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俊俏寡婦阿花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阿花是個俊俏的女人,可惜丈夫石頭因病死了,給阿花留下了一大堆的債務,
也使阿花成了寡婦。阿花一個女人哪有錢還債啊,眼見還債的日子快到了,阿花只
得向村裡的有錢戶三爺借款。
  「甭愁,大活人還能讓尿給憋死?有三爺在。別愁壞了身子愁壞了身子三爺還
心疼呢!」三爺的手就順勢搭在了阿花的肩膀上。鬍子邋遢的臉上就顯出了淫笑。
  「石頭媳婦,只要你跟我一次,錢全部包在我身上。」
  阿花驚訝的抬起頭,直愣愣的盯著三爺,燈光下,帶著淚水,更顯得比平常漂
亮了許多。三爺的雞巴就噌的又撅起來。搭在阿花肩膀上的手就漸漸的滑到了她的
胸口。隔著衣服開始揉搓阿花的奶子,阿花一把推開了三爺。
  「三爺,石頭剛剛沒了,你就……」
  三爺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把鈔票,將其中的一張輕輕的塞進阿花的胸口,順勢又
摸了一把阿花那又酥又滑的奶子,「只要你跟三爺幹一次,這些全都是你的。」阿
花咬了咬牙,便閉上了眼睛。
  三爺得意把阿花撲在床上,山羊鬍子裡面的老嘴就吱吱的在阿花粉嫩的臉上又
啃又咬,右手就在阿花的胸口上開始解開扣子,當阿花的上衣扣子完全解開的時候
,三爺的嘴離開了阿花的臉,立刻就被阿花那被奶子撐的鼓鼓的粉紅色的肚兜吸引
了,阿花的奶子被緊緊的輕紗肚兜束縛著,兩個尖尖的奶頭清晰的現了出來,三爺
的大嘴立刻湊上去,隔著肚兜咬住了阿花左邊的奶頭,右手便握住了阿花右邊的奶
子,死命揉搓。
  三爺的牙咬到阿花的乳頭的時候,阿花忍不住輕輕的叫了幾聲,但隨即又咬住
牙,忍住了。三爺得意的抬起頭,伸手扯下了阿花的肚兜,一對白生生的奶子就跳
了出來,猶如兩個大饅頭擺在了三爺的面前。
  阿花的奶子是那種完美的半球型而略微上翹,小小的粉紅色的乳暈上面頂著兩
顆有如紅寶石般的乳頭,三爺的手忍不住伸了過去,拇指和食指捏住了一個奶頭,
輕輕地揉搓起來。
  阿花的身體便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三爺一邊捏著乳頭,一邊對她說:「石頭
媳婦,你這奶子可太俊了,石頭死的也不冤枉啊,沒有白白生了雞巴。」阿花只是
緊緊的閉著眼睛。
  三爺輕輕的把嘴巴湊近阿花的乳頭,張開大嘴,阿花的半個奶子就完全沒入了
三爺的嘴中了,三爺吧嗒叭噠的吸著阿花的奶子,吐出來再吞進去,右手開始伸向
阿花兩條大腿頂端。隔著褲子便感覺到了阿花陰部的柔軟,於是整個手掌就使勁的
覆住了阿花的陰戶,開始來回的摩擦,阿花不自覺的夾緊了雙腿,把三爺的手緊緊
的夾在大腿間。
