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鴛鴦雙飛 【換母】( (1一24)(全文完) (3/3)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22 又是一個夏天
   
    匆匆的日子又到了6月,天氣也開始轉熱,我們四人的熱度也慢慢升起來。可是4,5月四個人一直沒機會相聚,偶然也是單對偷個野食。

    我們第二學期的期末考也結束了,17歲的身體開始第二次發育,越來越強壯,我發現我的小弟弟也開始由細長轉粗壯了。
   
    6月23日後我們補課一周,7月1日開始放假。

    那天姨媽出差,表弟就到我家蹭一晚上。我們兩人放學後到了家裡,媽媽還沒回來,就跑到我的房間打了幾把遊戲,沒一會媽媽就到家了,告訴我們爸爸上省裡跑項目了。
   
    媽媽開始進廚房弄起了晚飯。表弟一見媽媽回來了,就像貓兒聞到了魚腥味,悚的一下跑到她跟前圍轉轉。開始主動打起下手,擇菜洗菜,我看那個黏糊勁,有點不是滋味感覺酸酸的,讓我更是想起姨媽來。
   
    不多時刻就開始吃飯了,我就更難受了,實在受不了他們打情罵俏的樣子,一會媽媽給表弟夾菜,一會是表弟給媽媽喂湯。
   
    「怎麼生氣了,嘟著嘴。」

    去找你姨媽啊,媽媽故意逗我。

    「你們能不能避著我點啊!我羨慕的要死。」

    「我們喜歡,沒挨著你啥事啊!」表弟不無得意的看著我。
   
    吃完飯,表弟還是搶著收拾,之後媽媽換了寬鬆的裙子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表弟乖巧的給媽媽按肩膀,弄的媽媽舒服的要死,乾脆閉了眼享受起來。

