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少婦雅琪(1-14完)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轟隆,轟隆」的聲響從隧道的一頭傳出,一列班車正準備進站,站台上正準備搭車的通勤族們不約而同地都向著同一個方向望去。在捷運站的月台上,突然一陣清脆的高跟鞋聲從身後急促傳來,幾個上班族男性隨著聲音望去,每個人的眼光都突然一亮,立刻鎖定目標。

原來是一位麗人正從後面快步地走來,飄逸的長髮、合身的套裝、白 的皮膚、貼身的窄裙、細長的雙腿、發亮的高跟鞋、手持著名牌的皮包,一副自信滿滿、清新煥然的模樣。

「好險!差點就趕不上,今天應該不會遲到。」

望著車門急速關上,列車緩緩離站,這位麗人對自己能趕上列車不禁露出微笑。在月台上只剩下兩個提著公事包的男人,呆呆地望著離開的列車。等看不見蹤影後,其中一個轉頭正好跟另一個雙眼相交,突然發覺彼此沒搭上的原因後,都不約而同轉頭苦笑,一個低頭看著手中的報紙,一個則神遊回味剛才所見的倩影。

張雅琪,今年二十六歲,一位有著高學歷、亮麗外表的都會粉領族。剛出校門即在一家人人羨慕的大公司擔任助理,短短兩年時間就升任頂尖的業務專員。傑出的成就和圓融的態度,使得她在公司同仁與客戶之間獲得好評。

「她應該會是公司第一個女性主任吧。」°這種說法不僅僅流傳於辦公室,就是雅琪自己也有相當的自信認為這是遲早的事。

事業上的成就讓人覺得她透露出自信剛強的訊息,可是在這些女強人的性質裡,雅琪又顯現出嫵媚女人的嬌柔,這也難怪她也剛結婚才三個月,是個「洗手做羹湯,先遣小姑嘗」的新婦。

七個月前,大學時代的男友向她求婚,雅琪「衿持」了三天後,滿心歡喜地答應男友的求婚。雖然從退伍後到現在才一年多的時間就換了七件工作的男友,曾經讓她的父母略有微詞,但對沈沐在愛情的雅琪那會聽進去,拗不過掌上明珠的哀怨眼神,兩老還是點了頭。

就這樣小兩口在台北郊區租了間小套房。結婚後雅琪沒有辭掉工作,仍然每天通勤,她老公現在待在一傢俬人公司工作,只知道是做貿易的,他也不太提工作的情形,雅琪正忙著自己的事業,所以就沒有多留意。

「一年後就買輛車子,這樣就可以接你上班下班,等過幾年後就買間小房子吧,然後再……」

雅琪和她丈夫認真的規劃著未來的美景。

雅琪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用手遮著口打了個哈欠。新婚的夜晚當然是夜夜春宵,雅琪想起昨晚……喔,不對,應該是「今天」清晨的纏綿,微麻的私處,好像老公男根的餘溫還殘留在下身深處。雅琪兩頰不禁有點暈紅,兩腳不由得並得更攏。

雅琪新婚時其實不太願意每週總有四五個夜晚都要跟老公行敦倫之事,畢竟兩人都是上班族,隔天都要有充沛的體力精神應付挑戰。只是每每都坳不過老公的騷擾。

雅琪也有點奇怪怎麼他下班回來後,精神都不錯,有時還被他折騰的要死不活。大概是抓到要領吧,行房的感覺讓雅琪越來越滿意,也因此最近雅琪早晨都開始趕著上班以免遲到。

雅琪神遊回來時,定眼一瞧突然發現站在面前的乘客下半身起了點變化,雅琪略為上望,原來是一個臉上帶著稚氣的高中生,兩眼正眨也不眨地看著自己的雙腿。

雅琪對這種不禮貌的注視感到惱怒,但又有點虛榮的飄飄然。雅琪知道自己天生麗質,一身名牌穿著,迷人的香水,粉嫩的艷 ,加上自然高貴的氣質,使得她走到哪裡都是焦點人物,也難怪這個正值青春期的小男生會這樣死盯著包裹在絲襪下的白晰大腿;尤其是緊身的窄裙在坐下後又向上縮短了幾公分,更讓這小男生心跳加速,魂不守舍。

