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眷村的經驗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拉了拉忠年衣服,小聲問說,那你沒跟你媽媽說嗎,叫她不要在這邊洗澡就好了,忠年嘆口氣說,阿豪,我家只有這個地方可以洗澡,早在我出生前,我媽就被看光了,那幾個老竽仔說,我媽年輕時的身材是全村最好的,她大著肚子洗澡時,老竽仔說這巷子擠滿了男人在看,大家都沒看過大肚子的女人洗澡,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沒多久,只見阿姨她們三個有說有笑的端了盤子回廚房,在三個女人的努力下,盤子一下就清洗好了,這時我們看見瓦斯爐上開始燒著兩大桶開水。

老竽仔一看才開始燒水,於是就帶領一行人魚貫的往巷內別家後院搜索,只見老竽仔跟老獵犬一樣靈敏,才一下子就停在其中一家的後院,比了個住嘴的手勢,突然間,我們看見一個眷村大姊般的女人出來後院,也接了一條水管,我真佩服她洗冷水,只見她把廚房通後院的門關起後,就很快的脫光了衣服,哇塞,真的是冷豔型的,修長的身子,兩顆竹筍形的奶子,圓翹的屁股,三角形的陰毛,好像有修剪過,我們一票人不吭氣的看著,我的心臟咚咚咚得跳著,她好像在洗戰斗澡,沒一下子功夫就洗完了,然後全身赤裸的做著體操,做完後穿上內褲,短褲與外衣,沒戴奶罩的就回客廳去了。

我心想,嘩,軍人子弟就是厲害,今天開了眼界,這時老竽仔把握時間,馬上轉頭就往回走,到了忠年家後院時,只見周伯伯正要提著熱水往水桶裡面倒,倒了兩桶後,周伯伯走到後院子旁的馬桶邊上廁所,只見他短褲一拉,一隻大肉棒彈了出來,然後面對著廚房小便,簾子未拉起,看得我們三個小子暗暗羨慕,就在周伯伯一股尿注直噴蹲式馬桶時,我媽媽剛好到廚房倒開水喝,透過廚房玻璃與周伯伯的大肉棒面對面相迎,只見我媽媽羞紅了臉,但是胸前兩顆大奶頭卻在溼透的運動衫上更明顯挺了起來,媽媽還是把水倒滿,當著周伯伯的面喝了下去後,把杯子放到洗碗槽內才快步走開。

這時周伯伯尿完了,但遲遲不收回大肉棒,他把肉棒捧著,努力的塞進他的短褲裡,原來那跟大棒子已經漲得硬梆梆的,這一幕我與志明,忠年都看見了,等周伯伯進了廚房內走進客廳,老竽仔說話了,那個女的是故意的,今天晚上這對男女一定有事,還有,忠年ㄚ,妳媽媽昨天應該已經有事了。
只見我們三個小子頭都低低的,忠年與志明都點點頭。

我好奇的問志明,真的嗎? 志明點頭說,昨天他與忠年兩個聊到很晚,結果大人們已為他們兩個睡了,就在客廳做了起來,他們兩個躲在廚房外,偷偷的看了全部的過程,志明說他爸爸有夠神勇,忠年也點頭稱說她媽媽好久沒有那麼開心的笑過了,這時,志明眼睛一亮的說,今天晚上再加一個妳媽媽,我們可以大飽眼福了,我笑笑的推了推他,表示贊同。

這時,好戲開始上場了,只見三個女人有說有笑的走到後院子,最後一個是周媽媽,她沒有把廚房門關上,接著大姨就進了木屋脫衣服,並叫媽媽把衣服脫給她,她要收好免得濺溼,很快的大姨就光著身子走了出來,我呼了一口氣,哇,真大,起碼38吋,屁股也超大,陰毛多的簡直嚇死人,接著媽媽也脫光了,但是她背對著廚房,怕被周伯伯看到,可是這樣子卻正對著我們,我聽見志明與忠年輕呼了一聲,忠年跟我說,你媽媽的奶子很漂亮,身材很標準,我得意的點點頭,媽媽的兩顆圓滾滾的大奶與大姨的巨乳無法比,但是比起外觀與線條就漂亮多了。

