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王小丫過元旦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兩個男人在山上站了好久了,兩個人都有一米八左右,只有胖瘦之分。其中
一個留著一個「板寸」,粗壯的脖頸常常能讓人聯想起泰森,凜冽的山風吹過,
他絲毫沒有感覺。另一個顯得消瘦,也留著一頭短發,他叼著一支煙,好象在思
考什麽,一直默默無語。山腳下是一棟精致的別墅,雖然已經臨近元旦,因爲別
墅院子�栽種了常綠的樹木,所以還顯得生機勃勃。

  「老冒,這肯定是一個有錢的人家!」

  板寸好象是在和人爭論,聲音很大,被稱作「老冒」的人掐掉了手中的煙,
「看,來了!老虎,望遠鏡!」

  原來「板寸」叫老虎,老虎取出了望遠鏡,舉起來向著山下看去:「嘿,老
冒,那個不是「開心詞典」主持人王小丫嗎?」

  老冒接過了望遠鏡,在望遠鏡的視野中,一輛豪華的奧迪A8緩緩停在別墅
的門口。一個戴著墨鏡的中年男人正在開車門,從車上款款下來的是中央電視台
的頭牌主持人- 王小丫,「這個臊貨跑到這�幹什麽來了?老冒,她邊上的男的
是誰?」

  「讓我看看!原來是他!」老冒接過望遠鏡。

  「誰呀?這麽大的派頭!」

  「廣電部的副局長,姓李,這對狗男女,跑到這來了!」

  「你怎麽認識他?」老虎不解的問。

  老冒不屑的說:「我老爸在央視幹了40年,我什麽人沒見過?什麽事不知
道?這幫貨,扒灰的扒灰,嫖娼的嫖娼,沒什麽好東西!走吧,咱們回去準備一
下,我給你聊聊,今年讓你過個好節!」

  2001年12月29日上午,廣電總局的會議廳。

  今天會議廳�來得全都是全是大牌的明星和名牌主持人,「現在安靜一下,
我宣布今年元旦去內蒙災區慰問的人員!」

  會議廳內頓時安靜下來。

  李副局長用他那特有的公鴨嗓音說:「主持人:周濤、朱軍、倪萍……演員
有馬玉濤、彭麗媛……相聲演員……」

  「怎麽又是我,我去年已經到過大別山了。」不知誰在台下小聲嘀咕。

  「安靜,不要講話……有人不願意去嗎,不要忘了,你們是人民培養出來的,
災區的人民點名要你們去的。」

  李副局長顯得很激動:「有人問宋祖英爲什麽不去,元旦期間要給國家領導
和外賓表演節目的;王小丫爲什麽不去,後天咱們對面的「天子酒家」點了名要
她去主持一個晚會,不要怠慢我們的衣食父母!群衆歡迎的,我們就應該去做……
好了。去災區的留下來繼續開會,其他人去小禮堂開會!」

  中午時,央視就放假了。王小丫回到自己的住處,她剛換上拖鞋,把拘束了
一天的腳放松下來,這時,電話響了。拿起接聽,原來是李副局長:「小丫,一
會我開車來接你呀!」

  「李局長,我今天有點不舒服?」

  「怎麽,剛有了一點名氣就和我擺起架子來了?別忘了是誰提議把你從「金
土地」節目中調出來的,想不想我把照片和錄象帶散出去?」李局長有些火了。

  「不是……我準備一下就下來。」

  「這就對了,今天晚上我一定讓你舒服到家的!小美人!」

  王小丫的臉紅了。

  作爲名人,她知道自己是衆人的偶像,交往了三年的男友在央視是一個才華
橫溢的記者,今年10月被派到阿富汗去了,她甚至懷疑這也是李副局長的指示。

  她從前年就成了李局長的情婦,那是一次酒會之後她被李局長服用了春藥,
被他奸淫了,還拍了錄象和照片,可是從此之後,她也是星運橫通,這次在網上
被評爲10大主持人,還有李局長答應今年讓她上春節聯歡會的主持人。

  爲了來央視,她的處女獻給了一個高幹子弟,本來想和男友過上好日子,兩
個人想憑自己的本事幹一番事業,沒想到會有這種事情。

  男友是個書生很愛她,從來沒問過她的失去貞潔的原因。但小丫是在和李局
長幽會時她覺得很刺激,李局長將近50歲,可身體的強壯是她的文質彬彬的男
友不能比擬,尤其是性能力,男友2分鍾就不行了,李局長卻可以一直把自己插
到高潮,何況還有他那千奇百怪的招數……

