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旅途不寂寞1-13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001惆怅和黃色笑話

你是不是依然茫然失措,一次次徘徊在十字路口?

我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要多少次徘徊在十字路口,當我從夢中醒來,我又一次 感到茫然失措,惆怅塞滿了胸腔。車窗外碧空如洗,蒼翠欲滴的青山連綿起伏, 如此賞心悅目的風景,我卻有一種想哭的沖動。傷感毫不掩飾地寫滿臉上,我本 不是那種輕易將內心的脆弱展現人前的人,但此刻的我只想做個最純粹的我,最 真實的我。

夢境依稀還盤旋在腦海,那是個深邃的夢,那是個遙遠的夢。飄渺的浮云, 淒淒的荒草,伫立天際裙裾飛揚的窈窕女孩,女孩面目模糊,但不知爲何,我能 感覺到她的悲傷鋪天蓋地,一雙妙目中還泛著淚光。這是我曾深愛過的女孩嗎? 抑或是曾經深愛過我的女孩?我已記不起,在這滾滾紅塵,我丟了心丟了肺,只 剩了具疲憊的軀殼。

我愛過誰,誰愛過我?

躺在身邊的這個叫貝貝的女人,我真的愛她嗎?我心里沒有答案。我只是覺 得她是個合得來的伴侶,從沒認真考慮過要和她攜手共度余生,但這次旅行過後 我們將走進婚姻的殿堂。我不記得彼此是怎樣相識的了,但能確定,當晚兩人就 上了床。貝貝在床上的表現異常放浪,基於此,我保持了和她交往。孤寂的靈魂 需要荒淫才能充實,只有風騷淫蕩的女人才能讓我的生活浮於表面,無暇去探究 生命里更深層次的東西。

“懶豬醒了,你怎麽這樣看著我?”貝貝突然回頭,見我出神地凝視她,有 些愕然。

我報以璀璨笑容:“看看自己的漂亮老婆不行啊?”

貝貝撇撇嘴,道:“德性。看你一副郁悶的樣子,是不是後悔跟我定婚了呀?”

和她登記後我確實是經常顯得心煩氣躁,好像有座大山壓在肩上似的難受, 這次出來旅行就是爲了讓自己透透氣。我雖然不是談不上深愛貝貝,但還是很喜 歡她的,再說自己跟誰結婚都無所謂的。現在出來了,我可不想她和自己嘔氣。

我攬住她的小蠻腰,哄道:“誰後悔誰是孫子,小美人別生氣啦,等天黑了, 老公好好獎勵你。”說著,我用攬著她的手快速摸了她的胸部一把。

貝貝拉開我的手,余怒未消:“對女人要多用心去愛,少用龜頭思考。”

我聳聳肩,繼續討好道:“好好……你愛聽笑話,那我給你講個笑話吧!”

貝貝俏皮地歪頭,不置可否。

“唐僧西行遇一女妖,觀其乳豐臀肥,故欲行房事,女妖見狀驚呼:長老! 小女月經在身恐有行房不便!唐僧欲火焚身,爲說服女妖就范,雙手合一,說了 一句話。你猜,唐僧說了句什麽話?”我故意停頓問道。

貝貝急道:“我不猜,你快說!”

“唐僧道:阿彌陀佛,貧僧正爲取經而來!”

貝貝撲哧一笑,臉色總算多云轉晴。

我竊喜,再接再厲地說:“有一女進性用品商店,要買一支振動棒,老板說 :”都在上面,自己選。‘女認真選後說:“我就要那個紅色的!’老板看了一 眼說:”小姐,那是滅火器!。‘“

貝貝笑倒,倒在我懷里,一邊喘個不止,一邊笑罵道:“死鬼,這笑話哪里 聽來的?”

貝貝豐滿的乳房按在我的胸膛,不禁令我心神一蕩,好不舒爽,於是附在她 耳邊,輕聲道:“你要不要一根滅火器?”



002躲在被單里搞(H)

002躲在被單里搞

“好呀林偉,你在變著法兒取笑我?”貝貝嬌羞地說。

前天我們訂婚後,貝貝高興地暢飲了幾杯酒,接著突然性欲大發,大白天也 要我干她,抱著女朋友的要求絕不敢怠慢的宗旨,我將她推倒在床,卯足了勁拼 命地干。貝貝也表現的熱情高漲,死死抱著我的身體,要了又要。我也沒讓她失 望,直到天黑把她干得癱軟無力了才偃旗息鼓。事畢,她不住地誇我的命根是滅 火器。

我嘿嘿壞笑著說:“到底想不想我的滅火器呀?”

