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tv線上影城上線了 新作上架最快!(每天更新百部AV)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親生?非親生?代孕的妻子愛上雇主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故事開始: 悔不當初& 那個真相。

    又是一個滂沱雨夜,不過絲毫不影響屋內裸露兩人的暧昧:親愛的,你的奶
水好香!沾兒子的光,蹭他媽媽的奶好幾個月了,一點都不覺得膩煩……

    哼……壞老公,你還好意思說呀你,就知道跟兒子搶奶喝,也不擔心擔心萬
一哪一天兒子餓了,沒有庫存。

    庫存?男人笑了笑:老婆,你的奶水什麽時候被喝光過呀,擠都擠不幹淨,
堪比奶牛!哦,不,比奶牛都還霸氣能幹……都說女人是水做的,以前我還不信,
現在我深信不疑。老婆,你不僅下面水多,上面的水也不賴,我是三生有幸才能
娶到你!

    哼哼……壞老公,死不正經,什麽下面的水多,上面的水多的。感情我在你
眼�就隻是水啊,哼……不給你喝了。女人說完就坐起了身,趴在女人身上的男
人顯得特別的無奈:老婆,我說的是你柔情似水。你乖嘛,就這樣坐著,我躺在
你懷�,就像咱們兒子一樣,躺著喝你的奶奶。

    真是的,都三十好幾的人了,還像個小屁孩一樣。女人剛埋怨完,就把奶子
湊到了男人的嘴邊:老公,快喝吧,我的奶都是你的。

    啊……女人一聲舒服的長歎:老公,哦哦……你吸得好用力呀!啊……別,
別,別,別咬。這個奶頭被兒子剛長出的小齒牙給磨破了。哦……

    男人美滋滋的吸著女人香濃的乳汁,就像一個剛出生的嬰兒一樣專心和享受。
女人幸福的看著這個正在吃她奶子的男人,心�對他的愛意又濃厚了一些。

    終于,男人吃了飽,滿足的吐出了女人的乳頭。那一抹大大的紅色乳暈,還
有那堅硬上翹的乳頭,殘留著一些乳液,不禁讓男人對女人的乳房又多了許多的
愛憐。

    此刻,女人的前夫盧平正在這座郊區的別墅外,呆呆的淋著雨,傻傻的等待
著他的前妻李麗萍能出門來見他一面。這近兩年來的思念,讓盧平想她想得都快
瘋掉了,原本帥氣的面龐已經憔悴不堪……

    砰砰砰……輕輕的敲門聲風一樣的傳進了臥室�。

    李嬸,這麽晚了有什麽事嗎?鄧家國問了一句。

    先生,盧先生又來了,在大門口淋著雨。李嬸習以爲常,每次下雨的夜,盧
平總是會出現在別墅的大門口,雖然,等待,也等不出任何的結果。

    李嬸,你給他把傘,叫他滾吧!不要再來啦。鄧家國的這句台詞不知道重複
了多少遍了,他真想把一巴掌把盧平給扇碎了。不過,盧平要的並不是這個效果,
他的目的很明確,並且隻有一個。

    先生,上一次盧先生過來,我就已經把家�的最後一把傘給他了,這幾天照
顧夫人,我還沒來得及再去購買。

    兩口子收拾了一下:李嬸,你進來吧,我們房間還有兩把傘,你給他一把,
叫他快點滾!鄧家國皺了皺眉,一副遇見了瘟神的模樣。

    老公,你別生氣,別氣壞了自己的身子,老婆給你吃奶,你乖哦,聽話。李
嬸出門後,李麗萍安慰著這個她現在深愛的男人。

    鄧家國歎了口氣:你說你前夫怪不怪?每次都是大雨天的晚上來,我們家丟
了多少傘給他呀!你說他來坑錢就算了,坑傘?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老公,你別氣別氣。他不就是想見我一面嗎?平時大軍小軍這兩個小夥子把
我照看得很好,他都沒有機會靠近我,事到如今也隻能出此下策了。你這次就允
許我出去跟他講清楚吧,叫他不要再來找我了,我和他已經恩斷義絕。

    那好,我陪你!麗萍穿好了衣服,鄧家國又在她身上披了一件外套。

    鄧家國和小軍還有李嬸站在屋檐下,李麗萍撐著雨傘走到了別墅的鐵欄門口,
看著門外那渾身濕淋淋的前夫,她的心�不禁傳來一陣陣酸楚,她又何常不懂得
:盧平每次雨夜都會出現在這�的緣故呢!

    盧平雙眼冒著紅光直愣愣的盯著向他走來的前妻,整個人充滿了憂傷:果果,
你終于肯出來見我了,我們一起回家,跟我回家吧。盧平叫著李麗萍的小名乞求
道。

    平哥,你自己回去吧,不要再來找我了,我早就已經不是你的妻子,我們也
沒有任何關系了,你走吧。李麗萍語重心長。

    我不走!!!盧平大叫一聲,吼出了一個男人的威嚴:明明說好的,等孩子
稍大一些,你就回到我的身邊,你爲什麽還不回來?我求求你了,你回來吧,我
們重新開始。

    重新開始?李麗萍心�想著:開什麽國際玩笑,你以爲愛情和婚姻是小時候
玩的過家家呀,說交易就交易,說結束就結束,說開始就開始,我們已經回不去
了。

    她不想再重複那日,決絕地在電話�對盧平說過的話,她不想再次傷害這個,
她曾經愛過現在卻已然放下的男人。

    但是,她又不得不說!

    爲了徹底斬斷這段已經逝去了的情緣,她義正言辭:那日,我在電話�已經
跟你講得夠清楚了,我已經不愛你了,既然我們都已經離了婚,就不要再糾纏不
清,互增麻煩和傷害。要知道,這所有發生的一切,都是你親手造成的,是你親
手毀了我們的婚姻,埋葬了我們的愛情,將我推入他人的懷抱!

