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蠱惑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 沈默的開始

陽光斜斜地照在昏暗的樓梯上,外面其實還是陽光燦爛,但這座老樓,缺少窗戶,又兼之樓向不正,早早便進入了睡眠狀態。據說,這是剛解放時建的,曾經作為市委家屬住宅,唐山大地震之後,經過修補,現在住在�面的多是平頭百姓,不少是出租給了外地做小生意的人。
晶就出生在這�,所以他沒覺得有什麽不適應,時間可以讓人適應一切。
高中三年級的他,個子不高,身體很勻稱,頭發中長,圓圓的孩子臉很稚氣,但沈默寡語,有著同齡人少有的老成,正因為他內向的性格,他的父母才放心讓他一個人生活,不至於出什麽亂子,事實上,他的父母都在美國,本來是她母親在那�打工賺錢,一年前,她給自己的兒子和丈夫辦好了簽證,但晶說什麽也不去,至於為什麽,他也沒有明確的理由,只是覺得去另一個國家去做二等公民沒什麽意思,他寧可守在這個又臟又亂的破房子,於是他借口要上完高中,要留下來,他的父母拗不過他,只好答應。別看他年紀不大,但從小不和父母生活,所以很獨立,決定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他母親總說他和他父親是一個模子刻的,又蔫又倔。本來這個家自從他母親出國後,就不象個家了,母親給他和他父親辦簽證,也是出於義務,他可以明顯的感到自己父母已經不會再在一起了。
很多時候,他感覺自己是個孤獨的人,註定沒有人關心愛護,小的時候住在外地的姥姥家,直到九歲,姥姥說他不聽話,不服管教送回了父母的身邊,從小淘氣的他在飽受父母的身體管教後,變了一個人,每日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他母親說他是天生的冷血動物。
所以在很大程度上,他下意識的想躲開他的父母,躲開人群,這破舊昏暗的破房子,是他的避難所。
把兩提袋剛買的菜放在地上,把手伸進口袋�摸索著鑰匙,自從兩個星期前學校放暑假以後,隔四五天去自由市場買菜是他主要的戶外活動,其余的時間,他寧可看看書,累了就收拾屋子,洗洗衣服。
根本不用看,憑手的感覺,他很容易就找到大門的鑰匙,打開鎖,�面過道很黑,也很窄,除了廚房的門以外,沒有任何地方可以透進光來。因為這是夥單,三家人和住,所以,個自在過道�按燈,開關在個自的房間�。
其實,晶根本不用開燈,他對這�太熟悉了,熟悉到閉上眼都可以的程度,他住在左面的屋子,右面還有有兩個房間,靠大門的這個已經三年沒有人住了,這樣的空房子在這�很常見,他也沒看見過有人來過這�。�面的那個房間和他是對門,半年前,搬來一個女醫生,25歲,叫齊眉,一米七二的樣子,很豐滿,長圓的臉,皮膚很白,眼睛很美,但眼角有些上吊,嘴唇很薄,所以無論什麽時候,都是一副很嚴肅,很嚴厲的樣子。
事實上,晶對這個女鄰居了解的更多,知道她醫科大學畢業,學藥學,在桃園醫院做醫生,甚至知道她AB血型,精確體重52.05公斤,最近正失戀,前男友叫何墨。
但他和她沒有說過一句話!他之所以知道這麽多,是因為,他經常看她的日記,是偷看!
對一個十七歲的少年來說,性早已不是什麽很陌生的事情,在上初中的時候,他就有了自己的初戀,雖然結果是無奈,但從那個時候開始,他早已知道,男女之間的那些事,只是當時害羞,沒有付出於行動,只是拉拉手,擁抱擁抱而已,甚至連吻都沒有。
初戀的失敗,讓他更加封閉自己,但性的欲望越抑制便越強烈,自從這個女鄰居來以後,他就開始在思想�把欲望釋放在這個女人身上,開始的時候他找任何與這個女人有關的東西去手淫,她放在門口的鞋,丟棄的絲襪,甚至她剛用過的手紙,都可以。
晶明白自己有戀物癖,就象大多數男人手淫一樣,這也是男人很普遍的現象,只是自己要嚴重些,所以,他也不太擔心。
可是後來漸漸的,他不滿足於只是站在她門前幻想,一次偶然的機會,她把鑰匙落在門上沒有拔,晶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配了一把,他的手很巧,小學的時候,家�很窮,他父親就教會他給家�配鑰匙了,這對他一點都不困難。
利用自己四點放學,到這個女醫生六點下班的時間差。他開始頻繁的進入她的屋子,他就象發現新大陸一樣,撫摩她的真絲內衣,絲襪,甚至發現她的枕頭下放著一個用避孕套套住的雙匯火腿,顯然是齊眉用來手淫用的,晶經常品嘗上面的味道,他還翻看她的日記,以及一切可以了解她的東西,以便在腦子�形成一個完整的形象去意淫。
在三個月前,他意外的發現了錄象帶,不僅僅是黃色而已,而且全是性虐待,青一色都是女人虐待男人,而且不斷增加,美國,日本的都有。對晶,這是不小的刺激,他簡直是一下子就迷上了這個,在他的性幻想�,被女人虐待的想象占的比重,越來越多。這讓他想起小的時候,自己母親打自己不象父親那樣,只要不聽話就是一頓,而要等到年底,一起和他算,讓他痛苦的不是被母親打在自己赤裸的屁股上的疼痛,而是被迫脫褲子時的侮辱,還有那種無原無故被毆打的感覺,因為一般被打的時候,自己並沒有犯什麽錯,只是母親年底的例行公事!
