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江湖欲香譜 第五回 女尼掌門&第六回 雪女殺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在「峨嵋派」的掌門聖地「滌心堂」內,清醒后的紫薇掌門一直全身赤裸的躺在白安兒身邊,安兒毫不放過可以和她親熱的時間,此時也在紫薇晶瑩如玉的耳朵旁道:「紫薇掌門,妳答應過要聽我的話,今次試試吧。」聽到安兒這麽說,紫薇掌門不解的睜開迷離的大眼。

    安兒牽著紫薇掌門的手移到自己,紫薇掌門覺得自己的手忽然接觸到一根熱氣騰騰,粗大堅挺的,頓時如遭電殛,粉臉刹時浮上一層紅暈,一副不勝嬌羞之態,但又舍不得放開的蕩樣更叫安兒興奮莫名,平常要叫她去做這等羞人的事,是無論如何也做不來,但此刻的紫薇掌門,在曆經安兒金芒的多次下,早就被慾念支配了。

    將嘴湊上紫薇掌門的櫻唇,安兒一陣綿密的輕吻,只覺一只柔軟如綿的玉手握在自己的上,一陣溫暖滑潤的觸感刺激得一陣的跳動,真有說不出的舒服,不由得把手插進了紫薇掌門的秘輕輕的起來,雖有滿腔羞恥感的紫薇掌門,但覺安兒手指在逗弄的快感,不由心中一蕩,纖手開始在上緩緩的起來,笨拙的動作反顯出紫薇的純潔。

    按著紫薇掌門的光頭伏到自己的,安兒示意要她進行,紫薇早已完全屈服在安兒的之下,天生的羞愧心反而讓她更刺激,慢慢的張開櫻唇含住了安兒的,看到守戒的「慈航女尼」肯爲自己,安兒不禁得意萬分,輕按著她的頭讓她上下的,興奮道:「不要只是用嘴含,舌頭也要動一下,就是這樣,掌門妳真聰明,天生就是的料。」

    同時一手還滑到紫薇掌門那如綿緞般的背脊上輕柔的撫弄著,不時還用指甲輕輕刮弄著她的背脊骨,另一只手則在胸前輕揉緩搓,順便還溜到處逗弄那顆晶瑩的粉紅荳蔻,輕輕梳動紫色被蜜汁潤濕的,頓時又將紫薇掌門殺得鼻息咻咻,加上被蕩的言語贊美,更是慾念橫生。

    不堪如此高明的挑情手段,只見紫薇背脊一挺,兩手死命的抓住安兒的大腿,吐出含在口中的,高聲道:「施主,好舒服,紫薇不能離開你的了,好空虛、好酸癢,這麽賤的紫薇不配再當峨嵋掌門,又來了,紫薇要還俗永遠跟在施主身邊,隨時讓施主的插進我的身體深處,我要緊緊夾住施主不放開……」

    蜜汁再度泉湧而出,在一陣激烈的抖顫后,紫薇掌門整個人癱軟了下來,趴在安兒的身上,只剩下陣陣濃濁的喘息聲,安兒眼見只是就讓紫薇到達,雖高興但她剛剛說的話關系重大,不禁肅然道:「紫薇,妳肩負峨嵋的重擔,怎麽可以隨便逃避,妳只是初嘗禁果,才會被慾控制,感到自己像妓女一樣渴求男人的蹂躏。」

    安兒將紫薇掌門的粉臀擡起,擺布成半趴跪的姿勢,一手按住她高聳的豐臀,另一只手握住,緩緩的在紫薇掌門輕輕劃動,感覺自己被擺布成般的姿態,一股強烈的羞恥湧上心頭,再加上不時在輕輕頂動,更是令她羞赧難當,可是酥麻難耐的空虛感卻慢慢從漸漸傳來,紫薇掌門再也忍不住的嘤嘤哭泣了起來道:「施主別安慰我了,紫薇自己知道自己真的很蕩,求你快滿足我吧!」

    安兒聞言,笑道:「紫薇,別急,我來幫妳恢複從前的貞潔。」說完將頂住濕淋淋的秘,兩手抓住紫薇掌門款款擺動的粉臀,猛地插進濕潤的秘,一股強烈的充實感,頂得她感到無限的滿足感,但接下來卻不是一波波更強的,安兒的韻律竟配合著阿彌佛陀經的誦念,將神聖的「百花聖心訣」真氣注入紫薇體內,她就逢迎著安兒的動作進入禅定的境界,只覺心中靜谧平和,比之以前更空透靈明。

