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鹿鼎記趣之雙兒篇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鹿鼎記趣之雙兒篇(上)
前幾天韋小寶回宮稟陳老王爺的消息禐禒禈禠,漁潎漾漸
康熙得知父親尚在人世,果真在五台山出家滵漻漣滮僦僣僛僖,菄萛蓇蒴輎輓輍輑心中說不
出的高興,巴不得背上插對翅膀緀綡綰綷滲漳滹漈,僎僦僣僛輎輓輍輑馬上飛到五台山去。但回心細想,皇帝離京出巡蓌蓋蒧蒱踄跿踆踅,蜱蜥蜜蜾鉺銦銗銖是何等大
的事情,光是籌備佈置誦語誨誥綬綽罰罳,骱骰骯髦墆墂墎塻須得好幾個月才成,便是一切從簡,也快不了多少時間。經過幾天考
慮,終於有了決定,當下派人召見韋小寶。   
自從韋小寶和公主胡天胡帝,這對少男少女正初嘗箇中滋味,自是食髓知味!一連幾日,公主
以練武為名,密密召韋小寶到寧壽宮去。
  
初時,韋小寶還有點躊躇,知道這事若傳到小皇帝耳中,頭上縱有一百顆腦袋,非給小皇帝劈
掉不可,但公主召喚,做奴才的又不敢不從。還好建寧每次召見,都使開宮女太監,叫他們離
得寧壽宮遠遠的,即使公主被他幹得樂極忘形,大呼小叫,高聲呻吟,也無人得知。就算給宮
女們聽去,只道二人正在練武過招,那有半點懷疑。
  
這時,韋小寶整個身子壓在公主身上,屁股正自大起大落,口裡叫著:「臭娘皮,浪蹄子,今
日老子要操死你這個騷貨……」說話甫畢,腰臀旋即飛快晃動,聞得「噗唧,噗唧」的水聲,夾
雜著公主那「咿咿啊啊」叫春聲,響徹整個寢建寧公主給他操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正沒命
價的摟往韋小寶,喘氣道:「好桂子,好老公,人家的小屄爽死了……啊啊!再狠狠的操,給老
公插死算了
  
韋小寶一條楊州大根,給公主那又濕又暖的小屄包裹住,本就樂得神魂俱飛,現又聽著這些淫
辭浪語,更是興奮難當,當下深深吸了一口氣,舉起大槍望裡狂戳,龜頭記記直頂進子宮頸。  
「啊!」公主被巨龜亂闖,登時痛得眼淚狂湧,罵道:「死奴才,你真要插死我麼?」
  
韋小寶笑道:「是你叫我操死你,還嚕囌個什麼,快給我閉上臭嘴,不然我立即拍屁股走人。」
說完果真把肉棒抽離小屄,一瀅淫水,竟被肉棒帶射了出來.
  
建寧正樂在頭上,忽覺陰戶一空,大驚起來,怕他真要捨她離去,忙雙手箍住他頭頸,求饒道
:「不要走嘛,你愛怎樣插便怎樣插好了。求你再插進去好麼 」
 
韋小寶板著臉道:「這話是你說的,不要後悔?」 韋小寶直起身軀,在她胯間半跪半坐,伸
出左手,在她乳房上一陣亂搓亂捏,弄得公主仰首吐氣,受用非常。
 
韋小寶見她暢美,也是一喜,又見公主兩隻乳房渾圓挺拔,乳頭粉紅幼嫩,握在手上,彈性十
足,確是一對好物兒,一時玩得不亦樂乎,如搓粉團般狠狠搓.建寧給他弄得美入心肺,陣陣
快感不住自乳房擴散,呼呼叫爽:「我的好桂子老公,人家這對奶子,終究是要給老公玩的,
你就行行好,現在不忘玩奶子,且先把陽具插進小屄去,一邊操我,一邊玩好麼?」  
  
韋小寶心裡暗罵:「好一個又淫又騷的浪貨,下面這個小淫屄,連些許時間也空不得!」眼睛
下望,只見屄口那兩片花唇,已被操得紅撲撲的,還帶著點微腫,淫水仍是淌個不休,從屄縫
處湧將出來,既養眼又可愛。
  
望住這個又緊又嫩的好屄,忽地心頭一動,心想:「這個屄兒雖美,可是這幾日連番肏弄,再
美也肏得膩了,前時在麗春院曾聽人說,女人身上有三個孔兒,都是男人愛插的,除了下面這
個生娃娃的東西,一個是嘴兒,一個是屁眼兒。屄兒和嘴兒,我都嘗過了,就只剩這個屁眼兒
沒動過,不知插進去怎生模樣?好!老子今日就和你屁眼兒開張。」
  
韋小寶嘴角含笑,用力捏了一下奶子,說道:「想要老子插,就得乖乖聽老子話。不要多聲多
氣!是了,你前時那個角先生呢?拿來給我。」
  
建寧大惑不解,心裡想著,你下面掛著一條貨真價實的大東西,還要角先生 作甚?肚裡雖這
樣想,始終不敢多問,生怕這個寶貝人兒又生氣起來,拋下自己走人。當下伸手到枕頭後,打
開一個暗櫃,探手把角先生取出來,交給韋小寶。
  
韋小寶接過,說道:「你奶奶的,把這根東西放在床頭,是否方便晚上拿來.
  
建寧臉上一紅,但這確是事實,只是這等事情,又如何能開口承認。  
  
韋小寶也不追問,拿過一個軟枕,墊在公主臀下,讓她下身微微向上抬高。建寧也不覺奇怪
,心想這樣抬高小屄讓他插,必定會插得更深。正在想著間,已見韋小寶握緊巨棒,把個鵝
蛋似的大龜頭抵在屁眼上,她微微一驚,忙道:「不是那裡,再往上一點。」
  
韋小寶笑道:「我沒有走錯路啊!正要插這話兒。」
  
建寧聽得魂飛天外,臉色立變,急忙用手掩住,發急道:「這個使不得,人家前面好端端有個
洞兒不干,因何要弄後面的屁眼。」   
韋小寶怒道:「我早就知你會囉哩囉嗦,不干,不干,前面不干,後面不干,什麼都不干!」
說著佯裝要爬下榻來。
 
建寧愛極這個大傢伙桂老公,豈肯讓他離去,當下伸手拉往他,可憐兮兮道:「好吧,只要你
不走,人家應承你是了,不過……不過你那根東西這麼大,我這麼一個小孔兒,怎能插進去?實
在……實在害怕……」
  
韋小寶道:「這有什麼好害怕,其實不知多少人喜歡插屁眼,你又不是第一個。我慢慢弄進去
,不會痛的。」
  
建寧也曾聽過宮女們說過,宮中的太監,也愛用角先生弄屁眼,當時聽見,只道太監少了那東
西,才用屁眼來代庖,另尋快活門徑,沒想連韋小寶也愛上此道。心想,既然他喜歡,只好順
著他是了,便道:「你得慢慢來,不要弄痛我…
  
韋小寶在她腿上一拍,說道:「我曉得的,架開兩條腿,我要進去了。」 建寧委實害怕,但還
是依他,把雙腿大張。
  
韋小寶握緊肉棒,吐了一口唾液,抹在龜頭上,在屁眼上磨蹭一會,才把龜頭徐徐塞進去。
  
建寧給巨龜撐開,立時火辣辣的一陣疼痛,隨覺肉棒逐漸深入,脹得好不難受。忙道:「慢一
點,痛……裡面好脹……」

韋小寶只進了半根,已被箍得難以再進,但那緊窄的快感,確實和前面大有不同,心想,原來
干屁眼是這麼爽,難怪如此多人愛走此道!當下腰臀加力,又進了幾分。只見公主雙手緊握床
褥,雙腿發顫,柳眉深聚,一張俏臉已紅得發脹苦,終於把整條陽具全插了進去。韋小寶緊緊
抵住深處,一時不敢妄動,說道:「譁!你這裡緊得很,爽死老子了!」  
  
建寧見他不動,稍稍安心,說道:「好脹,脹得人家好難過,你暫且不要動,待我先回一回氣……」
  
韋小寶拿起那個角先生,用手指分開前面的花唇,紅艷艷的露出一團嫩肉,只見那小小的洞兒
,一張一合的,不停地翕動,甚是有趣。再看那頂端的小肉芽 ,早已撐開了包皮,探頭探腦
的露了出來。韋小寶二話不說,伸出食指壓住肉粒,輕輕捻搓。 
 
建寧登時爽得渾身僵住,接著幾個哆嗦,一股淫水從小屄滲將出來。韋小寶見著大喜,拿起角
先生朝那洞兒直插了進去,只聽得公主「咿啊」一聲,叫了起來。
  
韋小寶提著角先生抽出插入,問道:「這樣美嗎?」
 
建寧前後兩洞同時受襲,當真美不可言,見問忙道:「好美,美死了……你也動一動,我要兩條
大棍一起幹!」
 
韋小寶一聽,那還忍得往,當即挺動腰臀,在她屁眼大幹起來。而手上的角先生,卻沒有半點
停頓,配合下身的動作,一於來個雙管齊下!
  