只見周媽媽轉頭看著兩個赤裸的女人,她也很快的脫光了衣服,她的奶子跟我媽媽的差不多大,兩個人的身材幾乎一樣,只聽見她喊著,國強ㄚ(周伯伯的名字),來,幫我們再煮一些熱水,我媽媽大驚失色的喊說,喂,我們已經脫光了,不可以,可是已經太晚了,周伯伯像是早已等在旁邊的把廚房紗門一推,走出來拿兩個已經空的開水壺。

這時大姨與周媽媽兩人走到我媽媽身旁,一左一右把我媽媽架住,轉身回去面對周伯伯,我媽媽扭著屁股說不要,喊著說妳們在幹什麼,話沒說完,周伯伯就把褲子脫了,大肉棒彈了出來,然後一隻手抓著我媽媽的手去握住,另一隻手把我媽媽的腰摟住,我媽媽在周伯伯健壯的手臂下根本無法動彈,這時周媽媽把我媽媽的頭抓著,周伯伯就親了上去,大姨則把熱水一瓢一瓢的往兩人身上澆下去,只見媽媽原來掙扎扭動的身體,在溫水的滋潤與周伯伯厚實的胸脯磨擦下,漸漸的與周伯伯擁著吻了,我們看見媽媽的手開始緊握著周伯伯的大肉棒,周媽媽也放開雙手走到旁邊自己洗澡去了,大姨則拿了一塊肥皂給媽媽,澆了些水,說了聲,妳們兩個洗個鴛鴦浴,幫男人洗澡總會吧。

我媽媽低著頭紅著臉說好,就把肥皂往周伯伯身上抹,接著周媽媽與大姨也過來幫周伯伯抹肥皂,只見四個人身上塗了滿身肥皂,周伯伯嘴巴吻著媽媽,兩手各握著大姨與周媽媽的乳房,不住的揉捏,三個女人則以身體與雙乳代替手掌替周伯伯洗澡,沒多久,大姨就蹲下去含住周伯伯的大肉棒,不住的搖頭抽送口中的陽具,媽媽則搭著周伯伯親密的擁吻,一雙奶子則被周伯伯雙手緊緊的握住,周媽媽則兩手分別伸出指頭插入媽媽與大姨的陰戶,不停的撥弄,只見媽媽與大姨兩個,屁股不住的扭動,嘴巴卻發不出聲音,只能嗯ㄚ嗯的叫個不停,我們幾個在外面都看傻了。

這時,周伯伯示意叫周媽媽沖水,周媽媽就拿起舀水的杓子幫媽媽與周伯伯沖水,沖了十幾瓢後,周伯伯說,昨天晚上妳們兩個都嚐過我的鐵棒了,因此今天我要給好好的給秋蘭一個補償,大家身上太溼,地上太硬,幫我就抱著她幹好了,只見周媽媽與大姨都點頭說好,並走過來扶著媽媽,然後周伯伯把媽媽的兩腿一抬起,大肉棒對準洞穴就插了進去,只聽見媽媽大喊了一聲,唉吆,好痛,周媽媽與大姨兩個相視而笑。

有著周媽媽與大姨的幫忙,周伯伯兩手舉著媽媽的大腿猛幹,結實的屁股上下快速往媽媽的陰戶抽送,只聽見媽媽招牌的唉吆唉吆聲不斷,周媽媽與大姨兩人各伸出一隻手猛揉媽媽的兩顆乳房,媽媽的淫叫聲越來越大聲,變成嗯啊嗯啊的叫個不停,志明推推我,跟我說我爸爸真會幹,你媽媽真會叫,我點點頭,眼睛不離這幕精彩的好戲。

這時周伯伯把媽媽的雙腿舉得高高的靠在自己的胸膛,兩隻手勾著媽媽的脖子,周媽媽與大姨則各扶著媽媽的腰,媽媽整個人懸空被周伯伯粗大的肉棒幹得吱吱叫,漸漸的小巷子內又來了一些人,變得很擠,大家很有默契的都不講話,媽媽不住的呻吟喊叫近乎哀嚎,她一直求周伯伯慢一點,輕一點,太大根了,她快受不了了,但是她越求周伯伯,周伯伯的屁股捅媽媽的陰戶捅得更大力,啪。。啪。。啪。。的響個不停,只見周媽媽與大姨兩人很有默契的把媽媽的兩腿往外拉,好讓媽媽的陰戶全開,周伯伯那根超級大肉棒才能全根盡入。