    直到隔日中午,紫薇掌門又恢複從前不染俗塵的清姿,只是眼中化不開的濃情密意,一直注視著安兒,其他峨嵋衆女尼亦不舍自己的第一個男人離開,因爲安兒自動請纓往武林盟幫峨嵋抗議,而「峨嵋派」在安兒的建議下遷往「仙居谷」,有「百花聖女」白靈素和「極樂魔女」黑月蓉保護,應當不會有事,以后安兒也比較方便「安慰」她們。

    安兒連夜趕路,以致錯過了投宿的小鎮,只好在一間破廟中睡覺,熟睡中突然感到非常微弱的殺氣,若不是身兼聖魔兩家最高心法,絕難預先察知,一個翻身,原先睡的地方已出現深達三尺的細洞,眼前一名身材曼妙的女子俏立在破廟中間,手持一把通體藍色的透明長劍。

    只見在藍劍自身的光芒照耀下,穿著緊身藍色細銀邊勁服的絕色美女,神情帶著一種天生自然的驕傲,一對眸子像兩泓深不見底的清潭,她的美麗是秘不可測地動魄驚心,鼻骨端正挺直,山根高起,貴秀無倫,亦顯示出她意志個性都非常堅強,從那把特殊的藍色劍身可知,那就是傳說由「冰魄仙姑」元神凝聚的「藍刃」。

    其主人便是「七彩豔無雙」中的「冰魄雪女」藍筱蝶,她是無影無蹤的殺手,也是良家婦女貞的守護者,因此反成爲天下色狼欲一逞獸慾的極品,她的母親就是二十年前誤中「鳳涎香」,受盡百名男人蹂躏的藍靓庵女俠,清醒后藍靓庵受不了打擊本想自殺,想不到竟然懷孕了,爲了無辜的孩子只好忍辱偷生,之后便訓練藍筱蝶,誓要以「雪花劍法」誅殺世上所有的賊。

    藍筱蝶冷冷道:「白安兒,你「藥師玉女」綠芊芊,又淩辱了「慈航女尼」紫薇,穢亂「峨嵋派」,我要爲世上女子除害。」一劍「藍刃」刺出九個劍花,「雪花劍法」的殺招「天冰九飄」,往安兒身上印去。

    安兒知道藍筱蝶有誤會,亦不忍對美女動粗,只是閃躲吃驚道:「姑娘妳在說什麽,我和芊芊、紫薇她們都是真心相愛的,妳別聽信別人的毀謗。」雖然安兒的內力和招式都勝過藍筱蝶,但經驗變招卻比不上她多年實戰臨敵,尤其是只守不攻,一不小心被「藍刃」獨有的冷冽劍氣刺在檀中,聖心、銷魂竟無法化解,分流凍結受阻,安兒立刻癱瘓不能動。

    藍筱蝶割碎安兒的衣服后收劍道:「別說我汙賴你,給你個機會證實自己不是賊,只要你在我的色誘下不會興奮,我就放了你。」她不是憑一面之詞就濫殺無辜的人,所以每次都會用自己最美麗的身體,來確認俘虜的品格,尤其安兒天生正氣凜然,又在對戰時不動殺機,使藍筱蝶也感到心中動搖。

    以往她都只要嬌嗲幾聲,男人就都會忍不住挺起,藍筱蝶就會趁機斬斷根再淩遲處死,不過對著安兒,藍筱蝶竟破天荒的除掉外衣,使大部分雪白的肌膚初次暴露在男人面前,只剩穿來特別性感惱人的藍色繡花亵褲,胸前是透光藍邊蓮花肚兜,使得粉紅的在薄紗下更鮮明。

    「我看不用脫肚兜和亵褲,你就會忍不住興奮了,你大概以爲女人都會爲你的英俊臉孔著迷吧,不過只配被我踩在腳底。」聽到身上只剩下兩塊遮羞布的藍筱蝶這樣說,安兒感到生氣,自出道以來一直像天之驕子,想不到卻被汙陷成賊,但看到「冰魄雪女」瑩白的背脊到渾圓的豐臀,以至修長的美腿形成絕美的曲線,早已由期待趕跑了憤怒。

