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背德的調教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黎老師,王奇,劉慧,鄭遠三人昨天的語文作業沒交。」語文課代表陳
小娟向站在講臺上的班主任黎珞彙報道。

  黎珞眉頭一皺,大聲喝道:「怎麼回事,你們三個站起來把原委說清楚。」

  見老師發怒,王奇與劉慧連忙戰戰兢兢的站起,低著頭說不出話,但坐在
教室裡最後排最角落的鄭遠卻如同沒聽見一般,滿臉不在乎的望著黎珞。

  「鄭遠,你沒聽見嗎?給我站起來回話!」黎珞盯著鄭遠加大了聲音。

  聽到班主任加重的語氣,鄭遠不但沒有害怕,反而心中湧起一股惱怒,他
用憤怒的目光瞪了黎珞一眼,剛想發作,但突然覺察到這個成熟動人的女老師
眼神中似乎帶著肯求,心中的惱怒就頓時消失了大半,他便慢慢悠悠的站起倚
靠著牆,不過臉上仍掛著一幅玩世不恭的模樣。

  可奇怪的是黎珞並沒有再發火,她轉而面對王奇與劉慧,「你們一個一個
的說,不說清楚,這兩節課你們就站外面去聽。」

  「我……我……」奇開始結結巴巴的解釋著。

  「孬種!」鄭遠暗暗鄙視了王奇一句,然後再把目光轉移到了老師黎珞身
上。

  太誘人了!鄭遠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身著白衣黑短裙的黎珞真不愧校
園第一美女的稱號,雖然她已有三十多歲了,但初次見面的人絕對不會認為她
越過二十歲,而她渾身散發的成熟氣質又是妙齡少女遠遠不能企及的。筆直修
長的一雙玉腿被光滑的黑絲襪包裹著,更是讓她的女人味展露無遺。

  「鄭遠,你的解釋呢?」

  黎珞的問話把鄭遠的意淫中打斷,他咳嗽一聲,盯著老師挺立的胸部說:
「嗯,是這樣的,我媽昨天晚上不舒服,我照顧了她一晚,所以作業……」

  「嗯,我知道了,你坐下吧。」突然間黎珞臉一紅,沒讓鄭遠把話說完便
打斷了,「好,現在開始上課吧。」

  鄭遠一臉得意的坐下,雙眼不停的掃視著黎珞,從頭到腳,又從腿到胸。
突然,他想起了一個東西,不由嘴角一笑,迅速從書包裡翻出一個小小的搖控
器。

  他用書本遮蓋,用手指輕輕的一按,然後用詭異的笑容看著黎珞。

  與此同時,正在講課的黎珞突然全身一顫,說話也停頓了一下,但很快她
又表現得很正常了。

  「還很會裝嘛!」鄭遠暗暗一笑,又在搖控器上連按了幾下。

  只見黎珞又是一顫,手中的教科書也在微微抖動,臉上更是顯露出難受的
表情,她眼光朝向鄭遠,似乎是在哀求,但鄭遠不為所動,又連按了幾下。

  黎珞顯得更加難受了,鼻尖上甚至滲出細微的汗珠,當她發覺有幾個學生
用奇怪的眼光看著自己時連忙用鎮定的語氣說:「好了,現在全班一起把這篇
課文讀一遍。」

  在學生的朗朗讀書聲中,黎珞慢慢的走到鄭遠課桌旁,輕聲叫道:「鄭遠,
別,別弄了。」

  可此時的鄭遠卻在一同大聲的朗讀課文,似乎沒查覺到黎老師已站在了他
身邊,可仔細一看,那個搖控器就擺在桌面上,他的手指仍時不時的按一下。

  此時,黎珞那條筆直的長腿不住的打顫,她用微弱的聲音說:「鄭……鄭
遠,別……別按了,求……求。」

  鄭遠這才轉過頭朝她一笑,用手一招,「你靠近一點。」

  黎珞緊張的朝教室裡望了一圈,見沒有哪個學生注意這邊,便輕輕的朝鄭
遠靠近了幾步。

  突然,鄭遠猛的一下掀開黎珞正面的裙子,右手伸入一把放在黎珞的雙腿
之間。

  黎珞沒料到鄭遠突然間有這個舉動,嚇得差點大叫出來,好在聲音還沒發
出來之前連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但她的身體卻沒有後退半步,因為她不敢。

