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SM性虐美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



當當當,敲響8036門牌號的木質門,我等著里面的人回答。



    是誰啊?我這里不歡迎新人。(這是聯絡暗號)



    我不是新人,而是熟人,你還能記得我嗎?



    你終于來了,等得我好辛苦啊?說完打開門的性奴,竟然是一絲不挂的看著我說道。



    我沒有任何表情的說道:這里沒有監控嗎?還有就是你要找我?



    她白皙的酮體雖只看到一半,也掩飾不住美麗,我本能的看了一眼她的下體,因爲長時間佩戴電動棒她已經有淫水干涸的迹象,而且從她的面部表情來看,她至少已經高潮三次,深情中帶著渴望的眼神足以說明這一切了。



    走進辦公室迎面一股沁人心肺的體香風吹來,我深吸一口氣沒有看著她的臉說道:想做什麽調教?事先聲明我的收費很高的?



    先肛交后陰交,接著刑虐可以嗎?



    那是男優的活我不干的。



    她的手自顧自的在屁眼里亂摳,而且淫叫聲也很雜亂無章。



    我先給你做一次肛門調教吧?你是用單純的手淫,還是用針筒做器具性的灌腸手術?



    單純手淫不會很無聊嗎?



    看來你是真的沒做過,我可以讓你先試試,如果你感到滿意在和我商量一晚給多少錢,你說嗎嗎?



    我要怎麽做?



    很容易的,你只要落腳點把手舉起來就行。



    她找了一個凳子將它頂在牆上,然后翹起肥嫩的臀部說道:我這樣站著可以嗎?



    可以了,說完我走到她的身后,將兩個手指探入她的小穴,然后用食指往她的肛門肉壁上輕劃了兩下,她一下子來了感覺,直喊道好舒服好舒服,淫液淫液都流出來了,接著竟然哭了。



    我沒有停下動作,將兩個手指前后緩慢往前一點點推進,這種手淫的方式名叫深入宮門,是將手指一邊往里推,一邊前后交錯的回到屁眼的入口處,使得女子的身體,同時感受到指尖的入侵和指節移動時的摩擦力。



    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好舒服,深情默默的性奴已經是意亂神迷,她的呼吸急促,汗水像珍珠一般往凳子和地上滴落,下身的電動棒已經被她拔下去,因爲她不想因爲其他的外力的干擾,破壞我手淫時給她的快感。



    再深點調教師?啊啊啊啊啊啊,好久沒這麽爽了,再進去點好嗎?



    突然收手的我搖著頭說道:該談價錢了性奴。



    多少錢?多少錢我都給?已經完全被我征服的性奴說道。



    我一晚要十萬,看你的樣子應該可以吧?(故意太高了價格)



    好貴啊,不過真的是一晚嗎?



    開玩笑的,我一般都是五千一晚,不過你很合我的口味,可以打八折只要四千八。



    這還算合理價格,不過剛才的那幾下你是怎麽弄的?我雖然很癢卻一點難受的感覺都沒有?



    這可是我的職業秘密,你不會想和我學吧?可以告訴你,我的收徒標準極爲苛刻,以你現在的水準十年之內沒希望。



    不學也罷,我就是隨便打聽一下,還真不愧是手淫師,突然用甜美的聲音說道:性奴是先交錢還是先享受啊?



    我們都是預定付款,你只要在性虐美女檔案里寫下名字,我們就會從你的賬戶里拿到錢了,說完拿出文件。



    寫完簽名的性奴說道:這次換性奴主動了,你想給我做后背按摩。



    說完再次站到椅子前,不過這次是站直了身體。



    我走到她的辦公桌前,用力的一推桌上的東西,只聽一陣稀里嘩啦的響動過后,桌子上的書本報紙和紙杯都落到了地上。



    性奴給我躺上去?轉頭繼續說道:手淫師的工作,只有性奴的主人才能進行選擇,性奴是沒有選擇權的。



    爬到桌子上的她,在我的暗示下背對著我躺好,我坐到用塑料做成的桌墊上,將中指放在后面,再把食指無名指和小指貼在她的屁股與腰肌連接的凹槽上,接著用力將中指扣緊脊椎骨后在向下滑動。



