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異靈書店(6-9)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6)
中午,放學的鈴聲響了起來,學生們歡快的跑出了學校,有的去找家長,有的和同學一起,研究著午飯的內容。人群中,一個小小的身影在人群中來回躲動,躲避著幾個大個子的男生。

小身影的主人是一個女孩,名叫張萌。人如其名,年以10歲的她,今年才只有1米2的身高,瓷娃娃一般的臉龐配合上她的身高,簡直就像是一個可愛的玩偶,配上身上精致的童裝,烏黑的長發,的確可以萌殺大批成年人,可是在小孩中並沒有什麽優勢,由于身材矮小,班級里受到男孩子欺負,脾氣又太懦弱,班里女生也不願意跟她玩,學習成績又不好,老師也不喜歡她,即使是在父母那里,也沒有得到多少關愛,父親工作沒時間,母親由于學習的事也經常打罵她。

爲了躲開追自己的幾個男孩子,張萌跑到了平時大家都不怎麽去的書店,即使到了午休時間,這家書店還是很冷清,張萌在門縫處看了半天,才發現店主正在看她,這時走又不好意思,便往書店里走去,拿出作爲午飯的面包,隨便拿了本書,邊吃邊看起來。

店主並沒有管張萌,還是低頭看起書來,順便看了看收銀台下正在埋在雙腿間的王雨佳。

“主人,午飯多給雨佳點,雨佳今天很努力的干活啊。”女孩一邊小聲含糊不清的嘀咕著,一邊賣力的吸允著肉棒,希望今天主人能夠多給她點精液。

店主再擡起頭來時,發現張萌站在他面前,扭捏的說道:

“店主哥哥,這里有廁所嗎?”

張萌吃完面包后,突然肚子擰緊兒的疼,估計是拉肚了,不知是早飯還是午飯的關系,回學校廁所又太遠,便不好意思的來問店主。

“里面。”店主指了指店內的一個門,女孩的飛快的往廁所跑去,跑到門口,才想起來什麽,回過頭,禮貌著對店主說道:“謝謝哥哥,我叫張萌,叫我小萌就可以了,诶呀,不行了。”話沒說完,就急急忙忙的沖進了廁所。

“不客氣,便的愉快,呵呵。”店主自言自語道,店內又只剩下店主,和一個桌子下忙著口交,想要喝精液的女孩。

小萌進到廁所里后,急忙脫下褲子,坐在坐便上。

嗯,嗯嗯。”女孩用力排便,嘴邊不是發出哼哼聲,可是禍不單行,拉肚又趕上大便干燥,糞便來到一半卡在肛門上,如何用力也拉不下來,肚子里已經翻江倒海,自己都能聽到肚子里的叫聲,女孩急的滿頭大汗,可一點辦法也沒有。

這時,她才發現這個坐便和其他的不一樣,比別的坐便多了兩個扶手,上邊有很多按鍵,有著各種各樣的選項,張萌也沒細看,發現上頭有的通便,便疾病亂投醫的按下。

突然,她感到什麽東西貼在屁股上,然后一股大大的吸力,卡在肛門的糞便便被吸了進去,緊接著肚子里的東西都一股腦的拉了出去,張萌才剛要松口氣,結果吸力被沒有停止,拉著張萌的屁股就往坐便里拉,整個屁股都被拉了進去,兩腳都落不著地,一只涼鞋都被甩了出去。

“救命,救……”呼救還沒喊出來,張萌胡亂按到了把手上的停止鍵。吸力便消失了。

“呼呼,嚇死我了,什麽破廁所。”張萌費力的把屁股從便圈里抽出來,準備起來擦屁股,忽然想起來,自己沒帶紙!!

“丟死人了,嗚嗚,怎麽辦。”張萌再小,也是女孩子,一時不好意思叫店主。便又把注意力放在坐便的把手上。

上面寫了很多選項,有通便,利尿,清洗等正常按鈕,也有電擊,抽插與注射等不正常的東西,更奇怪的是還有夢境的選項,下頭還有與之相關的子選項。

張萌雖然好奇,瞧了半天,但終究不敢亂按,看了半天,才按了清洗的按鈕,清洗下面,又有肛門和陰道,外面和里面等子選項,張萌按了肛門外面,然后坐便里便射出一道水流,清洗著自己的肛門,完后,還有暖風烘干。

屁屁被洗的很舒服,張萌又開始按不住好奇,想要試試別的按鈕,便按了肛門、里面。結果一個導管突然從坐便里出來,插入張萌的屁眼,然后大量的水流開始注入。

“哎呀,好涼,不要插我屁眼。”女孩急忙想要起來,結果坐便上出來兩個鐵拷,把她的小腿拷上,讓她起不來。

“放開我,救命啊,肚子好涼,誰都進肚子里了,救命啊,肚子快撐爆了。”揮著手亂喊著,人已經完全慌了,小手亂擺動,不小心又按了利尿的按鈕。這時,坐便前又伸出一個小吸管,準確的插到張萌的尿道,直接插到里頭。

“啊,好疼,快拔出來,那里是尿尿的地方。”張萌想用手拔出尿道里的插管,可一碰反而更疼,便不敢再拔了。

尿道管也開始往里注射液體,與肛門前后呼應,不一會,小女孩的肚子鼓了起來。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裝不下了,肚子要爆了,我要尿尿,我要大便。”女孩進行最后的抵抗,身體的力氣越來越少,叫聲越來越低。

突然,兩邊的注入同時停止,女孩還沒來得及高興,兩面的管子同時開始抽氣。

“啊,不……”女孩沒來的急發聲,肛門和尿道里的水同時噴出,張萌立刻被排泄的快感刺激的渾身發抖,頃刻間,女孩似乎感到自己已經飛起來了。

“呼呼,終于完了,啊,不要,還來啊。”這時,兩邊又同時開始注入,只不過,這次是白色液體,這次,比上一次注入的還多,小肚子完全被撐了起來,然后,兩邊又同時全噴出去。

