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微重口味,文長慎入)對身心殘疾的女患者播種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以下內容純屬虛構,不喜者請上一頁。
民國121年,位於新北市的龍門核能發電廠(又稱核四廠)因為不明原因起火爆炸,大量的輻射線向四處擴散,當時的新北市慘不忍睹,可說是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因為輻射線的擴散速度非常快加上汙染非常嚴重,導致當時的北部居民幾乎全數遭殃,輕者得病送醫;重者罹癌甚至影響生育能力,當年全台灣生下畸形兒或發育不完全的嬰兒數量創下台灣史上最高,災情相當慘重,不過那已經是15年前的事情了。

今年是民國136年,我是楊政信,我在一間希望之家擔任志工。希望之家是核四事件之後的3年興建好的,主要是養護所,專門收容被父母拋棄的身心障礙的患者。其中很多病患都是因為受到輻射線汙染導致部分功能喪失甚至失去行動能力以及思考能力,所以這些人除了醫生與養護師的長期治療之外,還需要志工們照顧他們的生活起居,我就是其中一個。

我因為外型俊俏而且熱心助人,因此受到希望之家的同胞們愛戴,更是受到裡面的少男少女們的喜愛,因此志工姐姐也給我了一個小天使的稱號。

我負責的區域是男性30歲以下患者,當然男志工就是照顧男患者,女志工照顧女患者,而年輕的志工就照顧年輕患者,年長的志工當然就是照顧年長患者拉,所以我也在那裏做了3個多月,也因此習慣了那裏的環境。不過有一天,一位待了一段時間的女志工突然因病請長假,導致原本數量就很少的女志工面臨缺人的窘境。但是要徵才卻又不容易,因為志工薪水不高卻要打理那些患者的生活起居,這種工作誰要做?眼看徵不到人的情況之下,只好從我們這邊的男志工調一個人過去,但是要調誰呢?

「報告秀珠大姊,小弟我推薦政信過去。」我身旁的男志工舉手推薦我。

沒錯,男志工照顧女患者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如今我即將變成首例了。

「這提議不錯,政信在我們的小朋友裡面算是人氣最高的志工,又熱心助人加上外表俊俏,我相信那些小女孩肯定會更喜愛。」秀珠大姐同意我旁邊男志工的說法。

挖哩勒,雖然這樣說是在誇獎我,但是叫我一個大男生去照顧小女生感覺就是怪怪的,但是照當時的情況我也只能接受。正當眾人對我拍手叫好的時候我看到旁邊一個女志工,身材勻稱五官立體的瓜子臉且戴著一副金屬框眼鏡,正用不悅的眼神看著我,我看到她時我心想:「原來是妳阿….臭婊子。」

1.        第308號病房

我被分配到了女性30歲以下病患區,我在這已經待了三天,當然工作內容跟原本一模一樣,差別在於男患者變女患者。我的工作不外乎就是拿午餐幫她們餵食、陪她們玩耍、隨時關心她們身體狀況、幫助她們大小便以及幫她們洗澡。因為對象都是女生所以看著她們裸體已經是家常便飯,雖然會因為身體上的碰觸而稍微有點尷尬,但是我基於身為志工因此都會想盡辦法轉移注意力;但是俗話說,每個男人身體裡都有一頭猛獸,當老是看著美食卻不能吃到時就會隨時暴走。沒錯,持續了我5天後,我的猛獸早以控制不住性慾,隨著心裡的邪念緩緩浮現。

到了308號房,這房間裡的患者是一名15歲的少女,叫做戴思妤,因為當時核四事件,他的母親受到強大輻射線汙染導致受到肚子內的她生長異常,在她出生後不道3歲媽媽早已重症死亡,無力撫養她的爸爸只好把她丟來希望之家。雖然已經15歲了可是卻只有不到12歲、身高150左右的身體,智能甚至只有8歲左右;不過上帝給他最大的禮物,就是她那可愛的臉蛋沒有受到輻射線影響。