    她再一次舒服的浪叫,然后深吸一口氣說道:性奴受不了了,手淫師能在狠一些嗎?這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已經如同嬰兒般的尖叫聲,她極度癡情的說道:還有什麽花樣嗎?性奴還想要更多這樣的感覺,一邊說一邊讓陰道在桌墊上蠕動,應該是想把那里的淫液給擠出來,因爲那些粘液要是留在了體內,明天她就只能說自己月經提前了不能來上班,當然事實是因爲,她的體內存留的淫液凝固而照成她必須和男人性交,否則她就會有閉經的危險。



    下面的動作有點疼,你要是受不了就可以說輕點。



    把中指九十度彎曲,接著以它爲支點將三根手指一起前移,在用中指摳三下后,重複上一動作。



    完全沒有喊輕點的性奴,一浪高過一浪的大叫,然后呼吸剛想聽的瞬間又被我重複上一次的酷刑,這樣連著叫了十次,我終于把手放到了她的脖子上。



    手淫師能給性奴在肛門調教一次嗎?極其小聲的問道。



    你確定可以嗎?我剛才只是深入宮門的初期階段,再往后可就不好受了。



    性奴真的很想要,求你了。說完想起身。



    你不用動,剛才是讓你嘗試一下入門,這次會很痛所以要有心理準備。



    再次進入她的屁眼,和之前的生澀感不同她視乎有點讓位的意思,我把手探入她的小穴后說道:你現在要閉住一口氣,直到我說喊的時候你才可以喊,能聽明白嗎?



    性奴明白了手淫師開始吧?說完開始憋氣。



    身體又開始顫抖比起之前幅度了許多,我用力的往里深入,已經到了手指的末端時才說喊,接著用彈指的手法在屁眼里用力的摳。



    性奴猛的身體抽搐起來,可是卻強忍著抓緊桌面,她低聲的喊道不行受不了,手淫師饒命啊。



    快叫出聲來,我要你吧啊這個音無限制拉長,這就是深入宮門的究極方式,一邊說一邊加大力道和速度使她的屁股在我的施虐下擺動著。



    不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死掉了,性奴不行了,性奴不想死。



    我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手繼續在屁眼里施虐,不僅如此我還把屁股壓在她的腰上,使她在我的控制下完全沒有逃脫的機會。



    身體已經亂動了一分多鍾,我心里暗道:應該要進入第二階段了。



    突然放慢手指的動作但同時加大力道,只聽性奴喊道:你想殺了我嗎?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再次改變方式將兩指並攏一起去摳,然后說道:性奴繼續拉長音,我要聽到你的氣有多長。



    你這個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性奴知道錯了,主人饒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不在喊叫的性奴只是拼命張大嘴喘氣,我心里說道:終于開始了。



    繼續加大力道和速度,使她完全無法停下這樣的感覺,然后我盯著她的身體。



不行了性奴,(聲音很沙啞)完全無法發聲的她,現在只能用呼吸來緩沖劇痛,就在她堅持到三分鍾的時間點以后,她突然將身體挺直,想有所觸動的說道:主人性奴錯了,性奴私自高潮了。



    陰液如決堤的洪水從體內噴湧而出,先是將桌面鋪滿接著向四周飛散,最后五米之內的東西全被它覆蓋了厚厚的一層黏液,當然也包括我。



    貪婪的吸著氣像是久病初愈的人,許久才說道:好久了,好久沒有這麽過瘾了,不過說著說著突然的落下了眼淚。



    穿上衣服的她走到辦公桌的正面,打開抽屜拿出一萬塊錢說道:這是你的小費,不過我想問你,能不能專門調教我一次,不是雇傭關系而是成爲我的調教師。



    不可能,你是知道咱們的規矩,除非你的主人把你買給我,否則絕對不可能。



    這好辦,你就不用管這件事了,沒意外的話,三天后我就會去找你。



    我帶著許多的不解離開了辦公室,然后坐上地鐵回到家里,梳洗了一下身體和粘滿淫液的衣褲,爲了工作方便我一直是兩套服裝,接著就是睡覺。



    第二天的清早一直沒有訂單過來,我做完早操,一直是堅持鍛煉。然后就是去會計師協會上班。



    會計師協會是我的挂名公司,一般的工作就是些寫寫算算的活,因爲這些都可以在家做,我也是一個月二是四五天不在這里,除了每個月的例行報道和討論會,我就是這里的稀客。



    易陽你怎麽有空來了?遠處的電腦桌旁李珊珊向我打招呼的說道。



    姗姗妹妹來了?故意惡搞他說道。



    又拿我的名字開玩笑,我可是個正經八百的男人,在用這種口氣小心我和你絕交。



    要怪你就怪你那個不識字的老媽吧?誰讓她給你起了個女孩的名字,哈哈哈哈哈哈。



    行了有什麽好笑的?話鋒突轉,說真的你怎麽突然來了?



