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叔母、個人、教授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叔母、個人、教授第一章姐姐久美子是大學生就讀高中三年級的觀月真治在假日裡躲在家裡看錄影帶,畫面上正出現一名漂亮的女孩,而真治正聚精會神的注視著,微風吹拂著她飄逸的長髮,她臉上呈現著美麗的笑容,一支手拿著網球拍,輕輕的笑著,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齒,這是多麼美的景像真治最近買了一部攝影機,他一買來試拍時,第一個想到要拍攝的人就是姐姐久美子,然而真治的目的是希望想著姐姐的時候,就能夠藉由錄影機看到久美子那完美的身材呈現在畫面上,真是棒極了,她穿著純白色的短衣裙,還有那落在外面健美的雙腿,呈現出一種無法形容的性感,從高中到大學,她都喜歡參加一些戶外的活動,所以她的皮膚很好,她的小腿很美,大腿和膝蓋間有美好的曲線,和一般女性比起來簡直沒話說,真治覺得,她簡直無人可比,比任何一個女孩子還要漂亮這位年僅二十歲的姐姐,使得每個見到她的男孩子都大為讚歎,都被她的媚力吸引住了畫面上久美子開始打球,她大力的揮著球拍,不斷的注視對方的選手,一邊跑一邊打,微風吹起他的裙子,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大腿,真治越看越興奮,不自覺的用手去觸摸他的棒子,畫面又出現久美子的腳,那美麗的曲線,又使他開始聯想了,他想著,姐姐的屁股一定很漂亮,如果我的棒子能夠在上面磨擦再從下面進入的話…他不斷的想像,使得血液好像有一股衝勁,不斷的衝到他的龜頭上,真治一直注意著她的大腿,使得他受不了,只好把褲子脫下來,開使撫弄著棒子的前端,他看到了小小類似小水滴的黏液流了下來,現在畫面上又出現了久美子的大腿,這種強烈的刺激,使得他有一種想射精的慾望,每天他想著姐姐,最少都要射精一次,這種強烈的慾望使得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真治記得曾經在一次洗澡中撫摸久美子的大腿,那是三年前,那時姐姐久美子還是每天和他一起洗澡,有一次,由於姐姐不斷的用肥皂去搓洗那支越來越大的棒子,搓洗著,使他衝動的伸出手,去撫摸她滑潤的大腿,而就在那一次,真治莫明奇妙的射出了體內第一次的精液,哦!他噴的姐姐滿臉都是,於是現在的真治只要一想起姐姐的大腿,便會產生了性慾,然後自慰一番真治呆呆的看著畫面,他又興奮起來了,這一次他對準了姐姐飄起裙子的鏡頭,按下停止鍵,讓畫面停在兩腿的突起地帶,他對著畫面,掏出自己的棒子,用右手抓著,左手去撫摸畫面上的久美子他用手去觸摸那突起的部位,好像真的可以感覺到那柔軟的部份「喔…喔…」他好想抱著久美子,想要讓久美子也握著自己的棒子,像小時候一樣,他想起久美子小時候常叫他「快一點,真治,到浴缸去」久美子的聲音一叫,他們就開使比賽看誰的衣服脫的快,真治總是脫的比較快,在一瞬間,他感覺到自己好像回到了童年「嘿嘿,我勝利了」「真治,我幫你洗澡,我幫你洗比較省時間」久美子說真治把兩腿張開來這是完全沒有性意識的動作,而真治總是問姐姐許多問題「姐姐,為什麼你的胸部和我的胸部不一樣」「姐姐,你那裡為什麼長那麼多毛」久美子總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真治的問題,就回答說「因為真治的年紀還小」其實他脫衣服的時候,看到姐姐脫衣服的姿態,他的棒子,不曉得為什麼開始變大變硬了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很喜歡偷看姐姐脫衣服的樣子,每次棒子變大又變了顏色的時候,他就趕快塗滿肥皂泡泡,好讓姐姐看不見久美子的手抹著肥皂,在陰莖上轉動著,使得真治有一種奇異的滋味,他說「哇!