就這樣猛力的幹了約二十幾分鐘,媽媽被幹得兩手下垂,已經全身無力的任由周伯伯用力的插送,忽然間周伯伯啊的一聲,只見周媽媽急忙把周伯伯的大肉棒從媽媽的陰戶內搶掏了出來,接著好幾注白色的精液噴得媽媽的頭上與臉上,兩顆乳房,肚臍,陰毛上到處都是,靜默幾秒鐘後,周媽媽用手抽送周伯伯的肉棒好讓他的精液滴盡,確定周伯伯已噴得沒有精液後,三個人把媽媽平平的放下,兩腿開開的向著我們這邊,溼黏的陰毛被兩片外翻的大陰唇所覆蓋,陰唇中間還可以看見粉紅的肉穴張著口像在呼吸一樣。

此時大姨趴在媽媽的身上猛舔周伯伯射出來的精液,周媽媽也舉著周伯伯開始軟化的肉棒張口去舔,就這樣舔了約幾分鐘,周伯伯的精液已經舔得乾乾淨淨,於是大姨拉起虛脫的媽媽,幫她把身上沖乾淨後,就帶著媽媽與周媽媽進了小木屋,留下周伯伯把後院的盆子清理乾淨,然後周伯伯全身赤裸的走進小木屋裡面,後院香豔的性遊戲才告一段落。

我們外面這些人全部捨不得離開,都站著不動,只聽見老竽仔嘆了口氣說到,要是能讓我摸摸那女人就好了,現在只能回家打手槍囉,大家全都噗叱的笑了出來,另一個老竽仔說道,走,到隔壁巷子去,那邊有好幾個女人要上演了,於是大夥就隨著兩個老竽仔走了,只留下我們三個難兄難弟,忠年開口了,我們三個現在是兄弟了吧,我與志明哈哈大笑說,有三個當眾表演的媽媽,這下子難做人了。 這時志明說了,阿豪,我們要不要上她們,我毫不考慮的說,要,但是自己的媽媽不要上,上別人的媽媽,免得懷孕後,搞不清楚是誰家的小孩,事情就鬧大了,他們兩個都點頭稱是,於是我們就往一家冰果室去坐在一起,商量第二天如何下手讓自己的媽媽與我們上床了…。

我們三個人在冰果室內吃了好幾份剉冰後還討論不出結果,出了一大堆餿主意,結果不是太過於幼稚不可能實行,就是太過於睏難根本做不到,因為有周伯伯在,根本輪不到我們有機會同時去設計三個人的媽媽,於是我們垂頭喪氣的回到忠年家,準備就此作罷。

進了門後,我們看見三個媽媽都穿得很少的坐在客廳裡聊天,媽媽穿了一件薄睡衣,就是一天到晚穿去鄭伯伯家那件,兩顆乳房與奶頭比早上更明顯,沒穿外褲,雖然睡衣算得上是迷你裙的長度,但是藤椅還是發揮了功能,媽的睡衣只蓋到屁股,幾乎整隻大腿露在外面,我看不到她的內褲,又見到她兩腿靠得緊緊的,我斷定她沒有穿內褲。

周媽媽則穿了一件周伯伯的背心汗衫與寬鬆短褲,背心太大件了,兩掖與領口超低,整顆奶子除了乳頭以外幾乎全都露,雖然她也是兩腿緊靠,但是我可以從腿旁的短褲開口看到腰部底下的屁股側面,大姨則穿了一件肩帶型的白色長睡衣,幾乎是透明的,我看著她的雙乳撐在正前方,兩顆大黑乳頭有夠吸引人,下身由於陰毛太多太濃,就算坐著也感覺出來她肚子底下黑了一塊。

這時我們發覺周伯伯不見了,於是志明問周媽媽說,媽,爸爸去哪? 周媽媽嘆了口氣說,剛剛台北的公司打了長途電話來,說明天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海外買家要來台北看貨,這次的訂單可能影響你爸爸公司今年的盈虧,因此他剛剛開車回台北去了。

