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好色鄰居食過番尋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張先生下班回家,經過李師奶家門外時,下意識地站著細心聆聽房門內的動靜,細心聆聽下,門內隠約傳來一把女性的聲音“呀!呀!呀!呀!”聲音雖然微細,只要細心聽著,偶爾還會聽到一聲高叫,高叫過後又是斷斷續續的低吟.張先生知道這聲音是房內李師奶的叫床聲,張先生也不是第一次聽到的,好幾次夜班回家經過李師奶家門外都會聽到門內李師奶的叫床聲.香港屋邨的房間設計粗略,房門又單薄,門內大聲說話門外也聽得一清二楚,何況在房內做愛,叫床聲隨時都會傳至屋外.張先生站著不動十幾分鐘,房內低吟聲還沒終止,張先生下身陽具已怒挺著,因為怕被鄰居發現在別人家門外偷聽,於是急步回家了.

張先生日間不用上班,間中也會在電梯內碰見李師奶,街坊見面都是點頭打個招呼,鮮有交談.李師奶外表和一般屋村師奶並無分別,個子不高,長髮披肩,面貌清純,一點也看不出淫蕩的樣子.李先生卻很少碰見,也不知是什麼模樣,只聽街坊說李先生每周帶同女兒回來一次.張先生心想,聽到叫床聲的日子都不是周日,李師奶和誰在做愛呢???難道李師奶在偷漢???看著李師奶的樣子一點也不像,張先生心中謎團難以解脫,每次聽到李師奶的叫床聲後都引發無限聯想,把日間見到李師奶的印象轉換成床上李師奶做愛的情境,當然也把AV的情節代入想像之中,想像著李師奶和男人吹蕭,閪眼被陽具狠插,淫水四溢.張先生也幻想著和李師奶做愛,把李師奶壓在胯下,盡顯雄風,但始終停留在幻想階段而矣.

李師奶的名字有個敏字,一般朋友都叫她做阿敏.今晚敏又如常地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房間沒有開著燈,而房門亦沒鎖上,只是虛掩著,在漆黑的環境中靜待龍的到來.龍就是屋村內的黑道人物,敏在屋村內被龍搭上,成了龍的泄慾工具.敏甘心作為龍的泄慾工具,主要是龍每次都能令敏高潮不,完全滿足了敏在性方面的需要,敏每次同龍性交都可以忘我地淫叫,以至叫床聲傳至屋外也不為意.敏躺在床上等待著龍的到來,想著被龍姦淫的情境,陰道內不期然地分泌出淫水,淫水沿著陰道口流出,流過股隙沾濕了床單.敏在床上用雙手撫摸著乳房,身體微微擺動,感受著撫慰帶來的快感,嘴裏發出輕微的淫叫.虛掩的門靜悄悄地被推開了,一個黑影在門外闖入了敏的房間,只聽到門被關上的聲音,接著是細微的脫衣聲,黑影最後站在敏的床邊,敏張眼看著黑影,黑影顯示出龍的輪廓,敏伸出雙手去觸摸龍,龍亦同時伸出雙手把敏拉起至床邊,敏碰著龍的身軀,熟練地把龍低垂的陽具含在嘴裏,龍雙手撫摸著敏的頭髮,敏雙手亦抱著龍的身軀,龍的陽具不停地在敏的嘴內吞吞吐吐,由軟垂的狀態迅即變成硬直,龜頭亦完全仰起;

龍由原先站在床邊改為企在床上,敏跪在龍的胯前,用舌尖輕掃龍的陽具,由龜頭掃至春袋,然後用嘴巴輕含著龍的春袋,再由春袋掃回龜頭,舌尖不停地在龜頭打轉,繼而又把整根陽具吞進口裏;黑暗中只聽到“雪!雪!”的吸吮聲,龍閉著眼在享受著敏吹蕭的技巧.敏有著一般良家煮婦不懂的吹蕭技巧,在床上的淫蕩表現比妓女還要優勝,這亦是吸引龍和她做愛的原因之一.“雪!雪!雪!”

