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怡倫&怡妮 我單屌一併征服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怡倫和怡妮在一所著名大學日語預科班學習日語。



  恐怕從來沒有一人象她們那樣無論從安全還是照顧方面讓查理、洛莎和劉易

斯費神。



  怡倫和怡妮象小雪一樣受到最安全的保安措施的保護,畢竟她們身份與我認

識的其他女孩子不同,但卻要比小雪費心得多,怡倫和怡妮在學習,她們天天要

在戶外和學校活動,不可能讓她們不正常參加學校的活動,同時看護她們還有另

一層的意思,還不能讓她們受到外界的誘惑太多,更主要的是怡倫和怡妮真的是

太耀眼,在甚麽地方有這樣一個漂亮的女孩就夠搶眼的了,何況是幾乎一模一樣

的雙胞胎,安全是至關重要的。



  回到東京,怡倫和怡妮去學校還沒回來。



  負責怡倫和怡妮保安的鸠田先生約我通報怡倫和怡妮的情況。



  鸠田先生具有豐富的保安經驗,在圈子裏是有名的鐵碗人物。



  鸠田先生見我簡單通報了情況,非常婉轉地向我表達了照看怡倫和怡妮的難

處,建議請日語教師到家裏來授課。



  其實最初是準備請日語教師到家裏上課的,可想到遲早怡倫和怡妮要到大學

學習,我希望她們多接觸外界,以免不適應日本社會和學校生活。



  我理解鸠田先生,但沒辦法,這是他的工作,他沒甚麽好抱怨的,否則也不

會高薪聘請他了。



  鸠田明白我的意思,不好再說甚麽,他鞠躬退離。



  真樹子女士進來向我通報怡倫和怡妮這期間的飲食起居情況。



  我覺得他們有些邀功的意思,可是當我真的見到怡倫和怡妮後才知道鸠田和

真樹子真的很不容易。



  誰能管得了這兩個玩起來就瘋了似的活潑的女孩子啊。



  看見我,怡倫和怡妮丟掉手裏的書本和挎包,驚喜地歡叫著撲到我懷裏,旁

人再也無法插入我們中間了。



  她們依偎在我懷裏喋喋不休地敘述著她們的學校、學習、新朋友還有她們的

相思。



  那種含情脈脈的真情不是能夠假裝出來的。



  說實話,我感到很溫馨和受用。



  怡倫和怡妮歡快的笑聲和說話彌漫在整個夜空。



  餐後,怡倫和怡妮陪我坐在花園聊天,她們這才顧得上問小雪和孩子們的情

況。



  我告訴了她們,同時特意強調小雪希望她們用心學習。



  怡倫和怡妮笑著答應了,但很快她們的話題就轉到了其他地方。



  問候小雪和孩子們,她們純粹是禮貌,她們並不想與我談話過多涉及到小雪

使彼此尴尬。



  我洗完到臥室。



  怡倫和怡妮早早洗完等在我臥室床上。



  我要坐下,怡倫和怡妮過來拉我到臥床。



  我靠在床頭。



  怡倫輕輕趴在我懷裏,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我,怡妮斜靠在我身邊,一只手

輕輕伸到我臉上撫摸我,偶爾湊上她那紅潤的嘴唇親我一下。



  臥室的燈沒有全部打開,淡雅的燈光淡淡地散落在柔和的房間。



  怡倫和怡妮穿著粉色的短短的睡衣,臉上沒有任何化妝品,粉嫩光潔。



  也許是剛見面時說得太多,現在安靜下來,怡倫和怡妮反而不說了,而是纏

綿無聲地與我親昵、撫摸和親吻。



  彼此都很散漫隨意,因而也沒有特別引起情緒沖動的言行,房間裏蕩漾著柔

情。



  偶爾只有她們輕輕的呼吸,眼睛裏那種期待的緊張和幸福之情幾乎讓我融化





  至少那晚我並沒有精神準備和身體準備與她們進一步。



  怡倫的睡衣因趴在我身上同時偶爾擡頭湊過來親吻我而有些松開,她長長的

脖頸下是半截白嫩的酥胸,當她擡起身體時會露出她深深的乳溝和豐滿的乳房,

她的白色的乳罩似乎與膚色溶爲一體,身體發出陣陣誘人的幽香。



  短短的睡衣僅僅裹住微微上翹的臀部,整個大腿和修長的小腿無意地擺動著

袒露無遺。



  兩條嫩藕般光潔的手臂有些微微發熱。



  怡妮靠在我胸前,左邊的乳房隨著她身體的動彈摩擦著我肩,軟綿綿的富有

彈性。



  怡妮將頭發全部向後束成一股扎在腦後,顯得她頭更加小巧俊俏。



  親熱撫摸、親吻了一會兒,怡倫半坐在我身體中間,我們的身體幾乎完全貼

在一起了。



  我手開始撫摸怡倫的頭,漸漸順著她光滑的肩摸向她的乳胸。



  怡倫身體顫栗了一下,望著我含羞一笑,睡衣開了,我手溫柔地撫摸她圓潤

