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原創]悲慘淒絕周芷若 第四~六章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四章
  忘義張郎貪淫慾
   可憐美顏抽變形

  當假扮成漁民的蒙古兵從船艙內魚貫走出,已經是兩個時辰之後的事了,這兩個時辰他們當然照辦了金花婆婆的話,通通輪過周芷若身上的三個洞!
  因看到心目中的女神周芷若被輪姦的場景而激起淫慾的張無忌,在這兩個時辰也沒閒著,與趙敏搞了個天翻地覆,操得美人郡主甚至昏了過去。
  這時張無忌才回復神智,趕緊趕到船艙之外,恰巧碰到剛走出來,正意猶未盡談論著的眾漁夫們。
  【啊∼真是舒服啊∼就是去嫖都沒這樣爽,有哪個婊子肯願意一次給這麼多人上,真是太刺激了∼】
  【是啊∼真去窯子也沒這麼好的貨色,天生麗質啊∼果真是漢人中的第一美女。】
  【不知道他們峨嵋派是不是也有練下陰,被我們這麼多人輪過居然還能夾得緊,真是爽!】
  【呵呵∼不知道能頂個幾天唷∼被我們輪過上下三洞,到後來叫都沒聲音了∼】
  【她愈是忍著不叫愈想插得她叫!她愈是扮清高就想操得她發浪!她愈是可憐兮兮的就愈想用肉棒打她的臉!】
  【這金花婆婆要去的島不知到要航行多久?我好想一輩子待在這船上幹這美人。】
  【我看這金花婆婆俘虜她也就為了折磨她,說不定就將這美人扔給了我們,到時我們就將她養在王府,做我們的洩慾工具。】
  眾蒙古兵假扮的漁夫汙言穢語的熱烈討論。

  才剛跟趙敏大戰完的張無忌聽到這一番話,一股邪火又被燃起,好不容易等到魚夫們都散盡,才躡手躡腳的走進船艙之中。
  還未進船艙,已經能聞到精液的腥臭味,一入船艙,那腥臭味更是刺鼻,癱倒在地上的周芷若雙腿大開,渾身上下都是精液,兩眼上吊著,杏唇微開,舌頭半吐,濃稠的精液從嘴角流出,口腔中黏著數十根捲曲的陰毛,已然昏死過去。
  張無忌走近看,褲檔再度高高隆起,原本在船艙外偷看,已讓他一發不可收拾,此時就近細看,更是讓張無忌心跳不已。
  可憐的周芷若,歷經十多名蒙古兵輪姦幹遍三洞,身上、臉上、乳上、陰道、屁眼、嘴裡滿是精液和唾液,甚至還有尿液,腥臭難當。一張俏臉被肉棒無情鞭打,給打得瘀青紅腫,一對大奶也滿是瘀青掐痕。被狠狠輪操過的小穴淫肉腫起,陰唇外翻,肛門被幹得括約肌鬆弛,濃稠的精液從這兩洞之中緩緩流出,不知道灌溉了多少進去。
  
  張無忌知道此刻自己應該又恨又怒,畢竟周芷若是自己幼時恩人,兩人成人之後見面更是互相有情,見到自己的情人被如此輪姦羞辱,他一點也無法生氣惱怒,反而只有滿滿的興奮和性慾高漲。
  【芷若!】雖然有滿心的愧疚,但張無忌還是不爭氣的脫下了褲子,挺出了肉棒,現在的他滿心只想發洩慾火。
  【芷若∼芷若∼】張無忌將肉棒放在周芷若嘴邊來回摩擦,然後將肉棒塞入她的嘴中輕輕抽送,已經昏迷的周芷若自然無法替他口交,張無忌從她的嘴裡無法得到發洩,邪火又起,抽出肉棒,狠狠的往周芷若臉上拍打。
  「趴」張無忌這下打得大力,拍得甚響,原本他只是控制不住慾火,而模仿那些蒙古兵對她所做出的羞辱舉動,但這麼一做,張無忌卻發現了居然快感異常,當下無法止歇,一下又一下用肉棒狠狠鞭打著周芷若的臉。
  【啊∼芷若∼我受不了了!】張無忌鞭打著,終於受不了,拉起周芷若雙腿,將肉棒挺進他的淫穴之中。
  才剛被輪姦過,周芷若的陰道被撐得老開,裡面更被注滿了精液,而正昏迷的周芷若更不可能夾緊,張無忌一進入之後毫無緊實之感,大失所望,還擠出了一大坨精漿噴黏在他的下體上。
  雖然周芷若沒有想像中緊實,但張無忌已經收不住手了,他掐住周芷若的大奶用力吸吮,卻吸進射在她奶子上的精液,只覺滿嘴腥臭,惱怒的將這些精液和口水用力吐在周芷若臉上。
  發怒的張無忌將怒火全宣洩在周芷若身上,反正周芷若此刻無知無覺,他也不用有什麼顧忌,用力發狠猛幹,直幹周芷若淫肉翻飛,啪啪作響,連插了數百來下,最後全射進了周芷若的陰道中。
  射完精後的張無忌終於較清醒了些,不禁有些愧疚,自己居然和那些禽獸一般,但適才的快感記憶猶新,他已經無法欺騙自己,就是喜歡看到周芷若被淩辱的樣子。
  
  之後可悲的周芷若成了眾漁夫的肉便器,每日皆被每人輪遍身上三個肉洞,如此殘忍的輪姦卻無法讓他們滿足,因為周芷若正是那種讓人愈折磨,看見她愈痛苦、愈悲慘,才會讓人更覺快感的美人。