敏吹奏了三十分鐘左右,龍的陽具已十分堅硬,龜頭在敏的嘴邊搞打著;龍覺得今天吹蕭的感受差不多了,順勢把敏按在床上,敏雙腳已自然分開屈曲高舉著,充滿淫水的陰道口完全張開準備迎接龍的陽具進入.龍的陽具在敏濕潤的陰道口輕插兩下,龜頭已沾滿淫水,接著龍把整個身軀壓下,陽具亦齊根插至敏的陰道深處.陰道霎時被龍的陽具完全充實,敏從喉頭深處發出滿足的聲音“呵”.龍的陽具在敏的陰道內稍停片刻後,立即改為有力的抽送動作,連續抽送百多下之後,敏陰道內的淫水被打至奶白色的膠狀,隨著龍陽具每次抽出的時候由陰道溢出,沾濕了敏和龍的陰毛,兩人陰部交接處一片狼藉.敏在龍陽具抽送時不停發出淫蕩的叫聲,叫聲隨著龍抽送的力度時而低吟時而高哼,淫叫聲亦刺激著龍的神經,刺激龍盡力滿足敏的需要.抽插了四百多下時,正當龍要再發力衝刺,把陽具直搗至敏子宮頸時,龍的電話響起了,電話的響聲打破了黑夜的寂靜,也打破龍做愛的興致.龍把插在敏陰道內的陽具抽出,赤著身子起床接聽電話:“喂!邊撚個臭四阻撚住曬!!”

電話內傳來:“龍哥,阿強呀!!隔離堂口個條撚樣黎搞事,你快d黎幫拖打撚柒佢.”龍:“屌撚爆佢,阻住我屌閪,我即刻黎打撚爆佢,等我.”龍收線後即刻穿回衣服,沒有和敏打個招呼,怱忙走出房外.敏也習慣這種情況,有時龍出外一會就會回來,有時也不回來.敏赤著身體躺在床上,剛被挑起的慾火還在身上不斷燃燒,陰道口還張開著,淫水不斷地流出,空虛的感覺令敏極之難受.敏用右手撫摸陰道,左手撫摸乳房,試圖以自慰的方式解除心中的慾火,嘴裏不斷發出輕輕的呻吟......

張先生如往常一樣下班經過李師奶家門外,站著靜聽門內動靜,站了數分鐘也聽不到什麼,心想今晚李師奶沒和別人做愛了,正當準備回家時,張先生發現李師奶家大門沒有完全關上,還留著一線門隙,房內一陣陣陰涼從門隙滲出,張先生透過門隙向屋內張望,內裏一片漆黑;張先生不知那來的膽量,伸手推開了大門,閃身走進了李師奶家裏,順手把大門虛掩上.站在李師奶家裏,張先生的心砰砰跳動,在寂靜的房內聽到由床上傳來低迷的呻吟聲,聲音低迷得站在門外也聽不到.張先生循著聲音探索,暗中發現床上一個黒黑影在擺動著身體,低吟聲亦是由這黑影發出.張先生知道床上的黑影就是李師奶,張先生靜聽著李師奶自慰發出的呻吟,下體自然地有了反應,陽具隔著褲襠怒挺著,感覺非把它釋放出來不可;此時張先生也不理後果,把身上的衣服全脫掉,赤裸裸的走至李師奶的床前準備把李師奶強姦.

敏正苦苦地從自慰中找尋快感,冷不為意一個黑影跳上床來,敏下意識以為龍回來了,雙腿張開迎接著龍的陽具;張先生跳上李師奶的床,本想李師奶會掙扎,郤見李師奶張開雙腿配合著,張先生也不多想,俯下身軀便把陽具直插進李師奶陰道內,張先生想不到李師奶的陰道如此濕潤,在毫無障礙的情況下直插至李師奶陰道深處;此時敏已感覺到壓在身上的是一個陌生的男人,雙手試圖推開身上的男人,但迅即被那男人把雙人按實在床頭,開始時以為是龍回來了,身體擺出迎接的姿勢,被那男人輕易以陽具插入陰道,現在想擺脫也不成了;

