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轉)春麗的劫難之大追蹤 01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內容簡介

  ***********************************

  第一次寫色文,女主角會選取動畫或遊戲中的人物,人物形象比較清晰(看官:是你描寫的太爛吧——#),我覺得強暴英雄或警察,一方面是肉體蹂躏,更重要的是地位和精神上的落差,本文會有很多床戲,18歲以下讀者誤看。此外,情節上盡量編的圓滿一點,但是還是不能自圓其說,大家就湊合著看吧。希望大家多提意見

    ***********************************





第01章

    凜冽的狂風咆哮著拂過山谷,讓早春的深夜更加寒冷,公路旁肮髒破舊的旅館中,十幾輛各式運輸車雜亂地停在旅店小院。

  在這樣寒冷的夜晚,人人都期盼有一個溫暖的被窩,所以雖然這個旅館的房間破敗不堪且泛著令人厭惡的黴味,長途奔波的旅客們依然睡得很香,在一片鼾聲中,兩群人卻依舊沒有入睡,在一層的一個房間里,四個男子關著燈竊竊私語。

  「老大,再有兩天咱們就到了吧,這回可做了票大的,我能分多少」其中一個猥瑣的年輕人問道,語氣中掩飾不住興奮。

  「沈住氣」被稱作老大的是一名健壯的中年人不滿的皺起眉頭,低聲呵斥到:「聞著點腥味就上竄下跳成的什麽事,早晚了帳,別他媽連累了我們」「是」年輕人畏懼地縮了縮頭,不再說話。

  「他也是年輕心急,老大別生氣」幫邊一個光頭爲年輕人解圍道「秀才,就你丫鬼點子多,你覺得這次怎麽樣」幫邊被稱作「秀才」的帶眼睛的青年托著下巴,略微出神地看著窗外,沒有搭腔「秀才、秀才」光頭不耐煩地叫道「阿」秀才仿佛被驚醒,低聲說道「我覺得有點不對勁兒」「怎麽」「我覺得兩天前就有人開始跟著我們,會不會是條子」「可是我們每次停車,都注意了,沒有可疑的車輛阿」「這才是我害怕的,我總覺得有一雙眼睛盯著我們」「你丫做賊心虛吧」光頭不滿地說道老大一個手勢制止光頭的抱怨,思忖了片刻,說道:「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們走」「什麽,外面天寒地凍地」年輕人不滿地叫道「花蛇,老大這麽做有道理,這是打草驚蛇阿,怎麽這麽一走,條子跟不跟上可就犯了難,要是不跟還則罷了,要是跟上,憑咱們的手段包他們一百個來一百個死」說著,秀才臉上現出于自己清秀外貌不相稱的凶狠來。

  不遠處的一間房間的里間,一名女子憑窗冷冷地注視著四人的房間,皎潔的月光勾勒出女子嬌好的身材,白皙的肌膚仿佛溫潤的玉脂,將周圍的黑暗驅散,薄薄的絲織睡衣下,兩個豐滿的乳房隱隱可見,睡衣下擺下兩條修長結實的雙腿伸出,交疊著搭在椅子上,兩只玉足無意識地拍打著椅背。

  猛地,這名女子回頭看向門口,現出秀麗端莊的面容來。

  「碰」的一聲,里間的房門被推開,一名瘦小的男子沖了進來。

  「阿」這名女子迅速抓起身邊的衣服擋在胸前,厭惡地說道「老李,怎麽不敲門就進來」「春麗警官,目標好像要走」被稱作老李的人連忙側過身,只是眼角的余光卻一刻不離對方誘人的胴體。

  這名女子正是威名赫赫的國際刑警春麗,她身懷絕技,心思缜密,在世界搏擊大賽上一戰成名,加之絕美的容顔和傲人的身材,很快成爲大衆的偶像。

  然而在警界內部,大家都知道她絕不是一個花瓶,在她手上破獲的案件無論質量還是數量都創下了同年齡段的記錄,可說是擁有華麗實績的出色一線指揮官。

  春麗聞言,臉上厭惡之情褪去,兩條峨眉微微皺起,貝齒輕輕咬住下嘴唇,披衣站在窗前,陷入沈思。

  眼前跟蹤的四個人在道上成名已久,這次相信他們將要接一大單,自己追蹤他們已一年有余,本擬今次在他們交易時一舉將其擒獲,更要順藤摸瓜卡斷這個主要毒品來源,顧忌到對手狡猾老臉,自己將干警都布置在毒販10KM以外,由各地警方派出車輛載著自己親自進行跟蹤,他們夜晚突然離去,若不跟蹤毒販和可能就此潛逃,若要跟蹤必然會被發覺,一旦動手,己方的實力又……想到此處,春麗回頭看向李爽,不禁氣苦。