建寧初時還不大適應,只覺屁股陣痛陣麻,好不自在,但經過韋小寶一番開墾,快感漸生,加
上前洞那根角先生,卻劈頭劈腦的亂撞,直教她爽得魂飛魄散,也不理會宮外的人聽見,大叫
起來:「美死我了,再要狠一些,插深一點兒,操死我算了……喔喔!好美……好老公,操得好深
,人家愛死你啊,大屌兒老公.
  
韋小寶也被那緊窄箍得死活不知,渾身美得毛髮倒豎,當下奮不顧身,舉槍大殺,口裡叫道:
「干死你這個騷貨,操死你這個淫娃,射死你這個臭娘皮……
  
建寧給他狂抽猛插,操得神志昏亂,洩完又洩,也不知丟了多少回,兀自一股勁兒喊著:「死
了……死了,快活死了,今回幹得真過癮,千萬不要停下來,繼續操我,操死我這個騷貨……」
  
韋小寶聽見大笑:「你倒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騷貨。」
  
建寧喘著大氣道:「是……是騷貨,我是世上最騷的騷貨,操死我吧……」  
韋小寶一邊干,一邊罵,直幹了半個時辰,方覺龜頭跳動,忙抽出陽具,跨開雙腳,騎到公主
的頭上,叫道:「打開你張臭嘴。」建寧望住眼前濕漉漉的肉棒,想也不想,大張小嘴。韋小
寶腰桿一挺,把個龜頭塞入她口中,接著打個哆嗦,濃濃的精液,把公主灌了個滿嘴。待得韋
小寶發射完畢,聽得公主喉頭「咕嚕」一聲,全吞進肚子去。但她還嫌不夠味,握緊肉棒,又
一輪吸吮,直至軟卻,方把肉棒吐將出來。
  
韋小寶洩得渾身發軟,倒頭仰睡在床。公主一個翻身,趴到他身上,小手仍握住軟軟的陽具,
玩得甚是起勁,隨聽她膩著聲音道:「剛才真是快活死了,原來操屁眼是這般爽,以後你得把
我幹前干後,兩個洞兒全都交給你。」
  
韋小寶瞪住她道:「好一個欠干的騷貨,找日我叫兩個男人來,把你前後一 起貫通,操死你
這個臭娘皮!」
  
建寧嗔道:「死桂子,你當我是什麼!」接住又伏到他身上,輕聲細語道:我才不給其它男人
操,人家下面這兩個小淫洞,就只給你這條大屌玩,我要替你生好多好多小小桂子,你說好麼!」
  
韋小寶聽得心裡一驚,暗叫不好:「這幾天只顧和她日夜胡混,還沒想到這件事情!要是真如
她所說,給我生個小小桂子,這可大大的不妙,到時公主的肚皮大起來,小皇帝豈會不道,還
不是要了老子這條命!」一想及此,登時冷汗直冒。
  
就在韋小寶發呆之際,忽聽得宮外聲響,一名宮女咳嗽一聲,說道:「稟告公主,皇上派人來
傳桂公公,說有要緊事,著桂公公馬上到上書房。」
 
建寧應了一聲知道,向韋小寶道:「你現在先去見皇帝哥哥,見完後記得回來找我,今晚我要
和你玩個天光。」
韋小寶正為剛才所想的事發愁,聽得公主這句話,立時臉上一沉,說道:「你就只顧尋歡作樂
,若給皇上知道咱們的事,到時不但我人頭難保,連我老爹、老爹的老婆、表姑、表弟、外母
、外孫,一古腦兒全都拿去「唰唰」一刀,殺個清光。我一家大小通統去見閻羅王不打緊,只
怕我變成無頭鬼,日日夜夜來纏住你,晚上和你蓋被肏屄兒,把你嚇個半死。」
  
建寧聽得毛管眼大張,顫聲道:「你不要嚇我嘛,人家才不要和無頭鬼干。況且哥哥向來喜歡
我,就算給他知道了,也不會拿你去「唰唰」的。」韋小寶滾身下榻,一面穿衣一面道:「這
個未必,就算皇帝不殺我,難保皇太后就會放過我……」想到皇太后幾番要殺自己滅口,不由又
淌出一身冷汗,匆匆穿好衣衫,飛步往上書房去了。
  
康熙聽得韋小寶到來,從龍倚站起身,待得韋小寶磕頭完畢,挽著他的手,喜孜孜道:「小桂
子,我考慮了多日,決定派你到清涼寺走一趟,你認為如何?

韋小寶一聽,心中暗暗叫苦:「乖乖龍的東,不是要老子到五台山做和尚吧?」心裡擔憂,但
嘴上卻道:「皇上派我辦事,小桂子自當盡力,請皇上放心。
  
康熙笑道:「我就知道你能幹,忠心耿耿,才不派別人去。這樣罷,我想你到五台山去,在清
涼寺服侍我父皇,回來我再給你做個大官。」
  
韋小寶心道:「官是大是小倒不打緊,只要不叫我當和尚,我便謝天謝地了」當即跪下磕頭,
道:「皇上待奴才恩重如山,只盼老皇爺平安,什麼也不重.
  
康熙心中歡喜,從書桌上拿起一個黃紙大封套,說道:「今趟你到五台山,首先前往少林寺宣
旨辦事,這是封賞少林寺眾僧的上諭,辦什麼事,在上諭中寫著,到少林寺後才可拆讀,你遵
旨照做就行。現在我先升你一個小官兒,任你為驍騎營正黃旗副都統,是個正二品的官。你本
是漢人,現賜你為滿洲人,這叫作入滿抬旗。而正黃旗乃皇帝親將的旗兵,驍騎營便是皇帝的
親兵。你之前的御前侍衛副總管,官兒仍然兼著。」他知韋小寶不學無術,年紀又小,當真做
官是做不來的,因此兩個職位都是副手。
  
韋小寶聽畢,連忙跪下磕頭,連聲多謝。又想,皇帝先派自己到少林寺頒旨,封賞眾位大師救駕
有功,敢情是讓自己出出風頭,心中不由有幾分得意。
  
康熙將驍騎營正黃旗都統傳來,諭知小桂子並非真太監,而是御前侍衛副總管,真名韋小寶,
當日為了擒殺鰲拜,才派他假扮太監,現已升任為驍騎營正黃驍騎營正黃旗都統名叫察爾珠,
在鰲拜當權之時,大受傾軋,已下獄中,後來韋小寶擒殺鰲拜後,這才獲釋,自然對韋小寶十
分感激,見皇上命他為自己副手,當即向韋小寶道賀,免不了互相謙虛一番。
  
接下來康熙著二人點齊兵馬,命韋小寶明早馬上出京,不用來辭別了,並將 調動驍騎營兵馬的
金牌交了給韋小寶。
韋小寶離開上書房,想起日前從神龍島回京,把雙兒留在宮外等候,而自己卻一連幾天,盡在
寧壽宮和公主顛鸞倒鳳,不曾和雙兒談話兒,心中好生過意不去!今回到少林寺去,非要雙兒
陪同前去不可。
  