  鄭遠見黎珞沒有太大的反抗,心中的怒意又減少的很多,他的手肆無忌憚
的在黎珞的黑絲大腿上來回遊動著,感受著這又光滑又軟嫩的感覺。

  可身為班主任的黎珞就慘了,她緊張得要命,大腿內側的肌肉都在不停的
打顫,因為害怕和羞恥,她的那雙美目含著晶瑩的淚花輕聲的哀求:「別,把
手放開吧,求求你了。」

  鄭遠感到了無比的得意和滿足,高高在上的班主任又是學校的第一美女被
自己在全班同學上課時玩弄猥褻而又不敢反抗,這是有多麼大的成就感啊。

  鄭遠毫不理會黎珞的哀求,他的手更加往上遊動,觸摸到了黎珞的腹股溝,
並在這條明顯被絲襪裹緊的凹痕處來回的摩擦。

  看著美麗成熟的女老師的屈辱而又無奈的表情,鄭遠感到無比的受用。他
的手又移動了,來到了黎珞的陰部。

  雖然被裙子遮擋了視線,但鄭遠還是能感受到黎珞那被黑絲包裹陰部的三
角形狀,非常平整,明顯裡面沒有穿上內褲。

  「好淫蕩的老師啊,居然沒穿內褲來上課。」

  鄭遠的話被教室裡的讀書聲掩蓋了,但黎珞知道他說的是什麼,她的臉刷
的紅了,胯部也微微扭動,似乎想逃避鄭遠魔爪的侵襲。

  鄭遠暗暗發笑,手指抵到黎珞陰部正中的那條細縫上,非常熟練的按在陰
道口邊,一個小小的硬綁綁的東西正鑲嵌在那。

  這是個小型震動棒,原來鄭遠手中的搖控器就是搖控它的。鄭遠得意的笑,
另一手上的搖控器又打開了。

  「啊……」黎珞全身一震,把剛剛到嘴邊的呼喊又生生的呑回了肚子裡,
但極度的刺激讓她的身體再也支撐不住,上身趴在了鄭的課桌上。

  這個動靜把鄭遠也嚇了一跳,他緊張的朝四處張望,見同學們都還在認真
的讀課文,並沒有誰注意到這邊,他這才放心,在黎珞裙內的手又放肆的揉捏
著。

  黎珞感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不聽使喚了,特別是從陰道裡流出的淫水越來
越多,把絲襪緊緊的粘在胯間,又更加增加了她的難受感。

  她用哀求的眼光看著鄭遠,希望他停止對自己的侵犯,但鄭遠卻是一臉的
壞笑,正在撫摸她的手絲毫沒有停止,拿搖控器的那手還時不時的按動開關。

  「不行,這樣肯定會被發現的,那我就玩了。」黎珞用理智告訴自己,她
突然一下站起,刷的一下把鄭遠手中的搖控器奪來,迅速的離開,走到了講臺
上。

  毫無準備的鄭遠一驚,當他反應過來時,手中的搖控器已不見了,頓時一
團怒火從心中騰起,但他一看到教室裡這麼多同學,又生生的把怒火壓制下去
了,心中忿忿的想道:「你這個賤貨,看我等下怎樣好好懲治你。」

  逃到講臺上的黎珞長長舒了口氣,但很快她又發現了一個新問題讓她驚恐
不已,搖控器居然不靈了。

  震動棒有節奏的在陰道內震動,一波一波的刺激傳入頭腦裡。「不行,我
不能呆在教室裡了。」黎珞告訴自己,她拿出粉筆,在黑板上出了個作文題目,
並寫明要學生們在餘下的時間裡進行寫作,然後匆匆的離開了教室。

  鄭遠見有許多同學驚訝的望著黎珞走出教室門,心中暗暗發笑,他們之間
沒一個人知道這個表面看起來嚴厲的美女班主任老師,早已成為自己的胯下之
臣,而自己與她的特殊關係,可以確保黎珞無論如何也不敢反抗他。

  「難道她是回宿舍去取震動棒了?」一股慍怒又在鄭遠心中升起,「這個
賤貨敢私自取出,我饒不了你!」

  一想到這裡,鄭遠再也坐不住,呼的站起,大步朝外走去。

  「鄭遠,你幹什麼去?」陳小娟在後面大叫著。

  「老子上廁所去,你管得著嗎!」鄭遠沒好氣的回一句,然後頭也不回的
走了。

          ***    ***    ***    ***

  經過學校的操場,空無一人。鄭遠看著對面的那棟教師宿舍樓,不由加快
了腳步。

  宿舍樓裡也是特別的安靜,老師都已上課去了。但鄭遠仍小心的不發出一
絲聲音的走上二樓,來到最盡頭牌號為201的房門前。

  這就是黎珞的單身宿舍。

  鄭遠四下張望了幾下,確保通道裡沒有一個人後,便從褲袋裡掏出一把鑰
匙,把201室的門輕輕的打開。

  「啊!」裡面發出一個女人的尖叫,在看清是鄭遠後,又用壓低緊張的聲
音說:「鄭……遠,你怎麼過來了?」

  鄭遠輕輕的把門關上,一臉壞笑的望著正坐在床沿邊的黎珞說:「老師突
然離開教室,我想你是不是病了,特意來看看你呀。」

  黎珞慌張的回道:「我……我沒病,你,你趕快回教室去吧。」

  「哦,那你怎麼一個人偷偷的溜到宿舍來呀。」 鄭遠笑嘻嘻的走到黎珞
身邊,用手輕輕的摸在她的長髮上。

  「別!」黎珞連忙躲開,「鄭……鄭遠,別這樣,我,我們這樣不行的,
我,我們趕快停止吧。」

  鄭遠心中一沈,臉色刷的一下黑了,「啪」的一聲,一記重重的耳光打在
黎珞臉上,「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忘記你當初的發誓了嗎?」

  黎珞捂著火辣辣的臉,眼淚嘩嘩的下流,哽咽道:「我,我們之間真的不
能這樣啊,我們會……啊!」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鄭遠撲倒在床上,裙子被掀開,露出被黑絲襪緊緊包
裹的修長雙腿。

