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少女降龍(上)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芷容,不到廿歲,個頭恰恰出頭一百六十公分,圓圓臉蛋,束著馬尾,散發青春燦爛的笑容。但看不出她是

柔道三段,且跆拳道黑帶高手。芷容這聽起來像俠女的名字,正是她爺爺,金牌國手葉超群取的。



可是應該愛笑的女孩卻一夕數變,唯一相依為命的爺爺一日暴斃,據葉超群生前知交范雨亭表示,是中了中

國失傳百年的朱砂掌。橫胸一掌皮膚紅腫潰爛,卻不知葉超群生前有何仇家會使此絕傳。



正當她最需要慰藉的時候竟撞見男友馬永航竟和一個女人翻雲覆雨,傷心之餘,留書出走柔道館,言明頂讓

給大師兄吳志學。提著裝得下自己的行李沒入人海中。



正值淩晨十二點卅分,芷容孤獨走在暗巷,累了,她需要休息。可是走岔了路,一時竟找不到投宿之所。迎

面而來了四個混混,內衣短褲,有得叼著煙,與她擦身而過,這時一個老大模樣,頂著光頭,滿面鬍渣,瞄

了芷容一眼。丟個眼色給另三個小弟,而看來最小,而且還戴副眼鏡的瘦弱小子緊張地搖頭說:「不好啦!」。



體型最胖且理平頭的傢夥用力打他一下說:「阿弟!你免驚啦!你還嘸機會開查某,趁這擺。」轉向約一百

九十公分高,卻瘦得像竹竿似混混說:「落腳仔!你蓋顏斗,去!」落腳仔笑笑,將煙蒂一丟,步向芷容。

芷容雖已疲累,但到底練過功夫,他們耳語皆聽得清楚。



落腳仔一搭芷容肩頭說:「小姐,寂寞嗎?」



芷容到底無社會經驗,仍被一嚇,說:「你管我。」



落腳仔笑笑:「我真心請你做朋友,不要拒人千里之外。」



芷容冷冷說:「好狗不擋路。」



這時最胖的肥豬也來,拿一把梳子往平頭一梳,說:「我們來HAPPY一下嘛!做愛有小狗式,很爽喔!」



「無聊!」芷容一轉頭,又遇上光頭老大。



光頭老大偏頭一噴煙蒂,恫嚇說:「乖乖聽話,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這時肥豬在她身後要抱住她,此時芷容身子一滑,搭住肥豬的右手,當下把肥豬摔個四腳朝天。