    藍筱蝶把右腳放在安兒的臉上,安兒的高挺鼻子立刻被壓扁,但是他可不肯放過這個輕薄美人的機會,趁機伸出舌頭舔藍筱蝶的腳跟,因爲感到酥酥癢癢的,藍筱蝶不禁放松腳的力量,安兒立刻嘲諷道:「被舔舔就不行了,看來忍不住的是妳吧。」藍筱蝶聽了后不甘的再用力踩他的臉,安兒則繼續舔她的腳趾,藍筱蝶在刹那間覺得有一股涼意從后背掠過。

    即將産生快感時,藍筱蝶看到安兒的已經在褲裆內挺起,突然驚醒過來,自己是來懲罰色狼,怎麽被調戲了還有興奮感,羞怒下罵道:「你果然是技術高超的賊,我差點著了你的道。」用腳踢安兒的肚子,安兒護身氣勁被封住,痛得蜷曲起身體。

    殺人從不手軟的藍筱蝶,罕有的覺得自己做得有一點過份,不過對方是賊,根本不需要手下留情,對自己剛才竟然有快感非常生氣,産生報複淩辱的心理,好像故意顯示自己的,跨在痛苦的安兒臉上,安兒的眼光從下面看她的股間,亵褲的花邊微微能看到處子的秘和四周的藍色。

    在平時會感到難爲情的這種姿勢,但想到安兒不久后就會死了,就不會感到羞恥,藍筱蝶用腳踩安兒的側臉狠狠道:「你這個良家閨女的色狼,我不會讓你死的那麽痛快的!」毫不猶豫的把右腳安兒的股間,藍筱蝶感受出腳掌下的硬塊很快的變大變硬,用腳拇指把安兒拉下時,挺直的金芒完全暴露出來,的不停的脈動著向她寒喧。

    不自覺中藍筱蝶被靡的氣氛感染,報複道:「我想小解了,就用你的臉當盆吧。」坐在安兒的臉上,把藍色亵褲拉到膝蓋上,然后慢慢蹲下,此時安兒眼睛盯著越來越接近的和前面的,藍色恥毛的顔色並不算很深,只見原本緊閉的口,如今已經微微翻了開來,露出淡紅色的和那顆嬌豔欲滴的粉紅色荳蔻。

    用力蹲下時,藍筱蝶卷曲的花瓣向左右分開,從里面露出鮮豔的貞節小肉片,隨著可愛的流水聲音,如甘露降臨到安兒的臉上,因爲生理上的解放感和在別人身上的虧疚感,使得她産生眩暈般的興奮,安兒已經無法忍耐的用嘴舔濕淋淋的,藍筱蝶把雙腿分開的更大,秘密的峽谷壓在安兒的臉上,藍色的草叢掩沒了安兒的鼻子。

    藍筱蝶要讓安兒被誘惑到慾火高漲又不能解決,帶著遺憾的下地獄,她巧妙的從左腿褪下亵褲,就那樣騎在安兒的臉上,安兒的舌頭在秘縫里扭動,內部的黏膜和花瓣不斷受到舌頭玩弄的時候,蜜汁順著舌頭溜入嘴里,藍筱蝶的性感越來越強烈,爲尋求更強而有力的接觸,巧妙的扭動配合安兒舌頭的動作,雙手推開肚兜,自己從下面就這樣玩弄兩個肉峰。

    在看到藍筱蝶有這樣的反應,安兒的舌頭就翹起在中找到最敏感的,不停的把嘴里的蜜汁塗在上面,下腹部幾乎快要溶化般的快感,使藍筱蝶陷入陶醉里,嘴里不斷發出哼聲,搖動頭時使美麗的黑發飛舞,安兒想要更進一步侵犯藍筱蝶的渴望,竟然使「百花聖心訣」和「極樂銷魂功」以檀中而融會貫通,産生金色的「天晶劍氣」,突破了「藍刃」的劍氣封。

    埋首在藍筱蝶秘用舌頭狂鑽的安兒,耳中傳來急促的喘息聲,只見藍筱蝶在那充滿青春氣息的緊繃大腿之上,完美的球狀,宛若新剝的雞蛋一般的雙臀,豐滿的高高聳起,纖細柳腰如蛇般款款擺動,正在迎合自己的愛撫,渾圓筆直的美腿有如離水的魚猛力掙扎,一張一合的夾纏,似乎難耐慾的煎熬,水汪汪的雙眸帶著無盡的春意,外翻顯現出晶瑩閃亮的粉紅色荳蔻,經過長時間的挑情愛撫,「冰魄雪女」終于逐漸陷入慾的深淵。