  從春麗轉身起,李爽眼睛就開始毫無遮攔地蹂躏著春麗的身體,潔白光滑的背部,渾圓優美的小腿,更令他興奮的是高根拖鞋中的纖纖玉足,青蔥般的玉趾、曲線優美的腳掌和圓潤的腳踝,刺激的李爽幾乎要撲上前去狠狠猥亵身前的美人,他一臉色相卻被春麗看個正著。

  「李警官」一聲斷喝把李爽從無邊遐思中驚醒,連忙討好道:「縱然這些癟三費盡心機也逃不出你的掌握,我看不如叫后面的大隊上來,再讓前面的人截擊,不然他們垂死掙扎,咱們……「李爽知道毒販大多爲亡命之徒,自己平時在小混混面前耍威風倒可,這種場面怕是要了帳,因而不禁生了怯意「截擊?怎麽截擊,這附近有許多城市,若毒販到城里換車,我們怎麽跟蹤」春麗瞬間洞悉了對方的用意,加之他前面對自己不恭,對他已是厭惡已極,一揮手命令道:「李警官,你留在這里迅速聯絡大部隊,我跟上去,保持通話聯系,我想這個工作李警官努力后應該可以勝任吧,好了,你出去,我要準備一下「雖然被春麗毫不客氣的搶白和嘲諷,但是能夠不面對毒販還是讓李爽很輕松,于是他只是諾諾連聲地退出去,只是在門外,他才小聲的詛咒道:「臭婊子,你就威風,要是有一天我能干了你,非干死你」房間內的春麗,迅速將頭發盤成兩個發髻,換上了亮藍色緊身運動衣,胸口的兩條黃色的花紋正好勾勒襯托出兩個豐滿的乳房,接著換上輕便的運動鞋,綽起手槍,別在后腰沖出了房間。

  (此處打扮請參照SF2)幾分鍾后,兩輛汽車先后沖出黑暗,向前駛去,漸漸的路旁的景物逐漸荒涼起來,春麗的汽車再也不能掩飾自己的行迹,正當春麗在猶豫是否上前抓捕的時候,忽然前面的面包車后窗一齊搖開,兩人持槍向后射擊起來,此時不容春麗猶豫,決心先抓住眼前四人再說,于是立刻拔槍回射,雙方連打帶跑又走了幾百米,兩名毒販先后中槍,沒了火力掩護,小面包接連中彈,一個急刹停在路邊,接著三人分散逃開。

  春麗持槍下車,緊追上去,透過破碎的后車窗,看到一人渾身是血,躺在后座,另外三人正快速向路邊小山坡攀爬。

  春麗大喝一聲「站住不然開槍了」說著瞄準了左側一人大腿,扣動了扳機,然而代替槍聲的卻是「咯」的一聲脆響,子彈卡殼了。

  逃亡的三人見狀,立時刹住身形,爲首的老大凶相畢露,叫道「就一個婊子,有沒有家夥,大家料理了她」「老大,不如抓了她,大家樂樂「花蛇在一旁搭腔。」別廢話,先動手「旁邊的光頭,左肩上一片血迹,顯然受了槍傷,只是他凶悍已極,竟然第一個沖了上來。

  光頭沖到面前,右拳直取春麗頭部,春麗扔了手槍,側頭躲過,身子欺近,俯身一掌排中光頭腹部,光頭大叫一聲,被打得連退四五步。

  旁邊的花蛇掏出一把小刀,直插春麗胸口,春麗側身躲過,接著花蛇反手一刀直取春麗下體,春麗叫聲「好不要臉」,擰身躲開,接著右腿連續踢出,刹那間連攻十數腳,仿佛一時有百十腿影將花蛇罩住,正是她成名招式「百裂腳」,花蛇自是將十幾腳照單全收,一聲慘叫,飛將出去。

  老大見狀,挺身向前,一招黑虎掏心直取春麗,春麗側身閃時,又是一記橫掃千軍,兩招快速有力,顯然有些功底,春麗身體一矮仿佛滑倒,卻是單手撐地,一腳掃向老大下盤,老大哪里閃避得了,頓時摔倒在地。

  甫一照面三人雖然各吃了大虧,卻依然奮勇向前,一齊攻上,春麗不願硬拼,先向后退去,依靠面包車搏斗,三人自以爲得志,發一聲喊,一齊撲上,春麗猛地一個高跳,在空中翻個跟頭,直落三人中間,雙手一撐地,兩腿旋風般旋轉起來,三人臉頰上頓時吃了一記旋風踢,眼前一黑,飛將出去。