阿弟驚訝地叫:「柔道。」



落腳仔立刻往她身後襲擊,芷容頭也不回,大喊一聲「呀喝」,右腿自胸前奮力一劈,腳底高攀過頭,正中

落腳仔胸膛,落腳仔立刻地上躺平。



阿弟忙去扶起落腳仔,一面向光頭老大說:「老大!不要打了。」



光頭老大呸了一口,手上多了一條童軍繩,向芷容抽去。芷容眼界奇準,一側身,抓住繩頭,用力一扯,藉

兩力拉鋸騰起身子,不消一秒,右腳重擊老大門面,跌個踉蹌,滿口鮮血。



肥豬見老大、老二下場比自己還慘,心虛想要落跑,那知右腳給繩子一絆,跪地成狗。只好一步一步爬過來

,跪求說:「對不起女英雄,小人有眼不識泰山,放過我吧。」



芷容冷笑:「小狗式不是很爽嗎?」



肥豬連忙陪不是,忽然向芷容身後一瞪,叫:「打她。」



芷容眼一瞟,看到阿弟站在後面約三四步,一臉驚嚇。卻是肥豬聲東不擊西,立刻拔腿就跑。老大、落腳仔

也跟著逃。



芷容迅速逮住阿弟,叫:「再跑我就打死她。」



老大首先停下腳步,肥豬叫說:「老大,不要管他啦!」



老大一拍光頭說:「按捺不夠義氣,算我鐵頭仔衰,輸乎查某囝仔。」



肥豬還想走,卻給落腳仔攔著,不由愁眉苦臉。



芷容怔怔看著阿弟,他身著深藍色的格子襯衫•••



當時,永航就是穿著同樣深藍色的格子襯衫得到她的第一次。不同的是永航肩膀高過她的頭,阿弟卻矮到她的鼻子。



正當阿弟給她看得發毛,芷容忽然情不自禁蹲了下來,拉開阿弟褲鏈,掏出陽具,緩緩伸出舌頭舔他的龜頭。



不但三個混混看得目瞪口呆,阿弟更是腦袋一片空白。



肥豬心想這女人發浪,遊走到她身後,雙手探進她的酥胸,芷容正漸入陶醉,忽然乳房一痛,立即回神,右

肘重擊肥豬右眼,再反身一拳,打到左眼,肥豬立刻變成肥熊貓。



原來肥豬不解風情,玉峰捏過用力,惹來反感所致。芷容在雙峰脫離掌握後,頓有空虛之感。



芷容見三混混逼近,怒氣上升,憑著武功將他們打得鼻青臉腫。



阿弟這時才回過神來,猛覺下體一涼,忙將拉鏈拉上,叫著:「不要打了。」這時大家停了手。



肥豬咒罵:「都是你,才挨打。」



芷容說:「不打了,你們過來。」



大家依言靠近,芷容瞄阿弟一眼,說:「走開,小孩不許聽。」



阿弟邊走邊犯嘀咕:「妳又多大?」



哪知又是一連串慘呼,三混混被打得落花流水,較剛才尤甚。



肥豬摀著肚子罵:「幹!妳說話不算話。」



芷容說:「過來,這次不打你們了。」



落腳仔:「誰相信。」



芷容拾起童軍繩,走向鐵頭前一扔,轉身負手,說:「把我的手綁起來。」



鐵頭一愣,但終究是老大,小心翼翼地走近,一觸手立即將她雙手反綁,深死有變。



肥豬大步走來,一拳重擊芷容小腹,芷容痛得垂腰,叫不出聲。肥豬罵說:「操妳娘的賤貨。」



芷容淺淺一笑,說:「很好,對我下手就不用憐香惜玉。」



肥豬不禁打個冷顫,落腳仔卻從容點了根煙,冷冷一笑。



芷容對老大說:「這地方不適合吧!」



鐵頭說:「到我家。」



芷容說:「那我有個要求。」



「說。」



「幹我的順序,第一個是那個細漢仔,再來是你,落腳仔,和那隻肥豬。」



「依妳。」



芷容被押到鐵頭的家,一處破工寮。到了門口,鐵頭解開了繩子。肥豬嚇了一跳:「老大。」



鐵頭說:「我相信她。」便將阿弟和芷容推了進去,把門反鎖。



阿弟慌得拍門:「老大,做什麼?」芷容這時兩手勾住他的脖子,咬了他耳根說:「細漢仔,沒做過愛啊!

