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21 days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父親重病住院,家裡正忙得不可開交,沒有人可以照顧已經高中二年級的我,雖然我已經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但在百般無奈之下,我還是被迫到舅媽家借住幾天。一開始,我以為會很無聊...
  一早起來,大部分都是舅舅送我去上學,這個情況已經維持了數天之久。每天早上我總是很早就醒來,從冰箱拿出一瓶昨天晚上買回來的光泉巧克力牛奶,懶散地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看一下早上的晨間新聞。
  高中的生活說真的並不無聊,雖然我成績還不錯,但我也不是什麼認真的學生。早上起床看新聞並不是從小養成的好習慣,我從來就不是那種品學兼優的好學生,甚至我制服襯衫不塞進西裝褲裡,看起來就像個小流氓。我會早起看新聞,完全就只是因為只要太陽照進房間,我就會自動醒來,我無法忍受陽光照射進房間的感覺。有些人會覺得,金色的陽光灑落大地,是一天美好的開始,但事實上,這刺眼的陽光只會讓我覺得很不舒服。以前的房間還好,有窗簾擋著。現在住在舅媽家,雖然也有窗簾,但陽光卻很容易照射進來,我每天早上總是不情願地被照醒,然後默默地來到客廳看電視。說真的,換了一個不同的居住環境,這讓我還挺不習慣的。
  因為舅舅跟舅媽都還在睡,電視的聲音總是被我轉得很小聲,用應該只有我自己聽的到的聲音,聽著新聞主播在電視上播報昨天又發生了什麼事。當然現在的新聞都很無聊,不外乎藝人八卦、意外傷亡、或者藍綠對立,每天都吸收這些不營養的訊息,讓我覺得我正一點點的變笨。
  當主播正播報到一則車禍意外的新聞時,碰的一聲響起。主臥室的門被推開,雖然聲音傳入我耳裡,但我沒有轉頭。因為不用看也知道,先起床的一定是舅媽,她要幫舅舅熨衣服,而且總是在要早上才熨,所以一定比舅舅早起床。   「這麼早起?沒睡好嗎?」舅媽穿著她那連身的紫色連身小睡衣,睡眼惺忪地摸著她嬌小的臉蛋問到。  
  「早。」我啜了一口巧克力牛奶,沒有回答她另一個問題,不是我沒有聽到,而是我沒辦法回答。因為不是睡不好,而是不好睡,這我要怎麼說出口?
  「要吃什麼早餐嗎?」舅媽也沒有追問我,而我們也開始每天早上都重複一遍的對話。
  「我等等去學校再買。」我盯著新聞,現在正播到了體育的部份,我在看昨天MLB的精彩美技實在是無法分神回答。
  「又在學校買,那些東西健康嗎?」舅媽在廚房也看不到我的反應,她只是繼續追問著道。
  「可以吃就好。」我說。
  「快沒水了…晚上再來燒好了。」舅媽沒有再繼續追問我了,但我隱約聽到她自言自語地說。就這樣我繼續盯著電視著晨間的新聞,巧克力牛奶早就喝完被我丟在桌上,我抱著抱枕迷迷糊糊的再度進入夢鄉,直到舅舅的聲音喚醒我。
  「起床唷!再不起來就要遲到了!」舅舅的聲音傳入我耳裡,遲到兩個字完全把我驚醒。
  「現在幾點了!」雖然是驚醒,但我還是有點迷糊的問道。
  「都快七點了,你不是七點半之前要到嗎?」舅舅說。
  「喔!不!」我迅速的從沙發上爬起來,衝進那狹小的房間匆匆扯下衣架上的襯衫跟西裝褲,一邊穿襯衫的同時還脫掉睡褲。好險我睡前都會整理好書包,不然這種突發狀況真的會害死我。
  「好了!走吧!」我匆忙地來到客廳,不僅襯衫的釦子沒扣完,連皮帶都還沒繫上。
