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天生的AV女優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在人來人往的大都會裡,不會有人刻意留心從你身旁走過的平凡女子,而饒安琪就是這樣一個讓人看過即忘的普通長相,但是人們總會將視線停留在他玲瓏有致的曲線上。

  「你看到沒?剛剛走過去的那個妞,豐胸細腰翹臀,真想摸她一把。」

  聽到和她擦間而過男子所說的讚美,饒安琪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踩著三的高跟鞋,貼身的紗質襯衫,蕾絲鏤空的胸罩若隱若現,合身的窄裙,伏貼著微微翹起的臀部,在饒安琪刻意扭動下更加顯得搖曳生姿。

  走進大樓裡的電梯,男人的目光總會停留在她的身上,甚至可以說只在胸部上。饒安琪並不以為意,反而更加的抬頭挺胸,展現她傲人的雙峰。站在身旁的女人臉上雖是不屑一顧之態,可哪個不是因為自嘆弗如而羞概。

  三十七樓,饒安琪的目的地,當她踏出這個樓層時,男人露出的是一種瞭然的目光,而女人則是更加鄙夷。

  察覺到這種反應,饒安琪更加肯定她沒有來錯地方。

  捺下門鈴,一個年輕男子前來應門。

  一番交涉後,年輕的男人帶領安琪來到一間辦公室。

  「你在這裡坐一下。」男人吩咐一聲便轉身離去。

  辦公室雖然不大,至少沒有安琪公司裡經理的辦公室那麼大,不過沙發、辦公桌椅,一樣也不少,安琪向窗戶走了過去,掀開窗戶,居高臨下的感覺,讓安琪大開眼界了。

  站在這個位置幾乎可以俯瞰整個市區,不過安琪隨即放下窗戶,坐在沙發上專心的等候即將和她見面的人。

  她是一時好奇拿了辦公室做明星夢的文娟放在桌上的名片……

  「文娟,你昨天去面試結果怎樣有沒有被錄取?」

  安琪想起辦公室裡的對話。

  「別提了,還好沒錄取,說什麼我胸部太小,屁股太扁,我是要靠臉蛋迷死少男們的……」文娟滔滔不絕的說著自己多麼迷人的天使面孔,而到底她還是因為沒有魔鬼身材而遭到拒絕。

  「沒有被錄取啊!那只能說他們沒眼光了。」庭美試圖安慰文娟。

  「還好沒錄取,事後我朋友打電話給我,說那個什麼模特兒經紀公司根本是騙人的,被錄取就慘了,好像是拍……」文娟話說一半打住了。

  「拍什麼的啊!你倒是快說啊!」庭美急的問。

  而坐在一旁默默不語的安琪也豎起耳朵等著答案。

  「A片……」

  本來十七八歲女孩的明星夢,安琪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可是A片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她趁文娟不在位置上時,拿走了文娟扔在桌上的名片。