真是不可思議,姐姐,這樣好舒服」若是別的女孩子撫摸自己的性器官,他會有羞恥的感覺,但是若是讓從小一起洗澡的姐姐撫摸,這種羞恥一下子就過去了,他想到自己長大了,還跟姐姐一起洗澡,有點疑慮,但是漸漸的,他看見姐姐越來越成熟身體的姿態,他會很難把持住心中那種波濤洶湧的感覺,他覺得很害羞,又很期待姐姐那小麥色的大腿被太陽照出來的顏色使得真治的棒子又硬了,由於久美子的成熟軀體刺激著真治,使得真治的兩腿之間有種火辣辣的感覺另一方面,久美子看著真治一天一天的長大,她可以感覺到真治對性的問題越來越多,每次問這些問題時,她總是會羞的面紅耳赤,事實上,久美子對真治的成長也逐漸感興趣,她也想親近男人的身體,她把他當做是一個很有興趣的對象對性不是很清楚,但又很好奇的久美子,從朋友之間的話題中,對於男人的身體,感到了十分好奇在洗澡時,她總會故意去搓那根棒子,並且用手撫摸它,幫他洗澡,就在那時,真治的棒子越來越硬,和從前完全不一樣的變化久美子故意叫著快點,現在要洗這邊了真治打開了雙腳,任由久美子握住了陰莖,開始從那裡洗著真治,變的有一點硬真治說哦!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久美子笑著說可能是因為長大了吧久美子的手,抓著包棒子皺皺的皮,拿著肥皂在上面搓柔著,由於肉莖可愛的樣子,覺得有點想要抓起來壓一壓久美子知道真治已經慢慢的變成男人了,這種不爭的事實可以由他下半身的變化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她知道可愛的弟弟已經開始改變了,她應該和弟弟分開洗澡才對,可是由於好奇心的驅使,她還是沒有辦法控制這種慾望漸漸的,只要一起洗澡,一脫掉衣服,真治的棒子便會勃起,而且變得好硬,整個都挺立起來小時候,母親因為沒有空,所以從小就是久美子在幫真治洗澡,後來母親告訴久美子說「久美子,真治雖然可愛,但是他已經是一個國中生了」久美子馬上的反應是抵抗母親的想法「我覺得兩個人一起洗比較好,而且真治也洗不乾淨」她總是在為自己的行為找理由,即使她自己都解釋不出來為什麼要這樣做那一天,久美子一如往常的幫真治洗澡,在脫衣服的時候,兩個人好像都個有個的想法,不知道在思索什麼,真治看著久美子脫掉一件件的衣服,他的棒子已經開始往上翹了但是這種奇怪的狀態使得他感到很快活他和姐姐默默的進了浴室,真治胸中就有一種不可思議的衝動,他看著姐姐的豐滿胸部,真的好想去撫摸她一下真治拿著肥皂在久美子背後塗抹著,突然間,久美子說「今天前面我自己來洗」「喔!我洗背就好了,為什麼呢」從小,當他學會拿肥皂時,就幫久美子洗澡了,他覺得姐姐的身體細細長長的,看起來好好玩,但是,最近一起洗澡,久美子的胸部已經變成了向山谷一樣的漂亮,陰毛也漸漸覆蓋起豐厚的兩片肉唇他看著姐姐的乳房,他的兩腿之間有一種奇怪的感覺真治十分喜愛姐姐的乳房,他直接去撫摸她的大腿,並且想著那雙有美麗曲線的腿,他的視線一直注視著他所洗的地方,包括了膝蓋,腿和腰,甚至胸部他碰了一下姐姐的胸部,姐姐閉著眼睛,他想著「姐姐沒看到我」真治開始大膽的看著姐姐的胸部,他看著奇怪的乳房,感到非常快樂,他對於久美子有著美麗的誘惑真是無法忍受他看著久美子美麗的曲線,再看到淡紅色的乳頭,看起來像畫一樣的漂亮,直徑大概有三公分的乳暈,就在乳房上逐漸隆起了,而乳暈的中心,上面有個突起可愛的小乳頭,周圍則呈現漂亮的粉紅色,這種姿態在真治眼中看的十分清楚他想著「哇!真是太漂亮了」於是他兩腿之間又起了反應,他覺得陰莖越來越硬了,呈現一種勃起的狀態,他一直注視久美子的表情怕她生氣他用手去撫摸久美子的手和大腿,他也曾在夢中夢見很大的乳房,那是久美子的這時,久美子緊閉的大腿打開了,讓真治用右手拿肥皂去塗抹,當他碰到那軟軟柔柔的部份,他叫了一聲「啊!