在幻想中被女人統治讓他面對自己最不願面對的一段往事,和性混合在一起,簡直讓他沈迷。就象Freud所說,當人遭受不可抗拒的痛苦時,就會愛上這種痛苦,把它作為快樂。
匆匆進了自己屋,把菜放好,他便去齊眉的屋,本來有段錄象已經看了一半,但因為菜市場要關了,所以匆匆去了。
不過,他很謹慎,開門之前又敲敲門,才開門進去。
屋�很黑,但他不敢開燈,隨手剛要關門,突然感覺一閃,人便沒了知覺。
仿佛從睡眠�醒來,但沒有夢,晶可以感到這是不短的時間,眼前一片漆黑,周圍一片寂靜,被抓到派出所?不對,味道不對,仍是齊眉屋�的那股空氣清新劑的味道,那種茉莉香型。怎麽?眼睛被蒙著?嘴也被堵住?他試著用舌頭去頂嘴�的東西,什麽也頂不到,感覺到那是個中空的管狀物,直徑很大,撐得他嘴很痛,舌頭在管子�,自然使不上勁!
他試著搖頭,擺脫那東西,紋絲不動,那管子插在嘴�,讓頭都轉動不得!只能向上?手也固定在身體兩旁?他想用手幫忙的時候,發現了這一點,很快他發現,腳也是,腰也是,甚至是頸部?他只能這樣一動不動地躺著!
他沒出聲,他知道如果呼氣,他應該可以通過那管子發出很大的呼嚕聲,但他同樣知道這樣做很傻,明智的做法是沈默!
他身側的手可以接觸到自己的身體,他又明白一件事情,他是裸體的!
這讓他想起他在這�看的一個錄象,講一個女人綁架了一個她中意的男演員,把他關在自己的地下室,訓練成奴隸,作為性工具,滿足自己的性欲。想到這�,他興奮了,他能感覺到自己在博起,很硬,隨之他可以感覺到陰莖上似乎連著東西,沒什麽重量,更讓他吃驚的是,他感覺到肛門被不知道什麽東西堵住了!
時間就在他胡思亂想中慢慢度過。
頭頂有些聲響,好象是有什麽東西在滾動,吱吱啞啞的響,聲音很大,似乎很接近。
響聲之後,一個哈氣的聲音,是個女人的聲音。是齊眉?他不敢肯定,他很少聽她的聲音,更別說是打哈氣的聲音了。
頭發一緊,一只手抓住了他的頭發,隨後他感覺自己的整個生體被向後拖出,似乎自己被固定在一輛軲轆車上,滑行的感覺很奇怪。
他只被拖後一點就停住了,隨後是一些混亂的聲音,有布料摩擦的聲音,有拖鞋擦地的聲音,“***!”聲音很小,這個女人在罵街,是齊眉!我可以聽出來是她的聲音!
一陣水聲,管子�立刻充滿了溫水,聞到淡淡的臊味,是尿?!不對,沒有任何味道。他沒猶豫,開始咽下去,,很解渴。
再次,被推回去。。。。。
他又陷入混亂。。。。。
也許,齊眉可以解釋這一切,她當然可以!
齊眉這一輩子很簡單,用六個字概括,上學,上班,戀愛。上學她很聰明,所以很順利就完成了大學,上班她很漂亮,所以也很受寵,可戀愛就沒那麽幸運了,她有過很多男友,憑她的樣貌,追求她的人很多,但長久的很少,為什麽?那些男孩子都異口同聲說,她很漂亮,但這姑奶奶,我伺候不起呀!