  三爺的手終於停止了移動,噙住奶子的大嘴卻加大了力氣,牙齒深深的陷入了
阿花柔軟的乳房,阿花忍不住啊的叫了一聲。雙手死命的推開了三爺的腦袋,卻放
鬆了下身的注意力,三爺趁勢將右手的中指連同褲子一起捅進了阿花的陰道中。雖
然隔著褲子仍然感覺到了阿花心中的火熱。三爺的眼睛緊緊的盯著阿花的臉,中指
開始不停的抽插,欣賞阿花臉上的春光。
  阿花的臉早已經憋得通紅,卻仍然忍住下體不停傳遍全身的搔癢。
  三爺終於站了起來,脫下了他的褲子,那根碩大的雞巴就抖抖得跳了來,在濃
密陰毛的襯托下更顯得雄偉,龜頭頂部的獨眼已經滲出透明的液體。
  「石頭媳婦,你看三爺的這根雞巴比石頭如何啊,來,摸摸。」
  三爺抓住阿花的手握住了他的老槍,阿花的手剛剛好能夠將那根雞巴握住,當
她滑嫩的小手握住三爺的那根時,三爺忍不住抖了一下,雞巴便又大了一圈,阿花
的手掌的溫軟深深的刺激的三爺的雞巴,獨眼中又流出了一股液體。
  三爺跳上床,就騎在了阿花的胸口,那根雞巴剛好搭在了她的兩個乳房間。
  「石頭媳婦啊,給三爺用你的奶子爽一把啊!」
  說著,雙手抓住阿花的奶子,緊緊的包住了雞巴,開始來回的運動。由於用力
太大,阿花的乳頭中竟然流出了白色的奶,那奶水流在兩個奶子之間深深的乳溝中
,增加了潤滑,三爺忍不住叫了起來:「我日,竟然比干真還痛快啊。」直到雞巴
頭變得又紅又亮,三爺才停止了干奶炮。
  「三爺可不想在石頭媳婦的奶上放炮啊,三爺還想好好的讓石頭媳婦爽上一把
啊。」
  三爺終於解開了阿花的腰帶,扯下了她的褲子。阿花的內褲早已經被流出的淫
水濕透了,緊緊的貼在皮膚上,把整個陰部的輪廓勾勒了出來,幾根陰毛竄出了內
褲,被雪白的大腿襯托得非常明顯。
  三爺忍不住伸出舌頭,緊緊貼在阿花的內褲上,唧唧的吸了幾口,吧噠幾下嘴
,似乎在品嚐阿花淫水的味道,然後就把抬起頭,把雞巴放在阿花的兩腿之間,隔
著內褲開始頂阿花的陰戶,三爺的龜頭清晰的感覺到阿花的兩片陰唇的濕熱,就忍
不住亂戳起來。阿花的陰戶被頂的深深的凹陷下去……
  「來,讓三爺看看石頭媳婦的陰部。看石頭媳婦生的如此漂亮,想必下面的應
該也很漂亮才對啊」。
  三爺扯下了阿花的內褲,阿花的鮮嫩而又成熟的少婦才會擁有的美穴終於完整
的擺在了三爺的面前。三爺的手伸了過去,雙手分開阿花緊閉的陰唇,露出了裡面
鮮紅的嫩肉,裡面的褶皺已經開始了波浪起伏,那交匯處陰核已經脹的發亮了,三
爺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一下,一股女人下體特有的味道深深的進入的三爺的肺中,
三爺再也忍不住了,挺起了那根紫紅色的雞巴,死命的捅進了阿花的陰道中。
  當龜頭進入的那一剎那,三爺覺得一股酥麻由龜頭傳遍全身,忍不住倒吸了一
口冷氣,阿花陰道中的火熱刺激的三爺發瘋死的抽動。雖然阿花用盡全身的力氣盡