  男友已經3個月沒親近自己了,想到這�,小丫感覺下身有些濕潤了,不由
得夾緊了大腿……

  李局長的車該來了吧?她趕緊換上一條黑色的短裙,收好拾東西下了樓,這
時,李局長的車已經到了。

  「小丫,這次我又學了好幾招,保管你滿意?」李局長一臉壞笑,一支手已
經放在王小丫的渾圓大腿上。

  「討厭!還不開車!」小丫最明白男人的心理,他們最想得到的是不容易得
到的東西。

  「哎呀,都一個星期了,還不讓我摸一下?王奶奶,就一下。」李局長此時
象狗一樣乞求著。

  「好吧,只許一下啊。」

  李局長的手伸進小丫的短裙,五根手指在小丫白嫩、渾圓的大腿上輕輕撫摩
著,「不要,你說只摸一下的。」小丫的聲音有些顫抖。

  她試圖把李局長的手拉出來。但她一個女子那�是身強力壯的男人的的對手,
他的手指象章魚一樣牢牢生根在小丫的下身,一只手指還伸進內褲,輕輕撥弄著
小丫的花瓣,「啊,不要……」小丫的身體拼命後仰,白皙的臉上泛出玫瑰色……

  車子開啓的時候,爲了安全起見,李局長終於把手從小丫的花瓣中的手拔了
出來,李局長得意的把手上的黏液在小丫面前晃動,小丫羞的低頭不語。

  「你知道嗎,倪萍哪個老貨這次一直問我怎麽過元旦呢?你看,我只帶你來
了。」進了別墅之後,李局長好象在邀功。

  「得了吧你,曹穎這次被人先領走了吧?」王小丫甚至忽然覺得有點委屈,
她知道前些日子曹穎也被李局長搞上了手,女人的嫉妒心是最強的,哪怕她根本
不愛這個男人,她卻希望他一直最寵幸自己。

  「寶貝,那能啊,我心�只有你!看這塊祖母綠的寶石是我特意叫人從南美
洲給你帶來的。」

  「哼!」小丫這才破涕爲笑。

  「這麽大的房子怎麽沒有一個看門的?」小丫忽然有種不安。

  「全讓我給放假了,我的寶貝,讓他們看見你還了得,明年我可能調到部�
去呢?不過你放心,我在半地下室�養了4只藏獒,跟小牛犢子似的。」

  「好哇,帶我去看看?」小丫還不失天真爛漫。

  「這麽急,你不是想和狗幹那個吧?啊,別擰我的耳朵!」李局長怪笑著。

  「小丫,先試試火力!」李局長渴求著。

  「整晚上呢,看你這個急樣兒!我第一次來這�,先帶我隨便走走。」

  「遵命!」李局長挎過小丫的胳膊……

  夜色降臨了這個環境幽雅、遠離喧囂的小別墅,4條藏熬在被關了一白天,
剛被放出來顯得格外興奮,充滿了野性的在院子中撒歡,有一頭還試圖跳過將近
3米的高牆。

  老冒和老虎在高牆外呆了一會了。

  他倆人是老相識,老冒前幾年因爲強奸被判了3年,老虎和他關在一個監獄,
老冒刑滿釋放出來後借著老爸的關系去俄羅斯倒東西,掙了不少錢;老虎後來和
其他的犯人發動暴亂也逃了出來。

  在中國到俄羅斯的火車上兩個人又在一起了(老虎也是強奸罪,據說原來是
個特種兵,由於什麽原因被提前勒令退伍,別人也誰都問不出來原因,也沒人敢
往深了問)。

  老虎這時走的是殺人越貨的買賣;一個人單幹,專找有錢人。兩個難友一拍
即合,老冒接觸有錢人的機會多,他負責設計圈套,老虎負責殺人,有一次兩個
人還在火車上強奸了一個女法官,老虎說當年他就是栽在她手上的。後來中國政
府加大打擊力度,兩個人只好分手,老冒回北京過起了八旗子弟的生活,老虎卻
不知去那�晃蕩。

  轉眼幾年過去了,老虎來到北京找到老冒,兩個惡人無所事事,準備在元旦
大幹一場,強奸、劫財什麽都行。用老冒的話說:錢,有的是!不幹點壞事覺得
渾身別扭。

  老虎先把老冒托上了牆頭,自己後退幾步,一個助跑竟然翻了上去,「真厲
害!這身本事還沒丟。」老冒稱贊道。

  老冒下了高牆,忽然發現四只象牛犢子一樣的大狗正虎視眈眈看著他,藏獒
不象其他的狗亂叫,它們咬人時一聲不響。老冒嚇壞了剛要喊,這時老虎也跳下
高牆。神奇發生了,剛才還有些得意的藏獒同時夾起了尾巴。

  老虎那君臨天下的氣勢,渾身三萬六千個毛孔釋放出的殺氣讓幾頭畜生都發
抖!在老虎手上殺人無數,就象高手之間的對決,畜生是最能覺得出的誰是真正
的王者!