「安安阿思妤,政信哥哥來看妳了喔~」我開門進來開心的向思妤打招呼。

「政信哥哥好~~」思妤開心的向我問好,可是她的反應有點遲緩所以說話稍嫌口齒不清。

「哥哥陪妳玩好不好?」我從後方口袋拿出一個娃娃給了思妤。

「嗯….謝謝哥哥!」思妤開心的接下我送給她的布娃娃,她開始玩了起來。

接著我就在308號房裡待了一陣子,中途跟她玩遊戲、給她吃糖果、說故事給她聽,看她笑的合不攏嘴,我心裡就很高興。

眼看時間到了4點,「思妤,哥哥幫妳洗澡澡好不好?」我親切的蹲下來在她面前問她,基本上到了4點就會幫這些患者洗澡。

「好~」思妤開心的答應我,於是我從一旁拿起她的換洗衣物帶著她到浴室裡面。

病房的浴室基本上很簡略,有浴缸、椅子、盥洗台、馬桶等,一旁還有個求救鈴。我坐下椅子之後讓思妤面對著我。

「哥哥把思妤的衣服脫掉了喔~」我拉著思妤兩邊的衣角,思妤對我點點頭之後我脫掉她的上衣,可以看到那兩顆正在發育稍微隆起的小胸部,乳頭還是粉紅色的,此時我的陰莖不知不覺勃起了。我接著順勢脫下思妤的褲子與內褲,她雙腿之間沒有長毛的粉紅小嫩鮑完整呈現在我眼前,只有一條細細的小縫。我的陰莖早已暴漲,但是我依舊要壓抑自己,於是我拿了洗髮精幫思妤搓洗頭部,思妤的頭髮不長,大約到了肩膀左右而已。過了一段時間我開始用肥皂搓洗她的身體,從雙手、脖子、肩膀,而要滑到她的小胸部的時候,如果是以往幫女患者洗澡,只要是胸部、股溝以及陰部我雙手都不會停留太久而馬上移動到下一個部位以免產生尷尬的窘境。但是這次部一樣,當我雙手滑到思妤小小卻堅挺的胸部時,我竟然開始揉捏她。
「政信哥哥,為什麼要捏我的ㄋㄟㄋㄟ?」思妤帶點口吃又稍微含糊不清的腔調,好奇問著我。

「因為這樣思妤的ㄋㄟㄋㄟ才會變大變漂亮阿~」我開始哄騙她,當然思妤智商就只有8歲左右她哪會分辨我說的話是真是假,所以我開始用拇指與食指搓揉她的那兩顆粉紅色的小葡萄。

「嘻嘻嘻嘻~~~好癢喔!」思妤被我這一弄之後感到騷癢而一邊笑一邊扭動。

「乖乖不要動,哥哥在幫妳洗澡澡喔。」我停止搓揉她的乳頭之後她也安靜的站好。

「哥哥要洗思妤的小妹妹了,腿開開。」我拿著肥皂搓著自己的雙手對著赤裸渾身是肥皂泡的思妤說。

「好。」思妤乖乖的把雙腿打開之後,我用手指輕輕的挑弄她的那無毛的陰唇。

「好癢喔~~」此時思妤夾緊雙腿,當然我的手也跟著被夾住,看來她是很怕癢。不過那也當然因為陰部算是敏感地帶,對小孩子而言本來就容易有搔癢的感覺。

「妳要乖乖讓哥哥洗啊,這樣妳才會香香喔~」我右手摸著思妤的頭左手不斷撥弄著思妤的小小粉嫩的陰唇,果然小女生的身體比較幼齒,雖然我不是幼女控但是面對這種貨色我還是會招架不住的。我一邊撫摸一邊壓著充滿血的老二,看著思妤那可愛漂亮的臉龐乖乖站著讓我洗澡,此時我的邪念告訴我要把她給推倒。

「哥哥也要來跟思妤洗澡了~」我脫下志工背心以及全身衣物放在旁邊,露出壯碩的身材以及仰角120度的雄起老二在思妤的眼前,這時思妤一臉的驚訝。

「哥哥為什麼妳的ㄋㄟㄋㄟ是扁扁的?」她好奇的戳著我的胸部。

「因為哥哥是男生阿,妳的ㄋㄟㄋㄟ才是圓圓的阿~」我再次摸了思妤的胸部。

「為什麼哥哥妳下面大大的…..」這時思妤眼睛看著我下面發呆,口齒不輕的問我。

「妳知道哥哥的小弟弟為什麼大大的嗎?」這時我把思妤輕輕壓在地板上。

「不知道。」思妤搖著頭對我說。

「因為,」我把老二對準著思妤的小縫,「要讓哥哥的小弟弟插進思妤的小妹妹裡面啊~」此時我硬塞了進去。

「嗚嗚嗚~....」思妤被下體的刺痛感給弄哭,因為她的身體尚未發育、陰道實在是太小了,我光是塞進去就有點困難,於是我把龜頭先是硬塞她的小穴裡再嘗試伸入,最後只能放進我老二總長度的1/3。

