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女醫生柔佳 ( 1-4 ) (2/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4
 柔佳現在就處於這樣一種即矛盾又複雜的心情中,羞羞答答地任文楓把自己柔軟雪白的玉體越抱越緊。不一會兒,文楓見她停止了掙紮,就又在她耳邊低聲問道:「佳佳」,「嗯」,一聲嬌羞而輕如蚊鳴的輕哼,她總算開了口。

「佳佳,剛才我用手指插入你體內舒服嗎?」

柔佳頓又羞得俏臉通紅,芳心嬌羞無限,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只好含羞不語,粉頸低垂,看著她那副楚楚可人的嬌姿美態,文楓更是得勢不饒人,「說嘛小寶貝,舒服不?。」

柔佳一張俏美如花的絕色嬌靨羞得越來越紅,還是欲語還羞。

文楓見她含羞不答,又欲掙紮起身,連忙用力緊緊摟住。

當她靜止下來時,文楓那只本在柔佳雪白柔軟、嬌滑玉嫩的細腰上撫摸的手開始不安分地遊走起來,他的手沿著柔佳潔白平滑的小腹向下滑去,很快就伸入,「茵 茵芳草」之中。文楓的手指溫柔地撚搓著少女纖細疏淡、柔軟捲曲的柔柔陰毛。隨著我的撫摸揉搓,柔佳芳心不禁又羞又癢,那還沒完全平息下去的肉慾淫火又冉冉 上升。文楓感到了懷中這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那微微的輕顫和全身玉體的緊張,他高興地一低頭,就含住了少女的稚嫩椒乳吮吸起來,牙齒更是連連輕咬那粒玲瓏剔 透、嬌嫩玉潤的可愛「櫻桃。」

少女被文楓一陣侵擾撩撥,一股熊熊的慾火又不由自主地燃了起來,那下面嬌嫩的「蓬門玉壁」又有點潮濕了。

柔佳秀美的俏臉潮紅陣陣,細滑玉嫩的雪膚越來越燙。少女芳心嬌羞無限,不明白一向端莊矜持的自己怎麼會一直燃起熊熊欲焰。難道自己真變成了書中所說的淫 娃蕩婦?少女芳心又羞又怕,可如蘭的鼻息仍隨著文楓的愛撫而越來越急促、低沈。正當她又慾念如熾的時候,文楓卻停止了撫摸,抬頭盯著柔佳那已蘊含著濃濃春 意的美眸。

柔佳嬌羞不勝地望著自己的第一個男人,芳心楚楚含羞,不知道文楓又要幹什麼,哪知道男人又低聲問道:「佳佳,小寶貝,舒服嗎」?。

柔佳俏麗的小臉頓時羞紅得就像初升的朝霞,麗色嬌暈忸怩,明艷不可方物,鮮艷柔美的香唇欲語還羞,少女又深深地低垂下粉頸,不敢仰視。文楓見她那欲語還 羞的楚楚可人的神情,知道還得「加火」,他重又埋頭「工作」,文楓一隻手握住柔佳飽滿怒聳的玉乳揉撫著,用嘴含住柔佳另一隻玉美光滑的柔軟椒乳的乳尖輕柔 而火熱地撩撥著那越來越硬挺的少女乳頭。

        另一隻手輕撫著清純秀麗、嬌羞可人的少女那柔細捲曲的陰毛, 插進柔佳下身。四根粗大的手指順利地插進柔佳下身已開始濕潤淫濡的玉溝,在那溫潤嬌滑、淫濡不堪的柔嫩「花溝」中輕刮柔撫。隨後,更把兩根手指捏著陰唇頂 端那艷光四射、柔美稚嫩的含羞陰蒂挑逗,另二根手指順著那淫水氾濫的「羊腸小道」插進了柔佳那雖然已有分泌物淫潤但還是緊窄嬌小的陰道,一陣淫邪的抽動、 刮磨。