    盧平沈默了,心中的悔恨逆流成河。李麗萍說的一點都不假,現在的一切不
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嗎?盡管如此,但是他仍舊不甘心,不甘心:果果,你是真的
不愛我了嗎?

    李麗萍猶豫了一下,還是堅定的點了點頭:不愛了。

    這三個字剛一說出口,李麗萍就知道自己說的明明就是假話,他們倆在一起
那麽多年,是一句說不愛就不愛了的嗎?隻是沒有以前那麽愛了。

    這個世界上根本並沒有所謂的永遠,愛這個東西,既會像流星劃過天際一般
轉瞬即逝,也可以很奇妙的從一個人的身上轉移到另外一個人的身上。

    那最後,我還能抱一抱你嗎?我發誓,從今往後,我再也不會來打擾你。盧
平再次乞求道。

    就在此做個了斷吧,李麗萍打開了小鐵門。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小鐵門
被打開的一瞬間兒,盧平瘋狗一般的沖了進來,啪的一耳光重重的打在了李麗萍
的臉上!

    就算電閃雷鳴,也遮掩不住這刺耳的響聲。鄧家國看到這一幕馬上沖了出來,
小軍一溜煙先沖到盧平面前,把他撐倒在地一陣暴打。

    鄧家國心疼的雙手捧著李麗萍的臉,不知道她臉上流著的是淚水還是雨水。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嘴角滲出來的紅紅的東西一定是血水!

    小軍,給我狠狠的打!打死這個禽獸不如的畜生!盧平在小軍這個鐵漢子面
前,毫無反擊之力,雖然被打得慘不忍睹,但他還是強忍著沒有痛得大叫出聲。

    就在盧平感覺到自己的骨頭都快要散架的時候,一個看起來還算年輕的老太
太冒了出來:麗萍啊,求求你,叫他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求求你
……老太太痛哭流涕。

    轉身回屋的李麗萍突然聽見了這個熟悉的聲音,驚訝地回過頭,捂著臉叫了
一聲:媽!

    麗萍,求求你,求求你,叫他不要再打了,我保證這個畜生再也不會出現在
這�,我保證。盧媽媽真誠的乞求著這位自己曾經的兒媳婦。

    其實這次見到李麗萍,盧媽媽是想跟著兒子一起勸說媳婦跟自己回家的,但
是忌憚這家的男主人就在不遠處的屋檐下,她也就忍住了沒有出現。哪知自己的
兒子這麽不爭氣,竟然重重的打了李麗萍,搞得現在可謂是覆水難收,再怎麽也
是回不去了的呀。

    下一幕,盧媽媽看見自己的兒子被拳打腳踢得抱著頭縮成一團,她的心在流
血,這就是報應啊!她鼓起勇氣,站了出來,懇求李麗萍不要讓小軍再打盧平了。

    李麗萍給小軍使了使眼色,小軍終于停住了手,但不忘最後在盧平身上狠狠
的踹上一腳!

    盧媽媽扶著盧平一直往外走,有一輛出租車在幹道的路邊上等著他們。司機
和盧家母子已經很熟絡了,每次雨夜,他都會被盧媽媽叫著走一趟,一次三百的
買賣不虧呀!也正是因爲盧媽媽兩個月前第一次跟蹤兒子到了這個地方,發現回
去不好坐車,索性後來就專門叫了一輛出租車。

    李麗萍回到屋�,重新洗了個澡,鄧家國發現她的臉上明顯紅腫了起來,手
掌印就像一根刺刺在了鄧家國的心�,他沒能保護好自己的女人。

    床上,鄧家國安慰著身心疲憊的李麗萍:我們明天去美容院看看,應該消腫
挺快的,不要難過了。

    話說回來,我們對盧平這個王八蛋也算是仁至義盡,本來說好的隻給他五十
萬,現在我們把房錢全結了,一百多萬啊,還另給了他十萬。他媽的就是一個畜
生,以後他若再出現在你面前,我一定叫他死無全屍!

    李麗萍聽完又流下了眼淚,這個淚水五味雜成。她的枕邊人應該還不知道,
她和盧平的相遇就是在雨�,她沒有傘,而他脫了自己的外套套在了她的頭上。
當時,他們都還隻是大一新生中的兩個陌生人!

    後來盧平在雨�向李麗萍表白,她同意了。一個浪漫的雨中求婚,她又同意
了。盧平以爲隻要在雨�,他就有等回李麗萍的一天。但這一次,他失策了。

    誰規定了女人的一生就隻能愛自己的丈夫一個男人,她也有可能愛上別的男
人,更何況是朝夕相處。感情日久會生,日久也會淡,隻是盧平一點都不明白。

    盧媽媽把不隻是身體傷痕累累的兒子扶進了屋,她心�明白:兒子此刻必定
心如刀割。

    每一次的雨夜,她都淚眼汪汪地看著兒子空著手出去,又看著兒子帶著把傘
回來,儲物室�都已經堆了二十幾把傘了。自從她知道這套房子是自己的兒子賣
了兒媳婦的肚子,最後更是賣了媳婦換來的之後,她的心�就沒有一天安甯過,
自作孽啊,好好的一個兒媳婦怎麽就成了別人家的了?

    盧媽媽是打心底�喜歡李麗萍的,每一次過年過節回到小鎮老家,李麗萍都
會主動洗衣做飯,分擔家務,十分孝順,還溫文儒雅漂亮大方。街坊鄰居都誇贊
:你們老盧家不知道是修了幾輩子的福,才能娶到兩個賢惠能幹的兒媳婦,大兒
媳婦還生了這麽一個聰明可愛的小孫子。

    真諷刺啊!隻是現在,一切都沒了……大兒媳婦和孫子沒了,小兒媳婦也沒
了,這是造了幾輩子的孽啊???

