義不明的呻吟一聲,隨
即無力的癱軟在地上,任由蜜穴決堤般無休止的噴湧出淫水和精液,只有蜜穴里
的嫩肉還在無意識的痙攣著,帶給眼鏡男元濱一陣陣爽快感。

  眼鏡男元濱享受了好一會蜜穴的擠壓感,這才依依不舍的將肉棒抽出,走到
古蕾菲亞面前用沾滿淫液的肉棒輕輕抽打著她的面頰,淫笑著說道:「好啦,快
起來古蕾菲亞,現在可沒有時間讓你休息哦,要知道主人我可還沒有享受你的肛
菊呢,嘿嘿嘿!」

  眼鏡男元濱猥瑣淫蕩的笑聲在樹林中回蕩著,而趴跪在地上的古蕾菲亞卻只
是輕輕顫抖著嬌軀,如同交媾的母狗一般,趴跪著剛剛翹起圓臀,任由著元濱將
肉棒對準菊穴插了進去……

  駒王學園某處僻靜的庫房中,身爲駒王學園最受歡迎的兩位大姐姐——莉雅
絲和姬島朱乃兩女不知道爲什麽卻來到了這里,而當她們走進庫房之中后,首先
映入眼簾的就是站在房間中央的古蕾菲亞。

  只見古蕾菲亞雙手正拉住女仆裙的兩側,將裙子拉了起來,露出自己赤裸的
下身。而在古蕾菲亞的裙下,還蹲坐著一個男生,正是兵藤一誠的同學眼鏡男元
濱,而他的手上還拿著兩根碩大的按摩棒,分別插進古蕾菲亞的蜜穴和肛菊之中
不住抽弄著,擠壓出一股股淫液。

  親眼看到自己哥哥的妻子就在自己面前被別的男人玩弄,莉雅絲臉上卻絲毫
沒有半點驚訝憤怒的表情,反而微笑著說道:「唉,難道古蕾菲亞你叫我和朱乃
過來,就是爲了看你怎麽被男人玩弄的嗎?」

  「嗯……沒有錯,莉雅絲大人……哈……這次叫你和朱乃大人來……啊……
就是……就是爲了商討給莉雅絲大人你選擇主人的事情,唔……要知道吉蒙里家
是非常重視情欲的一族,所以吉蒙里家的女性必須有一個隨時玩弄自己的主人才
行……咦呃呃呃……」

  雖然古蕾菲亞臉上一族保持著淡然的神色,但話語中不時發出幾聲嬌喘,最
后更是在眼鏡男元濱故意猛地將按摩棒完全頂進蜜穴和肛菊之中的刺激下,失態
的高聲浪叫起來,蜜處的淫液洶湧的激射而出。

  蹲在古蕾菲亞身下的眼鏡男元濱早就躲開迎面而來的淫水,一臉猥瑣奸笑的
看著古蕾菲亞因爲高潮而無力的嬌軀,依舊勉強保持著女仆的站姿,但是這樣反
倒更加激發男人淫虐的欲望。

  仿佛沒有察覺到自己此時的樣子有多麽淫蕩,盡管嬌軀還在微微顫抖,但是
古蕾菲亞卻已經用一成不變的冷淡語氣對莉雅絲說道:「哈……就……就像元濱
主人剛剛做得那樣,嗯……我們吉蒙里家的女人必須隨時在主……主人的玩弄下
高潮……哈,才能保證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唔……」

  明明古蕾菲亞自己剛剛才在眼鏡男元濱的玩弄下,差點連站都站不住,但是
如此荒謬的話語卻讓莉雅絲和姬島朱乃一陣點頭,莉雅絲更是高興的說道:「我
居然忘記了吉蒙里家的女性還有這個傳統,真是太不應該了!其實最近我總是做
一些奇怪的春夢,每次起床后小穴都濕漉漉的,害我最近都沒有辦法和一誠一起
睡覺。要是有個隨時都能調教肏干我的主人的話,我也不用擔心被一誠發現自己
欲求不滿的淫亂模樣了。」

  「是呢,如果在其他男人那里做淫亂下賤的女奴,就可以一直在一誠面前保
持著端莊的淑女形象了呢。啊啦啊啦,只要一想到在一誠面前,小穴里裝滿其他
男人的精液還要裝出一幅大和撫子的姿態,我的小穴就已經開始濕了呢!」姬島
朱乃用手撐著臉頰,無比陶醉的說道,裙子下面的雙腿更是微微摩擦起來。