  甲板上,全身一絲不掛的周芷若被塞進漁網中。
  這幾日她已被輪姦的麻痺了,她以為情形已不能再壞,卻還有更壞。
  【嘿嘿∼小美人,每天這樣幹妳妳也膩了吧?咱們來點刺激的,爺兒放妳下去玩玩水,哈哈哈∼】眾漁夫淫笑著,將在漁網裡的周芷若擡起,然後噗通一聲丟下海。
  被困在漁網中的周芷若縱使識得水性,也毫無用武之地,隨著船隻前進,只能被拖在海水裡,直嗆得幾乎窒息過去,好在不一會扮成漁民的蒙古兵們就將她拉了上來。
  【咳咳咳∼】被拖到甲板上的周芷若臉色發青,嗆咳著嘔出海水,渾身溼透,冷得不住顫抖。
  【哈哈∼這招果然有用,丟到海裡洗一洗,不馬上變乾淨了嗎?】重蒙古兵笑道。原來周芷若連日被輪姦,渾身都是精液,這放到海水裡一拖,將她身上的精液都沖洗掉了。
  縮在甲板上的周芷若惡狠狠的瞪著他們,卻冷得直打顫。
  【喔∼這是什麼眼神啊?妳想殺了我嗎?】一名蒙古兵扯住周芷若的頭髮,將她提了起來。
  【半天沒操妳,逼癢了是吧?居然敢瞪妳大爺!】他脫下褲子,用肉棒狠狠抽打周芷若的臉。
  周芷若悲憤交集,卻是不敢答話惹怒他,只盡力的將頭別過去,忍住羞恥任由肉棒抽打。
  【唷∼這會不敢看我了∼別過頭去是在偷偷罵我吧?我要妳看我,看我怎麼用肉棒打妳!】那蒙古兵將她的頭硬轉過來,用肉棒一下一下的正面直擊。
  周芷若臉上的水痕未乾,被肉棒拍打起來啪啪作響,更是比平常更大聲,這讓蒙古兵們感到更加興奮。
  【想不到妳這張臉沾了水被肉棒打起來更響了,這會不用肉棒抽妳個百八十下怎麼了得∼】眾蒙古兵淫笑脫褲,紛紛圍了上去,立馬有五條肉棒各佔一方,將周芷若的臉佔滿,此起彼落的抽打起來。
  【哈哈∼真爽,咱們來比比看誰打得響!】一名蒙古兵建議。
  【好啊!那打得最響的人可有獎賞?】另一名蒙古兵問。
  【哈哈∼獎賞嗎?讓咱們慰安婦周芷若給生個胖娃吧!】那名蒙古兵答道,眾蒙古兵哄笑成一團,那圍著周芷若打臉的五名蒙古兵,便開始卯足了勁猛抽。
  
  張無忌橋裝成漁夫,本來就混跡在眾蒙古兵中,只是礙著趙敏,沒有跟著眾蒙古兵一起輪姦周芷若。這幾日來,他都一直看著周芷若被蒙古兵們糟蹋,最初的憐惜之心,已經隨著邪念的增長幾乎蕩然無存,每次只要看到周芷若被他們姦淫羞辱,他就感到莫名的快感,就像現在,若不是趙敏就在身側,他說不定已經跟著上去用肉棒抽打周芷若了。
  【無忌哥,你說你的那位芷若姑娘怎地這般的下賤呢?被欺負成這樣還莫不吭聲,莫非她其實喜歡被肉棒鞭打?喔∼她在王府都為了苟且偷生自願作慰安婦了,想必是很喜歡被男人姦淫,我看她也不用做什麼俠女了,改去做雞更合適。】趙敏故意說道。
  周芷若被肉棒鞭打的可憐模樣,徹底撩起張無忌的慾火,雖然他清楚周芷若斷無可能是甘願對蒙古人獻身的,但趙敏這樣抹黑羞辱,使得他更興奮。
  【芷若真是個賤骨頭,真該去做雞!】張無忌恍惚的答道,此刻他已被慾念宰制,他心想若是得到了周芷若,一定要將她賣去做婊子,每天接一百位客人,光是想到周芷若被人輪姦的欲仙欲死的神情,他就幾乎要射了。
  【芷若姑娘這等絕色去做婊子的話,生意肯定好,不知道一天能不能接一百個客人呢?】張無忌搓著肉棒興奮的問。
  【那是一定可以的,一百位還怕少呢!瞧芷若姑娘如此淫賤,三個洞都要塞滿才能滿足,一次要接三位以上的客人,所以要乘三,一天接三百位客人才夠。】趙敏邊笑著邊蹲下來,舔起張無忌的肉棒。
  【一天三百位啊∼真想看芷若姑娘被輪了三百人之後是怎樣的光景。】張無忌興奮的抱住趙敏的頭。
  【無忌哥哥,別再想周芷若這下賤的淫婦了,她都已經是百人玩過的爛貨,就只配做妓女,根本配不上你。】趙敏吐出張無忌的肉棒道。
  【是啊∼芷若只配做妓女,生得這麼美,不讓男人操太可惜了,最好就是做妓女,只要付錢誰都能上她,她也就是只能靠賣逼賺錢的貨色。】慾火焚身的張無忌已經失去理智,故意說這些羞辱周芷若的話使他更興奮。
  【就是……像她這種賤貨,最終就會被人玩到鬆掉,人老珠黃後在妓院當個老鴇。】趙敏繼續挑逗著張無忌的肉棒。
  【是啊是啊∼繼續說∼繼續說∼】張無忌癡迷的望著被眾人圍著用肉棒抽打的周芷若,一邊讓趙敏為他吹簫吹到射。
  趙敏知道周芷若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經蕩然無存了,不過她的美色依舊吸引著張無忌,她計畫著還要讓周芷若被玩得更爛,讓張無忌徹底對她失去興趣。

  肉棒抽打周芷若臉的聲音愈來愈響,啪啪的聲音甚至蓋過了浪潮,把一直在艙中的金花婆婆給吵了起來。
  【我道是什麼聲音,原來是你們這幫人用肉棒抽打這小賤貨的聲音,居然這麼大動靜,是想把她抽死嗎?】金花婆婆笑道。
  【抽死倒是不會,將這賤貨的臉抽歪倒是有可能。】一名蒙古兵笑道。
  【喔∼這倒是挺有意思的,如果你們能把周芷若的臉打變形,婆婆我重重有賞。】金花婆婆邪惡道。
  【這可不簡單啊∼估計的沒日沒夜的抽她個一月半月才有可能。】一名蒙古兵答道。
  【可惜你們沒這麼多時間,再過兩日就要到目的地了,這兩天你們加把勁吧!】金花婆婆笑道,轉身又回艙內。