“啊,又來了,快停下,我要壞了,要壞了。”這次張萌身體反應比上次還要激烈,半天沒有喘過氣來。可坐便並沒有打算放過她,開始了第三次注入白色液體。

一次接著一次,張萌也記不得多少次了,只知道每一次自己要飛得感覺越強烈,不知不覺間,好像小穴也跟著肛門和尿道一起噴出了水柱。張萌已經累得連喊道力氣也沒有了,這次注入的很慢,可也是最多,肚子已經被撐得透明,視乎已經開始反到胃里了,小嘴開始咳嗽,咳出了很多白色液體,兩眼開始無神,意識已經不清楚了。

“這次噴出來,我一定徹底飛走了。”張萌最后胡亂的想著,沒等到這一次噴出,便沈沈的昏過去了。

這時,廁所門開了,一個女孩走了進來,解下了坐在廁所上的張萌,在她肛門上插了一個塞子,把她的兩腿分開,嘴來叼起張萌尿道上的吸管,開始開心的喝上了。

“主人的精液,怎麽能浪費了!呵呵,快點墮落吧,來陪我一起服侍主人。”

(7)
辦公室里傳來老師的訓斥聲和學生的哭聲,張萌很委屈,因爲昨天在書店睡著,下午上學晚了,結果老師毫不留情面的找了家長,老師借機數落著自己的不足,母親也是隨聲符和,把自己說的一無是處。

“老師麻煩你了,回家我一定收拾她,一定沒下次了。”母親和老師告了別了,回頭對張萌說:“等晚上回家的。”

女孩郁悶的回到教室,迎來自己的不是同學的安慰,而是男生的嘲笑。

“愛哭鬼,花臉貓。又被找家長了,該,真該。”平時欺負他的男生嘲笑著。

“趙奇,有你屁事。”張萌氣憤的回答道。

一只手從女孩后面伸過來,抓住她今天剛梳的馬尾辮。

還敢頂嘴了,翅膀硬了,再罵,再罵啊。”那男孩叫囂的說道。

“趙健,你給我放開,好疼。”女孩喊道。

男孩不顧女孩眼中已有了淚花,用力拉到。“不放,你能怎麽著。”

女孩和男孩拉扯著,沒有同學幫張萌,更多的是同學們的起哄。

哎呀。”女孩被男孩推到,下體撞在凳子角上。女孩的雙腿明顯的抖了抖,黃色的液體從兩腿間流出。

“哦哦,張萌尿褲子了,張萌尿褲子喽。”趙奇大聲的宣傳著,生怕別人不知道。

“趙奇,你去死吧。”張萌哭著把桌上的書扔向趙奇,然后捂住臉跑出了教室。

沒有學生跟上來,張萌自己獨自一人跑出了學校,到校外后,女孩開始迷茫了,內褲還是濕的,她不敢回學校,又沒有家的鑰匙,沒辦法,她只好又回到昨天去的書店。

進了書店,想起昨天在書店做的怪夢,回家后,內褲里一直癢,晚上,用枕頭蹭已經尿過一回床,被媽媽罵了一頓,今天撞了一下小穴,就刺激的尿了,一定是昨天做的怪夢有關。

小女孩的年齡,並不喜歡看書,進來后先上了次廁所,擦干淨后很快的就出來了,便有些無所事事,無聊下,便問店主。

“哥哥,有什麽有意思的書嗎。”

“什麽樣的。”店主懶洋洋的答道。

“女人欺負男人的。”小女孩狠狠的答道。

店主隨手把一本雜志扔給女孩,上面寫著“女王養成秘籍”。女孩好奇的翻開看了起來。

“啊,什麽啊。”張萌看了幾眼,便臉紅的放下了雜志,可有充滿好奇的拿回啦,躲在一邊偷偷看上了。

上面畫著一個金發女郎,穿著低胸緊身衣,露出胸前兩個碩大的胸部,腳上穿著紅色高跟鞋,踩在一個裸體的男人身上,一手拿著皮鞭,一手拿著紅酒喝著,另一個趴在地上的男人,正在不斷的親吻女人的腳尖。

“這個姐姐好厲害,我要是這樣欺負趙奇他們,讓他們以后再也不敢欺負我了。”小女孩便看變幻想著,不一會,下面便又濕了。

女孩不好意思的管店主借了幾張衛生紙,拿著書跑進了廁所。

清理完后,女孩懶得出去,便坐在坐便上,翻到一頁,標題是:足交大全。女孩看了半天,雖然明白了什麽是足交,但還是不太了解爲何,只是自己不知不覺間,陰蒂頭立了起來,胸前的兩個小豆豆,也挺立起來,下面的小穴,又一次濕了。

“要是能那趙奇試試就好了。”張萌依舊幻想著,忽然,她發現坐便把手上有一個夢境的按鈕,下頭多出一個足交,似乎昨天並沒看見。

其實張萌已經記不起昨天廁所發生過什麽,便下意識的按下了,然后眼前一花,便發現自己坐在一個圓凳上,周圍是昏暗的舞廳旁邊圓桌上放著白色的液體,腳邊跪著兩個人,眼上帶著眼罩,手背反綁在后面,跪在自己面前,肉棒在胯間挺立著。

張萌嚇的從椅子上跳下來,躲在桌子后面,她被周圍的變化嚇怕了,仔細一看,發現跪著的兩人正是趙奇和趙健。

“女王,女王。”兩人茫然的喊著。

“你是叫我嗎?”張萌不確定的問道。

“是啊,是啊,女王。”兩人急忙回答道,摸樣給人感覺像兩條狗。

張萌想起自己按了夢境的按鈕,便放下心來,“既然是夢,便做的開心,今天有的是時間,反正回家也得挨罵。”

張萌發現那本女王養成秘籍還在自己手上,便翻開到足交那頁,脫下鞋子,開始學著做起來了。

先是雙腳蹬住趙奇的陰莖根部 快速交替上下小幅度抖動,趙奇便想狗似的叫了起來,“好棒,好爽,女王,繼續踩踏我吧,啊,繼續。“聽著趙奇的叫聲,張萌也瞪得更起勁了,趙健也爬在張萌的腳邊,開始舔張萌的腳尖,嘴了喊著:”女王,我要,也踩踏我把!”