從小在家�,齊眉就是父母的寶貝,無論她要什麽,從來沒被拒絕過。
但這一次,她被拒絕的很慘,她的未婚夫何墨,就在他們計劃要結婚的一個月前,他提出分手,看著已經布置好的新房,她大哭一場,摔門而去。
如果在以前,她可以倒在爸爸懷�痛苦,但現在呢?自從來這個城市上大學,父母已經不可能再在她身邊照顧她,她把希望都寄托在這個男人身上,說實話,沒有他的照顧,她簡直不知道,怎麽生活。剛開始搬到這老樓的時候,她簡直不知道怎麽生活,但她挺下來了,她的驕傲支持著她,沒有男人一樣可以活,她在心�這樣告訴自己。
但是男人卻不放過她!甚至還不是男人!那個小家夥還在上高中!其實三個月以前,她就發現這小家夥偷偷進她的房間,她不動聲色,在家�偷偷放上攝像機,把他的一舉一動都拍下來,準備交給派出所治治這個小流氓。
她通過錄象帶看到這家夥在自己屋�做什麽,他摸自己的內衣,絲襪,翻看日記,這都讓她氣惱,他甚至去聞自己尿盆�沒倒掉的尿!看著錄象,她快氣瘋,但同時她發現自己竟然濕了!
於是,一切有點不正常起來,晶在她的屋�窺視她的生活,她在錄象帶�窺視晶的生活!這樣,直到她錄下了七盤錄象帶!
一個想法在她心�形成,她回憶起自己大學畢業時候曾選的一個論文題目,關於愛情降頭,這是個很古怪的傳說,說在雲南的鄉間有這樣一種藥,女孩給自己喜歡的男人吃了這種東西以後,那男人就會一生一世愛自己。這就是降頭!
在齊眉看來這既神秘又浪漫,所以不顧老師給的題目,甚至親自到雲南偏遠山村,但結果讓她感到尷尬,藥倒是真實存在,也得到了配方,配置也不是太困難,只是過程很。。。。。
原來,過程非常離奇,首先,需要女孩吃掉這種藥,然後找到一個愛自己,並且完全服從自己的男人,讓他吃掉自己的分泌物,包括大小便等等,所有排除體外的東西,吸收�面的藥物成分。然後再讓這個男人射精,得到的精液讓人服用才有效,準確的說這是一種控制神智的藥,無論男女吃了都會無條件服從,而且,神智清醒,只是遇見施這藥物的人才會唯命是從,很是神奇,也很不實際!又有哪個清醒的男人會吃別人的大小便,唾液,汗水,甚至經血呢?所以,齊眉最後放棄了這個論文題目,她實在不好意思把這些寫入論文,導師一定會以為她是變態色情狂。
當然,她知道這樣的男人存在,她讀過很多心理學的書,其中有關於femdom,講女人淩駕一切的控制男人,這樣的男人就會成為這女人的性玩具,別說吃大小便,就是去死都可以,當然這樣的男人很少,多數都只是把這當性遊戲,只有很罕見的才會真為女人付出一切。
在晶的身上,齊眉看到了希望,從他身上可以現出所有這種男人的傾向,只要好好訓練,一定可以征服他的肉體,和靈魂,他還是孩子,所以更加容易。
於是,她開始悄悄誘導他進入性奴隸的角色,首先就是從國外的朋友那�搞到許多femdom的錄象。。。。。
終於到了開始行動的時候,她這天比平常回來的早,其實也是湊巧,正好晶出去買菜,似乎一切都是天意。
躲在黑暗的屋�,她出其不意的用電棍把晶擊倒,然後用手術用的麻醉氣體麻醉。
這足可以讓他昏迷十幾個小時,雖然昏迷這麽久會對智力有些傷害,但她才不在乎,對她而言,晶只是自己要利用的工具而已。
拔光了晶所有的衣服,看著他健美的身體,稚嫩的娃娃臉,齊眉楞了,晶從初中就開始練健美,有著同齡人沒有的肌肉。
齊眉上下撫摩著,手指久久停留在他因昏迷而一直軟軟的陰莖上,齊眉已經失去未婚夫半年多了,對男人的渴望,讓她癡迷了幾分鐘,但很快她清醒過來,她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自己不用這麽心急,總有一天這肉體會完全歸自己享用,包括他的靈魂。
首先是徹底的清洗,包括在肛門�灌200cc灌腸劑,給他清腸,因為她想至少綁住他好幾天,到周末自己才有時間處理他,另外這些天也要磨磨他的性子,讓他適應。最後她還用假陽具塞住他的肛門,防止有大便會流出來。
然後她把晶固定在急救用的擔架上,折疊起來只有20公分高,而且有輪子,很方便。那是她從醫院廢品倉庫拿來的,固定好他的身體,她有拿來藥用漏鬥,插在他嘴�,用手術頭部固定架固定在擔架上。漏鬥又大又結實,把他的嘴整個撐開,既防止他出聲,又讓他的頭轉不了。
齊眉又給他插上導尿管,把導尿瓶一起固定在擔架上。給他戴上眼罩。
最後她給他註射了20cc銷炎藥,這種藥是單位不用了的,因為有副作用,可以導致喪失味覺,對嗅覺也有輕微影響。這麽大的計量,足可以讓他一次性失去味覺!