  「少在這裝正經了!」鄭遠說,「你不記得你被我玩時的樣子了嗎?要不
要我把當時錄下來的再放給你看一次。」

  「不,不!」黎珞捂著雙眼哭泣著,「鄭遠,求求你放過我吧,以前是我
錯了,但是你不要跟著再錯了,好嗎?」

  「已經太遲了!」鄭遠惡狠狠的說,「你這騷貨現在還敢說這樣的話,看
我不好好調教你。」

  鄭遠把手按在黎珞的陰部,笑道:「還說不要,絲襪都都濕透了,口是心
非的騷貨。」

  黎珞「嗚嗚」的哽咽著,但不敢反抗,只是用扭動的身軀來表示她的不情
願和無可奈何。

  「真是太誘人了!」鄭遠咽了咽口水,「這具身體我真是百玩不厭啊。」

  鄭遠的雙手如魔爪般按在黎珞的小腹上,時而擠壓,時而揉捏,特別是他
時不時的把黑絲勒緊,把黎珞飽滿的陰阜形狀完美的勾勒出來。

  「嗯……嗯……別,別這樣弄。」黎珞的手試圖阻擋,但很快被鄭遠打開,
「求求你,別弄了,我受不了了。」

  鄭遠嘿嘿一笑,隔著絲襪用力按了一下還插在黎珞陰道內的震動棒,恥笑
道:「就受不了了啊,騷貨,你就這樣泄出來吧。」

  「不,不!」黎珞終於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了,全身不住的顫抖,特別是
臀部和大腿在急促的抽搐著,陰部更是發出了「撲哧撲哧」的水湧聲。