  聽到此處的周芷若悲從中來,終於忍不住痛哭流淚,每日都要被輪姦已經夠悲慘,現下他們更多了這恥辱的目標!
  【啊∼哭了,別以為妳哭了我們就會饒過妳!】一名蒙古兵更用力的抽打。
  【雖然把妳這張俏臉打變形很可惜,但妳放心,之後咱兄弟們會好好照顧妳的,反正臉變形了,想把妳賣去妓院也賣不出去了,就勉強收下來做慰安婦吧!】一名蒙古兵邊笑著邊用力鞭著。
  【要怪就怪妳生了一張欠人抽的臉,不用肉棒抽妳的臉簡直對不起良心啊!】一名蒙古兵哈哈笑道。
  【可別顧著打她的臉,放著這賤貨的騷逼不操啊!】一名蒙古兵鑽進周芷若底下,肉棒用力一頂,進入穴中。【唷∼到海裡一趟,這妞冷的連穴都縮緊了,夾的我好舒服啊!】
  【喔∼是麼?最近操得太凶,這賤貨的逼的夾不緊了,連肛門都有些鬆弛,我這就來試試是不是又變緊了?】另一名蒙古兵將肉棒塞入周芷若的屁眼,【喔∼果然緊實多了,而且冰涼涼的。】說罷,開始操了起來。
  周芷若又濕又冷,上下的肉穴遭到夾擊,一張小臉又同時被五條肉棒狠狠抽打,崩潰的痛哭,她已經絕望了,落到金花婆婆手底,不知道自己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儘管周芷若哭得涕淚縱痕,蒙古兵們依然完全不憐香惜玉,反而更是興奮,用肉棒抽打她的臉更是起勁,五條肉棒狠狠抽了近百下,將周芷若抽得浮腫漲紅起來,才紛紛射在周芷若臉上。
  周芷若的臉被五發精液鋪滿,將淚都參在一起了,分不清是淚是精,蒙古兵們不等她休息,轉眼又是五條肉棒湊上,繼續對著她的臉抽打,看來他們是勢在必行,鐵了心要將周芷若的臉打變形了! 
  
  待得所有蒙古兵都射了三發以上,已經是半夜了,周芷若整整被輪了六個時辰,臉也被肉棒鞭打了六個時辰,一張臉又是紅腫又是瘀青,紅一塊青一塊的,上面還被射滿了一層黏稠的精液,更粘著無數根因抽打留下的陰毛。
  眾蒙古兵都幹得累了,卻還不想放過她,看著倒臥在甲板上,已經半昏迷的周芷若,又都興起淩虐她的念頭。
  一名蒙古兵走上前去,撬開周芷若的嘴,將她臉上的精液和捲曲陰毛的刮了下來,全部塞進她的嘴裡,逼她吃進去。
  【一整天都沒吃東西,肯定餓了吧?爺餵妳吃陰毛拌精液,可得感謝我啊!】那名蒙古兵淫笑道。
  被操了半天周芷若已提不起勁反抗,只能屈辱的慢慢嚥下整坨拌著精液的噁心陰毛。
  【乖!好吃不?別全吃完了∼】那名蒙古兵笑道,留下整根陰毛黏在她的嘴邊,【留下一點在嘴邊,讓人家知道妳是個愛吃陰毛的賤貨!】他變態道。
  【唉∼幹了這麼久這賤貨都被幹到不敢反抗了,真是無聊,看她這要死不活的樣子就提不起勁,來點刺激的吧!】一名蒙古兵抓了條活魚淫笑道。
  【來∼爺讓妳爽上天!】他將那條活魚塞進周芷若的穴裡。
  【喔∼啊啊啊啊∼】被塞進穴裡的活魚不斷彈動掙扎,在穴裡瘋狂攪動著,周芷若吃痛慘叫,在甲板上滾動著。
  【哈哈∼果然很爽吧!】【這娘們還是叫起來才夠勁!】【聽這賤貨一叫,爺兒又硬了!】眾蒙古兵笑道,又團團將周芷若圍起。
  【屁眼也塞一條吧!】一名蒙古兵又抓來一條活魚,將滾動呻吟的周芷若按住,把活魚塞入她的屁眼中。
  【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呃∼】周芷若失聲慘叫,兩眼一翻,下體狂賤淫水,失禁尿流。
  【哈哈∼爽啊!這妞又翻白眼了!】【看她翻白眼立馬硬了!】【還是翻著白眼的樣子最銷魂啊!】眾蒙古兵舉屌向前,又開始用肉棒抽打起周芷若的臉。

  可憐的周芷若,在到達目的的這兩天內,無時無刻都被肉棒抽打著臉,至靠岸時,整張臉已經腫得不成人樣了,待浮腫消退,不知是否已經被打變形?
第五章

  這章心裡描寫多而肉戲少,先跟想看肉戲的看官說聲抱歉,我在「陳友諒調教周芷若」被人嫌說心裡描寫過少,所以此部故事著重的在於心裡層面,並且力求保有原來人物的性格,和依循原有故事發展。

﹍﹍﹍﹍﹍﹍﹍﹍﹍﹍﹍﹍﹍﹍﹍﹍﹍﹍﹍﹍﹍﹍﹍﹍﹍﹍﹍﹍﹍﹍﹍﹍﹍﹍﹍﹍﹍﹍﹍﹍﹍﹍

  各懷鬼胎心計沈

   荒島定情初獻吻

  金花婆婆一行人上了靈蛇島之後的故事,不知劇情的就去看原作吧!本座旨在情色描寫,其餘的部份就略過。讓我們直接進入周芷若盜寶刀寶劍流放趙敏後,與張無忌和謝遜在荒島的日子。

  卻說張無忌為了驅毒,不得不碰觸周芷若的肚腹以運功,謝遜於是替兩人做主訂婚,以免去男女之嫌。

  對於周芷若的感情,張無忌原是敬重而憐愛,在心中奉為女神一般神聖不可侵犯,凡人不可褻瀆,但在親眼目睹周芷若被輪姦那淒楚的媚態,對她的感情已轉為迷戀而癡狂,再無半分敬重同情。此刻她對周芷若的愛已經變成一種病態的戀物情節,他想得到她,卻不想佔有她,就跟挖掘到一件好玩的事物,而希望跟大家分享一樣,現在的周芷若在他心中便是這樣的存在。

  會有這樣劇烈的心態轉變,其根源有一部分當然要怪張無忌犯賤的男人心態,在周芷若時還是處女時,他覺得她是那樣聖潔,是那麼高不可攀,帶周芷若遭人輪姦過後,在男人的心態下瞬間就一文不值,覺得她也不過就是如妓女一般任人玩弄的女子。不過,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周芷若受虐的模樣,實在太讓人著迷。

  荒島上張無忌幫周芷若驅盡體內最後的十香軟筋散餘毒,在這之前每次驅毒與周芷若的接觸,都讓張無忌慾火焚身,幾乎不能把持,只要一想到周芷若在船上受蒙古兵淩辱的情景,他便無可自制的勃起。尤其是想到在船上最後那兩日,周芷若的小臉全天候被肉棒抽打,那崩潰慘哭的神情,他便會興奮的從馬眼分泌出一些精液。

  而最後周芷若的臉到底有沒有被打變形呢?張無忌不得而知,因為在下船之後周芷若便一直蒙著面不肯露臉。周芷若特地如此代表她的臉確實怎麼了,很奇怪的,自己的未婚妻面容可能受損,他卻感到很興奮!