量忍住那如潮般的快感,可是下體本能的反應卻流出了汩汩的淫水。同時陰道有如
小孩吸奶般的開始吸三爺的龜頭。
  「石頭媳婦……你的可真是會夾啊……我三爺玩了咱村裡的那麼多娘們……你
的穴是夾的我最舒服的一個……你……不要再吸了……我……我……忍不住啊。」
畢竟是歲月不饒人,不到二十下,三爺就瀉在了阿花的陰道中,重重的趴在阿花的
身上,雞巴的疲軟有如納斯達剋指數一樣迅速,滑出了阿花的陰道……
  許久,三爺起身穿起了衣服,掏出了原來那把鈔票,扔在阿花的身上,阿花仍
然木木的躺在床上,眼角流出了屈辱的淚水。阿花所欠的債務終於還清了。

  寡婦門前是非多。
  那天阿花正在田裡掰玉米,日頭火辣辣地,阿花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那件薄
薄的碎花襯衣緊緊地貼在她的身上,將整個胸部的輪廓完美地勾勒出來。兩個肥大
的奶頭緊緊地頂住衣服,在衣服上頂起了兩個明顯的暗斑。
  阿花抬起頭擦了把汗,將粘在額頭的幾縷秀髮向後攏了攏,繼續彎下腰去砍玉
米棵,豐腴的屁股高高地撅了起來,緊貼在身上的褲子勒的緊緊地,兩片屁股中間
的那道溝被緊緊地褲子勒的更加的凹陷。
  阿花只顧忙,卻全然沒有發現密密的玉米叢中幾隻色咪咪的眼睛正盯著她的屁
股。二狗,天柱和鐵蛋這三個四裡八鄉臭名遠揚的二流子正吞著口水在欣賞阿花那
美好無限的身材,用他們的想像力將阿花脫了個精光。
  「我操。」二狗的手一邊伸進自己的褲襠裡搓弄,一邊對身邊的夥伴說︰「看
那娘們,要是能將將雞巴捅進去,肯定沒幾下你們的兄弟就他媽的流了,再看那奶
子,那麼大居然還挺的老高,如果摸一摸肯定是又軟又滑,要是在咂上一口奶頭,
我操,就是少活幾年我他媽的也願意。」
  「二狗哥,這娘們死了老公都半年了,估計下面的那個騷逼早已經荒了,那次
我趴在牆頭偷看這娘們洗澡,親眼瞅著她自己摳摸奶,肯定是癢的受不了了,乾脆
,咱三個今天就做做好事,把這娘們干了算了。嘿嘿嘿嘿……」天柱搓著自己的雞
巴說。
  「啊……啊……」鐵蛋發出了怪叫。
  二狗看了看旁邊剛剛入夥的鐵蛋,原來鐵蛋竟然自己搓的瀉了,那根露在褲子
外面的雞巴此時正在往外噴射著濃濃的精液,然後慢慢地雞巴低下了頭。
  「xxx。」
  二狗狠狠地敲了鐵蛋一下︰「真他媽的沒出息,呆會有你也操不起來了。」
  「大哥,我實在忍不住了,上吧。」天柱吞了口口水。
  「上!」二狗將勃起的雞巴費力地塞進褲子。
  三個人就來到阿花的面前。
  「嫂子,忙哪。」二狗涎笑著問阿花。
  「是啊。」阿花笑著回答,卻絲毫沒有意識到將要發生的一切。
  「嫂子,我石頭哥都死了半年了,可真苦了嫂子了!」
  阿花還是沒有聽出話中的含義。
  「嫂子,這半年來都沒有男人捅了,是不是癢啊,要不要哥幾個給解解悶啊!