當下和察爾珠同去見御前侍衛總管多隆,把皇帝上諭給他看了,並挑選幾名親近侍衛,點齊二
千驍騎營軍士,明早出發。辦妥正事,韋小寶也不回到自己住處,走出宮來,逕往客店找雙兒
去。
  
雙兒多日不見韋小寶,心中想唸得很,待得見韋小寶走進房間,喜不自勝,忙迎將上去:「相公……」
  
韋小寶伸開雙臂,笑道:「好雙兒可有記掛住我?快過來讓我抱抱。」
  
雙兒一聽大羞,馬上打住腳步:「相公一回來就拿人家開心。」說著低垂螓首,紅著臉不敢抬
起頭看他。
  
韋小寶走近前來,看見雙兒兩頰泛紅,實說不出的嬌美可愛,心底不由想起其它認識的女子,
方怡和小郡主沐劍屏,一個清雅可人,一個溫柔漂亮,都是上品之選。說到那個神龍教洪夫人
,不但嬌媚動人,且風情萬種,簡直迷死人不賠命。而那個建寧公主,雖然容貌美麗,但那股
刁蠻性子,可不是人人受得起。若四女和我這個雙兒比一比,樣貌身材,固然不輸於四人,說
到品性,恐怕除了沐劍屏外,實在無人能及。
  
韋小寶自從和公主親熱後,於男女之事,已不像前時似懂非懂。這時望住眼前的雙兒,只覺愈
是看她,愈見她嬌艷欲滴,可愛動人,尤其她胸前的一對乳房,把衣衫撐起一度迷人的弧形,
誘人非常!心想,瞧來雙兒這對奶子,決不會比騷浪公主差吧! 雙兒見韋小寶站在身前久久
不動,心下不明所以,悄悄抬起美目,偷望他一眼,發覺他目不轉睛的盯住自己,心頭又羞又
驚,連忙背過身去,說道:「相公吃飯沒有,我現在去叫店小二準備。」正想走出房間,卻被
韋小寶從後抱住,雙手圍住她纖腰。
  
「嗯!相公……」雙兒身子一顫,卻又不敢推開他。
  
韋小寶把頭探前去,在她耳邊道:「沒見幾天,雙兒又漂亮多了,好想親你一口喔,就讓我親
一親吧?」  
  
雙兒素知韋小寶的性子,十句中總有八句胡言亂語,聽他要親吻自己,知道是口頭上討便宜,
也不大放在心上,微笑道:「相公先放了雙兒,待我通知小二準備飯菜,回來再……」下面那句
「給你親」終究說不出口。
  
韋小寶搖頭道:「我不放,除非你先給我親一口,我才放你。」
 
雙兒羞得滿臉通紅,說道:「相公真是的,人家不要……」
  
韋小寶道:「原來我一直是自作多情,雙兒你一點也不喜歡我,那只好罷了!」說著放開圍住
她腰肢的雙手。
  
自從莊夫人叫雙兒跟隨韋小寶,她早已下定決心,不管怎樣,今生是跟定他了,況且二人經過
這段相處日子,她一顆心兒,已經全給韋小寶佔據住,再難和他離開。這時聽見他這樣說,心
中一陣難過,急得就要哭出來,眼圈兒一紅,忙回過身來,說道:「不是的,雙兒一直很……很
喜歡相公,相公要親雙兒,雙兒……真的……很……很開心……」
  
韋小寶見她這俏生生模樣,好不感動,把她擁入懷中,說道:「我的好雙兒,好老婆,打後我
要把你牢牢捉緊,就是拿刀子劈了我的手,我也不會放手。」  
  
雙兒噗哧一聲,破涕為笑,說道:「手都給人斬了,你又怎樣捉住雙兒!」
  
韋小寶道:「我捉不了雙兒,難道雙兒不會捉我麼,我說對不對?」
  
雙兒抬起俏臉,癡迷迷的望住他,點了點頭道:「雙兒一生一世捉住相公,永遠不放手。」
  
韋小寶大喜,在她俏臉上親了一口,叫道:「好香,好香……」
  
雙兒心裡一甜,主動圍過雙手,輕輕把他抱住。  
小寶道:「肚子真的餓了,用完飯後,我說個秘密給你知。」
 
雙兒問道:「現在不可以說嗎?」
  
韋小寶搖了搖頭,道:「肚子餓,沒氣力說。」
  
雙兒微笑,再不追問,正要轉身離房找店小二去。韋小寶突然從後道:「我今日要和好雙兒
一起洗澡,順便吩咐店家準備一下。」雙兒知他又討自己便宜.用完飯後,兩個店小二抬著
一個大木桶進來,足有半個人高,放在房間的角落,一名店小二問道:「熱水已準備好,小
客官是否現在要用呢?」
   韋小寶賞了一兩銀子,點了點頭。二人接過銀子,見這位小公子出手豪闊,連聲多謝,不用
多久,一桶桶熱水挨次送入房間,全倒在大木桶裡,注滿了半桶,陣陣熱氣從木桶往上冒升
,而大木桶的旁邊,又放了幾小桶冷水,留著來給客人調節水溫用。
鹿鼎記趣之雙兒篇(中)

一切就緒榴榞構榭,銦銗銖銪待店小二離開,雙兒閂上房門僤僮僠兢赫趖趕趙,鞅鞄靽靾摛敲敳斠回頭見韋小寶伸伸懶腰,打了個哈欠。雙兒笑著走
上前去:「待雙兒為相公更衣。」
  
韋小寶嗯了一聲幙幣幕幘塼塽墉塵,僩僑僯僓漘漙漥滾雙兒向來溫柔體貼,輕輕地把他外衣脫去豨豪豩貌蜲蜢蜦蜿,瘋瘔瘈瘑鄫鄩鄧鄯只剩下一件內衣,接著蹲低身軀
摷摍摟摓雿需靘靼,說谽豨豪蒯蓂虥虡替他脫掉鞋襪,站起身道:「雙兒先出外面等候,相公洗完,叫我一聲便是。」   
雙兒回身把脫下的衣衫,迭好一件件的放在床邊,正要出房,豈料韋小寶從後將她抱住,說道
:「我要你陪我一起洗。」
  
雙兒微微一驚,繼而輕輕一笑,低聲道:「相公你好俏皮,盡說這些笑話!一邊說一邊推開他
雙手,徐徐轉過身來,怎料目光到處,竟見韋小寶光溜溜的站在眼前,渾身一絲不掛,登時嚇
得呆立當場,張大小嘴,合不攏來,忽覺一團物事掛在韋小寶下身,眼睛下望,一條巴掌般長
,粗有一圍的東西,卻軟軟垂在間,這一驚嚇,當真非同小可,不禁「呀」的大叫一聲,才曉
得驚覺,連忙用手掩住眼睛,背過身去,心兒跳得「卜卜」直響。  
雙兒自出娘胎,便連男人的裸胸也不曾見過,莫說是男人的陽具。雖然日常蓋被更衣,梳頭結
辮,都是由雙兒服侍他,饒是這樣,二人至今仍是規行矩步,從沒有越雷池一步,刻下驟見韋
小寶赤條條的身子,自當然給嚇得花容失色,啖咬舌。
  
韋小寶沒想到雙兒會這麼大反應,竟給自己嚇得哇哇大叫,渾身發抖,心裡好生過意不去,當
下走到雙兒身後,雙手放在她腰肢,說道:「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把你嚇成這個模樣。」說
完「啪啪啪」幾聲,在自己臉上打了幾下。
  
雙兒急忙轉身,握住他的手,道:「相公不要這樣,其實……其實都是雙兒大驚小怪,什麼也不
懂。雙兒是相公的丫頭,莫說只是看,就是相公要……要雙兒的身子,也不算什麼!」
韋小寶用力抱緊她,說道:「真是我的好雙兒,你知道嗎,一直以來你在我心中,就從沒有當
你是什麼丫頭,只知雙兒是我的心肝寶貝兒,親親好老婆。」
 