  「你舅舅已經下去開車了。」舅媽說道。
  「那我出門了。」我總是會先打個招呼再出門的,平常這時舅舅通常已經下樓去開車,我則是東西收收準備去搭他的車。雖然今天有點匆忙,但還是跟平常差不多,只是時間有點晚了。我蹲在地上系著皮鞋的鞋帶,皮鞋這種東西實在是很麻煩,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學校硬要學生穿皮鞋,還規定黑色,而且必須有根。
  「今天晚上有自習嗎?」舅媽問。
  「沒有。」我想了想回答道。
  「我今天會提早下班,要我去接你嗎?」上課是舅舅送我去,但下課卻是舅媽載我回來,畢竟學校距離這裡有點遠,要我走回來也不是不行,只是要花上半個多鐘頭。
  「嗯...不用。」約略規劃了下午的行程,今天下午應該是沒什麼事,但難保同學們要去唸書,一念下去又不知道要到幾點,所以還是自己走回來吧!畢竟搬來這裡之後,我就沒有出去走走了,每天下課都走路回家本來是我的習慣。
  「真的?」舅媽問道。
  「嗯。」難得想自己走走,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覺得不要比較好。
  一天的課程很快就結束了,在人聲鼎沸的街道上走著,總會有一種為了某些事物而向前走得感覺,當然我現在並沒有什麼夢想,如果硬要問,大概就是上一所好大學吧!在這個考卷上的數字,決定我有多少價值的無聊社會裡,我還真的沒有什麼夢想。結果今天大家沒有要出去唸書,一放學大家聊個天就解散了,我只好一個人默默地走回舅媽家。
 這是住在舅媽家第五天了,說真的,不是舅媽家不好,只是寄住的感覺並不是這麼快活,房間也是暫時的,打個地鋪隨便就睡了,幾個棉被疊起來,還是很硬。再加上那令人無奈的陽光,住起來真的並不舒適,當然這些話我從來沒講出口過。舅媽家能用的桌子只有餐桌,好險我平時養成的習慣不把功課帶回家,不然這些日子還真難過。再最近地球暖化議題持續發燒,政客、學者危言聳聽講的好像很恐怖,事實上他們仍持續浪費著資源。今天的天氣實在是熱的不像話,那種熱不是炎熱,是悶熱。空氣好像都黏在皮膚上,濕濕黏黏的並不好受,平日我又不好意思開冷氣,這讓我睡的更加不舒服。
  雖然距離真的有點遠,但就在這樣走走逛逛、胡思亂想之下,我還是回到舅媽家樓下。習慣性地看看手錶,居然已經七點超過,走了接近一個半小時,但卻不覺得累,只是有點口渴了。舅媽家是住公寓的,在六樓,裡面很小,真的很小,二十坪左右,三間小房間加上客廳一套小沙發就把整個空間擠滿了,裡頭也沒什麼特別的裝潢。因為舅媽跟舅舅下班時間都不固定,因此他們也給我一把鑰匙,讓我隨時能夠回來,而也是這把鑰匙開啟了我這二十一天裡的特別生活。
  我討厭吵,所以我開關門一定輕輕推,輕輕放。然而今天屋裡卻格外安靜,雖然平時就這樣,但不知為何,我就覺得今日特別安靜。我走進那臨時給我用的房間裡,放下書包,脫下襪子,現在的我只想弄點水來喝。就這樣我走到廚房,但令我無奈的事情卻發生了,今天居然沒水了,平日總會有至少六分滿的水壺今天居然是空的,這讓我想起舅媽早上說過的話,要晚上她才會燒水。百般無奈之下,我打開冰箱翻了翻,是翻出了幾樣東西沒錯,但卻沒有我想喝的飲料。我猶豫了一下,只好又關上了,就這樣我無奈的走回房間。但在我經過主臥室的時候,卻發現舅媽躺在床上,她穿著公司的制服就這樣睡著了,因為沒有開冷氣,炎熱的天氣讓舅媽的臉上有微微的紅暈,搭配微微發汗的身體,突然我覺得舅媽渾身散發出一種致命的吸引力,那魔力正誘惑著我一步一步向她走去。