  老虎用陸戰靴踢翻一條最大的、還想試試的藏獒,「走!」兩個惡人向房子
摸了過去。

  夜色更深了。


             二、別墅內的肉戲

  這時2樓的臥室內已經是春色一片,李局長除掉了自己身上的所有衣服,王
小丫也露出一身讓無數男人渴望的白肉,李局長拿出一大堆小丫見過和沒見過的
工具,李局長讓她大字趴在軟床上,小丫把渾圓的屁股撅起來。

  他先用一副橡膠手铐將小丫的手铐在身後,又用一塊黑布將小丫的雙眼蒙得
嚴嚴實實,黑暗所帶來的一種莫明的恐懼和期待中的興奮同時刺激著王小丫,她
的兩條修長的大腿不由自主的互相摩擦著,一對豐滿的乳房不用刺激也變得異常
堅挺……

  「小臊貨,等不及了吧?這些都是最近從日本帶回來的,嘿嘿,專門給你預
備的!」李局長笑嘻嘻的撫摩小丫的小腳丫。

  「等等,我去拿酒!傳統項目。」

  這是李局長的保留節目,王小丫知道,老東西喜歡將她綁起來,把美味的好
酒撒在她的身上,然後用自己的舌頭去舔食,最後借著酒力再用種種花樣奸淫、
虐待自己,雖然很變態,但小丫現在也變得很喜歡了。

  李局長走出臥室,剛從吧台上拿了一瓶上等白蘭地要回去,後頸上挨了老虎
重重一擊,頓時什麽都不知道了。老虎右手接住將要落地的酒瓶,左手扶穩已經
癱成一團泥的李局長,這幾下電光石火、兔起鹘落,老冒挑起大指,意思是:好,
夠專業水準!

  兩個人都脫了鞋,輕聲走進臥室,老虎找一張椅子坐了,向老冒一努嘴意思
是:「主人先來。」老冒也不謙讓,三下五除二脫了衣服,拿了白蘭地上了床。

  老冒玩女人是老手,並不著急。他先慢慢撫弄小丫的一對腳掌,小丫有一雙
異常精致、小巧的的腳丫,而且粉�透紅,異常可愛。

  纖細的腳踝上是勻稱光滑的小腿,再向上是蔥白一樣兩條修長渾圓的大腿,
老冒慢慢分開小丫的一雙美腿,小丫的陰部象是一片茂密的芳草地,一條細細的
肉縫已發育得非常成熟,肥厚的陰唇象小嘴一樣張開,好象在等待男人的肉棒的
侵犯。

  老冒把目光上移:纖細的腰肢,平坦、結實的小腹顯然是經常鍛煉的結果,
小丫一對圓滾滾的乳房上尖下圓,象一對嫩筍;乳房上兩顆淡紅色的蓓蕾,看了
讓人想起鮮紅的櫻桃,雪白的脖子、櫻桃般的小嘴半張著,顯得異常性感,「真
嫩那!」老冒還從來沒見過這麽好的身材、這麽嬌嫩的身子,口水忍不住流了出
來……

  老冒打開白蘭地,均勻的撒在王小丫白嫩的大腿、小腹、雪峰、肉縫和臉上,
冰涼的酒水一澆,小丫不禁打了個冷戰,發出「啊」一聲嬌吟,還深出了粉紅色
的舌頭舔食灑在嘴邊上的美酒。

  老冒看的春情大發,伸出長長的舌頭從腳掌開始瘋狂的舔起來。老冒是情場
老手,舌技在圈內首屈一指,小丫臉上蒙著黑布,稍微感覺有些異樣。但在老冒
瘋狂的舌技面前漸漸迷失,雪白的身體象蛇一樣在床上扭來扭去。

  終於,老冒分開小丫的一雙嫩腿,整張嘴貼上小丫的芳草地,將粗糙的舌頭
硬生生撐開小丫的兩片陰唇,一股作氣插到了陰道�去。

  被酒水浸過的陰唇和嫩肉被溫濕柔軟的舌頭老冒一碰,小丫就發出了如同野
獸般的聲音,由於雙手被铐在背後,小丫向後拼命仰頭,雪白的頸子上青色的靜
脈都隱約可見,一雙大腿緊緊夾住老冒的腦袋。老冒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拔了出來。

  慢慢的,老冒的舌頭滑到了小丫的聖女峰頂,粗糙的舌頭在她晶瑩剔透、白
玉無暇的一對嬌乳上貪婪的吸允著,而老冒右手中指緩緩的插入了藏在萋萋芳草
下的秘洞,剛一插入,只見王小丫渾身一震,「啊」的一聲呻吟從王小丫的櫻口
中傳出。

  老冒見王小丫反應激烈,心中更是興奮,剛插進的手指更不稍歇,便直闖進
洞內。小丫的雪峰和蜜道內同時遭到老冒的「攻擊」,只覺得一陣陣快意的波浪,
一波接著一波,好象是馬上要達到高潮的感覺一樣。

  舔到小丫的臉上迷死萬人的酒窩時,小丫伸出自己的舌頭想和老冒接吻,老
冒卻偏偏不接觸小丫的粉舌,繞道一旁,急得王小丫渾身用力,拼命搖頭。忍不
住央求:「李局長,別,別,快來吧!」一雙渾圓的大腿極力張開,肥厚的陰唇
一張一吸,好一副淫蕩的模樣。

