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 BT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新作上架最快!(每天更新百部AV)



請使用轉址到網站新介面模板瀏覽, 3600 秒后,
会转跳到 ==> https://18av.mm-cg.com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慾火(1-9完)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1)

    林明堂,今年二十三歲,人長得並不怎麽英俊,可是健壯高大的體材,給人
一種粗獷豪邁的感覺,散發出男性的魅力。

    他的家中只有一位老母,他的父親早死,靠著他老母辛辛苦苦的把他養大成
人。林明堂因家境困苦,憑著他的毅力,克苦耐勞的半工半讀的去完成了,高中
及大學的學業,可說是一位難得的優秀青年。

    他在高中的時候,有一位女同學叫吳麗珍,對林明堂非常的賞識,主動的興
林明堂交往。他們兩人由高中一直交往到現在,那份濃厚的感情,可說是天長地
久、海枯石爛。

    吳麗珍是個議員的女兒,也是家中唯一的寶貝女兒,人也長得嬌美,是個人
見人愛的美嬌娃。

    她的父母非常的疼愛她,想要以她攀上權貴,所以對她與林明望的交往,非
常的反對,不準吳麗珍與林明堂交往。

    所以吳麓珍只好與林明堂偷偷的交往,想要以時間來改變她父母的觀念,希
望以後她父母會準許她與林明堂的婚事。

    在她們大學畢的那一天晚上,吳麗珍約了林明堂,去郊外的刖墅,慶祝他們
兩人的大學畢業。

    林明堂到了別墅,只有吳麗珍一個人,並已準備了一桌簡單的晚餐,為了慶
祝大學畢業,吳麗珍特地開了一瓶洋酒來慶祝。

    兩人就這樣吃著、喝著、聊著,好不容易的才結束這頓晚餐。

    吃完晚餮後,吳麗珍去播放柔和的音樂,兩人就在闊大的客廳,相擁著跳起
舞來。

    此時正是炎夏的時候,吳麗珍穿著一件絲質的洋裝,林明堂也只穿一件短襯
杉及長褲,兩人剛開始跳舞的時候,還能保持著距離在跳著舞。可是林明堂由於
喝酒的關係,周身的熱血已慢慢的被酒精所沸騰著,此刻他的右手又擁抱著那柔
細的腰肢,使他忍不住的去抱緊吳麗珍。

    本來林明當的左手牽著吳麗珍的右手,左手是擁著吳麗珍的腰肢,此刻改變
成了左手抱住吳麗珍的背部,右手已抱著吳麗珍那豐滿圓挺的屁股,並且又將臉
緊緊的貼著吳麗珍的粉頰。

    吳麗珍此時也是被酒精刺激得周身血液加連環繞著,此刻被她心愛的人,緊
緊的擁抱著,使她感覺到從宋有過的甜蜜舒暢之感覺,整個人也像是神魂飄蕩的
美妙感覺。

    林明堂從未有過與女人如此親近的擁抱,雖然有一層單薄衣服隔住,但是他
還是可以感覺到吳麗珍那對豐滿結實的玉乳,緊緊的挺住在他雄厚的胸前。同時
林明堂的右手抱住那豐滿圓挺的屁股,可以感覺出她穿著一件短小的三角褲。

    林明堂由於酒精的作崇,又緊緊地擁抱著吳麗珍,觸摸到那身雪白美妙的嬌
驅,漸漸地把他男性原始動力激發起來。

    林明堂此刻興奮得大膽的偷偷地,去親吻著吳麗珍的櫻桃小嘴,雙手不規矩
的在吳麗珍粉背及豐滿圓挺的屁股撫摸起來。

    吳麗珍也是從未如此親近過男性,此刻與林明堂如此的擁抱,那種異性肌膚
相親的觸感,把她電觸得周身趐趐麻麻的,自己也忍不住的張開了小嘴與林明堂
吻了起來。

    一陣陣的少女幽香,飄進了林明堂的鼻子里,使他的血液神經,更加興奮與
刺激,他的雙手又在吳麗珍的粉背及屁股上下不停的撫摸,雄厚的胸前又緊吻著
吳麗珍的粉乳,已經把他振奮得那根大雞巴憤怒的挺立起來,並很堅硬的挺立在
吳麗珍兩腿之間的小穴上。

    一個處女如何能抵擋得住自己心所愛的男人,如此的撫摸,如此的親吻,何
況又有一根堅硬的大雞巴,實實的抵住她的小穴上。

    她此時暢快得魂飄九宵雲外,整個人趐趐軟軟的緊趴在林明堂的身上,根本
沒有力氣去掙扎,去反抗林明堂的不規矩行動,最主要的是那份暢感,使她不願
去反抗,不願失去那份暢感。

    林明堂的親吻與撫摸。吳麗珍並沒有掙扎與反抗的具體行動,好像是在鼓勵
他再接再厲的行動下去,使他更加衝動,更加大膽地在吳麗珍身上不規矩的亂摸
起來。

    此刻他們兩人已不是在跳舞,兩人靜靜的站立著親熱的緊緊擁抱住。

    林明堂這時色膽包天的,把吳麗珍洋裝背面的拉鏈,慢慢地往下拉了下來,
並緩緩地把洋裝往下的脫了下來。

    此時吳麗珍的洋裝,已被林明當脫落在地,身上只剩一副迷人性感的半罩型
白色乳罩,那付乳罩,只罩住了吳麗珍那對粉乳的下半部,而粉乳的上半部,卻
是雪白柔嫩如同兩顆肉球似,赤裸裸的豐滿又結實的擠在一堆挺立著。

    她的下身穿著一件誘惑迷人的短小透明的白色小三角褲,隱隱地顯現出吳麗
珍一叢柔細不多不少的陰毛,看起來真是誘人可愛極了。

    吳麗珍此刻除了那付半罩型的乳罩,及那件短小的三角褲,遮住她重要部位
之外,全身已赤裸裸地呈現在林明堂的眼前。

    此時的吳麗珍,由於酒精的作崇,把她身上的血液沸騰到了極點,並且抵擋
不住林明當那雙魔手,在她身上不規矩的撫摸,把她摸得趐麻暢快,那份舒暢的
快感,使她爽得無力掙扎,也不願意去反抗。