直把柔佳撩逗得慾火如焚,一張俏美艷麗的小臉燒得通紅,急促的鼻息已變成了婉轉的呻吟「唔…唔…唔,唔…你唔…唔…你嗯唔…唔…你。嗯唔」

由於已經多次雲交雨合時嘗到了甜頭,當又一次更為洶湧的肉慾狂濤襲來時,柔佳沒有再試圖反抗掙紮,而是輕啟朱唇,嬌羞而飢渴難捺的嬌啼婉轉,無病呻吟起來。

正當柔佳再一次沈倫在淫慾肉海中飢渴萬分時,文楓又一次抬起頭,把嘴印上了清純可人的少女那正嬌啼呻吟的鮮紅櫻唇。「唔」,一聲低哼,由於純情處女本能 的羞澀,柔佳嬌羞地扭動著玉螓,不願讓他輕啟「玉門」,男人頑強地追逐著柔佳吐氣如蘭的甜美香唇,終於,文楓把她的頭緊緊地壓在枕頭上,把嘴重重地壓在了 柔佳柔軟芳香的紅唇上。

「嗯」的一聲低哼,柔佳羞紅著嬌靨,美眸緊閉,感受著男人濃郁的汗味,芳心一陣輕顫。

當他富有侵略性的舌頭用力地頂開柔佳柔軟飽滿的鮮紅朱唇時,清純可人的俏麗少女只好羞羞答答地輕分玉齒,讓文楓「攻」進來了。文楓卷吸著柔佳那甜美芳香 的蘭香舌,少女的小丁香是那樣的柔嫩芳香,膩滑甘美,男人忘情地用舌尖「進攻」著、撩逗著。柔佳羞澀而喜悅地享受著那甜美銷魂的初吻,柔軟嫩滑的蘭香舌羞 答答地與那強行闖入的「侵略者」卷在一起,吮吸著、纏捲著。

一陣火熱纏綿的香吻,柔佳挺直嬌翹的小瑤鼻又發出一種火熱迷人的嬌哼,「嗯嗯嗯。」熱吻過後,我從柔佳香甜溫潤的小嘴中抽出舌頭,又盯著柔佳嬌羞欲醉的美眸問道:「小寶貝,舒服嗎?。」

柔佳的俏臉又羞得通紅,欲語還羞正又要低下頭,避開男人的糾纏,文楓已一口就堵在柔佳柔軟鮮美的櫻唇狂吻起來。

這一吻,直把柔佳吻得喘不過氣來,芳心「怦、怦」直跳,即喜還羞。再加上文楓的兩隻手還在柔佳的酥胸上、玉胯中瘋狂挑逗、撩撥,美麗清秀的少女那一絲不 掛、柔若無骨的冰肌雪膚興奮得直打顫,下身玉溝中濕濡淫滑一片,一雙修長雪白的優美玉腿嬌羞地緊夾著那只在她下身玉胯中挑逗、撩情的大手。

當柔佳又一次慾火焚身、飢渴難捺時,文楓突然停止了所有動作,柔佳猶如高樓失足,那全身如火般的滾燙和酸酥令她不知所措地焦急不安。他又一次抬頭盯著清純可人的美麗少女那困惑的大眼睛問道:「舒服嗎?。」

柔佳又羞又急,芳心一陣氣苦,被文楓這樣百般撩逗起萬丈慾火,卻給吊在半空。楚楚可人的清純少女嬌羞無限,但也知道如不回答我,還會這樣繼續作弄自己。

只見柔佳低垂著玉潔雪白的粉頸,一張吹彈得破的嬌嫩麗靨羞得通紅,只好嬌羞無奈地輕吐朱唇,「嗯舒,舒服。」

聽見柔佳這樣嬌羞無限、細若蚊聲地說道,文楓欣喜若狂,知道自己將再一次征服這個千嬌百媚、溫柔婉順的清純美女於胯下。

文楓又得寸進尺地道:「是以前我用大肉棒插進你身體內的時候舒服,還是剛才我用手指舒服?」

這個令人羞恥的問話頓時把柔佳秀美的小臉羞紅得不能再紅了,楚楚可人的少女芳心嬌羞欲泣,恨不得立即鑽進身邊雅君的被窩,可是卻又被我緊摟在懷裡,躲無 可躲,而且為了澆滅心頭那酥癢難捺的肉慾淫火,她又只好細若蚊聲、羞答答地道:「是…是是以以前那…那樣…舒…舒服。」