「別哭別哭,」我開始安慰她擦拭她的眼淚,「這樣思妤才會變漂亮喔~」

「可是….我痛痛….」思妤不斷掉下眼淚。

「乖喔乖喔,忍一下就好了好不好?妳乖乖聽話不哭等下哥哥下次帶棒棒糖給妳吃。」我一邊緩慢抽插她一邊繼續安撫。

「思妤不哭。」思妤擦乾自己的眼淚對我說,因為我知道她很喜歡吃棒棒糖。

我就這樣坐著用1/3含龜頭的屌抽插了思妤的小穴持續了5分鐘,準備怒射一波。

「哥哥要去了喔,思妤不要亂動好不好?」我開始微微快速抽動。

「好….」思妤盯著她的下體被我的巨屌抽插著,「啊啊啊要去了……」我一個怒吼之後一道溫熱的白液直衝思妤的小穴裡頭,我抖動了幾下之後拔出不到一秒,思妤的小穴就開始緩緩流出我剛射進去的所有精華,看來我沒有射到很裡面。反正她的身體尚未發育完全,肯定是不會懷孕的。

我用清水沖洗了她那紅腫的陰道以及殘留在上頭的精液,幫她擦乾淨之後穿上了衣服並親了一下她的臉頰,「思妤真乖,下次哥哥帶棒棒糖來給妳吃好不好?」

「好~哥哥還要來找我玩喔~」思妤開心的跟我道別。

「沒問題。」我提起了褲子穿上離開了病房。

2.        第234號病房

繼昨天的308號房之後,今天我要來探望234號房。房內的病患是一位約18歲少女,名叫陳羽潔。她出生之後因為輻射線的影響,隨著年紀增加,全身開始無力,最後只能單純的舉手以及頭部臉部的轉動。羽潔遭遇與思妤一樣,因此被送來希望之家。

「羽潔妳好,政信哥哥來探望妳了~」我開心的向羽潔打招呼。

「政信哥哥妳好~」羽潔開心的向我揮揮手,但是她手沒有力氣只能些微的擺動。

雖然她的肌肉功能上有了缺陷,但是不影響她的身體發育,可以說是一位亭亭玉立的親秀少女。加上她臉蛋非常得漂亮,有著一頭長長的馬尾。所以當我坐在她旁邊打量著她時,我心中小小慾火正在緩慢燃起。

「妳過的好嗎?」我雙手環繞著她的身體。

「嗯,政信哥哥我很快樂喔,早上都有大姐姐們陪我玩。」羽潔癡癡的看著我,看來她是被我俊俏的臉龐迷上了。

「那哥哥沒妳玩好不好?」我用迷人的雙眼看著她。

「嗯。」

於是我牽著她的手幫她做簡單的手部運動,藉助施力讓她的肌肉運動,對她的肌肉發展也會有改善。我一下子扶她起來練習走路、一下子幫她做抬腿動作,不知不覺1個小時過去了。

「政信哥哥你人好好,肯願意在我身邊陪我玩照顧我….哥哥我….我好喜歡你….」羽潔突然低著頭害羞對我說,感覺上算是告白吧,不過從前面的言行舉止,光是從她的眼神看得出來其實她非常喜歡我。

「我也喜歡妳喔羽潔,妳很乖又很漂亮,妳乖乖聽哥哥的話,就讓妳當哥哥的女朋友。」我哄騙著她。

「真的嗎?」此時羽潔雀躍不已,而她與我靠得更近了。

到了下午4點的洗澡時間了。「走吧羽潔,我們去洗澡。」我牽起了她的手。

「好~」羽潔笑笑的答應我。

我一如往常,拿著她的換洗衣物抱著她進浴室,先將她安置在椅子上後,把她身上的衣服全部脫光,果然不出我所料,18歲少女的身體就是不一樣。她的身材發育的很好,堅挺的胸部擁有漂亮的曲線、稍微纖細的小腰,加上她的雙腿夾緊之後與她一點稀疏陰毛的小穴之間呈現一個倒三角形俗稱「絕對空域」的縫隙。這讓我不興奮才怪。