  「真是的,朱乃,要是像你這麽說的話,一誠就實在是太可憐了!」聽到姬
島朱乃淫蕩的話語,莉雅絲不由臉色羞紅的出聲阻止道,但是語氣卻沒有半點不
滿的神色,反而有著一絲渴望。

  「啊啦啊啦,難道莉雅絲你不想這樣子嗎?肚子里裝滿其他男人的精液,隨
時都可能倒流出來,身上散發著濃厚的精臭味,但還是裝作沒有事的樣子和一誠
說笑,這樣的事情莉雅絲你難道不想嘗試一下嗎?」姬島朱乃臉頰通紅,空閑的
左手隔著衣服用力揉捏起自己的玉乳,仿佛已經高潮般的動情說道。

  莉雅絲也似乎被傳染一樣,呼吸逐漸急促起來,語帶羨慕的說道:「是……
是呢,那樣的話感覺一定會很棒呢……」

  這時眼鏡男元濱也淫笑著走到莉雅絲面前,掏出自己胯下怒挺的肉棒,對著
兩女說道:「要是想成爲那樣的淫亂女奴的話,就成爲我的性奴隸吧,莉雅絲學
姐。快看,現在你面前就有男人的大肉棒哦,做我的性奴隸就可以嘗到了哦,當
然朱乃學姐也一樣哦!」

  足足有兒臂粗的巨大肉棒散發出刺鼻難聞的腥臭味,上面更是有著猙獰的肉
刺,比起性器更像是可怕的殺人凶器,但是莉雅絲和姬島朱乃卻一臉沈醉的跪在
眼鏡男元濱的胯下,吐出自己粉嫩的香舌,開始仔細舔弄起肉棒上的每一處縫隙
來,仿佛上面的每一處汙垢都是絕頂美味。

  雖然莉雅絲和姬島朱乃沒有回答,但是她們卻用行動宣告了自己成爲女奴的
事實,看著這一切,眼鏡男元濱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而身后的古蕾菲亞也趴跪著
爬行過來,讓眼鏡男元濱直接坐在自己赤裸的玉背上,就這樣大張著雙腿,享受
起兩女的口舌侍奉。

  猙獰的肉棒被莉雅絲和姬島朱乃舔的油光發亮,上面的血管愈發鼓脹凸起,
整根肉棒看起來似乎又大了一圈,眼鏡男元濱滿意的甩了甩肉棒,淫笑著說道:
「那麽,就先嘗嘗朱乃學姐的小穴好了,莉雅絲學姐可是一誠的戀人呢,要是就
這麽簡單奪走她的處女,可不是一誠好友該做的事呢,嘿嘿嘿!」

  在眼鏡男元濱說著做作的話語時,姬島朱乃已經分開雙腿坐在眼鏡男元濱身
上,濕潤的蜜處剛好對準那猙獰的肉棒,而莉雅絲則一臉羨慕的看著姬島朱乃,
雙手忍不住伸到腿間,用手指輕輕探弄著蜜處。

  「咦啊啊啊……」當得到眼鏡男元濱的命令后,姬島朱乃猛地坐了下去,巨
大猙獰的肉棒一口氣便頂穿了姬島朱乃的處女膜,深深插入到蜜穴深處,直接重
重的頂在了嬌嫩的花心上,強大的刺激讓姬島朱乃下意識的大叫道,居然一下子
就到達了高潮,徹底癱軟在眼鏡男元濱身上。

  眼鏡男元濱卻毫不在意的抱住姬島朱乃的纖腰,自己主動挺動起下身,將姬
島朱乃的嬌軀頂的不住起伏,源源不絕的淫水更是從兩人的交合處湧出,流的大
腿和腳掌上到處都是,而跪在一旁莉雅絲更是癡迷的吐出香舌,仔細舔舐著眼鏡
男元濱腳下的每一滴淫水。

  眼鏡男元濱干脆擡起腳伸進莉雅絲的嘴中,用腳趾不住撥弄著粉嫩的香舌,
莉雅絲也配合的用香舌舔弄著眼鏡男元濱足趾的每一寸縫隙,留下大片大片的香
津。至于古蕾菲亞也沒有被元濱忘記,只見他空出一只手伸到古蕾菲亞腿心,不
住用手指抽插著那濕淋淋的蜜穴。