  「峰越國際模特兒經紀公司」。」安琪小心的收起名片,隔天她就請了一天特別假。

  不知道過了多久,安琪無聊到打起哈欠,這時才聽到有腳步聲走近。

  走進來的是一個頭髮微光,小腹突出的中年男子,粗粗的眉毛,滿臉的落腮鬍,倒也顯得幾分性格。

  但是安琪平凡的外貌,卻讓男人只瞟了一眼,便將視線移到窗外,似乎窗外的白雲都比她吸引人。

  男人隨手拉了拉凌亂的上衣,從口袋裡摸出一包煙點燃一支抽著,漫不經心的問道:「三圍多少?」

  看出男子不耐的神色,安琪也不多廢話,直接回答,「36E,23,35。」

  「36E!」聽到這數字,中年男子精神為之一振,隨手捻熄了手裡的香煙,並轉身面向安琪,「?站起來我看看。」

  安琪二話不說站了起來,圓地轉了一圈。

  「誰要你轉圈,把上衣脫了。」男人命令式的說著。

  「不是這麼猴急吧!」安琪說道。

  「不脫了衣服,我怎麼知道你不是墊了東西呢?現在很多女孩都是塞矽膠墊的。」說的理直氣壯,說到底不就是誘安琪脫衣罷了。

  安琪依言脫下外衣,上身就剩一件蕾絲鏤空的的胸罩,半截式的胸罩,根本罩不住雄偉的乳房,只不過是將乳房定位在中央,深深的乳溝,還有呼之欲出的乳暈,讓男人目瞪口呆。

  剛剛才結束一場遊戲的男人此刻又立即被安琪給挑起了欲望,男人猥褻的盯著安琪的胸部,站起身來,一步步的走向安琪,「你知道我們公司做什麼嗎?」

  「拍A片的不是嗎?」安琪開門見山的答道。

  「你不要胡說,我們可是模特兒……」

  「得了吧!如果不是拍A片的我就走了,別浪費我的時間。」安琪作勢要離去。

  安琪的直接讓男人有些恐懼,不會是東窗事發,警方派人來抄吧!

  「你不會是條子派來的臥底吧!」男人灑笑道。

  「我沒那麼大本事,我的目的只是來拍片而已。」安琪悠然的坐了下來。

  「是嗎?」男人半信半疑的問著。

  「信不信隨你,到底用不用我,不用我就走人了。」

  男人心想管她是不是條子,既然來了哪有讓她飛走的道理,至少他得先嘗一嘗。男人的目光移到安琪那對豐滿的奶子上,最近都吸些發育不良的小梨子,都快倒盡胃口了,好不容易等到這對大木瓜,他已經等不及了。

  「你,別急呀!」男人出聲留人,瞅了安琪一眼又道:「要我相信也行,讓我先試試你的誠意。」

  「怎麼試?」安琪臉上裝得不懂,其實心裡哪會不曉得眼前的色狼想幹什麼呢。

  「首先我得先驗驗你是不是人妖啊!」

  虧他想的出來,安琪故作驚訝狀叫了聲:「人妖!」

  「我檢查一下你是不是有小穴穴啊!」說著男人便步步逼近安琪。

  看見男人真的向她靠近,安琪伸手作擋人姿勢,急道:「慢著,你是什麼人啊!我怎麼能隨便相信你呢?要是你檢查了,卻沒有權利決定是否錄用我,那我豈不是吃虧了!」

  「這公司我說了算,他們叫我羅大,不信你可以出去問問。」羅大瞼X了老大的架勢。

  安琪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女人,從他剛才走門的那股氣焰和先前接洽的男子有著明顯的差別,現下又用如此張狂的語氣介紹自己,八成是這裡的負責人了。

  羅大看安琪沒有疑問了,便快速的坐到她的身旁,二隻豬手便擱上了安琪一對豐乳上。

  「噢!……」安琪嚶嚀一聲,這對安琪來說就好像久旱逢甘霖,很久沒有人撫摸她了。

  「好一個淫娃!」看到安琪的反應,羅大更加似無忌憚的柔捏起這碩大的奶頭。

  羅大先是整個握住安琪的奶子,可是實在是大的他一手無法掌握,柔捏了一會之後,他把拇指繞進內衣裡,按在安琪已然硬挺的乳頭上,恣意的撥弄著。

  「你好壞,說要看人家小穴的,卻在這摸來摸去。」安琪嗲聲嗲氣的說著,聽的羅大骨頭都要酥了。

  「我要先檢查這裡是不是貨真價實啊!」說罷羅大加重力道狠狠的捏了安琪一把。

  「哦嗯,怎麼這麼粗魯,給你捏壞了,不來了。」安琪嘴上埋怨著,可手卻按在羅大的手掌上,導引著他撫弄著自己的乳房。

  想不到這個女人如此善解風情,還知道挑逗男人,嘴裡說不依,手卻按的緊緊的,羅大開心的笑著,下半身反應了起來。

  「你這個小淫娃,我就來看看你是不是已經濕了。」說罷,羅大迫不及待地將安琪推倒在沙發上,把她的雙腿抬高屈膝在胸前。粗魯地將安琪的內褲退至膝說A便一頭埋進安琪的大腿內側。

  羅大的手指向安琪的私處探去,粗糙的手指將安琪嬌嫩的花瓣給撥了開來,晶瑩剔透的淫水流了出來,「嘖嘖,?都濕透了。」羅大在安琪的花蒂上輕輕撥弄著。

  「嗯……嗯……你好討厭,檢查好了沒呀!」安琪扭動著身體,心底暗暗嗤笑著那有這種檢查法,怕是想先嘗為快吧!

