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18歲我第一次和表嫂幹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看著街上17、8歲的少男少女,不免想起我的第一次。

  記得那年放暑假,我和爸爸一塊回山東的老家。

  因為這是好幾次回老家了,一點新鮮感都沒有,相反還覺得特沒勁。

  坐在火車上聽著噪聲,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朦朦朧朧中感覺有人叫我,睜眼一看,原來是爸爸。
  「下車了,兒子。」

  我昏昏沈沈的跟著他下了火車,隨著人流向站外走去。

  出了車站爸爸隨手打了輛出租車,告訴了司機地址。

  我頭一歪又睡著了。

  「呵,發育的男孩子就愛睡覺啊。」好像是司機說的吧,我沒在意。

  「到家了。」爸爸擰著我的耳朵說。

  我極不情願的的睜開眼。

  看見爺爺奶奶在門口站著。

  我叫了聲爺爺奶奶。

  他們高興的摸著我的頭說:「小甯,又長高了好多呀。」

  我不好意思的說這才多高呀。

  是呀,感覺這一年來,飯量猛增,剛吃完飯沒一會就覺得又餓了,身體明顯的長高了很多。說話的聲音也變得渾厚粗獷,男性的第二特徵已慢慢地呈現了。

  吃完中午飯,我閑得無聊。

  因為和老家裡的同齡人不太熟悉,感覺沒勁。

  這裡又不能上網遊戲更感覺煩躁。

  一個人慢慢地順著小路向村外的樹林走去。

  因為老家靠近海邊,這裡的氣候濕漉漉的,身上黏黏呼呼的難受。

  我以前回老家在一條小河裡常遊泳,就憑著印象摸索了過去。

  還沒到小河就覺得有人在遠處說話。

  因為太遠也沒聽清說什麼。

  心想是不是也和我一樣來這裡遊泳了。

  越走越近卻聽見是一男一女的聲音。

  我好奇的向前走了幾步,眼前的一切卻讓我面紅耳赤。

  原來是一男一女在草地上翻滾。

  他們都赤了全身,完全不顧外界的一切,盡情的享受男女之歡。

  那女的叫聲越來越大,而那男人也越來越勇。

  我看的不覺的癡了。

  小弟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快頂破褲襠了。

  我感覺喉嚨發鹹,呼吸急促,全身的血液好像要沸騰似的。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眼前的男女,心裡撲通撲通的亂跳。

  趕緊找了個隱秘的地方藏起來,生怕他們看見我。

  隻見那男的把那女人幹的死去活來,而我早已是擎天一柱,雞雞早已經硬的和鋼筋般了。

  一隻手不知不覺間撫弄著雞雞,感覺癢的要命,恨不得找個洞插下去。索性一仰身右手把褲子解開,掏出雞雞使勁揉動著。

  閉上眼睛想著剛才兩人的動作,但是無論如何就是發射不出去。

  反而弄得雞雞不好受起來。

  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耳朵裡聽著沒有聲音了,爬起來一看那男女已不知什麼時候離開了。

  這樣一來連遊泳的心情都沒了,可是雞雞還是支愣著。

  沒辦法還是下到河裡洗了洗,讓雞雞降降溫吧。

  他媽的那晚上睡覺做夢都是那一對男女做愛的事。

  雖說A片看過不少,但這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男女做愛。

  就這樣過了好幾天。

  一天奶奶突然告訴我,說是遠方的一個親戚要來我們家。

  我根本沒在意,來就來,管我嘛事。

  還沒到中午,就聽見外面汽車喇叭響。

  奶奶說:「可能是親戚來了,小甯出去看看。」

  我走出門口看見一輛別剋轎車停在外面。

  從車上下來一個二十七八歲的漂亮女子。

  我的眼前一亮,這女的長得太他媽的好看了。

  心想這是他媽的誰家的女人。

  她皮膚白白的,長長的烏發,穿了一件白色的連衣裙,更加襯托出她的細腰。

  尤其是那對眼睛大大的,水汪汪的。

  這時車上又下來一個男的,我不認識。

  奶奶這時也出來了,喊了一聲:「大軍那,來了!」

  那男人應了一聲對女子說:「這就是咱姨姥姥,快叫。」

  女子甜甜的叫了一聲姨姥姥。

  奶奶高興的拉起她的手說:「快進屋,外面熱。」對著我說:「這就是我給你說的大軍哥。」

  我喊了一聲大軍哥。

  男人嘻嘻的笑著:「哦,這是我老叔的孩子吧,都長這麼高了。」

  奶奶嗯了一聲,對我說:「快去叫你爺爺他們去,告訴他們家裡來客人了。」

  吃中午飯的時候我才知道,他們是我奶奶家的親戚。

  因為好久不走動的緣故,連我爸爸都不知道我的這位大軍哥長什麼樣子了。

  這幾年做水產生意發了,腰闆硬了,置了房,買了車,還娶了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媳婦。

