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郭靖的童年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就在韓家兄妹在客房翻云覆雨般亨受亂倫歡悅的時侯,段天德逼著李萍悄然離才客店朝北夜逃。

  走了十多天,李萍的肚子愈加脹隆,穿著男裝反而令人懷疑,段天德只好讓她改穿女裝。被人四處追殺的段天德,每天擔驚受怕、猶如喪家之犬……這種缺欲少食的日子令他近乎瘋狂。

  好幾次投宿客棧期間。眼冒欲火的段天德,顧不上李萍將近臨盆,瘋狂地撕光她的衣服。李萍不甘受辱,纏住段天德拚命撕咬。無奈婦道人家力氣有限,而且懷胎將近十月,稍微觸動胎氣便會痛得死去活來,又怎是段天德的對手?最終難免被這惡賊撕光衣服壓在胯下。驚怪的是,每當段天德正要強行施暴之時,韓家兄妹總會及時出現。李萍暗自感謝丈夫有靈,段天德卻恨得咬牙切齒,只是卻又無可奈何。

  隨著李萍肚子一天天的脹大,本來就相貌平庸的她,加上妊孕反應明顯而變得全身水腫,這一來樣子變得更加難看了。段天德這個下流胚子再也提不起非禮之心。只是偶爾也會按倒李萍,撕開她的衣服,對著兩只肥腫變形的乳房口手並用,又撕又咬的發泄一番難耐的欲火。李萍接近臨盆,乳房開始分泌汁液,每次讓段天德撕咬便會汁液狂噴。

  段天德狂笑道∶“老子就算玩不了你,也要把你這騷貨的奶水吸干吸淨。”言畢,張開臭嘴死命咬著李萍乳頭不放。李萍疼痛入心入肺,又逃脫不得,只能拚命的撕打,但兩只乳房還是免不了被咬得青腫難分。

  李萍和段天德一路北行……沿途之上不停的相打相罵,沒有一刻的安甯。

  走不了幾天,韓寶駒和韓小瑩兄妹又尾隨追到。段天德大歎倒黴∶挾持李萍一同逃走,原意是想以她爲人質,危急時好令敵人不敢過于緊逼。但眼前情勢已經改變,他想自己單身一人易于逃脫,留著這潑婦在身邊實是個大的禍患,倒不如一刀殺了,來個干手淨腳。

  殊不知李萍也在時刻找尋機會刺殺這個殺夫仇人。只是每晚睡覺前段天德總要縛住她的手腳,所以才沒機會下手。這時看見他目露凶光,知道他心懷殺機,心中暗自祝禱:“嘯哥,嘯哥,求你陰靈佑護,教我手刃這個惡賊。我這就來跟你相會了。”李萍從懷中悄然取出短劍緊握在手。這柄短劍是丘處機所贈,由于收藏得好,所以一直不被段天德發現。自從這惡賊不再對她施暴以后,李萍就將短劍貼肉藏于下體,以備萬一。段天德對這個大肚孕婦早已不感興趣。就算是無法忍受,也只是撕開她的上衣,捉住兩只腫脹乳房狂抓一通,泄去烏水便算。而不再象當初那樣把她的衣服剝光,仔細的調戲一番。最近幾天,韓家兄妹追捕得緊,段天德帶著李萍四處逃竄,顧不上淫欲,李萍這才得以將短劍貼肉藏于懷中。

  段天德冷笑道∶“老子這就送你歸西跟你的反賊老公會面去。”說著便要舉刀向她頭頂砍下去。李萍死志已決,絲毫不懼,迎著砍來之刀,使出平生力氣,挺著短劍向段天德猛扎過去。段天德感覺寒氣直逼面門,回刀一挑,想把短劍打落,怎知短劍鋒利無比,只聽得當啷一聲,腰刀被截斷半截,跌在地下。還未等他回過神,短劍劍頭已抵在他的胸前。段天德大驚,身往后仰,只聽得“嗤”的一聲,胸前衣服已被短劍劃破一條大縫,自胸至腹割出一條長長的血痕,只要李萍力氣再稍大一點兒,段天德已遭破胸開膛之禍。段天德驚惶之下,連忙舉起椅子擋住李萍的進一步攻功。叫道:“賊婆娘,快收起刀子,老子不殺你。”李萍這時早已手腳酸軟,全身乏力,同時腹內胎兒不住跳動,再也不能跟段天德厮拚,只能坐在地下連連喘息,手里卻緊緊抓住短劍不放。