我們三個一聽大喜,心想這下子今天晚上有的玩了,於是忠年就說我們還有事要出去一下,三個媽媽都一副很狐疑的樣子,我媽媽說道,你們到底在幹什麼,整個晚上神神秘秘的,我們笑而不答的就閃了。

到了巷口,我們商量的一陣子,如何分開這三個媽媽好讓我們上,想破了頭還是想不出來,於是就決定前往今晚帶頭偷看女人洗澡的老竽仔-金鐵他家(人稱金老爹),找金老爹想法子幫忙,我們很快的去到了金老爹家,他聽完我們的來意,笑了笑說,你們真的要如此,我們三個大聲說是,於是他沉思了一會兒說,我有辦法。

但是你們三個要乖乖的聽我的吩咐,我保證她們三個女人被你們操上後都不知情,我們聽了大喜的點頭說好,金老爹說了,今晚11點半,帶著她們三個到後山練兵台來,到了以後,你們藉故離開一下,然後躲在附近等我的吩咐就行,我沒叫你們再出現,就不要現身,我們三個點點頭說好。

接著我問了什麼是練兵台,忠年說道,後山是軍事管製區,練兵台就是陸軍步兵野外訓練的臨時司令台,晚上都不會有人的。 現在我們回去吧!
於是我們三個就帶著喜悅的心情回大姨家去了。

一進到大姨家的客廳,只見三個女人都很敏感的把腿緊靠併攏,我們也假裝沒事般的陪三個媽媽聊天,越聊越高興,此時已經晚上11點20分了,忠年提議說,今晚月光明亮,我們去夜遊好不好,我與志明兩個馬上說好,並要求媽媽們也去,只見大姨懷疑的問說要去哪夜遊,忠年說後山,大姨說那怎麼行,那是軍事管製區耶。

忠年回說,就是因為是軍事管製區,小阿姨與伯母難得來高雄,才更要帶她們去開開眼界ㄚ,於是媽媽們都點頭說好吧,本來要起身換衣服的,但忠年說拿件外套就好了,三更半夜又沒有外人,況且有我們三個人在怕什麼,於是她們各自拿了一件外套就跟著我們一起去後山。

月光真的很明亮,幾乎跟開著夜燈一樣的明亮,我們邊走邊聊,一下子就到了後山,接著我們往野外教練場走進去,只見到處豎立著軍事障礙物,不久,我們看到了司令台,忠年提議到那邊坐一坐聊天,媽媽們很高興的都說好。

大姨說,她來到這裡讓她很懷念以前約會的時光,都是在暗夜的軍事區內,我們聽了都哈哈大笑,我媽媽說現在小孩誰會來這種連個鬼影都沒有的地方約會,接著沒多久走到了司令台,我們一起坐在司令台邊緣上。

這時,有一陣涼風吹來,我打了一聲噴嚏,我媽媽緊張的為我說,阿豪,你會不會冷,我點點頭說會,於是媽媽就脫下她的夾剋批在我身上,這時,在皎潔的月光下,我可以很輕楚的看見媽媽胸前的兩顆乳頭,此時,周媽媽與大姨也脫下了夾剋給她們的兒子,並說她們大人不怕冷。

我們三個都批上夾剋後,忠年提議說去買個宵夜來吃,順便去去涼意,三個媽媽都同意,於是我與志明就假裝要幫忠年去提宵夜過來,並要媽媽們在司令台這邊等我們,三個媽媽認為她們大人自己作伴,應該不會有危險,就點頭同意了,於是我們三個飛奔的跑離野外教練場,然後轉了一圈,偷偷的回到司令台後面的樹林內。

我們聽見三個媽媽有說有笑的在聊著今晚我媽媽被周伯伯硬上的事情,只聽見我媽媽有點不悅的說,妳們兩個早有預謀,把我羊入虎口,這筆帳,我會記著,接著大姨說,秋蘭ㄚ,妳自己看看妳最後爽成什麼樣子,還好意思罵我們,真不害臊,周媽媽也說,我們兩個抬妳的大腿抬得累死了,硬撐著妳懸空,妳才能那麼舒服,有夠淫的,我媽媽低著頭向周媽媽嬌聲的說,你老公那根太硬太大了,任誰被插都會爽成那樣子,怎可罵我淫,說完,三個女人的笑聲不斷的傳來,此時,教練場的遠處,有幾條黑影慢慢的走過來。