雙兒感動得哭了出來,抱住他裸軀道:「相公待雙兒好,我又怎會不知,其實能和相公一起,
已經是雙兒的大大福氣。」忽然,雙兒想起一件事,低聲問道 :「相公……你……你不是太監麼?
下面怎會……有……」
  
韋小寶在她額上輕輕吻了一下,道:「我先前要說的秘密,就是說這個,其實我並不是真太監
,其中事情……嗯!再說下去,水就要涼了,待我洗澡後,慢慢再說與你知。」
  
雙兒點了點頭,忽然又道:「就由雙兒為你擦身子好嗎?」
 
韋小寶大喜,笑道:「當然好!不過……你不怕看見我的身體麼?」
  
雙兒搖了搖頭,輕聲道:「雙兒不怕,況且……我早晚也要和你……和你…
  
韋小寶追問道:「和我怎樣,快說……快說……」
 
雙兒羞紅著臉,聲如蚊蚋道:「就是……就是那個嘛!」
 
韋小寶道:「什麼那個這個,你是說做我老婆嗎?」
  
雙兒輕輕點一下頭,已害羞得把頭藏入他懷中。
 
韋小寶委實愛煞這個溫柔體貼的俏丫頭,一時興奮,將她抱得牢緊,笑道:「終於可以大功告
成,我的好雙兒要做韋小寶的老婆,真個樂死老子了!」
 
雙兒見他眉飛色舞的樣子,也是一喜,說道:「我去為相公調好水溫。」
 
韋小寶放開了她,雙兒急步朝大木桶走去,眼睛不敢四處多望,生怕不慎看見韋小寶的下身,
當真羞死人了!調教好水溫,雙兒不敢回過頭來,背側著身子,眼睛盯住地板,說道:「相
  
韋小寶見她臉頰泛紅,嬌羞答答的站在木桶旁,實在說不出的動人。來到雙兒的身後,在她
耳邊道:「雙兒不是說為我擦身子麼,你還站著做什麼,快脫去衣服,咱們一起洗澡,你給
我擦背,我給你擦胸。快,快……」
  
雙兒連忙道:「不……不是這樣的,雙兒是說……是說……在木桶旁邊給相 
  
韋小寶道:「這樣不爽,我要和好老婆雙兒一起洗澡。你不脫衣服,就由我來為你脫。」  
雙兒大驚,忙用雙手抱往前胸,生怕韋小寶真的來脫她衣服,急道:「雙兒不要,相公就放過
雙兒吧。」 
  
韋小寶素來性子俏皮貪玩,對倫常禮法更不知為何物,況且近日一連幾天和公主翻雲覆雨,乍
識情味,更把這男女之事等閒視之,現見雙兒扭捏了半日,不禁大感沒趣,心想:「雙兒臉兒
忒薄,今日要和她做夫妻,非要下點手段不可,教她最好自己投懷獻身,這才顯得老子的本事
!是了,現在先來個投什麼問路, 瞧瞧她有何反應。」想到這裡,從後把身子挨將過去,前
胸貼住雙兒的背脊,雙手繞向前去,圍住她的纖腰,說道:「我的好雙兒不肯和老公洗澡,那
也沒法子,不過你要讓我抱一抱,親一親嘴兒,我才放過你。」  
雙兒給他摟住,已感全身飄飄蕩蕩,不知如何是好,又聽他這樣說,更是驚惶失措,正要說不
要,忽見韋小寶兩隻手掌上移,竟捏住她胸前兩隻乳房,一驚之下,不由「啊」的一聲,本想
叫他停手,然而韋小寶卻快了一步,說道:「原來雙兒有對好乳兒,圓鼓鼓的,又這麼飽滿,
又這麼柔軟,真叫我捨不得放手。
 
「嗯!相公……不要……」雙兒向來對韋小寶千依百順,從不曾有半點違拗,況且又是他的丫頭,
若正常來說,她整個人已經是屬於他的了,加上她對韋小寶情根早種,莫說是給他模模奶子,
便是和他真的做夫妻,也是心甘情願!雙兒一想到這點,這句推拒的說話,終於吞回肚子裡。
 
韋小寶隔住衣衫輕輕搓玩,暗裡大叫美妙,沒想雙兒才十五六歲年紀,身材竟會如斯美好!而
兩個奶子握在手上,當真彈性十足,不由玩得興動莫名,說道:「若知道雙兒有這對好奶子,
我早就不應該放過它了,每晚必定抱往好雙兒親
 
雙兒給他握往胸前兩個好物,又是羞澀,又是舒服,這種美好感覺,確實從沒有過。隨著韋小
寶十根指頭一鬆一緊的搓玩,陣陣銷魂奪魄的快感,不住地往全身擴散,便連雙腳也顯得全無
力氣,險些兒便要跪倒在地。  韋小寶一手握住她左乳,一手去解她上衣鈕扣,才解了一枚,
雙兒連忙按住他的手,輕聲道:「相公不要……」
  
韋小寶道:「我要雙兒陪老公洗白白,怎可以不脫衫!」
  
雙兒躊躇起來,暗想,今日瞧來是逃不過相公的糾纏了,但要我脫光衣服,羞也羞死人了,這
又怎能做得!正當她猶豫不決之際,韋小寶又在她耳邊苦苦哀求。雙兒性子頗軟,更不想逆他
意思,只得委委屈屈,說道:「相公先進木桶去,讓雙兒自己脫,但相公要閉上眼睛,不可偷
看喔,好不好?」
  
韋小寶見她這話軟語商量,實在可愛到極點,那有不好之理,當下連聲答應道:「不看不看,
我不看……」說完撲通一聲,弄得水花四濺,已跳進木桶裡.他果然遵守諾言,真個合上了眼睛,
但聽得房中靜謐一片,那有脫衣服的聲,便問道:「我已經合上眼睛了,為什麼還不脫?」
  
原來雙兒怕他使壞偷看,正側著頭望住他,見他真的合上了眼睛,這才稍稍放心,但要她在男
人跟前脫光衣服,畢竟難以落手,可是既然答應了他,如何為難也得要做,當下一面盯住韋小
寶的眼睛,一面飛快地脫去衣服。
 
這時時間尚早,尚未入夜,陽光從窗外射進房間,照得滿室燦然。直到雙兒脫得一絲不掛,陽
光映在她赤條條的身上,便如射在一座白玉像似的,肌理光彩流轉,賽逾冰霜,當真是燦爛奪
目。  
雙兒低頭望一望木桶,還好木桶相當大,容納兩個人還有不少寬裕空間。她猶豫片刻,鼓足勇
氣,低聲說道:「相公,雙兒要……要進來了……」她惟恐韋小寶突然張開眼睛,給他把身子全看
了去,便即匆匆跨入桶中。  
韋小寶聞得水聲,接著兩條大腿碰著一團滑不嘰溜的身體,知道雙兒已落入桶裡,便問道:
「我可以張開眼睛吧?」
  
雙兒羞得滿臉赤紅,那敢去答他,只是輕輕嗯了一聲,幾不可聞。
 
韋小寶張開眼睛一看,不由笑道:「好雙兒你作怎麼,不怕悶著麼?」
  
只見雙兒屈曲成一團,兩手環抱住雙腳,把頭藏在膝蓋後,半張俏臉已落入中,只留著鼻孔呼
氣。韋小寶見著,哈哈大笑,說道:「你平日洗澡也是這樣.
 
雙兒不停搖頭,始終不敢抬起頭來。
 
韋小寶本想伸手去拉她,但轉念一想:「我要雙兒老婆心甘情願給我,怎可以向她使強!」便
道:「你既然害羞,我倒有一個法子,會讓你放鬆心情。」
  
雙兒睜大眼睛望住他,像問他有什麼法子。
  
韋小寶接著道:「我再合上眼睛,你慢慢的轉過身來,背著我坐,這樣眼睛便看不見我,就不
會難為情了。」  雙兒一想也是,點了點頭,看見韋小寶合上眼睛,連忙挪移身軀,背轉身子
坐到他跟前。只是木桶雖大,但要容納二人前後並坐,比之剛才面朝面對坐,空間就變得少很
多了。雙兒才一坐定,發覺自己的玉背已貼在韋小寶胸膛,欲想再向前移,打算遠離他的胸膛
,卻被木桶頂著雙腳,此情此景,當真是半吋難移.
  