  雖然亟欲想看看周芷若的臉究竟怎麼回事,但周芷若矜持非常,說什麼也不肯拿下來,其實好幾次張無忌都快忍不住硬上了,但周芷若除了驅毒之外連手都不給碰,這讓他興起了想征服她的欲望,他倒要看看這已經是殘花敗柳的女人還能假矜持多久?

  其實周芷若一直不給碰,一部分是出於矜持,而最大部份是因為羞恥,她並不知道張無忌在船上已經看過她被輪姦,甚至偷偷姦過她,因為張無忌騙她說是搭另一艘船過來的(這裡跟原作不同請別計較)。她以為張無忌還當自己是處女,才會答應訂婚,卻不曉得自己從王府被擄以來至今,已經被超過百位的蒙古人姦過,甚至可能已經懷下孽種。

  她是喜歡張無忌的,但是一想到正式成親之後,行房時張無忌看到她陰部被刺下恥辱的「慰安婦」字樣會有怎樣的心情?她就不敢面對他。

  驅毒終於完成,而張無忌並沒有將手抽回來,反而開始不安分的朝上下移動,他已經壓抑不住他的性慾,另一手摟住周芷若的腰,硬挺的肉棒隔著衣物頂在她的後腰。

  【無……無忌哥?】周芷若又羞又驚,欲抓住那隻不安份的手,但卻只是輕輕握住,並沒有進一步的阻止。

  這幾日來雖然張無忌一直沒有對她亂來,但她從他的眼神看出他對自己身體的渴望,雖然她曾對著滅絕發過毒誓不會愛上張無忌,但為了光大峨嵋,成為明教的教主夫人,是最快的捷徑,所以自從與張無忌再見時,她便開始有計劃性的誘惑他。

  盜取寶刀寶劍後,殺蛛兒、流放趙敏,就是為了張無忌和自己相處,她早知張無忌對自己有意,在這荒島上一番相處下來,更會日久生情,一切隨她計畫,甚至往更好的方向發展。獅王作主讓他們訂了婚,而張無忌比預料中的更難把持,尚未成親便以按耐不住,若是能夠懷下張無忌的種,一切就很完美了,周芷若這樣想著。

  但陰部那恥辱的「慰安婦」刺字,若是被看到了,勢必無法隱瞞自己已非處女之身,還有那臉上的傷……被那些蒙古兵連日用肉棒抽打臉部,光用手觸摸和感覺就知道臉已然受傷了,但因為沒有鏡子,她無法得知到底傷得如何?看不看得出來?只能每日觸摸,來判定應該是消腫了些。

  這幾日已經吊足了張無忌胃口,周芷若知道她沒有選擇的餘地,被輪姦過的事終究無法隱瞞,只能希望張無忌不會嫌棄她,還有∼利用自己的肉體征服他!

  張無忌的手已經完全伸進她的衣下,搓揉著周芷若豐滿的巨乳,硬挺的雞巴隔著衣裙在她的股溝間摩擦,不斷分泌出淫液。

  會過百多位男子的周芷若,心中明白自己對男人的誘惑,也了解如何挑得男人性起,幾番欲拒還迎後,開始配合起張無忌的愛撫,輕輕低吟起來。因為滿腦子只是想勾引張無忌,她自己也不曉得自己是否真為情郎的撫摸而感到歡愉,不過她無法否認,淫慾也已經被挑逗起來,因為那小淫穴也已開始分泌出淫水。

  得到周芷若的回應,張無忌又驚又喜,就算是在船上周芷若每日被輪姦,也從未真正配合的發出呻吟或是淫叫過,周芷若雖受人玷汙卻依然保持著的聖女形象,在這一瞬間瓦解,原來,周芷若也有淫蕩的時候!

  春情蕩漾的周芷若,比起受人淩辱那可憐的模樣,更是一番風味,雖然還未看見她的臉,但光聽她那有些壓抑卻又情不自禁的呻吟聲,嬌弱的身子跟著扭動,乳頭在玩弄之下羞恥的挺立,細小的汗水漫布在光滑的肌膚上,張無忌就興奮的幾乎射出來!

  【芷若!給我好嗎?】張無忌親著周芷若的細白後頸,癡茫地問。
  【無忌哥哥,但是……我們還未正式成親。】周芷若嬌羞地道。
  【在這座孤島,也不知何時才能得救?難道一輩子無船來救,我們就要當一輩子有名無實的夫妻嗎?】張無忌撥開周芷若的衣襟。

  周芷若本來就只是想吊他胃口而已,如今見張無忌已經忍不住了,也不再抗拒,任由他將自己的衣裙一件件褪下。

  張無忌將背對著自己的周芷若全身扒光,周芷若曲線撩人的美背和豐滿的翹臀映在眼前,他將周芷若那一頭秀髮撥到一旁,欣賞她美麗的背脊,周芷若的纖腰極細,張無忌攬住了她的腰,將她轉了過來。

  最先衝入眼底的,是那兩顆傲人巨乳,周芷若這兩粒大奶,又白又挺,兩粒乳頭已經興奮的挺立了,在之前周芷若的乳頭還是粉紅色的,但經歷過蒙古兵不斷搓揉,已有些暗沈。張無忌想到這對美乳在船上給蒙古兵們肆意的抓揉過,甚至乳交過數十次,心中就更興奮了。