  老冒看著小丫完全的陷入了淫欲,這才把手指從小丫的蜜道內抽出來,小丫
的蜜道內嫩肉還戀戀不舍的纏繞著老冒的手指。

  老冒伸手到小丫的身下,扳住小丫結實渾圓的美臀,讓她跪在床上把她擺成
狗爬的姿勢,又分開她的雙腿,雪白的燈光把小丫的下身照的清清楚楚,微微顫
動的雪白的臀肉,露出了她的菊花蕾,小丫的菊花蕾呈粉紅色,,細細看去顯得
十分精致可愛……

  菊花蕾的下面是小丫的蜜道,紅色的秘洞口已經張開,露出了�面淡紅色的
肉膜,粉紅色的陰核充血挺立,顯出誘人的光澤,一縷精亮的淫水正從蜜道內緩
緩流出……

  老冒下了床,作了一個請的手勢,樣子很潇灑,頗象西班牙鬥牛士。他知道
這是老虎喜歡的姿勢,剛才他只不過是先給小丫熱熱身。老虎笑了,既然主人這
麽好客他就不能再客氣了,再有客氣下去就沒有了情調,要讓小丫以爲是李局長
在耍她,看看這場戲能演多久。

  老虎沒有老冒那麽變態,一般情況下他不主張肛交,除非是對她深惡痛絕,
比如他和老冒在中俄的火車上強奸的女法官就是個特例,老冒用羨慕的目光看著
老虎脫下衣服,眼前的老虎露出結實、黝黑的肌肉,老虎的肌肉不同於健美運動
員,而是象遊泳運動員,寬厚的肩膀,結實的小腹,老冒覺得他應該叫豹子更爲
貼切。

  老虎的個子很高,站直了身子肉棒比小丫高出了一截,所以老虎微微屈膝,
他伸手在小丫的蜜道口揩了一下,把淫水抹在膨脹起來的龜頭上,然後用肉棒抵
住了小丫的花瓣。

  王小丫立刻感受到肉棒的熱力,老虎也是高手,他也不急,只把肉棒的龜頭
插了進去,一雙手不緊不慢的去揉搓小丫的一對堅挺雪峰。

  小丫先是發出一聲驚喜的低吟,但是等了片刻還不見動靜,不由得低聲罵道
:「你這個該死的老鬼!」雪白的屁股向後一挺,老虎身子沒動肉棒竟然插進去
一大半。

  小丫發出一聲快樂的呻吟,「這個該死的李局長,讓我等的太久了!」老虎
被小丫這個動作嚇了一跳,「沒想到這群名人這麽淫蕩!」但是他也樂於接受這
種享受,還是不動,王小丫急了,那種象通紅的鐵棒的感覺使她顧不上廉恥,拼
命一前一後挺動著雪臀,以增加體內的充實感……

  但由於用力過猛,老虎的肉棒一下子從王小丫的花瓣中滑落出來,小丫一下
子感到體內無盡的空虛,向後拼命扭動雪臀,試圖再插進去,但老虎偏偏讓肉棒
在小丫的花瓣口擺動,不讓小丫得逞,王小丫急得話中帶出了哭腔:「李局長,
求你了,快插我吧?」平日高昂的美麗的頭顱在床上費力的擺動,老冒在一旁看
的津津有味……

  老虎被王小丫這淫蕩的模樣激發了,他雙手扶住小丫的雪臀,將肉棒恨恨插
入小丫的花瓣,下身的充實感讓小丫感到無比的充實,隨著小丫潔白的屁股向後,
老虎的肉棒也向前急沖。

  「啊!啊!」小丫本來應該能覺出人的差異,但是此時處於瀕臨高峰的狀態,
那�還顧得上插自己的是誰,哪怕是一只狗,她也要先達到高潮再說,隨著老虎
抽插次數的增加,小丫的嘴了開始胡亂說話,「好啊,我要死了!」

  「媽呀,饒了我吧!」

  「李局,使勁好我吧!」有時還蹦出一兩句哥兩個聽不懂的英文,有一句
「FUCK」老冒懂了,樂的他差一點從椅子上掉下去。

  老虎胯下的肉棒奮力的在小丫的花瓣間不停以最大的行程的穿梭著,小腹猛
力的撞擊著小丫的雪臀,發出了有節奏的啪啪聲,老冒眼看王小丫隨著老虎的沖
擊,胸前一對豐滿的玉峰更是不停的晃動,看得老冒欲發眼花缭亂。

  「啊,我完了!」小丫終於支持不住,達到了高潮,但老虎卻有著超人的耐
力,還在用一個節奏在小丫的蜜道內穿梭,小丫雖然不是處女,擔由於和男人性
交的次數不多,陰道還是很緊,所以老虎覺得很帶勁。

