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我和大姨姐的幸福生活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老婆名字叫章惠,今年32歲,她有個大她兩歲的姐姐,以前在省城公安廳工作,今年由於姐夫的工作調動回到了我們縣里公安局來上班,就是警察開會的時候做會議記錄的那種工作。



大姨姐身材很好,一米七二的個子,特別是穿上警察的製服迷死人了。大姨姐和我老婆的關係很好,這也帶動我和他們的關係也不錯。以前在省裡上班一年見不了幾次面,現在好了,可以經常見到她了,他們來的時候小孩子給父母帶著在省城讀書所以我大姨姐每個星期六都叫我們去她家裡吃飯。



聽她說,姐夫工作很忙,常常星期六和星期天都不在家出去應酬了。各位狼有可能也說了,有這麼一個大姨姐幸福啊!呵呵,我時常也感覺到,最起碼我可以每個星期去她家吃飯,我每個星期都要想著大姨姐打一次手槍。



大姨姐在家穿的也很迷人,上身一件白色外套,大姨姐很喜歡裙子,所以只要天氣不冷,她基本上都是穿短裙的。有一次我去她家吃飯我們邊吃邊喝酒,大概是我說話的時候一不小心把快子掉地上了,大姐說:「沒事,我給你重新拿一雙吧!」老婆說:「我去拿!」。



我就彎腰去撿地下的筷子,當我一彎腰下了的時刻我看見了對面大姨姐的一雙雪白的大腿,這時候我不知道是不是大姨姐的故意的,大姐的雙腿微微分開了些,我一下子就看見了大姐的裙底春光了,可惜大姐穿了絲襪是連體的那種,我只看見了大姐穿的是黑色的內褲,其他的什麼也看不見了,這時候我聽到老婆的腳步聲,所以我做回來了,我看見大姨姐微笑的看著我,看的我心裡很慌張。



為了緩和氣氛我說:「大姐!你們上班能不能上網啊?」「能啊!我們單位有無線網絡,所以我的筆記本在單位隨時可以上網!」「哪你們單位網速怎麼樣?能看電影嗎?」「我們單位是光纖的,速度飛快,不過單位規定不給上班的時候看電影和電視劇,不過我們一般看看網頁,或是上QQ單位一般不怎麼說。」「哦!大姐QQ幾級了?」「我的QQ是別人給我在騰訊公司弄的,兩個太陽了。」這時候我老婆過來了:「幹嘛?打聽我姐姐的QQ!你想幹什麼?泡我姐姐啊?別忘了你可是個有婦之夫啊!」老婆邊說邊笑,大姐也跟著樂!



「妹夫這麼帥,你可以看好了別給其她的小姑娘有機可趁啊!」「他敢!再說了,他不喜歡小姑娘,他說小姑娘沒情調。」「妹夫,把你的QQ號給我,有事的時候也不用打電話了。」「哦!好的。 」我把號碼跟她說了,她說明天上班加我。就這樣我們又喝了幾杯就回家了。



第二天我上QQ的時候就發現有個系統消息,打開後就看見有個人加我警察姐姐附帶消息是:「大姐我。」我馬上加為好友。一看不在線,我就順便發個消息說警察姐姐好!沒想到馬上得到了回復。



「加我了啊?」「是的,剛剛打開電腦!」「你怎麼起了個這麼怪的名字:寂寞哥,怎麼?有我妹妹你還寂寞啊?明天我去問妹妹?」「別!我的警察姐姐,我就是這麼隨便起了個名字!」「呵呵!跟你開玩笑的!」「那就好!」「怎麼樣?昨天酒不多吧!」「還好啦!要是再喝酒多了。大姐的廚藝真好,幾個菜都是我喜歡吃的。」「就你嘴甜!」「真的!你沒見我吃了那麼多嗎?」「很有內涵的讚揚!」「本來就好吃啊!」「好!好!看你嘴這麼甜,後天你姐夫出差,你跟妹妹明天晚上來家裡吃飯吧!我再給你們燒點好吃的。」「真的?又有口福了!我真性福!」我故意把「幸福」打成了「性福」。但我又飛快的打出幾個字:「不好意思,打錯字了。」「好啊!你敢調戲我!我明天告訴妹妹去!」「我的大姐!千萬別怨我我啊!」我發了個哭臉表情。