張萌用腳尖往趙健嘴里使勁插了一下,腳趾頭插到趙健嘴里。“急什麽,沒看我忙著呢。”

趙健嘴里含著張萌的腳趾,臉上露出滿足的表情。張萌嫌趙健的嘴埋汰,便拔了出來,腳底踩住趙健的龜頭轉圈,勢往陰莖背部下滑 用腳底由下往上拉,這在書上說,叫做推豆花。

張萌兩腳踩在兩人的陰莖上,給兩人足交,看著兩人下賤的表情,想起今天他倆欺負自己,便感到十分滿足,雙腳玩了一會,張萌感到不解氣,便又在雜志上找到一招踩煞車,腳跟放在趙奇的陰囊,腳底踏著他的陰莖,像踩煞車般的運動。

趙奇叫的更加爽了,口水都止不住的往下流,不一刻,白色的精液從肉棒中噴出。

張萌看著趙奇雞雞射出白色液體后,就軟了下來。想著:“這就是書中寫的射精啊,真好玩。”便又腳跟放在趙健的龜頭和陰莖,腳底踏著他的陰莖和陰囊,像踩熄煙頭般的運動,同時用腳趾玩弄他的陰囊。不一會,趙健也射精了。

“真沒用,書上說男人最少也能堅持15分鍾,你倆加起來不到5分鍾,真丟人。”張萌終于有機會嘲笑他倆,自然不會放過機會,即使這是夢里。

“好渴,都玩累了。”足交是一個非常消耗體力的性交玩法,張萌本來就身小體弱,玩了5分鍾也累了,便把坐上杯子里的白色液體喝了。“什麽牛奶,好臭。”嘴上雖然這麽說,可身體卻一滴不剩的喝光了,喝完后,發現自己腿也不累了,身體也有力氣了,甚至渾身熱了起來。

“你倆是狗啊!想死到什麽時候,給我起來。”張萌把腳上沾了精液的襪子脫了下來,露出白白的小腳,秀氣的小腳只有寸許,似輕輕一握,便能握在手心里,十個小腳趾白嫩的像水晶葡萄,讓人想要含在嘴里,腳背白皙中劃過幾條青線,清晰的看見血管,點綴著小腳的可愛,腳底白里透紅,沒有一絲褶皺。

張萌分開了雙腿,分別用腳趾夾住他倆的龜頭揉弄,雙腿間的小穴止不住的流出水來,像娟娟的河流。雙腿不知疲倦的上下摩擦,腳趾緊緊地夾緊龜頭,不知是爲了滿足他倆,還是滿足興奮的自己。

“啊,小穴又流水里,止不住了,好興奮啊,止不住啊,要飛了,要飛了!”女孩雙腿一陣抖動,兩腿間噴出一道白色的水劍,射在趙奇的臉上。

女孩雙腿軟了下來,趙奇二人開始趴在地上,舔著張萌噴出的液體。

“又熱了,又熱了。”吹潮被沒有讓張萌冷靜下來,身體反而開始發紅起來,臉上留下了汗水,不知是興奮,還是熱的。張萌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褲子,赤裸的站在趙奇兩人面前,原本白皙的小腳,這時已經紅得像熟透的蘋果,一腳踢在趙健的臉上,喊道。

“別學狗了,竟我伺候你們,快點幫我,小穴好難受。”

張萌坐在椅子上,兩腳分開,一手揉著陰蒂,一手手指伸到小穴里,開始抽動,趙奇二人分別抓起張萌的一只小腳,賣力的舔了起來,從腳心到腳背,每個腳趾尖,每個腳趾縫,都不放過。

“不行,不行,在賣力點,還不夠。”女孩不滿意的叫著,雙手間的力度更加大了,兩腳開始擺動。

趙奇二人發現小腳擺的厲害,便都一口把整個腳趾含了進去,張萌腳小,五個腳趾都被含住,二人的手也沒閑著,一只撫摸著大腿,一只撓著腳心。

“又來了,又來了。”女孩大叫著,要往后一挺,雙腿使勁一蹬,小穴再次噴出水柱,這次比上次噴的更遠嗎,時間更長。

“不行,還是不夠,我還要。”剛剛高潮完,可女孩的精力似無窮無盡,未經休息便又開始,這次感覺比上一次還要猛烈,女孩全身無一處不癢,她像離水的泥鳅開始在地上扭動,雙手一會揉著陰蒂,一會扣著肛門,一會捏著乳頭,一會插著小穴,甚至舉起自己的小腳,用舌頭舔上了腳心。

“趙奇,趙健,快點幫我,我不欺負你們倆,你們欺負我吧,求你們了,快點!”渾身的興奮刺激的張萌忘了恩怨,忘了恥辱。

趙奇爬過來,開始用嘴含著張萌的陰蒂,小手扒開來她的蜜穴手指頭開始在陰唇邊緣撫摸起來,趙健則爬在張萌的屁股底下,兩手掰開屁股,舌頭整個伸進張萌的屁眼,開始攪動起來,女孩自己這兩手抓著自己的小腳,把她們掰在自己的臉龐,舌頭賣力的在兩個腳心間遊蕩。

就這樣一個奇異的姿勢,女孩孜孜不倦的和兩個男孩玩弄著自己的身體,高潮一波一波的襲來,小穴間不知流了多少水,肛門的糞便早已排的干淨,屁眼還在不停的收縮著,不知是想要排出異物還是想要什麽東西插入,腳心早已被口水打濕,口水都滴在自己的胸脯上,小嘴無意識的張著,舌頭還保持著伸出來的樣子,似乎不想縮回去,雙眼空洞的望著上方,早已失去了光彩。

“還是不夠,怎麽辦啊!”女孩急的流出了眼淚,這時,女孩發現吧台旁站著一個男人,正是書店的店主,張萌踢開了腿邊的趙奇和趙健,跑到了店主旁邊,哭著對他說:

