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竊玉偷香與紅杏出牆4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羞不羞呀?這麽大個人了還想吃奶……”



    “這有什麽嘛!剛才妞妞吃奶的時候我都饞死啦。美人兒,你就讓我嘗一口嘛……”



    “你想吃我的奶不是不可以……只不過,我的奶可不是隨便給人吃的,你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多大的代價都可以,你要我做什麽呢?”



    “我滿足了你,你該怎麽謝我呢?”郭莎莎用手摸了摸黃嘉文的陰部。



    “美人兒,你的心思我明白……我會滿足你的……會讓你感到特別開心、特別快活……你老公不能給你的,我可以給你……你老公能給你的,我會給得更多、給得更好……”



    黃嘉文按著郭莎莎的雙手讓她緊靠在牆壁上,然后和她來了一段長時間的法國式濕吻。在接吻之際,他伸手拉開了郭莎莎迷你短裙的拉鏈。接下來,他的嘴唇離開了郭莎莎的嘴唇,順著身體的曲線往下吻,一直吻到小腹。他的手捏著郭莎莎的迷你短裙一點點地往下扯動,慢慢的郭莎莎腹股的末端處露了出來,上面有一簇烏黑潤澤的陰毛覆蓋著,毛發濃密而細長,尖端齊齊指向大腿中間的小縫。



    “啊——”郭莎莎突然輕聲叫喚道。原來,黃嘉文正伸手在她的胯下撫摸著。老天爺呀!像撒了一泡尿一般,黃嘉文滿手都蘸染著黏黏滑滑的淫水,郭莎莎的陰戶熱得燙手,兩片嫩肉一張一閉地開合著,渴望著男人的慰藉。



    黃嘉文格外激動,正準備去親一親女人的陰戶。誰知郭莎莎忽然一扭身,不作一聲地跑出了她女兒的臥室,黃嘉文趕緊起身追她。在客廳里,兩人就像一對初戀的情人一樣玩起了女跑男追的戀愛遊戲。



    “莎莎,你跑什麽呀?”



    “我是怕吵著妞妞睡覺,難道你不覺得我們在這兒更好嗎?”



    “對,對,這里更好……莎莎,你別跑了。”



    “嘉文,你來抓我呀,來抓我呀。哈哈哈……”



    “你別跑,你別跑……”



    “我就是要跑,我就是要跑。只要你能抓我,今晚我就是你的。”郭莎莎邊跑邊向黃嘉文抛了一個媚眼。



    “你這個小騷貨,看我待會兒怎麽收拾你……”



    客廳里充斥著淫言穢語,打情罵俏、嬉戲浪笑之聲不絕于耳。你追我跑了一小會兒后,這對欲火中燒、淫性發作的狗男女再次緊緊地擁抱在一起,唇舌互纏不休,香吻淋漓,唾液仿佛有生命似的互相溜入對方體內,好像在彼此告訴對方想成爲一體。黃嘉文在忙著接吻的同時,手也不空閑著,摸了摸郭莎莎的屁股后又沿著她的大腿往上移……



    “嗯……嘉文……嘉文……不要嘛……”郭莎莎叫歸叫,其實她的玉手行動起來更有目的性,老早就如蛇一般爬到了黃嘉文的陽具上。久經房事的她熟練地解開了黃嘉文褲子的拉鏈,褪去男人的長褲,然后低眼一瞧,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頓時驚訝不已:“哇……這麽大呀!翹得這麽高、這麽厲害!”



    原來她面前豎著兩條肌肉結實的大腿,夾在中間的是一條白色的三角內褲,那是一條像遊泳比賽時男運動員所穿的那種窄小得僅能包容它要遮擋的東西的褲衩。但是現在它已經發揮不了作用,因爲本來要包裹的那根東西早已發難,極力想破繭而出,不過給橡皮筋褲頭勒阻探不出頭來,只好緊緊地擠作一團,將三角內褲撐得鼓鼓脹脹的,像座小山包一樣。



    “美人兒,喜歡嗎?”



    “怎麽會……會這麽大呀?!”



    “那還不是因爲你才這樣的。”



    郭莎莎像觸了電一般地微張著勾魂的媚眼,含羞咬唇地望了一眼黃嘉文,然后又盯著男人的陽具,她的手略微顫抖地在上面撫弄。很快,她的呼吸停頓了,一股莫名的沖動湧上心頭,她情不自禁地蹲下身子,低下頭,伸出丁香小舌,像貓兒舐小崽般在上面輕輕地舔,一下一下的津津有味。黃嘉文的“小弟弟”被舔得硬硬的猶如鐵棒,好像隨時會把小布片撐得爆裂開來。三角內褲被郭莎莎的唾沫浸濕了,變成了半透明狀,她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根又粗又壯的屌屌紅得發紫,龜頭的色澤比陰莖更深,由于沒有地方伸展,已經向腰間斜斜地直挺上去;包著兩顆睾丸的陰囊像熟透了的荔枝一般又圓又紅,被壓迫得幾乎要從腿縫兩邊擠出來。



    望著如此健碩的肉棒子,郭莎莎如何能受得了,雙手終于按捺住掰著三角褲使勁往下一拉,強壯得令人難以置信的陰莖“唰”地一聲跳了出來,像在感謝她幫助自己獲得了徹底解放似的,在她鼻子前不斷地叩頭。