「哥哥要幫妳洗香香喔,妳要乖乖聽話不要亂動知道嗎?」我對著羽潔說。

「好,我會乖乖的。」羽潔也很聽話。

我幫牠沖洗了頭髮之後,雙手抹上了肥皂往她的身體開始搓揉,滑到胸部的時候我開始輕輕揉捏著。

「舒服嗎?」我邊揉邊問她。

「嗯。」羽潔害羞的對我點著頭。

「羽潔妳身體很棒喔~」

「真的嗎?呵呵~」羽潔聽到一個外型俊俏又貼心的大哥哥親自誇獎她的身體,她就高興得不得了。搓洗完胸部之後往腰部以及雙腿邁進,最後就剩她的下體了。

「政信哥哥,」正當我要伸進她的私密處時她夾緊雙腿,我以為她會害羞不讓我洗。「我想尿尿。」羽潔對著我說。「好」於是我抱起了她讓她坐在馬桶上靜靜得看著她的身體。而羽潔滿臉羞紅的些微夾著雙腿,我看著溫熱的尿液從她那緊密的一線鮑那流了出來,我的小弟弟早已暴漲。於是我站了起來把衣服都脫光,露出那硬挺的肉棒,之後我掰開她的大腿往後推,我ㄧ屁股坐在馬桶地前端跟她緊貼著,此時她剛尿到一半。

「政信哥哥…..怎麼了…..」羽潔害羞又帶點害怕得看著我,突然尿意沒了。

「不要怕,讓哥哥把小弟弟放進去妳的小妹妹好不好?哥哥會很溫柔的喔~」我輕輕撫摸著她的馬尾。

「聽哥哥的話好不好?」我不斷地說服著羽潔。

「嗯….好….」羽潔接受了我的要求之後我緩慢得把粗大的老二塞進他小小的陰道裡面,此時羽潔不斷地嗔叫著,而她陰道實在是太緊了因此我只塞了2/3進去。

「啊啊….」羽潔一個嗔叫之後忍不住把剩下的尿液從我的肉棒旁流了出來。

「政….政信哥哥…..對不起…..」她又害羞又愧疚,而她原本粉紅的臉蛋又更加紅潤了。

「沒關係,想尿就尿出來阿,對身體也比較好喔。」我安慰著她。就這樣,我的肉棒停留在羽潔的小穴裡大約2分鐘左右。

「哥哥幫妳下面的毛毛剪乾淨好不好?」我看著她下體上稀疏的陰毛突然對她提議。她對我點點頭之後我拿起旁邊的除毛刀,小心翼翼的颳著她的陰毛,一邊颳我的小弟弟就越興奮,把羽潔的小穴越撐越大。過程中我的老二不時就有一股熱流上來想噴灑出去,但是我極力隱忍著,因為還不是射精的時候;但是每一次我都會忍不住射一點點在羽潔的小穴裡面。幾分鐘後她的私密處被我颳得乾淨透亮,是漂亮的一線鮑。我放下了除毛刀之後,用2/3的老二開始輕輕抽插著她的小穴。羽潔咿咿嗚嗚,微小的叫聲傳到了我耳裡使我的小弟弟不斷的激烈充血,然後感覺溫熱滾燙,又有一股熱流直衝雲霄。於是我馬上拔了出來站在她面前,不過我拔出來之前確實我又不小心射了一點點進去了。當我站起身來面對著坐在馬桶上的羽潔時。羽潔的嘴巴位置剛好對上我的大龜頭,我的龜頭縫還不時流出一點點白白的液體出來。

「政信哥哥,這是什麼?」羽潔好奇的問著我龜頭不斷流出的液體,因為跟尿液不一樣。

「這是哥哥的精華阿~」

「妳把嘴巴張開,輕輕含著哥哥的下面,好不好?」我要求她幫我口交,此時羽潔先是猶豫最後欣然點了頭,因為她早已迷上了我,基本上我所有的要求她都會答應。她把櫻桃小嘴張了開來,而我把再度充滿血的老二塞進了她的小嘴巴裡面。

「輕輕含著它,嘗試把哥哥的菁華吸出來。」羽潔照著我的話用嘴巴把我的龜頭含了起來,那種感覺非常得舒服,我撫摸著她的頭,她則不斷的吸吮著我。

「好舒服喔…..」我閉著眼睛享受著,羽潔越吸越起勁,而她每一次吸吮我就爽一次。隨著她的節奏越來越快速,我已經快忍受不住,「啊啊啊…..」一波又一波黏稠的熱流往她的嘴巴裡面射去。我的小弟弟在羽潔的嘴巴裡顫抖著再緩緩抽了出來,我撐開她的嘴巴,看來射滿多的。

「這就是政信哥哥的精華嗎?」羽潔張大著嘴巴問我,我看到她嘴巴裡滿滿都是我的精液,看來我射滿多的。

「這是哥哥的精華啊,只有對喜歡的女孩子才會噴灑出來的東西喔~」我摸著她的馬尾說。之後我叫她吐掉,並且用清水洗一洗她的嘴巴之後,接下來我用手抱了她起來背對著我,因為她雙手雙腿無力我只好把她撐在盥洗台上並用一隻手環住她的腰部讓她的屁股貼著我的肉棒。