雅琪輕咳了一聲,拉下上縮的裙緣,小男生才紅著臉望著窗外。她也發現同車廂的男性旅客也不約而同有相同的舉動。

「天下的烏鴉都是一般黑。」雅琪心理這樣想著,心中的惱怒才消失,又換上無奈的心情。

※ ※ ※ ※ ※

「廖經理早!」雅琪對著同搭電梯的矮胖男人微笑問候。

「早啊!張小姐。」矮胖男人笑嘻嘻地回應。

這個男人是雅琪的直屬上司,姓廖,一付標準發福中年人的樣子,帶著寬大的近視眼鏡,身高也不高只到雅琪的肩膀,穿衣服的品味更是令人不敢恭維,跟人講話時都帶著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剛進公司時,雅琪在不熟悉環境下,凡事畢恭畢敬,對這位頂頭上司當然也恭恭敬敬,特別禮遇。只是幾個月下來的體驗和女同事的警告,才明白他是只披著人皮的色豬。這只色豬常常藉著機會騷擾漂亮的女下屬,這位廖經理常用的方法就是有事沒事常跑到辦公室「視察」。

所謂「視察」,果然是用眼睛到處看,不是站在正在工作的女職員後面,盯著衣領內堅實的胸部,就是用眼角餘光偷看窄裙下的美腿;再不然就假意問候,搭肩拍背,有意無意撩撥奶罩的肩帶。結果每次這只色豬一出現在辦公室都引起一陣小騷動,每個女職員不是趕緊檢查上衣有否端正,就是拉下裙緣並好雙腳,以免春光外洩。

雅琪還記得上班一星期後,有一次蹲踞在資料櫃前翻找開會的資料,由於急著要加上偏偏找不到,所以心急的雅琪也就忘了自己的儀態。

等到要起身時才發覺部門主管廖經理正站在門口睜大眼睛看著自己張開的大腿根處,而且更 心的是嘴角還留著口水。這時雅琪才驚覺到自己的失態,急忙紅著臉離開。

從此以後,廖經理「視察」的目標更是鎖定她。

雅琪也不是想讓他繼續下去,只是要不是只有這些難以舉證的小騷擾,雅琪老早就讓這只色豬吃上性騷擾官司。而且雅琪的事業心也讓她忍了下來,畢竟他握有陞遷的權力。

「總有一天要你好看!」每次看到那張流著唾沫的豬臉,雅琪都是這樣想著來安慰自己。

「張小姐,怎麼最近看你都差點遲到呢?」

「有嗎?」雅琪抱著資料頭也不回地回應。整部電梯裡只有兩個人。

「是不是晚上太忙啦,別太辛苦喔!」廖經理面露猥褻的笑容。

「這只死豬!」雅琪心裡咒罵著,但是還是點頭微笑。

「對不起,以後會早點來。」

「沒關係。」

雅琪也不答腔,只是望著累加的層數,電梯裡又回復寂靜

「對了,你都是穿什麼牌子的褲襪?」

「什麼!?」

「喔!沒別的意思,你看一下你的絲襪好像有破洞。」

雅琪低頭看了一下,左腿後側的絲襪繃開了個洞。

「一個職員的穿著可以看出這個公司有沒有朝氣,所以……」

不等廖經理念完,雅琪立刻賠不是保證下次決不再犯。

「死豬頭!」雅琪白了一眼心裡開罵︰「只會盯著女人大腿看,還是有碩士學位的知識份子,真不知道羞恥。」

※ ※ ※ ※ ※

在女廁所內,兩個女職員正在站在梳妝鏡前聊天。

「真倒楣,一大早就碰到性騷擾,氣死人了。佳真,你有沒有多的褲襪?」雅琪拉起裙子,慢慢地把脫線的絲襪脫掉,丟到垃圾桶裡。

「抱歉,沒有備用的」另一個女職員拿著粉餅正在補 。余佳真,雅琪的同部門前輩,大雅琪一歲,剪裁得宜的素色套裝,及肩的長髮盤起,露出白晰粉嫩頸子,也是個不輸雅琪的俏麗佳人。