韋小寶讓她坐好後,張開眼睛,第一眼望見的,竟是一幅雪白如玉的香背,膚光絢爛,禁不住
大讚一聲:「好光滑的身子,快讓老公抱抱。」說著用手摸上她的玉背,頓覺觸手如絲,又是
大讚一番。
  
雙兒給他一陣撫摸,又羞又窘,卻又不敢說出聲,忽覺韋小寶雙掌貼在自己兩邊腋下,指頭輕
輕呵癢,雙兒那裡忍得住,「嘻」一聲把身子一縮,韋小寶乘著這個機會,兩手前探,把她一
對乳房拿在手中。
 
「啊!相公……」雙兒身子一顫,還想說叫他不要,但兩顆粉嫩的乳頭,已給他用手指挾住,一
股不曾有過的嶄新快感,叫她連氣也喘不過來,還怎能夠開.
  
韋小寶笑道:「雙兒這對奶子好滑好飽滿呢,讓老公再搓搓看!」
  
雙兒羞窘難當,然而給他一輪把玩,快感竟猛然暴增,那種感覺簡直美得難以形容,尤其韋小
寶挾住奶頭來捻弄,每是捻捻一下,便讓她身子劇顫一下,便連肚腹下面的小屄兒,都發癢起
來。韋小寶一時捏玩奶頭,一時用雙手包住兩隻美乳,又搓又揉,弄得雙兒呻吟連連,還不時
用說話挑逗她,問她是否舒服,是不是喜歡這樣玩。
  
雙兒給弄得渾身難過,小屄裡已不停地收縮翕動,但這樣被男人愛撫押玩的感覺,確也是舒服
到極點!而最要命的,就是身後那條肉棍兒,頂在她後腰磨來擦去,且不住跳動。雙兒年紀雖
幼,但也知道這是男人的命根兒,同時又聯想到一件事,不知這條大東西,待一會兒是否會插
入自己的小屄,一想到這裡,心頭更是悸動不已。
就在雙兒閉目享受,縱情感受那美快之際,隨覺韋小寶的右手,迅速地移到她胯間,按在兩
片陰唇上,揉了幾下,便撥開兩片唇瓣,把個指頭直闖了進去。指頭一進入小屄,立被一股緊
窄團團包圍住,韋小寶不由一扯,暗道:「這裡怎會這樣窄,比那個騷貨公主又緊窄得多了,
瞧來雙兒要容納我這根楊州大棍,著實不大容易!」。
 
雙兒被他突然闖入,自然大驚失色,忙張開眼睛,急道:「不要弄那裡……啊,不可以……抽出來
,快把手指抽出來……啊啊!相公……你……你怎可以這 .
  
韋小寶充耳不聞,指頭頓得片刻,又掘了兩下,再次抽動起來,豈料弄了一會,又用姆指壓住
頂端的小肉芽,隨著手指戳刺的動作,一揉一擠的,弄得雙兒險些昏暈了過去,而這種刺激,
對她來說也實在是太大了!
 
韋小寶一邊弄,一邊道:「我的好老婆,好雙兒,你下面怎地這樣窄,讓我.
  
雙兒正自美得耳目昏眩,渾沒把他的話聽進耳裡,只覺屄兒不住地顫動收縮,內裡的深處,猶
如蟻行蟲爬,癢不可當。突然,韋小寶又狠狠掘了幾下,雙兒禁受不住,竟然尿了出來,身子
一抖一顫的,抽搐個不停。
  
韋小寶雖然性事不多,畢竟和公主幾度纏綿,便知雙兒已經洩了身子,笑道:「瞧來好老婆雙
兒洩精了,很舒服吧!」
  
雙兒連耳筋都紅了,不住地喘氣,所謂什麼洩精,她確實半點不懂,只知剛才射了很多水兒,
莫非這就是精水麼?
  
韋小寶這時興動難耐,巴不得立即把楊州大棍插進小屄去,但木桶細小,難展身手,可是下面
卻硬得疼痛,實是不洩不快,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便道:「事非要立刻辨不可,咱倆快快洗
淨身子,遲了恐怕會弄出人命。
  
雙兒一聽「弄出人命」,知道此事非同小可,立時打起精神,轉過頭來問道 :「真會弄出人命
麼?」
  
韋小寶用力點頭,道:「當然是,事不宜遲,快快洗澡辨事去。」
  
雙兒既知事情緊要,應了一聲,匆匆拿起毛巾為他擦身子,但一碰上他的裸軀,又是一陣害羞。
 
二人四手齊出,你給我擦背,我給你擦身,不用多久,韋小寶站起身來,一條半尺長的楊州大
屌,貼腹豎天的落在雙兒眼前。
 
雙兒那曾見過這等大怪物,只見棒端一個大菇頭,稜角畢露,顫巍巍的抖個不停;再見那棒身
,青筋暴現,硬直如棍,不由看得張口結舌,「嘩」一聲別過 頭去,不敢再看。但心中暗忖:
「剛才見這行貨還軟棉棉的,現在怎地變了樣子,又大了這麼多,真嚇死人了!要是給這大傢
伙插入下面,恐怕痛也痛死了…… 就在她想著間,忽地身子凌空而起,接住身軀放橫,已被韋小
寶雙手抱住。 雙兒一驚,兩手圍上他脖子,卻見韋小寶的一對眼睛,正牢牢盯住自己的雙乳,
不由大羞,叫道:「不要看,放我下來。」
  
韋小寶那肯聽她,兩三步便來到床榻,也不理會身上濕漉漉一片,便把雙兒放在床上,叫道:
「好雙兒,老公來了!」話聲甫落,人已壓在雙兒身上。
  
雙兒還沒來得反應,韋小寶已張開嘴巴,在她俏臉上不住親吻,而兩隻美乳,同時落入他手中
,玩得甚是起勁。只見雙兒驚魂甫定,用手推著他腦袋,問道:「相公……你……你有事情辦,還
在這裡俏皮。」
  
韋小寶抬起臉道:「我不是正在辨事麼,還有什麼事緊要過和雙兒大功告成」說完又埋頭在她
臉上,狂吻不休。
  
雙兒發急起來,說道:「但你說……說會弄出人命?」
  
韋小寶道:「這個當然囉,你看我下面硬成這模樣,又憋了這麼久,若不把子子孫孫一古腦兒
射出來,非要了老公的命不可。」
 
雙兒不解,問道:「下面硬著,和性命有什麼關係?」
  
韋小寶笑道:「關係可大了,憋得太久,自然會憋死,死後還會給閻羅王勾大根!閻羅王說,
你這人有條大東西不用,讓大老婆小老婆受干苦,大大的不應該,牛頭馬面給我將這小子拿下
,割去那話兒,拿去餵貓狗。」  
雙兒歪著頭聽後,「噗哧」一笑,道:「原來相公是騙人的,閻羅王又怎會割……割……」
  
韋小寶道:「什麼不割,我娘生我掛著這條大東西,就是用來給老婆快樂,還要生幾十個娃兒
,我若果不好好利用它,這叫做不孝,到時娘會罵我,老婆會打我,閻羅王會割我,知道嗎?」
  
雙兒又是一笑,自是不信他的鬼話,正想反駁他幾句,豈知還沒出聲,韋小的口唇已貼上她小
嘴,道:「我要親親好老婆雙兒,快給老公張開嘴兒。」
  
二人經過剛才裸裎相對,雙兒已不再如先前般害羞,更受不住韋小寶的挑逗誘惑,聽後不禁把
櫻唇微啟,一條舌頭便闖入她口中,挑撥捲纏;加上韋小寶一上床來,便即握住兩團好物,撫
玩搓挪,毫不間歇過,惹得雙兒爽乎乎的。雙兒初嘗男女之事,又怎能抵受得住,不用片刻,
已呼氣多吸氣少,咿咿唔唔的哼唧個不停。
 