「羽潔,妳答應哥哥一件事,」我把她轉過身,噘起她的屁股。「妳讓哥哥把精華射進妳的小妹妹裡面好不好?讓哥哥在妳身體留下記號好嗎?」這時羽潔早已羞紅了臉,看著我不斷地用龜頭磨蹭著她的屁股溝以及後庭,「好不好?妳不是很喜歡哥哥嗎?」羽潔在我的甜言蜜語之下點了點頭,我輕輕掰開她一瓣的屁股,露出緊閉成一條線的小穴,之後我把已經磨蹭很久、蓄勢待發的老二插了進去。即使只能塞進2/3的老二進去,但是每一次對羽潔地衝擊都徹底令我銷魂。羽潔不斷發出了咿咿嗚嗚的淫叫聲,她那緊閉的小穴不斷的分泌出淫水來滋潤我的老二,讓我又在一次的高潮。

「不要動喔,哥哥要射出來了。」我抓著羽潔的屁股大力搖動,陰莖在陰道壁裡猛烈來回抽動,我的老二開始腫脹感覺溫熱,想射出點什麼了。「嗯嗯啊啊啊~~…..」我的一聲長嘯之後把肉棒抽出來再立馬塞進羽潔已被我龜頭撐開的小穴,大量白熱濃稠的精液又從我的龜頭縫噴了出來,直衝羽潔的子宮內。我在連續的噴射完畢之後因為太舒服突然鬆手,此時羽潔的下半身一陣抽蓄之後雙腳無力跪在地上,精液緩緩地從陰道口流了出來。

「羽潔很聽話喔,要不要當哥哥的女朋友?」我蹲了下來緊緊抱著虛脫的羽潔。

「嗯….政信哥哥….」羽潔柔弱的叫著我的名字時我的嘴已經貼上她的嘴唇了,我們在浴室擁吻下劃下了句點。

我用水再次沖洗她的身體並擦乾身體之後把她抱到病床上去,穿上衣服打理乾淨。

「下次見了唷,掰掰!」我穿上衣服之後離去。

「政信哥哥再見,我會等妳喔~」我走出房門時聽到了羽潔對我不捨的道別。

3.        第417號病房

今天我要來探望這個病房內的女患者,不過她可就沒有上述兩位這麼好運了。
她名叫陳雅妍,是一位28歲的女患者,年紀比我還大,但是因為她幾年前突然一場罕見怪病,使她全身慢慢失去知覺,甚至到了後期連說話的能力都沒有,只能咿咿呀呀的叫。現在她只能躺在床上,只剩眼球可以活動。

「妳好呀雅妍,我來探望妳了喔。」我開心地像她揮揮手。

「喔喔喔....」雅妍微微張著嘴流著口水用她唯一有辦法能發出的聲音回應我。其實照顧像她這樣的患者我也不是第一次,因為她跟植物人很像。其實照顧植物人的方法,不外乎就是多多陪她說話,即使她不能與我對話但是只要她聽力未喪失還是能聽的到我所說的話。她們也只能吃流質食物或水,由鼻胃管打進去。她們也無法控制大小便,因此長期包尿布、她們不能自行活動,所以要幫她們翻身槌打身體,至於洗澡是選擇用濕毛巾擦澡的方式,幾天後才會選擇用水沖澡。最重要的是要隨時注意她們的體溫以及身體狀況。

當然上面所述地項目我也一一照顧著雅妍,除了餵牠喝水之外順便幫她捶打身體。不知不覺已經過了1個小時了

「雅妍,我幫你擦洗身體好不好?」我對著躺在床上一棟也不動的雅妍說。

從雅妍咿咿呀呀的呢喃可以知道她同意我之後要對她做的事情。於是我脫掉了她的上衣,因為植物人是不需要穿內衣褲的,她們只穿紙尿片。我把雅妍的紙尿片脫掉之後看了一下她並每有便溺的情形,看來一切狀況良好。

不過這時雅妍是赤裸裸地躺在我面前我不得不說實話,很少植物人身材還可以這麼好的,一般來說長期躺在床上早就走樣了。我去浴是拿起水桶裝了一半的水,沾濕了毛巾之後開始擦拭著她。她那對渾圓的奶子少說也有C罩杯以上,下面是密布的黑森林,修長的身體完全襯托出她那撩人的身材,我的小弟弟又雄起了,這是我第一次對植物人起了生理反應。