那男人把敏雙手按實在床前,陽具開始有節奏地抽送,陰道傳來的快感使敏很快放棄了反抗,雙腿依然保持張開迎合著這陌生男人陽具的抽送.張先生夢寐以求的一天終於來臨了,胯下正壓著李師奶,陽具在李師奶陰道內來回抽送,耳邊開始傳來李師奶低迷的呻吟聲;張先生察覺到李師奶已放棄抵抗,慢慢放開捉緊李師奶的雙手,把李師奶臀部抬高,雙腿分開擱置在自己的大腿上,使陽具更深入地在李師奶的陰道內保持著抽送動作,雙手撫摸著李師奶胸前雙乳,玩弄著李師奶的乳頭.敏的乳房被陌生男人搓揉著,乳頭髮硬引發的快感也一陣陣傳至腦中,雙手雖然已被放鬆,敏沒有改變姿勢,雙手依然高舉在床前,雙腿跨在陌生男人的大腿上,任由這陌生男人姦淫;這陌生男人雖不及龍勇猛,陽具抽送的速度也不徐不疾,陰道不時傳來的快感令敏持續發出低聲的呻吟,暫時撲息了敏身上的慾火.

張先生今天不知走什麼好運,朝思暮想姦淫的李師奶竟然化作現實,李師奶赤條條地躺在張先生面前,任由張先生的陽具在她的陰道內進出.張先生以這姿勢抽送了百多次後,雙手把李師奶雙腿勾起屈曲至胸前,張先生雙腿向後,以雙膝支撐著身體,下身完全壓向李師奶分開的雙腿使李師奶陰道口完全外露,這姿勢使張先生的陽具每一次都能深深地插進李師奶的陰道內,直至子宮頸口;張先生鼓起全身的氣力,一口氣抽插了百多次,每次都衝擊著李師奶的子宮頸口.

敏被這陌生男人抬高隻腿壓至胸前,陰道口外露張開,大小陰唇也因猛烈抽插而向外翻出,淫水不斷從陰道口內流出,濕潤著陌生男人的陽具;敏陰道和子宮頸口同時受到連續猛烈的刺激,開始由低聲呻吟變成高聲的淫叫“呵!呵!呵!”頭部不停左右搖擺,雙手緊握著枕頭.張先生雖看不到李師奶淫蕩的樣子,但從李師奶發出的淫叫聲中也感覺到李師奶從做愛中獲得的快感,李師奶的淫叫聲不斷刺激張先生加快抽插力度和深度,李師奶的子宮項口被張先生的陽具突破,每一次插入龜頭都陷入子宮頸口內;

敏感覺到陰道傳來的快感愈來愈強烈,知道快要高潮了,發出的淫叫聲愈來愈大,思想也開始紛亂,平日嫻熟的外表消失,口中不停叫著“大力屌!屌!屌撚死我!!”張先生第一次聽到李師奶講粗口,腦中想著李師奶平日嫻熟的樣子,現在雖看不見李師奶淫蕩的樣子,但由於自己的性愛能力令李師奶陷入紛亂狀態,感覺十分刺激;

張先生陽具抽插力度不斷加快,酸麻感覺開始由陽具的根部傳至莖部,張先生知道快要射精了,狠狠地再往李師奶陰道內抽插了百多次,最後實在忍耐不住了,腰板一挺,陽具直抵至吳師奶陰道盡處,把龜頭套入李師奶子宮頸口內,精液全數射進李師奶的子宮內.射精的快感使張先生不自禁地發出了哮聲,張先生驚覺發出聲音怕被李師奶認出,即時忍著不再發聲了.

敏被這陌生男人姦淫至高潮來臨,陰道強烈收縮著的快感一波一波傳至腦海,不自禁地忘情淫叫“呵!呵!呵!呀!”子宮頸把陷入的龜頭完全方位服務著,燙熱的精液射進子宮一刻,全身感覺像痙攣一樣,高潮的快感令敏陷入失神狀態.敏全身癱軟在床上,子宮頸吸吮著陌生男人龜頭殘留的精液.

張先生把精液全射進李師奶體內後,慢慢把陽具從李師奶陰道內抽出,把李師奶雙腿放在床上,眼見李師奶癱軟在床上,張先生急忙走出廳外穿上了衣服,離開李師奶家時順手把門虛掩上.