」聽得阿弟骨頭全酥了。



芷容媚了窗外三混混一眼,將阿弟拉到床邊。肥豬摸著下體手淫,說:「我會流出來的。」老大瞪了他一眼

,罵著:「早洩啊!不會忍一忍。」







--------------------------------------------------------------------------------



深藍格子的襯衫



芷容跪了下來,慢慢將他褲子脫了下來,玩摩了一會兒,喝了口水,又將內褲脫去,從龜頭慢慢含進整個雞

巴,一吞一吐,令初經人事的阿弟飄飄欲仙,不由按住芷容的頭,將陽具用力往她嘴裡頂摩。畢竟太嫩,精

液一瀉如注,芷容一飲而盡,喉嚨一波咕嚕,身體向後一仰,長髮往後一拋,美目雙閉極其陶醉。



落腳仔對鐵頭評論說:「可惜穿著衣服,否則這畫面可說A級品。」



接著芷容緩緩起身,深情地看著阿弟,按著他的領子說:「以後見我,穿這件衣服,好不好?」阿弟癡癡迷

迷地說好,深藍格子的襯衫已給芷容卸下,露出比女生還白的肌膚,和一身瘦瘦弱弱的排骨。



芷容嫣然一笑,說:「都沒運動。」



阿弟嗯了一聲。



芷容又說:「替我脫衣服吧!脫(多)福脫(多)壽。」



阿弟依言將她的T恤往上拉,芷容舉高雙手,阿弟仍須踮起腳尖將T恤脫出,畢竟比她矮了一截。阿弟擱了

擱眼鏡,張了嘴打量她的身體,穿著白色無肩胸衣和隱約可見的神秘曲線。芷容又拿他的手往褲裙的腰帶,

教他解開,褲裙順勢滑溜落地,米黃色的內褲黑裡透紅,若隱若現。阿弟喉嚨發乾,頹頭的小弟弟又漸漸勃起。



芷容轉身背對,阿弟會意,將她胸衣鈕釦一解,胸衣一褪,從側面隱約起伏著魔鬼線條,緩緩轉身,一片春

景盡收眼廉。健美有致的身材,豐腴的玉峰,頂著葡萄乾大小的紅暈,看得窗外混混掉了口中香煙,落腳仔

說:「有34。」



阿弟宛見娘親,張大了嘴,一口罩住右乳。滿足地發出滋滋聲響。芷容並沒有因此興奮,只是愛憐地撫摸他

的頭髮,不時親吻他的頭頂。



阿弟親盡了情,弄得對方右乳及自己滿嘴口水,擡頭凝望芷容,孺慕之情深深打動芷容的母愛天性。芷容親

了額頭、鼻子,在他嘴巴深深一吻,又一路往下親吻下巴、喉嚨到胸膛。接著一舉將他抱起,帶到床上,倒

像西門慶抱起潘金蓮去羅帳雲雨。



阿弟床上躺平,怔怔看著芷容,一手撩開芷容秀髮,撫著她臉頰說:「妳長得好像白石瞳喔!」



「誰是白石瞳?」



阿弟臉一紅,忙說:「沒有。」



芷容孜孜一笑,露出一排潔白皓齒,胸膛一挺,將長髮向後一撥,飛揚柔順。也因心情特好,母性盡顯,胸

脯堅挺得英姿煥發。阿弟叫了一聲:「好美啊!」



芷容聽在耳裡,甜在心頭。跪在阿弟右側,左手輕捏阿弟左邊乳頭,玉齒輕叩右邊乳頭,右手引導阿弟兩手

愛撫自己的雙峰,再探進阿弟陰囊下端,不住輕撫。弄得阿弟唧唧哼哼,陽具脹得發紫。



時機成熟,芷容卸去內褲,騎上阿弟下身,陽具套進陰唇,一陣電顫,芷容向阿弟胸膛一伏,四乳交鋒。阿

弟如受雷擊,緊抱住芷容背部,向上擎天。芷容似乎感受阿弟的威力,屁股稍向上縮,阿弟似乎知她退怯,

雙手遊到她兩股,向下一按,陽具直頂花心,兩人同時「咿哦」一聲。如此一來一往,漸入高潮。



芷容想換佪姿勢,卻給阿弟縛牢,正想出聲,卻給阿弟用力翻身,變成男上女下。阿弟不住衝撞,芷容嬌喘

連連。阿弟無比威風,叫喊:「我要射了,姐姐。」



一陣激流攻進子宮,阿弟頹勢伏在姐姐胸脯,聞著陣陣乳香,帶著滿足和歉意說:「對不起,姐姐。」



芷容拍著阿弟臉頰說:「沒關係,明天會更好。」



落腳仔在窗外大叫:「阿弟,快開門。肥豬已經打了十次手槍。」



肥豬忙收:「沒那麼多,才三次。」



阿弟開了門,三混混魚貫而入,落腳仔賊笑說:「爽吧!」一手摸起她乳房,芷容報以一笑,說:「阿弟,

你走吧!」



阿弟哦了一聲,卻不動。肥豬用力一推,罵著:「走開,別礙手礙腳。」說完便擡起芷容兩腿,搭到自己兩

肩,吸吮芷容陰戶。



芷容故作發浪,見阿弟確實走出門外,突地發難,一掌擊中落腳仔前胸,撞上牆壁。同時夾緊肥豬頭顱,使

出剪刀腳,將肥豬夾翻地上。鐵頭見狀,如惡虎撲羊,芷容一下床,一記擒拿手將他摔在床上,在騎在他身

上,左右開弓各一個耳光,笑著說:「有沒有給女生這樣騎過。」



鐵頭怒極,想把她反身壓制。芷容輕盈盈的一個裸身跳開,不料肥豬從地上爬起,連她的手壓下一把扣住,

叫喊:「快動手。」



落腳仔一箭步重擊她小腹,芷容慘呼一聲,垂下頭去,鐵頭也上來左右開弓,各還一個耳光,打得嘴角流血

。罵說:「臭娘們,賤貨。」



肥豬說:「老大,早說過這娘們不能信。」



芷容緩緩擡起頭來,笑了一笑,說:「把你們打得那麼慘,那麼快就忘了。」



鐵頭又是一巴掌,說:「妳還真賤。」



芷容說:「可以了,叫他放了我吧!」