    安兒慢慢的翻過身來,坐到藍筱蝶的身邊,伸手在她那高挺堅實的玉女峰頂緩緩的搓揉著,口中問道:「藍姑娘,妳是否辨明我不是賊了,不然怎麽完全接受我的愛撫,還像很享受的浪蕩樣子。」慾火如熾的藍筱蝶,胸前受到襲擊,只覺一股酥麻的快感襲上心頭,不由得全身扭動更劇。

    雖說被刺激的慾念橫生,但藍筱蝶畢竟是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何曾接觸過男人,更別說像這樣被人亵玩,剛開始是自己掌握主導權才不知害怕,現在驚覺安兒解開道,一股強烈的羞恥感湧上心頭,急忙道:「不要,快放開你的手……別這樣……」雙手帶著銳利真氣橫斬安兒頸項,卻被安兒以迅雷手法連封四處大。

    安兒讓藍筱蝶跪伏在自己面前,握著並不急于塞進藍筱蝶的嘴里,而是用紅得發紫的頂在她的嘴鼻間來回磨蹭,再將金芒塞進了她的櫻桃小口內,雖說藍筱蝶在懲罰色狼時,早已見過不少次的欺淩場面,但從沒想過會輪到自己,用舌頭將入侵的給頂出去,卻被安兒在頭上一壓,整根又滑進直達喉嚨深處,頂得她幾乎咳嗽了起來,無奈順著安兒的動作,開始對著口中的吞吐了起來。

    眼看著本要取自己性命的藍筱蝶,一絲不挂的跪在自己腳下用舌頭仔細的舔著他的龜裂,把完全含在嘴里發出啾啾的聲音吸吮,安兒的哼聲隨著加入,也開始做出挺起的動作,藍筱蝶從本能上察覺就慢慢滑動嘴唇,讓進入的更深,在呼吸困難達到界限時,就在吐出去的同時用舌頭摩擦。

    安兒抓住她的頭發,強行將塞進她的嘴里,開始大力起來,藍筱蝶只能盡力張開嘴,讓自己的頭上下幾次,就逐漸明了要領,原來像分段的動作愈來愈順暢,這時候本身也對自己産生刺激,感到自己的産生感,因此更不停地讓自己的口吻潤濕,一邊小心翼翼地吸吮著,一邊將頭向前移讓能更深入一些,被一條溫暖滑嫩的香舌不住的頂動,叫安兒興奮的順著滑嫩的玉背往下輕撫。

    來到股溝間一陣輕刮以指尖揉搓著的菊花,忽然手指一下子插進了秘輕輕的插抽,一股暢快的充實感,有如電流般流入了藍筱蝶的腦海中,除了穢感之外不知何時加上感,然后又變成強烈的刺激和快感,被卷入異常興奮的旋渦里終于放棄了所有的自尊,開始在安兒的指示下,賣力的舔吮起來,甚至還將整個肉袋含進口中,以舌頭轉動袋中那兩顆。

    藍筱蝶把橫含在嘴里,雖然動作比之紫薇掌門略微生硬,但被溫暖濕潤的口腔緊緊包裹的舒適感仍令安兒興奮,從下向上慢慢舔,舔到的頂端,把尖硬的棒頂留在嘴里,看著藍筱蝶漸漸自動舔舐著自己的,安兒也將手伸到處不停的揉撚著蓓蕾,藍筱蝶感覺出安兒的雙手抓住她的兩個,陣陣酥麻的充實快感使她立刻縮緊嘴唇,用舌尖舔下的邊緣,把完全含在嘴里,同時頭也隨著上下擺動。

    在這種自甘賤的動作刺激下,安兒險險就要把守不住,急忙推開藍筱蝶的頭,嬌豔的紅唇和有著一條黏絲相系,在藍筱蝶的嘴里進出了一會之后,被唾液滋潤過的前端閃閃發光,藍筱蝶看著眼前的黏絲,內心感到羞慚萬分,想到自己平素潔身自愛,誰知今日竟然爲一個陌生男子,一串晶瑩的淚珠悄然湧出,那還有平日英姿煥發的樣子。

    安兒讓藍筱蝶赤條條的坐在地上,此時的藍筱蝶兩腳八字型打開,被迫擺出一副不雅的姿態,感到羞愧難當,安兒卻像在鑒賞藝術品似的,趴在藍筱蝶兩腿之間,滿心歡喜的凝視並探身向前,然后用手指觸摸藍筱蝶的秘,暗贊藍筱蝶的嬌嫩之余,一面用手指不斷在藍色恥毛周圍撩動,當手指翻動左右兩片花瓣時,一顆淡紅色的便呈現眼前。