    郭莎莎細眯雙眼,露出饑渴的眼光。她二話不說,一手握著陰莖就往嘴里塞,好像餓久了的乞丐忽然見到美食當前,來個大快朵頤;另一手托住陰囊,把兩顆睾丸玩弄在五指之間。



    黃嘉文的陽具被她溫暖的小嘴緊緊地銜著,吞吐之間令到她的臉皮一凹一鼓地像鼓風機般起伏不停。間或她又把陰莖抽出來,用舌尖在龜頭的棱肉邊舔撩,或者用舌頭順著凸起的粗筋從龜頭往根部輕掃而下,指尖又改變在陰囊上輕搔,直把那根肉棒子弄得好似怒目金剛,酥癢難忍。一個大男人讓一個弱女子擺布得仰著頭一昧地喘著粗氣,口中喃喃地發出歎息聲:“噢……喔……噢……喔……”他兩腿不停發抖,興奮得不知自己究竟處在天堂還是人間。



    “唔……哦……好大呀……好硬呀……你的屌屌真不賴……嗯……呵……呵……”因爲太粗太大令人呼吸不暢的緣故,吮吸了一小會兒后郭莎莎就將男人的陽具吐了出來,但舌頭仍不停地舔吸著。



    “喔……嗷……嗷……真要命……啊……吔……吔……”



    此時,郭莎莎又用玉指把玩著男人的睾丸,而且不停地親吻著他的巨屌。“啊……啊……太足啦!太巨啦!太大啦……我……我真羨慕李曉雪呀……難怪她總是那麽快樂、那麽神采飛揚……”



    “美人兒,你現在不是也得到了我的屌屌嗎?快,抓緊時間好好享受吧……”黃嘉文用手按住郭莎莎的頭,示意要她繼續吹噓。



    郭莎莎再一次將陽具塞到自己的嘴里,嬌紅著臉,微側著頭,輕啓雙眼,淫媚地吸食著。陽具在她不停的吹噓中變得越來越粗、越來越大。



    “唔……唔……嗯……嗯……嗯……”



    “嗷……噢……哇……哇……好爽!好爽……嗷,美人兒……你吸得我好爽呀!”



    “嗯……嗯……嗯……嗯……”郭莎莎嬌喘連連、津津有味地淫玩著男人的巨屌,一會兒吸吮、一會兒舌舔、一會兒吞噬、一會兒唇磨,弄得黃嘉文氣喘噓噓地搖頭晃腦。



    “喔……喔……哇……啊……哇……太爽啦!太爽啦……”



    “哦吔……哦吔……嘉文,你的屌屌……你的屌屌太大啦!太棒啦……”郭莎莎吸吮了一小會兒后,又因爲呼吸困難不得不把男人的陰莖吐出來。



    在郭莎莎的眼中,黃嘉文的屌屌就是一根充滿了無窮力量和無限魅力的神器。她伸出手指比量了一下,發覺黃嘉文的陽具足足比她丈夫的那根東西長了十公分以上,龜頭也比她丈夫的更大更圓更紅亮,包皮上的血管凸高隆起,像無數的青紫色小樹根包圍著整根黑黝黝的陰莖。它已經生長到二十多公分了,而且還在不斷地膨脹壯大,似乎沒有止境一樣。



    “亂草叢中一個賊,單槍匹馬挂雙錘,不曬太陽它也黑,不吃五谷它也肥。”黃嘉文口中念著打油詩,“莎莎,你猜猜……這是個什麽東西?”



    “還……還不是你的屌屌……哇……哇……真是太粗啦……太足啦……太巨啦……太壯啦……太大啦……比……比……比我老公的粗壯多啦!”



    “那……那我做你的老公……怎麽樣?”



    “好呀!好呀……”郭莎莎異常開心地說,“啊……呵……好老公,今晚……今晚好好陪我……好好愛我……”



    “好的!好的……美人兒,我站久了有點累,讓我……讓我先坐下來……”黃嘉文激動地脫去針織衫,赤裸著下體地走到客廳的沙發旁一屁股坐下去,半躺半坐著接受郭莎莎狂熱野性的愛撫和親吻。



    “你的屌屌好大呀……好粗呀……啊……啊……”郭莎莎跪在男人的面前,握住男人的陰莖又抓又吻的,“哦吔……你實在是太偉大啦……太大啦……實在是……太有份量啦……比A片里的洋人還要厲害……”



    “美人兒,你看過A片?”



    “看過,看過……那里面的外國男人好強壯呀……屌屌好大呀……我們女人看了就好想和他們做愛……”郭莎莎左手攥著陰莖上下套弄不停,右手罩住兩粒睾丸,不停地掏著、抓著、擠著、捏著,“不過嘉文……你比那些外國男人更強壯、更有魅力……我好想好想跟你做愛……”



    “是嗎?是嗎……我……我也好想跟你做愛……瘋狂地做愛……”



    “太好啦!太好啦……”處在極度欣喜興奮之中,郭莎莎淫蕩風騷的本性表露無遺,雙手情難自控地捧著自己的那對巨乳把黃嘉文的陰莖夾在中間,擠壓成一個熱狗狀,開心地套弄起來。不單單這樣,每當龜頭從乳縫中露出來時,她還伸出舌頭毒蛇吐信般地在龜頭上連點幾下。哇噻!鐵鑄的羅漢也會被她的熊熊欲火燒熔的!