  聽說比大軍哥小7、8歲呢。

  他們這頓飯一直吃到下午4、5點鍾才罷。

  我早已經跑到外面玩去了,我才不稀罕聽他們那些陳谷子爛芝麻的事情呢。

  晚上父親又和大軍哥去串門了,肯定又要喝酒,我看了一會電視劇正準備睡覺,屋門一開大軍他們卻回來了。

  對奶奶說我爸爸喝多了在親戚家不回來了。

  半夜起來尿尿,農村的廁所都在院裡,我解完手回來,路過大軍他們睡覺的屋,聽見裡面還有動靜。

  那女人哼哼唧唧的呻吟聲,和大軍吭哧的聲音沖擊著我的耳膜。

  我想像著那女子潔白的皮膚,感覺我的雞雞早已經硬了。

  我不敢多久留,匆忙的回到屋裡,眼前又是草地上那一對男女交換的情景。

  這一夜,很興奮。

  第二天早上我還沒起床,就聽見院裡亂哄哄的。

  爬到窗前一看原來是大軍他們要走了。

  走就走,反正又和我沒關係。

  我一翻身又睡著了。

  大概是11、2點鍾吧,我這才起來,剛走到院子裡,就看見一個人。


  「哦!嫂子,你沒走?」我詫異的問道。

  她上下打量著我看得我都有些不自然起來。

  咯咯的笑著,笑聲銀鈴般的好聽。

  「你就是小甯吧。」

  我「嗯」了一聲。

  她沒回答我的問話到先問起我來了。

  「今年多大了?」

  「我18了。」

  「呵呵!長這麼高,都成大小夥子了,快娶媳婦了吧。」

  我的臉一下子紅了。

  她笑得更開心了。露出滿嘴潔白的小牙。

  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她,我就想起草地上那翻雲覆雨的一對,小弟弟又硬起來了。

  因為天氣熱,我隻穿了一件短褲,小弟弟把短褲支起好高。臉色越發紅了。

  這一切都讓她看了個清清楚楚,抿嘴一笑,拋了個媚眼。

  「呵呵,小甯成大人了。」

  我越發慌亂,一低頭趕忙跑了出去。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大軍哥臨時有事請趕著回省城辦事,就先讓她住幾天,等路過老家再帶她一起回去。

  晚上洗澡的時候,站在鏡前看著裡面的我,一米七八的個子,白白的臉蛋,剛長了的胡須毛絨絨的。平時因為愛好運動,滿身的肌肉,尤其是下面的小弟弟十五六公分的長度,如果插進女人那活裡的話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欲仙欲死。