貝貝白了我一眼:“要死呀,車上都是人。”

我們坐的是通往A省的豪華雙層臥鋪客車,這次我們並未隨旅遊團出行,貝 貝認爲跟旅遊團去玩既費錢又不自由,還不如自己去玩來得開心。車廂里的乘客 其實不多,上鋪基本沒幾個人,我和貝貝就獨獨占了最後一排上鋪的最後那張四 位大座,在我們之下的下鋪是放東西用的,也就是說我們的下鋪沒人坐。這種情 況下,我倆偷偷做點小動作根本不用擔心被人發現。

我賊賊地盯著貝貝,摟住她繼續右手揉捏著她的乳房,說:“你看看車廂里 誰會注意我們,你怕什麽?”

貝貝的臉更紅了:“你這鬼心腸的人就知道想那回事。”

貝貝本來就是美人兒,這含羞的模樣真讓人性欲高漲,下體倏地挺立起來。 我本來就只穿著條緊身休閑褲,下體的變化立刻讓貝貝發現了,她“撲哧”地笑 了一聲,眼睛往車廂內掃了掃,確定沒人注意我們小兩口在這後面搞什麽,突然 起身在行李架上找起東西來。

我正郁悶中,貝貝又躺了回來,手里已經多了條被單,迅速地蓋在了我身上, 滿臉的笑意中咬著我的耳朵輕輕地說道:“幫你遮羞呢!”

天啊,太刺激了,我還沒有在大客車上搞過呢!

正獸血沸騰中,我鼓脹的肉棒受到了熟悉的攻擊。貝貝的小手正隔著褲子撫 摸著我的肉棒,我連忙再次掃射車廂內的動靜,車上的人除了坐在最前排的兩個 女孩子在細細聲不知說些什麽外,其他的都靜悄悄地不知在睡覺還是怎地。而坐 在我們前面的那上下四對,個個都聳拉著頭睡著覺呢。再加上車上放著音響,我 們的動作不用怕讓他們聽到。

貝貝的手已經將我褲子的皮帶解開,然後拉開拉鏈,抓著內褲一起往下拉, 拉了幾下也沒成功。我只好自已動手把褲子拉下去,將肉棒從內褲解脫出來。

肉棒挺立在被單內中,貝貝的手在肉棒上套弄著,我全身也隨之燥熱。貝貝 的嘴湊在我耳朵邊說:“怎麽感覺更粗了?”說完咯咯咯地在輕笑。

我不由自主自已握著肉棒感覺了一下,果然似乎比平時漲了不少。貝貝曾經 幫我量過肉棒在挺起的時候的長度和周長,長爲17CM,周長爲12。8CM, 算是比較大了。

肉棒在貝貝玉手的刺激下越來越硬,我也忍不住將被單蓋在貝貝身上,撩起 她的連衣裙子在她柔軟的大腿恻撫摸著。順著大腿摸到大腿根的時候,發現她私 處外的內褲已經潮濕,看著貝貝嬌豔欲滴的臉,我激動地說:“娘子,我們搞一 下吧!?”

貝貝“呸”了一聲:“還真在車上搞呀?你是不是發神經?”

我死皮賴臉地說“來嘛!你不是也喜歡尋求刺激嗎?比如說上個星期的那個 吳明還不錯吧?”

肉棒感到一陣痛楚,貝貝狠狠地輕聲說道:“你再說我就把你小弟弟滅了。”

我連忙投降:“好好,我不說了,不說了。貝貝,可我弟弟憋得實在難受… …”

“哼,最多我用嘴幫你一下,你幫我放哨啊。”

未等我反應,貝貝的腦袋已經鑽進被單里了。肉棒很快被溫暖包圍,貝貝熟 悉肉棒的需要,肉棒龜頭處傳來一陣陣消魂的刺激。我將枕頭墊高,享受著貝貝 的口交,手從貝貝連衣裙的領口伸了進去,拉開胸罩尋找到一邊的葡萄粒揉撚著。

終於,肉棒受到的刺激越來越厲害,貝貝也感受到了肉棒的跳動,嘴已經不 再上下含動而換成了手急速地套弄,舌頭在龜頭上來回舔動。

這時候我腦中想起上個星期的事,那次我和貝貝跟另一對夫妻玩換妻的遊戲, 貝貝蹲著幫那個丈夫口交,而我正在床上干那個妻子,做著做著,不知是心靈交 流還是什麽,兩人不約而同地向對方對視一眼,我的微笑和她眼中的笑意碰在一 起後,心里莫名地有一股溫暖。那感覺從腦袋中傳到下體,肉棒控制不住而狂瀉 了出來,那高潮是久違的,讓人醉生欲死。

想著貝貝含著別的男人的肉棒看我的眼神,我在貝貝的嘴里達到了高潮,精 液毫無忌憚地噴射了出來。貝貝繼續撫摸著我的肉棒,舌頭依舊在我的龜頭處打 轉,這使我的高潮一波又波地連續了將近一分锺。感到貝貝用嘴幫我做最後清理 工作後,貝貝把頭鑽了出來,一股精液的味道隨著被單的打開直沖我的嗅覺。

貝貝依在我身上,臉蛋紅撲撲地:“射得真多,舒服不?”