敏從失神狀態中清醒過來,陰道口倒流出被姦淫後射進子宮內的精液,濃濃的精液沿著敏的股隙流至床單上,把床單也沾濕了一大片;敏赤裸裸地躺在床上休息,也沒有穿衣服,身上的慾火總算被撲滅了,隨之而來的倦意使敏慢慢進入了夢鄉;這晚龍也沒有再次到來;翌日敏睡醒了,看著床上留下昨夜被姦淫的穢漬,陰唇上也殘留那陌生男人的精液,敏赤條條地從床上起來,把床單拿起捲著身體走進洗手間清洗......

張先生逃回家後,慌忙清洗一下身軀,趕緊躲上床睡覺;三天過去了,張先生眼見李師奶那邊並沒任何動靜,忐忑不安的心情開始慢慢放鬆.周三的下午,張先生休假在家,張師奶又去隔鄰樓層打牌了,張先生閒極無聊,在樓下快餐店吃了個下午茶後乘升降機回家,升降機門正要關上時,一把帶著外省口音的聲音叫著:“唔該,等埋!”張先生下意識按著升降機門,只見一個師奶抱著床單走進升降機,張先生一看,心頭一震,抱著床單的正是李師奶;只見李師奶若無其事地對著張先生笑著說:“唔該!”張先生回了聲“唔使!”張先生心想:“那晚姦淫吳師奶的事李師奶好像並不放在心上.”張先生看著李師奶說:“曬床單?”

李師奶看了張先生一眼,點頭表示“是”,升降機關門上升中,張先生站在李師奶身後,看著李師奶的背影,想起三天前和李師奶做愛的情境,如今李師奶又站在眼前,下身陽具不自覺又堅硬起來了.今天李師奶穿了一件背心短褲,外表涼快又不暴露,只是天氣熱,汗水沾濕了背心使內衣顯現出來.升降機門打開了,李師奶首先步出,張先生跟跟著李師奶背後,看著李師奶背後的曲線,李師奶行到家門前,由於雙手抱著床單在胸前,正要拿出門匙開門時有點困窘,張先生眼見如此情況,搶上一步對李師奶說:“我幫你拿著吧!”李師奶看了張先生一眼後,嘴角帶笑道:“唔該!”張先生從李師奶手中接過床單,李師奶掏出門匙打開了門,張先生說:“我幫你拎入屋!”

李師奶入屋後張先生隨後進內,白天可以看清屋內情況,廳內有梳化電視飯枱;李師奶對張先生說:“床單放在梳化上可以了.”張先生把床單放下後,李師奶說:“唔該你,坐一會飲杯汽水嗎?”李師奶本是客氣話,張先生郤老實地坐在梳化上了.剛曬完的床單滲出陣陣熱氣,李師奶抱著床單回來,途中熱氣使得李師奶胸前滲出汗來,衣服也沾濕了大片汗水,乳罩也 若可見.李師奶對著張先生說:“天氣很熱,衣服都濕透了,要沖個澡先.”張先生眼見李師奶準備沖澡了,心生邪念,站起身說:“不阻你了,我回去了,我給你關門吧.”李師奶說了聲“好的”

走進洗手間去沖涼了.張先生離開李師奶家時故意又把門虛掩上,急步回家也去沖涼.敏在洗手間把背心短褲除下,天氣實在太熱了,汗水不停從身上滲出,敏用冷水把全身沖了一片又一片,感覺涼快多了,拿起毛巾刷乾身,把毛巾捲著身體走出洗手間;敏習慣了在家裏不穿衣服,加上天氣這麼熱,敏用毛巾把身上水份刷乾後,裹著身的毛巾也不要了,赤條條地在家裏走動著.張生先回家後飛快地沖了涼,洗去身上的汗味,乾身後穿上背心抺和波褲,內褲也沒有穿上,穿上拖鞋後往李師奶家裏走去.張先生想著李師奶一絲不掛地在沖涼,心中淫念頓生,想著如何再把李師奶壓在胯下淫慾.張先生來到李師奶家門前,輕力把虛掩的大門推開,閃身走進了李師奶的屋內,轉身把大門關上了,當轉過身來時,發現李師奶全身赤裸從房內出來;

張先生還是首次看到李師奶赤裸的身軀,胸前雙乳不太大,乳頭邊圍著乳暈,有著成熟婦人的小肚腩,下體陰毛細密,大陰唇緊合著把陰道口遮蓋.敏全身赤裸從房內走出廳時,駭然看見張先生站在屋內,張先生色迷迷的雙眼在敏身上游走,敏自然反應用雙手掩著胸前和下身,後退回房內想穿回衣服,此時張先生已撲前把敏捉著,敏緊張地說:“張先生你要做咩!”

