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色虐女囚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監控攝像頭的螢幕前一個穿著警服的年輕小夥子和另一個年長者說道:又來一個女囚,她是觸犯了什麼法律被關到這裡的?不會又是個死囚吧?

面貌清瘦的老者說道:是個死囚犯在一個KTV的包房裡抓住的。

長得不錯又可以享受一下了,你下去嗎?說著已經開始隔著褲子擼雞巴了。

這是個關押女囚的監獄,也是一個讓人不敢進入的人間地獄,我們的小說就從一個剛剛進入這個人間地獄的女性死囚犯開始。

?噹的一聲過後,83175被反鎖在,這個只有木闆沒有床墊的床和四壁朝天的小屋子裡,至於這裡是哪是個人就能知道,這就是關押罪犯的牢房。

已經做了三天的警車,她雖然不暈車可因為手長時間被手銬鎖著,還是有一些疼的感覺。

卡嚓一聲牢門被打開了迎面的一個獄警說道:83175換牢房了。

不是說就在這嗎?王蘭莫名其妙的問道。

費什麼話?我也是按上級的意思辦,快點。

起身和獄警走出牢門後問道:這是去哪啊?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快走吧?李建現在的心情非常的興奮,因為自己又能玩SM性虐遊戲了。

來到監獄的外面正想走出門的瞬間,王蘭突然問道:怎麼還要走到外面啊?

你很多話啊?快走。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來到一個類似於地下室的監牢,李建把一個文件拿出來說道:在上面簽字。

寫名字還是獄號?名字。(雖然有些感覺不對,但還是寫了)

輕輕地把文件裡的夾層拿出來,放到保險櫃後說道:性奴多大了?(醜惡的面孔終於暴露出來了)

你是什麼意思?(她讓我簽的是什麼東西)

還不明白身份啊?說著抓住手銬往上一拉,緊接著把手銬掛在牆壁上的一個鉤子上。

你,你要幹什麼?

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哈哈,性奴就得有性奴的樣子,來主人給你脫褲子,說完把手放在褲子的紐扣上然後把它解開後,用力的一拉內褲。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看,腳無助的蹬著地面,手也用力的想掙脫手銬,不過沒有任何的作用。

好漂亮的大腿,陰毛也好多啊!!!,還有小屁股真白啊。

王蘭哭喊著想避開他那雙色迷迷的眼睛,可這一切舉動都看在李建的眼裡。

性奴看來需要調教啊?那好吧我就親力親為的幫你一下吧?說完拿起電棍,再把開關打開後往王蘭的陰道上一放。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身體左右躲閃著,眼睛也往電棍上看,嘴裡先是尖叫接著是大吼然後是無法想像的哀嚎和最後的呻吟。

李建看來還沒有滿足,他把電極棒調到最高後說道:剛才忘和你說了,你這個調教是不能出聲的,所以這次可能在出生了。

不要求你了,讓我做什麼都好,別再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聲音時高時低的變化著,然而李建卻惡狠狠的說道:不準叫,要不然電死你,說著往裡面繼續插。

低下頭深呼吸,身體像掉進冰洞的發抖著,就在她忍著不叫的同時淫液從陰道的下口處流出。

?噹一聲悶響,然後是幾個男人的聲音說道:昨天的小妞怎麼樣啊?

還不錯,不過她的時間太少了,只剩五天了,要不還能更爽一點。

今天好像又來一個死囚犯?而且聽說還是個美女?就是不知道哪個區的,可別是東區的吧?

啊!!!是你啊李建,這就是蕭天說的那個美女吧?

是的她叫王蘭,剛剛和我簽了性奴契約,聽龍叔說她是判的死緩,所以時間上不是問題。

什麼!!!?哈哈哈哈,正愁剛學的性虐遊戲沒人實驗,老天爺就送來一個,這回咱們可是有得玩了。

王蘭突然發現自己竟落入一個魔窟,而男子們正在商量如何蹂躪自己的身體呢。

不敢有反抗,王蘭只能用謹小慎微的方式,避免她們對自己施虐,

挺懂事的性奴啊?李建你怎麼調教的?

說實話還真沒調教多少時間,也可能是剛才的電擊強度太大她崩潰了吧?把手摸在屁股上的李建說道。

不會是精神崩潰吧?看她連話都沒有了?王濤說道。

不會吧?我才電了她不到一分鐘,也不至於想死吧?李建說道。

那我就明白了,她是聽到我們的話,所以才用這種方式讓我們失去興趣,這樣她就可以躲過一劫了。

突然發抖的王蘭,用行為暗示了李蕭天的話很對。

好啊,原來還是個心理學高手,哈哈這樣我就更有成就感了。

既然摸屁股沒感覺,那就先讓她聯繫一下狗爬怎麼樣?