「呵呵,開玩笑的我沒那麼小氣。」發個鬼臉給我。



「那就好!」「好了不說了。我要開會了。後天見!366。」「886。」看來我的大姨姐還是很有風趣的,這種女人我最喜歡了,我想著那天看見她內褲我的小弟弟有點衝動了。



第三天,我下班後就回家把老婆接了直接去了大姨姐家,一進門就聞到了菜香。老婆說:「大姐,燒的什麼啊?這麼香!」「來了正好,菜馬上就好,都是你喜歡吃的。」「還是姐姐好!」大姐今天還是短裙,但是我發現今天大姐今天沒穿絲襪!我當時那個興奮勁啊!心想,今天一定要找個機會掉個什麼東西。大姐看我看她的腿就給個嬌嗔的眼神說:「你去坐,等會就好了。」吃飯的時候,我拿出香煙放在桌子上,我故意在口袋找火機,用手一不小心把香煙蹭到地上。



「大姐有火嗎?」「有啊!在廚房!」老婆說:「我去拿吧!」我就去彎腰撿煙,這時候我看見大姐把腿慢慢的打開了,哇!這下看清了,就離我一米多遠,大姐今天穿了個紫色的蕾絲花邊鏤空的內褲,可能是走路的原因,內褲有半邊勒到了大姐的小屄裡了,我當時差點留鼻血了,我不敢多看,馬上回到了座位。看見大姐笑盈盈的看著我說:「怎麼樣!煙找到了嗎?」「呃……呃……找到了。」這時候老婆拿了火機來說:「煙要少抽點。」我點頭說是是是。



大姐說:「男人嘛!都有那麼點愛好!妹夫是吧?」「是……是……」我低著頭吃菜。就聽見老婆和大姐咯咯的笑了起來!



吃完飯,老婆說:「大姐我幫你洗碗吧!你休息一會!」「那也好!我先拖個地,再洗澡,妹夫你看會電視吧!」「好!」我就坐下來在客廳看電視!這時候大姐把拖把拿來在拖地,也不知道大姐是不是故意的,在拖地的時候背對著我的時候總是把腰彎的很低,我在客廳做的又低,這下我一下子全看到了他的內褲了。大姐把屁股翹的很高,拖得很長時間,老婆又在廚房洗碗,所以我這下看了很長時間,看的我雞巴都翹的老高了。



大姐終於拖好了地,「終於拖好了!妹夫你先看會電視,我洗澡了!」「哦!」等我老婆幹完了廚房的活,出來陪我一起看電視,沒一會大姨姐就洗好了,出來穿了套睡衣,我想這下沒的看了好失望哦!



老婆說:「我們差不多回去了!姐!」大姐:「急什麼!時間還早,我們聊聊吧!」「好吧!只要大姐不趕我就就好。」大姐給我們倒了杯茶,然後做下來跟我們聊天。大姐看我茶喝的差不多就給我續水,只要我一喝完就給我續水,沒一會我就喝完了4-5杯,這時候我有點尿意了。



我說:「你們姐妹聊著,我上個廁所。」大姐說:「燈開關在裡面,你自己開,小心地滑。」「好的!」我進了衛生間,尿完了,突然想到,大姐剛洗完澡,可能內衣沒洗,我就打開洗衣機,果然看到了令我心動的那條紫色的小內褲,而且在最上面。我的心一下子就跳到了嗓門,伸手就拿了起來又怕她們突然進來看到,我拿起小內褲,是條很講究的小內褲,我放在手心,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發現沒有腳步聲,我小心翼翼的打開內褲,發現內褲中央有點濕濕的微微有點發黃,看來大姨姐沒有墊衛生護墊的習慣。



我用手摸了一下內褲的中央,還有點滑滑的感覺,看來這是大姐今天的分泌物,我把內褲中央湊近鼻子聞了聞,一股女人騷水的味道,我的雞巴一下子就硬了。那股成熟女人特有的騷味使我滿腦子都是大姨姐小屄的摸樣,我迅速掏出雞巴,聞著這股騷味,三下五除二就解決了,好舒服!我想把內褲帶走,又怕被發現,所以又扔回洗衣機裡。



