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我把精液成功射入女會計的體內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的單位是一個機關單位,單位的性質決定了單位必定會養很多閒人,一個人的活,必定有3個以上人在干。

而財務處也同樣是閒人輩出,女會計梅姐是其中一位,梅姐的老公是做生意的,家裡條件很是寬裕,於是便花錢在這給她弄了個閒差,每天上班也就是上網看新聞,聊天,雖然已年過三十,但保養的那是沒話說,皮膚細膩白淨,身高雖然只有1.65左右,但因為奶子大屁股翹腰又細,看起來真是讓人心癢癢,總體評價:該女既有少婦般的的身段和韻味,又有少女般的皮膚和心思。

為什麼說有少女般的心思呢,各位看官且聽我細細講來。
  
由於條件優越,我估計單位大部分荷爾矇分泌正常的男士都對她垂涎三尺,但同在一個單位,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也沒人敢越雷池半步,免得見面尷尬,在單位「傳為佳話」

混不下去。我也抱著同樣的心態,一直是敬而觀之,頂多無聊時YY下,去摸摸她的高聳的乳房。事情的轉摺點要從一次去報賬說起。

其實也像往常一樣,看到領導在,便讓領導先報了,我在廳裡閒走,一眼撇到梅姐正咧著嘴偷笑,眼睛直勾勾的頂著電腦屏幕,而且神情怪異,臉色有些緋紅。

我這人上輩子是干偵查的,於是不聲不響的繞到櫃檯側面,一看,明白了,在和某人聊QQ呢,QQ窗口上兩個人打的字寥寥無幾,倒是鮮花、接吻、擁抱的表情不斷。這小娘子看來也是狼虎之年,家裡的飯不夠吃,在網上開始尋尋覓覓了?
  
從此,我多了個心眼,是不是可以通過網絡把她搞到手,即使搞不到,也不會弄僵關係嘛!

於是我先是通過同事要到了她的QQ號,隨後自己註冊了個新QQ號,並且發去請求,竟是異常的順利,很快便開聊了。「美女,你好!」「你好!」

「一看美女的字跡,就知道一定長的很漂亮,身材很好哦!」我開始扔糖衣炮彈。「哈哈,我打出來的字,你也能看出來咯!」小妮子很快就被我帶入了聊天的氣氛中。
  
我也不著急,每天聊幾句,盡量逗她開心,偶爾給她發個黃色笑話。這樣過了個把多月,我決定更進一步的實施我的計劃。我連續一個星期沒上那個QQ,到了第八天打開QQ,果然不出我所料,梅姐給了我一堆留言,「在嗎?」「最近很忙嗎?

怎麼總不在?」「死人,怎麼還不來」等等。我直接打了一句:「怎麼啦,想我啦?」「你終於來了哦,嗯,有點,嘿嘿。。」

「我也想你哦。」經過這次小別,我們的感情馬上升溫,從以前的海闊天空的亂侃,到現在的甜言蜜語,儼然成了網絡小情人。

我終於提出了見面,誰知她一口便回絕了,我知道她怕她男人知道。於是我做了好長時間細想工作,只是見見面,又不幹嘛。

這樣,在我加她QQ3個月後,我終於成功的約到了她。
  
這樣,因為她比較喜歡K歌,我們約在離單位較遠的一個KTV包廂裡。燈光比較灰暗,我早早的在包廂坐下,心情有些緊張,包廂裡是小薇的歌曲,正在我忐忑不安的時候,門被推開了,梅姐穿著一身職業裝走進來。「你來的蠻早嘛,小男人!」

梅姐這一打趣不要緊,把我嚇出了一身冷汗,原來她壓根就知道是我啊!梅姐笑道:「小笨蛋,現在的QQ都是顯IP的,我早就查出來是你了。」我這才恍然大悟,娘的,本以為自己夠高了,原來別人更高一籌。

這樣也好,大家都攤開了,省的我再去解釋不清。「梅姐,我實在忍不住,你太迷人了!」

話音剛落,梅姐就咯咯的笑了起來:「其實我對你印象也不錯,看你平時挺老實的,原來也是悶騷哦!」

「我哪兒騷了,梅姐笑話我。」我借題發揮,順勢靠了過去,緊挨著梅姐坐了下來,沙發往下一陷,我們的屁股就有了接觸,梅姐並沒有挪開,只是跟著哼歌曲:「我要帶你飛到天上去……」

性吧此時此景,我哪兒有心情聽她唱歌,我心裡只有一個年頭,怎麼才好快速的把她扒光,然後幹她!