雙兒給韋小寶吻得昏昏沉沉,只知一浪浪快感湧來,胯間的話兒,又再唇吻翕闢,流出不少淫
水。  韋小寶嘴唇下滑,吻過她下巴,再吻到玉頸,最後落在她乳溝。雙兒正美得一片迷醉
,在在都如此舒服,先前的羞意,已逐漸煙消雲散,當韋小寶吸住她乳頭時,雙兒馬上渾身一
顫,燕語呢喃般輕叫:「嗯!相……公……」
  
雙兒那曾讓男人這樣吸吮乳頭,原來感覺是這樣美好,禁不住兩手按緊他腦袋,舒服得微微挺
胸膛,巴不得把整只奶子塞入他口中。
  
韋小寶見她動情,一面吸吮,一面伸手下探,手指輕輕一抹,指上竟佔滿了水兒,不由抬頭笑
道:「雙兒老婆好多水,想要老公給你掘一會麼?」
  
雙兒聽得滿臉通紅,搖頭道:「不……雙兒不要……啊!人家已經說不要,你怎可以……插得太深了
……痛……」
  
韋小寶停住手,問道:「弄痛你嗎?」  
雙兒掩住小嘴道:「有點兒痛,相公輕……輕一些玩,就會不痛了……」她這句說話,明著是叫韋
小寶繼續弄下去,韋小寶如何聽不懂,不禁暗裡笑,嘴唇一張,又含住她的乳頭,下面的指頭
卻越掘越深。雙兒美得臀挺腰搖,咬住拳頭嚶嚶嚶的連聲呻吟,聲音婉轉柔美,動人心弦
  
小寶含住美乳,吃得習習有聲,而口裡這件珍品,確實萬般不願放口,但他心知,雙兒身上還
有一處好地方,只得暫且放棄,旋即把身子往下移,埋首在雙兒感到他的舉動,忙用手掩住腿
間私處,顫聲道:「啊!羞死了……不要看……」
  
韋小寶懇求道:「乖雙兒行行好,就讓老公看一次吧!」
  
雙兒搖著頭:「那裡怎能看……」
  
韋小寶也不理她,伸出舌頭去舔她掩護的手指,又用口含住她那稀疏齊整的陰毛,還往外拉扯。
  
雙兒死命用手掩住,就是不讓他看。韋小寶無奈,只好用強,用手撬開她手指,即見一片鮮紅
嬌嫩的花唇,從指縫裡露了出來,就這麼一看,登時叫了起來:「好美的花唇兒,怎會這樣鮮
嫩,迷死老公我了……」張嘴便把半片花唇含入.
 
「相公……不要……」雙兒又想掩住要害,卻被韋小寶用力扳開手指,一個美屄立即全露在外。韋
小寶又大讚一聲,雙手把屄兒往兩邊拉開,扯成一個圓圓的洞兒,只見一團鮮紅嬌美的嫩肉兒
,已原形畢露的展陳在他眼前。沒想自己最私秘的花屄,竟然毫無遺漏的全落入他眼中,而且
還把洞兒翻了開來,連小便處都讓他一覽無遺!一想到這裡,羞得忙掩住眼睛,叫道:「相公
壞死了……放過雙兒好不好?」
  
韋小寶望住這個美肉洞,當真越看越美!心想,公主的屄兒也算是一等一的了,原來雙兒的更
美,鮮嫩得猶初生的嬰兒,不知插進去會美成怎生模樣!他望住這個好物,又如何抑制得住,
忙湊頭過去,口唇一張,便吸吮起來。
 
雙兒叫道:「相公不要……那裡髒得很,怎能夠用口……啊!你好壞,不要舔……雙兒會受不了……」
才一說完,一條水柱直射了出來,且射完一陣又一陣.  
韋小寶正樂在其中之際,怎料到給劈頭劈腦澆了一面,立時呆了半天,竟說不出話來。他何曾
見過這陣仗,待得驚醒過來,低頭一望,只見水兒滴答滴答的落在床上,笑道:「雙兒……你果
然懂得射……美死了!」
 
雙兒大羞,把被子蓋在頭上,不敢去看他。心裡不住暗罵自己,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竟然射
了這麼多水兒,也太羞死人了!
  
二人又那裡知道這叫做春潮,即是現代人常說的「吹潮」,其實有這本事的女人,在數千人之
中,也未必會有一個,也可說是女人中的極品。韋小寶雖不明.

所以,但他天生愛玩,初時見著,仍有點錯愕,但隨即高興起來,大叫過癮。又用手指探了進
去,狠命掘著。
  
雙兒那堪他這樣播弄,屄中給他掘得幾回,快感倏地暴升,一個劇顫,又一股水箭疾射而出,
竟有數尺之遙。
鹿鼎記趣之雙兒篇 03

韋小寶看得有趣嫣嫗嫕嫳,榑榎榍榡哈哈大笑,手指出入猛戳裮褉褋複,瑪瑲瑰瑮待得雙兒射了幾次,才曉得心驚孷孵寞寡,嫣嫗嫕嫳擔心雙兒這樣
狂噴猛射,恐怕會對身子有害廕廎廗廘,碢碳碪碴一念及此,急忙抽回了手指。 
  
雙兒射得渾身發軟臺與舕舔,瘑瘧瘉皸不住地喘著大氣。韋小寶掀起蓋在她臉上的被子,見雙兒臉紅如火,說不
出美艷動人,說道:「我的親親老婆,你老公下面著實硬得厲害,再這樣憋下去,你老公就變
成死老公了,非要歸位不可?」
  
雙兒偷眼望一望他胯處,果見那根肉棒昂首探腦,委實硬得緊要,但看見它如此巨大粗長,又
擔心起來,輕聲道:「相公你得慢慢來,輕一點,雙兒怕痛!
  
韋小寶聽了大喜,俯下身軀,在她臉上用力親了一口,說道:「好老婆,這個當然,你一萬個
放心,老公會慢慢來,輕輕來,保證大功告成。」 
  
雙兒想起快要和他做夫妻,心房卜卜亂跳不止。只見韋小寶一個翻身,蹲到雙兒胯間,將她雙
腿往外八字般分開。雙兒又羞又驚,十指掩住眼睛,隨覺一物頂住私處,不住磨蹭,惹得雙兒
心癢難搔,偷偷從指縫間看去,見韋小寶單手握住肉棒,把個大菇頭在屄口來回磨著,一時也
看得淫火直冒。
  
韋小寶用手抹了一下小屄,滿手盡濕,乘著淫水滑膩,腰肢徐徐一挺,龜頭撐開屄眼,滋一聲
闖了進去。
  
雙兒悶哼一聲,感到下面已含住一顆大物,脹得嚇人。韋小寶也樂不可支,雙兒的緊窄,當真
非同小可,把個龜子箍得密不透風,牢牢被她咬住,直是半步難行。心想,建寧公主的小屄,
也算得相當狹窄,但和雙兒一比,卻又比了下去雙兒不同那個淫公主,在韋小寶心中,對雙兒
確實愛到極點,生怕自己會弄痛她,便問道:「好老婆,感覺痛嗎?」
  
只見雙兒輕輕搖頭,低聲道:「現在還不痛,但脹得厲害。」
韋小寶心中一寬,暗道:「若非老婆水多,恐怕也不易進去!」慢慢挺動臀部,把肉棒挨將進
去,又進了寸餘,見雙兒並無什麼痛楚,膽子一粗,向她道:「好老婆,長痛不如短痛,就讓
我一口氣全插進去,痛過這一回,就會不痛了。
  
雙兒心裡雖驚,但韋小寶的話並無道理,況且到了這地步,已再無法回頭,略一猶豫,便「嗯」
了一聲,表示同意。 
  
韋小寶架開馬步,先將龜頭在門口抽插數下,待得滑膩順暢,才用力望裡一插,整根大肉棒,
登時齊根直沒,抵住了花蕊。雙兒給他狠命一插,痛得淚水狂湧,雙手緊緊捉住韋小寶,叫道
:「好痛……好痛……不要動……」
  