看到她的嘴角上殘留著點白色的液體,我拭了拭,問:“全吞進去了?”

“當然了,難道吐在被單上啊?”

貝貝經常吞我的精液,她說這是對我愛的表現,所以我也不覺得奇怪,愛憐 地摟著她說道:“你看看,我舒服了,還沒幫你也舒服下呢。”

貝貝整理著剛才被我掀起的胸罩,嘴翹了翹:“明早到了A省,你別賴死不 活的就行了。”

我微笑無語,貝貝又說話了:“我說你呀,那個李軍把我干得這麽慘,你也 不說說話,還在那里笑,沒點良心。”

我失聲而笑:“呵呵,我也把他老婆干得很慘呐,這不幫你報仇了嗎?再說, 我也沒看到你很慘的樣子呢,叫得很高興啊?”

“哪里了,李軍的東西太長了,弄得我痛你知道嗎?”

心里感到少少的不舒服,也難怪,自已女友說別的男人陽具厲害,是誰都會 覺得不舒服的。我轉移話題道:“到底要不要我幫你舒服?”

貝貝色色地盯著我:“你說呢?”

我二話不說,扒拉開貝貝的內褲,手指快速挖入她濕滑的肉縫內。

“嗯……”摳弄陰道的搔癢和突如其來的襲擊,讓貝貝的陰戶用力的收縮一 下。

“唔……不可以這樣粗暴……”貝貝倉皇地抓住我的手。

我淫笑著,用另一只手瓣開貝貝的說:“娘子,我會慢慢來的。”說著,手 指又順著潤滑的溪溝慢慢往下挖入。

“嘤……”貝貝深深地吸了口氣,一顆芳心撲通撲通的跳著。

溫柔地挖弄了一陣後,我的手指猛然用力的摳弄陰道壁的黏膜來。

“啊……”貝貝嬌軀激烈的掙動,妩媚地壓抑著自己的呻吟。

強烈的快感使貝貝眼睛緊閉,呼吸越來越急促。

“不要了……啊……”貝貝不停扭動著,肉縫被我挖的發出“啾啾”的水聲, 蜜汁泛濫到股溝上。

我可不管貝貝的央求,又加入一根手指,突然完全送入滾燙黏滑的肉洞內, 然後“啾汁!啾汁!”的抽送起來。

“啊……哼嗯……”

貝貝全身肌膚刹時緊縮起來,我兩根手指塞滿了她緊窄的小穴,粗暴地摳弄 著。

“娘子,爽嗎?”我壞笑著問貝貝,手指愈弄愈快,蜜汁從穴縫濺出來。

“不……哼……林偉……啊……不行……”

可憐的貝貝上氣不接下氣的哀吟著,但又不敢出大聲。一會兒後,我又放慢 速度改用長抽重送的方式,陰道像痙攣似的纏繞著我的手指痙攣起來。

“小穴吃的好緊呢!貝貝,好像很饑渴的樣子哩。”

貝貝沒空應答,咬緊下唇忍耐著不出聲,眼睛都睜不開了。看到這樣,我的 手指更加重重的送入她的陰戶深處,指節根部撞擊緊緊的穴口,不斷發出“啪吱” “啪吱”的水響,新鮮的穴水,不僅濺濕了胯股間的恥毛和肌膚,還沿著股溝流 到了座位上。

“啊!好了!”貝貝突然低吼一聲,屁股一扭,滾到了一邊。我的手指立刻 脫離了她的小穴。

車上幾個乘客被貝貝的叫聲驚得回過頭來張望,不知發生了什麽事。我面紅 耳赤地連忙解釋,說自己幫女朋友按摩呢。他們暧昧地笑笑,都轉過頭去了。

再看一旁的貝貝,她白皙的俏臉上布滿了細汗,身子縮在被單里一抖一抖地 偷笑哩。

親們爲什麽票票這麽少呀?哎……



003半路上車的男女

今天看到親們投了這麽多票,非常感動,再此謝謝了!!!!!!!!!!!!

汽車依然搖搖晃晃地走著,夜色沈沈地落下了帷幕。正準備進入夢鄉的時候, 汽車突然停下來了,迷糊中感到似乎有人上了車,正不想理會中,突然聽到有人 在拍我的小腿:“喂,那邊是你們的東西嗎?放好點放好點,現在是這兩個人的 座位了。”

睜開眼睛,看到車上的助駕正在拽我放在一邊的行李,而貝貝連忙自已收拾 著。前面還有那麽多座位干嘛要跟我們擠在一起,這助駕是不是有毛病?我冷著 臉,不搭理助駕。

“小雯,說好坐前面這個位子的,怎麽又非要跟別人擠在後面?”一個男人 埋怨道。

“後面安靜,我就要坐後面。”女人很固執。於是助駕又催促我搬東西。

我火氣一下冒了起來,正準備拿回個公道,突見一個漂亮的女人爬了過來, 她溫柔的說:“真不好意思啊,麻煩你們了。”

我定睛一看,不覺感到眼前一大亮,只見那女子膚膚勝雪,瓜子臉,鼻梁高 挺,梳著條馬尾辮,靈活的眼睛清澈明亮,最可取的是櫻唇含笑。真是美豔不可 方物啊。

正欣賞中,男聲也爬了過起:“是啊,是啊,我老婆也喜歡坐後面,真是打 攪了!”