  也罷,平淡的日子過久了是該有點新鮮刺激了,就讓這個羅大當她的開味點心吧!

  「就快好了。」羅大一手按著安琪的腿,一手解開自己的褲頭,火紅的肉棒就往安琪的小穴準備插去。

  「你幹麼?你在幹什麼?」安琪發現羅大的舉動,開始劇烈的反抗著,孰不知這早在安琪的預料之中,她只是半推半就欲迎還拒的替男人增加點征服的樂趣。

  「試驗啊!你別緊張,我看你也不是處女,應該不會痛了,水都流了那麼多了,你也早想要了不是?淫娃!」羅大才不理會安琪的反抗,用力的按住安琪的小腿,讓他們緊貼著安妮的胸部,然後將自己的肉棒向小穴靠近,噗地一聲插進了三分之一。

  「噢!」羅大的肉棒進入身體時,安琪不由自主的一聲嬌吟,但身體扭動的更加厲害,「啊!……啊!……」安琪的陰唇嘗到了男人的滋味,也急不可待的想將之一口吞下,敏感的陰道一收一縮的,好像要把羅大給擠出去,又像要把他吸進來。

  「哦!……喔!」羅大雖然只進入了三分之一,但龜頭像被強力吸引著,本想挑弄一下這個浪女,看她求饒的模樣,怎知自己倒先投降了,索性將整個肉棒一插到底,同時也粗暴的扯掉了掛在安琪膝的內褲,他終於可以既享受抽插的樂趣,有可以縱情的吸吮著安琪的大奶子。

  安琪感覺到整個陰道被完全填滿後,心底一陣滿足,「啊!」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陰道又更加緊縮了。

  「啊!……」羅大受到肉壁的強力推擠,不由得吟呼一聲。心想,他要是不忍著點,不到一分鐘就卸甲投降了。於是羅大按著安琪的大腿,挺起身子,開始動了起來。

  羅大的陰莖碩大,伴隨著身體又一次的頂進安琪的花心,讓安琪不斷地大聲的呻吟著,雙手也在羅大的臀部上盡情摩蹭著,順勢撥開羅大的臀瓣,用手指摳弄著羅大的菊花。

  「你這個小賤人,大爺的後庭你也敢玩。」羅大一向不喜女人碰他的後庭,可是安琪如此的摳弄他,卻覺得有些興奮,但還是玩笑般的喝阻安琪。

  「你插我就行,我摳摳你而已,何必那麼緊張呢?」說罷,安妮將中指戳進羅大的肛門裡。

  「啊!」羅大大叫一聲,可意外的是他竟然沒有發火,反而更加興奮,甚至還故意將臀部抬起,讓安琪的手指更深入些。可安琪卻故意把手指給收回,恢復在菊花表面摳弄的動作,反而讓羅大有了小小的失落感。