“哥哥救救我,渾身好難受,好像要,好像要……”女孩說了半天好像要,可是不知道她到底想要什麽。

店主把女孩拉到身前,從吧台邊拿起一瓶紅酒,倒在女孩的頭上。

“干什麽啊?“女孩好奇多的問

“別動,聽話,哥哥幫你。”店主又那一瓶紅酒,倒在女孩的身上,用手將紅酒摸勻,店主用了五瓶紅酒,抹便了女孩的每一寸肌膚,又拿一個細瓶,讓張萌撅起屁股,瓶嘴插進了張萌的屁眼。

“好涼。”

店主把酒都倒進女孩的屁眼,拔出后,女孩很快的把酒又都排了出去。店主嘴湊到屁眼旁,張嘴把酒含在嘴里,把女孩身子正了過來,親在女孩的嘴里,把酒渡了過去。同時,兩手伸進兩腿間,把張萌的腿掰開,舉了起來。

“咳咳。”女孩似乎不適應酒的味道,咳嗽了起來。

“準備好了嗎?馬上便讓你解脫。”店主的肉棒已經對準目標,整裝待發。

“好了,快點。”女孩急切的回答道。

店主雙手松勁,腰往上一挺,玉龍突入了女孩的花園,開始馳騁起來。

“啊,啊,好舒服,就是這樣,快點,再快點。”張萌像是完全沒看到初次破瓜的疼痛,整個人都瘋狂起來,小穴被撐到一個誇張的地步,鮮血合著愛液一起從肉棒邊流了下來,腦袋往后仰,小嘴盡力長到最大,舌頭完全吐了出來,不顧口水四溢飛濺,喊著:“再用力點,再用力點,哥哥,我愛你,大棒棒,我愛你。”

店主沒有一點憐香惜玉,速度雖不快,但插得一下比一下深,力度一下比一下大,每一下似乎都想要刺穿女孩的身體,每一下都看見張萌肚子明顯的隆起。就這樣插了100多下,女孩已經開始口吐白沫,原本抓緊自己胳膊的小手也無力地垂下了,可嘴上還不清處的說道:“插死我吧,太爽了,插死我吧。”

店主開始加快速度,頻率越來越快,女孩的身體開始飛快的擺動,小腦瓜也隨著身體上下搖動,讓人擔心隨時會斷掉一樣。店主一聲低吼,肉棒像噴泉一樣射出精液,張萌的肚子頃刻間便被撐得渾圓,店主松開了女孩腿上的雙手,女孩便被被精液真個人都噴了出去,空中劃過優美的弧線,落到地下后,被撐大的小穴里還一直噴出精液,形成一個小小的噴泉。

女孩的身體不斷的抽搐著,享受著高潮的余韻,嘴角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張萌在回複意識的時候,發現店主坐在坐便上,自己坐在店主的腿上,肛門插入店主的肉棒,自己的雙腿間,跪坐著一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女孩,正在舔著自己的小穴,店主依舊拿著一本雜志,聚精會神的看著。

“還是做夢嗎,好舒服啊,讓夢繼續做下去吧!”女孩閉上眼睛,開始享受性交的快樂。

(8)
太陽慢慢的落下山去,大人們開始聚集在小學的門口,等待著孩子的放學,校外書店里的燈光亮了起來,一個小腦瓜趴在書店的窗戶上,偷偷的望向校園的門口。

“怎麽辦呢,回家媽媽一定會打我的。”女孩站在窗戶邊上哀聲歎氣,上衣完好的穿著,下身光溜溜的露著屁股,一個女孩蹲在她的下邊,用手指抹上白色的藥膏,往張萌的肛門上塗抹。

“別亂動,一會肛門又出血了,還得我給你上藥。”下面的女孩生氣的說道。

“又不是我的錯,雨佳姐。都怪哥哥肉棒太大了,我的屁眼又沒那麽大。”張萌抗議道。

“主人棒棒大還不好,那你用牙簽插插看,明天別和我搶,主人的肉棒是我的。”雨佳開始和張萌拌嘴,兩人年紀相若,一天下來變成了好朋友。

張萌現在還感覺到不真實,夢醒來,自己便被哥哥拿肉棒操屁眼,爽的自己飄飄欲仙,結果高潮過后,才發現肛門裂開,鮮血流了一地,嚇的女孩哇哇大哭,幸好雨佳進來安慰自己,給自己上藥,說來藥也奇怪,抹上之后便不疼了,不到一小時,傷口也沒了。安下心之后,張萌便看見店主哥哥和雨佳變換著各種玩法,自己看的心癢難挨,小穴又開始流水了,最后便和哥哥,還有雨佳在店里面性交了一天。

“真沒用,玩了一天,昏了三次,插哪都流血,就會哭,還得我給你上藥。”雨佳道。

“誰說的,我嘴就沒流血。”張萌不服氣的辯解道。

“連舌頭都不知道舔哪,還得我教你,喝主人的精液居然笨到嗆到嗓子,全吐到地上。”雨佳緊跟著嘲諷道。

“那還不是有你在地下舔,我才故意吐在地上。”張萌反擊道。

“死丫頭,還敢回嘴了,看姐姐不收拾你。”說完,兩女孩便打鬧起來。

“明明我比你大一個月,啊,不敢啦,姐姐,姐姐,我錯了,不要抓我乳頭。”兩女孩打鬧的滾成一團,張萌身材太小。不一會便被雨佳壓在底下。

玩鬧了一陣,張萌看時間實在太晚了,便起身穿好衣服,準備回家。猶猶豫豫的走到店門口,可憐巴巴的對著店主說:“哥哥,我能每天都像這樣開心,爸爸媽媽都愛我,不在罵我,老師喜歡我,同學也不欺負我嗎?”