啊!姐姐」在那一瞬間,他從來沒有那麼棒的經驗他想著「姐姐的大腿那麼軟,這中間為什麼會這麼柔軟,好棒的感覺」真治伸出手來,他很捨不得放棄這個撫摸大腿的機會,他從小就幻想有一天能摸到姐姐的身體姐姐的大腿實在太光滑了,他開始在上面拚命搓柔,他不斷的叫著「姐姐!姐姐!」久美子閉著眼睛,在沉默中,真治可以感覺她的心在跳動,這時久美子睜開了眼睛,打破了沉默說道「快點換姐姐幫你洗澡,你現在在椅子上坐好」這時候,真治把右手伸出,放在姐姐的大腿上,久美子把椅子拿給真治坐真治坐下來,他又碰到了久美子的大腿久美子默默拿起肥皂,從腳開始搓柔著,有時候會碰到那硬硬的棒子,一瞬間,真治產生了很大的快感,他有異常興奮的感覺他的呼吸開始急促,腹部也開始翹起,那種撫摸的感覺使的真治閉上了眼睛,久美子的手正放在大腿上,真治期待她去觸摸他的陰莖真治閉著眼睛,耳朵似乎可以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久美子的手開始去撫摸棒子,在一瞬間,把它握住了她的手指碰到了陰囊,然後用中指抓住了真治棒子的裡側,碰到龜頭「啊!啊!哦!姐姐!」真治閉著眼睛叫著在這一瞬間,突然被握住的感覺實在太刺激了,不禁爽快的叫了出來,這種感覺是他想嘗試,但也產生了不安的感覺久美子仍然用她的左手搓著他的陰囊,然後用右手的中指,食指三個指頭,塗滿了肥皂在上面搓柔著,久美子看著硬挺的棒子,在想它的直徑到底有多大這時,真治的腦袋幾乎呈現空白,他叫著「姐姐!哦!姐姐!」扶著久美子的肩膀,他的腰挺了起來,離開了椅子突然間,真治有了第一次的射精經驗,白色的精液從體內放出來,高高的噴起來,噴到了久美子的臉上,灑了她滿臉都是久美子「啊」一聲的叫了起來,真治也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浴室裡充滿了真治噴出來的汁液的味道,對於剛剛噴射的感覺,他從來沒有這麼爽快過,姐姐趕快轉過頭,把那根強硬的棒子給壓下來,然後對真治說「真治!趕快!趕快衝掉」久美子跑到洗手台旁邊,用水沖洗那被精液噴滿的臉,真治在旁邊默默的看著洗臉姐姐的裸體,他抬起頭想到,是姐姐的身體使得自己的棒子產生了變化,由於姐姐的手握住了棒子,才使他產生了射精的感覺,這時他不斷的在腦中想著,那種難以理解的快感,他撫摸著姐姐的腿,達到了最高的境界然而,姐姐的一句話,使得真治一下子跌入絕望的深淵「真治,明天你自己一個人洗澡」真治嚇了一跳,他從來沒有自己洗過澡,他問著姐姐說「怎麼了,為什麼,姐姐」「沒有什麼,我覺得我們一起洗澡不太好,還是不要一起洗的好」久美子一定是生氣了,她先走出浴室,留下了真治一個人,使得真治腦中一片茫茫然,他想著「姐姐一定是為了今天的事生氣的,真治是因為姐姐的身體才產生了爽快的感覺,姐姐為什麼要生氣?」他越想越悲哀,從小希望能和自己夢想中的女性一起洗澡,現在卻不能了,他眼淚自然的就流了出來,從此之後,兩人就沒有在一起洗澡了自從第一次射精後,真治才漸漸的從友人的談話中知道這是男人的正常反應,而現在已經離那時有三年了,一切都改變了,久美子已經變成了大學女生,有著柔美的肌膚,雪白的大腿,他常偷看著,覺得她真是一位大美人,他常常回味著,那天浴室裡的那種感覺,使得他兩腿間又發熱了…叔母、個人、教授第二章撫摸著嚮往的大腿而射精久美子每天都在憂鬱中渡過,她對這種一成不變的生活方式不太滿意,很想掙脫這種無形的枷鎖她回想到高中的生活曾經使她那麼快樂,不禁泛起了一絲微笑久美子在高中的時候,因為那張美麗的面孔,而引來一群男同學在後面跟蹤,直到現在,她仍然很容易使大學男同學對她產生好感她拿出高中時的相簿,回想以前同學讚美她的情形「久美子可真是一個大美人,誰要能得到她,那一定是他的福氣」「是呀!