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小百姓的幸福日子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多數人,無論男性或者女性對于同性的性行爲都是很惡心。

  但是也有很多人,對于異性之間的同性行爲卻非常有興趣。蓉子是前者,而
我是後者,很喜歡看女人之間的性嬉。在床上拉著老婆看lesbian,我的
妻子蓉子很反感,頭蒙在被子�,拒絕共同欣賞。而我則是看完之後,「性」緻
大增,戰鬥力大有提高。

  但是我還是不甘心,纏著蓉子一起看,並且苦口婆心地勸她:這些東西不要
當真,就像做飯時炒菜加油鹽醬醋等一樣,這些片子無非就是對性生活的一種調
劑,增加情趣,提高前戲的質量。蓉子仍然不買單,闆著臉很生氣的樣子,告訴
我以後休要再提,否則翻臉了。我悻悻地隻好作罷。

  有天蓉子下班回家,興高采烈。我問有什麼好事,問後才知道她今天晉升職
稱了。也難怪,熬了這麼多年,跑關系耍心計,總算把這件大事搞掂了。她是個
要強的人,這麼多年爲了職稱的事總是郁郁不快。在這個東北小城�,職稱對改
善生活質量有著很重要的意義。

  看著蓉子開心,我也打心眼�高興,提議到超市買點酒菜回來慶祝一下。蓉
子欣然允許。在去超市的路上,我東想西想,突然跳起了一個念頭:把蓉子灌暈
了,讓她看女同片!  想到這�,我突然興奮起來,下面也不由自主地硬起來了。進了超市,我盡
揀些蓉子愛吃的菜買,然後買了紅酒和啤酒,班師回家。蓉子接過了菜,忙將起
來,忙活了一個多小時,才搞定。

  等二人落座,我殷勤頻頻,不斷勸酒。蓉子臉上紅暈喜氣洋洋,不過半個時
辰已是暈暈乎乎了。于是我們停了酒,吃了點飯,洗漱後上床。我把蓉子摟在懷
�,曖昧地說了聲:咱們看點毛片吧。蓉子嬌嗔地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就你好這
口!

  我壞壞地笑了笑,然後啓動了DVD播放機。電視上的鏡頭開始是男歡女愛
的場面,蓉子倒是能接受。我眼睛盯住屏幕,眼角掃掃蓉子的神情,手在蓉子的
下面不斷地忙乎著。隨著電視上畫面的展開,發現蓉子下面已是泥濘一片。

  我瞅了瞅蓉子,已是媚眼如絲,眯縫著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屏幕上的男
女。這時,屏幕上男子揮動了一下手,吹了聲口哨,然後又出來一個女人。男子
說著什麼,那個女人很饑渴的樣子走到沙發上另外一個女人的面前,親吻起來。

  我偷偷地看了眼蓉子,發現沒有生氣的樣子。屏幕上的兩個女人很快像兩條
蛇一樣絞在一起。感覺身邊蓉子的呼吸急促起來,但是眼睛還是沒有離開屏幕。
我的心�也像小鹿撞著一樣,咚咚地直跳。屏幕上的兩個女人這時一邊接吻,一
邊用手在對方桃花洞�摩挲著,呻吟著。這時我感覺旁邊的蓉子身子好像在微微
發抖。接下來就更爲露骨了,屏幕上兩個女人以69式展開了纏綿。

  蓉子嘴張開了,很詫異的樣子,我的手向她下身摸去,驚覺她的手已經放在
自己的隱私處了,在輕輕地移動。

  我不由心花怒放,想了一下,就關掉了DVD。蓉子慌張地望了一下我,臉
更紅了。我這時再也忍不住了,扳倒了蓉子的身體,硬硬地壓了上去。

  自那次以後,蓉子對女同的片子也慢慢接受了,有時候還和我討論兩個女優
的身材。我對蓉子的這個悄然變化是看在眼�,喜在心�。

  那年除夕之夜,從朋友處借了一個俄羅斯的有情節A片,�面有大量的女同
情節。但是因爲不是純粹的做愛,情節一波三折引人入勝,其中的性愛部分則是
豐滿故事情節的一個必要手段,因此非常耐看。

  蓉子看完後已是不能自已,騎到我身上上下搖動,哼哼唧唧,陷于極度瘋狂
之中。我也是奮勇提槍,大戰了幾百個回合,直至讓蓉子全身癱軟下來。紅潮散
盡,蓉子伏在我的懷�低語,竊竊而笑。我心頭翻了幾個跟頭,然後冒出了一個
想法。