    盧媽媽幫著兒子清洗著身體,盧平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到處都是傷,她的眼
淚又刷刷刷的掉了下來。

    她原本是打算到小兒子這�來散散心,忘記家�大兒子妻離子散的苦楚的。
沒想到到了小兒子這邊,心沒散成,心病害得卻更厲害了。大兒子是命苦啊,小
兒子是自食其果!

    盧媽媽幫助兒子穿好了睡衣,把他扶上了床,蓋好了被子。擡起頭,一副大
大的婚紗照映入眼簾。現在女主人走了,盧媽媽全是惋惜,空留下男主人,徒增
傷悲。

    隻是誰都沒有預料到,這場鬧劇在錯誤的開始,就注定盧平要充滿悲傷!

    盧媽媽回到了自己房間,連連在噩夢中驚醒,夢�全是大兒子痛苦的畫面,
和小兒子淒涼的慘狀。盧媽媽在丈夫過世後,爲了這兩個寶貝兒子,可謂是心力
交瘁啊!

    然而盧平的夢,卻和媽媽的夢恰恰相反。他在夢�看到了大學時期末考試期
間和李麗萍一起去圖書館占座,他看到了他把李麗萍帶回自己的老家,在後山的
小溪邊,邊泡著腳邊聊著天的情景,還有那一場他精心策劃的與衆不同的雨中婚
禮。

    可惜的是,夢醒時分,一切美好的瞬間都化爲了泡影。回憶隻能用悔青了腸
子來祭奠。

    第二天早上,盧媽媽看兒子爬都爬不起來,隻好把早餐端到盧平的床頭。大
兒子一波未平,小兒子一波又起,盧媽媽感覺這輩子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脆弱過。
女人是水做的,一點都不假,她坐在床頭又落下了淚來。

    媽,你別難過了,我一定把你兒媳婦重新追回來。盧平很有自信的說。

    盧媽媽憑著女人的直覺,早就知道這是不可能挽回的事情了,隻好說出很久
之前就想勸兒子放棄的話:能追回來,早就追回來了,何苦還生這麽多事端。都
是我們的錯,怨不得人啊!

    是是是,一切都是我的錯,我認了,但是大哥有錯嗎?嫂子還……盧平的話
還沒說完,就看見媽媽臉色一沈,迅速住了嘴。他明明知道媽媽是過來療傷的,
自己現在居然還在媽媽的傷口上撒鹽,不孝之極。

    盧平稍微喝了點粥,媽媽把碗筷收拾後,就去菜市場買菜去了。盧平躺在床
上,輕輕的一個側身,渾身都痛得要命,他心�怒罵到:昨天那個臭小子真狠!
下手真重!

    然後又猛地意識到,昨晚他對李麗萍下手是不是也太重了一點,從他們認識
到現在,昨天還是第一次動手打她。想著自己明明就是去努力縫補那段已經破碎
了的婚姻,現在整得更像是兩條平行線了,永遠都不會再有交集,盧平不禁對自
己恨之入骨!

    他拿起枕邊的平闆,打開新聞。哥哥的事情都已經過去好幾個月了,網上的
討論還有餘熱,絡繹不絕。《男子實名舉報妻子與官員通奸》,多麽觸目驚心的
標題,令人心寒。

    盧平的哥哥盧華,是他們鎮中學的老師,師院畢業後回家從教,兢兢業業十
年,成績斐然,年輕有爲,現在已經是數學特級教師,校教導主任。很多名牌中
學從市縣來鎮�挖他,他都沒有走,因爲他不願意和自己的妻子過分居兩地的生
活。

    這次舉報,是他痛定思痛之後的結果,既然那個男人毀了他的家庭,他也絕
不會讓那個惡徒逍遙法外。

    盧華英俊帥氣,回家從教後,經舅媽介紹,結識了分配到鎮政府剛滿一年的
小職員陳紅,兩人一見如故,互生愛意,短暫的了解後迅速好上,半年之後就結
了婚。二人世界還沒過幾個月呢,陳紅就發現自己有喜了。盧家人特別高興,當
時的盧平還在上高中呢,很羨慕哥哥娶到了這麽漂亮的一位嫂子。

    這些年來,陳紅一路從一個小職員做到了黨委辦公室主任,算是順風順水,
家�的條件在兩夫妻共同的努力下也有了很大的改善,三年前在縣�也買了一套
按揭的商品房。

    今年五月中旬,盧華大學時玩得最好的一個朋友兼室友劉奉給他打了一個電
話:華哥,我在安徽碰見嫂子啦!

    嗯,你嫂子正在安徽出差呢,有什麽好大驚小怪的。盧華很淡定:不過你小
子跑去安徽幹嘛啦?

    我和小妍本來約著五一爬黃山的,但考慮到五一人多,就定在了這幾天了。

    還是你們好呀,自己當老闆,忒自由。盧華說著還是有些羨慕他這個輕松自
在的朋友,不過羨慕又能怎麽樣呢?不一會兒,他突然反應過來:爬黃山?

    是呀,我們在光明頂上看見嫂子了,不過我沒叫她,她也沒有發現我。

    哦,這樣呀,你小子平時不是挺有禮貌的嗎?既然看見嫂子了,還是上去跟
她問聲好。他們應該是乘著到安徽出差,變著花樣旅遊,哈哈……

    不過……不過……劉奉吞吞吐吐。

    不過什麽呀不過!盧華覺得劉奉有點怪怪的,自己也顯得有些不耐煩。

    我不敢說……

    說!你提都提了,還有什麽不敢說的啊,快說!盧華心�頓生不好的念頭。

    好吧,那我說了,華哥,你可不要怪我。我看見嫂子和一個年紀看起來有點
大的男人在一起,有點暧昧。

    別瞎說,是同事吧!盧華否定著自己那大浪滔天的不安。

    我就知道你不會信,我叫小妍偷拍了些照片,一會兒微信你。華哥,我可不
是故意要破壞你的家庭哈,隻是看見這種情況,我瞞著不跟你講,總覺得自己做
了什麽虧心事,心�怪別扭的,並且放心不下。

    盧華收到照片後,嘴�冒出了一個不幹淨的字:操!