店主聽完后,拿出一瓶白色的液體,對這麽說:“回去全喝了,你想的全能實現。”

女孩高興的接過瓶子,蹦蹦跳跳的走了。

幾日后,學校的辦公室里,一個中年男人跪在椅子旁邊,身上穿著學校的制服,應是這里的教室,一個小女孩坐在椅子上,她身上穿著黑色的洛麗塔洋裝,腳上穿著黑色的長筒絲襪,正用雙腳夾住男人的陰莖上下運動。

“老師啊,你的雞雞又不聽話了,你看,我今天新穿的襪子都埋汰了。”女孩一邊興奮地說道,雙腳一邊奮力的上下摩擦。

“我洗,萌萌,再快點,在用力點。”老師不知廉恥的說道。

“哼,足交很累的,不干了。”女孩裝作生氣的說道,把肉棒的小腳拿了開。

“別啊,萌萌,是老師不對,老師的你舔干淨。”老師急忙說道,雙手捧起張萌的小腳,舌頭開始舔了了起來。“萌萌的小腳最甜了,味道真好。”

“別舔了,我一會還要給哥哥看呢!”女孩與其說是反抗,不如說是在撒嬌,小腳象征意義的縮了縮,但被老師緊緊握在手中,便索性讓老師繼續舔起來。

“小腳真香,別擔心,襪子老師賣給你。”老師高興地舔著張萌小腳的每一寸,舔完腳心,舔腳背,口水沾滿了襪子,就這樣,兩腳舔了10分鍾,下面又受不了了,便把張萌的小腳放在自己的肉棒上,開始腳交。

張萌這次果斷的把腳抽開,從椅子上站起來,撩起自己的洋裙,露出一條黑色的丁字褲。粉嫩的小香舌舔著自己的嘴唇,明亮的眼睛眯成小縫,嬌嗔的對老師說:“老師你忘了,不是要罰我沒寫作業嗎?”

“沒忘,沒忘。一會罰,先等等。”老師盯著張萌的下體,口吃不清的答道。

張萌轉過身來,把屁股對準老師的臉部,“老師不要罰萌萌的屁屁嗎?”

“罰,當然罰。”老師立馬反嘴,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女孩的屁股。

張萌脫下自己的內褲,雙手掰開自己的臀肉,露出粉色的菊花,菊花一張一合的,似乎歡迎著異物的進入。

張萌扭動著白花花的小屁股,嬌聲對老師說:“萌萌的屁眼好癢,老師好好的罰萌萌的屁眼吧。”

張萌的臀部在老師的面前晃來晃去,老師甚至能清晰的看見菊花的里面,老師吞了吞口水,再也忍不住了,便撲向張萌的屁股,開始拼命舔起萌萌的菊花。

“老師的舌頭好長,舔的好深,啊,屁眼里都塞滿的老師的舌頭,有感覺了,對,就舔那里。”張萌興奮的扭著屁股,嘴里不停的淫叫著,“啊啊,老師的舌頭比前兩天厲害多了,萌萌下面都濕了,呀,不行了,萌萌也要。”