    她只得羞愧地緊閉雙眼,任由林明堂在她身上撫摸,去享受林明童撫摸所傳
來的陣陣快感。

    林明堂脫落了吳麗珍的洋裝,睜眼一看,他忍不住的吞下一口口水,心裡暗
「哇┅┅呀┅┅」的叫了一聲,真是美極了。

    他看到吳麗珍全身上下肌膚雪白微微泛紅,多麽的光滑柔嫩,美妙的身材,
修長的玉腿,更襯托出整個嬌軀,更加迷人,更加誘惑9更加性感。

    林明堂從未見過女性這樣的赤裸,何況頭一次就讓他見到,如同維納斯女神
雕像般的美妙處女嬌軀,真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入肚子里。

    此時林明堂已衝動得把自己的短襯衫及長褲,以最快的速度脫掉,身上只穿
著一件內褲。

    林明堂脫掉衣服後,一把抱住吳麗珍走進房間,將吳麗珍放在床上,他的人
也跟著撲到吳麗珍的身上,緊緊的抱住吳麗珍親吻起來。

    此時兩人,都被對方幾乎赤裸裸的肌膚相親,如同觸電般的舒暢,又加酒精
在兩人周身血液燃燒,燒起了兩人熊熊的慾火。

    林明堂此刻吻著吳麗珍的櫻桃小嘴,吳麗珍也自動地開張小嘴,與林明堂熱
情的吻著。

    林明堂慢慢地把舌尖伸進吳麗珍的小嘴裡,吳麓珍也不甘示弱地伸出香吞興
林明堂互相的舐著。

    林明堂與吳麗珍熱情吻著、吻得興奮地用雙手在吳麗珍的粉背上、要解去吳
麗珍粉背上的乳罩小鐵勾。

    這時吳麗珍羞愧得滿臉通紅,並矜持著的說道∶「哦┅┅明堂┅┅不行┅┅
你┅┅不能┅┅這樣┅┅你┅┅不可以┅┅這樣┅┅喔┅┅喔┅┅等我們┅┅結
婚┅┅好嗎?┅┅┅現在┅┅不要┅┅這樣┅┅哦┅┅」

    雖然吳麗珍口中叫著「不能」「不行」「不可以」「不要」,可是她微微的
掙扎,擡高了她的嬌軀,卻方便了林明堂解去了她背後乳罩的小鐵勾。

    林明堂現在已被慾火燒昏了頭,那裡管得了能不能,行不行,腦海中只知道
如何去發泄心胸中的慾火。

    他把吳麗珍的乳罩脫去,頓時跳加了兩顆如同水梨似的雪白玉乳,在兩顆玉
乳上長出了兩朵紅紅的花蕾,花蕾上結了兩粒紅豆似的乳頭,那對粉乳不但豐滿
堅挺,又圓又結實,真是可愛又美麗極了。

    林明堂見到這對美麗的玉乳,雙眼布滿了血絲,一頭趴在吳麗珍的胸前,用
嘴猛吻起那對玉乳,並用舌尖去舐吸著乳頭。

    吳麗珍被林明堂脫去乳罩,那對玉乳整個赤裸裸呈現在林明堂的眼前,她這
對寶貝玉乳從未被男人這樣赤裸裸的看過,現在整個赤裸裸的讓林明堂在觀賞,
把她羞得滿臉通紅,雙眼緊閉。

    本來她想把林明堂推開,可是林明堂此時卻用嘴去吻吸她的粉乳,用舌尖去
舐吻她的乳頭,那種舐吻粉乳及乳頭的快感使她周身趐麻,使她全身顫抖起來,
這種感覺給她甜甜蜜蜜舒舒爽爽,全身像是沒有靈魂似的輕飄飄。

    使她不忍推開林明堂,希望林明堂再繼續吻著,給予她更好的快感,但她心
里又怕林明堂亂來,可說是又怕又愛,進退兩難之中。

    林明堂這時已刺激到極點了,由那對粉乳著,再緩緩地往上吻去,吻著吳麗
珍的櫻桃小嘴,再由小嘴慢慢地往下吻,吻到吳麗珍的玉乳,如此上下一遍又一
遍用力的去吮吻著。

    林明堂的嘴在吻著,右手也不安份的插進了吳麗珍的小三角褲里撫摸著,摸
觸到那叢柔軟稀鬆的陰毛,月手掌在吳麗珍兩腿之間的小穴上揉擦著,並用手指
在小穴的陰核上磨著。

    吳麗珍驚得趕快阻止,可是似乎太晚了,她的私處已經給林明堂摸到了。她
紅潮滿臉,只羞得將雙眼緊緊閉著。

    林明堂此時放肆的不停在吳麗珍全身上下撫摸著,吮吻著。

    這時的吳麗珍已被林明堂挑逗得周身不斷的顫抖著,全身不停的扭動著,滿
臉通紅,媚角含春,春心蕩漾得一股慾火在熊熊的燃燒著,燒得周身熱滾滾的,
小嘴中忍不住的哼著∶

    「喔┅┅喔喔┅┅嗯┅┅哼┅┅明堂┅┅不要嘛┅┅你不能這樣┅┅嗯┅┅
哼┅┅我們還沒結婚┅┅你不能┅┅對我這樣┅┅不可以的┅┅喔┅┅喂┅┅你
這樣子┅┅我┅┅我┅┅好難過┅┅哎┅┅哎唷┅┅我┅┅我好癢┅┅哎呀┅┅
人家┅┅受不了┅┅人家┅┅癢死了┅┅喔┅┅哦┅┅明堂┅┅求求你┅┅不要
這樣┅┅我┅┅好害怕┅┅明堂┅┅我怕┅┅」

    「別怕┅┅」

    林明堂手摸著吳麗珍的香穴,聽到了她那迷人的嬌哼聲,更加刺激的把她的
小三角褲脫了起來。

    「哎呀┅┅明堂┅┅不行┅┅嗯┅┅哼┅┅不能這樣┅┅┅喔┅┅喂┅┅不
可以┅┅哎唷┅┅色鬼┅┅死鬼┅┅你怎麽可以┅┅脫人家的褲子┅┅哎呀┅┅
不┅┅我┅┅求你┅┅┅求求你┅┅不要這樣┅┅拜託你┅┅好嗎?┅┅」