    按了5分鐘表弟開始給媽媽按大腿,沒搞幾下就悄悄移開裙子,直接按在光
光的肉腿上,我看的火起,媽媽一點都沒反應,還是微微喘著氣舒服的樣子。

    表弟朝我眨了眨眼,一下把手給弄到三角處去了。「啊」的一下把媽媽給直
起了身體。

    「要死啊!」

    媽媽當著我的面被表弟調戲,很不習慣。啪嗒啪嗒的回臥室去了。
   
    夜已深,我跟表弟打完遊戲後就躺在一起睡了。窗外是啾啾的蟲叫,我又想
到表弟撥弄媽媽的畫面,伴著夏天的悶熱有點煩躁,翻了幾躺身才算睡著。
   
    好久好久,看到我睡的死豬一樣,表弟悄悄的起了床,先到廁所放了個尿,
輕手輕腳地來到我媽媽的門口。敲起了門,敲了10來下才有回應。

    「誰啊!」

    媽媽打開了房門,表弟一下閃了進去。
   
    「姨媽是我呢!」

    表弟抱住媽媽的身子,好久沒抱過了,小別勝新婚啊。
   
    「哎,你怎麼進來了,你哥呢?」我媽有些緊張。

    「他早睡著了,姨媽我們好久沒弄了,你想我嗎?」

    表弟的大手開始到處亂摸媽媽的柔軟的身子。

    「不好吧,小威會……」

    在三個人的時候,媽媽還是不習慣被表弟弄。
   
    「知道也沒關係啊,最多我叫我媽多照顧下他!」表弟一把抱起了媽媽。
   
    「哼,你們感情把我們當你們的發洩工具了!」媽媽有點不滿。
   
    「那能呢,我們最愛你們了……你們真像花兒那樣漂亮。」

    表弟開始恭維著,一會兩人開始錄影裡那樣的哈……哈……哈喘氣,互相撕扯著衣服,本來就不多的衣服一下就光了。表弟撲了上去,床開始有節奏的咯吱
咯吱。

    透過月光,看到一具黝黑的身體壓在一具雪白的胴體上,那個黑屁股一拱一拱的。

    媽媽開始閉起了眼睛,享受著陰道內表弟的堅硬,好久沒做了,今夜特別敏感,沒一會就嗯嗯嗯的呻吟起來。
   
    也不知啥時候,我被尿給憋醒了,我一翻身發現表弟不見了,難道去廁所了,我也模模糊糊進了廁所。

    上完廁所,回到房間意識到表弟不見了。他去哪裡了?唯一的解釋是去找我
媽媽了。日,這個小色鬼,我心裡暗罵。

    我上樓悄悄到了媽媽的門口,見門關著,伏下身子側耳到門縫,聽到咯吱咯
吱床叫,嗯嗯嗯……啊……嗯的叫床。

    我知道我硬了,媽媽正在被表弟操著呢。
   
    「舒服嗎?」
   
    「舒服,姨媽你太好了。」
   
    「乖,累不!」
   
    「不累。」
   
    「要不姨媽來伺候你!嗯嗯嗯……」媽媽的氣息加大了。
   
    「好啊,最喜歡姨媽來操我。」
   
    「啪!」門盡然沒關緊,我一不小心給頂開了,裡面的人正要高潮。

    「啊,誰?」

    媽媽正掛著兩隻大奶子,披頭散髮赤裸的坐在表弟的雞巴上,扭著屁股,一
下看過來,驚恐的樣子。

    「是我啊,對不起,對不起!」

    「快走,快走啊,不要看,不要看。」

    媽媽羞澀不已停止了動作,表弟一個翻身又把她壓在了身下,開始了快速進
攻。

    「不要啊……嗯嗯啊啊……」媽媽要高潮了。

    我輕輕了關了門,帶著我的欲火回到了房間。
   
    第二天看到媽媽神彩飛揚的樣子,知道昨晚被表弟滋潤爽了,她不敢面對我的眼睛。


23 四人激情,墮落地獄
   
    高中的第一個暑假終於來到,我們用優異的成績彙報兩位媽媽的哺乳。

    姨媽宣佈中斷兩個月的四人聚會重新開啟,讓我們歡喜不已。

    此時我們的心情猶如速度與激情,又刺激又熱烈。這次因為兩個爸爸都在家,
我們決定到市區去開房,本來準備開兩個,我們兩個小傢夥建議就開一個,還能
省點錢,本來她們是不同意的,後來被我們纏的不行,姨媽先鬆口了,最後媽媽
也無奈同意。
   
    到了目的地,媽媽跟姨媽先去開好房間,然後告訴我們房間號,我跟表弟再
悄悄的像特務一樣潛入進去。

    一開始四個人乾坐著,有點尷尬,誰也不出聲,弄了好久才有人出聲,「抓緊吧,鐘點房有時間。」

    表弟第一個坐到了媽媽的身邊,開始搓起媽媽的身子。

    「你們不洗洗嗎,我跟你姨媽都洗過來的。」

    「我們也洗過了。」

    此時我也開始吻起了姨媽。

    「們去浴室吧!」

    「不用了吧!」

    「不好!」

    我跟姨媽對答著。

    我還是被姨媽拉進了浴室,我們開始纏綿,姨媽開始像八爪魚一樣的纏在我身上,我見有機可乘,一下拖住姨媽的屁股抱了起來往外走。

    然後雙雙壓在另一張床上,我也不理睬姨媽的驚呼與抵抗,最後姨媽在我強
烈的進攻下,身子漸漸軟了,開始放棄了無謂的抵抗。
   
    兩張床,四個人,兩邊開始給女人解衣服。

    哇!哦!當我們分別解開各自女人的衣服時,都驚奇的感歎起來。

    只見媽媽身著紅色蕾絲內褲帶扣連黑色絲襪,內褲中間開檔,露出濕漉漉的
陰毛與褐紅色的陰唇。姨媽則是穿一套古裝:紅色肚兜及開叉褻褲,一樣的露出
下陰,饅頭上一條細縫入我眼來。
   