「那算了,不穿了。」

「對付這種豬就要狠一點,像以前有一次他順手摸了我的臀部,我就狠狠的用鞋跟「不小心」用力踏下去。結果他就再也不敢惹我了。」

「我會要他好看!」雅琪恨恨地說。

「對了,新婚生活如何?一定很甜蜜吧,不然怎麼黑眼影這麼濃?」

「死相!不要開這種玩笑。」

雖然口中不高興,但雅琪心口一熱,卻感到無比柔情,原本鬱悶的念頭也一掃而空。想到回家後跟丈夫撒嬌恩愛的 妮情狀,又讓雅琪臉紅心跳。

「喔!在想什麼,臉這麼紅,是不是……」

「討厭!」雅琪嘟著紅艷的朱唇,作勢要捶打佳真。

「心虛了喔!」兩個女人就這樣嘻嘻哈哈玩起來。

※ ※ ※ ※ ※

「嗯,你做得很好,就這樣決定。」

在會議室裡廖經理將一份報告交還給雅琪。

「對不起,要你加點班,這份資料老總明天就要。」

「不要緊,那我下班了」雅琪起身看牆上的時鐘,已經快七點了。

「好,拜拜。」

雅琪略為收拾就急著趕回家去。此時公司已空無一人,空蕩蕩的通道只迴響著雅琪的腳步聲。雅琪站在電梯門前,一面等電梯上來,一面想著要帶什麼晚餐回去。

突然之間感覺後面有什麼東西,雅琪回頭望了望,卻什麼也沒看到。

「錯覺吧。」雅琪偏著頭想了一下,叮的一聲電梯上來了。

望著關上的電梯門,轉角的不遠處,一雙眼睛正透著V8的鏡頭正窺視著。

……

在一層公寓裡,客廳的一部電視正放映著影像。一個男人光著下身,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手裡握著自己的陰莖正在努力自瀆著。

螢幕上是一個女體的背面,奇異的是,在偏色的影像中,女體的內衣一覽無遺,好像被穿透似的。原來這是高科技產品的成果,某牌子攝影機加裝某種濾鏡後,加上某種材質的衣裳,就能產生有這樣的效果。

「呵、呵,好爽,干死你這小騷貨」

「穿什麼高腰的內褲,想誘惑誰呀?」正在自慰的男人加速抽動的手,口中喃喃地念著。

「喔!」的一聲男人朝著螢幕猛烈射精。

「媽的張雅琪,總有一天要讓你爽死。」

肥胖的廖經理虛脫地躺在沙發上,抓起衛生紙擦拭著自己的陰莖。白濁的液體噴的到處都是,整個房間充斥一種 心的腥味。



(二)

「好像在做夢一樣,這就是幸福吧!」雅琪靠著手扶在浴缸的邊緣,茫然地看著霧茫茫的水蒸氣。

身心的放鬆,使得雅琪感到無比的舒暢。過去走過的人生好像幻燈片似的一幕一幕播放,父母老師的關愛呵護、多采多姿的校園生活、職場上的意氣風發、還有英俊溫柔的丈夫。

想到了丈夫,雅琪回想起當年他向她告白的情境,在那一瞬間,雅琪的頭頂上方彷彿有天使飛繞。男孩子的告白其實也不是第一次,美女的身邊總是不缺乏追求者,可是這種心動的感覺卻是從來沒有過的。

雅琪心跳不已,之後的事幾乎都記不得了。只記得倆人約好後天一起去看電影的事,然後回家後整個晚上都輾轉難眠,睡不著覺,就期待著約會的到來。

她起身走出浴缸,站在浴室的地板上,伸手拿起蓮蓬頭,讓它噴出溫熱的水流。雅琪用手抹去了凝結在鏡面的水珠,前方的鏡子,映出了自己的臉。

「我最喜歡你微笑時的小酒窩。」

耳邊好像又響起初吻時丈夫捧著她的臉所說的話。雅琪心中突然感到一陣顫抖。熾熱的小火團,好像現在燃燒在雅琪的胸口。不只胸中,全身似乎都漸漸熱了起來。

視線稍微往下移,由上方往下看,雅琪的胸部不算大,但是堅挺粉嫩,與身材的比例相較,更顯的濃纖合度。雅琪把蓮蓬頭抵在胸上,用手碰觸著自己的乳房。食指挑動了一下乳頭,原本柔軟的乳頭,敏感地朝上挺起。