    不知道怎麽回事,我最近的生意很難做,已經有十多天沒有生意了。



    不會吧?也是,我最近也很少有生意上門,而且聽幾個業內高手說,好像是什麽國際金融危機正在向我國進行滲透來著,反正我沒聽到準確信息只是聽個大概。



    應該是那個國際原油調價的事吧?唉,現在全球都在說這件事呢。



    應該也就是那些事,只是沒想到這東西來的這麽快就來,上個月還暴漲的股價這個月全盤落地,一下子擊垮了數萬家的小資産企業,然后聯動國內外的十多個大型企業紛紛破産,看來美國這次的金融危機已經變成全球金融危機了



    小李又在作總結性報告了?唉易陽你怎麽來了?李總說道。



    李總也來了,我也是實在沒活干,所以想來這里看看,不過說起來這里還是沒什麽變化。



    走來我辦公室看看?我新招了一個秘書,讓你給我把把關。



    李總名叫李海川是會計師協會的副會長,是我們這里的當家人,不過溫柔敦厚做事嚴謹,是個很有能力能干成大事的人,不過就是有點小小的好色。溫馨提示:他有個母老虎了。



    李總推開門,映入我眼簾的女子是個不到二十歲的小姑娘,我看著她的眼睛打量了一下,她應該是個剛入世不久想找份穩定的工作先練練手,如果有機會她應該會另謀高就。



    李總她不適合做會計,不過你要是想“潛規則”我就只好大義滅親去告訴田姐了。



    田幺妹是李總的妻子,雖然長得有點胖,但家里的生活起居和日常料理卻是個好手,從李總的將軍肚和身寬體胖的特征中,就可以看出來了。



    章慧美對吧?你也聽到了不是我不留你?是我這里是在養不起你,所以你還是另謀高就吧?



    李老總求你了,我這是第一百三十四次被人拒之門外了,就給我一個機會吧?



    等等你說什麽?一百三十四次?啊我明白了。



    李總和章慧美同時看著我,仿佛像在看著一個陌生人一般。



    李總你怎麽了?呵呵,章慧美是你的衣服和氣質出賣了你,你只要按我的話做,不出三天我保證你會被成天敲你家門的人煩死。



    你說的什麽意思?我怎麽聽不懂啊?



    你現在穿的是最新潮的時裝對吧?



    是啊?這有什麽不對嗎?



    首先是這套服裝你不適合現在穿,這應該是你有了工作以后才能穿的,其二是你的氣質太過于盛氣淩人,所以總讓人高不可攀的感覺,這樣無論是什麽樣的人,都不會要你做助手。



    恍然大悟的啊了一聲說道:大哥我真的得謝謝你,我,沒想到原來是這樣,哎不對,既然你能看出我的這些不足之處,爲什麽不讓我在這里工作?



    說實話你就算改了這些不足之處,還有一個大難題沒法解決,那就是你的年齡。



    雖然不能和你共事,但還是得謝謝你給我的寶貴意見,我今天回家就換上學生的裝扮,我想你的意見也是讓我穿那套吧?



    果然是個很聰明的小姑娘,我就是讓你穿那套,好了章慧美,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在哪個大公司,給你做年收入總結報告。



    借你的吉言,唉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麽呢大會計師。



    我叫易陽,周易的易太陽的陽。







第二章



轉眼一是性奴說的第三天清晨,我一如既往的吃過了早飯準備去河邊晨練,就在這時一個電話打進我的性奴專用手機,我接通后那邊說道:是易陽先生嗎我是新客戶能請你到我這里來嗎?



我直接說道:你打錯了說完挂斷電話。(溫馨提示:這個手機只能有一個人給我打,那就是我的雇主,而其他人完全不可能打進來)



家里的座機又突然間響起,我一看又是那個號碼,心里正在想怎麽回事的時候,門被人給敲響了,我問了聲是誰后,她說道:我的聲音還記得吧?