    吳麗珍此時大概是被林明堂玩得騷癢難忍,再加上酒精發揮了作用,雖然口
中說不能這樣,可是她卻掙扎得把屁股擡高,使林明堂很順利的將她小三角褲脫
掉。

    林明堂脫掉吳麗珍的小三角褲後,連忙也將自己的內褲脫掉,再緊緊地抱住
吳麗珍柔嫩雪白的粉軀,右手不停地在吳麗珍的小穴陰核上磨擦著,嘴巴不斷地
在吳麗珍的乳頭上吮吸著,把吳麗珍玩得小穴里不停的流著津津淫水,小嘴忍不
住的呻吟著∶

    「喔┅┅喔喔┅┅明堂哥呀┅┅你┅┅不┅┅不要玩了┅┅嗯┅┅哼┅┅人
家┅┅受不了了┅┅求求你┅┅別玩了┅┅人家┅┅好難過┅┅哎┅┅哎唷┅┅
哦┅┅我┅┅癢┅┅癢死了┅┅喔┅┅喂┅┅不┅┅不行呀┅┅不要嘛┅┅」

    吳麗珍此時才深深的體會到兩性赤裸裸的肌膚相親的快感,及被男性玩弄的
那份特殊的趐爽滋味,使她周身暢快騷癢難過,難過得小嘴不停地亂哼亂叫著∶

    「哎┅┅呀┅┅哥┅┅好哥哥┅┅人家┅┅真的┅┅癢死了┅┅你┅┅你不
要┅┅再玩了┅┅嗯┅┅哼┅┅玩得┅┅人家┅┅好難過┅┅哎唷┅┅不行┅┅
再玩了┅┅妹妹┅┅求求你┅┅別再玩了┅┅好嘛┅┅」

    林明堂玩得正在起勁,正在爽快,又聽到吳麗珍無病呻吟似的嬌叫聲,把他
整個人刺激得忍不住爬上了吳麗珍的嬌軀。

    他緊緊地抱住吳麗珍,與她嘴對嘴的吻著,他那雄厚的胸部,也緊壓住吳麗
珍的玉乳,下面那根大雞巴也挺立在小穴的陰核上頂著。

    吳麗珍被林明堂面對面的壓住,反被那根堅硬的大雞巴,頂住在她的小穴陰
核上,一時像洪水暴發似擊崩了堤防,整個人也崩潰了最後一道防線。

    吳麗珍已忍不住的主動地將林明堂緊緊抱住,自動地與他熱情的親吻著,她
的屁股也忍不住的往上擡局,並不斷的扭動,讓林明堂的大龜頭,在自己的小穴
核上,去頂碰著它,去磨擦著它,使得她自己的周身神經趐麻起來,趐麻得舒爽
起來。

    吳麗珍的熱情騷勁,引發林明堂一股想要插穴的念頭,他慢慢地將那根堅硬
的大雞巴,延著濕淋淋的小穴洞口,微微的挺了進去。

    吳麗珍此時已是慾火高漲之時,整個小穴洞口已張得開開的,並且淫水流得
整條陰道濕淋淋的,所以林明堂的大龜頭才能微微的挺進了桃源花洞。

    此時吳麗珍感覺到林明堂的大龜頭已微微的挺入自己的小穴里,心裡一時驚
怕的喊了起來∶

    「哎┅┅呀┅┅哥┅┅好哥哥┅┅你┅┅不能┅┅不可以┅┅喔┅┅喔┅┅
不能插進去┅┅不要┅┅插進去┅┅哎┅┅喲┅┅我┅┅求求┅┅你┅┅不要這
樣┅┅喔┅┅喂┅┅妹妹┅┅讓你玩┅┅你不要插進去┅┅好嗎┅┅好哥哥┅┅
哦┅┅」

    「喔喔┅┅喂┅┅這樣子┅┅不行的┅┅哥呀┅┅不耍嘛┅┅我們┅┅還沒
結婚┅┅不要這樣┅┅好嗎?┅┅好哥哥┅┅妹妹┅┅求求你┅┅放了我吧┅┅
哎┅┅唷┅┅」

    這時林明堂的大龜頭,已被吳麗珍的小穴,緊緊的夾住,覺得好暖和,好趐
麻,吳麗珍的求叫聲,他那能聽得進去,他爽快的一時衝動地用力的將整根堅硬
大雞巴插了下去。



(2)

    「啊┅┅呀┅┅」吳麗珍一聲痛苦的嬌叫著,粉臉由紅轉成灰白,額頭冒著
冷汗,媚眼泛白,並咬牙切齒著,好像是非常的痛苦。

    林明堂一時被慾火沖昏了頭,才猛力的插了進去,此刻聽到吳麗珍的痛苦叫
聲,才驚覺到吳麗珍是個處女,他如此猛力的插了進去,她如何能承受得住。

    林明堂看到吳麗珍痛苦的樣子,馬上停止抽插,憐香惜玉的抱住吳麗珍,並
在她臉上輕吻著。

    良久,吳麗珍只覺得小穴里,被一根火熱熱的大雞巴插著,雖然有點裂痛的
感覺,但有股漲滿酸趐麻的暢感,襲擊在她的心頭,使她羞愧得閉著雙眼,並微
微的掙紮起來,微微的扭動屁股。

    林明堂見吳麗珍在掙扎著,扭動著,知道她已經恢復過來。於是他緩緩地抽
動著大雞巴,慢慢地一進一出的抽插起來,他的嘴巴也跟著去吮吸著吳麗珍的粉
乳。

    不久,吳麗珍漸漸地感覺到那股裂痛已經消失,現在反而是有一股酸酸麻麻
的騷癢起來,她的粉乳被吻得心頭趐趐麻麻的癢了起來。她騷癢得慢慢流出了淫
水,使得林明堂的大雞巴更加容易的插插了。

    林明堂的大雞巴慢慢地抽出,緩緩地插入,漸漸地把吳麗珍插出味道,淫水
也跟著津津流了出來,把整小穴陰道流得濕淋淋的,滑滑的,使得林明堂感到大
雞巴的進出很順利,但他還是不敢大力的抽插,怕再弄痛吳麗珍的小穴。