像我們就不能同久美子來比了」兩位同學的一搭一唱,常使久美子得意不已,但她總會回答說「沒有啦,我對男生沒有興趣」這樣的對話,在久美子的生命裡不曉得出現了幾次上大學之後,同學常在一起討論男女的問題,久美子對這話題產生了很大的興趣,一天,同學討論一些大膽的問題,說道「久美子啊!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嘗試一下男女結合在一起,抱在一起的感覺,嗯!實在太棒了」那位同學一付自我陶醉的表情,久美子的心裡泛起了一陣漣漪,每天,久美子都會注意著一個男孩子,他叫做西村和彥,他不會像其他的男孩子一樣奉承著他,使得久美子對他產生了好感一天下午,久美子忘了帶雨傘,回教室時正好遇上了西村,兩人有了第一次了懈逅,那天西村送久美子回家,她一直記得那件事,直到有一天,西村拒絕了她,她才體會了失戀的痛苦,她躲在棉被裡哭了一整夜,但她也想了一整夜,也許西村他並不是一位好的男性,男人外表上是看不出來的,她高中便有一次的經歷大概是久美子高三的時候吧,久美子的實習老師羽村僚,那時的羽村還是一個大學生,久美子很崇拜他,班上有個同學叫萌子,也很喜歡他,當時萌子被羽村的外表和翩翩的風度迷的暈頭轉向的有一天,萌子告訴久美子,今天羽村老師為了慶祝就職,舉辦了一個餐會,希望同學都能來參加,萌子問久美子「久美子,今晚的餐會我們一起去好嗎?」久美子想,早一點回來應該沒關係吧,於是便點點頭,她心想,萌子總是和年長者混的那麼熟,尤其是和羽村老師,那麼親熱,真令我羨慕,她不禁幽幽的歎了一口氣傍晚時分,他們在餐廳門口碰面,萌子穿著一件短裙,一件薄上衣,看起來性感又時髦,艷光四射,而同行的久美子卻穿的像一個高中生似的當萌子碰到久美子時,她心裡想著「雖然久美子穿的很樸素,但她優雅玲瓏的身材卻藏不住」萌子有點忌妒的看著她,相形之下,萌子的裝扮覺的很粗俗,萌子很不悅的看著窗外羽村介紹他的大學同學給大家認識,站在牆邊的久美子發現羽村一直看著她,還不時的對她微笑點頭,笑一笑,久美子感到很高興,她心想羽村老師總算注意到我了,萌子知道久美子的心意,她說「羽村最色了,自從你進來以後,他就不再和我說話了」他們自我介紹之後就開始用餐了,四個人邊吃邊聊萌子卻不斷靠近羽村,兩個人看起來好像是一對戀人一樣,坐在旁邊的久美子看著他們倆一副親熱的樣子,心中不禁羨慕起萌子來,坐在另一個角落的板井卻未曾說過一句話,似乎一直在瞄著什麼久美子感到羽村的眼光一直瞄向自己,似乎不把萌子放在眼裡,她想到「會不會是我那裡不對勁,要不然他幹麼一直看著我」飯後,久美子急著想回去,但板井和羽村,似乎不放她走,羽村首先開口說「今天是我就職的慶祝會,不應該那麼早回去,留下來嘛」萌子因為不想回去,也這麼勸她,於是久美子便又留了下來,接著四個人便開始喝酒慶祝,萌子很快的就醉倒了,久美子也感到快支持不住,羽村在一旁拍手大喊:「好!久美子再喝,再繼續」久美子感到頭暈,她沒有想到酒的後作力這麼強,而羽村正用貪婪的眼睛不停的看著久美子的身體久美子覺得自己像是全身赤裸的躺在那裡,任憑羽村觀看,她慌慌忙忙的站了起來,卻發現自己的頭很重,於是又倒了下去,羽村說道「久美子,你再喝一點酒看起來會更漂亮」久美子聽到羽村的聲音,她覺得很不舒服,她開始想找救兵「萌子呢?萌子」羽村說:「那個女人那,她現在正和板井在別的房間不曉得在幹什麼呢」久美子勉強站了起來,她覺得羽村似乎不太關心萌子,她說「你和萌子不是很好嗎?」羽村有點懊惱的說:「你在說什麼啊!我對她沒什麼啊,更何況我還看見她和別人抱在一起呢,你這女人,到底在想什麼」久美子開始有點明白兩個人的關係,可憐萌子那麼喜歡羽村,羽村卻不喜歡她這時,羽村開始伸出雙手在久美子身上亂摸,久美子顫抖了一下,羽村又繼續撫摸她的肩膀,久美子大叫:「不要!不要!」