韋小寶那敢妄動,忙俯下身軀,吻住她道:「弄痛了雙兒,心痛死了。」
  
雙兒用力抱住他,淚眼汪汪道:「相公……都是雙兒不好,半點痛也忍不住!」
 
韋小寶看見她那可憐兮兮的模樣,知她實在痛得厲害,只是嘴裡不說,心裡感動,伸手握住她
一隻美乳,輕搓慢揉,又輕輕捻弄她乳頭,希望能挑起她的欲火,藉此減輕她的痛楚。
  
不用多久,雙兒果然低聲呻吟,腰肢難耐地微微擺動,還輕輕拉住他另一隻手,引領到另一邊
乳房。韋小寶心中一喜,眼睛緊盯住她,一面把玩奶子,一面開始徐徐抽提。 雙兒疼痛漸緩,
只覺一根大陽具在屄裡出入磨蹭,龜頭刮住肉壁,微痛中夾著陣陣舒服,便低聲向韋小寶道:
「相公……可以動快些嗎?」
  
韋小寶一笑,把陽具抽到屄口,又緩緩深進,一連數十下,問道:「好老婆還痛麼?」
 
雙兒搖了搖頭,一對美目情意綿綿的盯住他,輕聲道:「再快一點好嗎.
韋小寶馬上加快速度,一條大棍飛快的出出入入,雙兒美得啊啊連聲,挺高美臀迎湊上去。韋
小寶見她得趣,便再加把勁,一連百來下,肏得雙兒甘美無限,摟住韋小寶嚶聲呻吟。   
韋小寶坐起身來,提起她雙腿,一邊抽插,一邊望住肉棒在小屄出沒,豈知桶得幾十下,龜頭
竟被層層軟肉咬住,一收一放,再望向雙兒,見她全身一陣痙攣,接著大股淫水直澆向龜頭。
韋小寶知她又再射水,用力抽出肉棒,果然一條水柱直噴而出,射得他滿肚滿腹,不由哈哈笑
道:「老婆果然厲害,要射死老公
  
雙兒大羞,掩住眼睛道:「相公不要笑人嘛!」
  
韋小寶見她可愛,將龜頭望准小屄眼一塞,滋一聲又插了進去。
  
雙兒被龜頭刮得美快,立時爽得眼睛一翻,心想:「沒想做這種事會如此美妙,要是天天能和
相公插屄兒,雙兒可樂透了!」隨著韋小寶連番狠插,快感一浪接住一浪,雙兒咬緊牙關死忍
,盡量不想發出呻吟聲,豈料韋小寶越插越起勁,雙兒實在抵受不住,不自覺又「嚶嚶嚶」的
叫起來,晃動著腰肢,拋臀送屄。
  
韋小寶下身疾送,口裡大叫爽快,又見雙兒兩隻美乳晃上晃落,誘人之極,忙伸出雙手,一手
一隻,搓麵團般玩著。
  
雙兒再也受不住這份衝擊,幾個哆嗦又丟一回。
  
這關頭韋小寶也到時候,抽得幾下,便大叫一聲:「好老婆,老公也要射給你!」才說得半句
,馬眼一開,熱精狂射而出,連射數發方止。
  
雙兒感到熱精直射進花蕊,燙得受用非常。韋小寶射精完畢,但巨棒一時還沒軟下來,他貪圖
雙兒美貌,美屄緊窄,不捨就此拔出,又再用力肏弄。插得一會,雙兒又啊啊幾聲,射出精來。
  
韋小寶直插到肉棒發軟,才依依不捨抽離小屄,趴在雙兒身上。
  
雙兒緊緊抱住他,不住價喘著大氣。不知過了多久,韋小寶才回過氣來,吻了一下雙兒,問道
:「雙兒老婆快樂嗎?」
  
雙兒朝他微微一笑,輕聲道:「相公你呢?」
  
韋小寶笑道:「大妙,大妙,和好雙兒干屄,比誰人都強,和那個淫公主一比,簡直天同地比。」
  
雙兒一聽,呆了一呆,問道:「相公和建寧公主……」
  
韋小寶聽了一驚,自知走了嘴,但他也不想隱瞞雙兒,便道:「雙兒生氣?
 
雙兒一笑,搖頭說道:「雙兒是相公的丫頭,只要相公喜歡的人,雙兒都喜
  
韋小寶大叫起來:「都是我老婆雙兒好,誰也比不上我的好雙兒!」
  
雙兒溫柔地藏入他懷中,柔聲道:「相公明天要去少林寺,早點睡好不好?
  
韋小寶點了點頭,道:「我今晚要抱抱雙兒睡,要不,我寧可坐天光。」
 
雙兒笑了一笑,接著點下頭。韋小寶大喜,摟住雙兒狂吻狂親,二人貼身迭股,抱作一團,不
覺間便沉沉睡去。
    
隔日一大清早,雙兒先醒轉過來,見韋小寶仍抱住自己,兀自未醒,想起昨日和他玩的天翻地
覆的情景,不由臉上一紅。  雙兒害怕弄醒他,輕輕移動一下身子,打算下榻,不意間手指
碰著一物,把眼望去,竟是那條楊州肉棍,只見它軟綿綿的垂在一旁,龜頭橫擺,甚是可愛。
  
雙兒昨日只乍眼一瞥,實沒有認真看清楚,現見它正放在眼前,不禁心癢癢的,想要看個清楚
,但又怕韋小寶醒轉過來,看見自己這醜行,回頭一看韋小寶,見他睡得正熟,心裡一寬,便
戰戰惶惶伸出小手,往肉棍兒探去,指尖才一碰著,又是一驚,連忙縮手,又看看韋小寶,見
依然睡著。
  
雙兒深吸一口氣,終於把肉棍兒提在手中,只覺手上之物沉甸甸,軟軟的,異常有趣,禁不住
輕輕握了一下,又見龜頭上有個小孔兒,便想:「原來相公的精子是從這孔兒射出來!但不知
相公小便是否也在這裡?」
  
雙兒用指尖點了一下馬眼,只覺十分有趣,又將肉棒提在手上,發覺棒下有著一團物事,皮皺
飽滿,一時不知是何物,用另一隻手摸去,軟軟的相當好玩。
就在雙兒全神貫注之際,手上的肉棒竟跳了一跳,變硬起來!她心下一驚,回頭一望,只見韋
小寶正笑吟吟的望住自己。這一驚嚇,當真非同小可,「啊」的一聲,連忙放開陽具,直羞得
雙手掩面
  
韋小寶笑道:「好雙兒怎能放手,繼續玩啊!」
  
雙兒羞道:「羞死人了……」便想跳下床去,卻被韋小寶一把捉住,將她拉到身來。雙兒反應不
及,整個人趴在他身上,叫道:「相公……放開雙兒,我去給你準備洗臉水。」
  
韋小寶道:「不忙這個,老公要先親親好老婆。」便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雙兒大窘,想要撐起身,韋小寶當然不依,擁住她一輪狂吻,吻得雙兒呵呵喘氣。
 
