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妻子的情欲宣泄貝兒篇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貝兒篇〔一〕

  我跟母親的關系不是很好,所以自從和雷結婚后就很少回到故居了,除了必
要性的時候才回來看望母親,沒想到母親在過世的時候將這棟房子留給了我。

  我跟雷商量過,雷建議我將房子賣了套現,我當然也同意,否則每年就要負
擔一比爲數可觀的修繕費,以雷的收入來說當然不會在乎,不過那畢竟是一筆不
必要的支出。

  今天和杰克約好下午2點在這里談房子買賣合約的細節,可是他還沒有到,
在這故居里有我太多的回憶,其中最多的回憶是我從小到大被母親管教所留下來
壓抑的回憶,其實母親的管教在外表上是有效的,但是她管不住我內心的想法。

  這是我從前居住的臥室,這里有我許多甜美的回憶,當然,這些回憶是母親
不知道的,而回憶的發生地點就在我臥室里的浴室內,母親一直很奇怪我爲什幺
那幺喜歡洗澡,她並不知道我在浴室洗澡的時候可以完全融入我幻想中的性愛,
並且藉由我手指的幫助達到我年輕時候的高潮。

  哦!我不自覺的又想洗澡了。

  慢慢的,我脫下了衣服像從前一樣地站在我梳妝台的鏡子前,我的身材並沒
有因爲我和雷有了一個6歲的女兒而有太多的改變,相反的,現在的我應該充滿
著一個成熟女人所應有的美。

  哦!我的肩,我輕輕的慢慢的解開了我的無肩帶式的胸罩,看著挂在我飽滿
的乳房前被解開的胸罩並不因爲解開了束縛而滑落,我感到自豪而驕傲。

  我的手指由肩緩緩的滑過了我的乳房與乳尖無情的任胸罩滑像地面,慢慢的
我的雙手由肩而乳房而乳尖不斷的來回巡弋滑動著,當然每次我都會在乳房和乳
尖稍作停留,也許是捏,也許是揉,但是我知道這樣並不能滿足我的渴望。

  我繼續著下一步的動作,將手滑向了我的小腹並且小心而輕柔的向我那敏感
地帶帶過,這是我成長的房間,但是我從未在這個房間里這樣做過,因爲我的背
后永遠有一對嚴厲的目光在監視著我,但是這對嚴厲的目光現在不存在了,我可
以安心的享受這愉悅的片刻,哦!我的手停留在我的小溪谷上不斷的來回掃過,
真是愉快啊!

  我現在覺得渾身躁熱,是應該到浴室里徹底解決的時候了,輕輕的我脫下了
三角褲,興奮的走向浴室。

  冰冷的水淋濕了我的頭發,灑向了我躁熱的軀體,但是我很清楚我內心的火
正在更熾熱的燃燒著,我聽到了杰克進屋的聲音,這使我體內的火燃燒的更猛烈
了,我的手、我的手指不會放過我身上所有的敏感地帶,因爲它們清楚這些地帶
的需要。

  啊!杰克正一步一步的走向我的房間,我知道他知道我已經在等著他了,他
進到了這個房間,而且站在了我沒有關上浴室門的門口看著我被欲火燒的熾熱的
軀體,我不知道他怎幺想,但是在陌生人前面暴露卻令我的欲火無法遏止。

  我唯有更進一步的用手指滿足我自己,但是無論如何我不會轉身讓杰克知道
我知道他在這里,因爲現在這樣使我興奮難耐。

  我的手指終于完成了它應該要完成的工作,我聽到杰克退出房間的聲音,我
擦干了猶自因高潮而顫抖的身體,穿上了衣服,從穿衣鏡里我看到我因高潮未退
而犯著潮紅的肌膚是那樣的妖豔,我知道,杰克一定會被我所吸引。

  母親的房子終于賣出了一個好價錢,買方是杰克,我告訴杰克我會盡可能的
在短時間內將應該清理的雜物清理掉,但是杰克並不是很在意,因爲那些房間內
的雜物暫時不會影響到他。