  一時之間三女動人的呻吟聲此起彼伏,淫亂的啪啪水聲在房間中不住回響著
……

  「喲,大家下午好!」伴隨著活力十足的招呼聲,兵藤一誠和平時一樣推開
房門走進了部室之中,只不過剛一進到房間,兵藤一誠就聞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
腥臭味,緊接著兵藤一誠便覺得有無數記憶湧進自己的腦海當中,整個人不由停
在了門口。

  「是一誠啊,下午好。嗯?一誠你還站在門口干什麽?」就在兵藤一誠想要
分清自己腦海里到底多出什麽的時候,莉雅絲優雅而溫柔的聲音響了起來,頓時
讓正站在門口發呆的兵藤一誠驚醒過來,連忙朝沙發走去。

  「啊,抱歉,稍微在想一些事情,讓部長你擔……唔!」兵藤一誠傻笑著解
釋道,但是話還沒有說完,整個人就被莉雅絲和她身后姬島朱乃的模樣完全吸引
走了注意力,完全忘記接下來該說什麽。

  只見莉雅絲和姬島朱乃的俏臉和裸露出來的肌膚上好像塗抹著一層液體,在
燈光的照耀下閃爍著迷離的光澤,而且越是靠近兩女那股淡淡的腥臭味就愈發明
顯,同時走近的兵藤一誠還聽到一陣低沈的嗡嗡聲,聲音的源頭似乎正是從莉雅
絲和姬島朱乃的身上傳來。

  「怎麽了一誠,身體不舒服嗎?」看到兵藤一誠突然不說話只是呆呆的看著
自己,莉雅絲不由露出奇怪的神情,隨即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兵藤一誠的身
邊,一臉關心的問道。

  但是兵藤一誠這次卻沒有立刻回答莉雅絲的問題,而是瞪大了自己的兩只眼
睛,死死的盯著莉雅絲大腿內側正不住流下的透明液體,同時兵藤一誠胯下的褲
子也慢慢鼓起了一個大包,顯然是忍不住勃起了。

  就在兵藤一誠完全沈迷于欲望,絲毫沒有察覺自己的醜態正暴露在自己所喜
歡的莉雅絲和姬島朱乃面前時,從他的身后突然傳來開門的聲音,以及眼鏡男元
濱的招呼聲:「抱歉抱歉,我來晚了。哦呀,一誠你已經來了啊,怎麽在路中間
傻站著?」

  傻愣愣的兵藤一誠好像這才發現自己的醜態,連忙轉過身去背對著莉雅絲,
一臉讪笑的對眼鏡男元濱說道:「嗯……啊,是啊,我也是剛剛才到。對了,元
濱你過來是干什麽?我記得你不是超自然研究社的部員啊。」

  「的確元濱主人不是這里的部員,但是做爲高等惡魔,元濱主人有權利參加
任何與惡魔有關的事情,所以元濱主人來這里沒有任何問題。」兵藤一誠話音剛
落,從眼鏡男元濱的身后就傳來古蕾菲亞的聲音,而她所說的內容更是讓兵藤一
誠驚奇不已。

  「咦,真的假的?元濱什麽時候成爲了高等惡魔?不,更重要的是元濱不是
應該是人類嗎?爲什麽我從不知道這件事啊,古蕾菲亞小姐……唔!」兵藤一誠
驚訝的大聲叫道,同時看向后面的古蕾菲亞,希望能夠得到更詳細的說明,但是
當看到古蕾菲亞的瞬間,兵藤一誠再次愣住了。

  只見古蕾菲亞上身依舊是往常的女仆服,但是在胸口那對飽滿巨乳乳尖的位
置上,卻分別有著兩個橢圓形的奇怪凸起,正以輕微的幅度不斷震動著,發出和
莉雅絲姬島朱乃身上一樣的嗡嗡聲,而乳尖附近濡濕的衣料則散發出陣陣迷人的
奶香味,不過原本平坦的小腹卻好像懷孕四五個月般微微鼓起。

  而下身原本那條保守的女仆長裙,卻直接被取了下來,只有一條白色的短小
圍裙堪堪將大腿根部遮住,修長健美的大腿幾乎完全暴露在外,而且只要稍微從
側面看去,就能看到古蕾菲亞毫無遮掩的豐挺翹臀以及若隱若現的蜜處;而在臀
后,一條數十厘米長毛茸茸的銀色長尾正深深的插在肛菊之中,仿佛真的一樣輕
輕左右搖擺著。