她拚命的在抵抗羽村不斷落在她身上的壓力,但她始終躲不開他強有力的雙手,她又叫著「羽村,求求你!不要!」羽村看著久美子那無謂的抵抗,發出了一陣狂笑,他溫柔的安撫著久美子說「乖!不要亂動,馬上就給你最好的東西了」他伸出手去撫摸久美子的胸部,那巨大豐滿的胸部,隱隱約約在那裡抖動著,他的手不停在那裡游移著,感覺到很滿足,他心裡想著,如果能將她的上衣脫掉,那不是更棒,於是他一支手摸著久美子一邊的乳房,而用嘴去親吻另外一邊的乳房,不斷的挑逗著久美子,久美子的乳房被吸的抖動了起來,全身肌膚開始顫抖久美子想著自己遭受這樣的折磨,眼淚不斷的流了出來,卻哭不出聲音來,羽村瞄了她一眼,沒有理她,可是眼前這個男人卻和弟弟一樣有個相同的東西羽村的下體不斷靠近她,而久美子的身體不停抖動著,不讓它靠近,羽村不禁生氣的抓住她說:「快點!把它含進去」「不!不要!你不能逼我」羽村將久美子的頭一把抓住久美子正感到嘴裡含了那個心的東西,但她無力再抵抗了,羽村的東西正在自己嘴巴裡不斷的弄著,左右的震動著,令她感到一陣心她仍不放棄的死命抵抗,但現在連叫都叫不出來,他感到羽村的棒子正不斷的往她嘴裡的更深處進去,久美子覺得越來越心了,她想用雙手阻止那根棒子的進入,但卻被羽村抓住羽村說道:「久美子,我好感謝你,你的嘴巴真甜,原來你那麼會弄,吹喇叭的技術很好嘛」他又說:「久美子,你也很想做這件事吧,想了多久啊,今天就把它賞給你吧」久美子感到很生氣,她覺得羽村在欺負她,這時羽村的棒子在她嘴裡動個不停,而他手堵住她的鼻子,令她呼吸困難,久美子那張扭曲的臉,在那裡瞪著羽村看,不停的喘息羽村看著她喘息的樣子很有趣,更加的瘋狂了「久美子,現在伸出你的舌頭,快一點」羽村幸奮的叫著,她卻像落入地獄般,痛苦又絕望她想,我還是一個處女,從來沒想過去含一個男人的棒子,這都是羽村害的這時,羽村已經到達高峰了,不斷的呻吟著:「啊!久美子,實在太好了」久美子看著羽村就像野獸一般不停的叫著,那口中的棒子越來越大,不停的來回抽動著,使她想吐,這時羽村開始感到痙攣,並且把精液射到了久美子的嘴裡,就在這瞬間,久美子想起以前和真治一起洗澡的時候,羽村放出了溫熱的精液,使她想到真治小時候的情形久美子感到一陣溫熱,羽村的精液流入她的嘴裡,那味道令她好想吐,但又必須含著那根棒子,她真的是絕望到底了,她想著羽村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肯放過我,瞬間,精液的味道刺激到久美子,使得她整個人失神了久美子看著羽村龐大的身軀壓在自己身上,不禁悲從中來,她傷心的想,原來自己愛戀的男人,現在卻把棒子插進她的嘴巴裡,做出這些心的動作,令她討厭和難過久美子的嘴裡還留有一些精液,發出刺鼻的味道,令久美子腦袋一片空白,只想吐,久美子對於嘴巴受到這樣的凌辱,身體又被這樣的侵犯和撫摸,她想,趁著下半身還沒被侵犯時要趕快逃跑久美子暗暗計畫著她想把羽村的身體推開,但沒有辦法,她只聽到羽村叫:「啊!久美子,你好美喔,啊…啊…久美子」只見羽村拚命的抓著久美子的乳房,而她卻多麼希望羽村趕快放了她,羽村是個笨拙的男人,兩三下的抽動之後,又射了出來,並且不停的喊著:「哦!久美子,你實在太完美了,我想萌子一定沒有你那麼棒,你是我夢中的女人」羽村站起身來,到浴室去沖洗,而久美子便趁此時逃離了那個房間,她鬆了一口氣,想著「終於結束了」久美子衝進了公共廁所,在鏡子前看著自己,愈想愈生氣,她覺得羽村實在齷齪極了,她想著為什麼今天我要去呢,不去不就沒事了,如果真治知道了,不知道會有什麼感想自從那件事後,久美子對男人產生了恐懼和厭惡感久美子不時都會想到羽村那根棒子在自己眼前晃動的情形,而他那猙獰的面孔也令她害怕,她對於萌子帶她去那種地方一直無法釋懷,深深的恨著她,久美子不甘心的想「萌子一定知道羽村的為人,而她卻不顧朋友的道義,棄我於不顧將我送入虎口」久美子越想越不甘心,但對於何謂男人的