肥豬說:「我不放。」



芷容冷笑:「是嗎?」兩腳離地,重心向後一傾,當即將肥豬當肉墊壓在地上。肥豬「哎呀」一聲,芷容起

身,往他褲前口袋一摸。肥豬嚇得魂不附體:「你想幹嘛?」



芷容摸出一把梳子,慢條斯理地梳起頭髮,說:「頭髮亂了就不好看了。」



梳完又借了衛生紙擦掉嘴角血絲,說:「這樣做愛品質才會好。」



將雙手舉起,說:「你們可以了。」



鐵頭問:「不耍花樣了吧!」



芷容又放下了手,三混混不自主各退一步,芷容說:「其實我打架慣了,比較難興奮,最好•••最好••

•」忽然神態忸怩,滿面通紅,欲言又止。



落腳仔試問:「要怎樣才能引起你的高潮?」



芷容說:「我••我••我••怕癢。」



落腳仔上前一步說:「我們會好好調教你,不過剛才你打得那麼狠,不要怪我們暴力喔!」



芷容又是一拳,落腳仔當矮了半截,芷容說:「可不要憐香惜玉。」



落腳仔摀著肚子,仍是笑笑:「我會憐香惜玉,我弟弟可不會。」







--------------------------------------------------------------------------------



群英會



芷容一笑,立即跪下,將落腳仔陽具掏出,一口含盡。



落腳仔提議:「矇上你的眼睛,好嗎?」芷容嗯了一聲,肥豬弄來一塊布將芷容矇上,鐵頭拿了繩子,和肥

豬各綁一手,將芷容拖到床頭,各束一端。



三混混事前有商議,鐵頭湊近陰戶口交,落腳仔、肥豬各據左右兩側,三根舌頭舔舐女人身體三處最敏感的

部位,芷容咿咿哦哦地叫床。鐵頭見時機成熟,打個手勢,三人同時停手。芷容被弄得慾火難消,三人忽然

停手,有說不出的難受,加上眼睛被矇,大是不安。不一會兒,奇癢大增,胳肢窩、陰戶都遭呵癢,陰戶更

給人用羽毛搔癢,弄得芷容哇哇大叫,當口求饒:「不要!不要!求你不要!」



肥豬惡狠狠地罵:「現在會討饒,妳欠幹!」說著竟將雞巴去頂她的耳朵;落腳仔則跨了上去,雙手她雙峰

往乳溝擠,命根子坎進乳溝,模仿做愛的動作;芷容淫水流不止,鐵頭津津舔舐,忽用牙齒咬住陰核,芷容

慘叫一聲,若哭若笑,形同鬼魅。



鐵頭也給她淫叫刺激,推開落腳仔,攬住腰,從陰戶向上親吻,到肚臍、到雙峰,因鐵頭有鬍渣,肌膚被扎

得陶陶然的好不受用。鐵頭一路吻上來,青刮刮的頭皮頂上乳溝,這時給芷容很大的衝擊感,因為剛才乳溝

給落腳仔用陽具模仿做愛去頂,這時換做光溜溜的頭皮去頂,猶若一個超大龜頭,給芷容十足十的想像空間

。不由得扭動更大,下體更是拼命往鐵頭上翹的雞巴摩擦。



肥豬笑說:「老大,這賤貨不狠狠地幹她,她是不會爽的。插她吧!」



落腳仔說:「先別那麼快,讓她先在上面服務。」



鐵頭下了命令:「好,鬆綁。」



那知甫一鬆綁,芷容掙開雙手,抱住老大光頭扶了上來,伸出舌頭在他頭皮亂舔一通,落腳仔二人見狀無不

稱奇。老大也不住親吻乳溝,一手急搓乳房,另一手伸到芷容臀部下,往上按和自己的下體摩擦。芷容兩隻

手臂也沒空,給另兩人啃個夠。



盡了性,老大在床上躺平,另兩人扶著芷容,讓她騎上老大,套進陽具。落腳仔引導她左手握住自己的雞巴

,一手則撫摸芷容左乳;肥豬則靠近她右頰,將命根子往她嘴裡送,一手則拼命搓揉她的右乳;老大則躺在

床上,欣賞著芷容傾斜95度的美體。這時芷容背脊一陣搔癢,不住噗哧噗哧吞吐老大的陽具,含老三的雞巴

也充著口水交錯聲。原來在外面的阿弟看了承受不住,溜進來去舔芷容的背部。老二則時時撥撩她的長髮,

看她口交的美態,看了忌妒,將她頭轉向含自己的雞巴,肥豬則改做老二的動作。



這時老大已覺難以自制,打個手勢。落腳仔將她翻平,雞巴仍給她含著,老大讓她雙腿搭到自己的肩膀上,

狠狠抽幹。



時候差不多了,落腳仔將芷容還給肥豬去含雞巴。老大這時已達高潮,離開陰戶,握住她雙頰,一陣精液灌

進她嘴中。



換老二上手,見芷容兀自陶醉,落腳仔老實不客氣當即賞了一巴掌。芷容恍若大夢初醒,撫著火辣的臉頰,

呢喃地說:「怎麼?」



哪知落腳仔炮口已然對山洞,在芷容春夢乍醒的霎那,一馬當先旳狠狠幹了進去。芷容「啊」了一聲,來不

及回神,胸口又是一窒,肥豬的肥臀坐上了雙峰,將雞巴塞主她的嘴裡。阿弟無從下手,只好拿她手指吸吮。



落腳仔拍拍肥豬肩膀說:「你走開,我要跨海大橋。」



肥豬離身,落腳仔舉著芷容一雙大腿,向後使勁一拉,一時春雷大動,叫春不已。肥豬占據兩乳房,使勁搓

揉咬合。芷容矇著布條,卻有兩行情淚沿著耳際流下。阿弟於心不忍,跟肥豬講:「不要太殘忍。」



肥豬擡頭罵說:「幹一炮還不夠?吸手指去。」



阿弟也慾火中燒,也不再憐香惜玉,拿她小手握住自己的肉棒。



落腳仔也即將達到高潮,說:「我要射了。」