雅琪微閉著雙眼,腦中慢慢浮現被丈夫撫摸時的感覺。突然,胸中一陣糾結的感覺。雖然不痛,但刺刺地在身體中擴散開來。連未觸碰的乳頭,都一口氣變得堅硬。雅琪由下方捧起乳房,一面把蓮蓬頭抵在乳頭前端,一面慢慢地揉搓整個胸部。

「唔……」雅琪不自覺的發出了呻吟,乳頭像被擰過般硬挺,一向為粉紅色的乳頭,這時也變得接近暗紅。這是因為快感太強烈,而充血腫脹的緣故。

蓮蓬頭由胸部漸漸向下移,溫熱的水流沖洗著下腹。

這並不是她第一次這樣做了。以前還是少女時,心中雖想著這樣不好,但同時又偷偷的享受著這種禁忌樂趣。自從踏入社會後就不再有的行為,不知道為何今晚又重拾起過去的快感。

其實雅琪不知道自己身體已起了變化,新婚的性生活開發了雅琪的肉體,當接觸到感官的刺激後,身體的反應不再是排斥僵硬而是開放式的接受容納。

人們都說新婚少婦的軀體好像會散發出誘惑的韻味,挑撥著、蠱惑著循味而來的男人感官,雖然這不是少婦自覺發出的訊息。

所謂成熟的韻味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雅琪,你還好吧?怎麼洗這麼久。」叩門的聲響把雅琪從幻想中拉回現實之中。

「呃,我洗好了。」雅琪如夢初醒般抓起浴巾擦拭身體。

「換你洗吧!」雅琪擦拭著濕頭髮,開門讓丈夫進來。

白嫩的肌膚在熱水浸泡後顯現出白裡透紅的誘人模樣,望著嬌妻出水芙蓉的姿態,雅琪的丈夫忍不住由後摟著雅琪纖腰,一雙手不規矩地遊動著。

「唉呀,干什麼啦!」雅琪原本紅透透的臉更加脹紅。

「有什麼關係,都老夫老妻了,反正等一下……」

「誰跟你是老夫老妻呀,你慢慢等吧。」雅琪嬌笑著把老公推進去。

「慢慢洗喔。」雅琪拿起吹風機坐在梳妝台前把濕頭髮吹乾。

無奈的老公只好乖乖的關門洗澡。他會慢慢地、仔細地洗嗎?當然不會,期待了一整天的「敦倫」大事早已讓他躁熱不已,巴不得隨便沖洗兩下就了事。只是曉得愛妻極愛乾淨,否則早已餓虎撲羊,快活一番。

「好舒服!」

雅琪舒坦地躺在床上,柔和的燈光映射在光滑如緞的女體上,呈現出淡淡的光澤。一隻手緩慢地從她那雙峰的山腳下,一直沿著山脊往山頂上摸過去,這樣的情境,更有一番難以言喻的美感。

像是想到什麼,雅琪起身從衣櫥中取出內衣慢慢穿上。望著鏡中的自己,雅琪轉了個圈,

「會不會太性感啊。」

雅琪的肌膚光滑細緻,從乳房到大腿,似乎從未見過陽光,顯的格外潔白,尤其乳房,鮮麗的光澤,透露出藍色的靜脈。在頂點有著淺紅色的乳暈及小小的乳頭,在一件小小的內衣半遮掩下,更令人垂涎,薄薄的內褲根本遮掩不住豐滿的臀部。