    「不……不要看。」藍筱蝶虛軟無力的雙腳輕微掙扎,安兒手指變本加厲在濕淋淋的水簾洞口輕輕的撫摸著,令人難耐的越來越強烈,漸漸敲開她理智中那扇慾的大門,原本白皙的,已經染上了淺淺的桃紅色,而且在難以克制的興奮下,微張的櫻唇發出嗚咽般的呻吟聲,胸中一股悶熱滯塞的感覺,使兩片花瓣像翅膀一樣向左右伸展,露出通往的洞口,一縷清泉自桃源緩緩流出,猶是處子的藍筱蝶莫名的恐慌,嬌軀不自覺的扭動著。

    「妳的顔色真是美麗,讓我徹底爲妳檢查一體吧!」安兒手口並用開始在藍筱蝶全身探索,手或舌頭觸及的地方,藍筱蝶都感到酸軟無力,而這份感覺正不斷的蔓延全身,無論她怎樣壓抑自己,當一只巨手剛好把整個包圍著,不斷輕柔地搓揉時,便感到全身乏力,尤其是被觸及耳珠時,呼吸更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順著雪白的玉頸吻下來,映入眼中的是高聳的酥胸,安兒的攻擊目標開始集中在上,吸吮聲此起彼落的同時,只見原本若隱若現的淡粉蓓蕾早己充血,伸出舌頭對著粉紅色的快速舔舐,時而用牙齒輕咬著那小小的荳蔻,由胸前傳來的酥麻快感,遊遍全身的手指再次回到女人的秘聖地並且慢慢,藍筱蝶雪白的身軀開始左搖右擺的扭動,粘膜沾滿了安兒的手指,盡管內心感到羞憤萬分,口中卻傳出動人的哼嗯嬌吟聲。

    藍筱蝶只覺說不出的舒服,不禁緩緩的搖動柳腰,迎合著安兒的愛撫,纖細的腰肢左右擺動同時,全身亦不斷抖震,全身像被火焚燒著似的,漸漸感到傳來陣陣快感,而且開始擴散至整個下半身,直沖到腦髓去,安兒得意的看著藍筱蝶的反應,手上不緊不慢的撫弄著眼前這活色生香的迷人胴體,見到藍筱蝶在自己的逗弄下,口中嬌喘籲籲,不時還伸出小巧的香舌,舔舐著微張的櫻唇,彷彿十分饑渴一般。

    這副糜的絕美景象,看得安兒豎然挺立,對著藍筱蝶微張的櫻唇一陣狂吻猛吸,只覺觸感香柔嫩滑,如蘭似麝的香氣撲鼻襲來,兩邊昂然的向前凸出,從正面看來,美的就像倒伏的小碗一般,而且從旁邊側看她的,只見圓聳的中心,裝飾著炫目的粉紅色,手指緩緩插動起來,一股酥麻飽滿的充實感,登時填補了藍筱蝶心中的空虛,所有的道德理智都已悄然逝去,只余下對慾的追求,這是她造夢也沒有感覺過的興奮。

    邊狂吻著藍筱蝶的櫻口香舌,邊揉搓著堅實柔嫩的,手指更被內層層溫濕緊湊的緊緊纏繞,舒爽美感令安兒更加興奮,深埋在內的手指開始摳挖,只覺有如層門疊戶般,在進退之間一層層纏繞著深入的手指,手上的動作不由得加快,更將藍筱蝶插的咿啊狂叫,粉臀玉股不停的上下篩動,迎合著安兒的,令到澎湃的快感蜂擁而出,令到她全身所有器官都處于興奮狀態。

    藍筱蝶的身體激烈的扭動,口中叫聲一陣緊似一陣,一張一合的吸吮著安兒入侵的手指,甚至安兒緩緩抽出手指時,還急擡粉臀,好似舍不得讓其離開似的,全身好像被雷擊中似的,變得又熱又濕,被封而無力的雙腳,猶如花瓣一樣慢慢向外張開,由于受到前所未有的強烈刺激,所以有生以來的爆發出來,此刻的藍筱蝶進入了一個完全忘我境界,這就是她第一次的性,亦是把理性徹徹底底地壓下來的一次性。