眼光從那女的轉過,只見那男的長得斯文,留著平頭也顯得精神得很。五官 端正之余帶著點書卷氣,此時的表情滿臉的歉意,應該是個比較有教養的人。

不知是什麽念頭,我沖口而出:“沒關系沒關系,出門嘛,大家碰在一塊也 就是朋友了。一路上有個伴那是求之不得呢。”

享受著那女人傳遞過來贊許的眼光,我不由自主地感到飄然。連旁邊貝貝滿 臉的不解也沒注意到了。

一陣忙亂之後,那對男女躺在了我們身邊,此時我們的位置從左到右是:我、 貝貝,那個女的、那個男的。汽車動了動,又繼續了它的路程。

剛才躺在臥鋪上沒看清楚那對男女,此時側目向他們看去,只見那女的大概 二十五六的年紀,身穿一件薄若蟬翼的碎花白色襯衣,里面套著件也是白色的胸 罩,胸罩的緊逼將她豐滿的胸部突現出來,胸部雄偉,身材颀長又苗條,這個女 人比起嬌小玲珑的貝貝來,更富女性魅力,是我喜歡的類型。吞了口口水後,我 的小腹內蕩了蕩,才剛低頭不久的肉棒似乎又有點不安份了。

接著我的目光又移到她的下身,她穿的褲子也是白色的,臀部很結實豐滿, 繃得褲子緊緊地。我想,這女人的肉感一定非常好,手撫摸在肌膚上感受著那彈 性,會使我的性欲更爲高漲。

正看得入神,突然那女的朝我這里望來,見我呆呆地打量她,她深深地看了 我一眼,不知爲何,我竟從她目光中捕捉到一絲難以覺察的激動和悲傷,正當我 詫異懵懂之際,她莞爾一笑,垂下了眼簾。心跳之中,我連忙將目光移向那男的, 正巧那男的也向我這方向看來,雙目交流後的微笑顯得有點不自然,當然了,倒 底是陌生人嘛。

空氣一陣沈悶,還好貝貝在旁發起牢騷:“還想一路看看風景呢,現在倒好, 除了山還是山,一點都不好看。”

我啞言,這個貝貝,她一定忘記了是誰強烈要求坐汽車看風景的。

溫柔的聲音又響起了:“是啊,這里進入了A省的山區,就是往下還是山呢, 不過我覺得看看山,心情也會很舒暢的。”

貝貝歪過頭,翹著嘴說道:“山有什麽好看的?我甯願睡覺呢,可現在又睡 不著啊。”

貝貝的話有點讓我尴尬,她似乎有點沒禮貌了,趁這機會正好跟他們搭讪, 我當然不會放過:“呵呵,是啊,我們這次去A省旅遊,你們呢?也去A省玩嗎?”

女子搖了搖頭:“我們本來就是A省人,不過在外面工作,這次家里有點事, 所以回去一趟。”

對於交際,當然難不倒我了,繼續縮短我們的距離是關鍵:“哦,我們準備 去A省S市遊玩,如果同路的話,說不定我們有榮幸請你們做向導呢。”

“我們家在B州,半路就下了。”

“啊,那也沒關系,這一路聊聊天,當交個朋友嘛,我叫林偉,這位是我未 婚妻貝貝,你們好!”

“妹妹的名字真好聽呢,我叫小雯,他是我先生李浩。”

“哦!幸會幸會!!”

我的手掌已經向小雯伸去,想像得出,她的小手一定溫暖細膩。可惜小雯的 手沒伸出來,李浩的手掌已經把我的手握住了:“幸會幸會,我在政府部門工作 的,不知道林先生做那一行?”

“呵呵,我在外企做事的,比不上你在政府部門體面啊。”

“不能這麽說,不能這麽說,一看林先生的氣質,就知道林先生混得春風得 意。”

沒想到這小子說話有兩下子,還沒想到用什麽話題開始聊天,貝貝在一旁拖 住小雯的手問:“A省那個博山是不是真的很好玩啊?你們去過沒有?說給我聽 聽好不好?”