    「太漂亮了,媽媽你們真好!」我跟表弟趕緊恭維。
   
    「還不是為了你們兩個兔崽子,以後一定要對我們好。」

    媽媽羞著臉,其實她跟姨媽是真心的感受到了我們的快樂,對於他們通過這
種近乎討好的手段來滿足我們兩兄弟,我跟表弟是從心底深深愛上了她們,不管
是性愛還是情愛。
   
    在我們孜孜不覺的撫弄下,媽媽跟姨媽已經不滿足前戲的撫摸,我跟表弟立
馬扯光身上所有的衣物。
   
    「我們比賽,看誰先不行。」表弟沖我竪手指。

    「誰怕誰!」我的好勝心被激了起來。

    「你們就作踐我們。」

    姨媽跟媽媽非常的害羞,但是也很……
   
    我跟表弟先用同樣的普通姿勢跪于各自女人的前面,把女人的誘人的大腿掰
開,挺著粗大的雞巴插了進去,激動的兩女人都發出了哦的聲音。

    我們開始運動了起來。沒有套子的束縛,雞巴跟陰道肉貼肉確實不是一般的
爽。我看著褻褲中的雞巴跟陰道的交合,想起了古代的春宮,仿佛置身於古代的
洞房之夜。

    對面的表弟扶著媽媽的大腿,也看著他粗大的陰莖在褐紅的肉洞裡進出著,
一邊不時望下我跟姨媽的境況,也是刺激的不行。

    我媽媽在他身下只是嗯嗯低吟,不敢有多餘的動作。姨媽則是睜著眼睛盯著
我,時而也大膽的看下那邊風景,不知道是我操的厲害,還是那邊的風景刺激到
了她,水很快就多了起來。

    「你真騷啊,這麼快就有這聲音了。」姨媽聽到媽媽那邊響起了噗嗤聲。

    「啊,哈哈,那你呢!」

    不知道媽媽這邊剛響起噗嗤聲,姨媽自己一下就嘰咕嘰咕起來,讓姨媽臉紅
的像成熟的蘋果。

    「哥,換姿勢了。」

    我們分別讓兩位媽媽坐在了我們的雞巴上,讓她們開始搖動,一開始她們都
羞于在第三者面前做這動作。最後還是抵抗不住身子的欲望以及我們的催促,開
始動了起來。

    媽媽晃動著大奶子開始做左右前後挪動,那肥大的屁股全部被我看在眼裡,
屁股地下有支長槍在聳動。姨媽則是雙手抵著我的胸部,小翹的屁股做上下起伏,
一對堅挺的奶子也隨著起伏而上下跳動,一下被我抓在手裡捏起來。

    不消一會,兩女拋開了一開始的羞愧,開始低吟高唱,咿呀咿呀的。
   
    「姐姐!」姨媽開始撫弄起自己的頭髮。
   
    「嗯!」
   
    「這兩屁馬太好騎了,駕駕。」姨媽拍了下我身子。
   
    「是啊,這次他們是被我們操,被我們奸……」

    女人們開始瘋狂了。

    我感受到了姨媽的小B開始一張一夾,裡面好燙,讓我激動不已。表弟也被
媽媽的陰道給包的人魂顛倒,我們真的被她們強姦了。

    搞了10分鐘,我們都沒射。女人們埋怨我們今天怎麼這麼厲害。我們拍了
下媽媽們的屁股要求換姿勢。
   
    兩個女扭捏著難為情的轉過身,撅起了屁股,我跟表弟要用最喜歡最淫蕩的
姿勢幹她們。

    我們分別抱住女人的屁股,將粗大的龜頭擠了進去,沒一會整根而入,開始
抽插。

    這個姿勢的最大好處是,能看到女人的全景圖。雪白的背,大而圓的屁股,
修長或豐腴的大腿,細小的腰肢,優美的曲線,給于男人的衝擊是最大的。也深
深滿足男人征服女人的榮譽感。姨媽被我操了,而且是被操爽了。我跟表弟開始
加快速度互比。
   