說著,張萌用屁股把老師頂倒,讓老師仰面躺在地上,自己一屁股坐在老師的臉上,兩腳伸向老師的肉棒,可張萌的身材太小,兩腳夠不著。

這時老師雙手托起萌萌的臀部,掰開臀肉,賣力的用舌頭插起女孩的菊花,腰部挺了起來,使萌萌的雙腳能夠到自己的肉棒。

“老師真聰明,萌萌喜歡老師。”女孩嬌笑著,將雙腳全面覆蓋陰莖前后推揉

像用手和面一樣,玩了一會,發現兩腳伸直太累,便改爲腳趾夾住龜頭揉弄,另一只腳的腳趾在龜頭眼處摩擦。
“老師真好色,肉棒被自己學生的小腳玩也這麽興奮,老師可真實蘿莉控,偶不,是蘿莉足控。”張萌的小腳越玩越興奮,兩腳的力度逐漸加大。“呵呵,勃起的雞雞開始冒水了,不許射,萌萌的屁股老師還沒罰完呢。”
老師在下面舔的越來越賣力,臉上也開始充血,似乎忍耐著爆發。
“再忍忍,萌萌也快了,屁眼要高潮,要高潮了。啊啊啊,老師,和萌萌一起高潮吧。”張萌興奮的把兩手抓緊自己的腳環,開始幫自己的雙腳加速,雙腳緊緊地夾住老師的肉棒,不一會,肉棒像噴泉似的噴出了白色的精液,沾滿了張萌的雙腳,張萌的肛門也是一松。糞便排在了老師的嘴里。
“唔,屁股好爽,老師罰的好舒服,明天還要罰萌萌。”女孩說著站了起來,脫掉雙腳沾滿精液的襪子,湊在鼻子上聞聞,“好臭,還是哥哥的精液好喝。”
說完,便走到桌子旁,身子趴在桌子上,屁股高高的翹起來,雙手掰開臀肉,露出還沾有糞便的菊花,對著還躺在地上享受高潮余韻的老師說:“老師,該給萌萌擦屁股了,萌萌還要回去上課呢。”
下課的鈴聲響起,萌萌從辦公室走了出來,她整整在辦公室待了一節課,這幾日,每天早上老師都找張萌去辦公室,可每次出來,都笑眯眯的,沒看出一點被老師罵的感覺,反倒是老師,每天出來都面色蒼白,精神一天不如一天。
如果有人仔細觀察,一定會發現張萌出來時襪子已經不是黑色絲襪,而是一雙白色棉襪,配上她的黑色蘿莉裝,異常顯眼。
“萌萌啊,記住下次一定要寫作業啊。”老師假裝提醒道。
“老師不想罰萌萌了嗎?”張萌臉上天真的回答道,可嘴角露出邪邪的笑容。
“罰,一定罰。”老師急忙回答道,像是怕以后罰不到。
學院的一天還如往常進行,除了某個像洋娃娃一樣的女孩不時的被叫出教室,有時去老師的辦公室,有時去校長室。甚至今天體育老師還特意把張萌一個人叫到體育館,同學們發現,似乎每個男老師見到張萌都客客氣氣,幾天之間,一位無人問津的小女孩似乎一夜之間變成學校的公主。
放學后,張萌特意走到一個平時來的胡同里,然后對后頭說:
“別躲了,早就發現了你們了,趙奇,趙健,哦,還有一堆甲乙丙丁。”
一些小男孩從胡同里走出,其中趙奇領頭,這幾天男生看見平時拿捏的受氣包一下變成人見人愛的公主,自然不樂意,在學校有老師護著她,便大家約好放學后堵張萌,教訓教訓她。
“呵呵,現在沒老師幫你了,你也沒路走了,看你怎麽辦,你現在求饒我們還能方過你。”趙奇叫囂的說道。
“哎,豬果然都是笨死的,你沒看出來我是故意引你的。”張萌無奈的說道,“哥哥說過,男孩越喜歡女孩,就越愛欺負她,果然趙奇你非常喜歡我,帶著大家一起來。”
“張萌,你腦袋出毛病了,鬼才喜歡您。”趙奇反駁道。
“別嘴硬了,我數數,1,2,3……10.這下好了,我可以超過雨佳姐了,省的每天都被她罵沒用,連采蜜都不會。”
“喂,張萌,你在說什麽。”趙奇已經感到有點不對勁。
張萌提起裙子,露出自己的內褲,笑著對男孩們說道:“好了,大家不是要欺負我嗎?一起上吧。”
趙奇他們有些膽怯,雖然年紀小,但也感覺到張萌的不正常,可男孩那可憐的自尊心又不好意思逃跑,正在猶豫間,發現張萌從書包里拿出一個皮鞭,指著大家說道:“既然大家都不誠實,那就要接受懲罰啊!”
胡同里傳來了女孩的笑聲和男孩的慘叫聲,不一會,慘叫聲變成微弱的呻吟聲,胡同里,出現了奇怪的一幕,女孩拿著鞭子,正在不停的抽打地上的男孩們,男孩們在地上翻滾著,亂爬著,有的男孩已經沒有滾得力氣,仰面倒在地上呻吟著。
趙健想要站起來逃跑,被張萌一鞭抽在臉上,一腳踢到下陰,便倒在地上打滾,趙奇勇敢的抱住了張萌,女孩在趙奇的脖子上咬了一下,趙奇便感到渾身無力,可雞雞卻挺立起來,張萌推到趙奇,黑色的小皮鞋踩在趙奇的雞雞上,用鞭子指著其他男生,說道:
“現在馬上給我把褲子脫掉,下面一件不剩,給我並排站在牆角,快點。”小小的身體,高傲的身姿,配上標準的女王腔,給人感到格外的另類,格外的詭異。   
有個男生想要逃跑,被張萌抓住腦袋,往牆上一撞,鮮血從頭上冒了出來,染紅了牆壁,也染紅了張萌的左手。
張萌有舌頭舔了舔手上的鮮血,鮮血潤紅了張萌的嘴唇,踩在已經人事不知的男生身上,對著男生們說道:“還不快點。”
男生們驚恐的在胡同里的牆角站成一排,把在底下起不來的趙奇和趙健也拉到牆角。大家奇怪與張萌那大的出奇的力氣,還有張萌身上散發的香氣,平時聞不著,可一近張萌的身子,身體就沒力氣。
“哭哭啼啼的,都是愛哭鬼,還說我呢,看看你們,哼,給我轉過身去。”男孩們聽命令的轉過身來,一個個白白的屁股對著張萌。
張萌拿著鞭子一個個走過男生的后頭,巡視一圈后,又說道:“手扶牆,腿張開,把屁股撅起來。”
男生們一次照做,動作慢的,張萌便在他們屁股上抽上幾鞭子,看男生都做好后,便蹲在一個男生下頭用鞭子把柄捅男生的屁眼,另一只染血的手撸著男生的小雞雞,看樣子,像是再給母牛擠牛奶。
不一會,第一個男生射了,張萌在下頭張開嘴,喝道進去,便起來照著男生的后腦勺狠狠一砸,男生便暈了過去。