是犬奴大哥,別不懂裝懂,那可會丟面子的。

對是犬奴,哼哼哼,先得把手放下來才可以啊?說完把手銬從鐵鉤上拿下來。

不要碰我你們這群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把你們的手拿開,啊啊啊啊啊啊。

打開王蘭的手銬,然後被四個混蛋連拉帶扯的撕掉囚衣,接著用手按住她的頭讓她像狗一樣跪在地上。

老實點性奴,不準亂動哦,李建說完,暗示其他三人鬆手。

這就對了嗎,現在用這種方式在屋子裡繞圈,聽懂了嗎?

沒說聽懂了,含著淚往門口方向爬,就在這時李蕭天猛的一腳踢進她的屁眼。

踉踉蹌蹌的險些倒下不過卻忍住了沒叫,然後繼續「走」。

是個極品貨!!!!這樣都能不叫呢。

李建突然幻想著有一天,自己能把她送進sm俱樂部,然後成為那裡會員的日子,不過那只是幻想。

這麼乖的性奴我還真的下不去手了,你們說該怎麼玩啊?李蕭天問道。

玩地獄列車吧?那是最爽的了?

太殘忍了,再說她也沒犯錯怎麼下得去手啊?李建說道。

白衣繩奴看過沒?那裡的性虐遊戲比較爽。

白衣繩奴的蜘蛛吊比較好玩,就讓她先學那個吧?李蕭天說道。

雖然沒聽過什麼叫白衣繩奴,但只要一聽便知道一定是很性虐的東西,不過王蘭繼續保持冷靜,因為她突然明白,只要自己一直保持這種態度,這四個看起來殘忍的色魔,就不會下太重的手。

木棍將王蘭的雙腳岔開,手臂和腰部用細繩綁死,然後在用另一根繩子穿在棚頂的滑輪上,在將木棍和身上的兩個繩頭分別綁在滑輪上,最後用掛在滑輪上的繩子死死的吊住她的身體。

繩子咯吱咯吱的響,身體好像被切割了一般,不管動還是不動都疼得專心刺骨,就在忍受著劇痛的同時李建突然把手伸進陰道裡了。

主人饒命啊?性奴很痛。低聲細語的說道。

學得好快啊!!!!!竟知道自稱性奴了,就這樣學哦?哈哈哈哈哈

把一個鐵箱子打開的李建,從裡面拿出一個電動棒說道:這是你以後要經常佩戴的東西,它也是你身份的一種輔助性證據,現在我給你戴上它,記得不準把它掉在地上,要一直等到我們會來取下它為止。

按動開關的李建舉起電動棒的時候,王蘭看了一眼,電動棒個像雞巴可旋轉的東西,上面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圓點和一個像分叉樹枝的掛件,不過沒等王蘭看清,電動棒已經被李建插入陰道。

身體先是一陣陣發抖,然後感覺到陰道越來越舒服,不過這時才發現,那個看似多餘的樹枝,現在正好貼在最敏感的陰蒂上,而它的每一下的震動,都會帶來身體的痙攣。

現在的王蘭嫣然一副淫娃蕩婦的形象,低沉的淫叫聲響徹房屋的每個角落,她現在即羞臊又渴望男子的肉棒插入的感覺,讓她有一點點鄙視自己的感覺,不過這種生理的本能,還是在斷的提醒她,她現在是一個想要男人的性奴。

王蘭已經被送回到牢房了,李建此時又找到了一個新的性奴,她是個大學生,因為無駕駛證開車時撞死了一個老人和孩子,法院以事故來裁定她無期徒刑,還有賠償死亡家屬40萬元的補償。

地下監獄裡藍天海又一次露出醜惡的嘴臉,這次是一個剛成年的少女,因為還沒有做交接手續,所以還穿著剛進來時的大學生校服,而且那美麗的長髮也說明了她還沒有入獄。(監獄有個潛規則,那就是罪犯必須是短髮)

手忙腳亂的撕扯著李瑩的衣服,很快已經把她弄得一絲不掛,就在這時藍天海的突然電話響了。

真***倒霉,什麼時候來不好,也罷,就把你先扔在這待會再來玩好了?說完氣不平的走了。

找了幾個碎掉的布塊勉強把羞處遮住,看著屋內的佈置,自己完全沒有可能逃走,就在這時門突被一個人打開了,而她看到李瑩的一瞬間笑著說道:我正想玩一個遊戲,沒想到就有一個人當陪練啊。

把性虐口器給李瑩戴上,再把手臂用反心鎖綁在後背,接著拿起一根木棍說道:我這還沒有毛筆所以不能讓你用陰道寫字,所以只好用木棍代替,你就先試試夾緊它跪在地上畫圓吧?