    兩個女的都深深的將頭埋於被子,這個姿勢是非常讓她們難堪的,用狗交式
有點侮辱,但是生理是有強烈需求的。撅著屁股讓比自己小20多歲的外甥操,
旁邊還有兒子看著,太難為情了,而且被操的快感連連。只感覺到陰道內的渴望
被深深的滿足了,粗大的陰莖極大的填滿了空虛,幾個月的寂寞總算得以撫慰。
   
    「姐啊,嗯……嗯,我感覺你兒子的那東西好像又粗大了……」
姨媽開始偷偷觀看表弟操我媽,看到表弟明顯小一號的身板整抱著姐姐這個熟女,
從屁股後面插入,太刺激了,不僅自己的陰道又緊了下。
   
    「啊……哈,他現在都166了,你說那東西長不長,嗯嗯,以後有你爽了
……」

    媽媽邊呻吟邊回答,但是不敢抬頭。
   
    「姐,我兒子怎麼樣,在妳哪裡感覺是啥?」

    姨媽好奇心來了,都忘記呻吟了。

    「死妮子,怎麼開口啊!」

    「那我先說,現在小威哪裡又粗又長,搞的我現在老癢癢,經常能弄到敏感
點,啊啊啊……」姨媽開始叫了。
  
    「你家兒子更厲害,那東西還上翹的,勒的我實在受不了,整個漲的滿滿的,
呼哧呼哧……」媽媽也開始評論表弟的東西。

    「嘿嘿,要不要我把小威讓你嘗個鮮!」

    姨媽日常生活比較嚴肅,在性事上反比我媽媽開放多了。

    「嗯啊嗯啊,嘗個屁,又不是沒……」

    媽媽一下想到,連忙收了口。
   
    「姨媽,攏屁(性交方言)舒服嗎,我攏的厲害吧?」

    看著雞巴淫蕩的在媽媽的陰道裡進進出出,帶出一些白色的漿液,表弟好是
滿足。

    「別說粗話,嗯嗯……」

    媽媽的臉被被子蒙出了好多汗。

    「姨媽,那你說我攏的你舒服嗎。」

    我學著表弟的話,打了下姨媽的屁股,死命的聳動著屁股。

    「啊啊啊,操死我吧,操死我吧,你攏的舒服!」姨媽竟然高潮了。
   
    「嗯嗯嗯,啊……」

    媽媽也被表弟送上了天。
   
    「你們還沒好啊?」

    媽媽她們受不了我們今天的耐力,高潮後繼續撅著屁股讓我們發洩。

    「我們來拍個照,怎麼樣!」
   
    「不能!」,「不行!」兩個媽媽都不同意。
   
    「玩一下,等會馬上刪了。」

    我希望表弟能說服她們。
   
    「這個……很……好難為情。」

    姨媽這次也有點受不了。

    「要不你們蒙上眼睛吧!」

    兩個女的沒了聲響,我們當做她們默認,拿了毛巾給系蒙住眼睛。然後表弟
給我使了個眼色,我們迅速交換著,重新抱起新的屁股,插進了新的新娘。
   
    抱著媽媽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就著裡面的淫水抽插起來相當順利,我從媽媽
陰道裡生出來的陰莖17年後又再一次攏了進去,上次給媽媽帶來了無盡的痛苦,
這次一定要媽媽享受無限的高潮。

    我開始撫摸媽媽的背,大奶子,大屁股,大腿,看著媽媽高潮後,一鼓一鼓
的屁眼,實在是受不了,陰莖開始有了射意。
   
    那邊的表弟一樣興奮的說不出話來,上次在外婆家看不到他媽媽的反應,今
天全部看到了,小翹柔軟的身體,抑揚頓挫的聲音,實在不敢跟法院庭長給對上
號。攏自己媽媽的感覺不是一般的刺激,想到他爸爸的老婆給他攏了,粗壯的雞
巴也開始到了最後階段。
   