打開門的瞬間那熟悉的香風又來了,我說道:你什麽意思?又是手機又是座機而且還登門造訪。



就這麽歡迎客人嗎?這可不是待客之道啊。說著自顧自的走進了我的屋子。



我的家很簡陋,一個辦公桌一個立櫃和一張床,除此之外就是鍋碗瓢盆和洗漱用品在加一些布景的擺設了,當然沒有沙發只有椅子。



這很不符合你的身份,想過有錢人的日子嗎?易陽。沒有回頭的說道。



我不想,因爲我很安于現狀。



給你一個機會也給我一個機會,今天你陪我一天我給你五萬元如何?



你已經給我一萬四千八了,我已經幾個月不用掙錢了。



別急著回絕,和我去個地方好嗎?



反正我也沒事做,再說又有錢賺何樂而不爲啊?



那就別多說了和我上車吧?說完就自顧自的上了車。



我鎖好門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現在是早晨的八點零六分,不過我沒有想到這就是我永遠離開這個家的時間,因爲我以后不會回來了。



汽車上了環城高速,一路上岔路太多我已經完全失去方向,一共開了一個小時三十八分鍾的時間我們到了目的地。



我揉了一下眼睛說道:我們到了嗎?這是什麽地方?



還沒到最終目的地,不過汽車已經不可能再往里走了,我們一邊走一邊聊好嗎?說完打開我這面的車門然后她從另一邊下車。



我看了一下這里的格局,這是個歌德式的花園卻是個法國的別墅群建築,我初略算了一下它的總價值,大概能有十億的房産。我很吃驚,因爲以所有國內的大開發商來看,有如此規模的別墅群建築者可謂是鳳毛麟角,最多不會超過十家,以我身邊的這個女人,她絕對不可能獨占這些房産。(這是我唯一一次看錯了)



因爲暈車我一直很少說話,被她領進第一個別墅的三樓后她才說道:你先去沖個涼水澡?我在右手邊的第三個房間等你,記住快點來哦。說著說著聲音變得非常的暧昧而且還用下體的內側摩擦我的大腿。



去吧?我很快就過去了。說完我走進浴室打開熱水器的開關,再把簾子關好。



她的腳步聲時斷時續很久才離開房間,走到了她說的房間。



我確實累到了也真的想沖冷水澡,所以在那里逗留了很久,直到我的身體完全干淨了爲止,才慢慢的來到她的房間。



走進根本沒有關的門,我看到她早已脫光了衣服的酮體,她現在正跪在床上用手淫的方式摳陰道和摸乳房,而且低沈的浪叫聲,無時無刻的在刺激著我的性神經,使我一下子勃起陰莖想和她上床。



你終于來了主人和性奴做愛吧?用勾引的方式說道。



我已經被本能控制了,沒說話我直接把褲子褪下去,然后一個餓虎撲食趴在她的大床上接著翻身后說道:給主人做靈犬嘯天。



她聽話的把身子騎到我的屁股上,然后把陰道對準我的肉棒用力的壓下去。



她的呻吟和我的低吼交織成性愛的交響曲,不到一分鍾我已經插了數百下,她性福的眼淚混合著汗水與淫液,一點一滴的落到床上很快濕潤了一大片,我也越來越感覺到炙熱的快感,這是我的身體在暗示我已經快射了。



性奴接好主人的精液我說道。



來吧主人性奴是主人的性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兩個同時高潮的男人女人終于倒在了一起。



好久了,這種感覺真好,主人能聽性奴一句話嗎?



什麽話?我已經把她說的話忘到九霄云外了。



做我的主人,成爲這個性奴公司的董事長,我給你百分之九十九的控制股。



什麽!!!!!!!你是誰?



啊啊啊啊,先拔出去在說吧?說完起身把衣服和褲子穿好后又一次說道:加入我們吧主人。



這是怎麽回事?我莫名其妙的問道。(我一直以爲她只是想讓我和她做愛)



只從你給我調教以后,我突然發覺我竟然愛上了你,雖然在心里我一直不肯承認這一點。



就算這樣也不至于......唉不對?你是說這個大型的別墅群是你一個人的?



是的,你聽說過母王蜂嗎?



母王蜂資料更新:她是國際上一家跨國企業的董事長,也是十四家連鎖企業的名義董事長,用普通話說就是個金領,再直白點就是有錢人。



你是母王蜂!!!???呵呵呵呵,難怪你有這麽大的房産,我......