折騰完了,已經夜�10點了,該睡覺了,要不明天一定遲到!一大早醒來,看看表六點了,齊眉奕奕不舍的離開床,打了個哈氣,伸伸懶腰,漸漸恢復神誌,這才想起床下還有一個小家夥,伸手到下面,抓住晶的頭發,把他和擔架一起拉出來,讓他的頭露出床邊,看不見他的臉,大漏鬥擋在上面。
匆匆套上牛仔褲,穿上拖鞋,連真絲內褲一起把下,劈開腿蹲在漏鬥上方,但一時尿不出來,第一次在別人嘴�尿尿還真是不適應,她低聲罵聲街,不就是嘴嗎?和尿盆沒什麽區別,不久,她開始尿了。而晶因為藥物的作用,沒有味覺,所以只是感覺是溫水,聞到一些異味。
尿完尿,齊眉用腳把晶和擔架一起再踢回床下,趕緊去漱口洗臉,準備上班,心�一直在想,這小家夥還很有奴性,看來早醒了,沒出聲,連我用腳踢他頭,踢回床下也沒叫。
不過臨走時候還是謹慎的把自己昨天沒洗的內褲塞在漏鬥口,他的嘴�,防止他呼救。氣氛很古怪,整個過程沒有任何語言,甚至聲音,晶出奇的合作。
當給他嘴�塞內褲的時候,齊眉瞥見他的陰莖在直立,很漂亮,她冷冷的笑笑,轉身出門上班去了。



第二章 星期六

整整四天,從星期二早晨開始,齊眉每天這樣在晶的嘴�撒尿讓他喝下,另外也給他一些清水補充水分,甚至給他輸液,因為整整四天他都被綁住,沒有給他任何吃的!
另外,每天還給他微量註射那種銷炎藥,一方面鞏固,讓他失去味覺,一方面防止他尿中毒。
這是個炎熱的夏天,陽光早早就爬上了屋頂,齊梅的房間很小卻有兩個窗子,一個朝南,一個朝西,所以,上午十點了陽光才強烈起來,透過窗簾,一道明亮的陽光照在她豐滿欲漲的臀部,她習慣所謂一級睡眠,就是裸睡,在夏天�更是如此,薄被單被甩在一旁,她是如此的性感。很快,摯熱的陽光把她從沈睡中喚醒,她幾乎是被燙醒的,天氣實在是太熱了,她輕輕撫摩自己熱熱的臀部,揉揉眼,從窗上爬起來,赤裸著下地,把窗簾打開,她喜歡陽光,但夏天的陽光實在不太可愛,於是,又打開了空調。***,這個月電費一定又不少,她心想。
和往常一樣,齊梅把床下的晶拉出來,不過這一次不只是他的頭部,而是整個身體。
他健美的身體呈現在她面前,尤其是他誘人的下體。這幾天,齊梅一直克制自己不去看他,提醒自己他只是自己的工具,可越是這麽想,就越讓她興奮,一想到自己有了這樣一個漂亮的小玩具,下面就濕得一塌糊塗,今天終於到了可以開始的時候了。
從他布滿汗水的身體,可以知道被悶在床下這麽久,很是難過,齊梅伸手拉掉他的眼罩,已經這麽久在黑暗中,晶很難適應這樣強的光線,隨即,溫水象往常一樣又開始湧進喉嚨,他開始自然的吞咽,眼前的一切開始漸漸清晰,上方是一個女人的臉,是齊梅,和自己預料的一樣,她仍是那嚴肅的表情,仿佛隨時都會開口罵自己的樣子,但她什麽也沒說,她的長發垂下,透過半透明的塑料漏鬥,他隱約看見她下體,有液體正從�面流出來,顯然,她在小便,在自己的嘴�小便,而自己正在不停的喝下去,晶並不十分吃驚,這些天,他總能猜測出一些,而且,他看過了太多femdom錄象帶,知道這一點都不希奇,甚至,在潛意識�他希望如此,因為那些錄象告訴他,如果,一個女人這樣讓自己喝她的小便,就是拿他當做自己的性奴隸,不會把自己送去派出所了,實際上,他被這樣綁住了好幾天,已經有些明白,齊眉並沒有要把他法辦的意思,否則自己現在已經蹲在局子�了,最大的可能是。。。。。他心�希望有百分之五十希望真是這樣,百分之五十希望自己在做夢,希望一切沒有發生。