    “喔……唔……哇……啊……啊……唔……莎莎……”



    “呵……呵……巨大的屌屌!巨大的屌屌……親愛的,你好結實啊……好強壯啊……”郭莎莎使勁地擠著兩個大奶子磨擦男人的命根子,口里淫言浪語不斷,“你知道嗎,親愛的……每次一見到你……我就情不自禁地想成爲淫婦……用我的嘴……用我的乳房……用我的……用我的‘小妹妹’來服侍你……哦……噢……噢……好熱乎!好熱乎……哦,上帝呀……你的屌屌太大啦!太大啦!太大啦……”



    “哇……哇……喔……呃……呃……你……你這個小淫婦……”



    “啊……啊……啊……好燙呀!好硬呀……好大的屌屌呀……啊……唷……親愛的……你的……你的屌屌……就像一門大炮一樣……開火時一定又威又猛、火力強勁……”



    “那當然啦!不過,我的‘小弟弟’發射的可不是炮彈,而是……”



    “而是精液……一團團的精液……又白又燙又濃的精液,是不是?”



    “沒錯。”



    “我喜歡!我喜歡……我想嘗嘗你的精液……快給我!快給我……”



    “那就得看你的本事怎麽樣啰?”



    “我要!我要!我要……”郭莎莎抓起男人的肉棒子,兩片櫻唇不太用力地含住它,頭顱旋轉著做繞圈運動,一會兒順時針一會兒逆時針。同時她還不時地發出幾聲濕潤肉棒子的啧啧聲。就這樣,那根肉棒子在她的口中左右翻轉,觸及著她口中的不同部位。



    “美人兒,味道如何?”



    “嗯……嗯……嗯……呃……呃……太香啦!太可口啦……對我們女人來說……呵……呵……是絕對的……絕對的美味佳肴……”



    “是嗎?那你就好好含著它、吸著它……”黃嘉文背靠著沙發,輕撫著女人的秀發,任她嘬吸自己生殖器,“哦……啊……哇……呃……呃……”



    “鈴鈴鈴……”黃嘉文的手機響了。他在沙發上摸索了一小會兒才找著手機,接通后回話:“曉雪啊……我打電話問候一下,你……你剛才不在家……我在干嘛……我……我在和一個客戶談事呢……那好,Bye-bye。”



    “和客戶談事……”郭莎莎面帶愠色道,“我是你的客戶嗎?哼,看我不告訴李曉雪……”



    “我騙她還不是爲了你,美人兒。來吧,繼續,春宵一刻值千金呀!”



    “我和你開玩笑呢。”說完,郭莎莎立刻低頭吮吸男人的陰莖。



    別看平時郭莎莎舉手投足間顯得溫良娴淑,其時骨子里她是騷性十足,相當淫賤。16歲就主動勾引男同學上床的她,對于口交技術很有一套。在做了一小會兒繞圈口技后,她用手舉起黃嘉文的陰莖現出他的陰囊,舌尖從陰囊的底部徑直向上舔到龜頭頂部,接著又從龜頭頂部舔到陰囊底部,就像兒時舔棒棒糖一樣上下反複了好多次。然后,她收縮口腔造成真空,向黃嘉文的生殖器發出吸力,強勁的吸力將之緩緩導入自己的口中。她的雙唇緊緊咬住腫大的龜頭和莖部,舌尖輕輕挑動龜頭的尖端,嘴唇同時開始做上下擺動。一兩分鍾后,她再次營造真空吸吮,重複動作。雖然黃嘉文玩過無數女人,可是如此富有美感的口交技術他還是第一次感受到,一時間被搞得失魂落魄、興奮不已。



    “喔……嗚……哦……哇……爽!爽!太爽啦!太爽啦……”



    “呵……呵……是嗎?是嗎?那你就……就趕快射精吧……我……我要!我要……嗯……嗯……嗯……”



    短暫地喘了幾口氣后,郭莎莎又緊緊地含住黃嘉文的屌屌,慢慢地移向莖部底端,同時舌尖慢慢地在屌屌上面畫“8”字。如此反複數個來回,她感覺嘴唇有些累了,便改爲真空吸吮動作。剛開始,她把肉棒子含到口中最深處,櫻唇緊裹莖部,然后張開嘴巴盡量吸入空氣,並讓嘴巴慢慢移動到龜頭附近。接下來她緩緩吐出空氣,並慢慢將嘴套至肉棒子底部,如此反複多次。這套口交技術可是郭莎莎多年實踐后自創的拿手絕活,其中融彙了物理學和醫學知識:在她吸氣時陰莖被冷空氣冷卻,在她呼氣時熱流又溫暖了陰莖。而一冷一熱産生了熱脹冷縮效應,增強了陰莖的血液循環,刺激了陰莖海綿體迅速擴張。在這套口交技術的作用下,哪個男人能不興奮呢?



    “呃……呃……呃……喔……喔……哇……哇……”黃嘉文一個勁兒地低聲吟叫,“小弟弟”越來越粗、越來越長。



    “啊……哦……哦,上帝呀……你的屌屌怎麽越來越大了呀……呵……唷……我……我的手……都快抓不住啦……啊……哇……它們實在是太巨啦!太大啦!”