肥豬當即離開,落腳仔抓起她的頭,將雞巴塞進她嘴裡,模擬做愛抽插。芷容難過的「嗯嗯」聲響,一陣猛

浪充臆她的口中。芷容吐了肉棒,頭連上身向後一甩,秀髮如洗髮精廣告的女主角般的飛揚柔順。



落腳仔看呆了,說:「好美啊!」



肥豬交了棒,說:「好酒沈甕底,換我教你小狗式。」當即將芷容翻過身來,讓她成跪伏姿,對阿弟說:「

阿弟,你要的話,叫她舔你。」阿弟傻傻地聽命,托起芷容下顎,將命根子送進她口中,並卸下眼罩。



肥豬對準目標,狠狠幹進。芷容痛「嗯」了一聲,阿弟的小弟弟給她玉齒一閤,痛叫了一聲。肥豬才不管他

們兩死活,使勁抽插,並伏在她背上,兩隻賤手仍是在她雙峰大練鷹爪手,已然抓出許多指痕。



芷容被幹的愈來愈沒力,不含阿弟的雞巴,整個上身開始下垂,肥豬見她軟了下來,不由怒極,罵說:「她

媽的,換我就沒力啦!」當即將她上身托起,靠到他胸膛,扶著雙峰,對準陰戶,運用托著雙峰之力上下抽動。



阿弟坐在她對面,看她兩眼若開若閤,紅唇微啟,全身顫動,眼角有淚痕,有一種淒涼無助、我見猶憐之美

,不禁自己也為之落淚。



芷容似乎看到阿弟為她流淚,痛苦的表情綻放了一絲笑容。不久,肥豬大喝一聲:「幹!」將芷容仆倒,擡

起她大腿離床,拼命地抽幹。



阿弟看到芷容又迸出淚水,隱約聽見嗚咽聲,不由全身發抖。



不一會兒,肥豬又大叫一聲,放下了大腿,激精疾射,竟射到她的秀髮,第二波射到她的背脊,第三波到了

腰部,剩下的,肥豬握著陽具在她的肛門塗抹。然後頗為滿意的離去。



一切靜止了,阿弟托起芷容的下巴,愛憐地望著她的臉龐。



芷容淡淡一笑,輕聲地說:「你還想要,是不是?」



阿弟哭著點頭。



芷容像是使盡吃奶的力氣,翻過了身子,說:「來吧!我不會怪你的。」



阿弟在床前重重磕了一頭,說:「對不起。」當即卸除全副武裝,陽具插進洞口,全身伏貼在她身上,罩住

嘴唇,舌頭進去攪拌她的舌頭。像是全身要拼命溶入她的身體。



幹完的落腳仔在外面看,說:「沒想到阿弟在這方面不輸給任何人。」



鐵頭吸了口煙說:「這女的也是超人,想必她受到重大的精神打擊,我們是有點趁人之危。」



剛穿上衣服的肥豬趕來說:「趁人之危?你忘了剛才被她揍得多慘。」



落腳仔說:「你幹七仔甘嗚呷呢爽?」



肥豬想了想,搖搖頭。



落腳仔說:「不就得了。」



鐵頭說:「我們查甫打輸查某,怪我們學藝不精。」



落腳仔:「老大,我有個提議,可以還賭債。」



肥豬搶著說:「賣了她。」



落腳仔打他的頭:「憨豬就是憨豬。」轉向老大說:「我有個日本朋友,在物色AV女優,她可以。」



鐵頭托著下巴:「她肯嗎?」



落腳仔說:「看她熱中此道,把好處講明就好了。」



屋內一陣銷魂之聲,鐵頭說:「完事了,先進去睡吧!」







--------------------------------------------------------------------------------



龍吟虎嘯



太陽升得老高,鐵頭醒來,看到芷容從他拿了一件白襯衫,套在身上,怔怔地望著窗外,滿懷心事。在陽光

輝映下曲線若隱若現,閃閃動人。



鐵頭走近就坐,說:「謝謝你昨晚帶給我們幸福,還好吧?」



芷容一笑,說:「講話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客氣?」



鐵頭:「因為你武功勝過我,還是一個女孩子。而且昨晚真的令我很難忘。」



「過獎,昨天是心情不好,拿你們發洩。」



「看得出來,昨天的陣仗不是一般女人能承受的。」



「這也是最後一次,以後再也不會有這樣的心情。」芷容忽覺腰間有人毛手毛腳,當下一記手肘拐子,痛得

肥豬哇哇大叫,黑了一個眼圈,囁嚅地說:「重溫舊夢嘛!」



落腳仔走來數落:「活該。」



芷容說:「我肚子餓了,廚房沒吃的。」



鐵頭叫:「肥豬,你去買早點。」



「我喔!」肥豬轉叫阿弟:「你去。」



落腳仔說:「叫你去就去,老大沒叫阿弟。」



「好嘛!」



老大給一仟說:「多買一點。」



落腳仔提議:「在早點沒買回來,我們請妳喝牛奶。」



芷容奇怪:「牛奶?」



鐵頭指著下體,芷容立即會意:「我怕我會受不了。昨天真的太累了。」



落腳仔說:「我意思是請你含出來,同時你也請我們吃奶。」



芷容一撥頭髮:「蠻別致的。」



落腳仔說:「否則一起來看你那麼性感,性致勃勃怎麼解決?」



鐵頭說:「兼玩個遊戲,妳矇上眼,含雞巴,猜猜是誰的。」



芷容想了說:「有趣。」



落腳仔說:「要不要訂個賞罰?」



「如果給我猜中的,給我當馬騎。」



落腳仔問:「要是猜不中?」



「你說呢?」



「再玩另一個遊戲。」



「什麼遊戲?」