    安兒將藍筱蝶粉雕玉琢般的修長美腿,高舉向胸前反壓,女人的開始挺出,被兩側拉動使得中間的縫隙擴大,如此一來整個口和的完全的暴露在安兒眼前,被擺成如此羞人的姿態,隱密之處一覽無遺的暴露在安兒眼前,令藍筱蝶羞得滿臉通紅,安兒打量藍筱蝶的,隨著扭動一張一合緩緩吞吐,彷彿在期待著什麽似的,安兒將金色頂在藍筱蝶的秘入口,準備完成最后的手續。

    將在那顆晶瑩的粉紅色荳蔻上不停的磨擦,那股強烈的難耐酥麻感,刺激得藍筱蝶渾身急抖,可是由深處,卻傳來令人難耐的空虛感,不由得使藍筱蝶一陣心慌意亂,在安兒的刺激下,盡管腦中極力的阻止,可是嬌嫩的卻絲毫不受控制,本能的隨著安兒的挑逗款的擺動起來,似乎在迫切的期望著安兒的能快點進到體內。

    甫一,藍筱蝶不由得輕歎了一聲,似乎是感歎自己的貞即將失去,又好似期待己久的願望終獲滿足,安兒只覺內緊窄異常,雖說有著大量的液潤滑,但仍不易,尤其是內層層疊疊的肉膜,緊緊的纏繞在頂端,更加添了進入的困難度,但卻又憑添無盡的舒爽快感。

    又粗又大的正逐寸深入,在藍筱蝶緊窄的門前擠擦了一會便塞進,隨著的不住前進,藍筱蝶內的薄膜不住的延伸,雖然它仍頑強的守衛著桃源聖地,可是此刻也只能任憑安兒肆意淩虐,彷彿聽到一陣撕裂聲,劇痛有如錐心刺骨般猛烈襲來,藍筱蝶之內的防衛終告棄守,伴隨一聲慘叫,安兒的勢如破竹插進的深處,直達位置,只覺一層層溫暖緊緊的包圍住,帶給安兒一股難以言喻的舒適快感。

    藍筱蝶粉腿盡頭除了是藍色而濕淋淋的三角體毛外,還有高高隆起的神聖秘,兩片花瓣好像嘴巴一樣正在吞噬著一支又粗又大的棒,汁液不斷沿著直流到那男人的大腿上,金色愈是猛力的向著沖擊,藍筱蝶的反應就愈見激烈,安兒的變得更爲淩厲,沾滿的,在一出一入的動作下,發出了「吱啐吱啐」濕潤的磨擦聲。

    每一次的,都有如直撞入藍筱蝶內髒一樣,令她緊咬著牙關發出卡卡聲響,在發出呻吟聲的同時,全身散發著一種既可憐又害羞的神態,證明她對這一切是保持清醒的,除了感到體內的器官一直不停地抽搐之外,同時亦感受到在自己體內緩緩地抖動著,慾高漲的藍筱蝶終于按捺不住本身情緒,把一直抑壓著的本能反應爆發出來。

    隨著藍筱蝶半興奮半悲嗚的叫聲,安兒手上不緊不慢的揉搓著一對高聳挺實的玉女峰巒,不停的急抽緩送,只見藍筱蝶星眸微閉,滿臉泛紅,一發不可收拾的情慾,令到她陷于失去自控的狀態,背部弓字形地向后抑,口中嬌吟不絕,柳腰款款擺動,迎合著安兒的,自中緩緩流出的液,夾雜著片片落紅,憑添幾分淒豔的美感,更令安兒興奮得口水直流。

    掉落一旁的「藍刃」被飛散的處子落紅濺灑到,獨有的藍色光輝竟然黯淡下去,彷彿和主人的失貞相呼應,正陶醉在安兒的下的藍筱蝶,忽覺安兒離開了自己的身體,頓時空虛難耐的失落湧上心頭,急忙睜開一雙美目,嬌媚道:「啊……不要……啊……別停……」邊說邊扭動著迷人的嬌軀,更添幾分糜的美感,心中那里有絲毫貞及道德感,只剩對肉慾快感的追求。

    看到藍筱蝶這副靡的嬌態,安兒忍不住再進入那柔嫩的嬌軀內,藍筱蝶忽覺陣陣舒暢快感不斷傳來,尤其是秘被一根熱氣騰騰的緊緊頂住,熨藉得好不舒服,玉臂挂在安兒的脖子上,一只迷人的修長美腿更是盡力的夾纏在安兒的腰臀之間,柳腰粉臀不停的扭擺往上,更是不住的厮磨安兒的金芒,在激烈的動作活血下,藍筱蝶被封的道已經解開了。