  阿花驚訝地抬起了頭,看到了三個後生臉上的淫笑和那熱辣辣的眼神,這才意
識到將可能發生的事情。
  二狗做了一個手勢,還沒等阿花有啥反應,就被天柱和鐵蛋撲倒在地上,壓倒
了一片玉米。
  「你們……你們要幹啥?」阿花奮力地掙扎。
  「嫂子,當然是幹你的穴啊,你說哥幾個能幹啥?」
  二狗看著阿花那美麗的面龐,興奮地淫笑著,開始一件一件的脫去自己的衣服
,當他脫下那件髒兮兮的內褲時,那條粗大的雞巴高昂著碩大的鬼頭出現在我阿花
面前,阿花立即知道將要遭受輪暴,更加拚命的掙扎。
  「啪」,二狗重重的給了阿花一個耳光,掏出了一把西瓜刀,頂在我娘的肚子
上︰「臭娘們,不讓老子爽我就先捅了你。」
  阿花停止了掙扎,痛苦地閉上了美麗的眼睛,淚水不斷沿著她雪白的臉頰滾下

  二狗的手粗暴的伸向阿花的胸前,抓住衣領用力一扯,紐扣飛濺出去。
  「我操。」二狗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讚歎。
  在阿花的胸前,那一對豐滿堅挺潔白如玉的奶子終於擺脫了衣服的束縛跳了出
來,奶子頂上兩顆殷紅的奶頭,就好像兔子的眼睛一樣又紅又亮。二狗忍不住就伸
出左手捏住了阿花的一個奶子,就覺得光滑無比,又軟又有彈性,於是二狗就捏住
了阿花的一個乳頭,開始上下的扯弄,向上扯的時候就將阿花的奶子扯的老長,再
向下的時候就將阿花的整個奶子按成了一個肉餅……
  終於把阿花的奶子玩膩了,二狗迫不及待的扯下了阿花的褲子,阿花的那個地
方早已經又濕又滑了,濕漉漉的內褲緊緊的貼在了身上,一片陰毛異常明顯,散發
出了陣陣腥騷的味道,二狗的手伸進了阿花的內褲,將手指狠狠地刺進了阿花的陰
道,然後就在裡面左右摳挖,「啊」,阿花發出了一聲呻吟,又開始了扭動,不過
決不是反抗,而是不由自足的一種本能反應。
  「臭娘們,穴都濕成這樣了,還他們的裝聖女。」
  「二狗哥,把褲衩給她脫了吧,我到現在還沒有看過女人的是啥樣呢。」
  在阿花停止掙扎後,鐵蛋終於解放了原來按住我娘的手,開始和二狗的手一起
伸進了阿花的濕答答的內褲。
  二狗拿過來那把放在旁邊的西瓜刀,將刀尖伸進阿花的內褲,輕輕地將她的內
褲割開了,立時,鐵蛋的口水又流了出來。
  阿花雖然和石頭經常的操逼,但是淫唇仍然是淡淡的粉紅色,絲毫不像有些女
人,結婚不久就因為經常充血二變成了黑黑的噁心的兩片。
  鐵蛋嗷的一聲怪叫,跪在阿花的兩腿之間,雙手開始分開她緊閉的淫唇,於是
鐵蛋就看到了有生以來最鮮嫩的肉,阿花的腔裡面淡紅的肉正在波浪起伏,沾著淫
水在太陽下發出晶瑩的光澤。
  「鐵蛋,快嘗嘗女人的穴是啥滋味。」二狗在一邊指揮。
  鐵蛋立刻俯下頭,那張嘴巴緊緊的貼在了阿花的逼上,大口大口地吸著,舌頭
也滑進了阿花的陰道,在裡面大鬧天宮,阿花倆條雪白的大腿開始抽搐,卻仍然咬
著牙,拚命抵抗下面傳來的陣陣快感,俏麗的臉蛋就憋得紅彤彤的。
  「嫂子,這是啥啊。」
  二狗用西瓜刀指著阿花的奶子問,阿花一聲不吭。
  「說。」二狗的刀尖已經抵住了阿花的奶子,她感到一股涼颼颼的感覺,卻仍
然緊緊咬住鮮紅的嘴唇。
  「臭騷穴還硬。」二狗的刀用了點力。