    此時的吳麗珍已是嘗到了抽插舒爽的滋味,林明堂的緩慢抽揮,不但不能制
止她的騷癢,反而有點難過。

    現在的吳麗珍,是急需林明堂大力的抽插著她的小穴,才會感到痛快,可是
她又不好意思說出來,只得自己挺著屁股,扭動著屁股,讓她的小穴里穴心,能
又快又大力的被大龜頭頂撞著。

    吳麗珍自己這樣的扭動,不斷的擡高屁股,把自己弄得騷癢難過,小嘴又忍
不住的淫叫起來∶

    「喔┅┅喔┅┅哥呀┅┅你┅┅真的┅┅插進去┅┅哎┅┅唷┅┅我┅┅怎
麽辦┅┅哎┅┅喲┅┅妹妹┅┅是你的人┅┅哥┅┅哥┅┅你┅┅一定┅┅要娶
我喔┅┅喂┅┅不然┅┅人家┅┅作鬼┅┅也不會饒你的┅┅哎┅┅唷┅┅」

    林明堂抽插正在舒爽之時,聽到吳麗珍說要嫁給他,叫他一定耍娶她,他高
興的眉開眼笑說∶

    「哦┅┅好妹妹,我一定會娶你的,你不用害怕,好好的跟我在一起,我會
好好的愛你,我的好妹妹。」

    「哎┅┅唷┅┅妹妹┅┅既然┅┅是你的人┅┅嗯┅┅哼┅┅人家┅┅要讓
你┅┅快樂┅┅人家┅┅要好好的┅┅給哥哥玩┅┅讓哥哥玩得痛快┅┅喔┅┅
喔┅┅好嘛┅┅哥哥呀┅┅你大力插吧┅┅哎┅┅喂┅┅妹妹┅┅就讓你┅┅插
個痛快┅┅喔┅┅喔┅┅插吧┅┅大力插吧┅┅哦┅┅呀┅┅」

    林明堂想不到吳麗珍會加此的爽快,使他喜欣若狂的大力地抽插起小穴,把
一個初經人道的吳麗珍,插得咬牙切齒地嬌聲淫叫著∶

    「哎┅┅唷┅┅哥呀┅┅我的┅┅好哥哥┅┅盡量插吧┅┅插死妹妹吧┅┅
喔┅┅呀┅┅反正┅┅妹妹已經是┅┅你的人┅┅隨便你┅┅怎樣插┅┅哎┅┅
喲┅┅最好┅┅把妹妹┅┅插死算了┅┅哎┅┅唷┅┅喂┅┅呀┅┅好美┅┅好
美哦┅┅哥哥呀┅┅人家┅┅好┅┅好爽快┅┅喔┅┅喔┅┅」

    「哎┅┅呀┅┅對了┅┅就這樣┅┅就這樣┅┅哎┅┅喲┅┅我的┅┅好哥
哥┅┅親哥哥┅┅對了┅┅喔喔┅┅哦┅┅插吧┅┅人家┅┅美┅┅美死了┅┅
哎┅┅呀┅┅爽┅┅爽死了┅┅哎┅┅唷┅┅喂┅┅呀┅┅」

    「哎┅┅哎┅┅唷┅┅親哥哥┅┅大力插吧┅┅喔┅┅喂┅┅插死┅┅妹妹
吧┅┅哎┅┅唷┅┅喂┅┅呀┅┅妹妹┅┅快死了┅┅哦┅┅呀┅┅妹妹┅┅快
忍不住了┅┅快死┅┅給你了┅┅哎┅┅喲┅┅哎┅┅呀┅┅妹妹┅┅死了┅┅
喔┅┅喔┅┅丟了┅┅哎┅┅喲┅┅丟了┅┅」

    小穴里一股強勁的陰精猛力地直射在林明堂的大龜頭上,把整個小穴流得漲
滿,並順沿著小穴流出來,流得吳麗珍屁股底下床褥,濕淋淋地一大片血紅色的
陰精,吳麗珍的人也舒爽得無力地癱瘓在床上。

    這時正在起勁抽插的林明堂,見到吳麗珍出了陰精,軟弱無力的躺在床上,
使他抽插起來,感到沒有勁道,非常的乏味。於是他改以逸待勞的方式,慢慢地
去抽插著小穴,雙手在吳麗珍粉乳上揉摸著,希望再度引燃起吳麗珍的慾火。

    不久,軟弱無力的吳麗珍,又被林明堂的挑逗,點燃起慾火,又有力氣地接
受林明堂的挑戰。她慢慢地又挺起屁股,扭動著屁股,雙手緊緊的抱住林明堂,
對著林明堂的嘴,主動地伸出香舌去與林明堂熱烈的親吻著。

    林明堂見吳麗珍又淫蕩起來,激起了他的幹勁,已是在埋頭苦幹著,猛力的
抽、大力的插,漸漸地把吳麗珍插得淫蕩的叫起來∶

    「喔┅┅喂┅┅呀┅┅明堂┅┅我的┅┅哥┅┅親哥哥┅┅哎┅┅唷┅┅你
真能幹┅┅你插得┅┅人家┅┅美┅┅美死了┅┅哎┅┅唷┅┅喂┅┅妹妹┅┅
愛死┅┅你了┅┅」

    一個初嘗禁果的女人,被她嘗到了兩性作愛那股暢感及出了陰精那股樂昏昏
的快感。此刻的吳麗珍已經嘗知了味,現在她比第一次出了精還要淫蕩。她不停
地用力的上下挺著屁股,不斷地猛力去扭動著屁股,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屁股,
去配合林明堂的抽插。

    林明堂見到平時文文靜靜的吳麗珍,想不到插起小穴來,會是這麽的淫蕩,
把他盪得周身神經起了暢感,這份暢感增添了他一股勇猛抽插的勁道,他已勇猛
的抽插著吳麗珍的小穴。

    這時的吳麗珍是周身流滿著汗水及不斷的顫抖,雙手緊緊抓住枕頭,頭部不
停的擺動著,全身也跟著不斷大力扭動,小腿是在半空中飛舞著,小嘴中也淫蕩
的大聲喊了起來∶

    「哎┅┅唷┅┅我的┅┅好哥哥┅┅親哥哥┅┅喔┅┅喔┅┅你┅┅你插死
我了┅┅插得我┅┅美┅┅美死了┅┅哎┅┅喲┅┅喂┅┅呀┅┅人家┅┅好快
活┅┅哥呀┅┅我的┅┅喔┅┅呀┅┅好哥哥┅┅哦┅┅哦┅┅」