  安琪的雙腳纏繞在羅大的腰際上,二腿暗中施力,牽動著陰道的力量更加緊縮的壓迫著羅大,這讓羅大在緊窒的甬道中,有種疑似身處在處女穴中的幻覺。

  「你越來越緊了。」羅大被夾的好像電流通遍全身似的,渾身顫了一下。

  「不喜歡嗎?」安琪嬌聲問道。

  「喜歡喜歡。」羅大感覺整個人飄飄欲仙似的。

  「人家這裡癢嘛!用力一點。」安琪挺起羅大因開口而鬆掉的乳頭,嗔道。

  安琪的表現太讓羅大吃驚了,初見她時,她的相貌讓他一點興致也沒有,可沒想到,她竟然是一個風情萬種柔情萬千的蕩婦。

  剛才心急的只想先嘗為快,可現在他倒想細細品味這個神秘的女人了。

  注視著安琪殷紅的乳頭,羅大促狹地問道:「很多男人嘗過這裡了吧!」

  「你說呢?」安琪一臉無辜的反問羅大。

  「我怎麼知道呢!」羅大打起馬虎眼,心想這個女人根本就是一個婊子。

  「不要問那麼多,快來嘛!」安琪施了手勁按下羅大的頭,同時也收縮起陰道讓羅大沒法再起別的心思。

  「噢!……」羅大感覺到下體傳來的快感,放下了追根究底的念頭,俯身含住安琪的乳頭重重的吸吮著。

  羅大的鬍鬚在安琪的乳房上不斷的蹭著,有時候在安琪的淫叫聲裡還帶著幾分笑意,令羅大更加興奮,身體簞坁漱]更加快速。

  二個人的身體互相較勁著,安琪每弄一次羅大的菊洞,羅大就抽插的更快更深入,頂的安琪笑的花枝亂顫。

  「哦!……喔!……再快一點。」安琪大聲的喊叫著。

  遇到如此強勁的對手,羅大只有更加賣力,「我插死你。」

  「快一點,我快要飛了。」話落,安琪的陰道開始收縮,一股熱意澆上了羅大的龜頭。

  被這道熱意一衝,羅大也釋放出稀薄的精液,身體抖動二下,全身虛脫的趴伏在安琪的椒乳上,「你好淫蕩。」羅大氣喘吁吁的說著。

  「呵呵。」安琪淺淺一笑,問道:「我錄取了嗎?」

  「錄取了。」

「什麼時候開始錄像?」

  「你想什麼時候開始?」

  「現在。」

  安琪的回答震撼著羅大,「我們才剛做完?」

  「演員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吧!」安琪知道羅大要再來一回是不可能了。

  「當然還有其他人啊!」

  「那不就得了。」羅大的龜頭從安琪的陰道裡慢慢的退了出來,消退到只有三的大小。

  安琪坐起身子,睨著羅大的陽具,「剛才就是它在我身體裡?」

  「怎麼不信啊!」羅大低頭看著自己已經萎縮的老二,笑道。

  「那下回再讓我瞧瞧剛剛弄得我很舒服的東西是什麼樣吧!」

  「不用下回,現在就可以啊!」

  安琪睨了羅大的下體一眼,目前毫無起色,「我看是沒辦法吧!」

  安琪輕視的口氣讓羅大感到不悅,忿忿地道:「去,怎麼沒辦法,你給老子吹一吹就可以了。」

  安琪癟癟嘴,不理會羅大,而羅大也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只是斜躺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安琪把乳房從新裝回胸罩裡,把身體微微前傾讓乳房向前集中著。她彎下身想時起被扔在地上的內褲,卻突然停住。心想反正都臟了,不撿也罷。