漏鬥從晶已經麻木的嘴�移開,經過了這麽久他終於有機會可以讓嘴合上,但他沒有,一來是已經麻木,二來他為眼前看見的東西驚呆了,齊梅赤裸的站在自己上方,劈開著大腿,她的陰部清晰可見,陰毛卷曲,兩片淡褐色褶皺的肉分左右裂開,�面粉色的嫩肉隱約可見。在此之前,晶從沒見過女人的性器官,就連看那些 femdom錄象的時候也沒有,�面根本沒有那地方的特寫鏡頭。
齊眉又向下移動,陰部離他的嘴只有一線之遙,他幾乎可以感覺到她的陰毛觸到自己的鼻尖,有癢癢的感覺。又是幾滴尿液滴下,如此的清晰在眼前,粉紅色的嫩肉濕淋淋的皺折著,略有腫脹的感覺,從兩片嫩肉的頂端涔出一滴滴透明的液體,突然,水滴變做一股,急射在他的喉嚨,只是一瞬便結束了,但他在那一剎那看見粉肉分開,�面的一塊突起是如何噴射出尿液的,上帝呀,我竟然看見了她的尿口。
過了好久,晶才可以合上麻木的嘴,齊眉已經松開了他,經過這麽久的束縛,全身都沒了知覺,齊眉把他拖到地上,讓他躺下,用手銬把他的手向後銬在床腿上,自己坐在靠窗的沙發上,看電視。
電視上的主角不是別人,正是晶本人,�面都是他翻動屋�齊眉的各種私人物品,甚至內衣,襪子,高根鞋,還湊在鼻子上聞,當看到自己趴在齊眉尿盆邊上,邊手淫,邊舔尿盆邊緣的時候,晶漲紅了臉,腦子�嗡嗡的亂做一團。
“你父母在美國是吧,年紀不大還挺有錢,存折上有兩萬多,還有三千多的美金放在櫃子�。”齊眉突然開口說話了。
晶聽見,渾身一抖,一時做聲不得。
“問你了,聾子你?”隨著齊眉一聲怒罵,她一腳踩在他後腦,幸好拖鞋底很軟,不是很痛。
“是。。我爸媽是在美國。。。”幾天不說話,他的聲音含糊,聲音�有恐懼的顫音。
“不用害怕,只要你乖乖聽話,我會給你一條明路,醜話說在前面,這些錄象交出去關不了你幾天,不過這要是讓你學校老師知道了。。。。。”
“別。。別。。。”晶嚇得更加不會說話了,他不但害怕這些被老師和同學知道,自己沒辦法做人,也害怕進局子,之前,他一直是很老實的的孩子,從來沒想過自己會進去,這次真是色膽包天,幹了傻事。
“不讓別人知道當然可以,這件事只要我不說,誰也不會知道,當然了,你知道要怎麽做了。”
“是。。是。。。我知道。。女主人。。。”晶低聲說,尤其是最後三個字。
“看你有點蔫,還很聰明,不過,我不喜歡什麽女主人的,主人就是主人,還要分性別幹什麽。”
“是,主人。”叫了第一次,似乎感覺沒那麽害臊了,聲音明顯大點了。
“我拿了你所有的錢,不是貪你的,你那點錢我還看不上呢,我光買這破房就花了三萬多。”
原來,這房子是她買的,不是租房住,晶心想。
齊眉繼續說:“話說遠了,我這樣做,是讓你死心聽話,另外,你所有的證件,我也都拿走了,你屋�所有的電器,除了冰箱,我都賣了廢品,一個奴隸是不需要這些的。”
晶越聽心越涼,看來這女人是要完全控制自己,雖然,自己在幻想�一直把她當作完全的主宰者伺候,以達到前所未有的性的滿足,但那只是想象而已,雖然,性的刺激仍然存在,但同樣的恐懼是以前所未感到過的。
“那。。我。。。還可以上學嗎?”晶壯著膽子問。
“可以,不過每天放學都要立刻回來伺候我。”齊眉沒有生氣。“現在,回去休息,做點東西吃,明天早上十點叫我起床。”齊眉解開他的手銬,不過又給他銬在前面了。
“是,主人。”晶拖著已經有了知覺的身體,想站起來。
“誰讓你站了?”齊眉的聲音不大,但充滿威脅。