話一說完,連耳根子和雪白的玉頸都羞紅了,文楓暗暗高興,望著楚楚可人的少女那清純嬌羞的絕色嬌靨,他一低頭,含住柔佳那正發紅髮燙的柔軟晶瑩的耳垂一陣吮吸、輕舔。

嬌羞萬分的少女芳心又是一緊,異樣的刺激令她全身汗毛髮豎,「唔」,又是一聲嬌羞火熱的呻吟,還沒等她回過神來,我又在她耳邊低問道:「以前那樣是怎樣?」

楚楚可人的少女嬌羞地嚶嚀一聲,秀美的桃腮又是羞紅如火,只好又嬌羞無奈,含羞欲泣地輕聲道:「以以前,你你的大肉棒插插進我我體內的」

後面幾字已低如蚊聲,聽不清楚,少女羞得恨不得立即衝出屋去。

可文楓還不罷休,又問道:「佳佳,還想不想要」?

楚楚動人的清純少女再也忍不住,因為她本就是一個氣質高雅、清純如水、冰清玉潔的純情美女,雖然不久前已被迫和文楓合體交歡、行雲播雨,被文楓姦淫強暴,破身落紅,但怎麼也羞於開口叫文楓顛鸞倒鳳,主動提出行房淫樂、交媾做愛。更不要說自己最好的朋友雅君就在身邊,如果自己提出主動,以後還不要被雅君羞死。

只見柔佳一邊含羞欲泣,眼淚在美麗的眼睛裡打轉。一面堵氣似地說道:「想,又怎麼樣?不想,又怎麼樣!要不是我剛才故意沒關上門的保險,你能進得來嗎?剛才,你只知道和雅君歡愛,是不是有了新人就忘了原來的舊人」,一說完,委屈無限,再已忍不住『 嗚』地一聲,兩行珠淚奪眶而出。一面用羊蔥白玉般的雪嫩小手勉力推拒著這個慾火攻心的男人那寬厚的肩膀。

文楓看到柔佳如此生氣的樣子,也是大吃一驚,這個千嬌百媚的小美人性格無比溫婉柔順,進得家門後,從來就沒發過怒,看樣子,剛才自己是冷落她了,沒想到 這個小美人也有剛烈的一面。也不能怪柔佳,因為在素雲家裡,文楓總是同時和她們兩個歡愛,在一人的玉體內抽插數十下,然後就會換到另外一人的玉體內再抽插數十下,這樣兩個美嬌娘基本上可以同時達到高潮。今天情況特殊,基本上沒有顧惜到柔佳,而且剛才文楓又故意百般挑逗她,怪不得柔佳要生氣。

文楓看到柔佳那梨花帶雨的絕色摸樣,心裡也是一陣內疚。他立刻湧出一陣愛意,心想:「今天,一定要好好疼愛這個溫婉嬌麗的美少女。」

文楓一見這個千柔百順的美少女已真的發怒,立即採取行動,他猛地含住柔佳櫻紅的香唇,趁機把舌頭伸進去,強行頂開少女的潔白玉齒,一陣瘋狂的帶有歉意地捲、吸、吮。

        直把柔佳的香唇堵得發不出聲,又只好從俏美的瑤鼻發出連連的欲哭還羞的嬌喘。

「嗯嗯嗯…不要…嗯唔嗯…嗯嗯…不要…」

「真的不要?」

「真的不要,不要」,柔佳細若蚊聲地回答。

「那我去和雅君梅開二度了?」

「不要說梅開二度,…你就是和…雅君…梅花三弄,…我也不會反對」

柔佳說完,把俏臉轉到一邊,美麗清純的眼睛裡淚水再次湧出。

文楓知道,身下的小美人真的生氣了,立即柔聲地對柔佳說「佳佳,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剛才我是想給雅君一個最美好的初歡體驗,所以冷落了你,現在我一定還你一個最完美的高潮,好嗎?」

聽到這話,柔佳勉力推拒男人的羊蔥白玉般的雪嫩小手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氣。

文楓的手也抓住柔佳修長嬌滑、雪白渾圓的美腿用力分開,本來就已經慾火難捺的清純少女被他這樣強行進攻,只有半推半就地羞澀萬分地分開了緊夾的玉腿。

原來柔佳剛才不過是藉故撒嬌而已,文楓把柔佳雪白細嫩的光滑玉腿大大分開,提至腰前,楚楚可人的清純少女那神密的玉胯下聖潔的「花溪桃源」已完全暴露出來,那裡早就已經淫滑濕潤一片了。