    「哎┅┅呀┅┅人家┅┅愛死┅┅你了┅┅哎┅┅唷┅┅親哥哥┅┅你┅┅
插得┅┅人家┅┅爽┅┅爽死了┅┅喔┅┅喔┅┅人家┅┅不能┅┅沒有你┅┅
哎┅┅喲┅┅喂┅┅呀┅┅妹妹愛死┅┅哥哥了┅┅哦┅┅喂┅┅我的哥┅┅我
的大哥哥┅┅哎┅┅呀┅┅美死我了┅┅」

    「哎┅┅哎┅┅唷┅┅明堂┅┅好哥哥┅┅哎┅┅呀┅┅妹妹┅┅快了┅┅
快不行了┅┅妹妹┅┅好愛你┅┅哎┅┅唷┅┅喂┅┅呀┅┅妹妹┅┅不能┅┅
沒有你┅┅請你┅┅不要┅┅離開┅┅妹妹┅┅哦┅┅哦┅┅」

    「喔┅┅喔┅┅妹妹┅┅快了┅┅快了┅┅快要了┅┅哎┅┅喲┅┅喂┅┅
呀┅┅要給你┅┅插死了┅┅我的┅┅大哥哥┅┅再用力┅┅把我┅┅插死┅┅
算了┅┅哎┅┅呀┅┅人家┅┅真的┅┅不想活了┅┅快┅┅快┅┅用力┅┅」

    林明堂被吳麗珍大力扭動,及淫言淫語的嬌叫聲,刺激得周身神經,幾乎快
要崩潰了,此刻他也舒暢得喊了起來∶

    「喔┅┅妹妹┅┅我的┅┅麗珍┅┅妹妹┅┅我的┅┅好妹妹┅┅你┅┅好
淫┅┅好盪┅┅盪得┅┅我┅┅好美┅┅好爽┅┅好愛你┅┅我也┅┅快了┅┅
快丟了┅┅等等我┅┅讓我┅┅死在┅┅你的小穴吧┅┅哦┅┅呀┅┅等我┅┅
快了┅┅」

    「哎┅┅喲┅┅哥哥┅┅妹妹┅┅快不行了┅┅真的┅┅忍不住了┅┅好哥
哥┅┅你┅┅哎┅┅呀┅┅快一點┅┅妹妹┅┅快了┅┅哎┅┅喲┅┅不能┅┅
等了┅┅親哥哥┅┅哎┅┅唷┅┅喂┅┅呀┅┅妹妹┅┅喔喔┅┅我不行了┅┅
哎┅┅呀┅┅出來了┅┅哎┅┅喲┅┅我丟了┅┅哦┅┅呀┅┅死了┅┅哎┅┅
哎┅┅唷┅┅丟死人了┅┅」

    又是一股濃濃強勁的陰精,衝擊在林明堂的大龜頭上,把正在緊要關頭,正
在舒暢的林明堂,衝擊得趐麻地整個崩潰了,徹徹底底的崩潰,忍不住的背脊一
涼,精關一松,噴了一股一股又濃又硬又燙的處男陽精,猛擊在吳麗珍的小穴里
的穴心。

    剛出了陰精的吳麗珍,被一股又一股的強勁陽精,猛擊在她的穴心上,使她
整個人更加舒爽得樂了昏死過去。

    第一次出了陽精的林明堂,也勞累過度的舒暢地,把著吳麗珍那身柔嫩的粉
軀睡了下去。

    天色大亮之時,吳麗珍首先醒來,見到兩人此刻赤裸裸的情形,直羞得臉紅
耳赤,但是事情已發生了,只好面對事實,把林明堂搖醒過來。

    林明堂正在甜睡中,被吳麗珍搖醒過來,迷迷糊糊地又抱住吳麗珍,雙手在
她的嬌軀撫摸起來。吳麗珍見林明堂又再胡來,在他的肩膀打了一下,並對他說
道∶「喂!明堂,別再胡鬧了,我有話跟你說,不要亂來了。」

    「哦!好妹妹,是什麽事,你說呀,我聽你說。」林明堂嘴說著,雙手並不
停的在吳麗珍身上撫摸著。

    吳麗珍滿臉愁容的對林明堂說道∶「明堂哥!我們已發生了關係,你說我們
該怎麽辦呢?」

    林明堂毫不考慮的說道∶「好妹妹!當然是結婚嘛!還有什麽辦法可想。」

    「哼!你說得倒方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父母反對我與你交往,現在你又
沒有事業基礎,想要與我結婚簡直比登天還難。」

    「哦!照你這麽說,我們該怎麽辦呢?」

    「依我看來,你要去努力創一番事業,等你事業有成之時,我再與我父母遊
說,我們的婚事才有希望。」

    「哼!想不到你父母是欺貧重富之人,不過為了你及不願被你父母瞧不起,
我一定會努力的去創一番事業。」

    「林明堂,對不起,其實我父母也是為了我好,他們怕我嫁一個窮老公,以
後會過著苦日子。不過我耽心你不知道什麽時候,才會創出一番事業,又害怕你
有了事業之時,會把我拋棄不再愛我。」

    「哎呀!我的好妹妹,你在說什麽嘛,我們交往已有五年了,難道這份感情
還不夠深厚嗎,今天我確實很愛你,為了你,不管怎樣吃苦,我一定努力去創一
番事業,我可以發誓義愛你的心永遠不變,可是我也怕你將來會變心。」

    「唉!明堂哥!我的人都是你的,我怎麽會變心呢?不過為了讓你放心及不
要你對我猜疑,我可以對天發誓,如果我吳麗珍將來變心不再愛你,以後一定會
不得好死,坐車子一定會出禍而死。哥哥,這樣子你可以放心了吧!」