  過了一會,小丫被老虎帶到了第二個高潮,老冒知道,女人往往在第二、三
次高潮中才能得到滿足,老虎還是沒有射精的迹象,老冒有點著急了:「心想,
這個家夥多長時間沒搞過女人了?」

  接著小丫的第三次高潮也要來臨了,老虎這時插了足足有20分鍾了,也接
近極限,開始扶著小丫的柳腰前後的推拉,小丫身體擺動的幅度越來越大,誰也
沒注意小丫臉上的黑布被一點一點蹭掉了,王小丫睜開迷蒙的雙眼,居然看見了
李局長正象一灘泥一樣倒在地上。

  可是正在插自己的人是誰呢?她已經來不及想這麽多了,因爲後面的人差不
多快把自己輕盈的身子端起來了,巨大的興奮讓她渾身發僵,既而又軟弱無力,
只想緊緊靠在身後的人身上。

  與此同時,老虎終於爆發了,濃濃的精液象小山洪爆發一樣直沖進王小丫的
子宮,小丫的陰道一收一縮像鯉魚嘴般張合,把他射出的精液點點滴滴照單全收,
直到整個陰道都灌滿了,小丫也同時在高潮中昏了過去。

  「你可真厲害呀!」老冒由衷稱贊著老虎,忽然看見小丫臉上的黑布掉下來
了,而一旁的李局長也開始呻吟,看樣子要醒過來,「媽的,這就不好玩了!」
他考慮了一下,幹脆從小丫臉上扯下來。又把小丫背後的手铐打開,從背後給李
局長帶上。

  老虎爽過之後,感歎的說:「可真舒服,要是天天來一回就更舒服了!」老
冒掰開小丫的陰戶一看還有老虎大量的精液,正想著找點水沖洗一下,扭頭看見
李局長醒了過來,生出一個主意。

  這時小丫也醒了,剛才老虎的一通狂插弄的自己渾身無力,眼前這兩個面目
凶惡的男人都是陌生的,「難道是他們李局找來一塊耍的?不會呀,他從來沒說
要三個人……」眼前的變化很快證明小丫的證明是錯誤的,老冒用腳踢著李局長
的肥胖的肚子:「去,把王小丫那�邊的東西舔幹淨!」

  「你們是誰?你們知道我是誰?這是犯法的!」

  「你他媽也知道犯法,李XX,廣電總局的副局長,是局長的內定接班人,
在自己的別墅�嫖中國第一號支持人……明天就讓你上頭版頭條。」

  「你們要幹什麽?要錢我給,要多少?」李局長軟了下來。

  「老子就想玩玩,錢我有的是,伺候舒服了,老子放你一馬,不舒服,撚死
你跟個臭蟲一樣!」老冒威脅著。李局長求救似的看了一眼旁邊的一個,嚇的立
刻扭過頭去,那人的眼光看著他就象一只臭蟲,好象隨時要撚死自己,李局長是
什麽人,他一眼就知道那個人不是殺手就是保镖,他看陌生人的眼光象在看著畜
生。

  小丫被老冒命令跪在床上,雙肘支撐著上身,象剛才一樣象狗一樣趴著,老
冒搬了了一把椅子,坐在小丫面前,得意的晃動著巨大的陽具,「來,給大爺爽
一下!」

  「還有你,舔!」他漫罵著李局長。

  小丫除了李局長還沒有給外人口交過,男友曾經幾次要求,均被小丫罵「變
態」婉言拒絕,給眼前這個一個陌生男子口交,小丫知道不能幸免,但還是有些
猶豫。

  老冒揪起小丫的一頭短發:「別在這�給我裝大個,你現在什麽都不是,就
是個婊子!」

  小丫疼的幾乎流下眼淚,這時李局長已經開始舔小丫的花瓣了。「快!」老
冒已經等不及了,直接將肉棒插進小丫的櫻桃小口中,巨大的肉棒一直捅到小丫
的喉嚨,小丫無奈,只好用粉舌吸允起來,但是老冒的肉棒太粗太長了,小丫舔
起來非常吃力。

  「舒服!啊,真舒服!想不到你還真會弄!不愧是十佳第一名!」老冒不斷
用言語侮辱著王小丫。

  小丫默默忍受著老冒的侮辱,這時花瓣內的精液已經被李局長舔幹淨了,李
局長還在變態一樣猛舔著。小丫一會感覺下身流出了淫水。

  「換班,老虎!你也來舒服一下!」小丫和李局長才知道坐在一旁的精壯漢
子叫老虎。

  小丫只好再給老虎口交。

  老冒在地上擺弄李局長的一大堆工具,不一會,他挑出一個大的注射器和一
大瓶甘油。

  小丫不知道他要幹什麽,原來這是李局長最新引進,準備今天使用。以前李
局長要雞奸小丫,小丫也以「變態」的理由加以拒絕,李局長也沒有勉強。今天
他先把小丫铐起來,準備來一個霸王硬上弓,他也從未給小丫浣腸,沒有見過小
丫肛交的場面,所以顯得特別興奮。