    「你是誰啊?」

    姨媽感覺不對,兩個女的一把扯掉了毛巾,發現身後盡然是自己的兒子,整
弄著自己的屁股,一下蒙了,之前在鄉下黑暗中的糊塗也就算了,這次可是在大
白天給兒子攏了,而且都給攏的叫床了。

    她們開始拼命的掙紮,要脫開我們。

    「不行啦,不能這樣,嗯哈嗯……」

    雖然叫著不要,但是還是被體內的東西給插的起了反應。

    「媽媽,媽媽,媽媽呼哧呼哧……」

    我們兩個死死的抵住媽媽們的屁股,不讓雞巴有所脫離,女人的體力畢竟有
限,而且高潮後更是沒了力氣。

    一會就被兩聲啊……伴著操死我吧,操死我吧,又一次高潮了。

    與此同時我也抱住媽媽的大屁股,在媽媽蠕動的陰道裡強烈的射精,全弄進
了媽媽的深處,那邊表弟也開始在姨媽的體內迸發,表弟一個沒捧住姨媽的屁股,
姨媽癱了下去,雞巴一下滑了出來,還在噴發的精液一半射到了床上,一半從姨
媽的屁股後面汩汩而出。

    我在媽媽背上閑了會,抽出了軟下去的東西,只見精液混合著媽媽的愛液從
肉洞裡流了出來,流到了床下。
   
    之後一陣沈默後,我們被媽媽們一陣埋怨,不過好像也沒見多生氣,只是羞
於被自己兒子抱著。

    休息了半小時,又開始調情,一會4個人的反應又來了,這次我自然的操上
自己的媽媽,姨媽也從了表弟。

    兩個女人又開始撅著屁股讓自己的兒子攏屁了,不一會,兩位媽媽開始攀比
聲高,用她們火熱的身子吸取著我跟表弟青春期的躁動。
   
    一屋春色暖人間,兩對情兒心相印!


24 最後的高潮
   
    7月的天氣,越來越熾熱,街上的風景也越來越精彩,美女靚妞穿的越來越
清涼,整個看去就是大腿,胳膊或者是美妙曲線的身材,幸好那個年代沒有像現
在這麼多的偷拍狂人。

    我們學校的少女們的饅頭,也經過一學期的蟄伏開始發酵,但是在我看來還
是太過於青澀。
   
    自從嘗到了姨媽她們,總感覺熟女的風情是無法比擬的,她們一旦放開,總
是非常熱情,能接受很多少女所無法接受的的東西,尤其是在性愛中更加自如,
而且她們會非常默契地配合你,甚至可以說指導你,而不像少女死板板的任你作
弄,沒一點情趣。
   
    而我們需要做的是做好安全措施:一保密,這一點我們都很聽兩位媽媽的,
人前人後都有所區別,在非四人或兩人私會時,必須是正常關係,兒子是兒子,
母親是母親,外甥為外甥,姨媽為姨媽,不能顯露一點蛛絲馬跡給外人尤其是父親。二是避孕措施,這一點兩位媽媽都做出了很大的犧牲,戴了環。
   