    此時此刻,黃嘉文的陰莖長達二十五公分,龜頭變得更加腫大,色澤上紅得發紫,頂端的裂縫口有所張開,一兩滴透明的液體從中溢出。看到這些細微的生理變化,郭莎莎立馬明白男人已經漸入高潮。她不希望心上人馬上射精,于是用拇指摁住心上人陰莖的根部,以便堵住精液前進的通道防止心上人射精。



    “哦……唔……噢……”黃嘉文一邊叫喚著一邊開始抽搐起來,想要射精的反應顯而易見,可是精液因爲前進的方向遇到阻擋並沒有噴礴而出。



    “親愛的,我要……我要讓你快樂得不得了……”郭莎莎擡頭睨了男人一眼,露出狡黠的笑容。爲了延遲男人的噴射,更大程度地刺激他的快感,增強他高潮的能量,她死死地含著他的生殖器,繼續努力吮吸著。她的舌頭蓋住龜頭的一側,雙唇包圍著靠近龜頭的莖部,小手抓住底下的兩個睾丸。對于大多數男人而言,生殖器上最敏感的地帶位于龜頭最外緣與包皮和莖體相連的結合部。郭莎莎一邊旋轉著盤弄手中的睾丸,一邊左右扭動頭顱,讓濕潤的舌尖不斷地來回舔舐、輕擊最敏感的部位。



    “別……別……莎莎……哇……我……我不行啦……我要射啦!我要射啦……”



    “射呀!射呀!快射呀……你倒是快射呀……”郭莎莎死死地掐住陰莖的根部不放。



    “嗚……喔……嗷……呃……呃……”黃嘉文大聲嚎叫,滿臉通紅,大汗淋漓,全身不停地顫抖抽搐,覺得有東西即將從屌屌里面噴出來。



    郭莎莎見他實在熬不住了,小手稍稍一松,“噢——”黃嘉文哆嗦著一抖肉棒子,一團團奶白色黏稠的液體從中高速噴出,在空中劃出一道道美妙的抛物線,瞬間濺得女人的乳房、頸脖、嘴唇、兩頰上白茫茫的一大片。郭莎莎連忙伸手一把捉住那根肉棒子,盡力張開嘴巴靠近它,迎候飛濺出來的黏液。



    “多點!多點!再多點……嘉文,你再多射點出來呀……”



    “噢……哦……唔……唔……”黃嘉文握住自己的屌屌,手指用力捋動著龜頭,亢奮不停地釋放陽精。就像從懸崖上飛流直下的瀑布,又似從消防高壓水槍里噴射出來的水柱,男人的精液一股緊接著一股,源源不斷。



    “哇噻,好多呀!好腥呀!好濃呀!”郭莎莎一個勁兒地收縮喉嚨,咕噜咕噜地把陽精咽入腹中,“呵……呵……太棒啦!味道太正點啦……好久沒有嘗到這麽腥這麽濃的‘牛奶’啦……最好多來點!多來點……”



    “嗚……喔……嗷……嗷……呀……呀……”



    “呵……呵……哦……味道太好啦!太可口啦……呵……老公,我喜歡你的屌屌!我愛你的屌屌……愛死我啦……啊……呵……多射點!多射點……”郭莎莎情不自禁地握住男人的陽具,張開小嘴含著它,雙唇使勁地嘬動吮吸。



    “哇……哇……噢……啊……呃……”



    “嗯……嗯……嗯……”



    約摸過了一分多鍾,黃嘉文射精完畢,癱軟在沙發上。“莎莎,我沒有想到……呵……你口交的技術這麽厲害……你知道嗎……呵……呵……你是第一個……跟我口交令我射精的女人……”



    “是嗎?我有那麽厲害嗎?”郭莎莎狡黠地一笑,用手將自己身上的黏液抹下來,伸出舌頭舔了干淨。接著,她扶起男人的陽具吸舐著上面的汁水。她一面吸一面說,“嘉文,你是我見到過的最強壯的男人。”



    “怎麽說呢?”



    “因爲……因爲你的屌屌射完精后居然還是這麽大!這麽粗!”郭莎莎手撫著黃嘉文的那根肉棒子,但見它雖然不是極度興奮時茁壯堅挺的樣子,可也長達十八公分,粗(直徑)近五公分,又紅又硬,一點也看不出疲塌松軟的迹象。



    “大一點不好嗎?再說,它還沒有和你的‘小妹妹’親過嘴,怎麽會甘心呢?”



    “是嗎?它還想著我的‘小妹妹’呀?剛射完精還能行嗎?”