文楓挺起早就又昂首挺胸的粗大陽具,輕輕地頂住那淫滑溫嫩的「玉溝」陰唇,先用龜頭擠開緊合溫滑的嬌嫩陰唇。下身順勢挺進,先把龜頭套進清純少女緊窄狹小的陰道口,然後用力向下一壓。

由於陰道「花徑」內早已有淫滑的分泌物濕潤,文楓很順利地就頂進了柔佳的陰道深處。文楓粗大的陽具一直深深地、完全地進入少女體內,才停下來。

早已空虛萬分、慾火如熾的柔佳終於又盼到了那令人欲仙欲死的一刻,早已興奮得幾乎痙攣的全身雪肌玉膚更加激動得直打顫,芳心『怦、怦』亂跳,被文楓堵住 的香唇雖然出不了聲,但還是張大了嘴,狂喘不已,瑤鼻更是嬌哼細喘、嚶嚀連聲。柔佳剛才勉力推拒男人的柔軟玉臂也不知不覺的變成了緊緊抱住男人的姿勢。

「嗯…。嗯嗯唔……嗯嗯…嗯嗯」

文楓如釋重負地吐出柔佳那嫩滑甜美的小丁香,低頭又含住柔佳的一隻怒聳玉乳,瘋狂地吮吸、擦舔著那稚嫩柔滑、嬌羞硬挺的動情乳頭。

「唔…。哎唔…啊你壞…啊啊……」

當文楓一離開她的香唇,那柔美鮮紅的櫻唇終於嬌啼出聲,柔佳感到她簡直被文楓粗大的「巨棍」那溫柔有力的進入她自己體內的感覺弄得心搖神馳、頭暈目眩, 那種溫柔而又堅定的頂入令她欲仙欲死。文楓開始在她的下身抽插起來。並且逐漸加快節奏,越頂越重地刺激著柔佳狹窄緊小的陰道內嬌柔溫潤的敏感膣壁。楚楚嬌 羞的清純少女羞澀地覺得我那根「大肉棍」好像比以前進她體內時還要粗、還要長,而且更硬了。

柔佳嬌羞無限地被在她下身玉胯中的連續有力的抽出、插入刺激得嬌啼婉轉、 淫呻艷吟。「哎…唔輕輕一點哎哎哎輕嗯輕點唔哎…唔哎唔請你…你還輕輕一點唔唔…。哎唔」

在文楓奮勇叩關、抵死衝鋒、直搗黃龍的努力抽插下,楚楚動人、清純可人的嬌羞少女又一次嬌啼婉轉、含羞呻吟,在強烈至極、銷魂蝕骨的快感刺激下,嬌羞怯怯地挺送迎合、婉轉承歡。

當文楓又在柔佳的陰道中抽插了近三百次後,柔佳終於忍不住全身的冰肌玉骨那一陣電擊般的痙攣輕顫,「啊」,一聲淫媚入骨的嬌啼,柔佳下身深處的子宮一陣 抽搐,本就狹窄緊小的陰道內,嬌嫩溫軟、淫濡濕滑的膣壁嫩肉緊緊纏繞著粗暴進出的巨大肉棒的棒身,一陣不能自抑的死命勒緊、收縮 。

從美貌如仙的純情少女那深遽、幽暗的聖潔子宮深處嬌射出一股濃滑粘稠的陰精,直向陰道外湧,漫過了粗大的陽具,然後流出柔佳的陰道口。

文楓被美麗清純的少女那火熱的陰精一激,龜頭馬眼一陣酥麻,趕緊狂熱地頂住柔佳那稚嫩嬌滑還帶點羞澀的子宮口,龜頭一陣輕跳,把一股又濃又燙、又多又稠的陽精直射入絕色美少女那聖潔火熱的深遽的子宮內。

慾海高潮中的美麗少女被文楓那又多又燙的陽精狠狠地往子宮壁上一噴,頓時全身興奮得直打顫,那一雙修長玉滑的優美雪腿也僵直地突然高高揚起,然後又酥軟又嬌羞地盤在文楓股後,把他緊夾在玉胯中。

柔若無骨的纖滑細腰也猛地向上一挺,雪藕般的柔軟玉臂緊緊箍在文楓肩上,把一對顫巍巍的怒聳椒乳緊緊地貼住他的胸肌,一陣火熱難言的磨動,同時,陰道內一陣火熱的痙攣、收縮,緊迫的膣壁嫩肉死命將正在射精的粗大陽具勒緊,似乎要將巨大陰莖內的每一滴精液都擠出來。