正不知道貝貝會不會太唐突了,沒想到小雯也是個很直爽的人,撐起身體說 道:“哦,博山風景如畫,最該稱贊的是那里的文化氣息,上得博山,可以看到 很多從古至今的名人的詩句,你們去那里遊玩,一定會滿載而歸的。”

貝貝又纏著她問A省還有什麽名勝古迹,我也裝著細聽的樣子,眼光在小雯 臉上轉動著,小雯說話的時候喜歡帶著微笑,偶爾會露出一點潔白的牙齒,加上 她豐滿的胸部隨著她語氣的高底而起伏,真是看得我心猿意馬。

那邊李浩也笑迷迷地把頭湊過來,有一句沒一句地插上兩句。突然之間,我 的感覺他也在打量著貝貝,唉!男人都是這個樣,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

聽他們將A省風景述說著,一會兒又說到A省的什麽小吃,倒把我冷落了。 時間一下子過了一個多锺頭了,大家之間雖然比較熟絡了,但比我想要的差得何 止千里之遠?看來我總該找點事情來做了,腦袋一轉,問李浩:“李先生不知道 對車可有研究?”

李浩搔了搔頭皮,面帶慚愧地說:“呵,我們這些工薪一族的,雖說常看看 車雜志,但對買車還是暫時不改奢望的。”

我連忙起身在旅行袋里搜出兩本車雜志,拍了拍貝貝說:“你和小雯小姐睡 過來,我到李先生那里跟他聊聊天。”

衆人雖然愕然,但還是乖乖地移了個位,於是此時的位置是:“貝貝、小雯、 我、李浩。





004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

當我從小雯向上爬過去的時候,她身上芳香的女人氣息差點沒讓我的手發軟, 還好穩定得住,要不趴到她的身上去可就難看了。

翻開汽車雜志,我如數家珍地向李浩介紹各種汽車的性能和大概價錢,雜志 上的各種豪華汽車讓李浩感歎不已。

這時,雜志上有一漂亮的車展小姐,我不由吹了個口哨,輕聲說道:“哇, 這個妹妹漂亮!”

貝貝和小雯聽到我的口哨聲,卻沒聽到我說的話,也不以爲意。一般老公怕 老婆聽到自已贊別的女人漂亮的,不管這女人是電視上的明星,還是雜志上的女 郎。不想這個李浩倒沒有這顧忌,嗯地一聲深表同意:“的確不錯,這外國妞的 身材真沒得比了。”

我說得小聲,這個李浩卻說得大聲,小雯沒有轉過頭,但從她的側面看到她 的臉已經呈粉紅色。貝貝伸過頭朝我這里望了望,撲哧一聲說道:“臭男人,見 到外國女人就抓狂。”

小雯也咯地一聲笑了出來,雙手拉拉了貝貝卻沒有說話。李浩這才感覺到失 態,尴尬地朝貝貝發出“嘿嘿”地兩聲傻笑。

貝貝得意了,繼續向小雯說道:“別怪你老公啊,你看看我那個,看到姐姐 你這麽漂亮,還不是一樣像掉了魂一樣?”

我這個暈呐,雖說我臉皮厚,但此時也感到臉上一陣發燒,看來這個小雯我 是比較上了心的了。男人有時候在喜歡的人面前,才會感到害羞的。

看到小雯的臉紅得像塊紅布了,揉著貝貝的手低著聲哀求:“妹妹,你別拿 我開玩笑,我……這個多不好意思啊。”

我只好打圓場:“呵呵,大家別見怪,我這個老婆啊,就是這樣,口沒遮攔 的。”

小雯回過身準備也說兩句好聽的,把這尴尬的氣氛沖淡點,不料此時汽車劇 烈地抖了抖,把我們四個人都抛了起來,小雯哎呀地一聲整個向我抛來,我暈暈 沈沈間,感到溫香滿懷,手掌觸及之處彈中帶滑,舒服無比。

汽車又顫了顫,終於停了下來,車上的乘客驚醒的有之,混沌之中的有之, 此時才回過神來破口大罵,問那司機是怎麽開車的。

懷里嘤咛一聲:“真不好意思啊林先生,我壓痛了你沒有啊?這車不知怎麽 了……”

小雯掙扎著爬起來,我才回過了神來,原來剛才竟然將她整個人都摟到懷里 去了,而左手所摸之處,正是她那挺得讓人心動的胸部,可惜剛才沒留神,要不 然順手抓那麽一抓,又怎麽能怪我?

這時想起,不知道貝貝怎麽樣了,連忙爬起,邊跨過小雯的向體邊說道: “沒事沒事,你怎麽可能壓痛我呢?貝貝,你沒事吧?”