顯然敏是明知故問,只見張先生把敏推倒在床邊上,身體壓在敏身上,在敏的耳邊說:“要和你做那晚的事!要再屌多你一鑊!!”張先生經過那晚和敏性交後,認定了敏是一個淫婦,因此說話也大膽同直接.敏也毫不客氣地說:“原來果晚係你條撚樣屌我,點撚樣?屌過翻翻尋味,仲想屌多次.”張先生被李師奶大膽的說話刺激著,雙眼望著李師奶面龐說:“係!好想屌多你一鑊.”

敏高舉雙手放在頭上,撥弄著長髮,雙眼淫蕩地望著張先生:”屌我啦!”張先生眼見李師奶如此淫蕩,雙手開始在李師奶身上不規則地撫摸,李師奶順從地在床上擺出一個嫵媚的姿勢,任由張先生雙手在身上任意撫摸;那晚姦淫李師奶時由於在黑夜,看不到李師奶的身軀,現在白天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了,微小乳房上的乳頭被張先生雙手搓揉,張先生的嘴巴開始吻著李師奶的頸部,沿著頸部吻下去,貪婪地吸吮李師奶的乳頭,李師奶的乳頭迅即進入了憤起狀態;

張先生的右手順勢滑落至李師奶兩腿之間,李師奶配合著把兩腿分開,讓張先生的右手食中二指在陰道口外游走,右手食中二指把李師奶大陰唇分開,在陰道口外試探著;敏被張先生挑起了慾火,陰道開始分泌出淫水,嘴裏開始發出迷人的呻吟聲;張先生右手食中二指感覺到敏陰道流出的淫水,慢慢把食中二指插入敏的陰道內,最後兩根手指也完全插到敏陰道裏,在敏陰道內旋轉挖動,尋找敏陰道內的G點;敏被張先生兩根手指插進陰道內旋轉挖動,終於觸碰到了G點,快感沿沿不地湧上腦海絶 ,嘴巴由輕聲呻吟變作發出聲響:“呵!呵!呵!”

張先生感覺兩根手指在敏陰道內沾滿了淫水,從敏陰道內抽出兩根手指時,可以看到敏淫水像絲一樣掛在手指上.張先生看著已發情的李師奶躺在床邊,雙手高舉放在頭前,雙腿微微分開露出大陰唇,淫水從兩片大陰唇中滲出,陰道口一片濕潤;張先生看著李師奶淫蕩的表情,李師奶亦正以淫蕩的眼神望著張先生;張先生立即把身上衣服脫掉,露出已勃起的陽具,彎下身把李師奶雙腿抬起分開,李師奶陰道口暴露在張先生面前,張先生慢慢把陽具對正李師奶陰道口,腰向前一挺,陽具慢慢插入李師奶陰道內;

張先生感覺無比刺激,那晚姦淫吳師奶時一片漆黑,現在可以看著整個姦淫過程,看著自己的陽具在李師奶陰道內進出.敏躺在床邊,雙腳分開屈曲高舉著,任憑張先生在床邊以站立的姿勢姦淫;張先生陽具有節奏地抽插著,敏陰道開始傳來陣陣快感;自從那晚被張先生姦淫後,敏已三天沒和男人做愛了,龍那晚後沒再出現,敏知道龍是避風頭去了,雖然隔離堂口被龍那夥打垮了,也要暫時避開警方的追查,著草是免不了.敏沒有龍和她做愛,幾晚也睡不好,敏長期依賴性愛刺激後精神平靜入睡,沒了龍的姦淫,晚上思潮起伏,難以安睡.現在張先生正好補上敏這幾天性愛上的缺失,敏性慾被張先生挑起,一發不可收拾.張先生站著姦淫李師奶,看著陽具在李師奶陰道內進出,李師奶陰道分泌的淫水隨著陽具抽插溢出,張先生看到自己的陽具沾滿了李師奶的淫水,抬頭再看李師奶淫蕩的表情,視覺上得到完全滿足,感覺自己就像AV的男主角一樣.站在床邊屌了百多下,張先生雙腿有點攰了,把李師奶身體往床上放正,抬高李師奶左邊大腿擱在自己肩膀上,李師奶微微側身,張先生跨在李師奶兩腿之間,看準了李師奶的陰道口位置,重新把陽具插進去;