  我知道,杰克其實是希望有機會看到我再次的表演,當然,我其實不會反對
這樣做的,那對我來說是同樣的愉悅。

  我跟雷溝通過,我會在近幾個月每天下午抽空去母親的故居整理不必要的東
西,一方面是對買方負責,另一方面是這些雜物里也許會有我值得留念的物品,
還有一方面是我不會讓雷知道的,就是那個愉快的下午的確讓我難忘。

              貝兒篇〔二〕

  杰克是個心理醫生,在我整理雜物的時候他大多數的時候是留在將樓下客廳
改裝而成的診療室里,而我在每次整理告一個段落的時候也都會重複著一次又一
次令我愉悅的淋浴,唯一令我不悅的是,杰克是個彬彬有禮的紳士,他沒有再一
次的欣賞我的演出。

  這一天,杰克邀請我到樓下的診療室喝下午茶,杰克的手藝的確令我自愧不
如,下午茶的時候我們聊的很愉快,杰克是個風趣而多才多藝的男人,他也告訴
我許多他再診療時遇上的有趣案例,當然,對于案例中的主角他都是以某某先生
或是某某小姐帶過。

  在下午茶將要結束的時候,杰克提議他可以暫時的充當我的心理醫生,因爲
他注意到了我的一些舉動,他告訴我說發生在我身上的案例使他好奇,因此,對
于我的心理咨詢費他說不用擔心,因爲對他而言也是一個不錯的互動學習。

  他是非常有說服力,我們約定了就在明天下午的下午茶時刻他將爲我進行初
診,我回家后並沒有告訴雷我有了新的心理醫師,晚上雷和我做愛的時候我不住
的會想起杰克與將要來臨的心理診療,這讓我十分的興奮,這是雷和我結婚這幺
久以來第一次讓我達到三次的高潮。

  這是一個十分輕松的診療過程,我們天南地北的聊著,最后杰克告訴我不妨
讓他知道我的性幻想,他說這對我們的療程序非常重要的,我覺得站在公平的立
場杰克也同樣的應該告訴我他的性幻想,杰克十分贊成我的意見,在今天診療的
最后杰克爲我定下了每星期一和星期四下午會是我的診療時間,我期待著下一次
的診療。

  杰克的診療是有效的,在等待星期一到來之前的時間里,我變的比較有耐性
的面對我那上幼兒園中班的小女兒,我找出了丟下多年的大提琴試圖重新開始練
習了起來,我也開始記憶起母親養花莳草時的點點滴滴。

  星期一的下午這算是第一次的正式療程。

  在整個的療程中我和杰克談論著我們第一次碰面時的性幻想,當我說著的時
候,我的身體忠實的反應著隨之而來的興奮。

  在我閉上眼睛享受著興奮的感覺時,杰克也開始告訴我他見到赤裸的我的時
候他所有的性幻想,我聽著有點沈迷,緊接著我覺得他的聲音在我耳邊緩慢而低
聲的訴說著,那感覺好象是他真正的在我體內沖擊著,他的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
輕柔的撫摸著,那是一種十分舒服的感覺,我知道我的某一處已經開始變的濕潤
了,我渴望著他下一步的舉動。

  然而當他的手碰觸到我最敏感的那一點時,我突然變得十分清醒而理智,我
推開了他的手,告訴他我們口頭協議的內容不包含實際的接觸,他的眼中閃著一
斯的失望,但是依然承認了我們的協議是有效的。

  我們結束了這一次的診療,臨走時,我確認他下一次的診療時間是否正確,
他眼中又閃起了光芒確定著。

              貝兒篇〔三〕

  在之后的診療,他一直嚴守著我和他雙方說出性幻想而不實際行動的約定。

  其實,這樣做早已無法滿足我的進一步需求,我也開始感到這樣的診療乏味
而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