  「真騷!」鄭遠摸著黎珞濕漉漉的胯部,笑道:「難怪連課都不上了,是
回宿舍來發騷了。」

  「不,不是的。」黎珞無神的躺在床上,這麼羞恥的形象被小自己這麼多
的男孩看到,何況他還是……想到這她更不敢往下想了,淚水又止不住的流出。

  突然「滋」的一聲,黎珞感到襠部涼涼的,插在陰道內的震動棒也鬆了許
多,原來胯部的絲襪被鄭遠撕了一個大洞。

  「啊!你幹什麼?」黎珞驚呼一聲。

  「明知故問。」鄭遠抽出還在嗡嗡作響的震動棒,扔在床上,右手在黎珞
暴露於視線中的陰戶上一摸,「水真多。」

  黎珞全身一哆嗦,條件反射的夾緊大腿,口中哀求道:「鄭遠,小遠,放
過我吧,我真的不能再錯了。」

  鄭遠臉色一黑,怒喝道:「把腿張開,騷貨!」

  黎珞一顫,使勁的雙腿鬆懈了下來,很快就被鄭遠大大的分開。

  「世上還有你這樣騷的老師嗎?」鄭遠還要調笑著黎珞,「居然不穿內就
去教室上課,你是想去勾引學生嗎?」

  「嗚……嗚,不……不是的。」

  「還敢撒謊。」鄭遠的右手食指插入黎珞的陰道口,「說,那為什麼不穿
內褲?」

  「啊!不,別這樣。」黎珞哭泣著。

  「還不聽話。」鄭遠彎下腰,左手扳開黎珞肥美的大陰唇,右手手指則在
小陰唇和陰道壁上輕輕刮擦遊走。

  黎珞被刺激得渾身打顫,整個陰道都在不由自主的收縮,淫水也象放水的
閘門,源源不絕。

  「還在嘴哽。」鄭遠哼了一聲,同時把黎珞的臀部擡起,剝開陰道內嬌嫩
的肉壁,露出她那早已腫大的陰蒂,「已經這麼大了,騷貨!」

  「啊!不,別摸那!」感受到從陰蒂傳來的刺激,黎珞顫動的大呼,」是!
是的!」

  「是什麼?」鄭遠嘿嘿一笑。

  「是,我是去勾引學生的。」黎珞嗚咽著。

  「終於承認了啊!」鄭遠笑道,「那為什麼你的騷屄裡還要插著震動棒,
你這就麼饑渴嗎?」

  「是……是你讓我插的呀,」黎珞哭泣著回道。

  「我是誰,我是你什麼人?」鄭遠也興奮了,在陰道內攪動的手指也加快
了速度。

  「你,你是我的學生,啊!別動了!」

  「還有呢?」

  「嗯……是,是我的主人!」黎珞似乎是在無意識的呻吟,「你是我的主
人!」

  「真是賤!」鄭遠說,「硬是要我對你調教,你才說出來,那好,看你現
在這麼興奮,就讓我的大雞巴來滿足你吧。」

  看到鄭遠在脫下衣褲,黎珞又緊張起來,連忙坐起雙手抱胸,「別,別,
遠兒,求求你別再這樣對我了。」

  「他媽的!」鄭遠徹底怒了,他撲在黎珞身上,粗大堅硬的雞巴對準黎珞
的陰戶,「你剛才還承認我是你的主人了,居然還敢反抗我!看我不操死你這
個淫婦!」

  龜頭輕易的滑到了黎珞的陰道口,隨著鄭遠的挺進,整根肉棒順利的完全
沒入了黎珞的體內。「我除開是你的學生和主人外,還有一個身份是什麼?黎
老師!」

  「沒……沒有了!」黎珞不住的搖頭,烏黑的秀髮在輕盈的飛舞。

  「你不敢說是吧,」鄭遠哈哈笑道,「我親愛的,媽……媽!」

  「不!」黎珞發出一聲聲嘶裂肺慘叫,「別,別說了!」

  「你叫得這麼大聲,是想讓全校的師生都聽到嗎?」鄭遠笑道。

  果然,黎珞馬上停住的喊叫,用低微的聲音悲鳴道,「不,不……」

  「不什麼?」鄭遠繼續殘忍的說,「是不想認我這個兒子了嗎?」

  「啊……啊……!不!」突然間,黎珞全身抽搐,陰道內急劇收縮,嬌軀
如稀泥般軟在床上。

  「你高潮了?」鄭遠繼續抽插著,「媽媽,你居然就高潮了,聽到我叫你
媽媽,你又興奮了是不,你的騷屄夾得我好緊,真是個騷貨媽媽!」

  黎珞無神的躺著,她已沒有一絲氣力回話了,被鄭遠挑明瞭這最後一層關
係,把她的最後一絲遮羞面具也撕落了。

  被親生兒子強姦、調教,黎珞不敢回想當初這是怎麼發生的,她現在腦中
是一片空白,只有下體傳來的「啪啪啪」的撞擊感讓她確定自己是活在現實中。

  鄭遠卻是興奮異常,一邊插著美麗母親的小穴,一邊說:「當初你讓我到
這所學校上學,並把我分在你的班上,但你卻嚴禁我把你我是母子關係的情況
告訴任何人,在班上只能當作是你的一個普通學生,我開始還不明白,現在我
知道了,原來你是在為勾引我而做準備了,是吧,媽媽。」

  「不,不是的。」黎珞虛弱是搖著頭。

  鄭遠繼續說:「這樣也好,這樣我就能在同學之間聽到很多的評論,媽,
你知道我班上的男同學怎麼評論你的嗎?」

  見黎珞不回話,鄭遠嘿嘿一笑說:「你可是他們的女神耶,我每天一回宿
舍,話題最多的就是提到你,都說你身材好,奶子大,屁股翹,有幾個同學甚
至說能搞你一回,死了都值了。」

  雖然知道自己相貌出眾,但能這些小孩子這麼著迷,還是超出了黎珞的想
像。

  「可他們卻不知道!」鄭遠繼續說,「他們心中的女神班主任黎珞老師早
已是我的人了,他們意淫的大奶子、大屁股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而且他們更
想不到的是,你會是我的親生媽媽,哈哈!」

  「別,別說了!」黎珞小聲哭泣著。

  「怎麼,又刺激得受不了了嗎。」鄭遠笑道,他用力一扯,黎珞的上衣就
被拉開了,肉色乳罩托著兩個又圓又大的乳房暴露在他的視線中,鄭遠粗魯的
翻開乳罩,在柔軟彈性十足的乳房上揉捏著,「真大啊,要是讓我同學知道了,
他們可忌妒死了。」

  身體被兒子玩弄著,同時還要聽到他的淫詞穢語,此時的黎珞哪還有平時
的高雅氣質,她只能無助的躺在床上喘著粗氣。

  鄭遠見黎珞雖然沒有再反抗,但也沒有迎合自己,心中不覺有氣,但掃視
了一下房間,突然嘴角一笑,突然俯下身,把黎珞一把抱起。

  「啊!」黎珞毫無防備,一聲驚呼後發現自己居然被同自己一樣高的兒子
抱在了身上,自己豐滿的雙乳緊緊的貼在鄭遠的胸前,更為羞恥的是她的雙腿
被大大的分開架在鄭遠的腰上,下體卻還與鄭遠的陰莖緊緊相連著,而且好像
蜜穴被插入得更深了。她羞得無地自容,趕緊閉上了雙眼。

  鄭遠嘿嘿一笑,沒有叫母親睜開眼,他正是要達到這個效果。他托著黎珞
極富彈性的臀部,一邊走一邊抽插著來到窗戶邊。

  「嗚……嗯……嗯……」黎珞被刺激得發出了輕微的呻吟。突然,她感到
鄭遠停止了走動,不由好奇的睜開眼,頓時嚇得花容失色,驚呼起來。

  原來她發現鄭遠居然把她抱到了窗戶邊,透過玻璃窗甚至看到操場那邊的
教學樓。

  「別……別到這!」黎珞嚇得身子亂擺,原來摟住鄭遠脖子的雙手慌亂的
去拉兩邊的窗簾。

  她的扭動差點使鄭遠摔倒,用了好大的力氣才穩住身體,他不由怒呵道:
「別動!」

  黎珞一呆,果然不敢再動了,但仍哭泣的哀求道:「求求你,遠兒,別在
這,要是讓人看到,那還不如讓我死了。」

  鄭遠說:「好,那你承認錯了,我就拉上。」

  「是,是,我錯了。」黎珞連忙點頭。

  「說清楚一點,誰錯了,錯在什麼地方了。」

  「我……媽……媽錯了,媽媽不該那樣對你。」黎珞哭泣著。

  鄭遠也怕站在窗子邊太久真的會讓人看到,見讓母親認錯了也達到了目的,
便伸手把窗簾拉上,但仍然沒忘用言語調教自己這個美麗的教師媽媽,「說,
剛才上課時你為什麼要那樣做?」