  我鼓起了勇氣,伏在蓉子耳邊告訴她:我想找個女人來舔你的洞,讓你快活
一番。蓉子好像醒來似的,推了我一把:去你的,我才不幹呢。再說,哪個女人
肯幹這個呢!我嬉皮笑臉地說:隻要你同意,我保證找一個女人來。

  蓉子白了我一眼:你小子又在冒什麼壞水!我哈哈笑了一聲:不過是想讓你
快活一下,又不當真,你怕什麼!蓉子沒理我,隻是在我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
但是我既然有了這個念頭,就琢磨著怎麼去動搖蓉子的想法,讓她動心。

  這個機會終于來了,但是給這個機會的,卻是蓉子高中時候的同學。這個同
學叫薇薇,因爲老公有了第三者而離婚,一直單身在家。這個周末她邀蓉子一道
逛街。兩個女人逛到很晚才回家,然後就準備在我家睡下。

  大概兩人逛得很累了,洗完澡後就睡下了。我隻好睡在客廳�。一夜無話,
第二天很早,薇薇就起床上班去了。蓉子早晨起來啥也沒說,也走了。

  晚上吃完晚飯後,躺在床上她告訴了我昨晚發生的情況。大概昨晚兩人很累
了,一會就沈沈睡去。睡到半夜,蓉子感覺薇薇抱住了她。她也是迷迷糊糊地,
潛意識中當作我了。

  後來,又感覺一隻手在摸自己的乳房,蓉子才感覺有些異樣。因爲那個手軟
軟的,不像男人手。蓉子這時候清醒過來了,有些慌亂,不知怎麼弄。

  弄醒了她,怕兩人都難堪。于是隻好靜靜地躺著。但是那隻手還在不停地摩
挲著,蓉子說她的心都差點跳出了胸膛。那種同性的手摸乳房的感覺有些新鮮,
更多地是刺激。

  蓉子說她心�很緊張,但是莫名地又有些興奮,下面就情不自禁地濕了。但
是更爲詫異的是,薇薇的手摸完乳房後沒有停下來,而是伸向了蓉子短褲�面,
直指桃花洞。

  蓉子說她緊張得要命,隻好咬住了舌頭,怕驚動了對方。薇薇的手果然伸向
了蓉子的隱秘處,手指在陰唇旁邊輕輕地拖動,然後小心翼翼地把手指伸進去,
輕輕來回抽動。

  同性侵入的異樣感覺已刺激得她血脈賁張,內心深處的感覺向潮水一樣湧向
自己的大腦,然後向全身擴散。她說自己的身體禁不住抖動了。在對方手指的引
導下,她情不自禁張開了自己的大腿,一任對方肆意地出入。不到幾分鍾,蓉子
就達到了高潮,挺起了自己的屁股,迎送著對方的抽插。

  高潮褪盡後,蓉子的心情也平息下來,聽到了薇薇緊張的呼吸聲。她立刻意
識到對方絕非是睡夢中的懵懂行爲,而是有意的跨越雷池的求愛行動。想到了這
個,蓉子說她自己的心頓時也淫蕩起來,她深呼吸了兩次,然後把手抖抖索索地
伸向薇薇的胸部。

  薇薇的胸部在大幅地起伏著,看出她也在緊張和興奮中。蓉子的手繼續抖抖
索索地伸向薇薇的下身,發覺薇薇下身已經脫去了短褲。蓉子屏住呼吸,手指輕
輕地低向薇薇的陰唇外側,不敢冒然前進。這時讓她想像不到的事情發生了,薇
薇抓住了她的手!蓉子說她差點嚇壞了,羞怯難忍,不知所措。

  更意想不到的是,薇薇拉住了蓉子的中指,插進了自己的桃花洞!薇薇引導
著蓉子的手,在自己的洞中不停地抽插,自己的小腹不停地挺起。這時兩人相當
于公開了事實,也就沒有顧忌了。

  在黑暗中,兩個女人跨越禁忌的刺激讓兩人不再有所顧忌,于是兩人脫掉了
所有衣服,光溜溜地抱在了一起,輕輕地吻著,一直到睡去,直至天亮。我聽著
聽著,差點停止了呼吸。待蓉子說完,我已是心花怒放,扯下了蓉子的短褲……

  這件事過去後後多天,薇薇都沒有再來到我家,蓉子告訴我,薇薇也沒有和
她聯系。我估計兩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想起這些事情還是
很難爲情的。