  安琪直起身來,把被擠在腰間的窄裙給拉平整了,便一屁股坐到羅大還光溜溜的大腿上,二隻胳臂攀上了羅大的脖頸,嬌柔地道聲:「羅大……」

  「怎麼了?」如此醉人的聲音就是羅大骨頭也要酥了。

  「還在等什麼呢?」安琪親親羅大的臉頰說。

  「你真的要現在開始啊!」羅大以為安琪只是隨口說說,壓根沒當真。

  「當然啊!人家可是特地來的,難不成你得了便宜就想賴賬啊!」

  「你很缺錢?」

  「不缺。」

  「那是為什麼?」

  來拍這種片的女孩不少,但缺錢是原因之一,當然有的只是當個跳板。

  「那是想紅嘍!」

  「我才沒那興趣,我只是好奇,覺得應該很有意思。」

  這種想法的人也不是沒有,不過到沒一個像她這般猴急的。

  「在哪拍呀!你抱我過去吧!我走不動了。」怕是羅大走不動嘍!安琪就是故意促狹他。

  「你什麼都不問就要開始?」

  「不用問啦!我都跟你試驗過了,你還不相信我?」

  看來安琪的好奇心大過於一切,就讓她見識一下,羅大深深吸口氣,使勁的抱著安琪站了起來,剛站起來頭還有些暈,定了一會,才走出辦公室。

  「等等。」安琪忽然叫道。

  「怎麼了?」

  「你還沒穿褲子呢!」安琪安心提醒他。

  「不用了,等會你看到的男人都沒穿呢!」

  羅大的話讓安琪興奮到了極點,「有多少人啊!」

  「看了就知道。」

  安琪個子不小就是再苗條少說也有五十公斤左右,羅大勉強撐著,只想趕緊到達拍攝現場,不再跟安琪瞎扯蛋。

  「這個小姐面子大,竟然是羅大給抱進來。」身材魁武的男人向羅大說道。

  羅大放下了安琪,在一旁的導演椅上坐下,「你……你叫什麼名子?」臨到要介紹,羅大才想起他連安琪的名子都沒問了。

  「ANGEL,叫我安琪也可以。」

  「天使啊!」羅大倒是覺得叫魔鬼還貼切些,不,應該是魔女。

  「安琪,這位是陘,最持久的男人,別被他嚇壞了。」羅大首先介紹陘。

  安琪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個一絲不掛,身材魁武的男人,那話兒還沒勃起就有十來公分長,確實令人咋舌,黝黑的皮膚,結實的胸膛,十足一個猛男,和羅大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安琪伸出玉手在陘胸前鼓起的肌肉上摸了一把,「結實啊!」

  陘當然也不甘示弱的摸了回去,他直接就伸入胸罩向安琪的乳頭襲去,把他的乳頭夾在指縫裡捏了起來。

  「哎喲!」安琪哎一聲推開了陘。

  「羅大,還有其他人呢?」安琪放眼望去除了羅大、陘還有攝影師之外,沒見到其他人。

  「嗯!……嗯!……」這時諾大的女子叫床聲傳來。

  「聽到沒?在隔壁棚拍呢。」羅大道。

  聽著陣陣的呻吟聲,安琪覺得身體熱了起來。

  「來吧!我們先來一場。」陘拍了拍現場的床墊說。

  「就你啊!」安琪面帶疑惑的問道。

  「怎麼?我你還不滿意啊!」陘把下半身挺了挺,那話兒竟然已經勃起了。

  「哇!很可觀。」安琪贊嘆的說。

  「第一場先拍一對一吧!等你熟悉了,想變什麼花樣再來。」羅大開口道。

  安琪搖搖頭說,「這是第二場了,至少得有二個男人。」

  現場一片嘩然,羅大和陘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著對方。

  「好吧!陘,你叫阿虎過來,我就看看我們的天使有多大能耐。」

  原先想陘就夠安琪受的,竟然還不滿意,這阿虎可不是一般女人消受的起的,通常3P也很少將他們二人放在一塊,這回就讓安琪開開眼界好好享受一番。羅大等著看安琪被弄得跪地求饒。

  從房間的另一頭陘和另一個男人走了過來,應該就是阿虎吧!