  明明是鄭遠做的太過分了,但黎珞卻不敢分辨,只得認錯道:「是我不對,
媽媽下次不敢了。」

  看著懷中這個被汗水和淚水打濕臉頰的美女媽媽,鄭遠知道現在是個大好
機會,他要好好的調教,讓這個成熟美麗的媽媽徹底調教為自己的性奴。

  「知道錯了就要接受懲罰。」

  「什……什麼懲罰?」黎珞不安的看著兒子。

  鄭遠詭異的一笑,抱著黎珞又回到了床邊坐下,「媽,我小時犯了錯你是
怎麼懲罰我的,今天你就要受到什麼樣的懲罰。」

  「是……是什麼?」黎珞還沒明白過來就被鄭遠翻轉了身子,整個人趴在
了他的雙腿上。

  鄭遠的手在黎珞翹立的雙臀上輕輕一彈,拉長著聲音說:「那就是,打屁
股……!」

  「啊!」黎珞一聲驚呼還未完,「啪」的一聲,鄭遠的巴掌重重的打在了
她那豐滿而又極具彈性的臀部上。

  肉體的疼痛還是其次,但心理的衝擊更大。居然被自己的親生兒子打屁股,
這使黎珞的精神快崩潰了。

  裹緊臀部的黑絲襪早已被鄭遠撕開了一個大洞,但這一樣使這個洞變得更
大了,黎珞的整個屁股溝都脫離了絲襪的遮擋,完全暴露在鄭遠的視線中。

  「真爽!」鄭遠心裡暗想,自己小時候被母親責打的場景還記憶由新,但
沒想到如今二人卻換了個身份。

  「噢,對了,以前你是脫掉我褲子打的,今天你怎麼能還穿著絲襪呢。」 
鄭遠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對黎珞說的。

  「啊!不要。」黎珞緊張的全身泛起了雞皮疙瘩,但又不敢反抗絲毫。

  鄭遠雙手一拉,黎珞的黑絲襪便被褪到了小腿處,雪白渾圓的雙臀在他眼
前展露無遺。

  「真美啊!」鄭遠咽了咽口水,這麼白嫩的屁股還真有點捨不得,但他一
想到以後,便又狠起心,右手重重的拍了下去。

  「啊!」黎珞又是一聲慘呼,「別打了,我錯了,求求你饒了我吧。」

  鄭遠托起黎珞的下巴,看著淚水滿面的媽媽說:「知道錯了?」

  黎珞慌忙點頭,「是的,是的,媽媽錯了,求求你放過媽媽吧。」

  突然,鄭遠臉色一沈,又是一巴掌下來,「真是個賤貨,屁股長得這麼大
又這麼翹,是不是想勾引男人?」

  「是……是的,媽媽是賤貨,求求你饒了我吧,嗚嗚!」

     見平時在學生面前一直是高傲威嚴形象的媽媽,如今以屈辱的形象在向
自己求饒,心中的得意達到了極點,他又接著用羞辱的語氣說:「好,賤貨好
好的向本主人求饒,說的好的話,我可能會放過你的。」

  黎珞知道兒子是想要她說出淫蕩的話來,雖然這讓她感到面紅耳赤,但想
比現在光著屁股被兒子打還是要好些吧,想到這,她終於說了出來:「主……
主人,賤貨媽媽向兒子主人求饒,請你饒了我吧。」

  「你為什麼為叫兒子主人?說。」

  「嗯……嗯,是,是媽媽下賤。」

  「是不是你為了勾引兒子,主動要成為兒子的性奴的。」

  「是,是的,求求主人,放了我吧。」

  鄭遠非常得意,又在黎珞的大屁股上拍了一下,看著如水波蕩漾的臀肉非
常興奮的說,「以後兒子的話聽不聽,兒子的命令敢不敢違抗?」

  黎珞哭泣道:「聽,聽,不敢違抗。」

  見美麗高貴的母親終於在言語上臣服於自己了,鄭遠激動無比。僅僅三天,
這就是這三天時間裡,徹底改變了他們母子二人的命運和關係。

  當初鄭遠考入這所學校時,黎珞就給他訂下了一個規矩。要他以普通學生
的身份在自己班上讀書,不得向任何學生和老師透露二人是母子的關係,黎珞
這樣的目的是為了讓鄭遠能更好的專心學習,所以至今學校裡也沒有任何人知
道。

  但三天前,鄭遠在晚自習後去黎珞的宿舍,想去問媽媽要點零花錢,結果
在宿舍裡看到了讓他震驚的一幕。

  當他把門打開的一瞬間,發現黎珞正在與學校的陳副校長親吻。她二人一
見鄭遠進來也嚇了一大跳,陳副校長更是沒說一句話,一溜煙逃走了。

  而當時的鄭遠更是怒不可遏,見在心目中一直是仰視的媽媽,居然做出了
這種事,當時就失去了理智,也不顧她的解釋和反抗,把她給強姦了。

  「主……主人,可以饒了我嗎?」

  黎珞的哭泣把鄭遠的思緒拉回了現實中,他看著梨花帶雨的媽媽說不出的
動人誘惑,「好,態度不錯,今天就暫時饒了你吧。不過你這麼騷,下次我帶
幾個同學一起來玩玩你。」

  怎麼會突然冒出這個念頭,鄭遠自己都嚇了一跳,但馬上他又被想像中的
畫面興奮起來。

  想像幾個年紀不大的男孩一起玩弄這麼個成熟美麗的女人,還是他們心目
中的女神班主任,那會是多麼刺激的場面啊。

  而黎珞更是嚇得花容失色,連聲驚呼,「啊,不,求求你不要這樣,求求
你,主人,不要這樣對我。」

  鄭遠嘿嘿一笑,在她的屁股上又是一拍,「我是說著玩的,只要你聽話,
我怎麼捨得把你給別人玩。」另一方面他在心理盤算著現在就把媽媽給別人玩
還不劃算,以後看情況再說。「但是呢,學校還有這麼多好地方,如教室啊,
操場啊,健身室啊,甚至廁所,我們都可以好好玩玩。」