我頓了下,也跟著哼起歌了,順手搭了上去,勾住了梅姐的肩膀,看她沒反應,我趁勝追擊,胳膊往下落,摟住她的腰,這次她有反應了,扭頭看了我一眼,但又很快轉了回去。

我知道她一定是做足了思想準備才願意見我的,也不在畏畏縮縮了,我一把抓住她的屁股,另一隻手把她整個人扳了過來,她立即停止了唱歌,微低著頭,我看到她臉很紅,壓根不敢正眼看我,嘴裡嘟嚕著:「我可是你姐姐……」。

「姐姐就更應該疼愛弟弟了哦!」我對著她的耳朵輕聲說道。「嗯……」,她呼吸明顯不均勻,身體也不聽使喚,直接倒進了我的懷裡。
  
我看她嘴唇微張,便俯下身迎了上去,很容易便捉住了她的舌頭,很柔軟,很滑,也很有力道,和我的舌頭纏綿的時候,很有技巧,我們的口水融為一體,我的下半身早就膨脹的厲害,一顫一顫的頂著她的背部。

我的手繞過她的職業短裝,在她的胸部,背上,還有屁股上,盡情遊走著,她也很忘情的配合著我,嘴裡時不時發出長長的悶哼聲,哼的我全身酥軟,恨不得立即拿下此美人。
  
我開始扒她的衣服,很順利,我們就像一對習慣做愛的小夫妻,熟門熟路的扒掉對方的外衣,內衣,1分鐘後,兩個赤裸裸的人在像靈蛇一樣倦在一起,我們的肉僅僅貼著對方,她只是抱緊了我,任由我吻她的白皙的脖子,撫弄她的光滑的背部,揉捏她高蹺的乳房,那對我曾經YY過的大奶子,此時,就在我的雙手中把玩,我賣力的挑逗著她,用盡所有技巧去讓她渾身每個細胞亢奮。

而她也在我的攻擊下,身體亂扭,哼聲不斷。我試探著用手指去觸摸了她的神秘入口,早已洪水如潮,只是用手指扣了幾下,整個手都沾滿了她的愛液,而她的呻吟聲也在變大,只是有意識的經常壓抑下。

我用中指去探了下她的入口,便試圖插進去,裡面很滑,少婦的肉體,總是讓人愛不射手,欲罷不能,完美的胴體和風韻的容貌,以及她那肥碩的陰道,都是讓我心醉的利器。

我的中指在她的穴裡來回抽動,雖也不是處女地,但伸縮性仍然很好,肉壁滋潤有力,裡面又似有層巒疊嶂,來回摩擦著我的中指。我無法再忍受如此每人的叫聲,即便東窗事發又如何,我忘了我們都是有家庭的人,我忘了是不是要加點安全措施,此時此刻,我只想用自己的大雞巴,插進她的肉裡,肆意的攻擊她的私處,讓平時端莊文雅的她,在我的胯下忘情的嚎叫、呻吟!

我把她弄站起來,手扶著沙發的靠背,撅起屁股,兩腿稍稍分開,她都一一照做,此時她的長髮已經散亂不堪,正好掩蓋了她嬌羞無比的漂亮臉蛋,我閒她厥的不夠高,因為我還無法完全的欣賞到她的陰戶,我輕輕的拍打了下她的屁股,她立即下層腰部,努力將屁股忘上挺,並且伴隨著輕微的搖動,太勾引了,又白又乾淨的粉嫩屁股,中間是她可愛的菊花和早已氾濫的完美陰唇,我很想去親,但畢竟不是自己的女人,正像她也不會吃我的雞巴一樣。我稍作準備,端起我的小鋼包,分開她的陰唇,龜頭便在她淫水的滋潤下,往裡面擠了進去!
  