  很明顯她剛下班回來就睡著了,不僅衣服還沒換,連妝都沒卸。白色襯衫完全能夠凸顯出舅媽那玲瓏有致的性感身材,在黑色的短裙之下微彎的大腿間夾著黑色內褲若隱若現,再加上那如魔音般的呻吟喘息聲,實在讓我有點難以抗拒。雖然我平日有好好修身養性,但這畫面已經足以讓任何男人失去理智,當然也包括我。
  我緩緩的向舅媽靠近,伸出手來在她那吹彈可破的臉上摸了一下,我全身發麻,有一種被電到的感覺。先是撫摸她那柔順的秀髮,又偷偷地親了她一下,她臉上的香氣實在令我著迷,我明顯地知道我的理智正在喪失。漸漸我的手開始不規矩起來,先是緩緩的解開了襯衫的第二個釦子,讓我的手能夠伸進去。第一次摸到舅媽的胸部,沒想到竟是這麼的柔軟,我一手撫摸著舅媽的胸部,一手緩緩的滑過她的臉頰,舅媽已經要三十歲了,還是這麼的漂亮。那是一種成熟的美,不是我所認識的那些女同學能給我的感覺,我恨不得好好品嚐她。
  我有點膽怯地親了一下舅媽的耳朵,輕輕地含住她,再伸出舌頭從耳朵慢慢舔到脖子。當我舔到脖子的時候,她微微地叫了一下,那呻吟讓我整個人麻起來,同時她又翻了個身。但她這舉動完全讓我嚇到了,我迅速地抽回我的手,蹲在地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大大吐了出來。我知道現在的行為很危險,但我停不下來。我的獸性已經超越我的理智,現在我能做的便是盡可能地壓抑我侵犯舅媽的慾望。但是我的手卻開始向舅媽的大腿滑去,那白皙的大腿對我有股莫名的吸引力,伴隨那誘惑帶來的勇氣,我的手漸漸地滑入那致命的三角地帶。雖然是短裙,但其實還是有點長度,好在以前曾經摸過女朋友的下體,雖然已經很久沒交女朋友,但對小穴的認識還不算生疏。

  舅媽的裙子因為她的翻動變得有點緊,我稍微用點力才把它往上拉了一點,因為小穴在裙子裡面所以我也看不到形狀,隔著一層內褲阻擾我讓我覺得很不爽。雖然看不到裡面的形狀,但我也要憑著感覺用手指在裡面摸了一回,體驗那奇異的觸感,舅媽小穴的觸感。隨著手指鑽過內褲,我隱約可以摸到濃密的陰毛以及小穴的形狀,我用食指跟中指輕輕地調戲著舅媽的陰毛,先是輕微地撥弄,後來用力夾住扯了一下,舅媽好像有些感覺而扭動了一下身體,在驚嚇之下我迅速地抽回手指,臉色凝重地盯著舅媽。
  在過了幾分鐘之後確認舅媽沒有醒來,我臉上不自覺露出了一抹詭異的幅度,再度將我的手指伸了進去。這次我的手指更大膽了,單單玩弄就媽的陰毛是滿足不了我的,我開始朝她的小穴摸去。舅媽的小穴很特別,裡面溫溫熱熱的,一開始我只能放進一根食指,隨著食指在小穴裡面攪動,舅媽居然跟著扭起腰來。突然一個翻身,好險我動的快,不然舅媽的大腿險些夾住我的手臂。我趁勢插入中指,中指跟食指微微用力,將舅媽的小穴撐了開來,雖然有撐開的感覺,但我卻看不到,這時我恨不得扒下舅媽的裙子,扯下舅媽的內褲。當然,我的理智很快地制止了我這愚蠢的行為,光是摸小穴滿足不了我。我開始撫摸著舅媽的大腿,那白皙光滑的大腿對我有著莫名的吸引力,更何況這是我舅媽的大腿。
  很多人都說男人是膚淺的,只看外表,在這裡我不得不說,其實男人真的不膚淺。外表只是一個考量因素,只是佔了很高比例的考量因素,但她不是關鍵。但可惜今天我舅媽的腳就是會讓男人動容的腳,她的身高不高,才167的樣子,但她的腳白皙而修長,再加上沒有醜陋小腿肌,看起來很光滑,摸起來更是光滑。我這樣來回撫摸著舅媽的大腿跟屁股。不知道過了幾分鐘,我覺得我身體越來越熱,下面鼓起來的陰莖早就已經撐滿了褲子。光只是摸摸就媽的小穴無法澆熄我的慾火。