先別急著回答或拒絕,你距離一天的時間還有十八個小時呢,這次你和我不管有沒有達成協議,我都會給你應得的五萬塊錢。



思量再三我終于說道:我同意,不過我的會計工作怎麽辦?



我會以跨國公司的董事長身份,請你去給我們算去年的收入總結報告,然后你會因爲做事嚴謹得到我的賞識,成爲我們的董事會成員。



這就是現代版的連升三級吧?



可以這麽說,不過真實的原因你我心里都很明白。



母王蜂名字更新:陳雪娟。



陳姐?一個男子突然走了進來說道。



什麽事?這是你的主人還不快叫?



遲疑片刻后說道:小五子見過主人,主人有什麽吩咐嗎?



先說你的事,以后記得他就是這里的主人了。



是那個新來的性奴,又把一個客人給罵跑了,已經是第十二回了。



極低聲的說道:易陽你以后就是這里的當家人,所以在我和手下說話時,你要把我的話打斷,用你問的方式讓他們回答,不過這次算了。



是她啊,你領著主人去看看她,我先去洗洗身子。又有極低聲音說道:是你展示能力的好時候了。



一路上沒和小五子說話,我被不斷的驚喜打的有點措手不及,很快到了監控區我看到整個別墅的布景后,又是吃了一大驚,因爲這里一共有三百多個攝像頭和六個可移動的超級演播室,而整個別墅的占地面積竟然有數萬平方米。



第三組把性奴一百一十二號的影像資料轉換到控制台。



主人你看這就那個新來的性奴?彎著腰說道。



我看著受虐的女子,正在被一個男子用sm專用皮鞭抽打身體,她被一根繩子掉在一個空屋子的中心,身上雖然穿著衣服,但下身的褲子卻在地上。



sm專用皮鞭是很殘忍的東西,它的外形是一個馬尾的形狀,上面的每一根皮帶其實都內嵌著鐵絲,這樣打的時候雖不會留下傷口,但痛苦卻可想而知。



主人想聽到她的喊叫聲嗎?小五子說道。



她在哪個區?我想去看看她?還有把這個別墅的地圖給我。



這是別墅群的gps,還有性奴的具體地址,我派手下跟著你嗎主人?



不需要,我想熟悉一下這里的環境,不過母王蜂回來的時候,你就告訴她我去給新來的性奴例行調教去了。



拿著gps我走出第一個別墅,轉過幾個彎路,來到那個關押性奴的地方。



打開門以后鞭聲和慘叫聲傳入耳朵,我說道:住手。



你誰啊?啪又是一鞭打在性奴的后背。



小五子告訴他?對著傳話機說道。



你他媽的沒長眼啊?他手拿著什麽看不到啊?溫馨提示:我手里的gps就是最好的身份證明物件。



主人好,小安子見過主人。說著半跪在我的面前。



你回到自己的崗位吧?這個性奴我來調教。



被封著嘴的性奴,只能搖著頭用肢體語言說道:不要。



小安子走后我和性奴就這樣相視的看著對方,如何我走到她的身前把她的封嘴布解下來,她突然一口帶血的唾沫吐到我的臉上后說道:你這個混蛋離我遠點。



我沒有說話轉過她的身體來到身后,然后將手摸進她的陰道后,在用大腿夾緊她的臀部,使她完全貼在我的身上。



你想干什麽?放開我,啊啊啊啊啊啊,



我沒有說話只是將中指和食指摸進大陰唇,然后用很輕柔的力度摩擦她的陰道。



你個臭流氓不要碰我,我.......身體用力往后頂但沒起作用。



手繼續摩擦大陰唇,不過稍微加大力度,她還在用髒話罵我,但顯然她已經沒有可以什麽可罵的東西,因爲已經開始重複了。



手這次加快速度而且還加入了肉棒前頂的動作,很快我的肉棒開始濕潤,這也說明她的第一層心防即將攻破。



性奴名叫遊娜是個剛畢業不久的大學生,不過從抓到這的時候,就一直不願意和男人們上床,所有的酷刑都用遍了,可她就像沒打過似的,隔個兩三天就會在和客人們大吵大鬧起來,所以人送外號刺猬。



我現在用的手淫術名叫生理本能,我是用她的身體和她的心靈戰斗,她現在身體這方面非常的享受,可她的心靈卻很鄙視自己的身體,我的第一階段就是用身體的本能讓她默許快感的存在就可以了。



遊娜心里暗道:陰道好舒服,癢癢的濕濕的滑滑的,她的手好讓我有感覺不了我就要來快感了,陰道我恨你,你竟敢有這讓的感覺。



放開我你個臭流氓,一邊說一邊用力的拉繩子和扭動身體,可這些不可能起到任何的作用。



她越是激烈的反抗越說明她已經來了感覺,我心里暗道:第二階段就要開始了性奴,心里要做好充足準備哦?