    這TMD 還是暧昧嗎?那摟得,那抱得,動作神情用老夫老妻來形容都不覺得
過分,還擔心老夫老妻不夠他們的檔次!盧華的心�翻江倒海,怒不可遏……

    他突然就天馬行空的聯想到同事們經常跟他開的玩笑:盧老師,你兒子長得
可一點都不像你呀!

    盧華再一看照片�的那個男人,更是怒火中燒!他妹的,自己的兒子分明就
和照片�面的那個男人神似啊,現任的鎮黨委書記鄭尚金!

    他氣得差點砸了新買的三星手機,五千多塊呢,還好在最後的那一刻,他緊
握住了手。學數學的人,始終還是有點理性。不過他也開始埋怨自己:我以前怎
麽就TMD 沒有注意呢!!!

    周末,盧華拿著戶口本開著車,背著媽媽帶著兒子盧彬彬來到了縣�的人民
醫院,他的一位高中同學已經是這邊的主任了。在他同學的安排下,很快父子兩
人就抽了血做了親子鑒定,隻是鑒定結果一時半會出來不了。

    他隻好又開著車,帶著兒子回了小鎮。不過在回家之前,他先帶著兒子去了
大魔包兒童樂園玩了一個下午,看著兒子那天真無邪的快樂模樣,他心�絞痛,
特別是他想起了剛剛在車上和兒子的對話,他更是害怕知道真相,那將會是怎樣
的一個晴天霹靂!

    彬彬,今天跟爸爸一起去醫院檢查身體的事情,不要告訴媽媽和奶奶哦,這
是你和爸爸的小秘密。

    嗯嗯,爸爸,我們拉鈎,我一定不會告訴任何人的,包括媽媽和奶奶。不過
爸爸,剛剛抽血的時候我好害怕,還好有你一直陪著我。爸爸,你會永遠陪在彬
彬身邊嗎?

    兒子彬彬那渴望父親保護的眼神,盧華相信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陳紅出差回來,帶了很多安徽的特産,特別是黃山的茶葉,她知道她老公最
喜歡的就是喝茶。盧華看著自己的妻子,這麽多年來,他居然沒有覺察到有任何
的異樣,可能是平時兩人都太忙的緣故吧。他大多數時候都在學校,假期也在辦
補習班,孩子是他奶奶一手拉扯大的。

    盧彬彬長得乖巧,超乎平常小孩的聽話懂事,非常惹人喜愛。朋友們都說這
個孩子的未來,前途不可估量,還有一些熟人說:盧老師,你兒子長大後留著給
我們家當女婿哈,可不要被別的女孩子給拐跑了呀!

    隻要爸爸在家,彬彬都會給爸爸泡茶,端到他的面前。晚上跟著媽媽一起看
電視的時候,彬彬還會幫媽媽捶捶背。一家三口常常手拉著手走在大街上,到縣
�或者別的城市玩耍的時候,彬彬也不像其他的小朋友那樣一直要這要那,不過
看見自己特喜歡的東西,還是會拉著爸爸媽媽的衣服,不放手,說要!

    彬彬每一次到城�玩耍,隻要奶奶沒有去,他回家都會給奶奶買禮物!有一
次他在一個櫥窗外,看見特別漂亮的親子套裝,他硬是拽著爸爸媽媽的衣角,一
定要買!不過聽到導購的阿姨說,沒有奶奶穿的,彬彬特別失望的拉著爸爸媽媽
沒有買就離開了,他說不能沒有奶奶的!

    彬彬從小就跟著奶奶一起睡,讀了小學一年級才一個人睡的。還記得他要一
個人睡的第一天晚上,彬彬對他的爸爸媽媽說:媽媽,我不想自己一個人睡,沒
有奶奶,我會不開心的。

    兒子這麽真情的告白,硬是讓盧華夫妻心疼了好久。

    上了小學以後,彬彬就更像是一個小大人一樣,做完了作業,總是主動地幫
著奶奶洗菜,掃地,打掃家�的衛生。奶奶喜歡吃完晚飯後出去遛彎,他也會陪
著奶奶在鄉間的小路上散步。平靜而美好的生活,讓盧家人洋溢著甜甜的幸福。
隻是這一切,都會被無情的摧毀嗎?

    星期天,盧華一個人驅車來到了人民醫院。接過醫生遞給他的被密封的鑒定
報告單後,他的兩隻握筆的手不停的顫抖,臉色發白。他開始恐懼,開始瘋狂的
害怕,害怕他手�的事實,害怕他原本都已經心知肚明的真相!

    活了三十多年,盧華的心情,從未如此刻這樣的沈重……

    下一章:何去何從& 代孕協議



中篇,何去何從& 代孕協議。

    最終,盧華沒有拆開!而是把牛皮袋子扔進了車�,然後來到了一家叫甜兮
兮的甜品店,這�有他兒子最喜歡吃的點心,特別是肉鬆卷,那是他兒子的最愛。
他每次到縣�,都會買上很多,兒子喜歡嘛,只有兒子開心了,他才開心!

    盧華每次帶著小點心回到家,兒子都會沖上來緊緊的抱住他,十分興奮的一
個勁兒一個勁兒的叫:爸爸爸爸,我太愛你了,你是全天下最好的爸爸!