眼尖的周媽媽看見了黑影,笑著說,他們三個動作真快,已經回來了,大姨抬頭望了望,咦了一聲說,不對呀,怎麼多了好幾個人,此時,我們三個聽到大姨說的,就抬頭看了過去,忠年眼睛最好,他說,我的媽呀,有十幾個人,我與志明都趕緊看過去。

果然是一大票人走過來,而且是正對著司令台,我拉了拉忠年的衣服說,萬一不是金老爹,那怎麼辦,忠年答說,不管了,我們現在不可以出現,不然萬一穿幫就慘了,先靜觀其變吧,於是我們三個就默默的注視那一票已經快走近司令台的人。

只聽見周媽媽與我媽媽以越來越驚惶的語氣問大姨說認不認得那些人,大姨也搖搖頭,接著沒多久,十幾個不速之客以半圓形的方式包圍了三個已經嚇得站在台前的女人,他們全都矇了毛巾在臉上,有兩個手上拿著木棍,這時其中有一個帶頭的站出來說道。

兄弟們,你看看我們找到了什麼,我們三個一聽語氣,原來是金鐵假裝的,都鬆了一口氣,但我們沒想到他帶了那麼多人來,這時,大姨說話了,你們要幹什麼,這裡可是軍事區域,我們是住在前面眷村的,你們最好不要亂來,只聽金鐵哈哈一笑說,妳這個賤女人,自己的淫賤樣有多少人都看過了,還不知道,還敢大聲,不想皮癢的話,現在通通給我站到司令台上去。

我大姨又說了,我們的男人馬上會回來,你們最好不要亂來,金鐵又是哈哈大笑說,是剛剛被我們遇到的三個年輕人嗎? 我已把他們綁在樹林子內,好ㄚ,我聽妳的話,現在我們就回去樹林內把他們的生殖器割下來,拿回來給你們當宵夜,說完,十幾個人哄堂大笑,我們從聲音上聽得出來都是老竽仔。

這時,我媽媽與周媽媽都大驚的啊了一聲,大姨的態度馬上軟化,她說,這位大爺,你們千萬別傷我兒子,我們馬上站到司令台上去,說完,大姨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我媽媽與周媽媽也哭著走上了司令台,金鐵哈哈大笑說,原來是妳兒子ㄚ,那其他兩個呢? 我媽媽與周媽媽都哭的回答說,其中一個是我的兒子,金鐵冷笑著說,那今天可以好好的玩了。

明亮的月光下,三個穿著極為誘人與暴露睡衣的少婦站在教練場的司令台上,金鐵發出了命令,妳們三個賤貨聽著,現在不準哭,誰再哭我就跺了誰的兒子的命根子,於是哭聲馬上停止,“把衣服脫掉”,咻咻咻的幾聲,媽媽她們三個人就全身赤裸的站在十幾個老竽仔前面。 “兩手捧著奶子,兩腿打開”,說完,大姨她們就各自一手捧著一個奶子,兩腿張開的站在司令台上,金鐵繼續說道,交互蹲跳20下,我心中暗付,我的媽呀,金鐵把媽媽們當做新兵啦,於是見到大姨子捧著大乳房蹲著兩腿交互蹲跳,聽不懂口令的媽媽與周媽媽也趕緊學著做。

這時,原本圍成半圓形的人已經排成兩三排走近司令台前了,隨著兩腿交互蹲跳的瞬間,一堆人目光集中在三個媽媽兩腿深處的陰戶上,好不容易跳完了,三個媽媽氣喘的很厲害,現在,金爺轉頭看著一夥人喊道,排成三個橫排,只見一下子一票人就排好了。

兩排四個人,一排三個人,加上金鐵剛好四個,金鐵續說,三個賤人下來,一個人選一排,只見大姨她們三個乖乖的下了司令台,三個媽媽氣喘如牛,胸部不斷的隨著喘息而起伏,非常誘人,妳,過來我這排,金鐵向我媽媽下了命令,我媽媽走了過去,金爺一把抓住了我媽媽,把她拉到面前喊了聲,跪下,我媽媽就輕輕跪了下去。














0.018124103546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