    “你不信就試試看嘛。”



    黃嘉文振作精神,彎身把一絲不挂的郭莎莎抱起提到腰間,嘴巴湊到她的雙唇上,含著她的丁香小舌吮啜不停。郭莎莎摟著男人的膀子,閉上眼睛溫柔地與之對吻。性與性的碰撞,情與情的交彙,心與心的呼應,這對奸夫淫婦一心想著如何做才能獲得快樂和刺激,早已將倫理道德抛至九霄云外。



    黃嘉文慢慢地轉動著頭,吻著女人的櫻桃小嘴,占有她、淫玩她、與她媾合的想法充斥于腦海里。他的雙手在女人的胴體上前后撫動、上下求索,每一寸肌膚、每一個部位他都要染指、觸摸。郭莎莎坐在黃嘉文的雙腿上,醉眼如絲,挺起酥胸,像蛇一樣地扭捏著嬌軀,任憑男人揩油玩耍。最有意思的是,郭莎莎一直引以爲傲的兩個大奶房此時頂在了黃嘉文的胸口上。隨著她的騷首弄姿,這對肉球便不可必免地在黃嘉文的胸口上磨擦蹭動,那份舒適與暢快男人又如何感受不到呢?又如何不會挑逗起男人的欲望與沖動呢?



    “哇噻,好大好美的奶子喲!”黃嘉文伸手握住兩個實體,低頭俯視,“太豐滿啦!太豐滿啦!莎莎,你的奶子可真迷人呀!”



    “啊……噢……哦……哦……”郭莎莎快樂地呻吟起來,又故意挺了挺胸脯,向黃嘉文進一步展示自己“峰”華絕代、傲視群“胸”的魅力。



    黃嘉文溫情地撫摸著、抓捏著兩個肉球,不時還埋頭湊上去親吻它們。“好大呀!好軟呀!好嫩呀!摸起來還有彈性!想不到世界上竟有這麽美的尤物!”



    “喔……喔……唔……嘉文……呵……啊……我的乳房……”



    “你的乳房現在是我的啦……哇……啊……雪白雪白的……飽滿堅挺……就像……就像兩個水蜜桃一樣……哦……哇噻……乳頭尖尖的、翹翹的……就像兩枚櫻桃一樣……呵……莎莎,你擁有一對這麽漂亮的奶子……真不知道要勾起多少女人的羨慕和妒忌……惹起多少男人的遐想和欲望……”



    “噢……噢……唷……唷……”郭莎莎聽到黃嘉文對自己雙乳的贊美,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啊,親愛的……它們真有那麽美嗎?”



    “美!美!美得無法形容、讓人沈醉!”黃嘉文手捧巨乳,用臉頰輕輕地觸碰著,“它們不光是美,而且非常非常的豐滿,我想你的胸圍大概有93公分吧……”



    “不,是99公分。”



    “什麽?!99公分?!居然有那麽大?!哦……呵……莎莎,你看過日本AV電影嗎?”



    “沒有……”



    “我看過……喔……呵……那些日本AV女優的奶子特別豐滿……比如藤崎彩花、美樹原禮香……井上靜香、和泉玲奈……還有佐佐木優……三宮里緒、木之內瑪麗娅、井上千尋、淺見伽揶……西野美緒、鈴木亞莉莎……可是莎莎你知道嗎……你的奶子比她們的還要豐滿……哇……哇……我愛你的奶子!我愛你的奶子……”黃嘉文把郭莎莎的哺乳工具擠作一團,伸出舌頭狂熱地舔吻起乳尖來。



    “哦……啊……啊……噢……好爽呀!好爽呀……噢……喔……我的咪咪脹脹的……癢癢的……你可以吸吸它們嘛……用力吸……吔……吔……”郭莎莎非但不阻攔,反而鼓勵男人吸吮自己的乳房。



    黃嘉文自然是巴不得這樣,一口咬著乳頭使勁地嘬動起來。又麻又酥的快感從乳頭急速傳遍女人的全身,傳遍每一個身體細胞,郭莎莎快樂興奮地叫嚷著:“哇……哇……哇……上帝呀……太舒服啦……你吸得我太舒服啦……唔……唷……唷……哎……哎……呀……”



    聽到女人的淫叫聲,黃嘉文也格外激動,清楚地感覺到胯下的肉棒子在膨脹、生長、壯大。他一邊舔吸著乳頭,一邊抓動掐揉著肉球,一邊欣賞著它們的美:兩個實體圓潤、肥實、豐盈,白皙得猶如新鮮豆腐一樣。兩顆乳蕾嬌俏尖挺,濕嫩得讓人好想吮食一番。



    “莎莎,你的奶子真是太迷人啦!你的老公和你做愛時,肯定特別喜歡撫摸親吻它們……”



    “是……是的!是的……可是……啊……他沒有你這麽溫柔……這麽癡迷……唔……唔……嘉文,我的好老公……你摸我的咪咪摸得好舒服呀……呵……親也親得好舒服呀……我們女人……就是喜歡像你這樣知情識趣……懂得風情的男人……”郭莎莎開心地浪言道。胡言亂語之下,她覺得胸前有兩股暖流在聚集交彙,並且點燃了自己心頭的一把火,而心頭的那把火漸漸向下身燒去,使得陰戶更加騷癢無比。



    “是嗎?那我更得好好照顧照顧它們啦。”黃嘉文握住她的巨乳,舌頭在乳頭上畫著圈、打著轉。



    “啊……呀……老公,好好地摸摸它們……親親它們……喔……對,就是這樣……哦……噢……用力點!用力點……唔……”



    雖然玩郭莎莎的乳峰玩得舒心惬意,但是黃嘉文腦子里一直念念不忘要和她交媾的初衷。于是,他在抓揉親吻舔吸她的哺乳工具時,一只手悄悄地探入她的腹股末端,撓動起她的陰戶來。



    “哇——”郭莎莎尖聲驚叫,“親愛的,你要干嘛?”