  「啊――?」黎珞都不能想像兒子會有這樣的想法,驚得說不出話來。

  而鄭遠自己都被想像中的那些場景弄得異常性奮了,他放下黎珞並推著她
走到房中的鏡子前,粗大的雞巴頂在她的屁股間,說:「來,咱們一起來看著
我們是怎樣來搞的。」

  黎珞羞得紅了臉,但剛才自己發了誓,又不敢閉上眼,只昨點頭默認了。

  鄭遠把雞巴從黎珞的背後插入小穴後,看到鏡子中的自己和媽媽,覺得還
有些不過癮,便把黎珞的白色襯衣全都剝了下來,那對飽滿的乳房瞬間跳了出
來,像兩個皮球一樣還彈了幾下。

  這個情景讓鄭遠興奮異常,自己都感覺雞巴漲大了好多,他雙手從後面抓
住媽媽的雙乳,小腹與黎珞的屁股撞擊了幾下。

  「嗚……嗚!」黎珞也是極度的刺激,連忙用手捂住了嘴,但看到鏡中自
己以這樣淫蕩的姿態被兒子姦淫著,還是羞愧的低下了頭不敢再看。

  鄭遠用這種兩人站立的背後式姦淫著自己美麗的母親,嘴巴還不放過她,
「媽,你現在夾得我的雞巴好緊,你是不是因為看著自己被親生兒子插穴好興
奮啊。」

  「嗚……不……不是的。」黎珞搖搖頭,飄柔的秀髮隨著舞動,淫亂的姿
態與她清純的臉蛋是那麼的不相服,但又是那麼的讓男人瘋狂。

  鄭遠享受著陰莖與雙手兩處傳來的刺激,突然,他想到一個問題,「媽媽,
你也過了三十五了,乳房怎麼還這麼堅挺呢?」

  「嗯……嗯……」可能是極度刺激或是別的什麼原因,黎珞只是輕聲的呻
吟著,並沒有回答兒子的問話。

  瞬間,鄭遠想到了一個答案,他發覺自己並沒有吃過母乳的記憶,便試探
著說:「是不是我小時候沒吃過你的奶?」

  「嗯……嗯……那是因為……」黎珞輕聲的說。

  果然是這樣,鄭遠心中大怒,抓住黎珞的肩用力一推,喝道:「賤貨!」

  黎珞被推的趴在地上,她扭過頭哭泣道:「遠兒,是媽媽不對,可那是沒
辦法啊。」

  看著跪趴在地上翹著屁股的母親,僅有一條單薄的短裙系的腰間,又讓鄭
遠色心大起,他大聲道:「別動,媽,對,就這樣。」

  黎珞這才發現自己這個姿勢是多麼羞恥,她不敢動,但是連忙把眼睛閉上
了。

  鄭遠的右手已伸到了屁股之間,輕輕的後開已是濕淋淋的大陰唇,笑道:
「這樣也有個好處,能讓我玩得更爽。」說著,昂首的陰莖倏的一下滑進了這
個深不可測的蜜穴。

  「啊!」黎珞從來沒感到這麼深的插入過,這讓她又羞恥又興奮,上身不
由自主的趴低了,這樣屁股也自然的提高了許多。

  「真是個騷貨!」鄭遠笑道,「以前總在我面前表現得高貴威嚴,原來全
是裝的。」

  在這種姿勢下鄭遠可以把全身的力量都壓在黎珞的屁股上,所以陰莖的每
一次抽插都特別的深入和特別的兇猛,直插得黎珞兩眼翻白,口水直流。

  看到媽媽羞恥的模樣,鄭遠更是興奮,又問道:「媽,你老實告訴我,你
同幾個男人做過?」

  「嗯……嗯……就,就你爸和你。」黎珞無力的回答。

  「胡說,那天我看到的那人呢。」

  「我,我同陳校長沒有。」黎珞解釋道,「我,我與他只是親,親了一下,
就,就被你撞見了。」

  「真的沒有?」

  「真的沒有。」黎珞哭泣著分辨,「我從來沒他有過什麼,那天是他強迫
的,我也不想,遠兒,你誤會媽了。」

  「哼,就信你這一回。」鄭遠恨恨的說,「那天要不是被我撞見,還不知
道你這個騷貨會怎樣了。」

  「不,不會的!」黎珞說,「請你相信我。」

  鄭遠又重重的插了幾下,「但你說同我之前只同爸做過,我還是有點不相
信,你結婚之前就沒同別的男人做過?」

  「沒,沒有。」黎珞嗚咽著回答,「我,我與你爸是大學同學,也,也是
我的初戀,我,我真的沒同別的男人做過,請你相信我。」

  鄭遠歪著頭想了想,突然笑道:「媽,你只比我大二十歲,那麼說你是在
讀大學時就懷了我囉,怪不得這麼騷。」

  黎珞羞得面紅耳赤,兒子說的沒錯,為此她還休學了一年,生了鄭遠後再
回大學完成學業的。

  「好,以前的事我也不管了。」鄭遠說,「以後你就是我的人,只能同我
一個人做愛,知道嗎?」

  「知,知道!」黎珞忙點頭。

  「就是同我爸也不準!」

  「啊,這?」

  「怎麼,你還不情願嗎?」鄭遠怒道。

  「不,不是的,可是,若是他要,我,我也阻止不了啊。」