挺立的乳房。



  怡倫羞怯地看怡妮一眼,微微閉上眼,臉上浮出淡淡的紅暈。



  怡妮默默地看著我,但似乎看著遠處,她的手輕輕搭在我手臂上不動了。



  怡倫的呼吸有些急促,她用上齒輕輕咬著下唇,隨我手的按摸有節奏地呼吸





  時間似乎停止了,就這樣默默撫摸著,只有怡倫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聲和偶爾

發出的呻咽。



  撫摸了一會兒,我扭頭看看怡妮,怡妮幾乎與我臉貼臉,她看著我,我抽出

手,怡倫抓住我手,睜開水汪汪的眼睛,幾乎清澈透明的眼睛乞求地看著我。

  我將怡妮抱到前面,怡妮躺倒在我胸前,我手伸到怡妮的乳房。



  我的感覺是,怡妮的乳房與怡倫的乳房並沒有甚麽不同,無論是乳房的大小

還是敏感度完全一樣。



  怡妮微微張開嘴,開始急促地呼吸。



  怡倫垂下頭,稍稍從我腿上離開些,好讓怡妮舒服地躺在我懷裏。



  看著她們臉上嬌媚的神態,比撫摸她們的身體更讓我沖動。



  當我手從怡妮乳房落下,手指撫摸怡妮肌膚時,怡妮深深出了一口長氣,用

有些發顫的聲音說:「你弄得我難受死了。」



  說完,臉紅通通地羞怯地瞟怡倫一眼。



  怡倫聽見怡妮說話,這才擡頭看我,嘻嘻一笑說:「你也讓我難受極了,以

後我一定要複。」



  我哈哈大笑,說:「我還難受呢。你們不撫摸撫摸我?」



  說著,我身體似乎一時很沖動。



  怡倫身體正坐在我胯部,她感覺到我身體頂著她。



  怡倫臉羞得通紅,本能地哇地叫了一身刷地離開我身體,然後又撲到我身邊

撒嬌地打我說:「你壞。」



  我抓起怡倫的柔軟的手,讓她的手伸進我睡衣褲衩下面,怡倫猛抽回手,绯

紅臉道:「不,我不。」



  我又抓怡妮的手,怡妮也是害躁地躲閃。



  我笑著嚷:「好啊,你們都不管我了,下次別想我撫摸你們。」



  「誰要你摸呀。」



  怡倫嘻嘻笑著歪頭看著我調皮地說。



  「是啊,越摸越難受。」



  怡妮也嘻嘻笑著說。



  我身體漸漸平靜了下來,我笑著說:「好了,早點休息吧,明天你們還上課

呢。」



  怡倫和怡妮對視一下,怡倫笑盈盈地將臉湊到我跟前,盯著我略有些含羞地

說:「說好了,只摸一次。」



  說著,怡倫手哆嗦著慢慢伸進我褲衩裏,手剛一觸到變硬的身體,她身體一

顫栗,輕輕握了一下,馬上抽出了手。



  嘻嘻笑了。



  怡妮也象怡倫一樣,手摸了我一下馬上抽出。



  我覺得有些口幹舌燥,笑著說:「我想喝點水,誰去拿水杯。」



  怡倫笑著跳下床,端起水杯咕咚咕咚喝了個夠,她扭頭倒了一杯水走到床邊

,我伸手去接,怡倫自己喝了一口,用另一只手撥開我準備去拿水杯的手,她將

含滿水的嘴湊到我嘴邊,她嘴唇貼到我嘴,我剛想說話她嘴裏的水灌進了我口中





  一口,兩口,怡倫用嘴給我喂了幾口,當她再次將口中的水流進我嘴裏,我

沒有馬上吞而是攔腰抱住怡妮,將嘴唇貼到怡妮的嘴,將水灌進怡妮的口中,怡

妮嘻嘻笑著去躲,但每次還是被我灌入她口中。



  怡倫和怡妮似乎找到好玩的事情一樣,樂此不疲地嬉鬧起來。



  那是回到日本東京的第一個夜晚,雖然三人嬉鬧到深夜,但還是各自回到了

自己的臥室。



  對怡倫和怡妮來說性本身並不重要,這種非常親昵的嬉鬧更讓她們興趣盎然





  第二天上午。



  真濑來到了東京。



  說了會兒話,我對真濑說:「真濑,你有空的話教教怡倫和怡妮許多東西,

兩個小孩子甚麽也不懂。」



  真濑不明白地看著我,突然她理解了我的意思。



  她看著我,輕聲問:「先生想好了?」



  我淡然一笑:「遲早的事,還是讓她們多了解些男女之事。」



  我想讓真濑給怡倫和怡妮講講男女性的事,尤其是應該注意的事情,比如避

孕甚麽的。



  從小怡倫和怡妮就沒有了母親,她們周圍的傭人或老師沒有得到指示是誰也

不敢對她們講這方面的事情的,但畢竟她們不是小孩子了,而且我總感到說不定

哪天我們可能就會進入最後一層關系,總不至於讓我來對她們進行性啓蒙,而且

真濑知道怎樣處理與我的性生活更讓我愉快,她教她們應該是最合適的人選。














0.0141859054565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