  抓揉著周芷若無法一手掌握的大奶,張無忌的目光繼續往下,雖然周芷若害羞的夾緊雙腿,卻還是遮不住陰部上那恥辱的刺字。

  【無忌哥,妳看到了嗎?】周芷若幽幽地問,臉上盡是不安。
  張無忌點點頭。
  在漁船上時,周芷若每日被蒙古兵輪姦,衣服根本沒有穿上的時候,這刺青他自然早就看過了,問過趙敏之後,他也知道周芷若在萬安寺的遭遇,是以他毫不驚訝,只是這些周芷若並不知情,所以他裝作吃驚的模樣。
  【芷若,莫非妳已非完璧之身了嗎?】張無忌明知故問,其實就是希望聽到周芷若羞恥的自己講出被輪姦的事,
  【是,無忌哥,其實我在萬安寺已經失身於蒙古韃子,請原諒我隱瞞你……】周芷若悲從中來。
  【這……妳被他們輪姦了嗎?】張無忌故意問。
  周芷若委屈的點點頭。
  【被……多少人?】張無忌裝作悲憤的問,其實心裡很興奮。
  【一……一百人。】周芷若忍不住啜泣起來。
  【無忌哥……你會嫌棄我嗎?】周芷若不安的問。
  張無忌故意不答,故作憂鬱的替她把脈,然後裝作鬆了口氣道:【好險妳並未受孕,若是妳懷了韃子的雜種,那麼我就……我就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張無忌故意裝出非常在意的樣子,便是要讓周芷若感到不安,其實他早就藉機替周芷若把過脈,確認她並未被姦至受孕,否則也不會答應與周芷若訂婚,雖然他喜歡看周芷若被姦淫,可不代表他肯幫別人養孩子。

  周芷若自然不知張無忌心思,只見張無忌似乎非常難以釋懷,只是因為自己沒有懷上孽種才免強接受,當下慌了,決定更加賣力的誘惑。
  

  【他們這樣糟蹋妳,還在妳身上刺下此等汙辱字樣,當真可恨!芷若,那妳的臉呢?該不會∼他們將妳毀容了?】張無忌見周芷若的表情已知道他的技倆奏效,今後周芷若必定百依百順,為了討好自己使出渾身解數,當下稱勝追擊。

  周芷若此時心慌意亂,一時也想不到什麼可以搪塞,只好據實以告:【他們並未將我毀容,但……在我來的漁船上,金花婆婆封住我的穴道,令船員們輪姦我,那些船員也是蒙古兵假扮的,他們在船上不停羞辱我、虐待我,還……還打傷我的臉……】周芷若說道傷心處,忍不住哭了出來。

  【芷若,說清楚些,他們用什麼東西打傷了妳的臉?】張無忌追問,面對周芷若的楚楚可憐,他絲毫未感到同情,只感到無比的興奮。
  【他們……他們用肉棒打我的臉,一直……一直不停地打……】說到這,周芷若已經泣不成聲。
  【芷若,讓我看看妳的臉好嗎?我精通醫術,必定可以將妳治好的,別害怕∼】張無忌溫言道。

  周芷若也知這樣遮掩下去不是辦法,而且自己也不清楚傷得如何?若是嚴重到不醫治會留下疤痕的話,那可是從此毀容了,張無忌精通醫術,雖然丟臉,但也只能給他看看了。

  當周芷若揭下面罩之時,張無忌心中怦咚地跳,那一刻他也不曉得自己到底期待看到什麼,他似乎變態的盼望見到周芷若被肉棒抽的變形的臉,恥辱羞愧的帶淚撲入她的懷中,卻又希望她的臉能完好如初,畢竟她仍然是他想得到的女人,並且他們已有了婚約。

  邪惡和理智在心中衝擊著,張無忌終於看清周芷若的臉,然後瞬間硬了!

  周芷若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數道有著清晰的陰莖輪廓的紅印,恥辱的印在臉上,眼皮和嘴唇邊皆浮腫著,一張俏臉雖然沒有被抽歪,但也幾近毀容了。

  雖然周芷若臉乍看之下嚴重非常,但張無忌精通醫術,只看一眼便知周芷若的臉只是些腫脹和瘀青,並無大礙,只要以藥膏敷抹,不出幾日便能痊癒,甚至不會留下疤痕,雖然這島上並無草藥,但這等傷勢就算不接受醫治,過段時間自然也會消腫漸漸痊癒。

  這種情況對張無忌來說是最好的,因為他既想看周芷若臉被抽的變形的悲慘模樣,又不忍未婚妻臉上真有什麼損傷,現在這種狀況令他滿意極了,他更想到這還是已經稍微消腫之後的結果,若是周芷若剛下船那時,肯定是更加慘不忍睹,光是想像周芷若被肉棒鞭的面目全非的樣子,他就興奮的馬眼不禁分泌出一些精液。
  

  周芷若見張無忌這目瞪口呆的樣子,心中已然涼了一半,這島上自然無鏡,她知道自己的臉被肉棒鞭的發腫,卻不知道底嚴重到什麼地步,是以一直遮掩。等了這麼長一段時間,用手觸摸已感覺消退不少,但看張無忌的表情,她知道臉上的傷終究明顯。

  【無忌哥,我的臉有救嗎?還是……我真的已經毀容了?】周芷若惶恐的問。
  【芷若,妳不必擔心,妳的臉只是有些腫脹和瘀青,不礙事的,再過些時日自動會好,也不會留下疤痕的。】張無忌安慰道。
  【真的嗎?】周芷若喜極而泣,撲在張無忌懷裡,這些日子以來她最擔心的就是這張臉,如今得知臉上的傷終能復原,總算如釋重負。
  美人在懷,張無忌再也無法把持,將周芷若向上一抱,與她擁吻起來。
  周芷若被張無忌突來的深吻嚇到,但隨即想起自己要用肉體征服張無忌,可不能再處於被動,於是將張無忌抱得更緊,伸出舌頭與之交纏。

  兩人激烈蛇吻了好一會,直到雙方幾乎都快喘不過氣了才終於分開,周芷若深情的望著張無忌,這猛烈的激吻竟使得她下體氾濫成災,張無忌的肉棒也興奮無比,但腦海中浮現的卻是周芷若被人強吻輪上的屈辱情景。

  周芷若從張無忌的眼神中,看出她對自己無法自拔的淫慾,她知道只要自己能滿足他,就能控制他了。
  她將纖纖玉手伸向張無忌的跨下,輕輕握住了他的囊袋,張無忌全身一震,她又將手慢慢遊移向上,最後溫柔的握住他的肉棒,輕輕套弄起來。