晶嚇的撲倒在地上,大氣不敢出,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麽這麽害怕,無論任何齊眉的聲音都讓他渾身發抖,腦子�嗡嗡的。
“在地上爬,我要再睡一會,今天起的太早了。”齊眉打著哈氣走向床,有意無意的從晶的頭上跨過,晶也赤身裸體的爬出門口,由於手上還帶著手銬,爬的踉踉蹌蹌。
回到自己的屋子,晶一下子倒在床上,回想著這兩天的遭遇,想想自己的以後更加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知不覺小聲哭起來,畢竟他還只有16歲,雖然,內向的性格讓他早熟,但也同樣讓他脆弱,面對自己無法解決的問題,晶一貫采取的態度是逃避,於是哭著哭著就睡著了,希望在夢�忘記這一切。
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如果不是餓醒了,可能要睡到轉天呢。
從床上掙紮的爬起來,只覺得渾身酸痛,開了燈,才想起自己光著身子,於是到櫃子�找衣服,才發現自己的內衣褲都不見了,還好,外衣一件不少,看來內褲都讓齊眉丟掉了,用意很明顯,以後就不讓他穿內褲,方便。。。。。一想起,做奴隸的一個主要責任就是要滿足主人的性欲,想象齊眉會經常伸手到自己跨下玩弄自己的情景,不知覺,下面已經硬起來,對他這樣一個還是處男的小孩子來說,沒有什麽比性更另他刺激了,更別說,一上來就接觸這種最刺激的一種方式了。
忽然,事情好象沒有感覺那麽糟了。
找了一條仔褲穿上,卻發覺根本沒辦法穿上衣,還戴著手銬呢。也好,反正是夏天,本來他也經常赤膊。
過道�漆黑一片,對門就是齊眉的房間,沒有任何燈光透出來,朦朧間可以看見門口是她的那雙拖鞋,立刻記起早上齊眉曾用這鞋底踩自己的頭,剛才被激起的欲望還在,他情不自禁的跪在地上,忘情的開始舔起來,直到拖鞋都變得濕淋淋得,才依依不舍的走進廚房作飯,剛進廚房,便聽見大門一響,隨後高跟鞋清脆的聲音,顯然,齊眉回來了。晶一時僵在那�,說實話,他真不知道怎麽面對這個自己新認的主人,既刺激又恐懼。
幸好,齊眉直接進了房間,免去了尷尬,晶開始著手作飯,很久以來,孤獨的生活讓他把作飯當做了一種消遣,說實話他作飯的手藝正經不錯的。
“好象很香的樣子。”齊眉的聲音從背後響起,他作飯太過精神集中了,絲毫也沒發覺她進了廚房。
晶嚇的一下子跪在地上,也不管廚房的地上有多骯臟。
“我是來提醒你一下,以後給我舔鞋的時候不要把�面也舔濕了,穿起來不舒服。”她聲音很平靜,仿佛在說很正常的事情。
“是,主人。”跪在地上的晶羞紅了臉。
“你手藝還不錯,一會給我做個菜,送我屋子�來,我喜歡清淡點的。”齊眉的口氣象在教訓仆人一般,其實,晶在她眼�遠沒有仆人的地位,最多是會說話的工具而已。
“是,主人。”晶不敢擡頭,直到聽見她的腳步聲移向自己房間,才敢爬起來繼續作飯。
半個小時後,晶跪在她的房門前,一手拿著一盤西紅柿雞蛋,一手拿著一碗飯和筷子,卻分不出手去敲門,地上又太臟,沒辦法放下手�的東西,只好用頭去磕門,過了半天,才聽見�面齊眉叫進來的聲音,端著東西,跪行進去,還好,齊眉的屋子�鋪著地毯,所以膝蓋不是很疼。看見齊眉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於是一直跪行進去,把飯菜放在沙發之間的茶幾上,正準備出去,齊眉忽然叫住他,於是只能趴在地上,等她要做點什麽。