「今晚就穿這件吧!」

雅琪很滿意的露出甜美的微笑,躡手躡腳地走近浴室門前傾聽裡面的動靜。沒有了嘩啦的水聲,隔著玻璃一個模糊的人影正在穿衣。雅琪急忙躺回床上,側著身子假瞑。

橫陳的睡美人正等待王子的親吻。

等了許久還是等不到王子的親吻,雅琪張開眼睛側過身想知道怎麼回事。突然一個人影撲將過來。

「啊!討厭……」還來不及說完,溫熱的舌尖已探了進去。「嗯、嗯」的聲音從兩張糾纏在一起的嘴中不斷發出。

「死相!」雅琪微喘著,捏了捏老公的臉頰,停息了一會兒,兩片濕軟的櫻唇又湊了上去。雅琪完全引爆了丈夫的熱情,熱烈地回應她的丁香頻送;舌尖糾纏,百轉千回,彼此的氣息越來越熱,呼吸愈發急促。雅琪柔潤的軀體也越貼越緊,突如其來的接觸,加上男人的氣息,她全身逐漸趐軟,兩手軟綿綿的圈著老公的頸項。

「差點被你融化了。」雅琪老公單手支著頭望著妻子微笑著。

雅琪一臉春意,調笑地說︰「還要嗎?」

「當然要!」

雅琪的老公又撲了過去,將雅琪緊緊地壓著,雙手開始不規矩地追尋豐嫩山丘,輕柔但快速地揉搓著。她一陣趐軟,雙手推得有氣無力,那細膩的膚質、敏感的乳尖,令人垂涎。

雅琪丈夫一頭埋在乳間,舌尖順著山峰落在那朵細緻的乳尖貪婪地吸吮,舌尖頂著乳尖迂迴旋轉,而那另一個山巔也被另一隻的手攻佔,兩邊輪流,手口輪攻。

雅琪越來越興奮,下半身開始扭動起來。猶如囈語般柔聲,模糊地從雅琪小口中吐出。

「昭霖,昭霖……」

雅琪輕呼著丈夫的名字,而慾火焚身的昭霖早已顧不得她說些什麼,專心一意的展開攻勢。透明而綴滿蕾絲花邊的性感內衣,早已不知被褪到哪兒,顯露出來的三角叢林似乎正發出強力的電波,吸引著尋幽客的探訪。

一隻手輕觸那片叢林,遊走在那山澗小溪。手剛滑入她的股間就感到一片濕滑,也可以感到蓬門正略為張開,等待著貴客進入。

「啊……啊……哦……」

雅琪感覺到炙熱的端點正衝擊著下身,昭霖也極力發揮出自己仍未放出的潛能,以更強更有技術的插入,將雅琪送入快樂的深淵。

私處全體,就像逐漸撐得滿滿的一樣。陰蒂慢慢發麻,變的又熱又堅硬。雅琪的雙腿張開到了極限,觸電的快感,由頭部到下體,一直線的穿透。

「唔……」

感覺腰部不斷的上浮,雅琪咬著老公肩膀拚命抑制住高亢的喘息聲。強烈的快感,使昭霖不顧一切地用盡全力抽插。同樣強烈的快感,也使雅琪無法控制自己口裡流洩出蕩氣迴腸的嬌吟聲。

「啊啊,好舒服……」有一種全身即將爆發的預感刺激著,雅琪終於再也忍不住了。

「啊∼∼不行了……」雪白豐滿的臀部不自覺的用力向上挺,柔軟的腰肢不斷地顫抖著,最後只有極樂世界快速擴大;粉紅的陰道夾緊抽搐,晶瑩的體液一波一波的流出來,同時無法控制的發出了悠長而淫蕩的喜悅呼聲;只覺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了般,時間好似完全停了下來──然後是無止境的墜落。

雅琪達到絕頂高潮,昭霖在她抽搐的陰道中哪裡忍的住,用力挺一下便也射精。昭霖完全射出後,雅琪的陰部仍纏夾住丈夫的男根,好像仍不捨似地。

昭霖伏在柔軟的肉體上喘氣,只見她面色潮紅,長長的睫毛不住閃動,正在享受著高潮後的餘韻。

昭霖吻了香汗淋漓的雅琪一口,擁著老婆的身軀漸漸闔眼,而雅琪則是面露滿足的微笑依偎在丈夫懷裡安然入睡。


(三)