“真沒用,那點不夠我漱口的。”張萌氣憤的說道,“你們給我掙點氣,喝不飽今天別想我放過你們。”
張萌一個接一個的采摘男生們的精液,可未到青春期的男生能有多少精液,不一會,其他八位男生都被喝干精液,打暈過去。
“趙奇,趙健,你倆裝死完了沒有,起來看看,我的腳好看嗎?”張萌脫下鞋子,把秀氣的小腳放在趙奇臉龐晃晃。
“才不好看呢。”趙奇頂嘴的說道。“啊啊啊啊。”
張萌聽到回答,便一腳狠狠的踩到趙奇的雞雞上,使勁的擰一擰,又不解氣的擡起來踩了幾腳,然后又對躺在一邊的趙健說“我的腳好看嗎?”
“好看,啊。”趙健剛回答完,便被張萌一腳踩在臉上。
“好聞嗎?”張萌一邊用腳在趙健臉上蹭,一邊問道。
“好,好……呀,救命啊!”趙健在也忍不住恐懼,開始大喊起來。
‘碰’,張萌聽到他大喊,一腳狠狠的踢到趙健的臉上,趙健的腦袋撞在牆壁上,身體軟了下去,鮮血染滿了全身。
張萌又轉頭對著趙奇,笑著說道:“趙奇啊,本來我想處理完老師們后在收拾你的,結果你今天自己來了,還帶來了一堆玩具,姐姐很高興。”
女孩甜甜的笑容在趙奇眼里簡直是最恐怖的惡魔。“現在萌萌給你一個機會,我已近喝的差不多了,可我的小穴今天還渴著呢,你只要喂飽我的小穴,今天就放過你。”
說完,便掰開自己的蜜穴,坐在趙奇的小jj上,開始上下的運動。
“雞雞好小啊,果然玩牙簽沒意思。”張萌臉上寫滿了不滿意,可身體卻沒有慢半點,不一會,趙奇的雞雞便射出了白色的精液。
可張萌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身體一如既往的坐著活塞運動,“還沒夠,繼續,來吧,滿足我吧!”
黑夜已經來臨,路邊上燈光照亮了街道,可照亮不了黑暗的胡同,偶爾灑下的月光照在漆黑的胡同里,看見一位漆黑的小精靈,似在胡同中跳舞。
10位年齡不大的男孩躺在狹小的胡同里,身體仰面朝上,肉棒挺立的豎著,女孩在10位男孩的身體上不停的舞動著,稚嫩的小腳踩在男孩們的肉棒上,臉面上,女孩黑色的襪子早已染的紅白相間,可女孩並沒有停止,反而是更加歡快的飛舞著,不時有白色的噴泉,點綴著月光下的精靈。
(9)
漆黑的夜晚,路上的行人早已回家,可書店的門前,卻站著一個黑色的小身形,小身影的主人映襯在朦胧的月光下,顯得嬌小,纖細,柔弱,身上的黑色的蘿莉裝被人扯壞,露出如雪的肌膚,腳上的鞋不知所蹤,襪子上沾滿紅白之物,像是剛被強暴的少女,顯得格外可憐,誰也想不到,在不久前,這個小身影反而玩弄了很多同班男生。
書店的門打開了,露出一個小女孩的腦袋,女孩豎著齊肩的短發,明亮的大眼見像是黑夜中的寶石,粉嫩的小嘴對著外面的女孩喊道:“張萌,站著干什麽,還不進來。”
“雨佳姐,萌萌現在好髒,哥哥會不會笑我。”張萌不好意思的回答。
“不會,但你今天沒采夠精液,我會把你轟出去。”雨佳小大人似的說道,好似這些她可以做主。
“夠了,夠了,今天一定比你多。”張萌高興地回答道。
“可惜,我今天陪著主人玩了一天,沒出去,明天再比吧!!”雨佳笑著道,絲毫沒有昨天打賭,今天不認賬的羞愧。
“啊,王雨佳,你耍賴。”兩女孩打鬧著跑進書店,店主依舊坐在收銀台看書,沒有理會兩個女孩的打鬧。
兩人玩鬧過后,雨佳便帶著張萌洗干淨身體,進入衛生間,雨佳讓張萌坐在一個特質的小木馬上,木馬下端伸出兩個玻璃導管,分別插入張萌的蜜穴和肛門,有拉出一個小的橡膠導管,插到張萌的尿道里,雨佳又從馬頭處拉出一個管子,插進張萌的小嘴,然后,張萌的身上出現奇怪的圖案,身體內開始流出白色的精液,從幾個導管中流出,裝進木馬里,令人奇怪的是,精液流出的數量非常多,可張萌的身體里如何裝下的,甚至身體完全沒有變化,實在讓人費解。
導管有吸力,一會便把張萌體內的精液吸干,雨佳按了一下木馬上清洗的按鈕,幾個管子里同時開始注入清水,水流的很急,不一會,張萌的肚子被撐得渾圓,張萌嘴里無法說話,便對雨佳眨眼睛。
“別眨了,你的眼睛對我沒用,魅惑不了我。”雨佳一邊拿起一個噴頭一邊說道:“不把你喂飽了,你能乖乖的讓我給你清洗嗎,每天夠累的,還得伺候你。”
雨佳嘴里嘟囔著,其實心里很高興,有這樣洋娃娃一樣的妹妹,每天給她打扮,洗澡,平時還能和自己玩鬧。
雨佳細細的擦洗張萌的每一寸肌膚,張萌的皮膚非常好,白皙柔滑,奶香而付有彈性,當然,自己的也不差,特別是被主人改造后,肌膚更加柔順滑膩,吹彈可破,可洗到張萌的小腳時,雨佳就開始郁悶了。
雨佳雖沒張萌長的那麽萌人,可也是十分可愛,肌膚不必萌萌差,性交的技術更是強過張萌,那個小洞自認爲插起來都比張萌那櫻桃穴舒服,可是就這一雙小腳,是無論如何也比不過萌萌的。
張萌的小腳太可愛了,甚至可以用精致來形容,無論從哪發面,膚色,足弓,腳趾,腳心,甚至氣味,都只有完美來形容,要說缺點,就只有太小,可就這樣的小腳,更能激發人們的性欲,想要把它握在掌心,含在口中。
“萌萌啊,我想到一個好玩法,陪姐姐玩好嗎?”雨佳壞笑著對張萌說。
張萌誰然想要反對,可現在動不了,也說不了話,只能發出“嗚嗚”的抗議聲。
雨佳先拿兩個鐵夾子,夾住張萌兩腳的大拇指,又那兩個夾住張萌的乳頭,再一個夾在陰蒂上,最后一個雨佳想了半天,拔出張萌嘴里的管子不等她抗議,夾子夾在張萌的舌頭上。
夾子的另一端連在電源上,雨佳打開開關,先調小檔,張萌的身體看是抽搐上,胃里的水開始從嘴里冒出來,舌頭,乳頭,陰蒂上的夾子隨著張萌的身體上下擺動,腳趾完全張開,十個腳趾盡力的伸展著,腿肚子開始不停的抖動,腿上的水柱剛剛抖掉,便又密布上香甜的汗珠。
