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與90後女孩一夜情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的故事和一個叫“伊水水藍”的女孩子有關,說她是女孩子,是因為今年她只有19歲,在網上她說她32歲。讓我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是,我們之間竟會產生一段充滿糾葛的故事。說出來都讓人無法相信,我們不光在網上談起了戀愛,還有了一夜。這之後,她就像蒸氣一樣蒸發掉了。後來她給我發來一封郵件,告訴我,我不過是她眾多網友中的一個,發生性關係對她來說無所謂。發完這封郵件,她換掉了網名和郵箱。但我卻從此不能釋懷。現在我覺得愧對妻子,又不敢和任何人提起這件事,終日生活在自己情緒的罩子裡,難以自拔。

也許情感是一個最能煽動人心的話題。很快我們的話題就轉向各自的心路歷程。她向我抱怨丈夫的花心與絕情,請我幫她分析男人的心理,義不容辭地,我說了很多話去寬慰她,我是最見不得女人傷心的,我仿佛看見她在電腦屏幕的那一端流淚,我幾乎沒有多想,就答應了做她的網絡情人,安撫她的心。不知對方姓甚名誰,不知對方長什麼樣,不涉及家庭與責任,甚至沒有擁抱和接吻,只需要像戀人一樣的言語,那有何難?我覺得我也沒有背叛我的妻子,而且有這樣一個說得來的網絡女友,也是一件不錯的事嘛。
第一次被她吸引住的理由竟然那麼可笑,就因為在一個聊天室裡她給自己起的名字叫“九零九四五七六七七”,在一堆扭曲的名字裡,她的名字卻那麼簡單把我吸引住了,後來問她為什麼會起這麼一個名字,她打過來一個奸笑的表情說,因為那是她的QQ號碼,


幾乎是在不知不覺間,在兩個月的時間裡,我們也像一些網民一樣互以“老公老婆”相稱,網絡上的東西何必那麼當真,如果說最我還有些拘謹,但到後來我們互相之間沒有任何拘謹而言了。我們互留了手機號碼。出於一種防范,我還是新買了一張電話卡,這個號成了我們之間的專用號碼。除了上網,她給我打電話,她特別愛也特別會撒嬌,每次打電話,總要纏綿好一陣才肯收線,臨了還要在電話裡響亮地親我一下。這讓我的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

我特別願意聽她用南方人特有的吳侬軟語叫我“老公”,而我也禁不住叫她老婆,也就自那時起,我知道了她只有19歲,說話的聲音是騙不了人的。她如實招了她騙我她有老公的事情,但我忽略了,她能成功地騙我這麼久,說明她也是個很有經歷的人。然而當時這些在我眼裡都不重要了,在我的潛意識裡她沒有老公更好直到有一天,我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妻用一種審視眼光看我,說:“你最近怎麼暈暈忽忽的,瞅著你怎麼那麼別扭啊?”我用三言兩語打發了妻,但我也意識到,我居然陷進去了。我得抽身出來,畢竟我不想因此出什麼亂子。一個星期,我使勁按捺住自己不去上網,把手機關了,不去接她的電話。我的思緒非常矛盾,聽不到她的聲音對我竟成了一種摺磨,我為此寢食難安。在心裡,我拼命地說服自己:能出什麼亂子呀,看不見摸不著的。終於有一天,我開機了。幾乎在開機的同時,她的電話就打進來了。電話那端是她的哭泣,她的委屈、驚恐、擔心和害怕就像一個女人生氣時常甩的枕頭被她一股腦順著電波扔過來,悉數砸在我的身上、心裡。她以為我出了什麼事,她甚至想到了車禍、暗殺什麼的。我的心裡除了感動就是感動。



一入7月份,天氣熱起來了。我們之間的感情也隨著7月份的到來而分外燥熱。一天早上,她給我打電話,說要來看我,我心裡有些慌,我不知道如何去面對她,可是我卻不想拒絕,也來不及拒絕,因為她已經踏上了來錦州的列車。我說:“來吧。我歡迎你。可是你只能呆一天。”她答應了,說:“讓我多呆我還不呢。”