這個姿勢張先生依然可以看著自己陽具在李師奶陰道進出的情境,李師奶陰道內充滿淫水,插進去抽出來都可以看見陰水沾在自己的陽具上;抬頭亦可看到李師奶被姦淫的表情,兩眼充滿淫慾的眼神,嘴裏不停發出淫蕩的呻吟;張先生腰板伸直,把李師奶左腿高高抬起,借助著床上的彈力,陽具不停地在李師奶陰道內抽插.敏側著身躺在床上,左腿被張先生擱在肩膀上,陰道口被完全張開外露,張先生的陽具有節奏地在敏的陰道內抽插;敏雙手依然放在頭上,側著頭享受著性愛帶來的快感,口中不停發出歡悅的淫聲.張先生陽具插了百多下後,又想轉換另一姿勢,放下了李師奶左腿,把李師奶雙腿屈曲跪在床上,臀部翹高,變成了狗仔式;

在整個轉變姿勢過程中張先生陽具都保持插在李師奶的陰道內,姿勢擺好後,張先生雙腳蹲在床上,陽具對準李師奶敞開的陰道開始急速的抽插.敏躺在床上被張先生任意調校姦淫姿勢,只要快感沿沿不絕衝上腦海,張先生要任何性愛姿勢都配合著.敏臀部高高翹起,整個陰道口正對著張先生,滿足張先生視覺的享受,張先生陽具亦開始瘋狂地往敏的陰道內抽插;張先生從後而入,陽具每次都深深地插進敏陰道深處,敏開始張口大叫:”呵!呵!呵!!屌!屌入D!!屌撚死我!!!”張先生受到敏淫蕩說話的刺激,陽具變得更堅硬,龜頭完全怒挺,每次都直插入敏陰道盡處,開始衝擊敏的子宮頸口.張先生在李師奶背後不停抽插,雙眼看著李師奶閪眼被自己的陽具狂插,大陰唇也被插至反出,淫水被抽插動作打成奶白漿狀,沾污了李師奶的閪眼同自己的陽具;

張先生眼見李師奶順從著自己擺出的性愛姿勢,高舉的臀部開始前後迎合著自己陽具的抽插,張先生陽具每次插入李師奶陰道時都發出嘭嘭的撞擊聲,李師奶的淫叫聲也隨之愈來愈大;張先生嘗試俯身向前用左手撫摸李師奶的乳房,繼而左手捉緊李師奶的乳房,李師奶亦用左手捉緊張先生的手;李師奶抬頭向後望著張先生抽插,眼神開始陷入迷網.張先生捉著李師奶的左手向後拉,把李師奶半邊身拉起,右手繞著李師奶腰部,順勢伸至李師奶陰蒂,開始用手玩弄李師奶的陰蒂.張先生從沒有砌過這樣淫賤的人妻,今日係生平最大的滿足感,放開了李師奶的左手,張先生雙手抱著李師奶腰部,全力把陽具向李師奶陰道頂入去,開始感覺到李師奶陰道盡處子宮頸口張開;李師奶雙手握著雙乳,抬頭盡情淫叫著:”屌我!用力屌我個閪!屌撚爆我個閪!!”

李師奶忘情地說著粗話,腰枝配合著張先生的陽具在上下迎合;張先生看著李師奶忘我的淫賤表情,覺得是時候作最後衝擊了;張先生把李師奶轉身躺在床上,李師奶雙腿大字分開,整個閪眼就在張先生眼前展露出來,經過連串抽插之後,大陰唇已向兩邊翻出,閪眼洞口大開,閪水不斷地流出;張先生看著李師奶的淫蕩的樣子,怒挺的陽具對正吳師奶的閪眼,把龜頭慢慢陷入閪眼中感受從閪眼流出濕潤的淫水;李師奶見張先生停著不動,陰道內存來空虛的感覺,口中叫嚷著:”屌我!快D屌我!!我要!!!”