    “美人兒,我要讓你更開心、更快樂……”黃嘉文的嘴巴含著郭莎莎的乳蕾不停地吸吮,手則拼命地挑撥著她的陰唇,“哇噻,你的‘小妹妹’好濕呀……流了好多水喲……哈哈哈……滑滑的……濕濕的……嫩嫩的……里面一定很癢吧……”



    “癢……癢……癢死啦……哎……哎……我的‘小妹妹’……被你摸得……越來越癢啦……噢……喔……呀……我的咪咪……也好癢好脹呀……”郭莎莎坐在男人的身上,一只手輕撫自己的脖子,一只手摸著自己的屁股,一副典型的發情發騷的模樣。



    “呵……呵……啊……你的奶子好香呀……好香呀……”



    “噢……噢……唷……唷……嘉文……”



    “呵……呵……你的‘小妹妹’好嫩好滑喲……哦……呵……水流成河……”



    “啊……啊……哎……哎……”



    “呵……呵……你的……”黃嘉文正準備往下說,忽然感覺胯下一緊,自己的‘小弟弟’被逮了個正著。



    “你的‘小弟弟’好粗好壯喲……”郭莎莎接過黃嘉文的話茬,她的手已經握住了黃嘉文胯下的肉棒子。那根深褐色的東西略微呈弧形地向上彎曲著豎立堅挺,長度達二十五公分,上面爬滿了青筋和血管,龜頭锃明瓦亮,放射出紫紅色的奪目光彩。



    “哇噻,太巨啦!太大啦……唔……又粗又長……你的‘小弟弟’真棒呀!”郭莎莎抓著男人的陰莖朝自己陰戶的方向使勁地拽動。



    “美人兒,你是不是很想要它?很想占有它?”黃嘉文明白女人的心思,勾著她的腰肢,挺動自己的小腹,陰莖不斷地頂到她的‘小妹妹’,令她意亂情迷,焦燥不安。



    “哦……唔……吔……嘉文,我要!我要……噢……哦……我要!我要……”



    “你要,你要,美人兒,你要什麽呀?”



    “我要!我要……我要你的屌屌……我要你的‘小弟弟’……”



    郭莎莎仰起脖子,兩條玉臂緊摟著男人的脖子,雙腿繞到男人的屁股后面緊纏不放,下身像蛇一般左右扭動,陰戶緊貼在男人昂首怒目的龜頭上,死命地磨來磨去。



    黃嘉文就如干柴一般,遇上郭莎莎這團性欲烈火后立刻被點燃,一下子烈焰沖天,無法熄滅。他果斷地把嘴巴湊上去封住郭莎莎的雙唇,與之忘情狂吻。就在和郭莎莎親熱的同時,他騰出一只手提著陰莖,讓龜頭悄悄地在陰道口上撩了一圈沾了些淫水,借以起到潤滑劑的作用方便性交。



    “老公,別……別耍我啦!別耍我啦……唷……唷……快!快……快來干我吧!快干我吧……”



    “好的!好的!別心急,莎莎,我來啦……”



    黃嘉文氣運丹田,鼓足腰力往上一頂,由于陰道內大量淫水的潤滑,那根大屌屌不費什麽力氣就已經插入了一半。



    “啊——”大叫一聲后,郭莎莎非常合作,隨即雙手一松,身子一沈,一枝又粗又長的大肉棒霎那間便全根盡沒。



    “噢……嗷……嗷……哇……進來啦!進來啦……啊……好大的家夥呀……”



    “喔……呵……莎莎,爽不爽?爽不爽?”



    “爽!爽……呀……呀……唔……啊……上帝呀……”



    偌大的客廳里只有黃嘉文和郭莎莎這對孤男寡女,他們不顧理義廉恥、不管道德倫理,恣意地摟摟抱抱、尋歡做愛。雖然郭莎莎的女兒就在旁邊的小臥室里睡覺,但他們一點顧忌都沒有。尤其是郭莎莎,她滿腦子想的就是黃嘉文的擎天巨屌,想的就是要和黃嘉文做愛。



    “哇……哇……好老公,用力!用力……哎……噢……嗷……嗷……”



    “哦……呃……呃……”黃嘉文托住郭莎莎的肥臀,從沙發上費力地站了起來,陰莖一下一下地在濕滑的陰道里頻頻抽插,由龜頭傳來的難以言狀的快感讓他不願稍停一會兒。更何況郭莎莎還跟隨著節奏用陰戶一迎一送,非常合拍,讓他根本就欲罷不能。



    “啊……啊……呵……吔……吔……好high呀!好high呀……哇……哇……唷……唷……”



    “喔……哦……哦……莎莎……莎莎……以前你和你老公……有沒有這樣子干過呀?”



    “干過!干過!可是……可是他的屌屌……沒有你的長……沒有你的大……呵……呵……干起來不過瘾……”



    “而我的屌屌又粗又長又大……干得你很舒服很開心……是不是?”