貝貝揉著額頭雙腳亂踢著:“這什麽破車啊,開這破車的是什麽破司機啊, 害我頭給撞了一下,痛死啦。”

我摟著她安慰著,聽到那邊的助駕大聲說道:“不好意思啊,剛才有個大吭, 車又開得快了,司機沒看到。大家睡好大家睡好,馬上又開車了。”

眼角中看到李浩也摟著林小雯安慰著,可是眼光卻是朝我這里看來的,低頭 一看,原來貝貝發脾氣亂踢腿,把裙子都掀都來了,貝貝雪白的大腿直到腿根才 有裙布遮掩。這李浩,看到口水都快出來了。

我心里偷笑著裝著並沒發覺,手反而在攬貝貝的時候故意把群角撩得更高一 點。這時,貝貝白色的三角褲也露了出來了。從窗鏡的倒射看到,李浩在吞著口 水。




005客車抛錨

親們,記得投票啊!

t天亮以後,這輛汽車竟抛錨了。汽車馬達瘋狂地轉著,發出“咻咻”的聲 音,可過了許久,汽車卻還沒能動起來,車上的乘客開始騷動了,那個司機和助 駕圍著汽車團團轉了一陣之後,助駕滿頭是汗地大聲宣布:“車出毛病啦,要等 我們修好了才能走,你們可以走一走,不過千萬別走太遠啦。”

乘客像炸開鍋似的亂吵著,我看看手表,時間已經過是早上六點了,肚子也 餓了。向李浩夫妻說道:“沒想到碰到部倒黴車了,要不我們下車走走吧,順便 找點吃的。”

大家點頭表示贊同。將較重要的東西隨身帶好,準備下車了,我手拎著自已 的電腦包,那里面除了小型筆計本電腦外,還放著上個星期跟吳明夫婦群交的V CD,流了出去可就慘了。再說,吳明昨天才把刻好的VCD給我,我還沒看呢, 丟失了豈不可惜?

下了車後,我不禁暗自叫苦,這里四面抱山,前不靠店後不靠集,哪有什麽 地方找吃的?還好貝貝跟小雯零食餅干什麽的倒帶了不少,胡亂吃了個半飽後只 能作罷。

剛把東西填進肚里,貝貝又開始不安份了,指著旁邊那座較平坦的山說: “你們看呐,那上面好像是平的呢,要不我們上去看看,說不定有什麽山溪的可 以洗洗手呢。”

如果有山溪的話在山腳早就看到了,貝貝就是這樣,總像是個頑童似地找些 可笑的理由讓別人支持自已的想法。我早已習慣,所以不以爲意。

李浩咧著嘴說:“這……這上面怎麽可能有山溪呢?呵呵,你們城市人…… 這個……呵呵……”

貝貝白了李浩一眼,拖著我就向那小山走:“我們自已找去,你們啊,就在 這里等車修好吧,多悶啊,還不如爬爬山好玩點。”

我只好邊走邊向李浩夫婦解釋,而李浩一臉的著急:“這……這山不能亂爬 呀,等下車修好了咋辦?你們這不是……哎,我說你們別走這麽快,聽我說說啊 ……”

我在上山的那一刻,仍不忘向小雯瞥了一眼,卻見她正呆呆地看著地上,不 知在想著什麽。

還好山不難爬,十來分锺竟然給我們爬上了半山腰,看貝貝的那沖勁,還真 怕她真要爬到頂去了,連忙拖著她說:“你真要爬上去啊?等下車修好了,我們 下山花上半個锺頭,那車早就跑了,我們可就要走路去A省羅。”

貝貝停下了腳步,回身向空曠驚喜道:“哇,我們爬這麽高啦,好涼快啊這 里。林偉,你看啊,在這里往下看,怎麽跟從下面往上看的感覺好不同啊。”

旁邊正好有塊草地比較平坦,我將電腦包隨手一丟,一屁股坐在草地上說道 :“那當然了,這就像自已跟老婆做愛,和看別人跟自已老婆做愛,那是兩回事, 沒得比。”

“你這家夥,整天怎麽就想著這東西。”貝貝回頭報以鄙視的目光。

我呵呵笑著,又想起小雯豐滿的胸部,左手不由自主的抓了抓,似乎要感受 那誘人的彈性。

貝貝將電腦包挪了挪,坐在我身邊歪著頭看著我,看了好久,搞得我不自然 起來:“你看什麽?我臉上長花了?”

“你臉上沒長花,這里長了。”手指指的地方是我的心。

“你說什麽啊?怪怪的,說我花心了?你知道我這個人的啊?還有什麽好說 的。”我勉強應付著。

“呵呵,別以爲我看不出來,你看那個小雯的樣子,就像餓狼見到肥羊,瞎 子都看到了,你敢說沒起色心?你敢說?”

“唉!你啊,好好好,我承認了行不?可人家老公在旁邊呢,只能干瞪眼了。”

“哼,那家夥也不是好人,老盯著我看。”

沒想到貝貝也感覺到那李浩注意上她了,男人呐,看到心動的女人總是這麽 不顧掩飾的,那小雯是否也感覺到了我對她的注意?