  老冒將李局長轟到一邊,用手拍了一下小丫潔白如玉的屁股,「翹起來!」

  小丫不敢違背,將雪臀高高聳起。

  「再擡高一點兒!」

  小丫竭力把屁股挺到最高。

  「好,不許動,動一下我就宰了你!」

  老冒將吸滿了甘油的注射器插到小丫的菊花蕾內,「啊,不要!」小丫也知
道他要幹什麽了,扭動著屁股企圖反抗。「啪」的一聲,老冒的手掌狠很打在在
小丫的屁股上,頓時出了五條紅紅的手印,小丫疼的眼淚都流下來了,但也不敢
動彈一下。

  老冒注射的很慢,冰涼的液體緩緩沖入了小丫的肚子,她拼命收緊肛門,可
根本無濟於事,大量的甘油源源不斷地從插在肛門�的注射器吐出來,進入腸道
內。一直注射了好幾回,小丫的肚子開始鼓脹起來,便意越來越強烈。小丫哀求
道:「讓我去廁所!」

  「聽說你有165厘米,49公斤,讓我抱抱!」老冒抱起了小丫。

  「走,一起去看看!」老冒對老虎說。老虎用一只手掐住李局長的脖子,象
拎著一只雞。

  老冒沒有讓小丫去廁所,而是到了雙人浴室,他讓小丫一只腳站在地上,另
一只擡起放在浴缸上,這樣小丫的花瓣就微微的張開,老冒挺起巨大的肉棒,一
下子插進小丫潤滑的蜜道內,有節奏的抽動起來。

  「你要是敢拉出來,我就剝了你的皮!」小丫強忍著強烈的便意也用力聳動
身子,想讓老冒盡快達到高潮,因爲要收縮肛門,小丫的陰道也隨之一起收縮,
帶給老冒的是比老虎還要夾緊的感覺,老冒美的不得了,跨下漸漸變的瘋狂起來。

  隨著兩人性器的交合,小丫覺得前後洞口帶來的刺激竟然漸漸合二爲一,小
丫好象被電流擊中似的,「啊,我……要來了!」她搖搖欲墜,不由得抱緊老冒
的身子,「嘿!嘿!」老冒也發出最後的吼聲,最後他的精粹也全噴射到小丫的
子宮內。

  小丫無力的趴在地上,一股黃色的液體從菊花蕾內噴出,由於收縮的很緊,
一下子象噴泉一樣,三個男人都被眼前的景象看呆了,小丫的臉上呈現出的滿足
感比剛才還要強烈,她櫻桃小嘴最大限度的張開,「啊!」她渾身用力,絲毫不
顧三個男人在邊上觀看這個難得的美景。

  「把你的前門後門都洗幹淨了,快點出來!」老冒說。

  小丫在浴室�痛哭流涕,她後悔和李局長來這�,她後悔成爲第一號主持人,
她後悔利欲熏心,她也是一個好人家的女孩,但現在卻象妓女一樣被人任意淩辱。

  小丫出來的時候,大家都被她驚人的美麗呆住了,她的臉上是一種無限委屈、
幽怨的神色,眼圈紅紅的,象剛剛哭過的樣子,剛剛沖洗的身體泛出粉紅色,顯
然是用力搓洗了一遍,「好,美人出浴圖!」

  老冒用李局長的相機拍了一張。

  王小丫下意識用手遮住臉,老冒不屑道:「李局長在屋�裝了微型攝象機,
什麽都錄下來了,你還裝什麽貞女!?」

  他回頭問李局長:「老李,你說幹什麽最舒服?」

  李局長不明白,也不敢說。

  「當然是幹小丫這個大明星的嫩穴最舒服!」老虎接口。

  「還有比這個更舒服的嗎?」

  「啊?還有?」老虎也沒詞了。

  「當然是再幹一次啦!」老冒高興了,肉棒甩來甩去向王小丫示威。

  「三明治,老虎,上吧!」

  老虎躺在床上,小丫被喝令上床,對著老虎豎起的陰莖坐下去,老冒來到小
丫的身後,讓她趴在老虎的胸脯上,他在自己的肉棒上抹了一些甘油,然後抵住
小丫的菊花,「不要,我不要!」小丫拼命的喊,但是老虎的雙臂象鉗子一樣箍
住自己的身體,一動也不能動,只覺得下身象被一只通紅的鐵棒貫入,「終於全
進來了!」

  「我不要啊!」王小丫痛苦的呻吟,淚水在小丫秀美的臉上象小溪般流淌,
但她只能無力的擺動美麗的頭顱。

  老虎和老冒同時在小丫的蜜道和菊花蕾內抽動起來,這兩人好象有過默契的
配合,老虎的肉棒進入蜜道,老冒的就退出菊花蕾,老冒的進入菊花蕾,老虎的
就離開小丫的花瓣,李局長只是在錄象中看過這個鏡頭,沒想到兩個陌生人在自
己的別墅�和自己心愛的女人在面前爲自己「演出」,他的肉棒也膨脹起來……

  老冒的耐力比老虎還是要差,聽著全國第一流的漂亮女主持在自己的身子下
面婉轉哀啼,更是增加了他的興奮度,他也變的沒有節奏了,這樣同時有兩根粗
大的肉棒進入小丫柔嫩的體內,兩個洞口挨的很近,兩條肉棒互相都能感覺到在
摩擦,王小丫的感覺就更是無法形容了!