  「不要,我說……這是……奶……奶子。」
  「二狗親的那個東西是啥,是幹啥的。」
  「那是……那是……專門給爺們……給爺們……雞巴操的……」
  阿花用盡平生的勇氣說了出來,淫蕩的話語給了她更大的刺激,忍不住裡又噴
出了一股粘液,「咳……」,二狗終於抬起了頭,臉上沾滿了阿花的淫水。
  「嫂子,咱們怎麼操?我看還是狗爬吧。」二狗擼著那根早已經是通紅髮亮的
雞巴。
  阿花只是哭。
  「你兩個別愣著,幫嫂子翻個身。」在鐵蛋和天柱的「幫助」下,阿花終於翹
著白的耀眼的大屁股跪在了地上。
  「我先上了。」二狗在手上塗了幾口口水,抹在了雞巴上,大雞巴抖抖地向我
阿花的屁股靠了過去,旁邊的天柱和鐵蛋眼睛睜的老大老大,看著阿花大腿中間的
紅撲撲的東西。
  二狗的雞巴終於頂在了阿花的兩片淫唇之間,阿花就覺得一個火熱的東西觸到
了自己最敏感的地方,那裡就開始了本能的一開一和,二狗的屁股繼續向前,碩大
的龜頭撐開了阿花的淫唇,進入了阿花溫熱的陰道中。將阿花的那個地方頂的深深
的凹陷了下去,然後,就開始了拚命的抽插。二狗的身體碰撞著阿花的屁股,發出
了啪啪的肉體撞擊聲,雞巴和結合的地方也傳出了滋滋的聲音。
  天柱和鐵蛋的腦袋湊了過去,仔細的研究雞巴進出的美景,只見那雞巴重重的
進進出出,出來的時候,阿花的嫩肉仍然緊緊裹住雞巴,形成一個粉紅色的環,龜
頭下面的凹槽將阿花陰道中的水帶了出來,順著阿花的大腿流到了地上。
  捅進去的時候,就幾乎將阿花的兩片淫唇一起帶了進去︰「干,這娘們的還真
熱乎啊。」二狗一邊讚歎,一邊拚命的操。
  「二狗哥,你歇會,讓我來操一下?」旁邊的天柱焦急的搓著雞巴。
  二狗不情願的從阿花的陰道中抽出了雞巴,扯出了一根長長的亮晶晶的絲。
  天柱立刻撲了上去,緊緊抱住了阿花的屁股,下身沒頭沒腦的在阿花的下身頂
撞,好心的鐵蛋趴下去,扶助了天柱的雞巴,將它靠近了阿花的陰道口,天柱一挺
腰,終於進入了,阿花陰道中的火熱和嫩肉的滑軟刺激了那根年輕的雞巴,天柱忍
不住深深的吸了口冷氣,雙手用力的握住阿花的腰,開始了衝刺……
  二狗乾脆躺在地上,頭放在阿花的下面,仔細的欣賞天柱的雞巴在阿花的陰道
中來回運動,手指開始無聊的揉搓阿花的陰蒂,「啊……」阿花終於忍不住喊了起
來,淫水從緊緊結合的器官中間迸出來,鐵蛋貪婪的張開了口,將阿花流出的淫水
一滴不露的吞了下去,然後就抱著阿花的大腿舔沾在上面瓊汁……
  二狗挺著濕乎乎的雞巴,來到阿花面前,揪住阿花的頭髮提起了她的頭,阿花
忍不住疼痛叫了一聲,二狗趁勢將雞巴捅入了她的嘴中,阿花口中立刻發出了「嗚
嗚」的聲音,二狗用力扯著阿花的頭髮,拚命的來回插,就好像操逼一樣,二狗感
覺比操真正的逼還要爽,嘴裡就發出了嗷嗷的怪叫,那根長長的雞巴深深捅入了阿
花的喉嚨,阿花幾乎喘不過氣,拚命的用舌頭向外頂,舌頭的蠕動更加深了對龜頭
的刺激,二狗捅的更加用力了,終於,二狗死命抱住阿花的頭,緊緊貼在他的下腹
,一股精液噴進了阿花的咽喉,阿花幾乎沒有被嗆死,當二狗放手的時候,阿花上
身就爬在了地上,兩個奶子被壓在地上,由於後面天柱的運動而在地上來回的摩擦

  天柱終於承受不了阿花的逼帶給他的強烈快感,當阿花的又一陣淫水開始沖洗