    這個時候,陳紅和盧媽媽的臉上,笑容是不言而喻的。這個笑容從彬彬出生
到現在,一直都沒有消失過!

    經過深思熟慮之後,盧華決定和陳紅好好談談,只要老婆向自己坦誠一切,
痛改前非,他相信他一定能原諒她的。畢竟,他們是真心相愛,有著十年之久的
夫妻情分,只是婚姻容不得惡意的欺瞞和背叛!

    老婆,我們有很久都沒有認真的談過心了吧。

    是呀,老公……

    那我們現在談談怎麼樣?

    好的呀!

    等等……

    等等?幹嘛?

    幹你!

    哎呀……啊!壞蛋,壞……哦……

    然後屋子�春光無限,有節奏的響起了歡快的聲響。

    老婆,你輕點叫,別把兒子跟媽吵醒了!

    哼,你還還意思怪我啊你!啊……哦……誰叫你那麼用力啦,都老夫老妻了
還那麼猛!

    嘿嘿,盧華壞笑:你不是最喜歡我猛嗎?嘻嘻……

    一陣水乳交融之後,兩個人都筋疲力盡,盧華三次把精液如數灌進陳紅的子
宮�。這一次,他沒有帶套,陳紅也沒有避孕……

    盧華有氣無力的看著渾身癱軟的陳紅問到:老婆,你愛我嗎?

    老公,我當然愛你啦,我愛了你整整十年!還要一直愛下去……

    那你有沒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呀?

    陳紅的臉突然變得黯然,不過黑燈瞎火的,也沒有人看得見:沒有呀。

    你沒有的話,我也沒有了。說完,盧華呼呼大睡。

    可是陳紅卻睡不著了,她和她領導鄭尚金見不得人的關係雖然藏得很深,但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呀!她一次又一次的想要從那段不倫的關係中爬出來,
卻一次比一次陷得更深,她也是情非得已!

    其實陳紅有很多時候,都想要跟老公坦白,因為再這樣下去,她就再也回不
了頭了。只是,她怕!她害怕她深愛的老公會不要她,會嫌棄她,會和她離婚。
她害怕這個苦心經營的家庭會支離破碎,所以在這麼最關鍵的時刻,她依然選擇
了隱瞞。只是她並不清楚,盧華已經知道自己戴了整整十年的綠帽子,還幫姦夫
養著兒子!

    古語有雲:紙包不知火。這是真理啊!

    下一個週末的下午,陳紅接到一個電話,說是單位�有緊急的事情要處理,
然後匆匆忙忙提著包就走掉了。彬彬在客廳�看著《貓和老鼠》,笑得前俯後仰,
誰知他的一個不留神兒,發現了媽媽的錢包還在沙發上,他跑進了書房,把錢包
給了爸爸:媽媽的錢包忘帶了,我怕媽媽需要花錢的時候沒有錢用,爸爸幫媽媽
送過去吧,我繼續看風車車和假老練。

    盧華高興地摸了摸兒子的小腦袋瓜兒,一陣欣慰,然後出了門朝政府大樓走
去。

    憑著一個戴綠帽子男人的直覺,盧華這一路上都心驚膽戰的,如果心�最不
情願發生的那一幕,確確實實的發生在自己眼前,他會怎樣?

    心�的結打不開,盧華始終過得不踏實。作為一個數學出生的男人,又經過
了一個星期的思考,他已經決定就在今晚把他知道的一切向老婆交心,希望老婆
也毫無保留的向他說明一切。

    誰料到,下午居然還插播了一段令人不安的小插曲。誰又料到,這段小插曲,
竟是暴風驟雨的前奏。

    一進大門,保安康叔笑嘻嘻的很客氣:盧老師來啦,陳主任剛進去沒多久。
康叔的兒子上初中一直都在盧老師那兒補習,所以很尊敬他。

    盧華簡單的和康叔交流了會兒,上了樓。樓上異常安靜,根本不像是有什麼
緊急的事情把大傢夥聚在一起處理的樣子。他走到了二樓老婆的辦公室,發現門
鎖得死死的。然後本來就不好的預感再次重重的迎面襲來,讓他連續打了好幾個
寒顫。

    他憑著直覺,走到了四樓,那�有黨委書記的辦公室。只是還沒走到門口,
就聽見房間�面傳來嘖嘖的聲音。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這對狗男女居然沒有鎖
門,門是虛掩著的。

    盧華輕手輕腳兩隻眼睛朝門縫�望去:自己的妻子,正赤身裸體的跪在地上,
頭埋在姦夫的兩腿之間,姦夫一隻手抓著女人的頭髮,女人正舔吸著姦夫那根醜
陋不堪的黑色肉棒!

    只聽見碰的一聲,門被一腳踢開,然後,居然還踢壞了。盧華徑直沖上前去,
就把光條的鄭尚金一陣亂打,血都被打出來了。陳紅被盧華行雲流水般的動作嚇
得是目瞪口呆!

    你還在這兒幹嘛!嫌人丟得不夠是不?給我滾回去!!!盧華的一聲哀嚎,
更是把陳紅嚇得魂飛魄散。

    等盧華氣急敗壞回到家�,家�便炸開了鍋。兒子被關在了他的小屋子�,
盧媽媽和兒子媳婦在兒子他們的臥室�!

    陳紅!你還說你沒有什麼事情瞞著我,那你今天的行為又算什麼?啊?你說
啊!不知廉恥的賤女人。我本以為我們夫妻是彼此深愛,從來都坦誠相見的,沒
想到一切都只是我一廂情願。你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為什麼?

    我都已經接受了彬彬不是我親生兒子的事實,我都已經打算和你好好生活下
去,我都給了你向我坦白的機會了,可你為什麼還要欺騙我!背叛我!為什麼???