性慾,她卻深深的體會到了,她的腦海裡不停的浮現那晚的那一幕,她想著,還是弟弟真治是最守信的男人了,她心中對於真治產生了一種愛意之情還記得那晚,真治正躺在房裡看著姐姐的照片,他一心想專心的看書,可是姐姐的身影在他腦海裡出現著,他看著牆上的時鐘「這麼晚了,姐姐怎麼還沒有回來他擔心的自言自語」真治的父母睡在樓下,而真治和久美子則睡在樓上,他聽到了樓下玄關處有聲音「碰,碰」真治連忙下樓,看到姐姐穿著一件黃色的短裙,白色的絲襪,上衣也很單薄,他推推久美子的手說道「姐姐,你沒有關係吧」久美子像是突然清醒般,說:「哦!是真治呀,對不起,我喝醉了」真治看著久美子的姿態,想著,以前她二十歲生日時,也喝了酒,雖然當時有點醉,可是也不會醉的這麼厲害久美子在朦朧中感覺到有人抱她上了二樓,此時,真治摟著姐姐的肩膀,在狹小的樓梯間走著,他心裡撲通撲通的跳著,鼻間隨時都可以聞到姐姐身上擦的香水的味道,久美子叫著說:「哦!謝謝你,姐姐自己會回去」真治說:「啊!什麼」看姐姐醉成這個樣子,怎麼可能還會自己回去,他看著姐姐喝醉酒的樣子,心裡想,姐姐雖然喝醉了,但是看起來仍是這麼撫媚動人,他溫柔的對姐姐說:「姐姐,你要小心點」「嗯」久美子回答著她全身的重量都壓在真治的身上,濃郁的酒味刺激著真治,真治扶著姐姐說:「姐姐,你把腳張開來,我背你上去」真治站了起來把久美子的腳張開,他說:「腳要放好喔」久美子閉起了雙眼,好像進入了很深的沉思狀態,真治不禁吞了吞口水,心中很高興能和姐姐有這樣親蜜的接觸他心中在吶喊著:「姐姐!姐姐!」久美子張開眼睛看到真治,心中充滿了感動真治的雙手托著久美子的大腿,當他觸摸到那雙大腿時,想起那是三年前一起洗澡以來,第一次再碰觸到久美子的大腿真治心中想著:「還是這麼柔軟,姐姐你太棒了」他背著久美子,一雙手撫摸著姐姐的大腿,而他的背也碰觸到姐姐豐滿的乳房,久美子豐滿的乳房,壓在真治的背上,透過那一層薄紗,使得真治產生一種奇妙的感覺他背著久美子,慢慢的來到了她的房裡「姐姐到了」他把久美子輕輕的放在床上,此時久美子的裙子正好翻起,一切都映入了真治的眼中,真治叫著:「姐姐!姐姐!」他看著美子大腿之間的內褲,真治讚歎的說:「姐姐的大腿真是充滿了魅力」他想著,如果能去撫摸一下,那該有多好,真治一直壓抑心裡的衝動,不使自己犯錯,久美子躺在床上,口中微微的叫著「真治,真治」久美子的意識已經不太清楚了,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使她根本無法大聲的和真治說話,真治聽到姐姐在叫她,趕緊說道:「姐姐要喝口水嗎?」久美子低聲的說:「我穿著這件衣服,睡覺好難受」真治的心中產生了一種奇怪的邪念「姐姐,那怎麼辦?」久美子說:「你幫我把它脫下來好了,要不然…」真治有點不好意思的走過去,把姐姐的衣服弄整齊,然後對姐姐說「姐姐,你好好休息,我走了」久美子拍拍床,叫住真治,說:「等一下,真治,你還沒幫我把它脫下來呢」真治又走了回去,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此時他心中期待已久的事終於要實現了,久美子說:「快一點,真治,快一點,我受不了了」真治看到姐姐不舒服的樣子,於是開始動手,他把姐姐的頭抱起來,像抱洋娃娃似的抱住她,真治的一顆心像是要跳出來了,而他下面的棒子,也很快的勃起了久美子知道真治正在顫抖,而她的心中卻充滿了快感真治看著姐姐的乳房,心裡想著「姐姐的乳房,比三年前還要豐滿了」真治幻想著姐姐粉紅色的乳暈,整個人都進入一種興奮的狀態,他解開了姐姐的袖子,摸到了那光滑的肌膚,身體震動了一下,產生了一種奇怪的快感,真治看著久美子說:「姐姐你自己脫嗎?」