「現在還沒想到。」



「那就一言為定。」



芷容再度矇上布條,三人露出下體,給芷容撫握,芷容由左至右摸了一遍,將左邊的雞巴含了進去,只聽低

吟了一聲,芷容吐了出來,打了那人一下,笑著說:「不用猜了,你是阿弟。」去握另兩個的雞巴,左邊含

一含,右邊含一含,想了一會兒,兩邊再含一含,做出決定,握握左邊,說:「你是老大。」



布條給人一揭,芷容看了變臉,原來說反了。



鐵頭笑說:「好啦!怎麼罰以後說,肚子餓了吧!」



芷容「嗯」了一聲,當即吞吐鐵頭的雞巴,也不斷擸掇落腳仔的龜頭,弄得他們二人陶陶然。阿弟當然也沒

閒著,跪下吸吮芷容的玉峰。



終於弄出牛奶,芷容怕掉到地上可惜似的忙左右用口迎接,一滴不漏,隨即秀髮用力向後一甩,發出暢歡之聲。



落腳仔說:「大姐頭,剛才那甩頭髮的動作做得比廣告明星還漂亮。」



芷容笑得開心:「是哦?」然後平躺地上,招呼阿弟跪在旁邊,說:「這樣方便你們吃奶。」鐵頭二人會意

,伏在兩側吸吮她的玉峰,芷容則掏了阿弟的小弟弟吸吮。不一會兒,阿弟淋漓盡出,一部分噴到芷容左頰

,芷容噗哧一笑。



落腳仔罵著:「不會控制一下,這麼快就出來,害我們沒得吃。」



「我也要。」肥豬從門口衝出,上前撲去,芷容迅速起身,讓他撲到地上。芷容一撥頭髮,說:「我才不給

你呢,弄得頭髮黏呼呼的討厭死了。我去洗澡。」說完立刻起身,進入浴室。



正當芷容用蓬頭沖澡,門突地打開,芷容尖叫一聲,下意識地拿浴巾裹胸,竟是肥豬。肥豬也給她嚇了一跳

,張目結舌地說:「我我我•••想請你吃早餐。」在浴室請吃早餐自是非「牛奶」莫屬。



芷容回復鎮靜,繼續沖澡,說:「我說過我不給的。」



肥豬竟跪下抽抽噎噎哭了起來,這時外面聞聲趕來的落腳仔罵說:「哭啥?歹看死人,會嚇壞大姐頭的。」



肥豬邊哭邊說:「我生呷矮又肥又短,嘸查某甲意我,開查某也嘸人願接我。你也討厭我,嗚•••」



芷容接口說:「所以你恨查某,就幹這呢雄?」



肥豬點頭,落腳仔說:「這是伊的苦肉計,假可憐。」



芷容說:「沒要緊,我免錢請伊一頓,你們先走。」



落腳仔等忿忿先離開。



芷容蹲下撫著他的頭說:「要幹我可以,先答應我。」



「答應啥?」



「先減肥,你這呢肥,什麼人也不敢乎你壓。」



「按怎減?」



「遊泳,搖呼拉圈,呷吃菜。」



「吃菜喔?」



「不要?我這頓你就不要吃。」



肥豬很無辜地點點頭。



芷容很高興地拍拍他的臉頰:「這才乖。接著我說什麼你才能做,不能粗暴。」



肥豬「哦」了一聲。芷容說:「來,我替你脫衣服。」說完立刻動手幫忙脫,肥豬看呆了芷容的潔淨裸身,

一串口水垂滴在芷容的玉臂。芷容起先一嚇,接著一笑,回臂將口水塗在胸脯上,指著玉峰的指痕和齒痕說

:「看!都是你,把人家弄得那麼狼狽。」



肥豬春夢乍醒,連忙賠不是,忽說:「你看我兩眼也被你打腫了。」



芷容格格一笑,跪立了身子,輕輕在肥豬的兩隻熊貓眼吻了一下,接著替他卸除全副武裝,見他的旗杆雄糾

糾的挺立,便俯身親了龜頭一下,再用肥皂水在他下體塗抹。肥豬全身發熱、喉頭發乾,呆看芷容為他服務

,簡直掉了一魂兩魄。



芷容柔聲說:「替你消毒了,該你為我服務。」轉身背對,拿他雙手搭在自己的肩膀,說:「用你最驕傲的

地方替我擦背。」



肥豬如奉綸音,高舉旗幟貼近背部,上下左右重按輕揉。芷容陶醉其中,說:「你很溫柔嘛!」肥豬聽得飄

然,離開玉背,改以龜頭點背,竟寫起字來。



芷容背部極是敏感,待他寫完,用極盡溫柔的聲音唸出:「I love you!」



肥豬聽得如癡如醉,芷容再轉個身站起,說:「伸舌頭。」肥豬依言伸出三寸之舌,芷容陰戶靠近,任憑舌

津纏繞,竟唱起「第六感生死戀」的主題曲。



唱畢,淫水已陣陣流至肥豬口中。芷容將肥豬頭部慢慢扶起,舌津由下往上舔點,從肚臍、乳溝、乳頭、咽

喉、下顎、紅唇、鼻子、額頭到頂髮,這時芷容也順勢吻下:下巴、喉頭、胸膛、肚臍、龜頭至陰囊,兩人

已達最高潮。



芷容輕輕在浴缸躺下,引導他兩手輕捉自己乳頭,兩腿勾到肥豬肩上,說:「你要點什麼歌?」



肥豬順口回答:「愛拼才會贏。」話一出口忽覺不對頭,芷容嫣然一笑,說:「沒關係,你可以拿命拼,但

要射進裡面。」



肥豬如獲大赦,如革命起義,驚天動地。登時浴室龍吟虎嘯,萬馬奔騰,兩人愛到最高點,溶為一體。



肥豬精神奕奕的出來,看見兩位大哥沒有好臉色,不由低著頭,芷容仍穿著長到大腿白襯衫,玉體若隱若現

更顯得魅惑誘人。笑說:「你們不平衡啊!」



五人坐定,在芷容要求下,改飲泡茶。說:「我有個缺點,母愛過多,容易濫情,所以和肥豬、阿弟達到最

高潮。」



落腳仔不滿說:「那我也會。」