韋小寶道:「雙兒剛才弄得老公好舒服!你看,又硬起來了!」
  
雙兒更是羞窘難當,把頭埋在他頸側,不依道:「相公不要再笑人嘛……」
韋小寶又道:「一早起床,口乾舌燥,好想喝一口奶。」
  
雙兒聽見,正中下懷,可以藉此離開他的糾纏,忙道:「我去叫店小二拿來,相公要牛奶還是
羊奶?」
 
韋小寶搖了搖頭,道:「我要人奶,要好老婆的奶奶!」
 
雙兒一呆,道:「人家……人家何來有奶?」
  
韋小寶道:「你有兩隻奶子,自然有奶,快給我吃,我要吃奶奶……」
 
雙兒登時明白過來,臉上紅得火燒一般,佯嗔道:「人家不要!」
  
韋小寶那肯放過她,懇求道:「親親好雙兒,就這麼一口,你就行行好,來嘛!」
  
雙兒素來心軟,心想:「咱倆夫妻都做了,其實也不爭這個,而且又只是一口,便可以離開他
,免得他又俏皮癡纏,便道:「只是一口?」
  
韋小寶用力點頭,笑道:「但雙兒要用手捧住奶子,送到我嘴裡。」
  
雙兒聽見,叫道:「相公好壞……我不依……」
  
韋小寶嘻嘻一笑:「有什麼害羞的,我又不是第一次吃老婆的奶子,快點… 」
 
雙兒無奈,只得羞答答的撐高身子,把乳房移到他嘴上,再用手輕輕托高乳房,把個乳頭送到
他口中。 韋小寶張口便吸入嘴去,吃得習習聲響。雙兒身子一顫,快感立時從乳房傳遍週身
,禁不住「咿咿」的呻吟起來。韋小寶用力吸吮,又用舌尖挑弄乳頭,不時用牙齒輕咬,直把
雙兒弄得渾身發軟,險些無力支起身軀,喘聲道:「相公騙人,你說一口的,但你……」
  
韋小寶含住美乳,口齒不清道:「未放口還是一口,這一口起馬要吃半天。
  
雙兒不知哭好還是笑好,但被他含住奶子的滋味,確是相當舒服。忽然,韋小寶的手探到她胯
處,揉了記下,便把指頭塞入屄中。雙兒「啊」的叫起來,但又捨不得這股快感,腿兒竟自動
張開,腰肢一挺一挺的往前送,好迎湊他手指的插。
  
才不多久,雙兒悶叫一聲,淫水疾射了出來,全澆在韋小寶的身上。
  
雙兒喘著大氣,道:「相……公……雙兒受不住了,好想……好想……」
  
韋小寶終於張開口,吐出乳頭,笑問道:「好想什麼?」
 
雙兒手上一軟,倒在他身上,抱住韋小寶道:「雙兒想要那……那個……相公再要雙兒一次好不好!」
  
韋小寶大聲叫好,雙手捧住她俏臉,親了一口,說道:「好老婆親親,你握住我條肉棍兒,自
己送進去。」
  
雙兒臉上一紅,雖覺難為情,但敵不過體內的騷動,只得反過手來,把陽具握住,將龜頭引到
洞口,輕聲道:「相公可以了……」
  
韋小寶提臀往上一挺,一顆巨龜直沒了進去,立時給一團暖肉包裹住,叫道:「雙兒的小屄好
美,爽死老公喔……」
  
雙兒咬緊下唇,用力往下一坐,不由舒服得叫了起來:「好舒服……」
  
韋小寶道:「把屁股抬高少許,老公要用力插,這樣才過癮!」
  
雙兒點了點頭,依言照做。韋小寶扶住她纖腰,使勁往上狂搗,一口氣便插了百來下,幹得雙
兒「啊啊」亂叫,淫水噴完一輪又一輪,最後抵受不住這狂烈的快感,伏在韋小寶身上求饒:
「雙兒不行了,讓我回一回氣……」
  
韋小寶停了下來,雙手擁抱住她,一隻手在她裸背上輕輕撫摸,說道:「和好老婆雙兒辦事真
舒服,比那騷貨強多了!」
  
雙兒聽見,抬起頭來,問道:「什麼騷……騷貨,是建寧公主嗎?」
  
韋小寶道:「不是她還有誰,莫看她是金枝玉葉,小皇帝的妹子,但骨子裡卻又淫又騷。」
  
自古以來,女人總喜歡和其它女人比較,至今不變。雙兒身為韋小寶的女人,自然對他其餘的
女人感興趣,便問道:「相公和公主也常常做……做這個……
  
韋小寶見問,便將如何和公主搭上,如何給她纏個不休,一一向雙兄說了。
雙兒聽後,道:「瞧來相公也很喜歡公主,要不然也不會日日到她處。」
  
韋小寶道:「我的好雙兒吃醋了。」
 
雙兒搖頭道:「不是的,只是你一說到公主如何淫蕩,就眉飛色舞,原來相公是喜歡淫蕩的
女子……」
 
韋小寶忙道:「那又不然,就是我的好雙兒,已經比那騷貨好得多了。」
  
雙兒道:「我有什麼好,雙見只會服侍相公,其它什麼也不懂,單說做……做這種事,公主就比
雙兒好多了,曉得如何討相公開心。」  
韋小寶道:「怎會呢,我就是喜歡雙兒乖乖的模樣,那個騷貨怎能和你比。
  
雙兒默然片刻,想了一會心事,才道:「相公,公主她……她做這件事真的 
  
韋小寶點了點頭,道:「何只淫蕩,簡直是騷勁,又含又吹,樣樣皆能。」
  
雙兒皺著眉頭,問道:「什麼是又含又吹?」
  
韋小寶笑道:「就是用口含住這個!」說著一挺腰桿,用力插了一下。
  
雙兒被他一插,輕叫一聲,略為一想,便知是指什麼,不禁呆住,問道:「公主含……含相公的……」
  
韋小寶道:「好老婆想不想試下?」
  
雙兒連忙搖頭,驚道:「雙兒才不要,那東西怎能含入口中……」
  
韋小寶笑道:「為什麼含不得,我也不是舔你下面的小屄兒,這不是一樣。
  
雙兒一想,便答不上來,心想:「瞧來相公很喜歡給人含那裡……」
  
韋小寶抱住她一個翻身,把雙兒壓在身下,說道:「雙兒也休息夠了,咱們繼續做夫妻去。」
說完晃動腰臀,巨棒再次一出一入插將起來。插得幾十下,雙兒立即快活起來,猛將下身往前
送,口裡咿咿喔喔的叫個不又抽插了百回,雙兒又噴了一床淫水。韋小寶殺得與起,揪住雙兒
一對乳房,狂搓狠猱,下身用力奮刺,終於腰眼一麻,一大股濃精疾射而出,叫道:「用夾住
我條肉棍,老公還要射……」   
雙兒不明其意,只得任他把精液射進子宮去。韋小寶發洩完畢,爽得軟在雙 上,二人抱作一團
,呼呼喘氣。待得回過氣來,想起時間已經不早,向雙兒道:「好老婆雙兒,咱們一起去少林
寺!」
雙兒道:「聽說少林寺不讓女眷進入,我又怎能和相公去!」   
韋小寶道:「這個我自有分數,況且我又怎捨得我的親親老婆!」說著摟住雙兒,在她臉上親
了幾口。   
雙兒嘻的一聲,笑道:「相公才弄完,又不正經了!」
  
韋小寶笑嘻嘻放開相兒,笑道:「大功告成,起程!」
  
二人洗漱完畢,雙兒匆匆收拾好包服,提在背上,二人待要出門,韋小寶突然道:「不!還有
一件緊要事情。」
 
雙兒問道:「還有什麼事?」
  
韋小寶道:「這件事十分重要,非做不可!」說完打開房門,叫店小二去取筆墨石硯來。雙兒
知道韋小寶目不識寸,斗大個字,識不上三個,不由心中奇怪,怔怔望住他。
 
沒過多久,店小二取來筆硯,放在桌面上。
  
韋小寶取出二兩銀字,交給店小二,道:「這是房錢,有多作賞錢。」店小二登時哈腰作揖,
連聲多謝。
  
待得店小二離去,韋小寶走向床榻,取出匕首,在床單「刷刷」劃了幾下,割下一塊一尺見方
的布片,交給雙兒道:「好老婆,在上面寫個『雙兒』兩個字
  
雙兒大奇,望向那瑰布片,見上面紅紅白白的沾著一些污點,略一細想,立時臉紅耳赤,呆著
眼睛道:「相公……這……這是……」
  
韋小寶哈哈大笑:「正是好老婆的處女紅,若不收為紀念,那對得住我的親親雙兒。快,快,
在上面寫個名字。」
  
雙兒確實沒他辦法,只得紅著臉提起筆,才一寫完,韋小寶夾手拿起,在布片上親了一口,袋
入懷中,說道:「好老婆雙兒,走吧!」






















0.016472101211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