  就在星期四上午,我打電話給他告訴了他我要停止診療,他沒說什幺,但是
請我作完我最后的一次診療,同時也方便他做最后的診療總結,我沒有答應他,
但是告訴他可以用紙條寫上我的性幻想交給他,他也同意將他的性幻想以同樣的
方式交給我。

  中午我開車到了他那兒,交換了雙方的性幻想,我在回家的路上打開了他的
紙條,突然間我逐漸沈寂得身軀又活動了起來,而且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興奮。

  他的紙條寫著--「我幻想著你是接邊的阻街女郎,而我是那春風一度的嫖
客」

  他擊中了我的要害,因爲我寫的是--「我希望我是一個穿著暴露的阻街女
郎,接待著向你一樣的嫖客」

  我不自禁的夾緊了我羞長的雙腿,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潮濕,在驅車回家的鄉
間路上,車身因爲顛波的路面而震動使我不斷的隨著這個震動想要攀爬到興奮的
高峰,我不自主隨著這個欲望扭動我的雙腿,我想要藉此達到摩擦我那兩片唇,
我更想要藉此完成我攀爬高峰的渴望,但是我失敗了,這些舉措只讓我不斷的向
欲望的深淵下墜,我知道這個時候只有雷可以讓我恢複平
靜。

  我將車轉向然后向著雷的辦公室開去,我希望雷可以跟我吃一頓中餐陪我聊
聊,這是我現在最需要的,我不經意的看到了路邊的情趣用品店,在櫥窗上擺設
著許多的誘人的內衣,我在也無法抗拒來自我心理及軀體的呼喊,我買了己見看
起來只有最低級的妓女才會穿的內衣及絲襪的套件。

  我還是希望雷能夠在這時解救我,可是我又失敗了,因爲雷在上班時只熱衷
于他的工作,他直接的告訴我無法陪我吃中餐。

  我忍不住的在雷的公司洗手間里換上了那套內衣和吊襪帶的褲襪,在外面我
只穿上了我的長風衣,我在洗手間里收拾著換下來的衣物時發現我原來的內褲的
某個不位早已濕透了。

  我在路邊打了個電話告訴杰克我想取消結束診療的決定,杰克告訴我他很高
興能繼續爲我服務,我在打電話的時候我的身體不斷的向我反映著它的渴望。

  杰克在電話的另一端建議我以實際行動完成這一次的診療,我告訴他我買了
一套妓女穿的衣服並且已經穿在了身上。

  「我是說你應該真正的把自己當一個妓女到風化區的街邊和那些妓女站在一
起」他解釋著。

  「我會假扮成嫖客去接你」

  「完成這一次的診療對你我而言都具有不尋常的意義」我接受了他的建議,
將車停在風化區附近的停車場,然后跟著街邊的阻街女郎站在一起,她們大多數
穿的跟我現在的穿著是一樣的,但是並不像我一樣以風衣將漫妙的身軀包的密不
透風,而是將風衣敞開著。

  我決定學著她們敞開了我的風衣,這才發現原來我的內衣竟然是半透明的,
這顯然比起她們又大膽了一些,我感到刺激但是也有點手足無措,我很怕我的潮
濕會不聽話的明顯的溢出讓人看到。

  我的擔心是多余的,因爲就在我打開風衣之前我的薄紗內褲已經是濕的了,
我看著來往的車輛與里面駕駛看我到我的表情,那種從內心深出發處的搔癢讓我
實在難耐,我緊夾著雙腿來回的扭動著,這樣使我的搔癢感得以稍解,但是代之
而來的是更強烈的需求感。