張先生見此情境,陽具向前一頂,身體同時伏在吳師奶身上,雙手緊抱著吳師奶身軀,腰部開始強力擺動作出最後的衝擊.敏被張先生姦淫至儀態盡失,完全不像一個良家煮婦,變成一個淫賤的人妻.敏被張先生緊抱著身體,陰道不停地被張先生的陽具快速抽插著,快感如電擊般傳至大腦;雙手橫伸抓緊床單,雙腿分開高舉迎合著張先生陽具的抽插,頭部向上仰口部張開發出連串的淫叫聲;張先生頭埋在敏的嘴邊,耳邊只聽到敏在不斷淫叫,淫叫聲刺激張先生不要命地把陽具往敏的陰道深處抽插,在張先生陽具不斷抽插下,敏的子宮頸口被攻入了,張先生的龜頭每次都坎入了敏的子宮頸口內,陰道開始出現間斷的收縮,敏已完全陷入失神狀態,全身放軟任由張先生繼續姦淫.張先生抽插了三百多下後,陽具感覺到李師奶陰道傳來陣陣的收縮,龜頭每次插入都被李師奶的子宮頸口吸吮著,酸麻感覺開始由陽具根部傳來,張先生知道要射精了,張先生在李師奶耳邊說:”要射了,射進裏面可以嗎?”

李師奶喘著氣說:”問都多撚餘,果晚你又唔問嚇先射.”張先生被李師奶窒了一句,碰了一鼻灰,心中怨氣沒法渲泄,只好加大力度狠狠地連插李師奶三十多下,張先生陽具感覺到李師奶陰道收縮的力度開始加大,再插三十多下後,只覺龜頭坎入了李師奶子宮頸內,酸麻感由陽具根部傳至龜頭,張先生大喝一聲”呀!”燙熱的精液全射進李師奶的子宮內.李師奶陰道完全收縮鎖緊張先生的陽具,子宮頸口張開吸吮著張先生陽具噴出的精液,李師奶發出高潮一刻的叫聲後,張開嘴巴在喘息著.張先生看著李師奶喘息的表情,慢慢把身體向後抬起,陽具退出了李師奶的陰道,坐在床後看著李師奶赤裸的身體.敏被張先生精液射進子宮一刻同時也到達了高潮,陰道強烈收縮把張先生陽具緊鎖著,子宮頸口貪婪地吸吮著張先生龜頭上的精液,高潮帶來的快感直上腦海,全身感覺無比舒服,繼而身體鬆軟無力躺在床上喘息著.張先生陽具由敏的陰道抽出後,坐在床後看著敏赤祼的身體,敏雙腿依然張開著,小腹上下起伏著,陰道還在一陣陣地收縮,張先生坐在床後可以清楚看到敏陰道一陣陣收縮的情況;敏感覺到張先生射進的精液開始倒流出來,沿著陰道口流出沾濕了床單.敏回過神來用手掌支撐起上身,看著陰道流出來奶白色的精液,敏看著張先生同時望著自己陰道內流出的精液,用狡晧的眼神望著張先生:”點樣,屌人哋老婆係未屌得好撚過癮呢?俾你內爆埋,睇嚇你射入去D精又流番出黎整污糟我張床單喇.”

張先生完事後坐在床後,陽具已經縮小軟垂,龜頭因劇烈性交後變得通紅,上面還沾著少許精液和李師奶的淫水.張先生聽到李師奶說弄髒床單也不知如何回應,嘴裏只好說聲對不起,靦腆地站起來走出廳去穿衣服,衣服穿好後張先生從褲袋內拿出一千元放在桌面上,跟李師奶說了聲”回去了!”也不等李師奶回應,徑自開門走了.敏看著床上弄髒了的床單,嘴角發出鬼異的笑容,赤著身從床上站起來,把床單捲起裏在身上,準備走進洗手間清理;經過廳時發現桌上放著一千元,敏眼中流露出奸狡的眼神......



















0.0138480663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