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老師甯心怡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甯心恰清楚地記得,遇到孟天翔的那一年。



  那年她二十 歲,T 大建築設計系三年級高材生。孟天翔十七 歲,正在準備聯考。



  機緣巧合下,她從學長那兒接了一份家教。



  對方家長是本市知名的房地産大亨——孟建國,她的學生便是孟建國的唯一愛子。



  雖然在來到孟家位于市中心黃金地段的高級別墅之前,甯心怡已經有了充足的心理準備,但她仍是被別墅占地寬闊、豪華的裝潢和爲數不少的傭人嚇了一跳。



  「老爺夫人出國了,大概要一個月后才回來。」孟家的管家恭敬地將她引入客廳,奉上精美茶點。



  「老爺吩咐過了,給您的時薪是一千元,如果少爺的成績有長足的進步,還有額外的獎勵。」管家微笑著說。



  「時薪一千元?」甯心恰微微一怔。



  「您覺得少嗎?」「不……」甯心怡定下心神,立刻搖頭。



  孟家是錢多得沒處花,還是愛子心切?時薪一千元……這麽高的家敦酬勞,她還是第一次聽說。



  「另外,如果您能堅持兩個星期的話,時薪會漲到一小時兩干元。」管家又加了一句。



  「堅持兩個星期?」甯心怡隱隱覺得不妙。



  「這個……因爲少爺脾氣比較暴躁,所以很少有老師能撐到兩個星期。我並不想增加您的心理負擔,不過遺是事先提醒您一下比較好。」「我知道了。」看來又是一個難以調教的頑劣少 年。甯心怡暗自付道。她自小成績優秀,一直以來遺兼職做家教以減輕父母的負擔,幾年下來,也累積了不少經驗。



  頑劣的學生她見過不少,但在她耐心的指導下,他們最終都有不錯的成績。



  她對自己的能力,有足夠的自信。



  「那少爺就交給您了。」「放心吧。」甯心恰颔首微笑。



  「您稍等一下,我去找少爺……剛才還見他在客廳里,一轉眼就不見了。」管家露出無奈的苦笑,轉身往臥室走。



  甯心恰深籲一口氣,不知怎地,竟有微微的緊張……這可是從未有過的現象。



  客廳正前方,明亮的落地玻璃門半開著,正對著一池波光粼粼的碧波,是偌大的室外遊泳池。



  突然,波光一閃,甯心怡的視線頓時被吸引,「嘩」地一聲,水波從兩邊分開……有人如飛魚般自池面躍出,輕盈如燕,雙手在池邊輕輕一按,便跳了上來。



  拿過擱在沙灘椅上的浴巾,年輕的男子一把罩上濕濕的頭發擦拭起來,然后將浴巾搭在雙肩。



  陽光照著他的臉龐,雖然仍有一絲稚氣,但那張英俊無俦的臉龐已經有了成年男子的銳氣和魄力。



  他的身材修長挺拔,肌膚呈健康的小麥色,因長年的遊泳健身,隱隱露出六塊腹肌,活脫脫是一個自時裝雜志走出來、身材絕佳的頂尖男模。



  連耀眼的光線,都戀戀不舍地撫慰著這具俊美修長的男性軀體,令他看上去猶如太陽神阿波羅,閃閃發光。



  從遊泳池走向客廳,一眼看到坐在沙發上的甯心怡,年輕的男子露出一抹邪邪笑意,潔白的牙齒一閃。



  「喲,美女!你是來找我的嗎?」還沒等她回答,管家就從臥室沖了出來,「少爺,原來您在外面,我找您大半天了!」什麽?



  少爺?!



  這就是她要教的十七 歲高 中生?甯心怡愕然站起,無法掩飾自己的吃驚。



  無論從外貌、身材還是氣質看來,眼前的年輕男子都和她原先想像中的十七 歲稚氣學生差了干萬里!