「真治,你好壞喔,姐姐沒有力氣了,怎麼脫」真治沒有辦法,看到姐姐這個樣子,只好自己幫她脫,他想著,自己,已經三年沒有看到姐姐的身體了,現在再看到,感覺有點緊張真治叫著:「姐姐」他終於將上衣的扣子全部解開了,他看著姐姐展現在他眼前的胸罩,還有那美麗的下半身,性感的模樣,另他好興奮,差點喘不過氣來真治看著她那豐滿的胸部在他眼前突起,而她的絲襪也脫落到大腿部,透露出一段白嫩的肌膚,真治不禁叫著:「姐姐!姐姐!」但久美子一經陷入一種沉睡了狀態,早就聽不見真治在叫她,真治的一顆心撲通撲通的跳著,雖然他心中一直在喊著「不行,不行」但雙手卻不聽使喚的,在久美子的身體上亂摸,用指尖去碰觸久美子的大腿,那種柔軟的感覺,使得真治越來越大膽,他開使用雙手去撫摸久美子的大腿,他低聲的叫著:「啊!好柔軟,姐姐!好棒啊」久美子的腿富有彈性,真治興奮的想,能夠再度摸到姐姐的腿,真是令人感動,這時真治的下體產生了強烈的反應,他叫著:「姐姐!我終於又看到你了,姐姐!」真治開始用右手把姐姐的絲襪從腰部上脫下來,再加上久美子那裸露的胸部使得真治很興奮,他右手脫掉了久美子的絲襪,左手握住自己的棒子,他望了望沉睡中的姐姐,心中想:「哦!實在太棒的身體了,姐姐」真治終於碰到了姐姐的大腿,那夢寐以求的,現在終於碰到了,真治整個人身體靠近久美子,好像要燃燒起來了一樣,一陣快感傳遍了真治全身,而那根棒子被真治握住在手中不停的搓柔,他回想著,第一次射精,就是和久美子洗澡的那一次他撫摸著久美子的肉體,和嚮往已久的大腿,他全身都熱絡了起來,他叫著:「啊!好棒啊!姐姐!好棒」真治感到無比的幸福,眼前他最愛的女人,正一絲不掛的躺在他的面前,想到此時,他棒子裡的精液就快流出來了終於他放射了他的精液,真治的精液直衝到久美子的大腿上,灑滿了整個床上瞬間,久美子的兩腿之間流滿了精液,真治也感受到一股身體衝到頂端的感覺,他茫茫的看著躺在床上的久美子,和飛散出來的精液他連忙拿了一張衛生紙,開始擦拭姐姐腿上和床上的精液,久美子還是睡的很熟,一點也沒有感覺,真治擦完後,趕緊離開了姐姐的房間,離開的時候,看了床上的久美子一眼,他說:「姐姐,對不起」然後他關了房門,回去了久美子睜開雙眼,回想著剛剛的情況,剛才,真治慌亂的呼吸,在她耳邊吹著,而弟弟對她的撫摸,她居然毫無抵抗的全部接受了,當弟弟把自己的絲襪脫下來的時候,她心中產生了一股愛意,而她剛剛偷偷的張開眼睛,看到弟弟打槍時候的表情,和剛剛對我失暴的男人完全不一樣,她心中想著,真治好可愛久美子對於自己的弟弟如此愛護著她,心中真是高興,她回想著,剛才,真治脫她衣服的時候,自己的身體擁上了一陣快感久美子聽到真治回去的聲音之後,撫摸了一下自己的陰部「啊!怎麼都濕了」這瞬間,她的酒意也醒了,剛剛真治摸她的時候,她聞到一股男性的味道傳到她鼻子裡,但她沒有去拒絕他,反而有一股配合的念頭她把右手伸入內褲裡脫掉的部份,開始撫摸著,並且用中指去拭乾自己分泌出來的愛液,她叫著:「啊!啊!」她左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撫摸著,感覺到乳頭在變硬,她用三支手指插入自己的蜜洞中,玩弄著,這種快感傳遍了下半身,她想像著真治在摸她的乳房「啊!啊!真治!快弄啊!真治!」她沉醉在自己的快感當中,她覺得自己快樂的要衝上天了久美子洩了一次又一次,她不停的叫著真治的名字,腦中不停的浮現真治那充滿男性魅力的身體,想像著真治用手摸她,又想像著兩人一起做著快樂的事,漸漸的墜入了淫亂的深淵…叔母、個人、教授第三章少年願望的叔母美紗石田美紗對於夏天即將來訪的外甥真治,感到一種很快樂的憧憬,真治正在學校參加暑期輔導六年前已死丈夫的美紗,一個人住在市中心,她自己沒有兒女,所以對姐姐的子女,真治和久美子特別的疼愛,久美子在中學三年級時,就曾因為暑期輔導而暫住在美紗的家中,現在同樣的,要由她來照顧真治,一想到這個可愛的外孫真治,美紗心裡就甚感喜悅,想著一些淫亂的事她23歲時就結婚了,嫁給一個富商鈴木孝之,兩人的年