    「哦!我的好妹妹,跟你開玩笑而已,何必咒了這麽大的重誓,聽了你這個
重誓,也表示你對我的愛不會變,我一定會努力去工作,才不會枯負你對我這一
番愛我之心。」

    「哥哥!只要你努力去作,我會好好等你成功的那一天,與你結為夫妻。」

    「我會的,謝謝你對我這麽好。」

    林明堂對吳麗珍的愛心,感激的緊緊抱住吳麗珍雪白柔嫩的粉軀,大力的撫
摸著,猛力的吻著,又把吳麗珍引起春心蕩漾,整個人又騷癢起來。

    不久,林明堂將吳麗珍側臥,自己面對著她,右腿插入她的左腿下,微微向
上突,使她的小穴張開,移近身子,將他那根堅硬的大雞巴,抵住在小穴的洞口
上。

    大龜頭這樣有力的頂住了陰核,直把吳麗珍頂得淫水猛流,震得人二神經一
顫,周身發抖,緊緊擁抱,嘴唇相接,下體互相緊貼磨擦,兩個人呼吸也漸漸地
急促起來。

    「哥哥,吻我┅┅」

    接著香舌巧送不停的在少平口內動著。

    「好哥哥┅┅我心裡癢死了┅┅」

    此時林明堂見吳麗珍春情發動,浪態嬌媚,本已衝動得不能把持,但他仍沈
著氣,像是無事般的挑逗著吳麗珍。

    「我的好妹妹,你哪裡在癢呢?」

    「哼┅┅哥哥┅┅壞死了┅┅哼┅┅我不來了┅┅」吳麗珍像似生病般的不
停呻吟著。

    「哦!你說我壞,那我就拔出來吧!」

    林明堂說完,將頂住陰核上的大雞巴「滋」的一聲抽出,並且反身平躺著,
眼眼看著天花板。

    「啊┅┅呀┅┅哥呀┅┅好哥哥┅┅不行呀┅┅難過死了┅┅裡面像是┅┅
螞蟻在爬似的┅┅好癢哦┅┅癢死人了┅┅」

    吳麗珍浪得滿臉急迫的樣子,銀牙咬著下唇,一副飢餓難過的樣子,也不顧
羞恥的,伸出嬌嫩的玉手,就握住了七寸長的大雞巴,兩個豐滿雪白柔嫩結實的
玉乳,在林明堂身上磨動。

    「哎┅┅唷┅┅好哥哥┅┅親哥哥┅┅給我吧┅┅妹妹┅┅難過┅┅哎┅┅
哎┅┅唷┅┅呀┅┅」吳麗珍說到這兒,羞愧得說不下去。



(3)

    「你說什麽?叫我好聽的。」

    「哼┅┅人家┅┅已經┅┅叫你┅┅哥哥┅┅啦┅┅」

    「不行,我還要聽!」

    「哎┅┅我的┅┅親哥哥┅┅快呀┅┅」

    「快什麽呢?」

    「哎┅┅喲┅┅我的┅┅心愛┅┅哥哥┅┅小┅┅妹妹┅┅哎┅┅呀┅┅真
的┅┅」

    「哦!真的怎麽樣?」

    「哎┅┅唷┅┅人家┅┅說┅┅不出口┅┅」

    「說不出口,我怎麽知道知道?」

    「哎┅┅呀┅┅妹妹┅┅難過死了┅┅要哥哥┅┅」

    「要哥哥的什麽呀?」

    「嗯┅┅哼┅┅人家┅┅要┅┅要┅┅要哥哥┅┅哎┅┅呀┅┅哥哥的┅┅
大雞巴┅┅啊┅┅羞死人了┅┅」

    吳麗珍說完,已羞得粉臉飛紅,臉猛貼近林明堂的胸前,頭再也擡不起來。

    林明堂怕真的羞著了她,一個挺身將吳麗珍壓在身下,分開她兩條玉腿,提
起大雞巴,用大龜頭在她的小穴陰核上磨動。

    「哎┅┅唷┅┅心肝┅┅哥哥┅┅喔┅┅好哥哥┅┅嗯┅┅哼┅┅我要┅┅
我要┅┅哎┅┅呀┅┅人家┅┅要你┅┅插進去┅┅」

    林明堂這才撥開陰唇,慢慢的往裡送,吳麗珍已迫不待急的挺高著小穴往上
迎去。林明堂感到吳麗珍小穴內熱熱的,緊挾著正向里挺進的大雞巴,異常的舒
服,他剛插進去一半,吳麗珍像讚美似的呼了一口氣,更加用力的擡高屁股住上
迎著大雞巴。

    「啊┅┅呀┅┅」

    只聽她一聲驚呼,原來剛才她用力的一擡,粗大的雞巴全根盡入,直頂得她
的穴心微顫。

    吳麗珍紅著臉,望著林明堂媚眼含春的笑著,屁股又在下面轉動起來,林明
堂見她如此媚浪,亦挺動著屁股,輕輕地抽插起來。

    此時的吳麗珍,只樂得眉眼含笑,口角生春,小屁股不停的轉動著,小嘴嬌
笑著叫道∶

    「哎┅┅唷┅┅好哥哥┅┅心肝┅┅雪┅┅雪┅┅頂到了┅┅┅妹妹的┅┅
穴心了┅┅玩得┅┅人家┅┅真舒服┅┅哎┅┅喲┅┅人家┅┅好美哦┅┅」

    林明堂見她淫浪得可愛,猛然的用力抽插,插得吳麗珍死去活來的叫著∶

    「哎┅┅哎┅┅唷┅┅哥呀┅┅親哥哥┅┅喔┅┅喔┅┅喂┅┅妹妹┅┅美
死了┅┅人家┅┅沒命了┅┅親愛的┅┅大雞巴┅┅哥哥┅┅嗯┅┅哼┅┅」

    「好┅┅好┅┅好舒服嗎?」林明堂一邊抽插著一邊問著吳麗珍。

    「哎┅┅喂┅┅舒服┅┅妹妹┅┅舒服透了┅┅哎┅┅唷┅┅喂┅┅呀┅┅
小穴心┅┅給頂住了┅┅趐趐的┅┅唔唔┅┅麻麻的┅┅酸酸的┅┅哼┅┅」

    「喔┅┅哥哥┅┅也很舒服┅┅妹妹┅┅要不要┅┅大力的插┅┅快一點的
插┅┅」

    「要┅┅要┅┅要再重┅┅一點┅┅大雞巴哥哥┅┅插死┅┅浪妹妹吧┅┅
哎┅┅唷┅┅喂┅┅呀┅┅」

    「好┅┅那我就猛力的插了┅┅」林明堂說完,將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屁股
上,非常猛力又快速的抽插起吳麗珍的小穴來。