  「少爺,這位就是您的家敦老師。甯老師,這位就是我們的少爺,孟天翔。」管家擦著汗,對甯心怡笑道。



  一聲響亮的口哨很不禮貌地自孟天翔口中發出。



  「沒想到這次的老師是個美人!」甯心恰微微皺眉,他輕佻的態度令她不快。



  「少爺……」管家苦著臉。



  「你下去吧,我要和老師好好聊聊,增進感情。」孟天翔壞壞地一笑。



  管家退下后,客廳只剩下他和她,孟天翔向前走一步,甯心怡忍不住往后一縮。



  他就像一頭小豹,渾身充滿了危險的氣息。桀驚不馴的眼眸中有一抹強烈的光芒,令她心悸。



  偌大的客廳,因與他單獨相處,亦瞬間變得窄小起來。



  「老師,有沒有人說過你是個美人?」孟天翔眯著眼睛打量這朵宛若從天而降的白色水蓮。



  她身著一襲淡雅的白色洋裝,翦翦雙瞳靜若秋水,清麗的臉龐上,膚色勝雪。



  她未施脂粉,更沒有濃重嗆人的香水味,只是那麽靜靜站在那里,就讓人賞心悅目。



  仿佛一朵夏日水蓮,于無人深處靜靜綻放,纖塵不染,卻別具風韻。



  在這個亂花漸欲迷人眼的物欲都市里,她的出現,令他眼前一亮,心弦被莫名撥動。



  「老師,你幾 歲?你看起來好年輕,跟我的女同學根本沒什麽兩樣。」薄薄的唇微微上揚,孟天翔的神色增添了幾分危險,再逼近一步,甯心怡又忍不住后退,腳跟碰到沙發,身體頓時失去平衡,跌坐在沙發上。



孟天翔顯然並不打算放過她,長臂一伸,將她圈在自己的胸膛和沙發之間。



  他赤裸的胸膛還殘留著遊泳池里的水珠,在線條憤張的肌理上閃閃發光。



  他的臉頰離她很近,年輕男孩的清朗氣息一陣陣噴拂在她面前,令她頭暈目眩。



  「老師,你有男朋友了嗎?」將頭靠近至幾乎親吻到她的距離,孟天翔凝視著那雙秋水黑瞳,低聲問道,聲音魅惑瘠痖。



  你到底在做什麽?



  他是你的學生!



  腦中警鈴大作,甯心怡蓦然驚醒,猛地推開他,臉上已恢複了平日的冷靜。



  「孟同學,我是來上課,不是來和你聊天的,這麽私人的問題,請恕我難以回答。時間很寶貴,我建議你馬上去換套衣服,我們開始上課。」她並不想一開始就打退堂鼓,但危險的預警越來越強烈,直覺告訴她,留下來也許不是個很好的選擇。但她已經答應了人家,貿貿然離去也是相當不禮貌的行爲。



  「好吧。如果我侵犯了你的隱私,我願意道歉。」出乎她的意料,孟天翔卻伸手做出投降的姿態。



  「老師,我去沖個澡,馬上就過來,你到我房間等吧。」說完,他便朝里面走去。



  孟天翔的房間十分寬敞,像尋常男生一樣,擺滿了車輛武器模型,還有各種電玩。



  牆上張貼著許多線上遊戲的海報,還有不少惹火性感女郎的照片。



  視線在性感女郎身上一轉,甯心怡微微蹙起了秀麗的眉。



  「老師,我換好了!」孟天翔推開門進來,他換上了牛仔褲和寬松的V 領T 恤,簡潔清朗,一掃先前的邪氣和桀驚,變得如鄰家男孩般平易近人。



  「那我們開始吧。」甯心怡攤開書本。



  孟天翔在她身邊坐下,也乖乖打開書。



  「我們今天先練習英文。我看了一下,你的理科成績遺算可以,文科卻落后了一大截,所以我打算從你最弱的地方複習……」說著說著,甯心怡突然察覺不對,她轉過臉,紅唇卻差點擦到孟天翔的臉龐。



  他們倆的距離什麽時候變得這麽近?他明明坐在她身旁,什麽時候竟挪近到身軀幾乎相貼的地步?而他寬闊的胸膛,幾乎要將嬌小的她整個攏住!