正心不在焉的時候,貝貝拉了拉我指著身後說:“你看,那邊的草地比較大, 我們去躺一躺。”

果然,那邊的草雖說長得高了點,但勝在地方夠大,不注意看還沒發現呢。

摟著貝貝睡在草地上,腦海中的小雯總是揮之不去,一陣心煩,轉頭看到貝 貝挺起的胸部,忍不住將手覆了上去,隔著布料仍然可以感覺到乳房的堅挺。

貝貝將腿纏在我腰上,笑嘻嘻地說:“這里的草好刺人,你可別想要我在這 里跟你搞啊。”

看著她那調皮的模樣,我心里湧起溫暖,貝貝深愛著我,爲了我的淫欲,她 可以跟著我去跟別人玩換妻遊戲,即使跟有的男人做愛並非她所願,但爲了我, 她也可以默默地接受下來。

記得有一次換妻,對方的丈夫是個當官的,不知道做之前吃了藥還是怎地, 竟然干了兩個多锺頭不瀉,最後還是貝貝用口幫他解決了,事後貝貝過了幾天走 路都還不自然,嘴里說著以後再也不玩了,可真的到了又一次換妻,她還是答允 了。而我,深愛貝貝嗎?老實說,我不確定,我只是內心孤寂,喜歡荒淫無度的 糜爛生活,而貝貝是唯一願陪我一起過這種日子的女人。有時候我想,貝貝的身 子雖然肮髒,但她的靈魂確實純潔的,起碼她是因爲愛我才墮落的。但我卻是因 爲要過墮落的生活,才跟她在一起。

我甩甩頭,讓一切思想抛到九霄云外,將貝貝纏在我腰間的大腿放下,順著 大腿摸上了她的內褲,並在根部兩側撩動著,貝貝呼吸噴在我耳內:“你還真的 想在這里搞我啊?”




006野戰

今天第二更,親們多多投票,留言,推薦……是不是有點貪心呀:)……

“怕什麽?這里老鼠都見不著一只,昨天用手指你肯定沒你舒服夠,現在就 真刀真槍的來舒服下吧?”

說話中,我已經開始脫她的內褲,貝貝摟著我的脖子不說話了。脫她的內褲 我輕車熟路,內褲很快就卷在她的膝蓋上,手指在洞口探了探,那里未見洪水泛 濫,於是將裙子拉上她的胸口,將胸罩推了上去。貝貝的乳房不算很大,但結實 堅挺,乳暈粉紅,乳房粉白可人。

含起一邊的小葡萄,感覺到已經慢慢發硬,右手繼續在她小穴上徘徊著。貝 貝的呼吸沈重了,伸手隔著短褲撫摸我的肉棒。

玩弄了一會,寶寶肉穴已經滲出了水,我起身將她的內褲脫下放在一邊,擡 高她的大腿掰開,肉穴已經在我的眼底。伏下身子,舌頭在肉穴兩邊舔了舔之後, 停留在那豆粒上撩動起來。

貝貝陰毛不多,像小山脊一樣排布在肉穴上方,細細的,軟軟的。肉穴的肉 色是紅色的,可能跟她皮膚白有關系,並沒有因做愛頻繁而變黑,陰唇也並不太 外露,像小鮑魚一樣可愛。

我舌頭的動作越來越快,貝貝開始呻吟:“嗯!林偉,你快上來干我,癢死 了,你舌頭生東西啊?這麽砂的?”

此時我的肉棒也漲得厲害,用手背抹了!嘴巴,皮帶一解,連著內褲脫到腳 踝上,挺著肉棒趴在了貝貝身上,吻了吻貝貝的臉,我微笑道:“如果這個時候 有人偷看怎麽辦?”

貝貝的手纏上了我的脖子,嘻嘻笑:“管他的,愛看就讓他看,看看我的老 公多能干。”

我一只手握著肉棒在貝貝穴外上下撩動,卻不急著插進去。貝貝給我搞得面 紅耳赤,嗔道:“林偉,你在挑逗我啊?快點進去,趕時間呐。”

我的腦海不知怎的,突然又晃過小雯上車後對我的抿嘴一笑,心中一蕩,屁 股一沈,肉棒已經連根進入貝貝的肉穴內。

耳邊響起貝貝那熟悉的呻吟聲,貝貝的肉穴雖然幾經風雨,但仍然讓我的肉 棒得到那摩擦的快感。在這空曠的半山之中,四周突然都寂靜了下來,只有我和 貝貝的喘氣聲及下體碰撞所發出的“啪啪”聲。

“林偉,我就是喜歡跟你干,什麽男人我都看不上眼。”貝貝喃喃地說。

“你不是在別的男人身子下面得過多次高潮嗎?還騙我?”

“高潮是高潮,可我喜歡你干我。林偉,你想干那個小雯是不是?”

我的心震了震,下體停止了抽插,看著貝貝,看著貝貝因興奮而迷朦的眼睛, 脫口而出:“我是想干她,那種女人有幾個男的不想干?你想讓李浩干麽?”