    “對!對……唔……喔……噢……嘉文,你好厲害呀!好厲害呀……噢……啊……不!不!不……”



    “不什麽呀,我的美人兒……呵……難道要我不干你嗎……不行!不行……哦……哦……喔……”



    “噢……噢……啊……嗯……嗯……我……我沒有力氣啦……嘉文……抱我上床……抱我上床……”



    郭莎莎的確有些力不從心,原來緊緊勾著男人脖子的雙手漸漸的軟了下來。可是她的精神卻是越來越亢奮,陰精往外狂瀉不止,已經流過了男人的陰囊,開始順著大腿淌了下去。黃嘉文也感覺到自己的雙腿有點發軟發麻,在微微顫抖。于是,他抱著她一邊性交一邊朝臥室走去。



    進了臥室,黃嘉文把郭莎莎往床上一抛,脫了自己的內衣T恤,赤條條地再次向她撲去。郭莎莎早已在屁股下墊上了一塊枕巾,把大腿往兩邊趴開,幾乎成一字形,陰戶落落大方地敞開著迎接她的白馬王子。黃嘉文順勢壓向她的身子,郭莎莎伸手握住陰莖引領著龜頭插進陰道內,黃嘉文腰部往前一挺,輕而易舉地就把那個肉洞給填滿了。就這樣,兩條肉蟲在床上絞在一處,滾作一團,郎情妾意,如漆似膠。



    “呵……啊……唔……上帝呀……上帝呀……噢……哦……我的……我的‘小妹妹’……好脹呀……好爽呀……”



    “那是因爲……因爲我的‘小弟弟’……在和你的‘小妹妹’親嘴……打啵……”



    “喔……哦……唷……嘉文……你的‘小弟弟’好粗喲……好壯喲……哇……你……你好會干喲……哇……嗷……嗷……”



    “這是我的長處……我的優勢……呃……呃……呃……”



    黃嘉文一邊抽插,一邊低頭欣賞著兩個生殖器官“交流”的美妙動人畫面:他那根碩長的大陰莖在婦人鮮豔欲滴的兩片小陰唇中間出出入入,把一股又一股的淫水帶得四散飛濺。婦人陰道口的嫩皮特別長,隨著陰莖的抽送被拖得一翻一翻的,清楚得就像日本AV影片中的大特寫鏡頭;整個陰戶由于充血而變得通紅,內外陰唇都緊緊地裹著青筋畢露的陽具;陰蒂受了反複的揉磨刺激,變得越來越漲、越來越硬,有小指頭般大小,向前直直地挺著,幾乎都能碰到忙碌的陰莖。



    “哦……唔……美人兒……你的‘小妹妹’里面……好滑好暖和喲……我的‘小弟弟’可找到家啦……”



    “那……那你就用力地往里插……狠狠地插……啊……啊……啊……嘉文……好棒呀……呵……和……和你做愛……好痛快呀”



    “我……我也喜歡和你做愛……唔……唔……美……美人兒……你老公多久干你一次呀?”



    “嗯……哦……討……討厭……怎麽說得這麽難聽呀……哎……哎……那個死鬼平時工作……很忙很累……半個月才和人家做一次……”



    “半個月干一次?!你老公怎麽這麽不行呀?!喔……唔……喔……像你這麽漂亮的女人……給你那個老公娶到了……真是暴殄天物呀……”



    “唉……別提啦……”



    “嗨……嗨……那你的‘小妹妹’……是不是很寂寞……是不是很欠干?喔……快……快說,小騷貨!”



    “對!對……哎喲,人家的‘小妹妹’……欠你干、欠你捅……噢……嗷……人家的‘小妹妹’……不能沒有你的大屌屌……咿……哇……哇……”



    “是嗎,小騷貨?呃……呃……喔……干死你!干死你……”



    黃嘉文抽插得性起,干脆把郭莎莎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讓自己的陰莖可以插得更深入、抽得更爽快。郭莎莎心有靈犀,兩手放在腿彎處,把大腿拉向胸前,以便讓下體可以挺得更高,讓兩人的性器官可以貼得更緊密。果然,黃嘉文每一下沖擊,都把她的大腿壓得更低,像小孩玩跷跷板一樣,一端壓低另一端便跷高,她的屁股隨著他下身的高低起伏而上下迎送,配合得天衣無縫。一時間,臥室里聲響大作,除了性器官碰撞的“噼哩啪啦”的聲音,還有淫水“吱唧吱唧”的伴奏。聽到這些聲響,任你是忠貞烈女還是坐懷不亂的君子,都會變得欲火焚心、狂放不羁,一心想跟異性做愛。



    “啊……啊……嘉文……我的愛哥哥……喔……噢……啊……你的屌屌又長又粗……每一下都干得好深好重喲……呵……大龜頭有棱有角……刮得‘小妹妹’好麻……好癢……好爽……”



    “哇……唔……呃……呃……呵……呃……”



    “上帝啊……哇……唷……唷……你可真會干喲……我的小命都交給你啦……”郭莎莎嬌滴滴地叫喚著,雙手用力地搓動自己的臉蛋,“嗷……嗷……噢……不……不……受不了啦……受不了啦……呀……呀……呀……”



    “喔……喔……莎莎……這才剛開始呢……嗨……你怎麽就受不了啦?”