  最下面的雪白玉足上則踩著一雙足足二十厘米高的高跟涼鞋,只有最前端的
足趾能夠勉強碰到地面,整個嬌軀不由微微向前傾斜,使得那對傲人的巨乳更加
顯得高聳挺拔,渾圓的翹臀也愈發緊翹,呈現出性感誘人的完美雙S 曲線。

  同時在古蕾菲亞的身下一大灘水窪,而且還在不停的擴大當中,而形成這片
水窪的源頭正是古蕾菲亞雙腿之間的蜜處,源源不斷的淫液從古蕾菲亞的蜜處湧
出,將白色的短窄圍裙完全打濕后緊緊黏貼在肌膚上,而濕透的衣料更是將原本
應該遮掩住的誘人蜜處凸顯出來。

  無數的淫水流過圍裙后,順著古蕾菲亞修長的大腿滑入高跟涼鞋之中,然后
從鞋尖晶瑩如玉的腳趾上一滴滴不停的灑落在地面上,將古蕾菲亞身下的淫亂水
窪進一步擴大的同時,也挑逗著男人心中的邪惡欲望。

  「這當然是真的了,一誠先生,還請你記好不要再忘記了,不然對元濱主人
實在太失禮了。」古蕾菲亞慢慢的走到眼鏡男元濱的身后,神色淡然的對兵藤一
誠說道,絲毫沒有因爲身上暴露甚至可以說淫亂的打扮而有什麽多余的反應。

  「啊……啊……是,那個……古……古蕾菲亞小姐,你的衣服……」被訓斥
的兵藤一誠只知道傻乎乎的點頭應是,覺得這樣看著古蕾菲亞十分失禮但卻怎麽
也挪不開自己的眼睛,嘴里更是喃喃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嘿嘿,一誠你也注意到了吧,古蕾菲亞的衣服可是我親自設計的呢!你覺
得怎麽樣,是不是非常合適啊?」眼鏡男元濱看到兵藤一誠的反應后,臉上頓時
浮現出無比猥瑣的淫笑,炫耀般的得意道。

  「唉!是元濱你的設計的嗎?但是這個是不是……是不是太暴露了一點……」
兵藤一誠一臉吃驚的叫道,然后怕被古蕾菲亞發現般降低聲音詢問道。

  「這個衣服哪里暴露啦,不是很正常嗎?我說,該不會是一誠你把自己腦袋
里的色情妄想當成現實了吧?真不愧是欲望的化身啊!」眼鏡男元濱奇怪的看著
兵藤一誠,隨即一臉佩服的拍了拍兵藤一誠的肩膀說道。

  兵藤一誠聽完眼鏡男元濱的話后,臉上猛地露出茫然的神色,但馬上就露出
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高興的大聲叫道:「對啊,這一切都不過是我的妄想,所
以我根本沒有必要亂操心嘛!我果然是個笨蛋啊,真的是太謝謝你了,元濱!」

  「嘿嘿,這種小事根本不算什麽,誰讓一誠你是我的好友呢!」眼鏡男元濱
猥瑣的笑道,然后突然裝出一副苦惱的樣子,拿出一個粉色的遙控器對兵藤一誠
說道:「對了,一誠,你覺得我剛剛塞在莉雅絲學姐和朱乃學姐小穴里的按摩棒,
震動調到什麽等級比較好啊?果然還是應該調到最強吧?」

  看著眼鏡男元濱手上的遙控器和聽到他所說出的淫靡事實,兵藤一誠卻毫不
猶豫的大聲叫道:「那還用問嗎?當然是要把跳蛋調到最強才行啊!如果跳蛋不
是最強震動的話,莉雅絲學姐和朱乃學姐就太可憐了!」

  「既然一誠你都這樣說了,那就由一誠你來把按摩棒開到最大吧,嘿嘿。」
眼鏡男元濱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淫笑著將手里的遙控器遞給兵藤一誠,雙眼則貪
婪的掃視著后面莉雅絲和姬島朱乃完美誘人的嬌軀。

  「哦,交給我吧!」兵藤一誠興奮的接過遙控器,毫不遲疑的就將開調到了
最大,似乎自己在做一件十分光榮的事情一般。

  瞬間就聽到一陣遠比剛剛要清晰許多的嗡嗡聲從莉雅絲和姬島朱乃的裙下傳
了出來,緊接著莉雅絲和姬島朱乃的雙腿間便好像決堤一樣嘩啦啦的噴灑出一股
接一股的淫水,兩女鮮豔的紅唇中也發出一聲聲嬌喘。