他的龜頭的時候,就再也把持不住,一股灼熱的岩漿噴進了阿花的陰道深處……阿
花仍然爬在地上,陰道中流出了混合的白濁的液體,在陣陣微風的吹拂下,她的幾
根淫毛開始輕輕的舞了起來,大腿緊緊夾住兩片肥大的淫唇,在陽光下閃耀著光芒
……
  終於輪到鐵蛋了,本來已經射過一次的雞巴由於剛才的刺激此刻早已經重新恢
復了活力,鐵蛋興奮地挺著和身材不相稱的小雞巴,貼上了阿花的淫唇。當龜頭分
開阿花淫唇的那一剎那,強烈的刺激使得可憐的鐵蛋渾身一陣顫抖,鐵蛋渾身哆嗦
了一下,將精液射了出來。然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干你娘的騷穴,真他媽的上不了檯面。」二狗罵了鐵蛋一句。
  天柱只是在旁邊笑。
  鐵蛋不甘心的用手摸著阿花粘糊糊的陰部,然後就順手拿起了一根玉米,伸向
了阿花的下身,鐵蛋扯下了玉米頂端的毛毛,將它們糊在了阿花的陰毛上,玉米的
毛毛將阿花弄得全身搔癢無比,啊的一聲慘叫,翻過了身子,修長的大腿大大的分
開,雙手開始拚命的在下身搔弄,想要止住那異乎尋常的搔癢。
  鐵蛋將粗魯的撥開阿花的手,將那根玉米捅進了阿花的陰道中,巨大的玉米撐
開了阿花的陰道,玉米顆粒刺痛了?腔的嫩肉,阿花忍不住叫了起來︰「哎吆……不
要啊……痛……好痛啊……」阿花開身全身抖動……
  可那三人才不管那麼多呢,他們整整搞了阿花一天,將阿花摺磨的死去活來。
  一個女人支撐一個家是多麼的不容易,還飽受欺凌,阿花想到了改嫁。
  鄰居阿牛挺不錯的,時常幫著阿花做這做那,三十多歲了還未結婚。其實阿牛
也挺喜歡阿花的,只是未有挑明。
  那天晚上,阿牛愛阿花家幫忙。臨走時,阿花深情地看著我阿牛,紅著臉抓住
阿牛的手緊緊地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他嫂子,這……這是幹啥……」
  阿牛顯得侷促不安,卻並沒有抽回他的手。
  「阿牛,自從石頭沒了,這些日子多虧了你的照顧,俺也沒啥,就讓俺用身子
來報答吧。」
  阿牛顫抖著把另外一隻手也伸了過來,捉住了阿花的另外一個乳房,阿花閉上
了眼睛,長長的的睫毛微微抖動著,輕輕地躺在了草蓆上……
  阿牛抖抖的手開始解開阿花的扣子,一顆……兩顆……三顆……
  當阿花那雪白豐滿的乳房完全袒露在月光中時,阿牛那壓抑了多年的原始慾望
終於爆發了,將倫理道德完全拋向了一邊,還沾著饅頭渣的右手就按向了阿花的奶
子,粗糙的手掌在如絲般光滑的皮膚上摩擦出了沙沙的響聲,阿牛張大的嘴中滴下
了口水,滴在了阿花的胸脯上,阿牛的頭就慢慢地伏了下去,哆哆嗦嗦的嘴唇就含
住阿花的奶頭,阿花的臉上開始現出了紅暈,渾身的肌肉繃緊了,發出了一陣不由
自主地顫慄,那本來就已經豐滿異常的奶子就好像浸了水的饅頭越發的鼓脹了。奶
水流進了阿花的嘴中,阿花的喉結就開始上下地動,發出了咕咚咕咚的聲音。
  阿牛的手終於戀戀不捨地離開了阿花的乳房,緩緩地順著平滑的小腹伸進了阿
花的褲子,就感覺到了久違的柔軟。於是開始了愛撫。
  粗糙的手掌摩挲著阿花的敏感的嫩肉,阿花忍不住扭動了一下身子,嘴中發出
了嗚嗚的呻吟,胸前的奶子就開始了一陣顫動。兩腿之間就有一股火熱的東西流了