出來以後我和老婆就回去了,晚上在床上我想起大姨姐的內褲我的雞巴又硬了起來。



老婆說:「老公,你硬了耶,在想什麼?是不是想干我了?」「是啊!小騷屄,我們來一次。」「老公!其實我也想了,我們都兩天沒乾了,你摸摸,你看我的屄都流了許多水了。」「騷屄!什麼時候開始想的?」「其實在大姐家我就想了,可是大姐不給走,我也沒辦法,只有忍著,所以就流了很多水。你看看,人家的內褲都濕透了。」我一摸,老婆的褲子濕了一半,「小騷屄,要不要來點前奏啊,來,我來親親你奶子!」「不要啊!老公,我的小騷屄受不了了,你還是快點干我吧!」「好吧!就讓我來好好的干幹你。」我脫了衣服,挺著鐵硬的雞巴想著大姨姐的摸樣,一下子乾進老婆的屄裡。



「哦!還是大雞巴舒服……老公!我……今天……在大姐家吃飯就想了。」我故意問到:「想什麼?」「哦……好舒服……想你干我!」 「那你怎麼不說?」「當時姐姐在啊!啊……啊……啊!」「你可以給我個眼神啊!」「姐姐在啊!我怎麼……啊……啊……啊… …老公……我怎麼一說姐姐你就這麼用力干我啊?」我沒說話我用力干著。



「啊……啊……我一個人在廚房洗碗的時候自己扣了一下,感覺不舒服。」「你個小騷貨,怎麼不喊我去扣啊!」「姐姐在家啊……啊… …啊好爽啊,老公你看看,我內褲都濕透了。」我把老婆內褲拿過來聞了聞。



「老公……水多嗎……騷嗎?」「騷,內褲上的騷水太騷了!」「好聞嗎……啊……啊……老公……你幹的我好爽啊……啊……老公……你今天……是不是……看見姐姐的內褲了。」「沒有啊?」這個時候我不能承認。



「那我……洗碗出來……怎麼看見你雞巴硬了……你一定是看見姐姐的內褲了……哦好爽……老公再乾深點……哦……哦……對,姐姐今天沒穿絲襪……你肯定是看見了……啊……啊……太爽了……老公……加油……明天我拿姐姐的內褲給你聞好不好……啊……啊……」我故意問:「姐姐今天穿什麼顏色的內褲?」「啊……啊……老公你把我小屄幹爛了……啊……啊……姐姐今天穿的是紫色的……啊老公把我幹死吧……我不活了……你幹死我吧……用力……姐姐的內褲肯定騷……明天去她家我拿給你聞好嗎?啊……啊小屄受不了……哦……哦老公你今天好厲害哦……是不是我說了姐姐的內褲原因啊……」我當然知道我今天為什麼幹的這麼長了,因為在大姨姐家已經聞著她的內褲射了一次了。我說:「要是乾著你的屄,聞著你姐姐的內褲就爽了。」「老公……你……努力干我……我明天去……偷姐姐的……內褲給你聞……啊……啊……老公……我要來了……千萬不能停……啊……不能停……哦……干我……干我……你想著……我的內褲就是你大姨姐的內褲……啊……啊……不能停……啊……啊把我當成是你大姨姐……啊……給我來幾下狠的,我爽死了。」在老婆的浪叫聲中我也射了,今天超長發揮,乾了老婆30多分鐘。幹完了我準備拔出來,老婆說:「不準拔出來,在我騷屄裡放一會。」等了大概三分鐘,老婆的高潮餘韻過了。我拔了出來,老婆說:「想干我姐姐,哼!門都沒有!」說著老婆抱著我睡覺了。



第二天我上班了,打開QQ看看大姨姐不在線就掛在上面了,大概9點多,大姐發了個QQ過來:「在啊?」「嗯!大姐!昨天菜很好吃!」 「好吃你個大頭鬼!」「怎麼了?大姐!」「我問你!你昨天是不是動了我東西!」我腦袋一下在就蒙了,該不會昨天昨天動了她內褲給她知道了吧!果然姐姐發了信息來了:「你別不承認!我洗衣機邊上你有站的腳印!老實說!」這該怎麼回答啊,只能狡辯了。



「大姐!我真的沒有!我只是想看看你家的洗衣機是什麼牌子的,你妹妹想換台洗衣機。」「好啊!還不老實,拿妹妹來搪塞我啊!」「是真的,大姐!不信你問你妹妹!」我想她應該不會真的去問她妹妹吧,管她呢!先搪塞過去再說。



「你就這麼不敢承認啊,男子漢敢作敢當。」「我的警察姐姐,真的沒有。」打死我也不能認啊!