    說完,盧華就把手�的親子鑒定報告書一扔,攤在了大家面前。其實早在車
上,盧華就已經看過了,只是他捨不得自己的老婆和孩子,所以他強壓住自己內
心的重創,決定繼續生活,好好的過日子,他是深愛陳紅母子倆的。

    盧媽媽一聽兒子說彬彬不是自己親孫子的實話,差一點暈倒。看到報告書之
後,更是腦血攻心,心臟病復發。兩人趕緊給媽媽吃藥,及時送到醫院。彬彬一
直守在奶奶的床邊,他清晰的記得他生病的時候,奶奶也是這樣寸步不離的守著
他,照顧著他的。

    我們離婚吧!沒什麼好解釋的。

    老公,不要,我求求你,不要!

    你別叫我老公,我聽起來特噁心!噁心,你懂不?你今天就收拾東西走人,
兒子也帶走!盧華非常淡漠,仿佛看破紅塵。

    不!我不走,媽都還沒醒來,我不走!

    就是這天晚上,盧華痛定思痛,心一橫,在網上發了一篇實名舉報貼。盧媽
媽醒後,看著孫子兩隻小眼睛閃著淚光紅紅的看著自己,心�特別不是滋味。

    回到家,盧媽媽休息後,陳紅一直纏著盧華,要跟他解釋,但是盧華聲色俱
厲義正言辭的對她講:我不想聽!

    陳紅很無奈,拿著一張全家福,坐在床頭,以淚洗面。

    盧華在客廳�踱來踱去,最後他走向了媽媽的臥室,他好想和媽媽說說話,
他心�好苦,好苦。以前常聽人說黃連最苦,但黃連有實實在在的生活苦嗎?

    盧媽媽沒有睡著,她也睡不著,下午震驚的消息就如一顆腫瘤長在心�耿耿
於懷,切掉刺痛,不切,卻要人性命。

    兒啊,離婚吧,那個女人騙了我們家十年!十年!你知道十年意味著什麼嗎?
如果你不拆穿,她還會繼續把我們騙下去,這種女人要不得,要不得。就算她人
好,但是品行有問題,我們老盧家也不能要。盧媽媽虛弱的說著。

    媽,你說,我愛了一個人,十年,她卻騙了我十年,你說我值得嗎?但是我
也好捨不得,好捨不得,心,好疼,好痛。一個男人的堅強,在感情面前脆弱得
是不堪一擊。

    兒啊,媽也好痛。我捨不得我養了快九年的孫子啊,他那麼乖,那麼懂事…
…盧媽媽說著說著就開始哽咽不止。

    媽,你休息吧。我去看看彬彬。說完,盧華就起身去了彬彬的房間,沒想到
彬彬也是輾轉反側難以入睡,他看到爸爸走了過來,他立馬起身:爸爸,奶奶好
些了嗎?我想陪著奶奶一起睡。

    彬彬乖,奶奶病了,就讓奶奶一個人好好休息,等病好了,你再去陪奶奶,
好嗎?盧華安慰著。

    彬彬翹起嘴巴,不開心了:可是,我生病的時候,奶奶都陪著我呀?

    那今天爸爸陪著你怎麼樣?

    彬彬想了想,略有所思,無奈道:不好……

    啊?你不想和爸爸一起睡嗎?盧華有點意外。

    想啊!想啊!彬彬特別誠實:不過爸爸,媽媽更需要你。有時候,你在學校
值班或者去別的學校出差的時候,媽媽晚上總是會坐在我的床頭對我說,孩子,
我想你爸爸了。爸爸,你看你看,媽媽更需要你!我不想看見媽媽不開心,雖然
我也很想你……

    彬彬的懂事,著實讓盧華大為感慨,這孩子到底是怎麼教育出來的,我怎麼
一點印象都沒有:你乖,那你好好休息,爸爸走了,晚安!

    爸爸晚安,我愛你!

    盧華出了彬彬的房間,並沒有回自己的臥室。他在想,陳紅既然愛我,又為
何要欺騙我,又為何要背叛我!這個時間竟然還漫長達十年,就算再有苦衷,這
也是不能忍的。所以,他決定了。

    他明白:他知道了陳紅的苦衷之後,肯定會心軟,所以他索性一開始就不要
聽任何解釋。儘管他十分不願意走到這一步,但不知不覺中已經走到了,他也只
好遵從媽媽的意願——離婚。

    過後的一個月中,鄭尚金和陳紅被縣紀委調查,並且對彬彬和鄭尚金做了親
子鑒定,情況屬實,給予鄭尚金留黨察看二年處分,鎮黨委書記職務自然撤銷,
不再擔任其他任何領導職務。陳紅的結局也差不多是如此。

    這一個月的家庭生活,簡直如人間地獄,暗無天日。除了孩子還什麼都不清
楚嘻嘻哈哈的之外,母子倆同媳婦在一個屋簷下形同陌路,苦不堪言。

    盧華和陳紅協議離婚,兒子歸陳紅,由她帶走。臨走之前,陳紅給盧華寫了
一封真情流露的信,夾在了一本他時常都會翻看的《平凡的世界》�。陳紅永遠
都不知道,後來盧華和婆婆看到之後,是如何失聲痛哭的看完的,稀�嘩啦。

    暑假剛到,彬彬就跟著媽媽回了外婆家,但他並不知道原因,只道:爸爸,
奶奶,我會早點回來陪你們的。

    這起事件得到了上級的廣泛關注,作為懲處作風問題的典範,在四處宣傳,
引以為戒。媒體的力量有多強大?全國上下都知道了這件事情,小鎮更是鬧得沸
沸揚揚,街坊鄰居都十分同情盧家的遭遇。

    盧媽媽整天面色無光,盧華考慮到弟弟盧平從深圳回來後,一直在省會城市
工作,有意讓媽媽出去散散心,順便照顧一下這兩口子,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況且媽媽經常念叨弟媳婦打去年過年回來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差不
多也快有一年零八個月了吧,去看看,去看看。

    哪知,盧媽媽一去,又將遭受到更大的打擊!