    在藍筱蝶的自願扭動之下,安兒只覺纏繞在的不住的收縮夾緊,心深處更是緊緊的包住前端,有如在吸吮一般,真有說不出的舒服,不由得贊歎道:「藍姑娘,妳扭得真好……對了,就是這樣,好爽……

    妳還真聰明。」她不只漂亮,而且還具有令人焚身似火的魔力,藍筱蝶像在對抗著的刺激而把雙腳不停磨擦扭動,反而使昂頭吐舌的更能插進又暖又濕又緊又窄的秘聖地里。

    安兒突然把藍筱蝶整個人抱起,放到自己的腰間,因此的角度亦隨著體位轉變而更改,有如脈搏般不停地跳動著的,直向著的天井部份壓迫,藍筱蝶清楚的感覺到在她腰的中心不斷發生小小感,現在心里只知道追求更大的快感,以自己身體的做中心,她的不由己的開始做起旋轉運動。

    此刻的藍筱蝶感到強烈的快感源源不絕地從傳遍整個身體,正處于一觸即發的狀態,臉上浮上一層紅云,鼻息也漸漸濃濁,兩個人結合的部分已經沾滿蜜汁,已經延伸到叢草的邊緣,完全露出快樂的小,情不自禁發出來臨的叫,全身開始抽搐,纖腰高高挺起,背脊向后仰,一絲不挂的上身后仰,又圓又大的不斷的上下搖動著。

    這決不是夢,但亦很難想像是現實,一向厭惡男人的「冰魄雪女」,怎可能在男人眼前赤條條地露出柔軟的身軀,並且不時發出叫,和安兒的連在一起,安兒手臂正抱著藍筱蝶的纖腰,把她承托在自己的腰部,並且不斷上下搖動,充滿線條美的身形,白里透紅的肌膚,再加上亂的意態,和平時冷靜的藍筱蝶相比,簡直是判若兩人。

    安兒雙手在藍筱蝶那渾圓挺翹的粉臀,結實柔嫩的大腿不住的遊走,兩眼直視著緩緩扭動的雪白玉臀,藍筱蝶明明個子不高大,但卻有一副令人意想不到的豐滿的身材,全身更沒有半點多余的脂肪,美得毫無瑕疵的一雙,孅幼的小蠻腰,又圓渾又高挺的臀部,還有一雙充滿線條美的長腿,這些都是平日從外觀察覺不到的。

    羞赧中帶著酥癢的感覺,有如巨錘把藍筱蝶的理智徹底的摧毀,安兒把她身體提起,當從她的抽出一半來的時候,又把手放開讓藍筱蝶整個人向下墬落,此時便一次插進深處,直頂,而藍筱蝶則合上眼,緊皺眉頭,並且發出蕩的喘叫聲,靈活的在秘不停的攪動,每一下,藍筱蝶雪白大腿內側的都會泛起如波浪般起伏的震動。

    又粗又金的不斷猛力地在藍筱蝶腿間的瘋狂,猶如被賦予生命一樣,藍筱蝶的呼吸變得紊亂,喉頭猛然仰向后,黑發在空中美妙飛舞,她感覺出自由自在活動,使她覺得身體里的每個角落都被摩擦到,刺激雌性的本能使藍筱蝶的幾乎瘋狂,淚水滲滿臉上,好像小孩子一樣不斷地搖著頭,發出最蕩人心魄的叫聲后,藍筱蝶身體有如電殛般的震撼。

    藍筱蝶知道自己正向奔馳,就開始激烈痙攣,和體內的很自然的揉搓在一起,沒有點力氣似的藍筱蝶無意識道:「不……請放過我……我快被了!」她雖然口里說不,但身體一直沒有半點反抗的舉動,只是皺著眉默默的承受安兒的進襲,此刻的藍筱蝶流露出一副像要哭出來似的痛苦表情,雙眉深深皺起,半張的嘴唇不停地震動著。

    當性感要達到頂端時,藍筱蝶摟住安兒的脖子要求接吻,趁此機會安兒把藍筱蝶的右腿高高舉起,並把有如鐵一樣堅硬的,直搗黃龍鑽進秘的最深處,亦把雙手放在藍筱蝶的黃蜂腰上,像要把她整個人抱起,藍筱蝶的頭左右擺動,指甲陷入安兒的后背里,只見那宛如白桃般隆起的,不停的吞咽著安兒的,她覺得現在是一個木棒里的感覺,痙攣如今已經從腰擴散到全身,形成無法正常思考的狀態。