  我起身定了定神,床頭櫃上的時鐘顯示時間已經七點四十分,舅舅也差不多該下班了,現在的處境說真的有點太危險。我再度解開舅媽襯衫的釦子,這次是第一個釦子,這樣舅媽襯衫胸部以上的釦子已經都被我解開了。我緩緩地撥開她的襯衫,左半邊的黑色胸罩搭配那半個乳房整個露了出來。舅媽身材真的很好,如果已英文字母來講,絕對是超過C的,她平常那雙豐不僅傲人,更是誘人。我試圖拉下舅媽的胸罩,但不知道是因為胸罩太合身還是怎樣,我只能將手伸進去,卻無法拉下它。我輕輕搓揉著它,觸感好棒的小乳頭,這是我隔了多久才再度接觸到女生的身體,這觸感的滋味實在美妙。隨著我左手搓揉著舅媽的乳房,我的嘴再度輕輕地吻上就媽的嘴唇,其實我還滿佩服我舅媽的,這樣還沒有吵醒她,但我也深怕會吵醒她,因此我每的動作都顯得輕慢而優雅。一邊調戲著那柔軟而堅挺的乳房,一邊用舌頭在舅媽嘴裡探索,這種感覺真的是晃如神仙一般。
  就在這時候,「答」的一聲將我拉回現實,床上時鐘跑到九點了,這時間平常舅舅早就回來了,我現在居然還在這裡撫摸的舅媽熟睡的嬌軀。要是被看到,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吧?我些微恢復了理智,百般不情願的退出舌頭,盯著舅媽誘人的身體,我突然有一個很奇妙的念頭。我伸手慢慢地拉下西裝褲的拉鍊,掏出那硬挺很久的陰莖,神識已經有點模糊的我正使勁地對著舅媽那熟睡的騷樣搓揉著。左手撫摸的舅媽右邊的胸部,嘴巴停不下來在舅媽臉上親著,右手還不斷搓動著,這個時候真的是把身體能使用的地方都使用了,手忙腳亂很適合形容這時候的狀況。但說真的,這麼漂亮的女人在眼前,卻只能手淫,實在是一種浪費,可惜我還沒有精蟲充腦到就這樣撲上去幹她。就在這數分鐘的來回搓動之下,熱騰騰的白色精液被我激射在左手裡,因為實在憋的太久,讓我射出來的時候下體還微微地有點痛。其實我本來是想射在舅媽臉上的,但考量到清理的麻煩,我還是決定將精液射在手上。
  在射了一發之後,我也稍微冷靜了一點,拖著發燙的身軀緩慢地走到廁所洗掉左手握住的熱騰騰精液。我大大的深呼吸了幾口氣,把手沖乾淨後又洗了把臉,水很冰,但這樣才能確保我能冷靜下來。這次的事情真的是有些太過刺激了,跟以前交女朋友,在學校偷偷摸摸做愛比起來,這簡直就是天差地遠。就算以前曾經在放學的時候跟學姐趴在講台上偷藏禁果,也比不上這次的刺激。對著自己舅媽手淫,還撫摸她的身體,這是什麼情況?如果我剛剛就這樣撲上去,這是強姦吧?以前看過不少情色小說,亂倫感覺好像很普通,但那些劇情一看就知道是掰出來的,真的幹下去又有幾個人敢?做這種危險的舉動實在是不符合我的個性,就算舅媽現在是睡著的,我動作大一點她一定會有反應的,一旦插入就一定會醒來,我還沒有失去理智到做出這種會毀掉自己前途的舉動。但那時我卻完全沒有想到,如果在我去廁所的這段時間,舅媽醒來或是舅舅回來,那不是一樣糟糕?好險這兩個情況都沒有發生。
  當我再次回到舅媽房間的時候,舅媽還是沒有醒來,但那微微發紅的臉比起剛剛更多了幾分可愛的感覺。我輕輕的撥開遮住舅媽臉龐的頭髮,再度親了一次她那柔嫩的小嘴,用舌頭輕輕的碰觸了舅媽的舌頭。但這次我並沒有貪念那個感覺,我知道在這樣下去我一定無法自拔。我迅速的退出我舌頭,閉上眼睛大大吸了一口氣,又吐了出來,確定我已經壓抑住邪念之後,我快速地把剛剛被我解開的襯衫釦子扣了回去。在確保一切事情都回到原樣,彷彿我不曾進來過,並且沒有留下任何可疑的地方之後。我轉身走回我那狹小的房間,拿出早上學校發回來的地理考卷,整理好心情,開始今天回家的複習。