    「哎┅┅呀┅┅對了┅┅哥呀┅┅哎┅┅唷┅┅喂┅┅呀┅┅大雞巴┅┅爺
爺┅┅就這樣┅┅就這樣┅┅哎┅┅哎唷┅┅我的┅┅天呀┅┅插死人了┅┅」

    吳麗珍小嘴淫叫著,小屁股也跟著猛搖著。

    「哎┅┅喲┅┅好哥哥┅┅這一下┅┅可要┅┅妹妹┅┅的命了┅┅喔┅┅
喔┅┅哎┅┅呀┅┅快停┅┅快快停┅┅大雞巴┅┅爺爺┅┅哎唷┅┅喂┅┅人
家┅┅快忍不住了┅┅」

    林明堂知道她耍泄了,忙用力的將大龜頭緊緊頂住穴心。

    「哎┅┅哎┅┅唷┅┅妹妹┅┅忍不住了┅┅不行了┅┅喔┅┅喔┅┅要丟
了┅┅丟了┅┅」

    吳麗珍嘆出一口氣,像是泄了氣的皮球,周身軟綿綿了,挾著林明堂的玉腿
也軟下來了,有氣無力的躺在床上。

    此時林明堂緊緊的摟住吳麗珍,大雞巴感到小穴裡面在一陣陣的抽動,緊吸
著大龜頭,舒服透頂了。

    良久,吳麗珍微微的張開美目,唇角微微地向上翹,露出了甜美的笑意,凝
視著俯在身上的林明堂道∶

    「親哥哥,剛才太舒服了,靈魂像飛走了,在空中飄得太美了。」

    「妹妹舒服了,那我怎麽辦呢?」

    這時吳麗珍才感到小穴中有點發漲,那根堅硬的大雞巴,還在小穴裡面一跳
一跳的跳動著。

    「嗯┅┅好哥哥┅┅你太厲害了,妹妹差一點給你插散了。」

    「哦┅┅妹妹,你說我厲害,什麽厲害?」

    「哼┅┅不來了┅┅你又在羞我了┅┅死像┅┅人家┅┅不知道┅┅羞死人
了┅┅」

    「好呀!你說不說?」

    林明堂猛力的抽插了兩下,大龜頭緊緊地頂住吳麗珍的穴心磨動著,直頂得
她心裹發顫,忙大叫著∶

    「哎┅┅呀┅┅不要這樣┅┅我說┅┅我說┅┅」

    「好!快說。」

    「嗯┅┅哼┅┅是┅┅是┅┅是哥哥的┅┅你的┅┅那個┅┅那個┅┅壞東
西┅┅就是┅┅大雞巴┅┅厲害┅┅哎┅┅」

    吳麗珍伊伊唔唔的說完後,粉臉通紅,羞得忙閉上了眼睛。

    「哼!你還沒有說完,妹妹怎麽樣了?」林明堂故意又抵著她,要她說。

    「喔┅┅喔┅┅好嘛┅┅我說。妹妹的┅┅小穴┅┅被大雞巴┅┅哥哥┅┅
插散了┅┅哎┅┅呀┅┅壞東西┅┅故意羞人┅┅羞死┅┅妹妹了┅┅哦┅┅」

    吳麗珍粉面通紅的,但又經不起他的輕狂,終於說了出來,只樂得林明堂喜
喜的笑出聲來。

    吳麗珍被他笑得羞愧地,不甘願的輕打他一下道∶「哼!壞哥哥┅┅你好壞
哦┅┅壞死了┅┅」

    林明堂滿意的笑了,又再度抽插起來。

    這時的林明堂像脫疆的野馬,發狂的上下抽動了一百多下,靜止的吳麗珍又
再度泛起高潮。

    「哎┅┅喲┅┅哥呀┅┅親哥哥┅┅你又逗得┅┅妹妹┅┅又浪起來了┅┅
好癢哦┅┅重一點吧┅┅喔┅┅」

    「好嘛!你不怕死,我就重重的插了。」

    說著林明堂大力猛插,大龜頭在小穴中,猛烈的撞擊著穴心,撞得吳麗珍周
身陣陣的發癢,全身的顫抖,又浪哼了起來。

    「哼┅┅呀┅┅妹妹的┅┅親哥哥┅┅這一陣┅┅好舒服┅┅哎┅┅哎┅┅
呀┅┅我的┅┅大雞巴┅┅爺爺┅┅哦┅┅」

    林明堂知道她又要泄了,忙又重重的抽插。

    這時吳麗珍的頭髮散亂在床上,頭部在兩邊擺動,銀牙緊咬,兩倏玉臂纏著
林明堂的腰,一副饑渴的神情。

    「哎┅┅呀┅┅喂┅┅妹妹的┅┅穴心┅┅又被┅┅妹妹的┅┅小祖宗┅┅
大龜頭┅┅撞到了┅┅哎┅┅唷┅┅喂┅┅呀┅┅撞得┅┅人家┅┅美死了┅┅
麻死了┅┅爽死了┅┅喔┅┅喔┅┅呀┅┅我的┅┅心肝┅┅爺爺┅┅快了┅┅
快了┅┅妹妹┅┅快被撞死了┅┅快要忍不住了┅┅哦┅┅呀┅┅」

    林明堂感到大雞巴一陣酸麻,本想強忍著欲泄的陽精,但是眼看吳麗珍可憐
可愛的嬌模樣,及鼻孔哼出的浪聲,真怕她會受不住,於是連挺了幾下,只感到
不由自主的打個冷顫,一股強勁的陰精直泄噴著穴心,兩個人軟得像什麽一樣,
緊緊的摟住對方。

    從此之後,兩人一有機會,就偷偷地溜來別墅幽會,過著你濃我濃,卿卿我
我的快樂日子。

    可是好景不常在,他們倆人之事被吳麗珍的父親知道了,她父親非常生氣的
把吳麗珍送去美國留學,而林明堂也去一家貿易公司做事,他們兩人就這樣分開
來,未曾有機會再貝面。