  蓉子對薇薇好像有些念叨了,我裝著不知道。在某天房事之後,我再次談到
了找個女人來爲她服務。她這時沒有反對,隻是保持沈默。我估計她動心了,就
說「就這麼定了」。

  蓉子斜了我一眼,誰能來啊?我心下大喜,知道她同意了,就說這個包給我
了。第二天,我登錄色中色論壇,找到了一個XJ的聯系方式。手機打了過去,
我把情況說明了一下,說邀她出來做。那個女人有些猶豫,最後禁不住我加價的
誘惑,答應了。

  于是,我趕緊在市內訂了家高檔的賓館,讓那個女人在指定日期提前先住進
去,然後我們夫妻倆以朋友的方式去看望她。

  到了這天,我們倆出發了,心�都有些忐忑不安。我怕的是蓉子到時反悔。
而蓉子大概是爲即將到來的新鮮體驗而緊張,苦著臉一言不發。一會到了賓館,
我們找到了那個房間。那個女人已經到了。

  這是個沒到20歲的90後,皮膚白皙,身材不是太高,看著像那種很秀氣
的湖南女孩,但是長得很甜。女孩把我們讓進了房間,打開了電視機。我簡單地
給她們倆介紹了一下。

  那個女孩微笑了一下,沒有什麼反應。倒是蓉子臉紅了。我看著兩個女人,
心�那個樂啊!于是催著她們,別耽誤時間了,先洗澡吧。女孩先進入洗澡間打
開了龍頭,讓水預熱了。

  然後我們都脫了進去了。洗澡間有些小,我們三人都放開了,我伸開手,抓
住了兩個女人的乳房,她們咯咯地笑著讓開。開始洗澡,她們倆先給我洗,一個
擦前面一個洗後面,我的家夥已經是怒目猙獰。

  然後我擦幹身子進了被窩。她們倆還在�面洗,不時能聽到倆個人在�面嬉
笑的聲音。我放心了,知道蓉子大概放下了心理包袱:既然是消費的,就該好好
享受一下吧!

  她們倆進了房間,我就開始指揮起來。我讓蓉子躺在床上,張開大腿。然後
我在上面吻她,手摸她的乳頭。那個女孩在下面吻她的桃花洞。那個女孩技術大
概很是不錯,她扒開蓉子的外陰唇,伸開舌頭,從不同角度舔著。

  蓉子嬌呼連連,不勝興奮。過一會,我讓那個女孩躺下,讓蓉子把桃花洞放
在她的嘴上,然後我在下面插她。那個女人估計也沒有見過這個陣勢,從她身上
豎立的毛孔,可以看出她也是極度興奮。

  蓉子在女孩的舔弄下,滿面緋紅,乳頭挺立,不停地揉搓著自己的乳房。接
下來,我躺在下面,讓蓉坐在我的嘴上,讓那女孩坐在我的槍上,上下抽送。這
招真是皆大歡喜啊,兩個女人嬌喘連連,此起彼伏,真是滿房春光啊。

  接著我讓兩個女人69式交合,我從上方插入那個女孩的肛門。蓉子在下面
估計也是很興奮,不時擡起頭來舔弄我的蛋蛋。如此花招不斷,兩個女人先後達
到了高潮。

  更爲可喜的是,這個女孩居然能潮吹。在蓉子舌頭作弄下,玉液傾瀉而出,
射了蓉子一臉。她目瞪口呆,大概沒想到女人還能這樣射。而那個女孩則是嘴�
嗚嗚地不能自已,手抓住我的槍往自己洞�塞。

  休息了一會,兩個女人已是軟得如泥,我隻好辛苦了,提起神槍,兩邊輪番
抽插。

  最後我也是不可忍耐,扳過兩個女人的頭,忘情激射。兩個女人杏眼迷離,
兩人輪流吮吸著我的槍頭和蛋蛋,然後沈沈睡去…

  事情過後幾天,蓉子恢複了她的嚴肅。她很認真地告訴我:的確很刺激,那
種跨越禁忌的感覺無與倫比。但是隻能僅此一次。

  如果我想再玩,可以——除非和她離婚。

  我看到她這樣上綱上線,隻好默然。畢竟這些床第之歡隻是生活的極少一部
分。大多數時候,我們仍需要人模人樣地上班下班,維持生計。如今讓我欣慰的
是,經過這幾件事後,蓉子如今已願意和我同看女同片,並且這已成爲我們調劑
性生活的常用方式之一。






















0.012211084365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