  複習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很多學生都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考不好,其實複習就是一個關鍵。在學校聽再多,學習能力再強的小孩,沒有複習就都是枉然。這就像是打球一樣,學到一個動作,一定要經過反覆的練習,讓姿勢確實。我真的不愛唸書,但比起成績比同學差,看到一些明明就很普通,卻因為考得還不錯的沾沾自喜的同學在那邊囂張,我寧可唸書,然後考得更好嘲笑他們「我都沒唸。」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外傳出了聲音,應該是舅媽醒了,果不其然沒幾分鐘就傳來敲門聲,我轉頭看去,舅媽的身影已經映入我眼裡。
  「今天有想要吃什麼嗎?」舅媽問到。她身上的衣服還沒換下來,依然是那套白色襯衫和黑色短裙,看著那白色襯衫讓我不經想到剛剛我做的事,嘴角不自覺抽搐了一下。
  「嗯…我還不餓。」我搖了搖頭,試圖搖掉剛剛又升上來的那股邪念。
  「可是已經很晚了。」舅媽靠著房門,雙手推著自己的臉頰,這好像是她睡醒都會做的動作,有防止臉部肌肉鬆弛的效果。
  「我等等唸完書再去買吧!」我說道。
  「可是我有點餓呢…」舅媽嘟起了她的小嘴說道。這個表情讓我不禁嘴角又抽搐了一下,這女人也太妖嬈了吧!每一個動作都能這麼勾人心魂。
  「那…隨便吧!」我一直試圖壓抑我的神經,以及那囤積在小腹中的邪火。
  「那我就隨便買了唷!難吃不要怪我。」舅媽做了一個聳肩的動作,說著轉身離開房間,讓我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如果她再繼續跟我問下去,我知道我一定會受不了的。
  「嗯。」我大聲答應道。但我心裡確有一個聲音緩緩響起「我想吃掉妳!」
  在舅媽離開之後,我又低頭看著今天的考卷,台灣的高中實在是很好唸,只要考試考高分就好,成績代表一切。翻著我自己買來的參考書與考題內容做對照,我總是喜歡說我不愛唸書,但我真的無法接受那些很笨的同學成績比我好。我覺得苦讀的人很可憐,同樣唸兩個小時的書,我可以接近滿分,也往往是全班最高。比起那些從來不唸書的同學,我當然是相對認真很多;但比起那些很認真的同學,我卻真的是很不認真了。
時間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再度響起了開關門的聲音。不知道是不是虧心事作多了,我對聲音總是特別敏感,明明隔著很兩道門,但在外面鑰匙響起的碰撞聲我卻仍然能聽到,不知道是這裡隔音設備太差,還是我真的太敏感。
  「出來吃晚餐吧!」舅媽沒有進來,人應該是在餐廳,但因為房子實在太小,即便我的門是關上的,聲音很輕易的就傳進房間。
  剛好我這張考卷快結束了,我迅速的瀏覽完最後幾個題目,蓋上原子筆的蓋子後便起身來到餐廳。餐桌上零零散散地放著幾個紙盒子,一眼看去沒有什麼豐富的菜色,看起來還真像是隨便買的。舅媽從廚房拿出了兩雙筷子放在桌上,就一屁股坐下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下午的事情的緣故,今天的舅媽感覺起來就是特別妖艷。平常散落的長髮被她用一個褐色的髮帶束了起來,露出那剛剛才被我吸過耳朵,這畫面讓我感覺有些不自在。
  「最近課業還順利嗎?」顯然舅媽沒注意到我的異樣,一邊夾著菜一邊問到。「就…跟以前一樣。」我也夾了一口菜回答道。
  「好好加油喔!考一間好大學。」舅媽總是喜歡跟我聊課業上的事情,不知道是她的興趣還是只是想找話題聊,五天住下來,聽到好大學這三個字應該不下十遍吧?