  躺在床上渾身熱的難受,仿佛在蒸籠裡面,心裡面百爪撓心一般。

  一閉眼就看見那草地上的一對男女。

  睡不著索性就起床,走到院子裡。

  天上的圓月出奇的亮,照的滿院子亮堂堂的。

  我的腳步不由自主地走到嫂子睡覺的窗戶外面。

  偷偷的看四下無人,慢慢的把頭探到跟前,從窗簾的縫隙向裡面望去。

  隻見那女人躺在床上,酥胸半露,左手在自己的咪咪上使勁搓捏,右手在自己的檔裡摳著,閉著眼睛嘴裡哼哼唧唧的呻吟著。

  我的心猛地跳動的厲害起來,仿佛就要跳出來一般。

  雞雞猛地硬起來!天哪!那女人果然忍受不住寂寞,正在自慰。

  那女人剛結婚嘗到了男女之歡的樂趣。

  大軍哥應酬多,身子乏,看來是滿足不了她的欲望。

  我想起白天她對我的媚笑,笑裡面藏著淫蕩。

  我的膽子突然大起來,輕聲輕腳的推了推門,門不是太緊,我用從同學那裡學到的技能,不費吹灰之力就把門打開了。

  鎖緊了門,慢慢地走到她床前。

  她還在那裡享受著自慰的樂趣,完全不知道一個男人在靠近她。

  我欲火攻心不管三七二十一,猛地撲到在她的懷裡。

  她還沒反應過來,我已經扒掉了自己的短褲,那雞雞早已經似擎天柱般了。

  我捂住她的嘴,用眼色示意她不要出聲。

  她剛開始嚇得臉蛋都白了,借著月光看見是我,點了一下頭。

  我猴急似的尋找著洞口,卻總找不到。

  她「噗哧」的笑了,指著我的頭小聲的罵著:「你這小壞蛋,不怕別人知道。」

  我說:「你不說,誰知道。」

  急得更加不知所措了。

  我用手揉捏著她的乳頭,她剛才得浪勁還沒下去,被我一揉捏,嘴裡呼吸急促起來。

  抱著我的頭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

  我暈了,因為我是第一次接吻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奧妙。

  她的舌頭在我的嘴裡就像一條靈蛇。

  她的手捏著了我的雞雞,她「啊」的一聲:「我的乖乖,你的弟弟好大呀。」

  她越發興奮起來。

  雞雞被她一摩擦,突突的亂蹦。

  恨不得找個洞插進去。

  女人順著我的脖子親下來,親到那裡那裡就有一種火的感覺。

  我仿佛快被她融化了,她套弄著我的雞雞,嘴裡咿咿呀呀的自語:「小甯,看見你第一眼……我就喜歡上你了……你好有男人味道……我剛才自慰腦子裡想的都是你……嗯……我的乖乖……想不到你會找我……哦……喜歡死你了……冤家……」

  我的活突然被她吞進嘴裡,隻感覺那裡面熱呼呼的,渾身的力氣仿佛抽走了一樣,酥酥的,癢癢的,嘴裡「啊」的叫了起來。

  她一下一下的噙著我的活,滿面笑意,滿面的紅光。

  我受不了了,用手摸到她的私處。

  那裡面早已是洪水泛濫,我低聲的說道我要進去。

  女人聽了拿著我的活幫我找到了幸福地。

  我猛一挺,那女人「啊」的喊出了聲,我的活太大,她承受不了。

  她恨恨的說:「冤家,你輕點,想弄死我啊!」

  我抽出來,先在外面的三角地磨蹭著。

  她又哼哼唧唧的叫起來,裡面的浪水把我的雞雞都搞的黏黏呼呼。

  我輕輕的放進去一點,她咬著牙看的出來是疼。


  我心疼地說:「寶貝,還進去嗎?」

  她說:「你輕一點可以的。」

  我又慢慢地放進去一點,她的B太緊了,夾的我的老二緊緊的。

  我逗她說是不是大軍哥的雞雞太小了啊,她捶打著我的背:「壞蛋,他的能跟你的比啊,還不及的一半呢。」

  「哦!怪不得你的這麼緊呢。」

  我越發的努力了,先給她來了一個九淺一深,她嘴裡呻吟著、呢喃著:「哦……寶貝……你好厲害……你弄得我好舒服……我裡面受不了了……親親……快一點……裡面好癢癢啊……」

  我一看她那樣肯定是騷的難受了,動作頻率更大了。

  她真的好饑渴,在我的大力抽動下,她幾乎要暈過去,要知道我可是童子身,滿腦子裡都是男女性愛的念頭。

  來了一個美女我能不好好的享受一下。

  我把她的幹的欲仙欲死,就這樣我們幹了大約一個多小時。

  她才「啊」的一聲達到了高潮。

  可是我的雞雞還在直挺挺的沒有下去的意思,她的眼裡散著滿足的眼光,看著這個大雞雞呢喃著說:「寶貝,你好厲害。」

  「來,讓我給你叼叼。」

  她把我的雞雞含在嘴裡。

  裡面又是一種享受,她上下套弄著,幾分鍾後我一洩千裡,幾億個蟲蟲全部讓她吃了下去。

  我像一灘泥一樣癱倒在她的懷裡。

  第二天天還不亮我偷偷地鑽回我的房間,吃早飯的時候我還沒起床。

  她在外面喊我吃飯去。

  我想著她昨夜的騷勁,心裡不由得偷偷地樂……女人真是浪啊。

  就這樣一連好幾晚,隻要有機會我們就在一起搞。

  直到軍哥把她接走。

  走的那天她的眼裡還脈脈含情的看著我:「小甯,有時間去城裡玩啊。」

  我使勁的點點頭,等有時間我一定去幹你。

  可惜後來一直沒機會去,隻是電話裡聯係。

  現在想想那時真是美。

  現在和誰做愛都沒有那次過癮。

  18歲,我的第一次就那樣給了表嫂。






















0.018568992614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