我端著她不是很大的屁股,開始熟練的堆起來,這是我最喜歡的姿勢,估計也是她最喜歡的姿勢,因為她早已失態,嬌聲連連,完全沒有任何顧及,她的屁股劇烈的扭動著配合我的抽查,每次雞巴一插到底,肉體都會發出撞擊聲,隨即快快速的分開,再猛烈的插進去,雞巴在她肉壁的劇烈摩擦下,越插越硬,越插越想插,我都有些害怕會不小心繳槍投降,幸好我這也是桿久經沙場的老槍,在梅姐嫩穴的套弄下還把持得住。

就這樣來回抽插了近百下,我透過燈光,看她的屁股都被我撞擊的有些紅了才罷手,我仰面躺在沙發上,她知趣的扶著我的雞巴,對準自己的嫩肉入口,來回磨了幾下,陰唇便分了開了,她再順勢往下一坐,整跟雞巴便進入了她的體內,她下意識的「啊」

了一聲,估計她男人的沒我的長,我的這跟插的比較靠花心,她兩手放在我胸口上,有節奏的開始上下套弄起來,每一下都狠狠的坐到我身上,盡量的讓我的雞巴更靠裡面的插入,我也很配合她,每次她坐下的時候,我都會暗中使勁,她的套弄幅度越來越大,呻吟也越來越忘形,頭髮上下飛揚,基本看不到她的臉,我隱約還可以聽到在嚷著:「操我,操我,操我……啊啊……操我……」

我哪兒能受得了她這樣的刺激,發瘋似的用力扭動腰部,這樣頻率就比她上下翻弄要快的多,她的隱身蕩語不絕於耳,最後直接停在空中,跟蹲馬步似的,仍由我從身下快速有力的操她,我雙手捏住她的細腰,借助沙發靠背的力,快速的在空中對著她的嫩穴,毫不客氣的猛操了六七十下的樣子,如此劇烈的摩擦與刺激,估計她平時很少遇到,她忘情的叫著,淫水順著我的雞巴流到我身上,我的毛全濕了,而她一副舒服的溢於言表的樣子,待我停下來的時候,她也舒服的再也把持不住,腿一軟,一屁股坐了下來,身子無力的伏在我身上,大聲的喘著氣,而她的穴裡似乎有陣陣熱液在沖洗著我的龜頭,洪水再次氾濫,我再也把持不住,抱緊她的背部,使出最後的力氣,猛烈的操起來,裡面全是水,我每進出一下,都會發出別樣的聲音,都會有一些淫水溢出來。

此時梅姐還沉浸在剛才的快感當中,沒想到我這麼快又投入戰斗,雖然身體已經極度疲憊,但肉體的快感再次襲來,只聽到幾聲稍帶嘶啞的呻吟,隨即便是一聲「啊……」

又是一陣春雨灑落在我的龜頭上,我抱緊她的軀體,腦袋裡一陣混亂,身體的能量聚於一點,一聲悶哼,我的子孫潮水般的像梅姐嫩穴深度湧去,一波接著一波,梅姐在我精液的怒射下,渾身隨之一顫又一顫,完全忘了自己是否在安全期,我滿足的將所有精子都射了進去,依依不捨的又抽送了幾下,才把已經稍軟的雞巴拔了出來,隨著龜頭的重見天日,梅姐的穴裡翻湧出一股液體,有我的,也有她的,那是愛液的結合體,我看著她那被我操的已經稍顯張開的嫩穴,渾身說不出的滿足感,我終於干到了她,而且是不帶套子,直接內射。

梅姐看起來沒有想清醒的意思,長時間的沉浸在剛才的性福中,眼睛微閉,嘴巴微張,任由自己的大腿還在大大的分開著,白色的液體順著她的屁股,流到了沙發上,然後滲入海綿。如此美妙動人的成熟美女,被自己操的如此忘形,我心中不免一陣得意,同時曲下身在她的額頭上留下深情一吻,這一吻是我發自內心的,同時也吻醒了她,臉色馬上緋紅起來,簡單的擦了自己的私處後,便套上了滿屋都是的衣服,此時KTV裡是正在放「回心轉意」的歌曲,但梅姐再也無法張開嘴巴豪邁的亮上歌喉,她想小鳥一樣依偎在我的懷裡,兩個人都不做聲,我只是輕輕的撫弄她的長髮。
  
過了許久,她在我耳朵邊輕聲說道:「我先走,我們以後再約。」我心領神會,我們互相詭異的眨了下眼,然後我看她噘著她高蹺的皮膚從我眼前消失。

包廂裡只剩下還沒穿衣服的我,我忽然想起KTV裡可能有偷拍,馬上後怕起來,匆忙的穿起衣服離去。腦袋裡還在迴旋著梅姐剛才的叫床聲,自己又似乎不敢確信剛才是否真的幹過她,但大腿上的粘稠缺是不爭的事實,我得意的哼著小曲兒回去。

                                                                    【全文完】














0.0127589702606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