芷容說:「那要看現場氣氛。我先自我介紹,我叫芷容,蹺家女孩,其他嘛!你們還有誰不知道?」此話引

得四人發笑。



這時阿弟冒出一句:「你有男朋友嗎?」



肥豬用肘推了阿弟一把。芷容神色一黯,隨即恢復平靜:「說沒有是騙人的。是我自己離開他的,因為他背

叛了我。」



肥豬罵說:「他在哪裡?我揍他。」



芷容笑說:「謝謝你。可是後來很感激他,是他帶我到前所未有的完美境界,我忘不了。當時我跟你們來,

是自暴自棄的心理,但這兩天的銷魂,我很開心,也覺得你們也不是壞人,只是被社會遺忘而已。換你們自

我介紹吧!」



鐵頭叫田福明,是個鐵工;落腳仔叫林正、肥豬叫陳有成,正在待役;阿弟叫彭國守,高職二年級。



芷容向林正伸手:「影帶呢?」



林正一怔:「你怎麼知道?」



芷容說:「若我不知道,怎會把熱水關小,怕煙霧彌漫。」



肥豬嚇說:「你們偷拍?」



芷容:「因為我知道有人偷拍,反而更容易興奮。」



林正拍案說:「我就知道我沒看錯人。」



芷容說:「跟下個遊戲有關嗎?」



田福明說:「因為我和落腳仔覺得妳很本錢去當AV女優。」



芷容不解:「AV女優?」



肥豬急性說:「就是A片演員嘛!」



落腳仔:「肥豬,做了愛就忘了兄弟啦!」



鐵頭:「是日本的A片,品質都很不錯。不會下流。」



落腳仔:「而且錢又多,又可以享受高級做愛品質。」



芷容:「那對你們有什麼好處?」



鐵頭:「芷容小姐果然冰雪聰明,我們想拿傭金還賭債。」



阿弟:「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呢?」



落腳仔:「你還不是一樣,A片是藏最多的。」



阿弟滿臉通紅,芷容打著阿弟大腿說:「真的,那我到你家去看囉!」



鐵頭說:「這是遊戲,妳接不接受?」



芷容:「你們打算怎麼做?」



落腳仔:「我會把帶子給日本朋友看,若可以,再通知妳。」



芷容:「也要看另一個主角的意思,陳有成?」



肥豬低頭不語。芷容說:「原來你也簽賭,那好,我沒意見。阿弟,晚上住你家方便嗎?」



阿弟:「我怕我爸回來。」



落腳仔:「才怪!我們去你家幾次人都不在。」







--------------------------------------------------------------------------------



雙龍戲鳳



阿弟的家不算小,一棟小別墅兩層樓。



上了二樓,阿弟為芷容開保密櫃,竟是兩排影帶和雜誌,芷容不由大是驚異。阿弟匆忙說:「對不起,我要

換衣服上學了。」因為阿弟上夜校便離開門房,芷容一一檢視,胸口不禁起伏。



阿弟換了制服來:「我來拿書包的。」芷容拿了一卷影帶說:「你說我像白石瞳,是這一位吧!」



阿弟臉紅的低頭。



芷容一笑,說:「不逗你啦!快去,別遲到。」



阿弟揹起書包,衝到門口停了一會兒,又跑回來親了芷容一下,再出去上學。



芷容心下一陣感觸,拿著影帶在臥室內電視放映。



到了八點半,芷容昏昏欲睡,忽聽細微的摩擦聲,機警的本能使她跳了起來,迅速將一切物歸定位,以為阿

弟的老爸回來,只聽腳步聲逼近,無計可施之下躲進衣櫥。



哪知是一名黑衣束裝大漢,戴著頭罩,東尋西找,顯然是闖空門。芷容透過縫隙看到,正躊躇如何是好。樓

下又傳來開門聲,男女之間的笑語,及陣陣的酒氣。蒙面大漢也和芷容一樣,在腳步聲逼近下,選擇了衣櫥。



甫一打開,和芷容照了正面,兩人均是驚異,大漢迅速拿起藍波刀頂住芷容喉嚨,說:「不要出聲。」自己

也進去衣櫥,帶上門。



這時跌撞進來兩個人,一個是年約三十的舞小姐,一個是年約五十,留地中海的男子,是阿弟的老爸,兩人

俱是喝了不少酒。



舞小姐笑問:「你兒子不在呀?」



「他去上課,十一點多才會回來。對了,我兒子收藏了不少A片,很精采。」



「你這老爸怎麼搞的,帶壞小孩。」



「他以為我不知道,其實我有偷看,只是要維持做父親的尊嚴罷了。」



「你好壞。」



「我去拿,你等我。」



老頭走出了房間,舞小姐兀自寬衣解帶,露出了黑色薄紗上衣。芷容正暗暗好笑,忽覺下體有硬物頂著,那

賊右手握刀,左手開始不規矩了。



老頭拿了帶子過來,看到舞小姐脫到只剩黑色內衣褲,眼睛一亮:「那麼快啊!」



舞小姐拋個媚眼,用手指勾引:「快過來啊!」



老頭淫興大發,迅速卸除武裝,一跳將她撲倒。嘖嘖的親吻聲不斷。



那賊也受刺激,竟將左手伸進芷容乳罩內。芷容本想抗拒,哪知那賊所戴的黑色絲質手套觸感奇佳,加速血

液循環,且身上傳來濃濃男子氣味,已經刺激她需要了。



這時Call機一響,舞小姐跳起看,說:「糟了,我忘記今天跟老頭子約好了。」



地中海說:「推不掉嗎?」