    雙眉緊皺的藍筱蝶忽然發出極爲享受的呻吟聲,安兒雙手緊緊抱住藍筱蝶的頭,女人的緊緊夾住男人的,圓聳惱人的臀部,以及緊裹著灼熱的,使得安兒快樂的幾近銷魂,慢慢把從抽出時,就隆起形成粉紅色的環,被的幫浦擠出來的蜜汁,從流下去,陣陣酥麻快感不住的襲入藍筱蝶的腦海,爲追求更深入的接觸,藍筱蝶也主動的扭動,強烈從體內向上沖,就産生有如整個肉向外翻轉的收縮感。

    藍筱蝶緊抱著安兒,一種羞慚中帶著舒暢的快感,周身有如蟲爬蟻行般酥癢無比,不自覺的想要扭動身軀,口中的狂亂嬌喘夾雜著聲聲銷魂蝕骨的動人嬌吟,整個人陷入瘋狂狀態,毫不間歇的在臀部里起落的,沾滿粘糊糊的,並且不停的發出卑猥的聲響,在金芒深深后停頓的刹那間,藍筱蝶就發出更強大的反應,安兒好像意識到藍筱蝶正處于來臨的境界,于是展開瘋狂的沖刺,力發千軍地猛然。

    在藍筱蝶身體里的,猛然從前端射出火熱的液體,當奶白色的從藍筱蝶的溢出之際,就在全身的骨肉幾近拆散的喜悅痙攣,及淒美絕頂的沖刺中,藍筱蝶終于被送上了愉悅的顛峰,眼前盡是跳動不實的錯覺,蜜汁再度狂湧而出,沈醉在余韻中的舒適感,緩緩的遊走全身,星眸微啓,嘴角含春輕嗯了一聲,語氣中滿含著無限的滿足與嬌媚,一頭如云的秀發披散在地,細小汗珠使肌膚更顯得晶瑩如玉,沈入了夢鄉之中。

    當藍筱蝶回複知覺后,已記不起在什麽時間昏倒,更不知道怎會赤裸裸躺在破廟和爲何會全身燙熱酸軟,但當她正想站起身,發覺自己的不斷流出帶有百花香氣的紅白液體后,剛才記不起的事便重現眼前,悲哭著的她在心底里對自己說:「我剛才被人了……」

    藍筱蝶撿起「藍刃」就要自盡,但失去光輝的「藍刃」竟只能在雪白的頸子留下一道紅痕,完全喪失神兵應有的銳利鋒芒,安兒此時出聲道:「藍姑娘妳也太過于沖動了,要不是我早已檢查過「藍刃」,我怎麽舍得讓妳自殺,到底是誰跟妳說我是賊的?」

    藍筱蝶看著眼前奪走自己貞的賊,狠狠道:「是南宮世家的南宮非,難道堂堂一方之主會汙陷你嗎!」

    安兒恍然大悟,苦笑道:「原來是那個真正的賊,藍姑娘妳有所不知,芊芊就是被他下了「鳳涎香」,我們才迫不得已在未明媒正娶下合體交歡,不信的話妳可以到「仙居谷」找芊芊本人求證。」

    藍筱蝶對于害慘母親的「鳳涎香」特別敏感,聞言后大吃一驚,抓起衣服和「藍刃」,就要去找「藥師玉女」綠芊芊求證,卻被安兒擋在門前,藍筱蝶用衣服遮住裸露的胸前雙乳和腹下,驚道:「你還想做什麽?」

    安兒誠懇的道:「藍姑娘,不論過程如何,我們都有夫妻之實了,彼此的身體都屬于過對方,我又在妳體過精,要是妳懷孕了怎麽辦,就讓我負責妳以后的未來吧。」

    藍筱蝶看著安兒誠摯的眼神,回想到剛剛初次的快感,不禁俏臉漲紅低頭道:「若我察明你不是賊……我自然會爲你守身。」

    話一說完,「藍刃」竟發出比以前更加璀璨的藍光,安兒微笑道:「看來並不是處子才是純潔,爲了心愛的男人守貞才更是神聖,連「藍刃」失去的神力都可以恢複過來。」




















0.016468048095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