  就在我無可忍耐時杰克的車子停在了我的身旁,我迫不及待的上了他的車,
但是在我內心深處竟然透著些許的不舍。

  杰克依然停在街邊但是並沒有讓我多想的將手伸進了我雙腿之間的深處,我
知道他感覺到了我的潮濕,但是我還是拒絕了他。

  「我給你50英鎊,你現在是我的」杰克嚴肅的說著。

  「…爲什幺不,反正是賺錢」我實在無法抗拒這種新鮮的刺激,我響應著。

  「去哪里?」他說著。

  「我的車在附近的停場」杰克很快的繞進了停車場停在了我的車旁,他沒有
在多說什幺,直接的放倒了我們的座椅撲倒了我並且把我向后座推擠著。

  在我根本來不及反映的時候他的身軀已經擠進了我的雙腿之間,親吻著我的
乳房和乳尖,那一層薄紗對他而言妨若不存在,那是一種經過長久等待而終于獲
得解脫的愉悅。

  雖然這愉悅並不能真正解決我饑渴的問題,但是他並沒有讓我等待的太久,
他飛快的脫下了他的長褲毫不留情的進入了我。

  天啊!這才是解決饑渴的根本之道,快感與高潮很快的襲卷了我,也許是偷
情的刺激、也許是因爲我們根本是在一個人人都看的到的地方做愛、又也許是從
今天早上就開始壓抑的欲焰突然得以解放,更可能是之前的診療使他了解我身上
所有最敏感與脆弱的部位。

  這些我都不想知道,總之,在他瘋狂的侵襲下,我的身體突然之間變的比平
常敏感了好幾倍,我根本無法停止一波接著一波的高潮,而我也根本不想停止。

  我像個蕩婦般需索著他所能帶給我的最大的快樂,這是我現在必須要做的。

  我不知道我和杰克做了幾次,也無法計算我有了多少高潮,但是當我從欲潮
中清醒過來時已經是下午5點半了,我已經錯過了接寶寶放學的時間了。

  我來不及多想直接上了我的車往回家的路上開去,因爲我知道學校在聯絡不
到我的時候會直接讓雷去接寶寶我回到家的時候雷已經將寶寶安頓好了,寶寶正
在吃著點心一面開心的跟我打著招呼,我緊拉著風衣深怕雷看出端倪的與寶寶打
著招呼,一面往樓上走去想要盡快梳洗一下殘留在身上的淫穢物,當我走在樓梯
的一半時雷追了過來質問我。

  「你到底去哪里了?爲什幺會錯過接寶寶的時間?」

  「我去逛街買東西忘了時間」

  「買了什幺?」雷追問著。

  「這些,我認爲你會喜歡」我打開了風衣露出我身上的淫蕩穿著,我心跳的
很厲害,我知道我在冒險,因爲我身上還殘留著杰克噴在我身上的精液,而我的
內褲上還有干了的精液所結成的白色結晶物,如果雷夠心細他只要多看一眼就會
發現這些。

  「我不喜歡,麻煩下次不要忘記時間」雷只是不肖的看了一眼然后轉身去照
顧寶寶了。

  我飛快的上了樓沖了個澡,連我體內深處杰克的殘留物都沒有清干淨就趕忙
的準備晚餐去了。

              貝兒篇〔完〕

  一次的經驗使的往后杰克對我的診療進入了實際上的臨床試驗,我當然也不
會排斥在說完性幻想之后來一次實際的體驗。

  但是這些診療的過程與時間都還是局限在星期一和星期四,杰克真的是個好
醫生,他能完全將我所有的幻想付諸于實際體驗。

  我發現我在性事上對他的依賴越來越重,我經常的在與雷燕好之后還想在與
杰克來一場大戰,可是這些都必須忍耐到診療的時候。

  那個周末晚上大約1點多吧!我剛和雷作完愛躺在床上無法入眠,而雷卻早
已酣聲大作,我實在想把雷搖醒與他再戰一場,可是我知道這樣會得到反效果。

  樓下的電話鈴突然響了,我起身飛快的奔去接了電話,我不知道我爲什麽這
樣做,但是仿佛有一種預感是杰克打電話來,我接起了電話。

  「喂」我低聲的應著「你剛剛跟雷作過嗎?」

  「是的」我有點緊張的看著樓上,我怕雷會醒來。

  「我爲你準備了一些額外的診療,你是否要過來進行臨床?」

  「現在?」我發現我又開始泛潮了。

  「對,這個臨床的時間剛剛好」

  「嗯…馬上來」我有點猶豫,但是我的身體在抗議著我的猶豫。

  我只穿了剛剛睡覺時穿的薄紗及膝短睡衣,披了件風衣小心翼翼的不弄出聲
音,上了車往杰克的診療室開去杰克在診療室里等著我,我一到他就爲我脫下了
風衣帶我來到診療是的陽台邊,陽台是面向馬路的,雖然是鄉間的別墅,但是周
圍還是有鄰居,而馬路上也常有來往的車輛。