舞小姐已穿回內衣,氣急敗壞的說:「不行啊!要是讓他知道,你我都沒命。」



地中海頹然倒下,大嘆一聲:「真是掃興。」



舞小姐已穿好服裝:「下次補償你。」一個飛吻,急急離去。



地中海興致索然,拿著帶子去放影,忽見衣櫥異動,走近一開,那賊一腳踢出,當場跌翻,芷容也給他扔到床上。



地中海慌張地問:「你們••你們是誰?」



那賊笑說:「彭經理,我本來是闖空門,哪曉得你跟金大班有一手,這樣我也不用怕你了,如果你不聽我的

話,嘿嘿!那我告訴你那姓趙的老大去。」



彭經理一嚇:「你怎麼都知道?」



那賊說:「我窺視你很久了,就挑今晚下手,那知今天橫生這場意外,也好,我來個人財兩得。」說著色瞇

瞇地瞟了芷容一眼。



彭經理忙說:「好好!我聽你們的。」



那賊說:「不是聽我們的,是聽我的。」看到影片也放著兩男一女的遊戲,淫笑說:「這小姐也是闖空門的

,正好撞上了我。彭經理,這妞也不輸金大班吧!」



彭經理見他瞄了影片,立即會意,當下精神一振,七手八腳脫衣卸褲。



芷容:「大哥,你碰了我,你會後悔的。」



那賊:「是哦!我好怕。」當下用藍波刀在她臉上輕輕一抹,接著在她T恤領口一劃而下,自乳溝到肚臍劃

開,露出肉色蕾絲胸罩。芷容從未有這樣觸感,有股莫名的興奮。



這時熱褲也給他裁下,發現三角褲已然淫溼,那賊吹了一聲口哨:「哇嗚!發始發浪了。」當下脫掉上衣,

脫了一口手套。



芷容說:「好哥哥,你不怕留下指紋啦!」



那賊一想也對,就只頭套、手套及內褲。看到老頭已脫得一身精光,排骨嶙峋,皮肉皺摺,罵說:「你一下

子全脫光,都沒有一點情調,看我的,妳用嘴替我內褲脫掉。」



芷容故作為難,冰冷的刀鋒又貼住了頸側,這正是芷容想要的,心臟更是小鹿亂撞。在那賊脅迫下,芷容跪

立了身,閤住他的紅色內褲,慢條斯理地將它拉到底。兩個男人見這光景,同時發出「咆嗚」的狼叫聲,老

頭忙不應叠將芷容壓下,枯手不住撫摸芷容的右乳,蛀掉的黃斑齒若蠶食桑葉地啃啃啃;那賊在芷容左側俯

下身,左手隔著三角褲輕輕揉搓她的陰戶,用嘴將她乳罩半脫,右手盈握玉峰四週,兩排牙齒閤住乳頭,舌

尖不住在她乳尖纏繞。老頭也啃到她的右乳,用舌尖捲曲在乳頭四週繞圈舔舐。兩名舌戰高手將芷容雙乳拉

拔到高峰,小貓啼春。



老頭承受不住,右手去扯芷容的三角褲,卻摸到那賊的左手。那賊打他一下罵說:「到你了嗎?」



芷容嬌聲說:「好哥哥,要敬老尊賢,我坐他上方,我在上頭為你服務。」



老頭平躺,芷容背對用陰戶套上老頭陰莖,老頭「咆嗚」一聲,芷容緩緩用臀坐上老頭小腹,讓老頭延伸左

腳勾搭到自己的右大腿右側,開始抽動;同時面臨那賊高舉85度的長矛,吐出玉舌自陰囊順著陰莖舔到龜頭

,那賊搭著她的膀子,下體貼近她的面部,讓她不住舔食。



不一會兒,芷容推開那賊說:「他快來了。」兩手撐床,老頭順勢跪起,雙手緊搭她她的腰際,雄鋒噗哧噗

哧地不住抽送。那賊也跨上她後頸,兩手在她胸部下往上拍打雙峰,高潮激起,老頭拔出鳥槍,銀箭飆擦她

的背脊,成了一直線。



那賊換手,把芷容翻成平躺,抓起她右腿,對準陰戶猛地抽幹。芷容春聲連連,那賊已然禁受不住,立刻放

下右腳,直接伏在她身上苦幹。芷容抱住他的頭,按下和自己嘴唇親吻。這時濁氣加重,呼吸困難,芷容忽

地用力一翻,變成男下女上,更是親得讓那賊喘不過氣。



那賊忽覺陰道吸力倍增,精液頗有衝鋒陷陣之勢,加上四乳交鋒的刺激屁股不停往上蹺;芷容霍地坐起,用

力擺臀,上下抽動,那賊忽覺不對,只聽「喀」了一聲,若李廣射石,充臆整個子宮,但陰莖筋肉已然被拗斷。



芷容滿足地一陣長嘯,那賊卻哭喪著臉:「哇!斷了啦!」



芷容拿起藍波刀頂著他的胸膛說:「我說過你會後悔的。」



「姑奶奶你饒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



「限你一分鐘給我消失。」那賊聞言迅速著裝,不花三十秒。



「等等。」芷容叫住,將他的手套解開,說:「可以離開了。」



又對老頭說:「你把現場收拾乾淨,也給我離開。」



老頭怔然說:「這是我家。」



「那好,就等你兒子回來看好了。」



老頭嚇得急忙收拾,也離開家宅。芷容心中好笑,洗了個澡,裸睡在阿弟房間。阿弟回來見狀,心中悸動,

卻不敢驚醒,打了個手槍,席地而睡。







--------------------------------------------------------------------------------


























0.014173984527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