搖著頭表示不要的李瑩猛的一個挺直,接著被王海按住頭使其跪在地上,也正好使木棍落地。

搖著頭逼迫李瑩畫圈,王海心裡非常的爽,而就在她爽的瞬間李瑩也把淫液流到地上了。

還真夠騷的,就這麼兩下就流出淫液了,好了小騷貨我們繼續玩遊戲吧?

把她推倒在床上使屁股落在外面,然後坐在床上將右手伸進下面的陰道,就在李瑩想躲的一瞬間,在把左手伸進她的屁眼。

又痛又爽的李瑩此時覺得羞憤而又無地自容,她的那兩處小穴,在以前是那麼的讓自己喜愛,可現在卻又說不出來的噁心和厭惡。

王海的呼吸聲越來越低越來越熱已經接近低吼,他和李瑩的心裡都很明白,這是身體在發出暗示,王海已經來感覺了。

快速的脫下褲子不由分說的一插,已經把硬梆梆的雞巴插入李瑩的陰道。

嗯嗯嗯嗯嗯,先是搖頭接著是僵直,李瑩的身體被王海壓在下面,不得不跪著讓他在身後猛插陰道的酷刑,這種屈辱的做愛方式,使得李瑩痛到了頂點,這還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因為王海竟把手伸進了腰部,用撓癢癢的方式,逼著李瑩的身體左右擺動著。

右手還在撓癢癢,被空出來的左手慢慢的下移到屁股,就在這時牢門又一次被兩個人給打開了。

?當門被關上的聲音,只聽李建說道:李哥你今天去看的什麼光盤啊?

多此一問,呵呵,我就算不說你也是心知肚明吧?

我就是想知道是什麼名字,不會這也保密吧?

是動畫片不說也罷。

哇!!!!!!王海,你什麼時候弄個這麼漂亮的小妞啊?

不是你們的嗎?那就應該是藍哥的了。說著拔出雞巴不過有些不情願的感覺。

三個人相互看了許久後李建說道:她是藍哥的性奴我們不能動吧?

我想沒關係吧?藍弟能把她放在這裡,就說明是允許我們幹的,不過說起來她應該是一個學生吧?李嘯天說道。

附加還是個處女,我剛才插入的時候遇到了阻礙可以認定是個處女,只可惜你們進來的太是時候,我沒來得及給她破處。

難怪有些不情願,原來是個處女呢。

拚命搖頭的李瑩,雖然聽的一清二楚,可除了搖頭她已經沒別的事可做了。

叮叮叮叮叮叮,李建的電話突然響了。

打開後就聽到藍天海說道:你們玩那個處女沒?快說。

藍哥你已經晚了,王哥已經上了。

什麼!!!!還是晚了一步。那邊已經拍大腿了。

別急藍哥,雖然插了兩下可還沒破處呢。

是真的嗎?要是真的就還有救。

我用得著騙你嗎?再說李哥和王哥也都在這裡。

那就好了,告訴他們不要動那個學生妹,她還沒入獄是我們未來的外線性奴。

是嗎?她是,她是李建已經變成口吃了。

電話裡說不方便我先掛了?記住千萬不能破處,否則可就不值錢了。

掛斷電話的李建說道:李哥王哥,先別動這個學生妹了,她是藍哥的外線性奴要掙錢的那種。

什麼,藍哥還有外線性奴!?以前沒聽他說過啊?

既然不能動就別動了,我還有夜班就不留在這了。說完李嘯天走了。

王哥你還留在這嗎?

留什麼留(有些生氣)看著眼饞還不如眼不見為淨,我也走了,說完興匆匆的離開了牢房。

就剩我們兩個了?呵呵,藍哥雖然說不讓破處,可沒說不讓玩性虐遊戲,小妹妹就陪哥哥玩會吧?

推推搡搡的把她按在床上後,打開一個渦輪旋轉器。(這是個很像穴位按摩用的足底按摩器,不過卻是個刑具,它的本名叫高震盪排尿器,是日本SM性虐用品裡比較實用的一種工具)

躺在床上的李瑩,突然被排尿器摩擦陰道,只覺得陰道癢到了極限,她不得不左右翻身躲避這至虐的快感,而李建的手隨著她的擺動而移動,不一會已把排尿器推進了陰道。

身體發生本能的示愛動作,李瑩抬著頭看著排尿器,這時的她只有用哭泣和無助的眼神看著李建,希望用這種方式,讓李建停止施虐的動作。

李建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她慢慢的移動排尿器,一會兒到肚子上,一會兒到陰道口一會兒又到褲襠裡,有時也會到屁股和屁眼裡轉一會。

本來已經尿過的淫液的李瑩,因為排尿器的催化,竟又一次大潮,在她又一次流出淫液的瞬間,眼淚如珍珠般落在溫暖的床上。

很是滿足的李建言猶未盡的說道:小姑娘今天先到這吧?明天哥哥再找你玩。說完也離開了牢房。



















0.017851114273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