“去把剪刀拿來。”對這屋�的東西,晶都清楚放在哪�,所以,很快取來爬回齊眉腳下,卻不敢擡頭看。
齊眉隨手揀起旁邊沙發上自己剛脫下的一只絲襪,在襪根部剪開一半,“把褲子脫了,在屋�你不用穿這玩意。”
雖然,不是第一次在這女人面前脫光,晶還是感覺很害羞,畢竟前幾天都是蒙著眼睛的,他脫的很快,但幾乎是閉著眼的,連齊眉的腳都不敢看。
“害什麽臊呀你,我的尿你不都喝的勁勁的,是不是很奇怪為什麽我的尿,沒有味道,味道當然有,只是你嘗不出來,我給你吃了點藥,以後你吃什麽都沒有味道了。”
“啊!”晶嚇了一跳。
“怎麽,不滿意?”齊眉聲音有些怒意。
“不,不敢。。。。。”晶嚇的立刻趴在地上,本來一瞬間惱怒這女人狠毒的情緒就消失了,深深的恐懼取代了一切,現在只希望她不要真的生氣。
“好了,跪直了。”
晶跪好,卻一直低頭不敢看她,齊眉伸手抓住他的陰莖,讓他的屁股離開了腳後跟,在她嬌好的手指觸摸到的一瞬間,他的陰莖一下子就硬起來,她要幹什麽?現在就要?晶緊張起來,畢竟他還是未經人事的大孩子而已。
齊眉除了捏了兩把以外,並沒有真的怎麽樣,把剛才剪好的絲襪,把他的陰莖從破口套進去,然後,把剩余的部分圍系在他腰上。
“以後在家�不要穿衣服,做奴隸要對主人毫無保留,對主人隱藏身體就是不敬,明白嗎”
“是,明白,主人。”
“不過,你那小東西總搖來搖去也很礙事,以後,我用舊的絲襪就給你穿。”
“是,謝謝。。。。。主人。”其實這樣一來更是色情,陰莖在肉色的絲襪若隱若現。
“把這只也拿走,有個換洗。”齊眉隨手把另一只絲襪丟在他臉上。



第三章 第一次

教室�很熱,班主任溫老師站在講臺上,根本不知道她在講什麽,好象是古文一類,又好象是化學公式,半趴在課桌上,一只手撐在額頭上,擋住已經半合上的雙眼,一下子就睡過去了,好象只是一瞬間,就感覺有人喊他的名字,溫老師站在講臺上,生氣的看著他,她二十四五,剛工作兩年,個子中等,體態豐滿性感,尤其是她穿牛仔褲的時候,更襯出線條,晶經常趴在桌子上偷看她豐臀緊箍在褲子下面的樣子,現在她白皙的臉上,小嘴翹著,兩道細眉蔟在一起,配上她披肩烏黑細密的直發,讓晶只覺得她可愛,而不可怕,還向她詭笑,突然,溫老師的臉變成了齊眉,還一步步向他迫近,在他目瞪口呆的時候,一把抓住他的頭發,給了他兩個耳光,一拽就把他拽跪到地上,把他的臉夾在大腿根�,在他眼前是她赤裸的女性性器,就象今天早晨看見的一樣,自己越變越小,兩片粉嫩的陰唇象嘴一樣張開,一點點把自己吞下去。。。。。
“救命,主人,別!”
晶從夢�醒來,小弟弟已經又硬起來,看看天還黑著,可怎麽也睡不著了,傻傻的盯著天花板發楞,怎麽搞的?竟然在夢�都叫齊眉是主人,難道我真成了她的奴隸?我這麽賤?一想到奴隸這個詞,不自覺在前面加了個性字,性奴隸!
這三個字簡直要了他的命,他試圖再次手淫,已經自己弄了六次了,好不容易忍受著輕微的疼痛,射了出來,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呤呤呤,鬧鐘響了,晶一睜眼一看是九點半,疲憊的爬起來,這幾天真被齊眉整得夠熗,渾身象散了架一樣。把齊眉的絲襪套在下身系好,又有了興奮的感覺,於是伸手在枕頭下掏出齊眉的另一只絲襪,湊在鼻子上猛嗅,這絲襪還帶著齊眉腳和皮鞋的味道,昨天晚上已經讓他射了七次!