    盧媽媽離家前的一個星期,盧彬彬一個人從他外婆家坐汽車偷偷的跑回來了。
一進家門就埋頭抱著奶奶大哭。

    嗚嗚嗚……我是奶奶的孫子……嗚嗚嗚……我是爸爸的兒子……嗚嗚嗚……
奶奶……你不要不要我……我是爸爸的兒子……爸爸不要不要我……嗚嗚嗚……
我不要在外婆家,更不要去那個叔叔家,嗚嗚嗚……

    彬彬是哭著在盧媽媽的懷�睡著的,這是他最熟悉最溫暖的懷抱。其實,在
彬彬到家之前,盧媽媽就已經接到了陳紅找孩子打來的電話,她對陳紅說,如果
彬彬真的回來了,就讓他在這邊住幾天吧。

    原來彬彬到了他的外婆家,一點都不開心,只想著快點回家,那個有爸爸有
奶奶的地方。外婆家那邊的小夥伴都不和他一起玩,看見他就罵他是野種,他不
懂野種是什麼意思,稍大一點的孩子就告訴他:野種就是說,你不是你爸爸的兒
子,你是你媽媽和野男人生的孩子。

    聽完彬彬就哭了,跑回家哭著跳著對外婆說:我不是野種,不是野種,我是
爸爸的兒子!爸爸的兒子!嗚嗚嗚……我愛爸爸……嗚嗚嗚……

    鄭尚金沒有兒子,知道盧彬彬是自己的兒子之後,後繼有人,找過陳紅很多
次,想把彬彬帶走,陳紅一家堅決不同意。彬彬無意之中聽見之後,心�默默的
流著血淚,我就是死,也要回爸爸家,和奶奶他們在一起!

    終於,彬彬乘大家不注意,抓住了機會,帶著平時的零花錢,一個人就逃了,
坐上了他來這個地方的汽車。

    盧媽媽看著熟睡在她懷�的小孫子,心�念著,愛著。就算他不是自己兒子
親生的,也已經是她心中為數不多的牽掛。

    大人的錯,不該由孩子來承擔,沒有誰可以彌補得起一個孩子金子般的心靈。

    彬彬在奶奶家住了三天,陳紅就過來把他接走了。臨走之時,彬彬一直拉著
奶奶的手,不願意放開,哭聲撕心裂肺:奶奶,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趕我走…
…嗚嗚嗚……求求你……爸爸,爸爸,爸爸……求求你,不要不要我……媽,你
留下來吧,我不要離開,嗚嗚嗚……

    街坊鄰居看到這一幕,都默默的拭去眼角的眼淚,作孽呀!苦了孩子,害了
一家。

    盧華把媽媽送到了盧平的社區景逸之星,他一直很納悶,盧平才畢業三四年,
哪來的錢,買了這麼大的一套房子啊?在弟弟家�住了一個晚上之後,第二天就
匆匆回了家,他的補習班不能放下。

    盧媽媽問了盧平很多關於兒媳婦的事情,盧平總是遮遮掩掩,她已經好長時
間沒見過兒媳婦了,近一年來也一直打不通電話,說是您撥打的號碼不存在。

    因為盧平經常抽空回老家,所以盧媽媽也沒到城�去看他,專心的帶著小孫
子。盧平也告訴媽媽,媳婦出去學習了,媽媽也沒有起疑。

    這次,盧媽媽在盧平家�一直沒見著媳婦,琢磨了好幾天,也心神不寧了好
幾天,總擔心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有時,搞得她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年紀大了,老是疑神疑鬼。

    有一次,她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儲藏室�放了一堆的傘,要這麼多傘幹
嘛呀?

    她到這邊一個星期,有一天晚上下大暴雨,她見兒子吃完飯,什麼都沒拿就
空空的出去了,深夜濕淋淋的才回來,手�拿著傘,卻是一個沒有使用的樣子。

    盧媽媽覺著自己可能是老糊塗了,怎麼就沒想到給親家母打個電話呢!兒媳
婦的事情,除了兒子知道之外,兒媳婦她媽最瞭解了。

    額,兒媳婦,兒媳婦的媽最瞭解了。那兒子呢?兒子的媽,我怎麼就搞不明
白了呢?

    喂,你好。

    喂,親家母,我是盧平的媽媽王梅呀!

    哦哦,原來是梅姐呀,我們有一兩年沒聯繫過了吧。

    是呀!你最近在忙些什麼呢,要不咱們一起聚聚,這段時間我住在盧平家,
怪冷清的,麗萍也不在。

    麗萍?哦……怎麼!梅姐,你還不知道啊?