  光是個頭就比陘高出一個頭,胸肌也比陘還大,那話兒就更不用說了,足足比陘長,安琪嚥了口口水,但倒也絲毫沒有退卻的意思。

  「不錯,看來虎哥也很有看頭,就怕中看不中用了。」安琪戲謔的說著。

  「天使小姐,你試試就知道了。」阿虎笑了笑,仔細的看著安琪臉上的笑容,只怕她一會要哭了。

  「廢話少說開始吧!」羅大已經等著看好戲了。

  「安琪,你是想粗暴一點呢?還是溫柔一點的?」羅大又想萬一把安琪給嚇跑了,也不太好。

  「這個嘛!不能弄傷我就行了。」是啊!看著眼前高壯的男人,力量肯定不小,她只是想尋點刺激,可不想弄得遍體鱗傷。

  「這可就難說了,興頭上很難控制的。」阿虎故意這麼說,誰讓安琪剛剛取笑他。

  「放心啦!暴虐有暴虐的玩法,你們就玩正常的吧!」羅大說。

  安琪很快的就被扒的一絲不掛,在一張沒有靠背的絲絨椅子上趴伏著,阿虎和陘一前一後的站著。

  阿虎拉起安琪的手握住他勃起的肉棒,壓著安琪的頭讓她靠近肉棒。

  看著阿虎火紅的龜頭,安琪舔了舔乾燥的嘴唇,便將阿虎的肉棒慢慢地放進嘴裡,一旁的攝影師也把鏡頭給拉近,給個大特寫。

  安琪無視於攝影機的存在,盡情的舔舐著阿虎的龜頭及莖身,熟練的口技讓阿虎不用假裝便不停的呻吟著。

  「噢!噢!」阿虎渾然忘我的淫叫著,乾脆抓起安琪的頭整個肉棒幾乎要讓安琪給吞下。安琪先是有些不適應,稍稍調整後,也由著阿虎在她的喉嚨裡抽插著。

  站在後方等候的陘,聽到阿虎的淫叫聲,也隱忍不住,在攝影師還沒過來前就把腫脹的肉棒插進安琪的陰道了。

  「嗯。」陘的肉棒進入體內時,安琪悶哼了一聲,然後緊緊的抓著阿虎的身體,這才穩住陘衝擊的力道。陘意識到自己的衝動,趕緊按住安琪臀部,免的衝的太快把安琪給推了出去。

  「噢!……耶!……」斗室之內,漫著男性野獸般的沉吟,還有女性壓抑的悶吟聲。

  不知過了多久,安琪再也受不了嘴巴的酸澀,還有身體酸痛,硬把阿虎的肉棒給推了出來,「換個姿勢吧!嘴酸死了,弄了這麼久還不射。」安琪喃喃的抱怨著。

  阿虎和陘都笑了起來,「你以為錢那麼好賺啊!」阿虎蹲下身來,把嘴湊到安琪嘴邊,一口含住她,重重的親了下,「起來。」他讓安琪起身,然後自己躺在躺椅上。

當阿虎躺好,陘就把安琪抱到阿虎身上,安琪還摸不清楚他們要幹什麼,阿虎已經扶著她的腰,微微抬起,然後瞄準了目標,一下子把她放了下來。

  「啊!……」安琪大叫一聲,阿虎的肉棒已經頂到陰道盡頭了。

  「呵呵。」安琪的叫聲讓阿虎興奮的笑著,他繼續扶著安琪的腰讓她一上一下的套著自己的肉棒。

  「啊!……」只要安琪身體一下沉阿虎的肉棒就會頂到她的花心,也就惹來安琪一聲吟叫,「啊!……」安琪不停的叫著。

  陘又處在冷落狀態,心有不甘,「天使,你的菊花能用嗎?」

  「嗯?啊!……」安琪還沒能回答,又是一波的刺激襲來。

  「菊花?」安琪趁身體被提起的時候應道。

  阿虎一想將安琪整個提了起來,把肉棒抽了出來,跳下躺椅。

  「陘上去躺著,我來開菊花。」阿虎興致勃勃的說道。

  稍稍緩和之後安琪明白他們在說什麼了,她不動聲色的站在旁邊,看他們要怎麼處置她。

  陘在躺椅上躺好之後,阿虎拍拍安琪的臀部,讓安琪爬了上去,安琪剛就好位,陘抓起安琪的臀部,一下子就把肉棒插了進去。剛剛看阿虎爽了半天,一進到安琪的身體他就開始衝了起來,安琪也跟著咿咿啊啊的叫著。

  阿虎走到一旁的櫃子上,拿了一罐潤滑液倒了些塗抹在肉棒上,又拿了一個注射筒,抽取了一點潤滑液後,走回到安琪身邊。

  阿虎拍拍椅墊,給陘打個招呼,陘配合著放慢了動作。

  「那是什麼?」安琪看到針筒,驚慌的問道。

  「潤滑液,不想屁股開花就要注射這個。」

  「不是毒品或是麻藥吧!」安琪沉著臉問著。

  「你放心,我們雖然風流還不至於下流。」羅大走過來答道,「雖然賺這種錢,我們還是有點道德的。」

  安琪看看他們,心想就算是毒藥她又能怎麼樣,她已經在刀禗上了,「好吧!」

  「放心啦!裡頭的東西跟我這上頭的是一樣的,阿虎沾了點肉棒上的潤滑液給安琪聞聞。

  「不用了,我相信就是。」安琪也不想斷了興致。

  阿虎將注射筒裡的潤滑液往安琪的肛門裡注射,注射完將針筒一丟。先用食指試探性的摳一下安琪的菊花,發現食指很容易就伸進去了,「你玩過了?」

  「嗯。」安琪應了聲。

  「哦!」阿虎這回伸進二根手指,藉著潤滑液順利的在菊洞裡滑動著,「你還真淫蕩呢,這裡也玩過了,難怪一開始就想搞3P,哈哈。」阿虎笑著笑著,把肉棒對準安琪的小菊花,毫不客氣地插了進去。