  「啊……真是的,居然一下子就把跳蛋調到最大,一誠你也太著急了!這樣
子可不行哦!」好半天才停止高潮的莉雅絲受不了的看著兵藤一誠,一臉嚴肅的
說道,不過仍然發出嗡嗡響聲的裙下和依舊源源不斷留下的淫水,卻讓莉雅絲的
話語完全沒有說服力。

  「啊啦啊啦,我倒是很喜歡一誠這樣什麽也不說直接就做的態度呢。托他的
福,剛剛可是好好的高潮了一次呢!」站在旁邊的姬島朱乃更是微笑著反駁道,
然后將沾上淫水的手指一根一根的送入紅唇之中,看起來異常淫靡妖媚。

  「對不起部長,下次我會注意的……朱乃學姐你喜歡就好……哈哈……」對
于莉雅絲和姬島朱乃之間的小小對峙,兵藤一誠只能和往常一樣傻笑著同時接受
兩邊的意見,卻渾然沒有察覺此時場面是多麽的怪異淫蕩。

  「莉雅絲學姐就是這麽容易害羞,一誠你不用在意啦。好了,來嘗一嘗古蕾
菲亞小姐的新鮮母乳吧,味道可是非常的棒哦!」眼鏡男元濱淫笑著走到一直靜
靜站著不動的古蕾菲亞面前,雙手猛地抓住古蕾菲亞胸口的衣服用力一撕,頓時
將古蕾菲亞飽滿的巨乳暴露出來。

  只見古蕾菲亞嫣紅的乳尖分別被兩顆不斷震動的跳蛋夾住,而被夾在中間的
乳尖上還穿上了一根閃爍著耀眼光澤的銀色乳環,一滴滴散發著迷人香味的白色
乳汁正順著銀環不住滴落。

  眼鏡男元濱一手拿起杯子湊到古蕾菲亞的玉乳前,另一只手握住古蕾菲亞渾
圓的豐乳用力揉捏起來,一股股奶水頓時被擠壓出來,流進眼鏡男元濱手中的杯
子當中,不一會就接了滿滿一大杯,而眼鏡男元濱則滿意的拿起裝滿奶水的杯子
一口喝掉了大半。

  就在看得目瞪口呆的兵藤一誠準備說話的時候,房間當中的空地上突然出現
了魔法陣的光芒,而出現在衆人面前的卻是被兵藤一誠所擊敗后便一直窩在家里
的瑞賽爾,甚至還有不久前明明已經被消滅的變態神父菲利徳。

  「哎呀,這可不行啊,元濱,明明說好要等我們過來后才開始的,你怎麽可
以先享用古蕾菲亞小姐的乳汁呢?」瑞賽爾似乎已經從敗給兵藤一誠的陰影中走
了出來,和以前一樣貴族氣質十足的說道。

  「啊啦,瑞賽爾你的意思是我就沒有關系了嗎?」看到瑞賽爾出現后,輕聲
嬌喘的莉雅絲好像再也站不住般,一下子就撲倒瑞賽爾的懷里,然后滿臉不依的
嬌嗔道,完全沒有當初半點厭惡的樣子。

  「怎麽會呢?莉雅絲你可是我最喜歡的人啊!」瑞賽爾緊緊摟住莉雅絲的嬌
軀,雙手不住的上下遊走著,最后分別停留在莉雅絲高聳的豐胸和挺翹的圓臀上,
嘴里也連忙討好著說道。

  看到瑞賽爾美女在懷,旁邊菲利徳也不甘示弱,只見他粗魯的抓住姬島朱乃
用力拉向自己,而姬島朱乃也十分順從靠在菲利徳的身上,任由菲利徳粗暴的揉
捏著敏感之處,菲利徳這才發出變態的笑聲,大聲說道:「嘿嘿,是啊,要知道
爲了複活,我可是吃了相當多的苦頭啊。不好好發泄一下的話,我可是會生氣的
哦。」

  「哈哈,抱歉抱歉,因爲一誠在,所以一不小心就玩上了。剛好古蕾菲亞肚
子里的美酒我還沒有喝,就當做我的賠禮吧。」眼鏡男元濱一臉賤笑的說完,便
伸手重重的拍打了幾下古蕾菲亞的翹臀,淫笑著說道:「好了,古蕾菲亞,快點
讓瑞賽爾他們嘗一嘗你用肉體加熱后的美酒吧。」