「哎」,一聲嬌酥滿足、淫媚入骨的嬌啼,柔佳一絲不掛、柔若無骨、雪白晶瑩的如玉胴體如膠似漆地緊緊纏繞在男人的身體上,雙雙爬上了男歡女愛、雲雨交歡的最高潮。

那早已淫精玉液、狼藉斑斑的潔白床單上,又是玉津愛液片片,汙穢不堪,千嬌百媚、溫柔婉順、楚楚絕色、清純可人的嬌羞麗人又一次被挑逗起強烈的生理需要和狂熱的肉慾淫火,被姦淫抽插,被迫和男人顛鸞倒鳳、行雲布雨、淫愛交歡、合體交媾。

文楓從柔佳一絲不掛的嬌軟玉體上翻下來,一隻手在柔佳羊脂白玉般光滑玉嫩的雪膚上輕柔地撫摸著,另一隻手繞過少女渾圓細削的香肩,將柔佳那仍然嬌柔無力的赤裸玉體攬進懷裡,同時,抬起頭緊盯著柔佳那清純嬌羞的美眸,他知道,高潮後的美女最需要這樣的溫存。

這個美貌如仙的聖潔美女又一次在男人的胯下被征服並被徹底佔有了完美無瑕的聖潔胴體。合體交媾高潮後的柔佳桃腮羞紅,美眸輕合,香汗淋漓,嬌喘細細息了好一會兒後,文楓在柔佳的耳邊輕聲問道:「佳佳,舒服嗎?。」

清純可人的嬌羞少女玉嬌靨羞得通紅一片,微垂粉頸,「嗯」

細若蚊聲的一聲嬌哼已令柔佳嬌羞無限,花靨暈紅 。

「我……我還想要」, 柔佳已意亂情迷。

柔佳羞紅了桃腮,嬌羞無倫,又有點吃驚地張開清純多情的大眼睛望著文楓,芳心又羞又愛,嬌羞怯怯。看見她那楚楚動人的嬌羞美態和略帶不解的清純如水、脈脈含情的大眼睛,心神一蕩,他又一翻身,壓住了那美貌誘人的柔佳一絲不掛的嬌軟玉體。

在他身體的重壓下,柔佳又感到了一絲絲酥軟,但柔佳還是有點擔心地嬌羞問道:「你你,身體能能行嗎?」

柔佳國色天香的絕色美貌上嬌羞緋紅,她怕讓她初識雲雨情的人有點把持不住,怕文楓身體吃不消。

可是還沒等文楓回答,柔佳驀然羞澀地發覺一根粗大梆硬、火熱滾燙的「龐然巨物」又緊緊地頂在了自己的大腿根部。柔佳立即又羞紅了俏臉,芳心嬌羞無限,不 禁又羞澀又傾慕,清純美麗的大眼睛羞羞答答、含情脈脈地望著這個曾強行佔有了她的處子之身,姦淫強暴了她純潔的肉體和靈魂,並讓自己無數次在他的胯下被征 服了冰清玉潔的胴體的大男人。

「柔佳,你趴到雅君身上,這樣我可以同時從後面進入你們玉體內,好嗎?雅君現在說不定也跟你現在一樣,很想要呢。」文楓不想冷落另一位小美人。

這時,躺在柔佳身邊的雅君輕閉雙眼,似乎已經睡著了。他輕輕拿開蓋在雅君身上的絲被,雅君的下身剛經過狂風暴雨的洗禮,溫順而美好。

秀麗清純的柔佳知道文楓的心意,嬌羞而順從地趴到了雅君身上,高高抬起自己的玉臀。文楓則把雅君的玉嫩雪腿溫柔地分開,分成大概三十度的角度。

絕色美貌的雅君此時突然睜開一雙水靈靈的杏眼看著柔佳。

「是不是你…故意設的套,讓你公公…奪走我的貞潔?」

「沒有,…雅君」

「還沒有,剛才你們的…講話我…全聽見了」

「對不起,雅君,我不是故意的,其實我…是生氣才胡說的」

「你…騙人……。」

文楓可不想讓兩個小美人爭吵什麼,他知道,如果讓眼前的兩個小美人進入極度暈眩的慾海高潮,什麼問題也會變的不重要。

一想到這裡,文楓的手又開始撫摸雅君那柔軟雪白、細滑嬌嫩的玉肌雪膚,美貌絕色的清純少女那晶瑩剔透的玉肌雪膚真是滑如凝脂、細若絲稠,他的手在雅君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嬌美玉體上流連忘返,四處愛撫揉搓。