  「那我不管。」鄭遠說,「你自己想辦法,若沒通過我的批準你同我爸做
了,那我可對你不客氣。」

  想到自己居然同丈夫做愛的權力都被兒子剝奪了,黎珞心中傷心,但又不
敢過分表現,只得小聲的哭泣著。

  看著默默哭泣的母親,又有一個瘋狂的念頭從腦中升起,他突然離開黎珞
的身體,走到桌子旁,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當看到有個手機放在眼前時,黎珞這才知道鄭遠在打電話,當她看清楚那
個號碼時,更是驚恐的大叫:「你,你在幹什麼,快掛掉。」

  鄭遠嘿嘿一笑,「怎麼,打給自己老公的電話幹嗎這樣大驚小怪的。」

  「不,不要!」黎珞連忙伸手想去掛掉電話,可手剛一伸出就被鄭遠拿開
了。

  「喂,老婆。」這時電話已接通了,因為被鄭遠按了免提,所以聲音很大。

  黎珞嚇得不敢說話,緊張的望著鄭遠,含著淚水的美目可憐的望著他,希
望鄭遠能馬上掛掉電話。

  鄭遠把頭湊到母親耳邊,低聲的說:「媽,你趕緊和爸聊聊吧,不然會讓
他懷疑的。」

  「喂,喂,老婆,怎麼不說話,有什麼事嗎?」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有些
焦急。

  「嗯,沒,沒什麼事。」黎珞強壓住慌亂的心,用鎮定的語氣說,「好久
沒同你聯繫了,想同你聊聊天。」

  鄭遠滿意的在母親的臉上摸了摸,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哦,好呀!」電話裡傳來很興奮的聲音,「老婆我們好久沒見面了,咦,
不過你現在不是上課時間嗎?怎麼有空?」

  黎珞說:「是這樣的,我已安排學生在寫作文了,我一人在宿舍看作業。」

  「哦,這樣啊。」那邊又說道,「嗯,遠兒呢,他現在表現怎樣?學習好
嗎?」

  聽到爸爸提到自己,鄭遠嘿嘿一笑,暗想:「爸,若你知道我現在的表現,
保管嚇你一跳,你老婆現在可是光著身子被我玩的同時在與你打電話。」

  他的手又開始在黎珞光滑的嬌軀上遊走,看著美麗動人的母親強忍著被自
己侵犯但又要裝作自然的口吻同父親說話的模樣,鄭遠感到無比的受用。

  「他表現和很好。」黎珞說,「遠兒長大了很多,學習也認真很多了。」

  「嗯,這樣就好。」電話那邊說,「但你也不要太貫著他了,還是要對他
嚴厲點。」

  「嗯,是的!」黎珞說,「我會好好管教他的。」

  聽媽媽這麼說,鄭遠臉一黑,站到黎珞面前,指著自己那要翹得老高的陽
具,說道:「跪下舔!」

  聽到鄭遠開口,黎珞嚇得連忙擺手要他別出聲,而電話那邊也好像聽到了
些什麼,「咦,老婆你房間裡還有別人嗎?」

  「沒,沒有。」黎珞連忙說,「是外面下課了,有學生在操場上大喴大叫
的,我去把窗子關了。」

  見媽媽還沒遵從,鄭遠又作了個示意,這下黎珞不敢不從了,乖乖的跪在
兒子面前,還沒等她反應過來,鄭遠粗大的陽具就強行塞入了口中。

  突然的呼吸不順使黎珞連聲咳嗽,這時電話那邊也聽到了,「怎麼了,老
婆。」

  想抽出兒子的肉棒,但被他強行摟住了頭不能動彈,直到又被鄭遠插了好
幾下後才吐出,這才回應道:「沒,沒什麼,剛才吃香蕉時嗆了一下。」

  「哦,你注意點呀!」電話那邊這才鬆了口氣。

  鄭遠俯下身在母親耳邊輕聲說:「你讓他說說最近的情況,你就好好的為
我服務。」

  黎珞不敢違抗,對著手機說:「老公,你說說你最近都忙些什麼吧。」

  「好啊!」電話裡的聲音很是高興,並馬上開始滔滔不絕的說開了。

  與此同時,黎珞又把兒子粗大的肉秦吞入了口中。

  見媽媽開始主動了,而且又是如此順從的跪在自己面前,鄭遠感覺自己像
一個高大威猛的巨人,充滿著征服的滿足。

  黎珞沒有再認真的回應著電話裡老公的話語,只是時不是「嗯嗯」的應付
著,她使出全身功力來討好著鄭遠,希望他早點泄出來,好放過自己,可不知
怎麼著,鄭遠的雞巴還是這麼堅挺。

  媽媽的小嘴比她的小穴沒有差啊,也是這麼緊,鄭遠暗暗稱讚,同時他也
知道媽媽這麼賣力的吞吐自己的陽具,是想使自己早些泄出來,但哪有這麼容
易呢,突然,鄭遠又想到了一個法子。