  「明白了,元濱主人。」古蕾菲亞淡然的答應一聲,整個人優雅的轉過身,
然后緩緩的彎下腰,將完美渾圓的豐臀徹底呈現在瑞賽爾和菲利徳的面前,而眼
鏡男元濱剛剛留下的紅彤彤的手掌印則在雪白的肌膚的襯托下異常淫靡。

  彎下腰后,古蕾菲亞便再也沒有動作,但是古蕾菲亞菊穴之中插著的銀色長
尾卻開始一點一點的朝外面擠出,只見一個個比雞蛋略大,表面凹凸不平的圓珠
不斷從古蕾菲亞的菊穴中冒出,足足有十幾個之多。

  當銀色長尾塞在菊穴中的珠鏈全部被擠出后,就從古蕾菲亞的圓臀上滑落到
地上,而古蕾菲亞粉嫩的菊穴則好像嬰兒的小嘴一樣,靈活的不住張合著,里面
的皺紋都清晰可見,不過奇怪的是卻沒有一點液體從里面流出來。

  眼鏡男元濱淫笑著將手里還盛著小半母乳的杯子放到古蕾菲亞肛菊下面,頓
時一道清澈的液體從古蕾菲亞的肛菊中噴湧而出,準確的落入眼鏡男元濱手中的
杯子當中,一股迷人的酒香味也隨之傳出。

  「不愧是古蕾菲亞小姐,居然能夠將腸道的肌肉控制到這種地步,想必這樣
加熱的美酒,味道也一定會更加鮮美吧!」瑞賽爾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大聲贊歎
道。

  「哈哈,瑞賽爾你太過獎了,要知道莉雅絲學姐可是也會這種技巧呢!不如
我們去你家里,用你那里的美酒逐一實驗下如何,你不會舍不得吧?」眼鏡男元
濱一邊喝著經過肉體加溫的美酒,一邊淫笑著說道。

  「能夠配上莉雅絲這樣的美人,也是那些美酒的榮幸,我又怎麽會舍不得呢?
莉雅絲你說是不是啊?」瑞賽爾毫不猶豫的答應道,更是一臉調笑的對懷里的莉
雅絲說道。

  「啊,真是的,這種事情不要問人家啦,很害羞的啊!」莉雅絲滿面嬌羞的
喊了一聲,隨后害羞的將臉埋進瑞賽爾的胸口,卻渾然沒有察覺自己現在所做的
一切才是更加毫無廉恥的淫蕩行爲。

  「那麽下次再請你和古蕾菲亞的乳汁吧一誠,再見了。」眼鏡男元濱緊緊摟
住古蕾菲亞壞笑著對兵藤一誠說道,而魔法陣的光芒再一次閃過,部室當中就只
剩下兵藤一誠一個人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著到處都灑滿淫水和乳汁的地板,不
知道在想些什麽。

  「怎麽了一誠?一個人在這里發呆。」不知道過了多久,愛莎可愛的聲音在
部室里響了起來,兵藤一誠這才發現愛莎、杰諾瓦還有紫藤伊莉娜正站在自己面
前,一臉好奇和關心的看著自己。

  「啊哈哈,沒有什麽大不了,只不過在想一些事情,」兵藤一誠傻笑著抓了
抓頭發,十分自然的接著說道:「只不過是想知道愛莎你和伊莉娜、杰諾瓦的小
穴里有沒有被按摩棒塞滿啊,感覺舒服不舒服這種事情而已啦。」

  「這個是當然的啦!你看一誠,人家的小穴都被弄得濕漉漉的呢!」對于兵
藤一誠下流的問題,純潔可愛的愛莎卻用更加淫亂的話語回答道,同時更是拉起
裙子露出被按摩棒大大撐開的誘人蜜穴。

  「沒有錯喲,松田同學可是爲我們每個人都準備了好幾種按摩棒,每個都是
那麽的舒服,真是神所恩賜的完美寶物呢!感謝萬能的神,讓我無時無刻不在發
情高潮,成爲淫賤放蕩的變態修女!」紫藤伊莉娜雙手合什,虔誠的祈禱著,只
是祈禱的內容卻是那麽的淫亂不堪。

  而聽到愛莎她們異常淫蕩不堪的回答后,兵藤一誠臉上非但沒有憤怒反而也
露出無比高興的神情,欣喜的說道:「嗯,那我就放心了。走吧,我們回家吧!」






















0.016253948211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