  【好舒服啊∼芷若∼】張無忌舒服地道,周芷若那柔軟的小手握住他的肉棒,溫柔的上下套弄著,力道適中,比自己自瀆不知道爽上多少倍。
  周芷若媚然一笑,低下頭,吻了吻張無忌的龜頭,張無忌又抖了一下,周芷若又是一笑,整個人趴在他的跨下,淫蕩的舔遍他的肉棒。
  張無忌舒服極了,盡力壓抑住自己別射,周芷若舔遍他整根肉棒後,忽然一張口,將他的龜頭含住,然後笑眼望著他,慢慢的吞進他的肉棒。

  在船上張無忌也插過周芷若的嘴,但那是在周芷若無意識的時候,如今是周芷若主動為他吹簫,那舒服程度完全無法比擬,看著自己的肉棒一點一點沒入周芷若的小嘴中,那溫熱溼潤的感覺搭配眼前的視覺享受,真是無比的至福。其實張無忌沒想到周芷若竟會主動幫他吹,因為在船上時周芷若也不曾主動替人吹過,大部分都是那些蒙古兵按著她的頭用力插她的嘴,即使逼迫她吹簫,她也只是不情不願的含個兩下而已。

  周芷若終於將整根肉棒吞沒,將臉埋在一大團陰毛中,她將臉微微擡起,露出一個淫笑,然後猛地開始前前後後含弄起來。
  張無忌呻吟一聲,幾乎就要射了,周芷若手口並用,一隻手按摩著張無忌囊袋,一隻手輕輕套弄著肉棒根部,一張嘴不只賣力的含弄,並搭配著吸吮和舌頭舔弄。

周芷若在萬安寺經過百人調教,口活的技巧甚至已經大勝職業的娼妓,此時全力施為,張無忌怎能抵擋得住,周芷若見張無忌已經到達臨界點了,最後加強火力,握住肉棒用力套弄,大張著嘴吐出舌頭舔弄著龜頭繞圈,終於張無忌低吟一聲,射了出來!


張無忌的精液噴射的又快又猛,狠狠的射入周芷若的小嘴中,周芷若即時的將龜頭含入,一邊舌頭還不安份的狂舔弄龜頭,讓張無忌在她嘴裡口爆,但張無忌射的一發不可收拾,大量的精液一下子灌滿她的嘴,令周芷若不得不鬆開口。


大量的精液從周芷若口中爆出,張無忌的肉棒也從她嘴中彈出,還在瘋狂的射精,周芷若閉上眼睛張開嘴,任張無際握住肉棒用力將精液噴射在她臉上,她知道,男人總喜歡射在她臉上。


張無忌這一砲精足足射了十幾秒,濃稠的精液將周芷若的臉整個覆蓋住了,周芷若待他射完,吃力的睜開被精液糊住的眼,再度含入肉棒,用力吸了起來。


張無忌見周芷若吸的臉頰都凹陷了,興奮的下體抖擻,居然又射了一點出來,周芷若吸了好一會,將張無忌肉棒裡的殘存精液全吸了出來,這才鬆口讓軟掉的肉棒掉出。
第六章

  羞恥情話意亂迷
   為縛夫君願受孕

  第一次體會到被吹簫的快感,張無忌在這瞬間甚至產生了要將周芷若獨占的想法,但看見周芷若被射了一臉精液底下的鞭痕,又想起她被一群男人圍起來用肉棒抽打的可悲模樣。

  無法自制變態的欲望,張無忌甩著剛射完精而軟垂的雞巴,啪搭啪搭一又一下的在周芷若的臉上甩打著。

  周芷若抖了一下,又震驚又委屈的看著張無忌,哀求道:【無忌哥,別……別這樣,疼∼】邊說嘴角邊湧出精液。

  【放心吧芷若,我不會太用力的,不會將妳打傷的。】張無忌完全沒有收手的意思,不斷搓弄著雞巴,不停拍打著她的臉,這舉動讓他更興奮,雞巴又慢慢開始充血。

  【無……無忌哥……】周芷若被張無忌抽得生疼,吃痛閃躲,卻被張無忌按住頭,只能可憐兮兮的哀求:【無忌哥……我不喜歡這樣……別這樣對我好嗎?】

  【芷若,那些蒙古韃子,也是這樣用肉棒抽打妳的吧?妳讓他們這樣對妳,卻不讓妳的丈夫這樣對妳?】張無忌邊抽打著,雞巴慢慢又脹大起來。

  【這……我是被逼的,並不是自願讓他們打的……】周芷若被打的快要哭了出來,其實張無忌也並沒有真的使勁抽,但心愛的人居然也如此對待自己,實在是比被歹人淩辱更百倍的痛。

  見到周芷若可憐的模樣,張無忌想狠狠淩辱她的欲望再度上升,但他想現在就開始淩辱她,就無法看到周芷若為了取悅自己而現出的淫蕩模樣了,於是他強壓住自己的欲望,溫言道:【芷若,我這不是在懲罰妳啊∼而是為了妳讓我舒服給妳的獎勵,丈夫用肉棒拍打滿足自己的妻子的臉頰,是一種犒賞的行為啊∼】張無忌開始編造謊言調教。

  這謊言當然不能完全說服周芷若,但也讓周芷若有些動搖了,至今為止每個上過她的男人總會對她的身體淩辱,這也讓她對性愛觀念偏頗了,男人似乎總喜歡用肉棒抽打她的臉,雖然她不覺得這會是什麼犒賞的行為,但不可否認,那些男人都因此得到快感,既然張無忌這麼做會感到愉快,自己也只能配合了。

  周芷若不再抗拒了,還仰起頭,主動迎著肉棒的拍擊,弱弱地道:【那無忌哥,你可要輕點。】

  此時張無忌已經完全硬挺了,硬梆梆的肉棒拍打在周芷若的小臉上啪啪有聲,看著周芷若不情願卻又無可奈何的神情,承受著拍擊不斷抽動的臉,精液被拍擊飛濺的情景,張無忌是愈來愈興奮,不過他也未忘記安撫周芷若:【芷若,妳放心吧∼我不會弄傷妳的,我怎會捨得嬌妻臉上有什麼損傷呢?】說完張無忌不再拍打,改用戳弄,用肉棒頂弄的周芷若臉部變形,然後不自禁的微笑。