  「孟同學……」甯心怡皺眉。



  「叫我天翔。」「這不太好吧。」「老師,請叫我天翔。」孟天翔深黑的眼眸直直凝視著她。



  甯心怡覺得自己此刻就像被獵人盯上的獵物,幾乎一動也不能動。



  「老師,你的皮膚好滑哦,就像絲綢一樣……」修長的手指忽地撫上甯心怡的睑頰,那指尖仿佛帶著電流,所到之處,讓她的肌膚竟微微起了戰栗。



  「孟天翔,如果你再這樣下去,我不得不走了,」甯心怡揮開他的手猛地站起來,心怦怦直眺。



  「老師不要那麽凶嘛,我只是想摸摸你而已啊。」剛才還散發著危險氣勢的男孩,此際卻露出受傷的神色,像只被主人喝斥、可憐兮兮的大型犬。



  摸摸而已?這臭小孩說得倒輕松!



  「孟天翔,我是你的家教老師,你這樣對我,可以算得上是性騷擾了。」甯心怡冷冷地板起臉。



  「誰教老師長得這麽漂亮。」孟天翔笑嘻嘻地說。「老師,你當我馬子好不好?如果和你一起走在街上,肯定有一堆男人羨慕到流口水……一想到就很爽。」「你……」甯心怡差點昏倒。這人外表還算成熟,內心卻仍是個毛頭小孩!



  「老師,我喜歡你,做我的馬子吧!」可應他的是「啪」地一聲——甯心恰將書猛地合上,清麗的小臉上滿是寒霜。



  「請轉告令尊,我能力有限,無法擔任教導他兒子的重任,讓他另請高明吧!」她轉身欲走,卻被孟天翔拉住了手腕。



  「老師,你真的生氣了?」孟天翔偷窺甯心怡的臉色,見她怒意明顯,不由得收斂了嬉笑的神情。



  「放開我!」甯心怡只覺被他大掌握住的手,像火燒一樣炙熱。



  孟天翔將她放開,哀求著,「老師,我知道錯了,你不要走好不好?我會乖乖聽話的。」「真的?」甯心哈瞪著他。



  「真的!我發誓!」「那你以后再也不能對我動手動腳,不準故意說些暧昧的話,更不許有任何暧昧的舉動。你能做到嗎?」「我可以。」孟天翔用力點頭。



  見甯心怡仍一臉狐疑,他舉起小指,「做不到的人是小狗!」甯心怡一臉黑線地看著他。



  這個年輕的男孩,危險起來像頭豹子,讓人坐立難安,但偶爾流露的撒嬌,卻又讓人難以拒絕。



  她歎口氣,坐了下來。



  「老師,你肯留下來了嗎?太好了!」孟天翔開心地一把抱住她,把頭埋在她肩窩蹭啊蹭。



  「喂!」他的氣息和懷抱,不禁讓她渾身僵硬。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再也下會了。」看到孟天翔一副「童叟無欺」的燦爛笑顔,甯心怡眼角抽搐,覺得自己似乎踩中了深不可測的陷阱……兩個星期很快就過去了。