齊眉的門沒有關,大敞四開的,竹門簾隱約可以透出�面的情景,齊眉還趴在涼席上,一只腿完全露在單子外面,甚至她半個裸露的臀部,粉嫩的皮膚,白的耀眼,看來她又在裸睡,晶趴在簾子下面看了半天,也硬了半天,才想起齊眉吩咐他十點叫他起床,可現在門是開的,沒辦法敲門,他想起自己看過的一個femdom錄象�曾經有個奴隸是怎麽在早晨喚醒自己得女主人的,自己照做,就算弄錯了,至少可以討好她,否則在外面叫她起床肯定叫不起來,後果恐怕更不堪。
壯著膽子,他悄悄掀起簾子,爬了進去,幸好屋子�面鋪著正張得地毯,膝蓋不是很疼。爬到床前他才敢擡頭,齊眉白皙豐盈的玉腳就在他眼前,他幾乎興奮的窒息過去,她的腳很厚實,但白�透紅。顫抖著用嘴輕輕含住她左腳的小腳趾,柔軟的幾乎化在嘴�,加上腳上陣陣香皂的清香,晶簡直如在夢�。
每個腳趾都仔細溫柔的吮吸過以後,齊眉終於翻了個身,晶嚇得退爬,趴在地上不敢擡頭,驚慌得說道:“十點了,主人。”
半晌,齊眉才有了動靜,隨後是下地找拖鞋的聲音,然後,只聽齊眉夢囈的說:“啊和,我要小便。”伸了個懶腰。
晶看見那只塑料漏鬥還放在床腿下,識趣得揀起來,銜在嘴�,忽覺頭發一緊被揪起來,齊眉雙腳踩在拖鞋上,大劈開雙腿,豐臀微欠在床沿,揪住晶得頭發,讓他以跪姿伏在自己跨下,頭後仰,將他嘴上得漏鬥對準陰部,隨即,潺潺尿水洶湧而出,直灌入晶的喉嚨,大約尿了一分鐘才停下來。
“去給我做早點,我餓了。”齊眉微微抖動下身,將最後幾滴尿液抖入他的口中。
晶迅速的喝光了尿水,幾乎一直禁閉雙眼,雖然眼前一絲不掛的美人對他有無窮的誘惑,但美女的尿也同樣不好喝,幸好沒有了味覺,所以,他盡量閉上眼睛想象這不是尿,而且很美味,否則,自己惡心得吐出來,後果不堪設想。
二十分鐘後,晶準備好豐盛的早點,重新跪伏在齊眉腳下,現在的齊眉已經洗漱完畢,坐在沙發上,穿著粉紅格子的百褶短裙,露出沒有一根汗毛的白皙豐盈的大腿,翹著二郎腿,透明的高根塑料拖鞋在她腳上抖著,上身是黑色的緊身吊帶衫,巨乳呼之欲出。
她一邊從沙發旁的茶幾上隨意挑些雞蛋,火腿吃著,一邊訓話。“這是你自願的,如果你不喜歡自己這個選擇的話,你可以選擇離開,我讓你在這,只是因為你要這樣做,你可以現在離開,或者以後任何時候離開,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面,如果你走,就再也沒機會回來,我立刻把錄象給派出所和你的學校,讓你該到哪�就去哪�,明白了嗎?”
“明白,主人。”
吃一口香腸,齊眉繼續,“我看了你的日記。”她的語氣一轉,眼神中有一種落寞,“小小的年紀,心事就這麽重,不過也夠任性的,就是這麽自己留在這�。”她放下了碟子,同情的撫摸男孩的頭發。“你和我一樣沒有家了,如果你真心誠意服侍我,聽我的話,我就會象錄像�的女主人一樣好好飼養你,疼愛你,我還會撫養你上大學,成為一個強者,我也不會總是嚴厲的主人,我更願意做你媽媽。”

晶有些茫然了,這幾天的巨變幾乎使他以為世界已經崩潰了,但是齊眉的態度會如此大的變化,媽媽這個詞對他來說,不過是每個月給他寄錢的一個人,相對齊眉的年齡,作為媽媽也太小了,但是忽然有一種感覺,首先是身體上的某種欲望被喚起,從下腹湧出的熱情一直向上,最後竟然濕潤了眼眶,他已經分不清楚這是性,還是一種特殊的愛,他開始真正理解為什麽那些刺激的片子�,男孩那麽渴望自己的女友做自己的主人,而不是情人,那不只是一種性的沖動更有一種愛的激情。

“謝謝。。。謝謝你。。。。媽。。。媽”眼淚順著臉頰滑落下來。
















0.01562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