齡差了33歲,當時周圍的人全都反對這件婚事,由其是男方的家庭,認為美紗是為了錢才嫁給孝之兩人是在一家俱樂部認識的,當時美紗是一家商事會社的職員,每週有一兩個晚上在一家SM俱樂部裡表演,孝之則是那裡的常客有一次俱樂部正演著性世界,美紗在台上做著各種淫亂的動作,當脫下最後一件內褲時,孝之出了十萬元買下她的內褲,兩個人才就此認識,後來每次孝之到俱樂部,都會指名美紗作陪「孝之,我希望你以後常常來找我」「還有以後叫我紗紗就可以了,這樣才親密嗎,對不對」孝之幼年時常幻想和成熟女性做愛的滋味,因此她對於女性都有一種母性的幻想,他對美紗說:「以後你就叫我之之好了」美紗看著眼前這個白頭髮的男人說出這些話感到很滑稽,但是她覺得他很可愛,她笑著說:「好吧,那我就叫你之之好了」「好!太好了」孝之也笑了起來「你把衣服脫了好不好,之之想吃奶」「不要嗎,早上才餵過你,現在又想要了」她嘴上說著不要,手卻可沒停著,很快的她就把衣服脫光了,孝之看著兩個乳房從衣服裡彈跳出來,覺得很興奮,他心裡想著,太像了,美紗長的太像孝之死去的母親,他小時候常受母親的影響,因此對母親有特別的僻好,他夜裡常夢見母親的撩人姿態,陰莖勃起後,他握著自慰,這樣的手淫也能使自己很爽快美紗知道孝之的戀母情結,所以常常幫助他,使他獲得快感孝之從背後抱住她,雙手在一對巨乳上晃動著,美紗說道:「來!之之,我都知道」她倒在床上,任由孝之撫摸她的大腿,她輕呼著:「哦!之之」孝之急速的喘息著,兩手握住美紗的乳房,指尖搓揉著嬌艷欲滴的乳頭,乳頭受到了刺激,漸漸變的硬挺,他粗大的陰莖頂著她的內褲,雙手愛撫著乳房,美紗覺得自己的內褲脫掉了「啊!啊!」美紗無意識的叫著,孝之看著美紗陶醉的表情,感到更興奮,他的棒子很快的充血了「哦!紗紗」美紗聽見孝之喊著自己的名字,心裡覺得很感動,她說:「之之!你真的這麼喜歡我嗎?」孝之很深情的說:「我真的太喜歡你了,為了你我可以放棄一切和你在一起」美紗握著孝之的棒子,前後的來回抽動,不一會而,孝之便射精了,精液呈拋物線的射出去,落在美紗身上,美紗好感動,看著這個年邁的男人,為了自己而射出了精液孝之慌亂的吐著氣息,他說:「啊!對不起,剛剛像是在夢中一樣,就射精了,讓我再休息一下,一定可以重振雄風」美紗看著孝之射精後的神情,她覺得很感動,她用舌頭把陰莖上的精液給舔乾淨,接著嘴巴含住了孝之的棒子「啊!你」孝之的棒子萎縮著,但是在美紗舌頭的攪動下,很快的又站了起來「這樣可以嗎?之之」孝之很感動美紗這樣不嫌棄他,他撫摸著美紗的陰唇說:「這裡這麼濕,是不是很想要」「那是之之熱熱的棒子刺激我的關係」孝之壓倒了美紗,撫摸著她的陰核,那支棒子剛剛受了美紗口水的滋潤,很容易的就插了進去美紗像是中了孝之的炮彈一樣,在她體內爆發著,孝之幻想著母親的肉體,滿足的抱著這個女人,一陣痙攣後,大量的精液噴進了美紗的體內,兩個人同時到達了高潮美紗的性經驗很豐富,但也很單純孝之則是愛戀自己的母親,藉由想像來到達高潮,他常來俱樂部找美紗,一個月後,他向美紗求婚美紗很愛這個男人,因此不顧周圍的反對,兩人終於結婚了,但是美滿的婚姻維持不了多久,孝之便死了,孝之死後,美紗便付起了打點孝之生意的女人,她在赤阪住了下來,幸好生意上的事務並不十分繁忙,她一個人便能料理得過來本書來自www.shuketxt.com 書客電子書下載
更多更新免費小說全本下載請關注WWW.shuketxt.com
本站所有書籍均來自網絡收集,提供免費下載。版權屬作者或出版社所有。
原創作者或出版社認為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繫我們 我們會立即刪除!

















0.0132291316986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