  出乎甯心恰意料,孟天翔遵守了自己的諾言。



  雖然他說話仍亂七八糟,如「老師你美呆了」,「老師你的身材好好,肯定有C 罩杯吧」之類,但除此之外,他倒是恪守禮儀,並沒有逾矩的行爲。



  剛開始甯心怡還對這些「溢美之辭」相當感冒,但聽多了,她也把自己訓練得如聽天氣預報一樣自然。



  畢竟時薪兩干元的工作,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



  而且她也確實需要錢,以支付未來到國外進修碩士的費用。



  畢業在即,在導師的幫助下,她已經申請了美國數所知名大學的碩士班,只要一拿到cert,她便準備出國深造。



  「老師,我做完了。」孟天翔的聲音拉回她飄遠的心神。



  甯心怡低頭檢閱著他剛完成的英文試卷,唇角不由得浮現一絲淡淡笑意。



  孟天翔頭腦聰穎,反應敏捷、記憶力超強,只要教一遍便能牢牢記住,並融會貫通。



  她不明白,以孟天翔的程度,只要稍稍努力,便足以成爲全班第一甚至全年級的榜首,但他顯然把太多時間花在玩樂及「泡馬子」上,根本沒把念書當一回事。



  「老師,你笑起來好美……」孟天翔一手撐在臉頰,癡迷地看著她。



  甯心怡瞪了他一眼,不予理會。



  「除了這幾道選擇題,你都做得很好。要注意時態的改變。」她仔細地眺出幾處錯誤。



  「我知道了。」孟天翔點點頭。



  甯心怡還是比較喜歡此刻的他,像鄰家男孩,但他眼眸中隱隱閃爍某種深沈的欲望,仍是讓她感覺不安。



  有時,當他凝視著她,眼中會突然煥發出銳利的光芒,既亮又熱,幾乎讓她以爲下一秒他就會撲過來,狠狠吻上她……她知道自己不該有這樣的妄想,這兩個星期,孟天翔完全可算是個「好學生」,但不知怎地,她仍不時會有這樣的錯覺!



  在他身邊,她一直是緊繃而不安的……突然,甯心怡的手機響了,是她的男友打來的。



  甯心恰小聲說了句「對不起」便走到陽台,接起電話。



  「心怡,你那邊什麽時候結束?我來接你好不好?」手機里傳來她男友的聲音。



  她的男友周航,是大她一屆的學長。



  兩人已經戀愛一年了,從一開始的熱戀期,到現在的穩定平淡期,一周難得通一次電話。



  在別人眼中看來這或許很不正常,甯心怡卻從來沒有懷疑過周航。



  她相信周航的爲人。雖然他外貌端正,又是學生會會長,身邊不少莺莺燕燕環繞,但他不會背叛她的。



  「不用了,我自己搭公車回去就行了。」甯心怡微微一笑。



  「好吧。」周航也沒有堅持。「這個周末一起吃晚餐吧,我有件事想跟你說。」「有什麽事不能在電話里說嗎?」「呃……這個……我覺得還是當面告訴你比較好。」周航說得吞吞吐吐,似乎有什麽難言之隱。



  「好吧,反正我們也有一陣子沒見面了。那周末見。」甯心怡微笑著結束通話,一轉身,差點撞上一堵堅硬如石的胸膛,擡起頭,卻看到孟天翔一臉陰沈。



  「剛才打電話來的是誰?」孟天翔沈著臉問,醋意滔天。



  「是我男朋友。」甯心怡垂下眼睑回避著他的視線。



  明明光明正大,她卻沒由來地心虛起來……「你已經有男朋友了?」孟天翔眉頭皺得死緊。



  「是啊,已經交往一年了。」甯心怡不明白,他爲什麽看起來一臉受傷的樣子。



  「老師,你喜歡他嗎?」「喜歡。」這個問題實在太過隱私,她可以不答,但她還是給了答案。



  「那他呢?」甯心怡一怔,想了想,「他……應該也是喜歡我的吧。」「只是應該嗎?」孟天翔向前靠近一步。隱然的氣勢頓時自他高大的身軀散發而出。「你並不確定,對不對?」「不對,我確定他喜歡我!要不然他也不會打電話給我。」話雖如此,甯心怡心頭卻湧上了濃重的不安。



  她和周航有一陣子沒見了,每次打電話給他,他不是在忙,就是不接電話。



  現在他突然提出共進晚餐的要求,說起話來又是支支吾吾……「老師,我看你根本是在自欺欺人。我明明在你眼里看到了不確定。」孟天翔輕輕擡起她的下巴,深邃似海的黑眸中閃爍著明亮炙熱的光焰。