    當了官的女人公務是非常繁忙的,應酬也多,直接導致有時候我們必須自己弄飯吃。

    由於各種原因,而且媽媽們也不允許我們特別的縱欲,我們的聚會還是非常少,但是一旦聚會了,都特別放的開,按她們的說法是給我們聽話的獎勵。

    我跟表弟也不再去看那些錄影,而是把時間放在學習上,多餘的精力也通過打遊戲或者體育鍛煉來釋放。
   
    7月25日,我們終於等來了好消息,那天姨夫出差外地去談個項目,晚上到姨媽家召開『四國會議』。這可把我跟表弟給樂的。

    離下班還有段時間,我們各自早早到各自的姨媽辦公室等待她們一起下班。下班後待姨媽弄完所有事情,我殷勤的替姨媽拿上包,一起坐車離開。我先跟姨媽一起去了菜場買了菜。
   
    等我們到姨媽家,剛好媽媽她們也到了,表弟紳士的替媽媽開了門。

    媽媽一出來真是絕代風情,淺紅色包臀帶蕾絲連衣裙,一根玄紫色的寬腰帶勒緊細腰,顯出了身段窈窕,給人一種清雅不失華貴的感覺。
   
    「打扮的這麼漂亮,想勾引人啊!」

    姨媽看下自己的工作服,開起了媽媽的玩笑。
   
    「咋了,我就想我的外甥了,有意見?」媽媽故意擺弄了下身子。
   
    逗完嘴,姨媽開始做菜,我開始給她打下手,媽媽跟表弟開始卿卿我我,互相吃著白食,嬉鬧的小聲從客廳不時傳入廚房。

    「你們有完沒完,要親熱去房間,別弄的……」

    姨媽也給逗的沒了心思,探出頭朝媽媽們抱怨不滿。

    「好妹妹,我都一個月沒吃了,還不讓我先開開胃口啊!」

    媽媽也被姨媽帶壞了,開始學會奔放。
   
    飯菜做好後,姨媽先去換了套衣服,竟然穿了套白色繡春秋圖高開叉旗袍出來,把凹凸有致的身材給勾勒的猶如用畫筆畫出來的,白豔豔的大腿在眼前晃的厲害,害的媽媽說她太騷了,姨媽反擊說還不是學她,兩個小男人總的吸引一個吧。
   
    這場香豔的晚宴,吃的好久啊,兩對情人互相旖旎著,互相喂著佳餚,喝著交杯酒,又互相說著情話。之後還沒完,兩對情人間還互相潮噴戲弄對方。

    媽媽坐在表弟的大腿上,半打開表弟的襯衫,親吻著表弟的肌肉,一邊還不忙用眼神挑戰著姨媽。

    姨媽沖我狐媚的一笑,一股酒氣加體香撲鼻而來,真是芙蓉不及美人妝,水殿風來珠翠香。她竟然把手弄進了我的內褲,挑逗起我下麵的弟弟來。

    兩個小男人那受的了,都開始瘋狂的撫弄起環裡的女人,用嘴巴跟雙手肆虐起女人美妙的身子來,該摸摸,該搓搓,該吻該咬不放過,就像鬼子進村,所到之處一片狼藉,把女人的裙子給弄的鄒鄒的,褲襪給破了,除了在雪白的身子上留下口水外還給女人們帶來了爽快的呻吟。