出來。
  阿牛終於抽出了那早已經濕淋淋的手,晶瑩的液體佈滿了他的手掌,當阿牛張
開手指的時候,便在手指之間有了一條條的絲。阿牛將手指對著月亮,仔細的欣賞
那些絲線,然後就伸出舌頭舔自己的手掌,品嚐那玉液瓊漿……
  阿牛終於解開了阿花的那條紅絲腰帶,阿花抬起了下身,於是那條粗布褲子離
開了阿花的身體,阿花沒有穿底褲,那些紅的,黑的和白的東西就完全鑽進了阿牛
的眼中。
  阿花赤裸著躺在草蓆上,乳房上殘存著阿牛的口水,在皎潔的月光下反射出一
片晶瑩。
  阿牛分開阿花那兩條渾圓潔白的大腿,那埋藏在濃密陰毛中的紫紅色的陰唇令
阿牛的眼中幾乎冒出了火。右手就伸了過去,手指輕輕地捏住阿花的一片濕漉漉的
陰唇,開始溫柔地揉搓著,阿花的陰唇漸漸地充血膨脹了,那頂端的花生米一樣大
小的東西開始膨脹起來,發出了猶如紅寶石般的光澤,一股粘粘的東西又流了出來
,將阿花的大腿弄得又滑又膩,順著柔嫩的肌膚流到了臀下的草蓆上……
  阿牛開始脫下了衣服,露出了那根寂寞了三十年的陽剛之物,光澤的陰毛是那
麼的茂盛,頂端的獨眼流出了亮亮的液體。
  阿牛輕輕地壓在了阿花的身上,那挺立的獨眼龍就慢慢靠近了阿花黏糊糊的下
體,在阿花的兩腿之間跳動著,不時地敲打著阿花的身體,每一次接觸,都帶給阿
花一陣火熱,阿花的身體就忍不住地打冷戰。
  當火熱的龜頭終於叩開阿花那緊閉的兩扇肉門,進入那狹窄的小徑時。那種熟
悉的充實感讓阿花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緊緊地抱住了壓在身上的阿牛,尖尖的奶頭
緊緊頂住了阿牛的胸膛,下身拚命地抬了起來,將阿牛的肉棒完全吞了下去,阿牛
的屁股開始了運動,發出了那種猶如踩入爛泥一樣的聲音,獨眼龍終於再次嘗到了
那種又熱,又濕,又滑,又軟,又緊的壓迫感,阿花陰道的嫩肉緊緊箍住了那條長
長的肉柱,媚眼如絲,兩頰泛紅,鮮紅的小嘴中突出了火熱的呼吸。
  「嗚嗚……嗯嗯……啊啊……」
  阿花拚命壓抑住那想要大聲叫喚的衝動,發出了沉重的鼻音,兩條修長的玉腿
緊緊纏住了阿牛的腰,屁股就不停地向上頂。阿牛哼哧哼哧地喘著粗氣,早已經沒
有肉的屁股死命地撞擊著,恨不得將兩個蛋子也送入阿花的體內。
  「啪……啪……濮滋……濮滋……嗯嗯……嗚嗚……」的聲音充滿了整個小院

  「啊……你快用力,雖然那幾個畜牲侮辱了俺……可俺的身子還是乾淨的……
俺還從鎮上買了香胰子,裡裡外外都洗乾淨了……哼……啊……只要你肯回來親我
……嗚……妹妹的小洞你愛咋弄就咋弄……啊……不要……不要啊……」
  阿花的陰道嫩肉開始劇烈收縮,阿牛終於噴出了那股生命岩漿,深深地射入阿
花的體內,無力地伏在了阿花的身上,阿花死命地搖晃著阿牛,下身仍然在上下地
挺,還沒有完全軟下去的肉棒終於將阿花帶入了天堂,火辣辣的汁液流了出來……
  那一晚後,阿牛便和阿花好上了。不久兩人便結了婚,還生了三個孩子。

               本文完



















0.016163825988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