監控的另一端母王蜂已經在看了,旁邊的小五子問道:陳姐什麽時候他就是我們的主人了?我記得這里沒有主人的時間已經有三年多了吧?



是啊,主人在干什麽?



他讓我告訴你......



還是不明白嗎?叫他主人。



主人讓我告訴你他在他在調教新來的性奴,不過他,主人一直只是手淫,不知道主人在想些什麽?



以后記得要叫他主人,呵呵,你信不信我竟能愛上他?



什麽!!!!!這怎麽可能?不對,你是說真的?



我也不敢相信,從他給我做肛門調教那次,我就不知不覺的愛上他,僅是昨天一天我就有恍如隔世的感覺,說著說著已經不由自主的把手摸進屁眼,用自己的手去摳屁眼的最深處,而且眼睛也享受的閉上了。



陳姐,陳姐,陳姐。



別叫我,看著他們的監控錄像,那個性奴就要有感覺了。



已經略帶呻吟的性奴現在已經開始享受了,只不過她的嘴還在罵。



把左手輕輕的放在她的腰部,用彈鋼琴的手法在給她腰部按摩,她因爲突然又癢又舒服而開始激烈的扭動不可能動的身體。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要,求你了癢癢癢,受不了了救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陰道劇烈的掙扎,身體胡亂的扭動,笑聲摻雜這些許哭泣,再加上一點點的享受的淫叫聲,使整個屋子變得很是熱鬧。



我用食指在她的腰眼上畫圈,在用另一個食指在她的陰道內上下移動,這個手法叫鸾鳳雙飛。



停下求你了,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求你了,不要再摸了,你讓我做什麽都行只要.......不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癢啊啊啊啊啊。



我沒有停下的意思,因爲此時的她雖然已經攻破第一層心防,但心靈其實還沒有真正的服輸,其實之前的打手們一直沒能征服她的心靈,就是因爲這個原因。



突然減慢腰部手指的速度同時加快陰道的,她因爲突然的改變,屁股一下子向后靠緊我的陰莖,接著彎下腰說道:你好陰損,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饒命啊,會死的。



身體一直在不停地扭動,話雖然時斷時續,但聽起來還沒服輸,其實我心里明白她已經距離被我征服,就差一步之遙了。



突然再次改變手法,我現在用的是提線木偶,將我的食指和中指,深深的插進她的陰道的最低端,直到距離子宮不到一毫米的距離,然后把左手完全放在腰部后用彈琴的手法繼續給她按摩。



身體完全被我控制的遊娜,只能按我的意圖左右擺動身體,我只要想她怎麽做她就會像個木偶一樣照做,她已經不再說話和掙扎(已經開始絕望)只是一直在不停的笑和淫叫著,而且聲音越來越小,然后就沒有了。



監控里的小五子已經按耐不住欲火,他的手在不停撸陰莖,就在看到遊娜的高潮時他再也受不了了。



陳姐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陳姐。(已經早就離開了)先去找個性奴吧?自言自語的說道。



小安子你回來了?先替我看一會兒,我去找個人瀉火,說完急匆匆的離開了。



好的,(還在高興)啊啊啊啊啊,五哥,你怎麽給我這麽一個苦差啊?不得不看遊娜表演的他說道。



已經眯著眼極度享受的性奴,現在完全的忘我了,我把已經勃起的陰莖狠狠地插入她的屁眼后才說道:性奴感覺好受嗎?



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主人再狠點,性奴想要更多。



拔出的瞬間用力擡起她的雙腿,接著一個上頂把陰莖插入她的陰道。



啊啊啊啊啊,不由自主的翹了一下說道:性奴隨便你玩,主人來吧?



把她扔在地上然后把繩子解開后說道:給我舔雞巴?



















0.014139890670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