  段天德怕韓寶駒兄妹發現,想獨自逃走,又怕李萍向對頭泄露自己形迹,只好逼著她上船北行,沿運河經臨清、德州,到了河北境內。自從那次之后,段天德再也不敢對李萍亂來,偶爾偷襲抓弄幾把乳房,也讓李萍的短劍刺得手忙腳亂。李萍第一次可以保護自已,短劍更加不離左右,段天德害怕短劍鋒利,因此也奈何不了李萍。更令他心驚膽跳的是,每次上陸小住,不論如何偏僻,過不多時總有人找尋前來,后來除了韓家兄妹之外,又多了個手持鐵杖的盲人,總算這三人不認得他,而且都是他在明而對方在暗,可以才能及時躲開,但卻也已是險象環生。

  過不了多久段天德便遇到一件令他頭痛的事,李萍忽然瘋癫起來,客店之中,旅途之上,時時大聲胡言亂語,引人注目,有時扯發撕衣,怪狀百出。段天德初時還道她叠遭大變,神智迷糊,但過了數日,猛然省悟,原來她是怕追蹤的人失去線索,故意留下形迹,這樣一來,要想擺脫江南七怪的追蹤更加困難了。

  這時盛暑漸過,金風初動,段天德逃避追蹤,已遠至北國,所攜帶的銀兩也用得快要告罄,而江南七怪仍然窮追不舍,窮途末路的他不禁自怨自艾:“當初在杭州當官,雞肉老酒,錢財粉頭,是何等的逍遙快活,沒來由爲了貪圖別人幾兩銀子,到牛家村去殺那賊潑婦強盜老公,弄來這份活罪受。”段天德好幾次打算撇下李萍,獨自一人偷偷溜走。但轉念一想,總是不敢,對她暗算加害,又沒一次成功。這道護身符竟變成了甩不脫、殺不掉的大累贅,反要提心吊膽的防她來報殺夫之仇,當真苦惱萬分。

  不一日來到金國的京城中都燕京。段天德心想大金京師,地大人多,找個僻靜所在躲了起來,只要找機會殺了這潑婦,江南七怪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找不到自己。

  他滿肚子打的如意算盤,不料剛到城門口,城中走出一隊金兵來,不問情由便將二人抓住,逼令二人挑擔。李萍身材矮小,金兵給她的擔子輕些。段天德肩頭卻是一副一百來斤的重擔,只壓得他叫苦連天。

  這隊金兵隨著一名官員一路向北。原來那官是派赴蒙古部族宣示金主敕令的使者。隨行護送的金兵亂拉漢人百姓當作腳夫,挑負行李糧食。段天德抗辯得幾句,金兵的皮鞭便夾頭夾腦的抽打下來。這般情形他倒也經曆甚多,已是不足爲奇,唯一不同的是,以往是他以皮鞭抽打百姓之頭,今日卻是金兵以皮鞭抽打他本人之頭。皮鞭沒有甚麽分別,腦袋卻是大爲不同了。

  李萍肚子越來越大,挑擔跋涉,實在是疲累要死。幸虧她自幼務農,習慣勞苦,身子又甚是壯健,而且豁出性命,因此也能勉強支撐不倒。往后數十日時間,盡在沙漠苦寒之地行走。

  其時雖然還是十月天時,但北國之地卻己是滲骨奇寒。這一日竟然滿天灑下雪花,黃沙莽莽,無處可避風雪。三百余人排成一列,在廣漠無垠的原野上艱難行進。正在行進間,北方突然傳來隱隱喊聲,塵土飛揚中只見萬馬奔騰,無數兵馬向他們急沖而來。

  正當衆人驚惶不知所措的時侯,大隊兵馬沖湧而至。原來是一群敗兵。衆兵將身穿皮裘,也不知是漠北的一個甚麽部族。金國官兵見敗兵勢大,隊伍即時大亂,衆士卒紛紛抛弓擲槍,爭先恐后的四散奔逃。有的沒了馬匹,徒步狂竄,給后面乘馬的敗兵沖湧上來,轉眼間倒在馬蹄之下。

  李萍本來與段天德同行一起,被衆敗兵猶如潮水般湧來,即時沖散,混亂之中已不見段天德的蹤影。李萍慌忙抛下擔子,拚命往人少之處逃去,幸而各人只求逃命,倒也無人傷及于她。



















0.015549898147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