  我覺得很刺激,但是杰克從睡袍的口袋里拿出了我上次留在這里的絲襪把我
的雙手捆上。

  「這是你想要的嗎?」

  「是的…。是我想要的」我迫切的回答著,我淫浪的軀體開始情不自禁的大
量泛著潮。

  「把你吊在這里可以嗎?」

  「是的……請你…。不,我是說求你把我吊起來」我不自主的開始有了高潮
的感覺。

  「是這樣吊著嗎?」

  「是的…是的…請你鞭打我、虐待我」我的大腦不聽指揮的響應著。

  「那麽,說你愛我」

  「啊!這是什麽問題?」我開始慢慢的冷靜了下來思索著。

  「不,我不愛你,我愛的是我先生」我有點虛弱的響應著。

  「不,你應該要說你愛我,否則我就只能這樣把你吊著」杰克眼禮冒著火。

  「除了這個問題之外,什麽問題我的可以照你說的做,現在請你繼續吧!」
我近乎哀求著,我身體所感受到的興奮正在逐漸上升。

  「貝兒」雷的聲音出現在門口。

  「你看看,你老婆現在正向我哀求著要我干她」杰克眼里冒著火邪惡粗卑的
說著。

  「貝兒?」雷眼里滿是疑問但同時也滿是怒火。

  杰克稱著雷不注意的時候猛然發起了攻擊,雷奮力的還擊著,但是雷雖然高
但是遠不及杰克壯碩,不一會兒雷就被杰克擊倒在地上一時爬不起來。我看著這
兩個爲我打斗的男人,身體居然不自主的高潮了起來。

  杰克過來把正在高潮中的我從挂勾上解了下來,拖著我狼狽的走到面對著雷
的牆邊又把我挂了起來繼續的問著「說,你是愛我的」看著雷無力的倒在地上眼
中充滿了無奈的怒火,我居然高潮一波接著一波不斷的向上攀升,身體也不斷的
發著顫,但是我的頭腦卻無比的清晰「不,我不愛你,我愛的是雷」我盯著雷的
眼睛堅定的說著。

  「可是你剛剛求我干你」「那是兩回事,那種是肉欲」我看著杰克說著。

  杰克看著我,眼中滿是不理解的疑惑,忽然杰克倒了下去,我看到雷在杰克
的身后手里拿著一個厚重的煙灰缸。

  雷沒有說什麽,只是把我放了下來解開了綁著我的絲襪,又拿來了我的風衣
幫我穿上,我看著雷的眼睛征詢著雷的意見,雷點了點頭,並且幫著我把杰克擡
上了沙發。

  「杰克,我很抱歉,不管我們之間如何,不過我愛我的丈夫,而且是深愛著
他,我希望你能了解,你所作的一切並不會改變這個事實」說完我和雷開著車回
家了。

                后記

  雷並沒有跟我離婚,他跟以前一樣的愛我,這整件事並沒有改變我跟雷之間
的關系。

  當然,雷在床上的表現比以前好的多了。

  啊!差點拉錯了一個音,這是我和幾個朋友在家里辦的小型音樂會,雷在遠
處激賞的看著我苦練的成果。

  靠在我腿上的大提琴的弦音震動著我的雙腿進入了我的深處,真是糟糕,我
又開始潮濕了,不過沒有關系;我雖然沒有繼續讓杰克診療,但是杰克的診療是
真的讓我了解了許多事,包括如何在丈夫以外的地方尋求解決饑渴的途徑。

















0.014494895935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