    啊?知道什麼?盧媽媽覺著自己的感覺靈驗了。

    …………

    一通電話打下來,盧媽媽的心臟病再次復發,這個畜生王八蛋啊!怎麼可以
為了錢,為了房子,賣了自己的老婆啊!混賬東西……

    盧媽媽當場昏倒在地,幸虧盧平回家得早,及時把媽媽送到了醫院,媽媽才
沒有生命危險。

    不過醫生對他說:你媽媽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我們發現前不久的一次心臟
病復發讓她的身體留下了許多的弊病。還好這次送來及時,再晚個十來分鐘,我
怕後果……哎,你們這些做子女的,一定要照顧好老人的情緒。

    盧平知道哥哥的事情,也知道媽媽過來就是為了想要心情好一點,可是他,
哎,感時花濺淚……

    盧平和李麗萍大學畢業後就結了婚,李麗萍在市里的一所私立中學當語文老
師,競爭壓力大,工資應付生活還算過得去。盧平在一所小企業當業務員,整天
東奔西跑還掙不到錢。

    雖然新婚燕爾,但只能擠在一間破舊的出租屋�,古語有雲:貧賤夫妻百事
哀。因為生活並不寬裕,他們難免偶爾會有爭吵,雖然彼此體諒,但還是敵不過
沒有錢花的悲涼。

    盧平在一個大學同學的建議下,離開了妻子,和趙凱一起到深圳謀求新的出
路。剛剛踏入社會的大學生,哪里懂得社會的艱難,還以為錢是空氣做的,哪里
都可以撈……

    才半年的時間,在深圳沒有任何結果,盧平又回到了妻子的身邊,找了一個
與原來差不多性質的工作,搞銷售。無論有多困難,只要彼此深愛的夫妻相伴在
一起,總會給人產生奮發向上的力量。

    半年的時間,盧平的業績做得很好,生活上有了較大改觀。但是他很明白自
己再怎麼拼下去,想要在這邊買一套房子沒有個幾十年的時間是萬萬不可能的。
他不能一直和老婆過著仿佛漂泊的生活。

    找母親借點?母親沒錢。找大哥吧,他和嫂子剛在縣�買了套房,買了輛車,
哪里來多餘的錢呀,最後還是只能靠自己。但是要等到猴年馬月才是個頭呀!

    哎,戀愛太早,結婚太快,他是忘記了大學時馬原老師講的:馬克思說,真
正的愛情是建立在一定的物質基礎之上的。

    盧平向自己的親戚朋友借了些錢,但是遠遠不夠,後來,他接到了一個李麗
萍那邊親戚的電話,沒想到,從此竟改變了他家庭的命運。

    親戚剛開始沒有挑明,只是問盧平,你老婆懷沒懷孕,你老婆身體有沒有問
題,做沒做過體檢之類的話。

    盧平感覺很奇怪,這都是問了些什麼話呀?後來在他的再三追問下,親戚才
支支吾吾開了口,說:你不是缺錢買房,一直在借錢嘛,我有個賺錢的路子,事
成後可以得30萬塊錢。

    盧平更沒有想到的是,親戚提出的條件是要李麗萍給別人代孕生子。讓自己
妻子幫別人生孩子?

    聽到這,盧平沈默了。可一想到有30萬元的回報,盧平又有些動搖:我和果
果要賺多少年的錢才能攢這麼多啊?

    晚上,盧平小心翼翼地把這件事告訴給了妻子,李麗萍很是憤怒:這種事你
都想得出來,你還是人嗎?我還是你的老婆嗎?就算家�再缺錢用,也不能把懷
孕變成賺錢的手段!

    盧平再次沈默,他怎麼能做出這麼豬狗不如的事情,慫恿自己的妻子生別人
的孩子。

    不過,年輕的盧平很快又被金錢的誘惑蒙蔽了大腦,這就是貧賤的窮酸小子,
窩囊,經不起利誘。

    每天李麗萍下了班,盧平就苦口婆心,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勸慰道:説明別
人生一個孩子,就可以付幾十萬的房款了。你們也不用真正發生關係,人工授精
而已,等等等等,云云……

    兩周之後,在盧平的軟磨下,為了房子的首付款,李麗萍最終妥協了。

    在親戚的陪同下,盧平和李麗萍在一家高檔茶館見到了雇主鄧家國。鄧家國
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的老闆,因為被太多女人騙過,有兩段失敗的婚姻,然後不再
相信愛情,不再相信婚姻。

    苦於結婚時沒有生育一兒半女,他的母親臨終之前,一再囑咐他一定要生一
個屬於老鄧自己家的孩子。鄧家國是孝順之人,他謹記了母親囑託的話,為了完
成母親的心願,決定找一個代孕媽媽。

    談條件時,鄧家國很慷慨,三十萬,懷了孕一次性付清。不過他也提出了一
個十分苛刻的條件:兩人必須先離婚才能有償代孕。

    一聽離婚,盧平覺得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商量個屁!幫你生個孩子,還要
我們離婚,離你妹夫,靠!

    說完,盧平就牽著李麗萍的手準備離開,這種賣老婆的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
他們的親戚此刻顯得特別的尷尬,這時一個聲音冒了出來:我再加十萬!四十萬!

    盧平還是拉著老婆往外走,就在打開門要踏出去的那一瞬間:再加十萬,五
十萬!不答應我就找別人了。

    誰知,接下來,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好,就五十萬!萬萬沒有想到,這句
話居然是從妻子李麗萍的口中說出來的,一旁的盧平頓時懵了。

    李麗萍在盧平耳邊小聲安慰道:老公,等我十個月後把孩子生下來,一切都
會變好的。

    就在兩夫妻以為這樣就成了的時候,鄧家國又加了一個條件:懷孕期間必須
住在我家,我請專人照顧,一定要保證孩子的營養和健康問題。

    最後,三人都妥協了彼此的條件。盧平瞞著家人和親戚,和李麗萍到民政局
辦理了離婚手續。李麗萍在鄧家國的安排下到醫院做完人工授精後,順利懷孕,
並且住到了鄧家國的郊區別墅。�面有一位李嬸精心照料,還有兩個保安大軍小
軍,保護安全。盧平也得償所願拿到了一張存了五十萬的工商銀行卡。他付了三
十萬的首付,在景逸之星買了一套房子。

    下一章大結局了,不知道大家想要什麼樣的結局呢?是一虐到底,還是守得
雲開見月明。敬請期待!

    終章:愛來緣散& 命中註定





















0.032525062561035__us__en-us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