    起先吳麗珍在美國二、三天就寫一封情書,與林明堂互訴衷情,漸漸地改為
一個星期寫一封信給他,再來改為二個星期一封信,慢慢的變成一個月一封信,
不到半年的時間,竟然音訊全無。

    在台灣的林明堂,一直堅信吳麗珍是愛著他的,因為她曾對他發過重誓,如
果她變了心,會被汽車撞死,讓剛出社會純正的林明堂深信不疑,可能她是學業
繁忙或是發生什麽意外之事,才沒有寫信給他。

    所以在台灣的林明堂,怕她發生了什麽意外,很著急的寫了好幾封信去給吳
吳麗珍看她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隔了好久,吳麗珍才寄來一封信及一張照片。

    當林明堂迫不待急的打開信看完之後,整個人像發瘋似的痛苦地傷心大哭起
來。

    原來吳麗珍寄來的信,告訴林明堂說,她的父親極力反對他們的婚事,而且
依林明堂此時的困境,不可能一下子登天,滿足她父親的胃口,所以她再三的考
慮,長痛不如短痛,毅然的決定與他分手,現在已經和一位她父親介紹的,年青
瀟灑英俊有為的博士結婚,並寄了一張結婚照片給他,叫林明堂把以前的事情忘
掉,再去找一位賢淑的女孩子結婚,請他以後不要再寫信去騷擾她的生活。

    林明堂經過這一次的打擊,曾經意志消沈了一段很長的時間,簡直是恨透了
女人,心中已沒有情感可言,把一個純潔善良的他,整個人的思想與作法,作了
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他現在已沒有那種對女人純純的愛了,反而是想如何去玩
弄女人,去報復女人的心態。

            ※        ※        ※        ※        ※

    某一天,林明堂閑來無事,在家中看報紙,看到報紙的廣告欄上,有一則讓
他感到好奇的廣告。

    報紙的廣告上面印著∶「誠徵大學畢業、身體健壯、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以
上、英俊瀟灑,未婚的男導遊,無經驗亦可,保證月入數萬元。如有意者,請電
XXXXXXX號連絡。」

    林明堂是個大學畢業生,身高一百七十八公分,他自信長得還可以,而且自
己還沒有結婚,剛好符合報紙上應徵的條件,何況那份優厚的月薪,深深的打動
了林明堂的心。

    於是林明堂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拿起了電話,依照廣告上所刊登的電話,
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後,對方傳來了一陣甜美的女人聲音說道∶「喂,這裡是XX旅行
社,請問你找誰?」

    「哦!小姐,對不起,我是看到報紙廣告,想要應徵的。」

    「喂!先生,你是要應徵的嗎?那麽報紙上廣告的條件,你有仔細看過嗎?
條件你符合嗎?」

    「是的!小姐,我已詳細看過,條件我都符合。」

    「那好,你有誠意要應徵的話,請來我們旅行社,當面詳談。」

    「我是誠心要應徵的,請小姐告訴我地址,我馬上過去與你詳談。」

    「好吧!地址你記好,新生北路X段X2號XX大樓七樓A室,記得帶身份
證及大學畢業證書來。」

    「哦!小姐,謝謝你,我已記好住址,我會將證件帶去,現在我馬上過去見
你,再見!」

    「好!你馬上過來,我等你,再見了!」

    林明堂掛斷了電話,馬上換好衣服,騎著摩托車去到應徵的地點。

    他到了應徵的旅行社,在門邊按了電鈴,裡面一位小姐來開門。

    林明堂進去之後,一看辦公室的情形,整個人發楞起來。原來這辦公室是小
套房式,裡面擺了兩張辦公桌,一座沙發,這種不成樣的辦公室,能讓他月入數
萬元嗎?他心底不由懷疑起來。

    這時那位小姐請他坐下後,對林明堂說道∶「先生,你是來應徵的嗎?」

    「是的,我是來應徵的。」

    「好,請你先把身份證及大學畢業證書給我看。」

    於是林明堂從身上拿出身份證及大學畢業證書,拿給了那位小姐。那位小姐
看過後,很滿意的對他說道∶

    「林先生,你的條件很符合我們的需要,不知道你願不願意為我們旅行社工
作?」

    「哦!看廣告上的待遇那麽優厚,我是很願意去作,但是我沒有工作經驗,
不知道能不能勝任?」

    「這個嘛!你不必耽心,只要你願意為我們工作,我們會教你如何去做,依
你的條件,我想待遇不止月入數萬元。」

    「哦!我到現在還不明白,不知道導遊的工作性質是如何?為什麽會有這麽
高的待遇?」

    那位小姐被林明堂這麽一問,不由得好笑起來,並對他說∶「你不要跟我開
玩笑了。你是真的不知,還是明知故問。」

    林明堂滿臉霧水的說著∶「小姐,這有什麽好開玩笑的,我是真的不懂,才
要問你。」

    那位小姐見林明堂說得這樣認真,知道他是個涉世未深的男人,真正不知道
他們導遊的工作性質,對他曖昧的笑道∶

    「林先生,對不起,我不知道你真的不知道導遊的工作性質。現在我就告訴
你吧,我們旅行社男導遊的工作性質,是專門陪伴一些有錢的寂寞女人去四處遊
玩,如果她們想要與你作愛,你也要犧牲色相去滿足她們的慾望。你陪伴她們的
代價很高,每天以萬元計算,假如你能讓她們滿意的話,小費有時比陪伴她們一
天的代價還要多,所以說月入數萬元,並不是誇張其詞,這種工作性質,不知你
是否願意去作?」

    林明堂這時才知道男導遊是一個比較好聽的名詞,說得比較難聽的,應該是
男妓,是專門犧牲色,去陪伴女人作愛的男人。

    這時的林明堂對女人是恨透了,又急須一筆創業基金。這種工作不但可以玩
弄女人,又可以以賺到不少金錢,做為他的創業基金,可說是一舉兩得。

    於是他下定決心,要去做男導遊,要好好的去玩弄女人,等賺到了他心目中
的創業基金,他就洗手不幹。




















0.020496129989624__us__en-us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