  不過才十七 歲,孟天翔就已經長到了一八〇,比嬌小的甯心怡足足高了一個半頭。



  孟天翔微俯下身,兩人互相凝視的瞳眸中,倒映出彼此淡淡的身影。



  「老師,你知道的,我喜歡你。」甯心恰突然覺得一陣暈眩,他的聲音和眼眸都仿佛有種魔力,將她緊緊地、深深地往里吸……她還沒來得及逃開,他就突然一個箭步將她攬入懷中,大掌控制住她的頭部,猛地堵上了她的唇。



  「嗯……」甯心怡只掙扎了一會兒,就被他滾燙的舌侵入了口腔。



  火熱的男性氣息,頓時滿滿地將她全身籠罩。



  她想逃,但整個人卻被他緊緊箍住,動彈不得,她想躲,但小小的舌尖無處可逃,被他強韌炙熱的舌逮住,毫不客氣地吸吮起來。



  他深深吮著她甜美的紅唇,將她小小的舌整個卷住,不斷愛撫挑逗,肆無忌憚地侵入她口腔每一個角落。



  不一會兒,他便滿意地聽到她發出如貓咪般的嗚咽,同時也感受到她身軀細微的顫抖。



  他吻得更深更火熱,恨不得將這朵靜美的水蓮整個揉入懷中……她是他的!



  第一眼看到她時,他全身就充斥著想要占有她的欲望,只是她那麽安靜、那麽柔美,又顧忌著「師生」的身分,他不想自己的急切嚇壞她,所以才在她面前扮演起乖巧的好學生。



  然而,在聽到她已經有一個交往一年的男朋友后,他的假面具頓時進裂了!



  他再也無法假裝是個好學生,更不可能眼睜睜看她投入別人的懷抱,不管如何,他都要得到她!



  從小,他就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天之驕子,父母過分的寵愛造成了他狂妄桀驚的個性。



  在他的觀念里,只有他不要,沒有他得不到的,甯心怡也一樣——突然,舌尖傳來一陣劇痛,孟天翔悶哼一聲,放開甯心怡,還沒來得及擡頭,臉頰上就被人掴了一記。



  清脆的巴掌聲在室內回蕩,聽起來格外響亮。



  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動他一根指頭,孟天翔猛地擡頭,卻在看到「凶手」的那一瞬,整個人僵住。



  甯心怡氣喘籲籲,臉色蒼白地瞪著他。



  她雙手發顫,膝蓋虛軟,若不是拼命逞強,只怕當場就要軟倒在地。



  她的唇辦已被他吻腫,像朵夕陽下綻放的花蕾,帶著楚楚動人的羞紅。



  她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一朵怒放的紅玫瑰,交織出忿怒和嬌羞的火花,完全不似平時安靜文雅的水蓮!



  整個心神都被撼動,孟天翔怔怔看著她,完全忘了呼吸。



  「孟天翔……我討厭你!我已經有了男朋友,你怎麽可以這樣對我……因爲你喜歡我,就可以強迫我嗎?你有沒有問我願不願意?你太任性了!」一串淚花無聲地自眼角流下,意識到自己情緒的失控,甯心怡猛地捂住嘴,推開擋在前面的他,往樓下沖去。



  孟天翔怔怔地站在原地……擡起手背,一滴晶瑩的液體就在他手背正中央,剔透、美麗、滾燙,幾乎要將他整個人刺穿。



  他低頭,含住那滴淚,嘗了到淡淡的堿味。



  甯心怡……心里默念著這個名字,孟天翔閉上眼睛,生平第一次,品嘗著愛情帶來的驚人悸動。



  如果說,第一眼是一見鍾情,那麽這一吻,還有她給他的一巴掌,便已牢牢攫住了他的心。



  她是他的家敦老師,又大他三 歲……但這些都不是問題!



  孟天翔唇角勾起一抹自信傲然的笑意……















0.017269849777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