「好!問你,我洗澡的時候內褲是輕輕放在上面的,怎麼後來變成一團扔在裡面了?」玩了,這下想賴也賴不了了,「說話啊!我內褲是不是你動的?」「大姐!我不敢了,下次真的不敢了,你別告訴你妹妹好嗎?」等了兩三分鐘也沒見大姐回信,我心裡那個叫急啊! 「求求你了大姐,千萬別跟你妹妹說好嗎?」「不說也行,你告訴我,你拿我內褲幹什麼了?」「這個……」「不說我就告訴妹妹。」「那個麼……」「什麼這個那個的?你不說我現在就打電話給惠。」我的心現在就像一萬隻螞蟻在爬,不是滋味,想想,死就死吧!賭一把跟她承認了,只要她不跟她妹妹說,大不了以後不去她家了。



「大姐,我錯了,我只是好奇拿了你的內褲聞了聞。」發過去後,我心就像犯錯的小孩等著老師罰一樣等著大姐的回答,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三分鐘過去了大姐還是沒回答我。我這邊也沒顯示她在打字,我的心就一下子沈到底了,心想這下要糟糕了,後悔當初啊。



「姐!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又發了條。終於我看見大姐在打字回復了。 「大姐的內褲好聞嗎?」我不知道大姐是這樣回答的,我一下子不知道怎麼回答好。



「說啊!好聞嗎?」我不知道說什麼了,只好打了兩個字:「好聞。」「我的內褲騷嗎?」天啊!沒想到大姐的這兩個問題使我的心放下了一半了,但我還是不敢怎麼說。只是說:「有點,只是放的時間長了,沒有那麼……」打完了這個我就看看大姐怎麼回答才確定我下部怎麼回答。



「你是說放時間長了,騷味淡了是嗎?」這下我放心了,我可以確定她不會跟她妹妹說了,所以我的回答也快了。



「是的,少了那股騷的味,也少了些體味!」「想不想聞我騷味更濃的內褲?」天啊!我的心又一次提到了桑門口了。



「想!做夢都想!」「就知道你們男人好這個,喜歡看別人的裙底,聞別人的內褲!」「男人都是一個毛病,呵呵!」我發了個傻笑。



「那天我就知道你是故意把煙弄掉的。」我又發了個傻笑。



「所以我把腿張開給你看個夠,你看的時候我也流水了!」現在我知道了,這個大姨姐是很騷的,而且我肯定能幹到她。我的心那個美啊!這時候大姐的信息又來了:「下次你來我家,大姐讓你看個夠,而且讓你湊近看,看過了脫了給你聞。」打了這些字大姐跟著後面打了個紅臉。



「真的?」「嗯,只是畢竟你是我妹夫,我不能給你幹行嗎?」「行……行!」天上掉餡餅了還能說不行嗎,再說以後時間長了。



「那好,你姐夫要到星期天才回來,這幾天你什麼時候來都可以!」「真的,今天晚上去可以嗎?」「可以。」「好的,晚上我去。」「記得叫小惠一起來,不要一個人來。」「她去了我就看不了了。」「我會​​找機會讓你看的。」「哦!」「好吧,我要準備材料了,馬上要開會。 」「好的,拜拜!」我的神啊!你對我真是太好了,我今天一天的心情從很好到死灰一下子有到興奮,一般的心臟受不了的,還好我又顆強大的心。



晚上下班我去接老婆說去姐姐家吃飯,老婆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我:「怎麼最近大姐老讓我們去吃飯啊?而且還讓你通知我啊?」「呵呵,也許姐夫不在家吧想你去陪她說說話吧,再說了,有我通知你她不省電話費了嗎?」「是不是你想看姐姐的內褲了?告訴你給我老實點,她是我姐姐。」「行了,老婆,我不看還不行嗎?」嘿嘿,到時候你姐會主動給我看的。