貝貝下體因我的停止而不安地挺動著,摟著我脖子的手緊了緊,有點含糊不 清地說:“就知道你想干她,現在不準說,也不準想她,我要你好好干我。”

還以爲她會幫我想主意怎麽可以讓李浩兩夫婦跟我們換妻,沒想到貝貝會倒 此而止,我只好收歛心神,繼續馳騁。

貝貝下體的水聲越來越大,倒底在這光天化日之下做愛還真不習慣,所以也 沒換姿勢。我的右手抓著貝貝的左乳用力地揉著,嘴親吻她的臉頰,貝貝的聲音 開始有點不受控制了,雙腳盤在我的腰上,嘴里聲聲呻吟:“啊……林偉你這壞 蛋,干死我了,我不怕,你再操重點,我喜歡啊……你插得好深啊,你咬咬我的 乳頭好不好,好癢……”

可能是昨天在車上射過精了,加上第一次在野外搞,所以我即使惦記著山下 的車不知道修好了沒有,一心想快點搞定,可是肉棒是還是射不出來。直干了二 十多分锺,貝貝的叫聲開始減弱,但抓著我的手卻越來越用力。我知道她的高潮 快來了,連忙加緊抽插。

終於,貝貝上半身突然弓起,臉色绯紅,汗水將她的頭發沾得不成樣子了。 這是高潮的前奏,我一邊用手用力揉著她的兩個乳房,一邊繼續快速地抽插。

“啊,我要死了,嗯……我不行了林偉,啊……你別再干了,開始難受了啊, 停了好不好?”

每次高潮來臨了她總喜歡這樣求饒,不過如果你這個時候停下來了,她一定 找你拼命。我下體狠狠地挺著,粗聲說道:“要我停嗎?我就不停,我干死你… …”

貝貝的身體因興奮而扭動著,嬌喘不已:“你強奸我啊?救命啊,我老公強 奸我……呵呵……啊……,林偉!不行了……”

“林偉不行了?林偉再干你半個锺頭就不行了……”

空氣中繼續回響著肉體的碰撞聲,貝貝又哼又啊地胡亂叫著,我的肉棒仍然 未有射的感覺,心里越來越煩悶。而貝貝開始真的承受不住我的攻擊了,肉穴一 陣抽搐後,連叫聲也呈痛苦的聲調了。在我耳邊呢喃:“林偉……我真的不行了, 沒騙你呀……你還沒好嗎?快點了好不好?”

我悶悶地說:“可我射不出來,我也想瀉了。”

山下突然傳來長長的汽車喇叭聲音,貝貝哎呀地一聲:“那車修好了?真不 是時候啊。”

我歎了口氣,從貝貝身上滾了下來,粗粗地喘著氣,那射不出的感覺還真是 郁悶。

貝貝默默地整理著衣裙,又用紙清理了下我的仍然高昂的肉棒,拍了拍我的 大腿:“走吧,別讓人久等了。”

下山要比上山快多了,回到車廂的時候還給那助駕羅嗉了一會,說這麽一車 人就等我們倆個,沒點自覺什麽的,我也不去管他這麽多,這家夥,看著也不順 眼。

李浩兩夫婦已經在臥鋪上了,我們跟他們打了聲招呼,也睡了上去。感覺他 兩夫妻的神情有點怪怪的,李浩似笑非笑,有點奸詐的感覺。而小雯臉色微紅, 眼不敢正視,倒像十八姑娘就要出嫁。

他們奇怪的表情讓我猜想連篇,難道他們剛才也找地方偷食來了?可兩夫妻 的,就算找個地方解決下,也不用這表情吧?

汽車顛了顛,又向前開了,只是速度慢了許多,從司機和助駕的交談中,似 乎汽車有什麽零件出問題了,要找個修理廠搞到零件才行。

貝貝高潮後感到疲憊,躺在我懷里睡著了,我心事重重,閉著眼睛假瞑。好 一會兒,突然聽到“啪”地一聲像是打手掌的聲音,接著聽到小雯低聲說:“干 什麽?要死啊?”

正奇怪他們倆夫妻在搞什麽的時候,隱約聽到李浩嘿嘿地傻笑說:“他們剛 才搞累了,都睡啦,不會知道的。”

還好車上的音樂在開車時關了。所以他們雖說得小聲,但還是隱約可聽。我 疑心大起,他說搞累了是什麽意思?難道………

果然,小雯小聲地埋怨:“都叫你別上山找他們的,你又不聽,這下好了, 看到妖精打架,回去要長眼針了。”

我的天,感情他們剛才跟著上山,看到我跟貝貝的事了?我的心跳了跳,不 作聲色地繼續閉眼偷聽。

李浩似乎有點興奮:“呵,沒想到這姓林的這麽能搞啊,你看那貝貝給弄得。”

“他能搞,關你什麽事?你就別說了,睡一下吧。”

“好好好,睡一下,睡一下,等下如果車又壞了,我們也要找個地方搞一搞。” 李浩“嘻嘻”地偷笑著。

我豎著耳朵繼續聽著,卻未再聽到他們夫妻說話了。心事重重中,竟怎麽也 睡不著。




















0.0182878971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