楚楚含羞、美貌清純的絕色少女給文楓撫摸輕薄得瑤鼻低低的嚶嚀、嬌哼。文楓一隻手伸在雅君的胸前,緊握住清純美麗的少女那一雙嬌挺怒聳的柔軟椒乳揉搓,另一隻手在柔佳那一大片潔白耀眼、晶瑩玉潤的玉背上撫摸遊走起來。

柔佳只感到我的那隻大手彷彿帶著一股電流在她那嬌嫩細滑的敏感玉肌上撫摸著,把一絲酥癢和酸麻的電波直撫進她全身每一寸冰肌玉骨,流進腦海、芳心,直透下身深處那一片又有點空虛的濕潤之中。

「唔…。唔唔唔…唔你唔…。你唔」

兩個美貌清純、含羞楚楚的純情少女在低低的嬌喘、呻吟,絕色可愛的嬌靨暈紅如火

文楓的手漸漸下滑,一路撫摸、撩撥著滑向柔佳的翹美雪臀那飽滿渾圓、嬌軟挺翹的雪臀一陣陣微微的緊張的輕顫,柔佳嬌羞萬分,花靨羞紅。

「從來沒有哪個人這樣撫摸過自己的玉股,沒想到,撫摸那個地方會是這樣的舒服,真羞死人了」

「唔唔…。嗯你唔…唔嗯…唔唔」

雅君也是麗色嬌暈,含羞輕啼 柔若無骨的嬌滑玉體又興奮得連連輕顫,修長玉美的雪白粉腿緊張得僵緊繃直。

文楓決定同時撫弄兩位小美人最敏感的部位。文楓的手已經沿著柔佳柔美細嫩的玉臀上那一條粉紅嬌小而又有點青澀的玉縫,插進了美貌清純的可愛少女那已經開始溫潤濕滑的玉股溝。

另一隻手已開始在雅君的玉胯中撫弄、輕搓著那柔嫩無比,但已淫滑不堪的玉溝。直把雅君那陰道口邊上的敏感萬分的柔嫩陰蒂撩逗得越來越充血勃起、含羞硬 挺,楚楚嬌羞、清純動人的的美麗少女那一雙修長優美的玉腿即嬌羞又緊張地緊夾著那只插進她玉胯中心輕薄蹂躪的大手,嬌羞無倫地嬌啼婉轉、含羞呻吟。

「唔唔唔唔你…不要…啊唔唔你唔…嗯好唔…。不要…好癢…唔唔真真…癢啊…。唔唔」

雅君和柔佳花靨嬌暈,玉頰羞紅地嬌啼婉轉,淫媚呻吟 ,

「唔唔你…啊唔你…唔真好…。不要…。癢唔…唔」

兩個少女沒想到文楓這樣撫摩她們最敏感的下身會帶來這樣的刺激萬分,下身又流出一股股淫滑粘稠的少女「愛液」 。

絕色美貌的雅君躺在下面,嫵媚清純的柔佳的圓潤屁股則向上翹起,文楓從後頭看去,雅君和柔佳是那麼淫蕩猥褻的姿勢,兩個人的嬌嫩美屄盡入眼簾,四片陰唇和腫脹的陰蒂清晰可見,兩人嬌嫩的屄口都溫順而美好,看到這副美景,他粗硬的大陽具早就漲硬到極點,已是慾火難捺了。

文楓一隻手摟住柔佳嬌軟纖滑的細腰,用力一抬,把柔佳那柔美嬌翹的渾圓雪臀提至小腹前,下身那巨大的陽具從清純嬌羞、楚楚可人的美貌少女的股後伸進她的 玉胯中,龜頭輕頂著那淫滑嬌嫩的溫潤玉溝,讓陽具沾滿了小梅下身流出來的淫津愛液之,下身向前微一用力,龜頭就已套進柔佳那天生狹窄緊小、嬌軟溫潤的陰道 口。

「唔…唔…哎…」




















0.017295122146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