  「嗯。」我簡短的句點了她,其實我並不想把話題放在課業上,畢竟我本來就不愛唸書。我隨手夾了一口菜放入碗中,拌了一點飯再放入嘴裡,就這樣細細嚼著。突然,我發現舅媽今天穿的胸罩是黑色的,剛剛因為太匆忙,甚至沒有去注意到胸罩的樣式。現在這樣看,才發現原來舅媽白色襯衫底下那黑色胸罩正若隱若現著,彷彿在對我招手。
「怎麼了?」舅媽不知是不是察覺到了我的異樣,開口問道。
  「沒有。」我搖搖頭,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就這樣我們在我覺得很尷尬的氣氛下,結束了今天的晚餐。吃完晚餐的時候已經快九點半了,我決定把最後一張英文考卷看完就要來睡,明天早上有體育課,我想維持好精神去打球。
  其實比起上學,有時候我覺得看書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時間一眨眼就過了,根本不夠我用。在確定完最後一個單字已經記在我腦海裡,我把考卷夾近課本裡面,東西全部收進書包之後,才去看了一下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時間。
  「幹,十一點半了。」沒想到我一念下去就太投入了,完全超過我所計畫的時間,本來想說十一點之前就能唸完,之後還能洗個澡看個電視,現在十一點半根本就打亂了我的計畫。
  我快速的拿了換洗的衣物起身走到浴室,其實也沒什麼衣物,就一件四角褲和一件睡褲。在走到浴室的時候,眼角的餘光讓我發現,陽台的燈居然是亮著的。因為剛剛唸書的時候把房門關了起來,所以我一直不知道房間外面的狀況。想必應該是剛剛舅媽洗完衣服忘了關吧?舅媽看似精明,實際上卻傻傻的,很常會忘了關東西,這幾天住下來我就幫忙關了不少次的燈。當下我也沒有多想,就這樣我拎著那一件四角褲跟睡褲走到陽台,準備幫舅媽把陽台的電燈關掉。
  舅媽家的陽台也很小,大概一坪多的大小吧?一個洗衣機就擠滿了三分之一的空間,剩下的地方就剛好可以掛一排衣服,要走到洗衣機一定要經過那排衣服。我探了探頭,發現舅媽不在裡面,果然是忘了關燈。我轉個身準備要順手把燈關掉,但此時的我卻發現洗衣機居然沒有在轉,難道已經洗好了?如果已經洗好的話,我想我順手幫忙拿出來曬好了,畢竟在這裡,吃別人的、住別人的、還用別人的,總是幫個忙比較好。我輕輕地掀開洗衣機的蓋子,映入我眼簾的是一件紫色跟黑色條文交錯的小內褲,我緩緩地將它拿起。居然是乾的,舅媽還沒有洗,難道是在等我今天的衣服脫下來嗎?我拿著舅媽的小內褲,心理實在是五味雜陳,其實我今天本來並沒有想要對舅媽怎樣的,但今天接連發生的事情實在是讓我覺得,不做些什麼對不起自己。
  「既然有內褲,那應該有胸罩吧?」伴隨我心裡這樣想著,我緊緊握著舅媽的小內褲,伸手往洗衣機裡面找去,果不其然,在一件不起眼的衣服下面,我看到了與舅媽今天下午穿的那件黑色胸罩同樣款式的胸罩,我將它從洗衣機裡面拿了出來,放在鼻子前面用力吸了幾下,右手握著內褲搓揉著我又腫脹起來的陰莖。就這樣來回搓動了數十下,這次我沒有射,因為感覺好空虛。就這樣寂寞的晚上,只有我跟舅媽在,舅舅好像還沒回來,我真的覺得我應該做點什麼,不然我肯定會後悔的。當時不知道是寂寞太久了,或者是精蟲衝腦了還是怎樣,我居然很肯定的認為我就該做點什麼。
  我輕聲地走到舅媽房間門口,門沒有關緊,微微的隙縫讓我可以稍微看到房間裡面,房間燈是亮著的,但我卻沒有看到就媽的身影。我狠下心推開房門,看了看四周,發現舅媽居然不再房間裡面。在我正要轉身離開的時候,舅媽卻從我身後出現,嚇了我一大跳。「怎麼了嗎?」舅媽看著我問道。