  在情人眼中,周芷若當然看不出張無忌這個笑容是隱藏了變態的心理,她只當男人會想用肉棒抽打戳弄女人的臉是很正常的事,雖然感覺很恥辱,但也只能接受了。

  張無忌戳弄了好一會,才終於將目標轉往下,周芷若的雙腿依然緊夾著,張無忌暗罵了聲「假矜持」,有些粗魯的拉開她的雙腿。

  被拉開雙腿的周芷若羞愧的用雙手遮住自己的臉,而張無忌則目不轉睛的端詳著她的穴。

  在船上周芷若是整天全裸的,張無忌當然也不是第一次看見她的穴,但一直都是看見被插得大開外翻,精液倒流的悽慘模樣。下船之後,周芷若修身養息已逾十幾日,小穴慢慢回復收攏。周芷若的穴本來就是難得一見的明器,雖然之前日日遭人輪姦摧殘,但休息一陣子已幾乎恢復緊實度,只是實在被操得太多,原本桃紅色的陰唇色澤明顯暗沈了不少,外陰唇也微微外翻,不像還是處女時緊緊閉合,這些改變卻不是可以恢復得了了。

  雖然如此,但周芷若如今看起來尚稱鮮嫩的小穴,比起在船上張無忌看到的那副慘狀差異實在太大了,張無忌現在才明白,女人的恢復力是很強的,而且周芷若還是特強的那一種,其實如果只有一個固定的性伴侶,就算天天操,周芷若的小穴就算到四十歲都還能很緊。

  張無忌吃驚的望著周芷若看來肥美的肉穴,肉縫中還不斷流出淫液,顯示著周芷若也很興奮,修養過後,周芷若的穴比之趙敏的穴美得多了,只是陰部上的恥辱刺字實在突兀,但對變態的張無忌來說,來羞恥「慰安婦」三次,反而是最棒的點綴。

  看著周芷若如此美的穴,張無忌幾乎想要去舔了,但想起這穴不知道被灌入都少砲精液過,就不免噁心,於是他伸出手指,探入周芷若的小穴摳弄。

  【芷若啊芷若∼妳的穴居然這樣濕啊∼還遮著臉裝害羞呢∼其實你很想要我的肉棒吧?】張無忌伸出手指,已經是滿手溼潤。

  周芷若慢慢放下手,依舊滿臉通紅,她沒有否認,反而自動用手拉開自己的雙腿,用行動表示任張無忌為所欲為。

  這羞恥的動作,大概已經是周芷若目前最大的尺度了,張無忌很是滿意,不過想著經過調教之後,她應該可以做出更淫蕩下賤的舉動,他已經開始計畫了,要將周芷若調教成一位淫妻。

  張無忌將肉棒湊近,敲了敲她的陰部,然後用龜頭戳弄著陰唇挑逗,想到了眼前這個穴,不久前才被人輪插過並內射,他就無比興奮起來,無法控制的用肉棒敲打戳弄著她的陰唇。

  【無忌哥哥?】感受到張無忌的異樣,周芷若不安的問。
  【芷若啊∼妳說在萬安寺有一百位蒙古韃子上過妳,那在船上又有幾位上過妳呢?】張無忌忍不住問,笑容愈來愈變態。
  【二……二十多位吧?無忌哥,你為什麼要問呢?】周芷若不安的問。
  【那就是一百二十多位了,芷若妳的小穴已經被這麼多肉棒插過了啊∼】張無忌繼續拍打著陰唇。
  【無忌哥,你是在嫌棄我嗎?】周芷若更惶恐的道。
  【不會的∼芷若,我不會嫌棄妳,妳被愈多人插過,我愈是愛妳!】張無忌淫笑道,下身一挺,終於將肉棒挺了進去。

  【嗯∼啊∼】周芷若忍不住呻吟起來,即使她已被百多條肉棒插過,但被自己真正喜歡的人插入,感受是完全不同的,她只覺得無比的興奮,似乎只要張無忌抽動一下她就能高潮了。

  張無忌整個人壓了上去,將肉棒深深埋入周芷若肉穴,上次插入周芷若的穴時,她剛被輪過,而且是昏迷狀態,整個陰道被撐得鬆開,一點也不舒服,但這次完全不同,周芷若的小穴夾的極緊,淫水豐沛溫熱溼潤,張無忌光是插入就幾乎要射了。

  【芷若∼妳好緊∼】張無忌酥麻道,若不是親眼見過周芷若被輪姦,他真無法相信這樣緊的嫩穴居然已經被百多人操過了,看來周芷若的穴是個名器!張無忌欣喜不已,就算以後將周芷若調教成淫妻,讓她被人輪操,也不用擔心變鬆的問題了。

  為了抑止射精的衝動,張無忌插入後不敢馬上抽動,揉起周芷若的奶轉移注意,周芷若的奶似乎比初見時更大了,也不知是還在發育,還是被搓大的?想到上百人曾經揉過這對巨乳,張無忌就興奮起來,粗魯的抓揉這對美乳。

  周芷若雖然被揉得有些疼,但也產生了些微快感,其實她也是有些受虐的潛質,或者說,在不斷被淩辱之下,她對性愛接受的刺激,已經漸漸傾向於被虐了。

  張無忌見周芷若沒有絲毫抵抗,雖然微蹙著眉頭,卻掩不住一絲歡愉,更加搓揉的肆無忌憚了,甚至低下頭來對她的乳頭又親又咬,淫笑道:【芷若,妳這對大奶那些蒙古韃子都抓過了吧?他們是不是也這樣用力的揉呢?】

  【無忌哥……芷若……並不願意給他們揉的,但如果是無忌的話,怎樣都可以……】周芷若微微呻吟,她真的被弄的很疼了,但也真的愈來愈興奮,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阻止張無忌這樣下去,但想她要盡力取悅張無忌,就說服自己配合下去了。

  【芷若妳這對奶子真是漂亮,那些蒙古韃子一定對這對奶子做過各式各樣的事吧?他們一定用這對奶子夾過肉棒,還有這麼美的腋下,他們也一定夾過肉棒對吧?】張無忌不斷擠弄著她的巨乳,一邊淫穢的問。