「還睡!上班時間快到了,會遲到喔。」

雅琪身著內衣坐在梳妝台前,動作俐落地一邊對著鏡子上妝整理儀容一邊催促還躺在床上的丈夫。聽到妻子的催促聲,昭霖伸個懶腰慢慢地從床上爬起來,一臉不情願的的表情。

「我要趕上班,早點還是跟以前一樣你自己料理,記得吃喔。晚上我會帶東西回來,你如果餓的話,先去樓下7-11買東西先吃一點。對了,晚上你如果早回來的話,記得幫我把洗衣機的衣服脫水晾乾,然後把衣藍的衣服拿去洗,要先放洗衣粉,等溶化後再放衣服,不要跟上次一樣順序用錯,衣服會漂白味道太重。另外……」

「喔。」昭霖回了一聲,懶洋洋地準備起身穿衣。

「不要這樣嘛,有點朝氣才行。」雅琪從鏡子瞄了丈夫一眼。

「我現在工作多業務忙,比較沒時間心思盡妻子的責任。等我陞官後,就比較有空閒,到時我再好好補償你,好不好?」

聽到妻子的話,昭霖神情略為有點變化,不過背對著化妝的雅琪並沒有注意到。

雅琪坐回床邊,像在哄小孩似的親了老公一下,深情地撫摸老公的臉,輕輕把眼角的眼屎清乾淨。昭霖露出微笑,握著雅琪的手,吻了一下。

「趕快起來吧。」見到丈夫的笑容,雅琪也報以嫣然微笑。

望著嬌妻的臉龐,昭霖說︰「嗯,我晚上有點事想跟你商量。」

「好啊,那我盡量不加班,早點回來。糟了,時間來不及了!有什麼事晚上我們再慢慢聊好了,拜拜。」

雅琪想起現在是上班的時候,遂急忙起身著裝,匆忙將褲襪、窄裙拉上,披了件外套就拎著公事包趕出門。

昭霖望著離去的背影,又躺回床上,兩手枕著頭若有所思地看著天花板。

※ ※ ※ ※ ※

「今天怎麼遲到了?對了,那只豬要你等會兒去找他。」

才剛坐下不久,同事佳真就探著頭來串門子。

「沒什麼,他要找我?」

雅琪略皺一下眉頭,熟練地打開電腦,一手握著滑鼠啟動outlook,查一查今日的行事歷,一手拿著早餐飲料吸著。佳真也探進隔間在一旁看著。

「你拉煉忘記拉上來了」佳真附耳在雅琪耳邊輕語。

「什麼!」雅琪一驚,伸手往後一摸。由於今天早上快遲到,衣服隨便穿一穿就出門,裙後拉煉就忘了拉上。

「難怪這麼多人。」

雅琪想起今天出電梯門時,只有自己一人。公司樓層很高,平常到了之後通常就沒什麼人要再上去,可是今天卻反常,還有一票人待在電梯裡。想到十幾隻眼睛盯著自己臀部,裙內春光一覽無遺,雅琪不禁又窘又氣。

「老總要的報告昨天我已經趕出來了,新光的案子不是由小陳接手嗎?哪還有什麼事。」微慍的雅琪在螢幕上用力地到處用滑鼠點著。一封未讀取e-mail放在收件匣,寄件人是張子鈞。

「張……子……鈞?!」

「啊!對了,是張子均的評估報告。」雅琪想起什麼似的自言自語回答。

「原來是那位小帥哥的事,時間真快已經三個月了。」佳真乾脆斜靠坐在桌上跟雅琪閒聊起來。

「我去人事部打聽過了,聽說他是國立名校的畢業生,一畢業就考進我們公司;家裡是經商的,好像準備讓他在外面闖蕩幾年就回去接手家裡的產業。」

「咦,他不用當兵嗎?」雅琪轉身望了望佳真。

佳真想了一想接著說︰「他是國民兵啦,看他身體也蠻健壯的,不知道是用什麼理由不用當兵。不過也好,看起來清爽健康,不像有的男生當完兵,就變了人似的,抽煙、喝酒、嫖妓樣樣都行,沾洩一身惡習回來。你不是專門帶他的前輩嗎,怎麼問起我來?」

「我只是公事上指導他而已,私下的事我沒有多問他。」

「唉呀,擺什麼前輩的架子,既然是同事就應該相親相愛才對,況且這小夥子長的也蠻帥的,每次你們兩人湊在一起講話時,你不知道辦公室的大姊小妹們都注意著你們。我還聽說各部門的幾個辣妹還有意倒追他呢,他的後援會也正在籌組中。」佳真一打開話匣子就興致盎然講不完。