    「我去洗洗。」

    「我也去。」

    待兩位媽媽洗完後,我跟表弟匆匆用水澆了下就跑了出來。
   
    「怎麼分房?」姨媽穿著睡衣問。
   
    「媽媽,要不一起吧!」表弟懇求著。
   
    「姨媽一起熱鬧,而且可以少洗床單。」我接著表弟說。
   
    「死小鬼,還不知道你們的壞主意!」媽媽點著我的頭。
   
    「那,姐你看?」姨媽盯著媽媽。

    「哎,算了算了,就當獎勵他們。」媽媽見姨媽也沒反對。
   
    我們各自抱著對方的媽媽來到姨媽的大床,分別佔領一個陣地開始前戲,我打開姨媽的雙腿,直接給姨媽舔起陰蒂陰唇來,沒一會姨媽就流口水了,小口的水,氣息也加粗了。

    那邊則是媽媽褪掉表弟短褲,用嘴開始獎勵起表弟來,真是弄風騷唇朱品玉蕭。

    一個月的相思,讓我們的情欲難耐,我跟表弟翻身而上,直接弄掉兩位媽媽的情趣內衣,直勾勾的弄出四隻奶子。

    猶如古人所說:擁雪成峰,挼香作露,宛像雙珠,想初逗芳髻,徐隆漸起,頻拴紅襪,似有仍無,菽發難描,雞頭莫比,秋水為神白玉膚,還知否?問此中滋味,可以醍醐。
   
    我打開姨媽的冰肌玉腿,將我醜陋的陰莖送了進去,開始噠噠噠的宣達起來。

    表弟一樣弄好我媽晶瑩剔透的大腿,捧著他粗大的東西擠進媽媽狹窄的通道,猙獰異常的龜頭,弄的媽媽倒吸一口冷氣,開始閉著眼。

    我們一邊操弄著對方的媽媽,一邊撩撥著紫葡萄與紅草莓,享受著生理、視線、心理的三種快感。媽媽們也通過陰道接受來自我們的愛與快感,細細品嘗著禁忌和刺激。
   
    「春風要度玉門關」、「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

    我跟表弟在操弄之餘,開始擺弄起詩詞。
   
    「你們又要作踐人啊,嗯嗯額……」媽媽開始用粉拳輕打表弟。
   
    「啊哈,啊,姐,你說這些古人還真是的,怎麼形容的這麼像。」姨媽的臉也被弄的躁紅。
   
    我站於床下把姨媽的白璧無瑕的小腿掛在我肩頭,開始強烈的抽插,這比撐著做俯臥撐要省體力,弄的姨媽連連嬌呼,一陣比一陣快,直弄的波浪滔天,紅色的草莓猶如在滔天大浪的海中飄曳的孤舟。

    表弟見我換了姿勢,他也不敢示弱,開始用強壯的手臂把媽媽抱在身上,讓媽媽的手臂掛在他的脖子上,他的雙手捧住媽媽肥大細膩的雪臀,讓黝黑粗大的雞巴從下插進媽媽暗紅的陰道,然後開始做上下顛簸,汁液滴答滴答的弄滿了一地,搞的媽媽大呼小叫,直喊過癮。
   