  春麗一個倒翻站起,對著地上哀叫連連的三人笑道「這招倒打旋風腿味道可好」,說著去揀地上的手槍,剛剛站起,春麗只覺一股異香撲鼻,接著感到一陣眩暈。

  春麗暗叫不好,急退向后,卻一下撞入身后一人懷抱,身后那人作聲攔腰抱住春麗,死死按住她兩臂,右手握住一塊棉布,緊緊按在春麗口鼻上。

  春麗只覺一陣甜香刺鼻,接著一陣無力感布滿全身,「麻醉劑」春麗一聲驚叫,又吸進一口。

  春麗屏息用力掙動,力量消退的自己卻不能撼動對方,眼見地上三人漸漸爬起,春麗右足急踏,狠狠踩中身后那人腳面,若是平時的春麗配合自己常穿的半高腰靴,這一下對方的腳骨必定斷裂,而現在只是讓他吃痛放開自己。

  春麗一脫開懷抱,立時一腳后踢,踏中那人胸口,借勢身體向前,途中一個轉身,一個旋風踢正中沖上來的老大肋下,只是力道已然大不如前,老大忍痛夾住春麗左腿,右手探出,狠狠擊在春麗兩腿之間,春麗一聲慘叫,力道泄了一半,光頭跟上腳下橫掃,春麗立時被放倒在地,花蛇立刻撲上前去,雙手死死按住了春麗的手腕,接著那塊棉布又被按在了春麗臉上。

  春麗屏住呼吸,拼命掙動,花蛇壓在春麗身上,頭臉卻埋在她的胸前,隨著春麗的掙動,豐滿的雙峰一再地摩擦著花蛇的臉膛,春麗羞得粉面通紅,花蛇卻是一臉的享受。

  「快,這婊子在憋氣,讓他吸氣」老大叫道。

  花蛇低下頭去一口咬住了春麗一邊的乳房,隔著衣物,拼命的又咬又舔,春麗羞得一聲悶喝,又吸入了許多氣體,抵抗逐漸微弱。

  光頭跨上來說「看我的。」說著伸出右手食指,狠狠捅向春麗兩腿之間,此時春麗左腿被老大高高夾住,兩腿大大劈開,毫無抵抗力,食指隔著褲子竟然一下捅入春麗的玉門,春麗且羞且怒,一聲驚叫,又吸了一大口氣體,身子一軟,徹底地墮入黑暗之中。

  望著春麗柔軟無力的身體,老大狠狠說道:「媽的,這婊子真扎手,要不是有秀才的妙計,咱們四個今兒可都要栽了」原來剛才出手襲擊春麗的正是秀才,他並未中槍,只是用了光頭的血迹,僞裝中彈,此時奇兵突起,奠定了勝局。

  秀才笑了笑,俯身把春麗的頭放在自己大腿上,慢慢移去了棉布,說道「咱們的趕緊撤走,看著警妞身手就知道來頭不簡單,我看……」

  蓦地,秀才喉頭仿佛被什麽東西扼住,眼睛直勾勾看著月光下春麗秀美的面容,緩緩說道「這是,這是……」

  「是春麗!」

  花蛇驚叫道,接著一臉淫笑,手上加力,狠狠地捏了一下春麗的乳房。

  如果春麗醒著一定會后悔參加全球搏擊大賽,要知道對于黑道的人物來說,那是他們最愛的節目,而那些美女格斗家也自然是他們永遠第一位的性幻想對象。

  「這下咱們賺了。」光頭走過來猥亵地用手摸著春麗被架起的左腿,說:「老子這一槍也沒白挨」「待會兒你還她幾槍好了「花蛇猥瑣地笑道。

  秀才一邊用右手從春麗腋下傳出撫摸她的右乳,一邊說道:」老大,此地不宜久留……「正說話,遠處拐彎一束燈光亮起,接著一輛汽車向這邊開來。

  秀才眼珠轉了轉,站起對同伴說了兩句,老大點點頭,走向公路,攔住了汽車。

  汽車行近,卻是一輛廂式小卡,看到這種情況,司機一愣,接著拉開車門罵道「你丫找死……」

  后半句的話語便永遠留在了他的嘴里,因爲光頭從另一側摸上來,扼住了司機的喉管。

  老大扛起昏迷的春麗,一邊對肩上的美肉上下其手,一邊登上了小卡的后車廂,不一會兒三輛汽車先后駛去,暗夜,剛剛過了一半,而對于春麗,這才是開始。



















0.0139870643616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