「亂講,他又不是歌星,哪來的後援會。對了,佳真,你剛剛說的有關於我的情形有沒有誇張?」雅琪有點緊張地問佳真。

「有嗎?啊,你是有夫之婦,還是新婚沒多久的,有些事不能亂講。」佳真用手遮著小口吐了吐舌頭,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抱歉,以後我會多注意,不會到處散播。嗯,我要去忙我的了。對了,今天我去你家坐坐吧,我都還沒參觀過你們的新房。」

「好啊,那下班時一起走吧。」

其實雅琪知道佳真說的也沒錯,所以她平時除了公事外,並不太跟他熱絡,有意避著這位小男生,保持一段距離。說實在話,雅琪心底並不討厭他,當被上級指定為指導前輩時,雅琪那時心裡竟還有手足無措的感覺。

雅琪想到這件事,只覺得有點好笑,怎麼說也是見過世面的社會人,竟然會被一個初出茅廬的小鬼搞的心神不寧。

這也難怪,自從出社會後雅琪所接觸的男性不是老態龍鍾的老頭,就是油頭粉面的中年人,所以還帶著學生清新氣息的小後輩進公司時,確實引起雅琪的注意和好感。

雅琪彎下身子隨手拉一拉絲襪,調整絲襪的縫線。不對整的絲襪讓雅琪感到不太舒服,只是一直到現在才有時間調整。過了一會,雅琪發覺有人站在隔間出口處,擡頭上望,原來是手拿資料的張子均正笑瞇瞇的站在面前。

「有事嗎?」雅琪有點發窘的紅著臉,挺直身體問道。

「是這樣子的,亞太公司的case有點問題想請教,廖經理要我找你,我有發e-mail通知學姊。」

「喔,對、對,我有收到。可以啊,拿來我看看。」雅琪根本沒注意信的內容,有點心虛地回答。

於是雅琪接過資料,一一回答問題。張子均也身體趨近,彎下身子,仔細聆聽。

「嗯,你記得要先整理出報價單,這部分可要跟會計部的林小姐多聯繫,然後……」

雅琪側著頭來跟張子均談話,這時才猛然發現兩人之間是如此貼近,張子均呼吸的氣息幾乎吹拂在雅琪的耳邊。

雅琪心中一蕩,繼續說著未說完的話,但是此時已心亂如麻,好像可以聽見自己蹦蹦跳的心跳聲。身旁的男孩深深吸氣,緩緩吐氣,規律和緩的男人氣息陣陣傳來。

他現在的眼神正在注視著哪裡?雅琪不敢看。是看著公事資料,還是盯著別的地方?及肩的捲髮盤起,露出白 粉嫩的頸子,是這裡嗎?蕾絲織紗的上衣領口,構成胸前圓鼓鼓的曲線,是這裡嗎?今天慌忙的儀容,該不會也忘了扣實鈕扣吧。

雅琪不敢再想下去,連忙收斂心神站起身來,張子均這才挺身後退了一步,臉上還是掛著稚氣笑容,只是臉頰跟雅琪一樣有點紅撲撲的,眼神像似不知擺哪裡好,低著頭看著手中卷宗。

「我去喝杯水。」

也不理會張子均的回應,雅琪頭也不回地逕自離開座位,留下張子均呆呆的站在原地望著,不知如何是好。

「是味道。」雅琪突然明白她為什麼對這個小男人會有好感。

沒有昂貴廉價的古龍水味、沒有煙味酒味的市儈味,只有一股說不上來的清爽氣味。那種味道已經好久沒有遇過,雅琪記得相似的味道只有在丈夫的身上才有。那時他還是學生,也許就是被這種氣味所吸引吧,她才會與丈夫相戀也說不定。

想到了丈夫,新婚不到一年,就對丈夫以外的男人心猿意馬,雅琪心中泛起一絲絲的罪惡感,好像有點對不起他。她也發覺好像大概是從他去當兵開始吧,這種氣息就再也沒有從他的身上感覺到。
















0.016413927078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