我擦拭著雅妍的臉以及她嘴角偶爾流出來的口水,在順勢往下到她的身體上,擦到了她的雙峰時我開始搓揉了起來。「喔喔喔…..」雅妍的叫聲突然變得有點急促,其時以植物人的正常表現來說,她這是反抗的意思,也就是她不希望我這樣褻瀆她的身體;畢竟雖然她的身體已經不能動彈,可是意識依舊清楚明顯。

「不要這樣拒絕我嘛~妳胸部這麼大讓我摸一下呀~」此時我內心的惡魔不知為什麼覺醒,強大的邪念竟然告訴著我叫我強上雅妍。我從來沒有想過跟植物人做愛,因為光看她們只能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就已經很不捨了,更何況還想動歪念頭。可是雅妍卻不一樣,明明跟植物人類似,可是那窕窕的身材我實在是忍不住,我已經不管她的感受了。

「反正妳也反抗不了我,那妳就讓我爽吧!」我淫笑著雙手揉捏她的奶子。

雅妍感受到我即將要硬上她時,她的眼眶已經濕潤緩緩滴下淚滑過臉頰滴在床單上。

「哭什麼!今晚我要幹到妳死!」我開始用嘴吸吮她的奶子,而雅妍除了不斷的微弱哀嚎著也只能任我擺布。

「妳的奶子還真軟,看來志工姐姐們常幫妳按摩喔~現在來換哥哥幫妳全身按摩!」我吸吮著她的奶子的同時,我右手已經滑到她的黑森林地帶,正在探索著她那敏感花蕊。

「喔喔喔….就是這裡!」我開始摳著她的小穴穴,「這麼緊,沒被上過吼?今天讓妳嘗嘗我的大肉棒!」我開始猛烈的用手摳著她的穴,不斷的淫水噴了出來留在我手上。

「這麼會噴啊?看來妳表面不想要妳下面卻很想阿。」我立馬把衣服都脫了之後走到雅妍的面前,我故意把雄起的屌擺在雅妍面前,此時雅妍臉色充滿驚恐的表情。

「妳應該知道我想叫妳幹嘛吧?想不想吃阿?」我把屌放在雅妍無法閉合而微張的嘴巴上。

「還流口水阿?看來妳是很想吃。」其實不是雅妍看到我的屌流口水,而是她本來就會不自主流口水。我完全不顧她的感受直接塞了進去,我前後扭動著身體,老二一前一後在雅妍的嘴巴上滑動,而雅妍無助的眼神看著我彷彿在乞求我她已經夠可憐了請饒了她一馬。但是我這種人,就是妳越無力反抗我我就會越爽的類型,所以插著插著我就想射了。「臭婊子給我吞!」我猛然一個衝刺把雅妍的頭整個套住我的跨下,我的龜頭頂在她的喉嚨深處噴灑精液,我只聽到雅妍不斷想嘔吐咳嗽可是卻被我的屌塞住,我感覺真爽。

「妳以為我會這樣放過妳嗎!」說完我上了床把雅妍的雙腿撐開舉起,她那肥美的鮑魚隱約撐開後我把再度勃起的巨屌,用龜頭瞄準雅妍的陰道口。

「妳就等著生下我的孩子吧!」我然插了進去,這時雅妍又再度發出了一陣無力的哀嚎聲,而她嘴巴裡殘留的精液隨著哀嚎聲流了出來。我不斷的向她子宮深處撞擊,而雅妍的陰道壁不斷地收縮,像是在擠壓我的陰莖一樣。

「我操死妳這小嫩屄!」我對著雅妍叫喊下盤快速的抽動,而雅妍無神的雙眼看著我用肉棒褻瀆沾辱著她的下體。不過隨著我持續加速,雅妍陰道內又開始分泌了淫水出來,而我也流了一點潤滑劑一般的液體出來,兩者交合藉著肉棒磨擦撞擊而帶著有水的啪啪聲聽起來真是悅耳。沒有多久,我又想射了。

「我...我想想射了嘿嘿.....我可以射進去嗎雅妍?可以嗎?」我一邊淫笑一邊問她,雅妍很想對我搖頭、很想伸出手阻止我,但是她卻無能為力。正當我要一洩千里的時候,突然有人走進房門!而那瞬間我的精液正噴射而出,於是我噴了第一波精液進了雅妍體內之後迅速拔了出來,而後面好幾波精液開始噴灑在床單以及雅妍的肚子上。

「是誰……可惡是妳!」我猛然一看,竟然是那位之前瞪著我的女志工-林佳樺。而佳樺看到了我強暴雅妍,萬一被她宣揚出去那怎麼行,於是她一臉震驚之後打算轉頭奪門而出,我立馬跳下床赤裸身體衝了過去抓住她。