晚上到了姐姐家,大姐還沒做飯,大姐說下班晚了,還要出去買個東西所以就讓我老婆做飯,等我老婆做好了大姐才回來,吃完飯大姐說有點累讓我老婆刷碗和拖地,大姐回房休息去了,等我老婆搞完了大姐出來了,說:「休息會好多了。」老婆說:「姐姐,你累了我們就先回去了,你先睡吧!」我的心一下子就覺得沒希望了,看了看大姐,大姐看看我,有看看老婆說:「小惠!看你忙的滿身都是汗,在我這裡洗個澡吧!」「不了,大姐我回去洗。」「看你一身汗,別回去著涼了,我今天沒做飯,沒怎麼留汗,太陽能水多,洗乾了在走吧!」老婆看看我說也好,我看看大姐,心想大姐真太聰明了,太知道她這個妹夫我的心了!心中暗暗好笑!老婆進了衛生間我聽到了水聲就看了看大姐。



大姐小聲的說:「就知道你們男人猴急。」說完,大姐就坐在沙發上,張開雙腿,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上來了。



「你可以湊近了看。」大姐小聲的說。



大姐今天穿的是件白色鏤空蕾絲花邊的內褲,我跪在大姐雙腿中間把臉湊近了,大姐小聲的說:「你可以看,可以聞,不準用手摸。」「哦!」我心裡好笑,早晚我會讓你自己開口讓我幹你。



我把臉湊近了看,大姐今天的內褲中間有點微微的凹進去了一點,我想那是應為大姐的屄今天可能有點分開了,內褲周邊都是黑黑的屄毛,屄毛透過鏤空部分都鑽出來了。



「大姐,你的屄毛好多哦!」「嗯!大姐天生的屄毛就多!」「我可以聞聞嗎?」「可以!不準舔。」我把鼻子湊近大姐雙腿中間,非常近,一股女人騷屄的味道,到半有熱呼呼的感覺,感覺屄毛都碰到我的臉了,這時候我聽的了大姐粗重的喘息聲,大姐輕輕的哼了一聲:「嗯! 」就這一聲輕輕的嗯的一聲我知道大姐動情了。



「嗯!妹夫!你在幹嘛?」「我在聞大姨姐的騷屄!」「你大姨姐的屄騷嗎?」「騷,剛出爐的饅頭一樣,有股熱呼呼的騷味。」「騷的話你都多聞聞!嗯!大姐喜歡你聞我屄。」「大姐,你的內褲好像濕了耶!」「嗯!那是大姐流的淫水。」「為什麼流這麼多水啊?」 「妹夫在聞大姨姐的騷屄,大姨姐有點發浪了,所以屄就流水了。」「大姐,我可以舔一下騷屄嗎?」「不行哦!嗯……嗯你可以隔內褲外面的舔。」我就像得到聖旨一樣,舌頭一下子舔在大姐的騷內褲上。



「嗯……嗯……好舒服!」我的舌頭在大姐內褲的凹痕處來回移動,這時候大姐可能實在是受不了了,說:「嗯……嗯……妹夫……不能舔了… …我受不了了……小惠要出來了……小惠你快出來看啊!妹夫在隔著內褲舔大姨子的屄了……啊……啊……妹夫!大姨姐騷不騷……」「騷……大姨姐的屄好騷啊!大姨姐是不是騷屄啊?」「嗯……嗯……你大姨姐就是個騷屄……賤貨……」「大姐那裡騷了?」「嗯… …大姐屄騷……大姐屄浪……嗯……大姐是妹夫的騷屄……嗯。」大姐一下子雙腿夾緊我的頭,我知道大姐高潮了,而且屄裡噴了許多騷水。一分鐘後大姐放開我說:「妹夫,大姐好爽!」「大姐,能把你這條內褲脫給我嗎?」「嗯!你帶回去吧!千萬別給小惠發現啊!」說完大姐把內褲脫了給我。



我如獲至寶一樣小心翼翼的把內褲跌起來放進口袋裡,這個後大姐進房間裡了,我看了會電視老婆洗澡出來了問:「姐姐呢?」我說:「房間裡。」




















0.024216890335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