  小丫覺得菊花蕾內的痛苦消失了,既而是一種從下身向上沖擊大腦無比的快
感,「我真淫蕩啊!」她想。在高潮中老冒和小丫同時瀉身了,只有老虎還在不
緊不慢的蠕動著。

  從傍晚一直到淩晨12:00,王小丫的身體內不停的被兩個男人插入,小
丫也被帶到一次又一次的浪尖,一次又一次昏死過去……


             三、老冒的掙錢術

  老虎和老冒喝著李局長給自己準備的壯陽藥和強精劑,輪番上陣,不斷的奸
淫著這個平日�美麗可人、在電視上落落大方的美麗女主持人。

  最後老冒因爲平日酒色過度終於扛不住了去睡覺,只有老虎還在興致勃勃的
玩弄小丫的身體,老虎最大的興趣就是研究女人的身體,王小丫又是一個全國男
人打手槍的對象,他更是不能放過這麽難得的機會,小丫覺得她就是一個被剝光
了衣服的芭比娃娃,被老虎任意的擺成各種難堪的姿勢,供他翻看、挖掘、奸淫,
一旦她陰道內沒有了淫水,老虎就叫李局長來舔,自己瀉了,讓小丫口交……

  到了淩晨6:00時,任憑老虎和李局長如何刺激小丫,她也一動不動了。
她困死了,累死了,渾身的肌肉和骨頭都疼,眼前的男子不再是一個人,而是一
頭淫獸,仿佛有永不完的精力和精子。老虎推了一把老冒:「我出去鍛煉一會,
你把人看好了!」他把李局長的雙腳也捆好,這才出門。

  老虎是軍人出身,早晨出好習慣了,老冒眼睛都懶得睜開,一把抱住筋疲力
盡的王小丫,喃喃道:「去吧,別出事啊!」又睡了過去。

  老虎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午9:00,經過一夜的肉搏,老虎還是精神抖
擻,他剛剛跑了一個5公�越野。進了屋,老冒和小丫還在象死魚一樣沈沈睡著,
尤其是小丫甜甜的臉上還殘留者昨夜在高潮和興奮中的淚痕,真是我見尤憐。

  老虎的肉棒又開始勃起,他從老冒的懷�把小丫拉出來,抱在懷�:「走,
和我去來個鴛鴦浴。」小丫輕盈的身子在老虎懷中就象一個8、9歲的小女孩。
小丫的生活很有規律,又懂得保養,平時如果不加排節目,她每天10:00肯
定睡了。但是昨夜的瘋狂讓她的體力嚴重透支,一直被浴室內溫和的水一淋才醒
了過來。

  「給大爺洗身子!」他命令小丫。

  小丫不敢違背,默默擦洗老虎渾身的腱子肉,「男友的肌肉要有這麽好就不
用怕了。」

  老虎命令小丫蹲在浴缸上,經過一夜蹂躏變的有些紅腫的花瓣對著老虎。

  「手淫給我看!」

  小丫怕死眼前這個男子了,全國目前最美麗、最有名的女主持人在這麽近的
距離給一個陌生男子手淫……小丫不敢想象。

  「媽的,母狗,快點,好嗎?!」老虎的一只手輕輕的捏住小丫小巧的下巴,
小丫覺得滿口的牙齒都要掉了,巨大的疼痛讓她秀美的臉幾乎變了形。

  小丫只好用手分開肥厚的陰唇,用手指在花瓣內撥弄起來……

  巨大的羞辱和一陣陣由羞辱帶來的快感讓小丫的眼淚又流了下來。老虎看的
興起,一把將小丫拉下浴池,面對自己,長長的陰莖帶著水再次插入,小丫也被
老虎的雄強所征服,她知道在這個男人面前她只是一個雌性動物,只有服從沒有
選擇。在無奈的心態下,小丫很快發出了發自內心的尖叫,柔美的身體在水中象
一條被網住的掙紮的魚,浴缸內水花四濺,浴室之內春意盎然……

  10:00時,老冒終於醒來了,他再次在小丫的菊花蕾內爆發了一次,後
來任憑小丫怎麽舔食,他的陰莖就是象一條死蛇一樣,無動於衷。老冒生氣的對
小丫說:「你這只狐狸精,老子陽痿了要告你去!」老虎聽了不禁莞爾。