「想去哪!」我大聲斥喝她。

「還想去哪,當然是去跟其他志工說阿~」佳樺冷酷的臉想甩開我。

「妳確定?妳以為我沒有妳的把柄嗎?」我冷笑的回應她。

「我….我有什麼把柄?」佳樺開始冒了冷汗。

「妳想逼我說出來嗎?」我冷酷的笑著說。

「妳進來希望之家以前,因為犯下竊盜案而被關進牢房,如今妳假釋出獄之後因為妳有了前科導致沒有公司要錄用妳,直到希望之家給妳了機會。沒想到妳在這裡偷了身邊同事們的錢還很多次,這還不打緊,這位原本是我位子的女志工之所以會得病,我想7到8成元凶就是妳吧?」我把她的把柄說了出來之後,佳樺不斷地冒著冷汗,因為我說得全是實話。

「你....你敢說出去我也要把你今天做的事情也抖出來!」她又驚恐又惱羞的怒斥我。

「你確定要挑戰我?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在這裡受歡迎的程度,先不說她們信不信我強姦雅妍的事,光是她們想聽你說話就有點困難了,你也不想想你現在的處境,你偷竊的事大家早就開始懷疑你,只是我一直給妳機會不讓這事件曝光。現在妳打算想反咬我一口?那我們就來看看,一起玉石俱焚的時候,看死的人會是誰?」我充滿自信又冷酷的恐嚇著佳樺,這時佳樺早已說不出話來了。

「那….那你打算要我怎樣?」佳樺驚恐的反問我。

「這樣好了,我開一個條件,我相信對妳一定有利。」我對著佳樺說。

「我們彼此做的事情要互相保密之外,從今天起我會幫妳鋪一條後路,只要有我在包準妳可以安穩的在這裡工作,」我話說到這裡之後我右手抱著佳樺並在她耳邊細語,「條件就是,妳讓我爽一下。」說完我用再度充血的肉棒拍打了佳樺的大腿一下。

「政信,你....」此時佳樺聽到這裡已經氣到語無倫次了,但是我知道她一定會答應我,因為她可不想再坐第二次的牢房。

「怎麼樣,反正只是讓我爽個幾分鐘,就可以換來你無限的美好,不好嗎?」我原本環抱在佳樺肩上的右手隔著她的緊身褲摳著她的屁股縫。

「好,我答應你….」佳樺別無選擇,只能憤怒又無奈的瞪著我。

「答應我啥呀?」我故意問她。

「答應….讓你爽一下….」

「讓我爽什麼啊?讓我把啥東西放進你啥東西裡面啊?」我故意追問她。

「讓….你把下面…放進….我下面裡….」

「下面是哪裡給我完整說清楚!」我故意大聲斥喝。

「讓你把….肉棒放進我….的陰道裡面….」這時佳樺說到這裡眼淚早已掉了下來。

我二話不說扒光她的衣服開始上下起手,佳樺又憤怒又悲傷的任我擺佈,眼看著我即將要沾辱她,但是她別無選擇,因為我擁有她所有的把柄。

「臭婊子,蹲下來給我吸!」我大力壓著佳樺的頭逼她蹲下,佳樺強忍著淚水狠瞪著我的肉棒,恨不得把我的肉棒剁了下來煮成湯來吃。但是她只能乖乖聽我的話,於是她很不情願的張開嘴巴,我把肉棒塞了進去,開始抽插了起來。此時我往病床上看,雅妍無助的看著佳樺被我蹂躝,她以為佳樺的出現會成為拯救她的希望,結果這想法持續不到30秒。

「唔唔唔….咳咳…」佳樺被我的巨屌噎到之後開始作嘔咳嗽。「沒用的女人!」我一手用力推了佳樺的頭,佳樺的眼鏡歪了一邊,她默默的喬了眼鏡用那蹭恨又充滿淚水眼睛狠狠瞪著我。

於是我抬起佳樺的屁股使雙腳彎曲內八的站著,用手把她的上半身往下壓讓她形成拱橋狀,我用雞巴狠狠撞進去,「啊~~!」佳樺一聲淒厲的慘叫後就是無止盡被我抽插。
「舒服嗎婊子?給我說!」我斥喝她。

「舒....舒服….」

「我可不可以射進去妳的臭屄裡面?」

「可以….你可以射進來….」

「我可以射多少進去?」

「全部都射進去…..」

「妳想幫我生幾個小孩?」

「你...你想要我….生…幾個…..我都答應妳…..」此時佳樺已經放棄抵抗與仇恨,只能祈禱這場噩夢趕快結束。我時在是很想抽插個幾時分中,不過佳樺的身材時在是太好了加上她的穴也是很緊,我插進去沒有多久就高潮了,加上佳樺下體不斷分泌出淫水滋潤著我的肉棒,我覺得我快忍不住了。