“萌萌好可愛啊,一定沒過瘾吧,沒事,電量還沒最大呢,這才是最小的。”雨佳調笑的說道,看見張萌使勁的搖腦袋,便故意氣張萌說道:“不夠,是嗎?好的,馬上讓你滿意,我的女王殿下。”說完,便把開關調到最大。
張萌的身體一下著完全向后弓了起來,身體在木馬上劃出一個半圓,電流聲強烈而刺耳,整個身體都包繞在了電光之中,瘋狂地痙攣著,那幅度讓在場的雨佳都看的呆了。
“不說爽的話就一直保持這樣,到萌萌的乳頭,陰蒂,小穴,全壞掉也一直這樣。”
“啊啊啊啊啊啊,好爽,真的好爽,雨佳姐,快關掉,要壞了,要壞了,啊啊啊啊啊啊。”張萌強忍著舌頭上的電流,口吃不清的喊道。
“姐姐聽不清,不爽嗎,可惜電量已經最大了,那我們就用時間代替質量吧。”
“啊啊,不行,要漏了要漏了要……”話沒喊完,過度后仰的張萌把尿道和小穴上的導管拔出,瞬間,兩道水柱噴薄而出。
“萌萌高潮的樣子好好看那,小穴噴出來的水柱像噴壺,以后書店的花全都你來澆吧,尿道噴出來的又細又長,以后就是姐姐的水槍了,哎,不知道肛門噴出來的是什麽樣,給姐姐看看。”說完,便去拔萌萌肛門上的管子。
“嗚嗚,不要。”
管子離開肛門的瞬間,失去擁堵的肛門像高壓水槍一樣噴射而出,張萌被水柱的推力直接推下木馬,倒在地上,尿道,蜜穴,肛門,嘴巴,甚至是鼻孔和耳朵也在不停的往外噴著水。
“萌萌真不乖。這下身體有髒了,姐姐還得給你洗。”雨佳看著地上的還在不停的因高潮而抽搐的張萌,笑著說道,小腳還不時的踩在張萌的肚子上,讓水更快的流出。
過了10多分鍾,張萌身體里的水全部排淨,高潮的余韻似乎已經過去,身體停止抽搐,嘴里不斷的大喘氣,似乎想要恢複體力。
雨佳趴在張萌的兩腿間,嘴里舔著張萌蜜穴旁殘留的愛液。
“等我有力氣的,一定,一定讓……啊啊啊啊。”沒等張萌把話說完,雨佳不知從哪里拿來一個大號雙頭陽具,一同插在萌萌的蜜穴里。
“叫什麽,這個還沒主人的大呢,我還不是爲你好,給你擴張陰道。”
雨佳把張萌的雙腳擡到她的腦袋兩邊,是她的蜜穴沖上,另一頭陽具對準自己的小穴,插入進去,然后小腰開始上下扭動,做起了活塞運動。
雨佳開始技術很生疏,但隨著時間流逝,做的越來越好,身體上下的幅度越來越大,頻率也加快了。
“啊啊,好爽,萌萌的小穴好爽。”
“雨佳姐,慢點,萌萌又要高潮了,啊,噴了噴了。”
衛生間里,不時傳出兩個女孩興奮的喊叫聲,喘息聲。店主坐在收銀台前,數著桌上的幾瓶白色液體,似乎是今天兩位女孩的收獲。
“更多更多更多,我要更多,不論是男人的精液還是女孩的淫液,更好是處女的鮮紅。”
店主的眼睛里,顯示出瘋狂而又甯靜,似乎在醞釀著新的計劃。不知又有那位少女將迎接新生的洗禮。
清晨的鳥叫聲,吵醒了床上熟睡的兩位小公主,此時,兩位小姑娘正裸著身子,抱著店主的大腿,雨佳先一步清醒過來,飛快的張開小嘴,含住了店主晨勃的肉棒。
“雨佳姐,你有玩賴。”張萌氣憤的說道。
“誰玩賴了,你自己回家吃早飯去,別跟我搶。”雨佳護犢似的占領肉棒的所有權。張萌看爭不過,便親了親店主的臉頰,起身穿衣服。
“哥哥,萌萌回家了,等放學在過來玩。”
張萌離開了書店,向家中走去,雨佳著繼續爲早飯奮斗著。
小區的早晨一如往常,小孩還在床上耍著賴皮,老人已經在小區漫步,幾位認識萌萌的老人,還高興的對著往回家走的小天使打了招呼。
張萌回到家中,徑直走到大屋的床前,萌萌的父親被綁在床上,手腳已經都被砍掉,嘴里插了一個管子,上面留下液體,維持著他的生命,父親的面容很是憔悴,和兩腿間聳立的肉棒成著鮮明的反比,肉棒上青筋畢露,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爸爸等急了吧,是萌萌不好,回來晚了,等爸爸先吃飯,萌萌在滿足你。”說完,萌萌打開衣櫃,衣櫃里沒有衣服,卻有一個斷掉四肢的婦女,一個巨大的人造肉棒固定在櫃子底,頭部頂住她的蜜穴,把她定在半空中,肛門和尿道各插一個管子,把她的尿液和糞便收集到一個固定的盒子里,女人的兩個乳房出奇的大,趕上張萌的腦袋,乳頭被張萌用兩個繩子綁緊著,漲的通紅,嘴里的牙齒和舌頭早已不見,口中插入一個管子,上面連著營養液,眼睛被黑布蒙上。
“又沒電了,真是的,對不起啊,媽媽。”張萌低頭看著母親陰蒂上的兩個跳蛋,可惜的說道,母親的陰蒂包皮早已退下,陰蒂頭非常長,比趙奇的肉棒還要長。
“家里沒電池了,媽媽你只能等明天了。”
張萌用小手玩了一會媽媽的陰蒂,便把收集尿液和糞便的盒子拿了出來.。
“媽媽拉這麽多,爸爸一定能吃飽,。”說完,倒進爸爸營養液的瓶子里,又把收集爸爸糞便的盒子拿過來,倒進媽媽營養液的瓶子里。
做完一切后,脫光身子,坐在爸爸的身上,把爸爸的肉棒插進自己的蜜穴。
“啊,啊,爸爸的肉棒今天也好精神啊,頂著萌萌的子宮了,啊,萌萌會滿足爸爸的,爸爸也一定要喂飽萌萌,萌萌的小穴好餓啊,快點,給我精液,快點。”女孩歡快的坐在父親的肉棒上,小屁股有節奏的上下扭動著,嘴里哼著歌兒,兩個白嫩小腳輕輕的搖動著。
櫃台里的母親聽見女兒的淫叫聲和丈夫的喘息聲,身體不自然的抖動著,嘴里發出嗚嗚的聲音,不知想要表達什麽,蒙住眼睛的黑布下,留下兩行鮮紅的血淚,不知在哭訴著什麽。

















0.012135028839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