    「詩琪,你兒子太厲害了,那學的。」媽媽被新姿勢弄的好爽。
   
    「小威也不錯,他那玩意又比以前粗大了,每次搞的我心晃晃,怕被弄壞!」姨媽嬌羞的跟媽媽對著話。
   
    「兩個小崽子,太會攏了!」

    媽媽無所顧忌的說著方言粗話。
   
    「姨媽,你的卵泡被我攏的爽嗎?」

    我也開始用方言來戲弄姨媽。
   
    「小威,攏死你姨媽的卵泡,攏死她!」
   
    「嗯,啊啊,小韜幫妳媽媽啊,把你姨媽的屁給攏壞。」

    四個人開始瘋狂了,用最骯髒的方言來刺激對手。
   
    一會表弟換成後入,剛那姿勢對體力要求太高,我有樣學樣,轉過姨媽的身子,拿著雞巴攏進了姨媽的卵泡。

    兩個兒子直把環肥燕瘦的兩個媽媽攏的一個俏眼朦朧,一個春情如醉。
   
    「給你們猜個迷,離地三尺一條溝,一年四季水長流;不見馬兒來喝水,只見和尚來洗頭。」

    表弟抱著媽媽的腰肢開始輕抽重插,弄的媽媽充血的陰唇剛開門就關門。
   
    「你要死啊,那學來的壞小子!」

    媽媽伸手要扭表弟。表弟的淫謎讓我們更添一層刺激。
   
    「你這小和尚,有本事把你姨媽攏爽!」

    姨媽黃詩琪刺激著他的兒子。

    沒一會姨媽高潮了,她推開了我去洗了下,回來後我正要抱住她繼續。

    「那個月事突然來了,不能弄了!」

    姨媽好像很無奈的樣子。

    「那我怎麼辦?」

    我翹著高高的雞巴,看著表弟跟媽媽痛快的醜樣。

    「諾!」姨媽朝媽媽那邊弩了弩嘴。

    「啊,這……」我猶豫了。

    「害羞了?上次呢,怕啥!」

    在姨媽的慫恿下,我挺著硬的難受的雞巴來到媽媽的嘴邊。杵了杵她的臉。媽媽迷離的眼神好像失去了神智,一下抓住我的雞巴給吃了進去,開始給我做口交,沒有一點齒感,真是爽的要命啊。
   
    只見,一40來歲成熟女子跪於一大床上,撅起肥大的衝擊視線的屁股,其身後站一個身形明顯小一號的男孩,挺動著已經粗壯的陰莖姦汙著女子成熟的陰道,黝黑的陰莖在雪白的屁股裡進進出出,反差太明顯了。

    女子身前也站一個17歲的剛剛開始發育的男孩,男孩略顯幼稚的面孔,長長的呼吸著氣息,白嫩的雞巴帶著一圈黑毛抽送在女子猩紅的嘴裡,女人大嘴與小嘴都流出了水兒。
   
    表弟突然拔出了水淋淋的雞巴,給我使了個眼色,我也將我的小弟弟抽出了媽媽的嘴巴,媽媽一下感到空虛,不解的看著我們。

    我們迅速換了位置,我將我的小弟弟從媽媽身後攏了進去,表弟在前面接我的班。

    我感受著肉洞的溫暖,開始把媽媽插的嗚嗚直響,要不是表弟的雞巴堵著,媽媽此時肯定是高吟不止。
   
    在急抽急插中不小心把小弟弟給弄出了陰道,我也不用手扶直接又往屁股上貼了過去,那活兒一下不聽話,被水滑了下納入後庭花內。嚇的媽媽急急吐掉前面的雞巴,扭起屁股甩了出去。

    我重新搗鼓進正確的位置,開始大力幹活。

    「姐,你好厲害,一後二皇啊!」姨媽在旁邊看的興起。

    「啊,嗯嗯。」

    媽媽開始停止吃雞巴,轉而叫起床來。我哆嗦著打了個冷顫,一下射在媽媽的體內。

    表弟立馬過來趁著我的精液重新插進了媽媽淩亂的下身,開始新一輪進攻。

    「我也要,我也要。」

    姨媽跪于媽媽旁邊也翹起屁股挨插。

    「你不是那個來了嗎?」我有點奇怪。

    「你太好騙了,我就是想看看你們哥倆一起伺候你媽的樣子。」

    姨媽得意的笑了。

    我看著一大一小雪白的屁股,身體好像又有反應。

    表弟開始抱著屁股輪流抽插,這個洞弄兩下,然後換個洞嘗個鮮。表弟操媽媽時,姨媽嘲笑媽媽,表弟攏姨媽時候則是媽媽反擊姨媽。

    待表弟在兩美女的夾攻下落荒而逃,我接著戰鬥。
   
    表弟見我英武神威,也就5分鐘光景第二次勃起。媽媽見此連忙站了起來,挺著個大奶子來到姨媽邊。

    「快來,這次輪到你們兩個弄她了。」

    媽媽抓住姨媽的手不讓反抗,表弟則讓我走開到前面,然後他開始操起了他媽媽。

    「強姦啊!救命啊!」

    姨媽裝的到很像。
   
    「死妮子剛才欺負我,這次也讓你嘗嘗味道。」媽媽非常得意。
   
    自是一夜風流——雙娥合衾,被窩春中鎖二詩。
   
    四個人兩對情,慢慢走來慢慢品。開始過起了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
       
    我們青春的躁動被媽媽跟姨媽默默的吸取,讓我們度過了緊張的高中生活。
     
    也許還有將來……也許……

   
                           全文完





















0.015581846237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