「喔喔喔啊啊啊啊啊~!!…..」我一陣衝刺加吶喊,我抬高佳樺的屁股用我的下盤重重撞了下去之後,海量的精液傾洩而出射進佳樺的陰道內,佳樺的下半身不斷地抖動之後雙腿癱軟而虛脫的倒在地上,而精液隨著佳樺不斷抽動的陰道口緩緩流在地板上,而我的肉棒還在滴著剩下未流完的精液在她身上。

「媽的死騷屄,害老子射這麼多!」我踹了佳樺的屁股一下之後把衣服丟給了她。而佳樺充滿憤怒的臉瞪了我ㄧ眼之後樺緩緩爬起身無力的穿上衣服且一跛一跛走了出去。

這時我確定她關上門之後轉過頭來,看著驚恐無助的雅妍,彷彿叫我不要靠近她。但是當時的我就像個上了慾火的惡魔一樣,我巴不得要把她幹到骨頭散掉都不罷休。我緩慢的走上前,跨下硬挺的屌左右擺盪著,雅妍不斷地流著口水咿呀叫著;我用雙手將她翻了身讓她整個人趴在床上露出美背跟翹臀之後將她的頭往側邊瞧過來。

「這麼美的屁股是在誘惑我插進去的意思嗎?妳們女人都是踐,不把我們男人精華榨乾都不罷休,但是我要告訴妳,妳很不巧地遇上了老子,老子一天連射5槍都不成問題…..喔對了,今天總共射了3發,那我還有兩發的機會唷~」雅妍聽到這裡早已開始掉淚,因為她知道她的噩夢還在持續進行而不知啥時會結束。反正她心想只要捱過我兩發事情應該就落幕了。我趴到了她的身上,我把屌放在雅妍的屁股上用手壓了進去頂著雅妍的美屄。

「我想試試看夾緊雙腿的屄插起來的感覺是如何。」我再次的插入那剛才早已流乾精液的小穴裡,雅妍又在一次的抽蓄。結果她突然尿失禁,從肉棒與小穴的縫隙中噴了出來。

「騷貨妳還真是會抖捏….妳還給我噴尿!」我壓在雅妍的背後用力得抽插著她,雅妍紮在床上無助的邊哭邊哀嚎,她那原本肥美漂亮的小鮑魚早已被我操得紅腫,但是我的肉棒卻精力旺盛不斷地雄起,一波又一波的猛烈撞擊到子宮深處早就讓我飄飄欲仙,雅妍的死活我早就不管了。

「該死,妳又讓我想射了。」隨著我又一波的高潮之後,我整個人趴在雅妍背上,雙手環抱著她的胸部並用嘴唇親吻她那流滿淚水的臉。最後下盤在一次像雅妍的屁股撞了一下,一發滾燙的精液灌入雅妍溫暖的體內,可是前面射了太多感覺這次有點稀。

「好舒服喔雅妍….」我氣喘籲籲的抱著渾身不自覺顫抖的雅妍耳語,而她用那擺出絕望的不協調表情混雜著淚水來回應我,而精液也緩緩夾帶著雅妍的尿液流到了床單。

最後我趴在雅妍身上持續1個小時,中途又噴了2次而雅妍又噴尿了一次。我起身將自己以及雅妍擦拭乾淨之後幫自己與雅妍穿上衣服、清理了床單與周邊之後,我轉身離開之前,我轉過頭來對著雅妍。

「妳不要恨我,妳就恨妳自己只是一個躺在床上兩腳開開讓我發洩的洩慾工具罷了。」

說完我就離開了。到了門外我遇到了秀珠大姊,「政信你好阿,你怎弄到5點辦呀?雅妍給你添麻煩了嗎?快去下班吧。」

「不會啦,雅妍很乖的,雖然她中間有尿失禁,所以我花了一點時間清理。」我笑笑的連忙撒謊解釋。

於是我就走掉了,而秀珠大姐進了417號房,看著躺在床上早已虛脫、眼淚早已流乾的雅妍。

「政信哥哥對妳不錯吧?他可是我們孩子中的大明星喔!以後我會多多叫他來照顧妳的,好不好?」說完秀珠姐摸了摸雅妍的頭,此時雅妍只有無盡悲傷的哀愁看著窗外黃昏的天空。
[p=30, 2, left]

















0.0139420032501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