  「啊!虎哥,你輕一點,我很久沒玩了。」肉棒不比手指,到底粗細不同,況且一下子陰道和肛門都塞進了巨大的肉棒,總得時間來適應。

  「你放心,我會輕一點的。」說是這麼說,想起安琪剛剛取笑他,心一橫,非但沒有放慢動作,還一個勁的衝刺起來,脆弱的床板搖搖晃晃著,唧唧嘎嘎的響了起來,床上的二個人讓坐船似的被晃動著。

  「啊!……虎哥,不要……輕一點,輕一點。」安琪沒料到阿虎如此性急,身體有些受不住的討起饒來。她想將身體往前移好脫離阿虎些,可卻被陘給抵住,二個男人就這麼將她緊緊的夾在中間,令她動彈不得。

  「怎麼樣?中不中用啊!」阿虎得意的問著,竟敢小覷他,怎麼不好好教訓教訓她呢。

  「中用,中用,虎哥,啊!……您就饒了我吧!」話是這麼說,語氣裡似乎少了點什麼,冷卻多時的欲火已然熊熊燃起,早在阿虎問話時,身體已經適應了異物入侵,變為興奮的狂喜。

  阿虎和陘賣力的挺動著身體,在攝影機前瞼X最雄偉的姿態,看著柔弱的女人因他們而不停的哀嚎呻吟,自鳴得意的炫耀著。

  「我好累喔!能不能讓我休息一下。」安琪的語氣裡透露出疲倦的訊息,身體也軟趴趴的伏倒在陘結實的胸膛上,二人的汗水快速的融合在一起。

  「你也會累?」阿虎使勁的拍了拍安琪雪白渾圓的臀部,在安琪的尖叫聲裡,印上了紅紅的掌印。

  「虎哥。」安琪有氣無力的喚阿虎一聲,嬌弱的惹人心疼。

  「真累了?」阿虎從安琪的菊花裡退了出來,從旁邊拉了另一張床過來,把單人床湊成了雙人床,隨手抽了幾張面紙將陰莖上的潤滑液擦拭掉,同時戴上一個保險套。

  陘很有默契的把安琪放倒在躺椅上,並抽出了分身,讓攝影機來個特寫,陰莖上乳白的黏液是他和安琪體液的結晶。

  二個男人交換了地位,阿虎由正常的體位進入了安琪的陰道裡,安琪呻吟一聲,輕喘著氣,舒服的閉上雙眼,感受阿虎溫柔的進出。陘則將肉棒移到安琪的嘴邊。

  涵上眼睛的安琪感覺臉頰旁有種黏黏的感覺,慵懶的微睜開眼,婉拒陘即將進行的動作,「不要啦!」

  「怕什麼?都是你自己流出來。」陘半強迫性的把肉棒往安琪嘴裡塞,安琪還想開口,正好給了陘空隙,將沾滿淫液的肉棒塞進了安琪的嘴裡。

  「唔……」起初安琪含著不肯動,陘便在安琪的乳房上使勁,捏著她的乳頭猛掐,安琪這才乖乖的鬆開嘴,順著陘的莖身,緩緩的滑動著。

  「這才乖嘛!我並不想傷害你,第一天上戲,大家還是溫和點好,你說是嗎?」

  安琪不服氣的哼了一聲,滿臉委屈的舔舐著陘的肉棒,可是這種略帶強迫和羞辱的感覺,卻使安琪的身體開始經臠起來,斷斷續續的抽搐著,嘴裡發出了不自然的呻吟,雙手緊緊的抓住阿虎,嘴巴也開始用力的吸吮著陘的陰莖。

  感覺到安琪的反應,阿虎使了勁的在緊窒的甬道中拚命衝刺,而陘也同樣的在安琪的喉嚨裡抽插著,三種不同的聲音帶著相同的興奮,在同一時間抵達高潮。

  安琪體內的一股熱潮隔著一層薄膜澆上了阿虎的龜頭;阿虎灼熱的精液熨燙著自己也溫暖安琪的陰道;陘射出的精液則全數灌進了安琪的咽喉裡,只在嘴邊溢出了些稠液。

  「太好了,這一場真是太精采了。」羅大開心的拍手鼓掌。

  「天使小姐,歡迎你加入峰越。」

  安琪喉頭咕嚕一聲,精液已經隨著口水吞進肚子裡去,將陘輕輕的推開後,緩緩地坐起身來,「希望下一場戲更精采。」
















0.0140359401703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