    “不……不行啦!不行啦……好脹喲……下面……好麻喲……咿……咿……哎……哎……”



    黃嘉文見郭莎莎被自己肏得喊天呼地、死去活來,一種征服他人的快感從心底油然而生,干勁更加十足,一下一下把陰莖頂向陰道的最深處,恨不得連兩顆睾丸也一起塞進去。他奮力地擺動腰部,重複著打樁一樣的動作,希望“小弟弟”一生一世都這樣抽插不停,沒完沒了。



    郭莎莎的肉體被強力的碰撞弄得前后扭擺,一對巨乳也隨之蕩漾不停,令人眼花缭亂。黃嘉文伸出雙手,左掌摁在她的右乳上,右掌按在她的左乳上,盡情地撫弄起來。平時在打籃球時他一只手可以抓住一個籃球,但是現在卻無法罩住她的大肉球。那胸前“)(”形的乳溝在他的雙手作旋轉式的按揉下,一會兒深一會兒淺。



    “哦……呵……哦……哦……你的手……你的手……”郭莎莎昏迷似地呢喃著,兩手抓住了男人的手,“嗯……嗯……我的乳房……噢……喔……”



    “好大啊……好軟啊……好美啊……”黃嘉文一邊贊歎著一邊擠壓那對哺乳工具。他的手指深深地陷入其中,軟綿綿的實體從指縫里綻出肌肉。櫻桃般的乳頭直直的聳立著,通紅通紅的,黃嘉文曲指捏起了它們,忽輕忽重,愛不釋手。



    在男人“魔爪”的擠壓下,不知不覺中,一大顆一大顆黃白色的、晶瑩的、圓滾滾的汁液從女人的乳頭里分泌出來,這就是被譽爲“生命之泉”、“青春之源”的乳汁。



    “瞧,莎莎,你的奶頭流出的是什麽東西呀?”黃嘉文心里明白,卻故意詢問。



    “哦……哦……哦……這……這是乳汁……”



    “哇,乳汁!這麽多呀!”沒多久,從郭莎莎的乳頭里分泌的汁水越來越多,越來越濃,乳暈幾乎被掩蓋住了。由于她的乳房過分的活躍,好些汁水順著曲線向下淌,流到了男人的手上;好些汁水向四周飛濺,濺到了男人的臉上。



    “唷……唷……這可是好東西呀!別浪費了,來,讓我幫你舔干淨!”黃嘉文兩手捕捉住乳峰,低下頭,伸出舌尖,將乳汁卷入口中細細品嘗。只一會兒功夫,他就將溢出的蜜汁舔得一點兒不剩。



    也許有人會問,郭莎莎爲什麽在做愛時會分泌乳汁呢?其實,這就是郭莎莎超凡脫俗、與衆不同之處。郭莎莎體內的催乳素含量比正常女性高出好幾倍,且乳腺細胞特別豐富、發達,所以她的乳房才那麽豐腴俏美。在進行激烈亢奮的性交時,快感與欲望猶如洶湧澎湃的潮水,以雷霆萬鈞之勢沖擊著她的全身尤其是她的大腦,刺激腦垂體分泌出更多的催乳素,使體內血液中的催乳素激增、過量,再加上她正值哺乳期,乳腺細胞活躍異常,因而就有源源不斷的乳汁分泌出來。



    郭莎莎的乳汁甘甜醇美,口感純正滑爽細膩,營養豐富,還有一股清淡的芬芳,是滋補的上乘佳釀。如此珍貴稀罕的人間極品,黃嘉文怎會錯失?他趁勢含住乳蕾,雙手使勁一抓肉球,嘴唇奮力一嘬,一大股汁液湧入口中。



    “啊——”郭莎莎猛地一痙脔,渾身顫抖,“啊……哇……哇……”



    “哇噻,你的奶好多呀……好濃呀……呵……呵……以前只聽人說……有些女人的奶子不用擠不用吸……就會自己出奶……今天這還是第一次見到……”



    “噢……喔……唔……我的奶水太多啦……妞妞喝不完……喔……老是脹得疼……我……我聽人說……脹得太久會發炎的……”



    “所以我就來幫你呀……讓我吸一吸……就會不脹不疼了……”



    “啊……啊……味道怎麽樣,嘉文?”



    “太棒啦!太棒啦……又香又甜,入口甘純,回味無窮……”



    “哦,你喜歡就好……喔……唷……你……你是不知道………人家爲了保養這對乳房……想了好多辦法……花了好多心思喲……”



    “謝謝你,親愛的!讓我……讓我嘗到了這麽高級、珍貴的東西!”黃嘉文津津有味地吸吮著。那乳汁就像幽谷深澗里流淌的清泉滋潤著他的心田,就像鄉間地頭上吹拂的清風滌蕩著他的心靈。不過在他吸奶的同時,下體所進行的生理運動並沒有停止,依舊奮力地抽插著。



    “噢……噢……噢……我……我不行啦!我不行啦……”郭莎莎從來沒有經曆過上體和下體三點同時流水的情況,自然無法抵擋,嬌軀就像一條剛撈上水的鮮魚,彈跳不已。她的雙手在床上亂抓,差點要把床單給撕碎了;腳指尖挺得筆直,就像在跳芭蕾舞一樣。房間里回響著她喘著粗氣的叫嚷聲:“呀……呀……我的心肝……哇……啊……啊……哪……哪兒學的招式呀……千萬不要停……哦……嗷……你……你……吸得我好爽呀……干得我好開心呀……”



















0.0151588916779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