  周芷若不曉得張無忌這樣問她到底是什麼心態,這樣問讓她感到很羞恥,但不知道為什麼居然也感到了一絲的興奮?想到要全力取悅張無忌,雖然羞愧,她還是回答了:【他們……都做過,他們也都很喜歡我的……奶子……】她不知道該怎樣說自己的胸部才比較不羞恥,聽張無忌一直用奶子來稱呼,雖然覺得頗不雅,但也配合著說了。

  見周芷若如此羞愧下體卻分泌出更多淫水的反差模樣,張無忌知道她真的很有調教潛質,他興奮的抓著她的大奶,開始一下一下大力的抽插,幹得啪吱啪吱響。

  【芷若,他們一定很喜歡這樣抓著妳的大奶幹妳吧?被蒙古韃子的肉棒侵入感覺如何呢?】
  【他們一定是一起輪姦妳的吧?所以妳的穴被幹著,奶子說不定也被幹著,或許嘴也被幹著呢?你說是不是啊?】
  【他們都是怎樣抽插的呢?是像這樣嗎?妳一定也被幹到高潮過吧?其實被輪姦妳也有感到一絲興奮對吧?妳這淫亂的騷貨∼】

  因為周芷若夾得極緊,張無忌吃力而緩慢的幹著,但每一下都將肉棒退出大半,再用力頂進去,幹的又猛又狠啪啪作響,嘴裡還不斷問著周芷若被姦淫的情景,他就是想看周芷若屈辱的描述自己怎麼被輪姦。

 周芷若自然不明白張無忌的變態心思,她只道張無忌是吃醋她被許多人上過了,所以抱著發洩的情緒,對她這樣屈辱,而不斷問自己被姦的情形,只是出於男人比較的心態。

  無論張無忌出於什麼心態,周芷若都想盡量滿足他,畢竟他都願意做這冤大頭了,於是周芷若抱著愧疚的心裡,即使羞愧,還是有問必答。

  【他們……他們都是一群人一起……一起上的……芷若……都是被逼迫的……一點也不興奮……無忌哥你是……你是最棒的……他們都不及你……啊啊……】周芷若邊沈受著衝擊的快感,邊吃力的回答,雖然這話是要說得讓張無忌高興,但也算是真心話,因為幹著自己的是情人,周芷若特別有感覺,被張無忌幹得快感連連,淫水不斷湧現,然後呻吟一聲,高潮了。

  張無忌看著身下的周芷若,因為高潮而渾身直抖,眼睛半瞇睫毛直顫,表情銷魂的不得了,杏唇微開,一行唾液流了下來,甚至發出淫蕩的呻吟,當真是爽到極限。他當然不是第一次看過周芷若高潮了,在船上就看過她被輪姦到洩身好幾次,但從來沒有出現這麼享受而動人的表情,周芷若的嫩穴誇張的抽搐著,淫水狂漫出來,甚至潮吹了,兩條美腿抖得快要按不住,陰道劇烈的收縮,按壓著他的肉棒讓他舒服至極,原來∼這才是周芷若真正愉悅的高潮。

  周芷若純粹是因為跟心愛的人做愛興奮而高潮,但張無忌卻以為周芷若是因為剛剛那一番羞辱的對話而感到興奮的,等到周芷若終於潮吹完後,張無忌將她的兩條美腿擡起,壓在她的胸上,抱住她的雙腿,整個人壓在她身上,一上一下用力的幹,像是要將她釘在地上。

  【啊啊啊∼無忌哥∼】高潮過後的周芷若還無法抽離那愉悅的快感,馬上又被這麼刺激的猛幹,不自禁的大聲喘息輕叫起來。

  【他們一定很常用這姿勢幹妳吧?可以幹得非常深入,射精的時候一點都不會漏出來,全都會射進妳的子宮呢!】張無忌邪惡的笑問,愈幹愈是大力。

  周芷若被幹得迷茫,根本沒聽清楚張無忌說什麼,只是失神的叫著,小穴一抽一抽的,彷彿又要洩身。

  【芷若,有多少人射進妳的子宮裡了?】張無忌愈插愈猛,不斷重複問著,周芷若被插的浪蕩失神,但也終於聽懂了,雖然腦袋幾乎一片空白,還是回答了。

  【他們……都射進去過了……每個人都……射過……我不知道被射了幾次?】說完,周芷若劇烈的顫抖,再度高潮了。

  【芷若妳真是敏感,這麼快就高潮第二次了,被那群蒙古韃子輪姦的時候也是這樣吧?妳這個蕩婦!】張無忌淫笑著將肉棒退出,用肉棒啪啪拍打著周芷若的陰唇,周芷若的淫水狂湧出來,已經爽得沒力氣回話了。

  張無忌待周芷若洩完,將她整個人抱起,周芷若軟綿綿的全身無力,任由他將她抱在腰間繼續套幹起來。張無忌埋首在她的巨乳中,一手攬住她的纖腰,一手抓著她豐滿的翹臀,一上一下大力的套幹。

  高潮了兩次的周芷若全身酥軟,隨著張無忌的套幹晃盪著,半瞇著眼愉悅的淫叫,她已經完全投入了,現在她終於體會到性愛的美好。

  張無忌的性經驗不多,一早就已經快射出來了,只是硬憋著,還有兩次的稍微休息,才能忍到現在,看周芷若已經被自己看得媚態盡現,他也不想憋了,抱著周芷若用力撲倒,快速擺盪腰身用力抽動,一輪狂插猛送,最後一捅到底,在周芷若的體內噴發了。

  周芷若緊緊抱著張無忌,任張無忌發狂的衝刺,感到他終於射出,雙腿一縮,扣住了他的屁股,淫穴一夾,將肉棒死死箝住,讓他將精液全射在裡面。她感受到大量的精液衝進子宮,她希望就此受孕,只要懷上了張無忌的孩子,那張無忌就更不可能拋棄她了。

  張無忌年輕氣盛,這一發居然比上一發還要多,足足射了快二十秒才射完,射完之後他滿足的趴在周芷若身上,一時還不想將肉棒退出來,周芷若在萬安寺被調教出來的夾功實在太厲害,讓他覺得自己差點就要被榨乾了。

  張無忌趴在周芷若身上,玩弄著周芷若的美乳,等待再次勃起,他可不會只射兩次就滿足,那些蒙古人玩過的手段他全都要在周芷若身上玩過一遍。




















0.016323089599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