她坐的火車要在晚上才到。我給老婆打電話說我要出差,大概兩天。我出差是常有的事,老婆沒有任何的異議,只是一如平常地說:“把錢裝好,別忘了把胃藥帶上。”在那一刻,我真有一絲歉疚,可是這種歉疚只是一絲的閃念,就被她要來的喜悅給沖得無影無蹤。
她來了。她幾乎沒有停下來,就扔掉提包撲進了我的懷裡。這種身體上的輕輕的撞擊都足以毀滅我的整個軀體。我緊緊抱住了她,我真有些不敢相信,這個小女子竟就是我的網上“老婆”。我覺得這是上天對我的眷顧,讓我有了一個能干的妻的同時,再擁有一個溫柔可愛的紅顏知己。午夜的街道沒人行走,只有我倆依偎著走著,也許街心公園能掩蓋我倆的欲望的火焰吧,可到了街心公園卻隱約的聽到裡面傳來了戀人的親昵的聲音,我倆不約而同的止住了前行的腳步,互相笑了一下,轉身往樓區走去。
我自然的摟住她的肩膀,她也就斜依在我的懷裡,我邊走邊注視她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把路燈的光影梳理的十分順暢。


“我給你一次好嗎?”我不知怎麼突然說出了這句話。
“你?呵呵。”她沒有回答。
我明白她的意思,任何一個女人都不可能說你來要了我吧,她都很矜持。我擁抱著她走著,眼睛左顧右盼,雖然沒人,但是想找個做的地方還真挺難。

突然我看見有一個樓道的門沒有鎖,是門鎖壞了還是忘了鎖,我擁著她進了樓道。樓道裡很安靜,只有路燈的光芒透過窗戶射進來一點點,我摸索著她的胸,那兩個讓我想了許久的乳房,柔軟而馨香;我擁吻著她,撫摩著她,她漸漸的有了反映,呻吟聲逐漸加重,身體了扭動,我讓她的手把住樓道的欄桿,一只腳踏上欄桿的木柄,我稍微低下身去,把早就掏出來的家夥,從後面摸索著塞進了她的體內,靜谧的樓到裡立刻就響起了肉肉搏擊的響聲和我的粗重的喘息聲,在這個午夜的樓道裡聲音顯得格外響亮和清晰。緊張,我真的有點緊張,第一次在樓道裡做,萬一再進來人怎麼辦?樓道裡的居民聽見怎麼辦?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想早點結束戰斗。這時,只聽見吱呀一聲,旁邊一個門開了,一束光芒隨著門的開啟射了出來,一個老太太伸了出來一個花白的頭髮和一雙由疑惑而變得憤怒的眼睛,“你倆也太不要臉了吧,還讓不讓我們睡覺了?在這裡干這種傷風敗俗的事。”門砰的一聲又被關上了,我由於驚嚇,心裡一哆嗦,就洩了出來。 我們出了樓道,外面的依然無人,路燈依然傻傻的站著,我倆再次擁抱在一起。我們找了家還算干淨的旅店。


我感謝你給我的快樂。”“我也是,很快樂,也感謝你。”

那一夜,她蜷在我的懷裡,不停地喊我“老公”,而我也禁不住熱烈地回應她。可是我永遠都想不到,清晨3點鐘我醒來端詳她的睡姿竟會是最後一次看她。因為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她已經走了。悄無聲息地走掉了。我慌了,我打她的手機,關機。我才發現,我沒有任何可以找得到她的辦法。
我沒想到我們之間的結局竟會是這樣的戛然而止。下意識地我打開電腦,希望可以看到她的名字,可是沒有。我第一次意識到,網絡竟是那樣的空洞與蒼白,她那天晚上帶給我的快樂我我沒有辦法忘卻。回過頭來,我發現妻站在我的身後,沉默不語。我忽然有了一種沖動,抱住妻,沉在她的懷裡,放聲痛哭。



















0.015972852706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