  「那個…衣服還沒洗嗎?」我看著舅媽,發現她的衣服也還沒換下來。「我正要問你要不要先把衣服脫下來讓我洗,可是你卻不在房間裡。」舅媽說道。
  「我剛剛去看看衣服洗了沒。」我心中的慾火正緩緩升起,我試圖壓抑,但我發現我越是壓抑,那慾火卻越是狂妄,而且似乎有點狂妄到我壓抑不住了。「我現在要洗,你先把衣服脫下來給我吧!」舅媽說著轉身往陽台走去,看著舅媽轉身離開的背影,我知道我已經受不了了,我往前一跨,一個箭步貼近舅媽的身體,雙手就這樣從後面抱下去。
  「阿!」舅媽反射性地叫了出來,但我沒有理她,我整個臉貼著就媽的脖子,貪婪的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體香。
  「怎麼了?」舅媽試圖撥開我的雙手,但我的雙手卻緊緊纏繞著就媽的腰,舅媽身體掙扎著,我想舅媽應該也嚇到了,當然我那個時候什麼都沒有多想,也沒想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就這樣我被強姦舅媽的念頭充斥了整個腦袋。
  「舅媽,我喜歡妳。」我這樣說,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歡舅媽,但我知道我現在想上她,如果粗俗一點就是我想幹她。我纏繞住舅媽的雙手開始慢慢上移,右手仍然環繞著她的小蠻腰,但左手已經開始進攻那柔軟的胸部。本來我的臉緊貼著舅媽的脖子只是想聞那香氣,但現在我貪婪的嘴已經開始舔著就媽的脖子。
  「別這樣。」舅媽仍然使勁著掙扎,但以舅媽嬌小的身軀哪來什麼力氣可以掙脫我的環繞?我將舅媽的身體轉向面對我,開始親吻她的嘴,舅媽一直抗拒著我的舌頭,嘴巴緊閉不肯打開。此時我的左手仍環繞著她纖細的腰,右手在她的臉上撫摸,舅媽臉上的表情很豐富,彷彿正在被強姦一樣,但這也沒錯,畢竟我正準備要強姦她。舅媽的嘴巴不張開沒有關係,我依舊自故地舔著舅媽的臉,此時我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但從身體上的感覺她依然在抗拒著我。雙手頂著我的胸部試圖要推開我,但她越是這樣,越激起我的慾望。
  「拜託不要這樣。」舅媽掙扎著說。雖然舅媽不願意妥協,但我哪裡受得呢?我的舌頭從舅媽的耳後來到臉上,最後再度攻進就媽的嘴裡。舅媽的反抗持續的時間真的很長,這次我第一次在女生不情願的情況下強吻對方,也不知道舅媽會體抗到什麼時候。但隨著我的吸吮跟舌頭的進攻,終於舅媽的嘴巴被我撐開,舅媽發出一種奇怪的呻吟,一種我覺得對我的行為有負面影響的呻吟。我輕輕咬著舅媽的下嘴唇,她的手不再使勁推著我;到了這個時候,我知道,她已經開始服從,就算她是我舅媽,她還市個女人,而女人,就是這個樣子。
  儘管舅媽的身體開始妥協,我還是沒有停下對舅媽的侵犯,舌頭不斷地進入她的嘴裡,與先前不同的是,舅媽的嘴巴不再是緊閉,而是張開用她的舌頭回應我。那舌頭與舌頭的交織,口水間的交流,我與舅媽同樣沈浸在舌吻的美妙滋味裡。
  我一個箭步把舅媽推向沙發,那是舅媽家唯一的沙發,米白色的二二組合式沙發,兩個沙發中間有一個茶幾,雖然也很小。舅媽被我壓在沙發上,頭髮有些淩亂,但被一臉想被侵犯的樣子讓我更是慾火中燒。我左手押著舅媽的肩膀,開始撫摸著舅媽的臉。當下我只有一個念頭,好美,這張臉。




















0.014740943908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