  「明天我去找瘋狗去。」老虎說。

  「明天就走,不多呆兩天?」

  「不了,明天王小丫主持還要去「天子酒家」主持一個晚會呢?」老虎拍拍
小丫可愛的臉頰,小丫咬著嘴唇默默無語。

  「最後的節目了!」老冒先在老虎的耳邊耳語了一會,老虎出去了,老冒拿
起了電話。

  「三哥嗎?你好,你好,過節好!過節好!兄弟我剛找了一塊美肉啊!」

  「真的,孫子才蒙你,是王小丫,找點有頭有臉的的人,得可* 啊!」

  「價錢當然不便宜了,這是什麽貨色?這輩子你再有錢也玩不著啊」

  「人不要太多了,20多個就差不多,玩殘了以後就沒的用了!」

  「不要!」小丫象被蠍子蟄了一樣,跪在老冒的面前,抱住她的大腿。

  「別不好意思,沒準還有熟人呢?也許還有熟人呢,伺候的好,萬一哪個港
商多給,我分紅給你!」

  「我不要,求你了,你幹我吧,我不要熟人!」

  「我也不行了,我兄弟玩膩了,快他媽給我老實點!」老冒露出一臉的流氓
相。

  「求你了,我手淫讓你看!」小丫死死抱住老冒的一條腿。

  「我他媽的不愛看!」

  李局長已經傻了眼,象做夢一樣。

  「還有你,私藏淫穢錄象帶,我要全部沒收,看看,都有誰的?啧啧啧,倪
大姐、曹穎、董XX,這麽老你也不放過,宋XX,她你也敢上,還有……」

  「不過我也不能白拿你這麽多的東西,你也可以上一次,不要錢的!等急了
吧?」

  這時老虎牽著一頭藏獒進了臥室,「你真是老虎啊!什麽都怕你!」老冒盡
量躲遠了一點兒,生怕繩子斷了。

  這是4只藏獒中最大的一只,不知老虎用什麽方法把它降伏了,尤其嚇人的
是,藏獒的陰莖暴露著,足足有一尺多長。

  「看見了吧,你要是不同意,我只要在你的臊穴灑上一點母狗的尿,它就會……
哈哈,爽死你!」

  巨大的猛犬好象知道小丫是一個發泄的對象,一個勁向前沖,一向強壯有力
的老虎都有些拉不住了。「快決定吧,繩子要斷了!」

  「我同意了!」王小丫大哭起來。

  老虎費了很大的勁才把藏熬拉出門去,那畜生一出門就瘋了一樣去追逐母藏
獒了。

  「來,趁著還沒外人,再爽一回。」老虎回來對王小丫說。

  從中午開始,一輛又一輛的名車開進了別墅……

  「老冒,謝謝你給我這麽好的招待,過了一個好節!」

  「你去找瘋狗,可別讓他咬了!」老冒眉飛色舞,點著桌子上的嶄新的人民
幣。

  老虎只是笑,不說話。

  這時,一個戴眼睛肥胖的中年人的人走進來,「請問誰是王小丫的經紀人?
我也要排隊!」

  「聽好了,一口價!王小丫!規定動作10萬元,自選動作25萬元,高難
動作50萬元,不帶包夜的!」

  「啊,這麽貴!我在廣東幹楊钰瑩才500塊!」

  「你他媽以爲這是誰?中央電視台的頭牌主持,10大主持人之首,今年春
節聯歡會就看她的了,有錢沒錢?你到底要不要?」

  「有、有錢,我要!」胖子連聲道。

  「選什麽動作?」

  「我選高難動作!最好有錄象帶子!」胖子有些不好意思。

  「哼,行了吧你,沒帶子!也邪了今天他媽的全選高難動作,交錢,不要支
票,要現金!」

  「我馬上讓他們打電話送來!」

  「要快,現在都排到15號了,今天就排到20號,20號以後的加倍!」
老冒得意說。

  「你小子有那麽多錢,還這麽狠?」老虎說。

  「這年頭,這麽多人下崗,誰知哪一天輪到我了,賺一分是一分那!到時候
咱哥兩個二一添作五,平分!」

  老虎坐在火車上,身下的密碼箱內裝了整整500萬元人民幣,這時手機響
了,「老虎,到了嗎?」電話的一頭是老冒。

  「還沒有,再過30分鍾吧。」

  「有時間再來玩啊!你看電視了嗎,王小丫這個浪貨又上去主持節目了!」

  老冒關上手機,看著眼前的2台電視,其中一個正在播放最新一期「開心詞
典」,王小丫一臉的清純,「恭賀你,答對了!」另一台播放自己幹王小丫屁眼
的鏡頭,老虎的精液噴了王小丫一臉,王小丫正在淫蕩不知廉恥的嚎叫,兩台電
視形成鮮明的對比。

  「這個浪貨!」老冒掏出自己的肉棒,對著電視上的王小丫打起了手槍,不
一會,他爆發了,濃濃的液體噴了電視滿屏幕……























0.014408111572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