  鄭遠把陽具從黎珞口中抽出,在她耳邊輕聲說:「你對爸爸說你同他在電
話裡做愛。」

  刷的一下,黎珞的臉紅了,本能的想拒絕,但一看到鄭遠堅毅的表情,只
得點頭同意了。

  她拿起電話,吞吞吐吐的說:「嗯……嗯,老公,你想我嗎?」

  「想啊,老婆,咱們好久沒見面了,肯定想啦。」

  「嗯,我也想,而且我好……好想你那個了。」

  「什麼那個?」電話裡的聲音明顯興奮起來。

  「就,就是……」感到自己的屁股又被兒子輕輕拍了兩下,黎珞說出了以
前對丈夫絕沒有過的羞恥話語,「想老公的大雞巴了,好想你插我了。」

  「老婆,你今天怎麼……」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黎珞打斷了。

  「嗯…,你到底想不想嘛,想的話我們就來一次電話做愛,不想的話就掛
了算了。」

  「哎,別掛,我想我想。」電話裡的聲音很急切。

  鄭遠趴的黎珞後背上,在她耳邊輕聲說:「發騷點!」

  黎珞的身體也被兒子摸得興奮了,對著電話呻吟道:「嗯……老公,我已
把衣服全部脫光了,你呢?」

  「我也全脫了,老婆,我的大雞巴已硬得不象話了。」

  「那,那就快插進你騷老婆的小穴裡來吧。」

  黎珞話音剛落,她就感到自己了穴口被一根粗大的肉棒插開,並被火熱的
插入深處,原來是鄭遠又把雞巴插了進來。

  「啊……」黎珞發出舒服滿足的呻吟,「啊,老公的雞巴好大,好舒服啊。」

  「好久沒插我老婆了。」電話裡的聲音也很興奮。

  鄭遠托著母親肥大的屁股暗自得意,「老爸啊老爸,你只能和老媽在電話
假愛,而不知你兒子我卻在真的插你老婆的小穴。」

  想到這,他的雞巴更硬了,用力的撞擊著身下的媽媽。

  黎珞翹起屁股被兒子插得兩眼朦朧,只得大聲的呻吟,才能讓自己好過些。
「啊……啊……老公,老公你好棒,用力,再用力點插,插死你這個淫蕩的老
婆。」

  鄭遠知道母親表面上是對著電話裡的爸爸說的,其實真正的是對自己呻吟,
他知道胯下這個美麗成熟的媽媽,已經徹底的臣服自己了,他也不由輕聲叫道:
「老婆,媽媽老婆,兒子老公也爽。」

  黎珞呻吟道:「嗯……嗯……老公,老婆我是你的人了,我永遠是你的人
了。」

  電話那頭的爸爸還以為是對自己說,聲音也非常興奮,「老婆,騷老婆,
你永遠是我的。」

  鄭遠看著興奮異常的媽媽,心中鄙視道:「我還以為你真的是什麼貞潔烈
女呢,原來只要被男人插了小穴後也是個賤貨。看到你這麼爽,下次……」他
腦中浮現一個念頭,「以後回到家裡,要爸爸在家時來玩弄媽媽,比如在她與
爸爸睡覺裡,或者在爸爸做飯時,那肯定是非常刺激。」

  幻想著這種刺激背德的場景,又看著翹起又圓又大的白屁股的媽媽,鄭遠
再也控制不住了,全身用力壓在黎珞身上,叫著:「啊!不行了,老婆,我要
射了。」

  害怕兒子的聲音傳到電話那頭,黎珞也大聲叫道:「啊!老公,不行了,
我要泄了,不行了!」

  頓時,房間內安安靜靜。

  過了幾分鐘,電話那邊才傳來聲音,「老婆,老婆,你怎麼樣?」

  黎珞拿起手機,無力的回道:「老公,我剛才好舒服。」因為鄭遠還壓在
自己身上,她怕再出現什麼意外,連忙說:「我快要去上課了,先掛了啊。」 
還未等那邊回話便匆匆的掛了電話。

  「下來吧,」黎珞扭頭對鄭遠說,「趕快回教室去吧,時間久了怕被人看
見的。」

  鄭遠笑了笑,慢慢的從母親的身上起來,但並沒有急著穿上衣服,而是把
黎珞的襯衣拿來,說:「來,把這個穿上去教室吧。」

  黎珞請求道:「讓我穿上胸罩吧。」

  鄭遠想了一下,白襯衣內若不帶乳罩的話確實容易被人發現,現在對媽媽
還不能做到這個地步,便點頭同意了,但他另外說道:「這絲襪已經破了不能
再穿了,你就穿著這條裙子去教室吧。」

  黎珞說:「能……能讓我也穿上內褲嗎?」

  鄭遠臉一沈,怒道:「你還想討價還價是吧,不行!」說完,他穿好衣服
走到門邊回頭又說:「我現回教室了,若讓我知道你沒按我的要求,哼哼,可
別怪我不客氣。」

  「呯」的一聲關門後,宿舍裡又只有黎珞一人了,她不由悲從心來,嗚嗚
的哭了好一陣才站起來,把衣服整理好,走出了宿舍。

  而她不知道從今往後的日子會是怎樣?可在她走出房間時,一陣涼風吹進
她裙裡,居然產生了一種說不出的快感,她發現還殘留著兒子精液的小穴內又
濕了。

  她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朝教室的步伐!


                              【完】






















0.012646913528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