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可憐的母女(上)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在北方,惡人橫行。拜當地的無能官員所賜,各個小城成為了殺人犯、盜賊、採花賊的天堂,人民受盡其害。

「娘親,我出去採藥啦!」少女背著竹簍,朝屋內的婦人說道。雖然她穿著滿是補丁的裙子,但仍無損她的青春美麗。

「萍兒,妳要小心點,記得回來吃午飯啊!」婦人的身材十分豐滿,透著成熟韻味的臉上露出溫柔的笑容。

萍兒和她的母親住在離村子不遠的木屋裡。萍兒的父親是一個獵人,每天上山打獵養活一家子,可是一年前不幸被野獸殺死,剩下兩母女相依為命。

幸好母女跟小村裡的人交情不錯,村裡的大夫更好心地教萍兒辨認一些常用的草藥,好讓她能自行採藥去賣錢。萍兒的母親桂蘭亦會繡一些手帕拿去賣,兩母女的生活得而維持。

目送了女兒離開,桂蘭走回屋裡繼續做她的針線活兒。腦中思索著午飯煮什麼。

過了半個時辰,桂蘭放下手上的活兒去準備午飯。讓女兒回來可以吃到新鮮的飯菜。

桂蘭在廚房待了半個時辰,煮了兩人份量的午飯,將午飯端上桌上,桂蘭拿布擦了手,期待著女兒的歸來。

可過了一柱香的時間,桂蘭仍然不見萍兒的身影,不禁擔心起來。萍兒怎麼了?不會是遇上什麼意外吧?突然想起了自己夫君的事,桂蘭感到心寒起來,我要去找萍兒!

桂蘭拿了一根木棍,便匆忙地往山上趕去。

「萍兒!萍兒你在哪啊!應應娘親......」桂蘭進到山裡,喊了女兒的名字幾次,但也得不到回應。

「別嚇我啊,萍兒,你究竟在哪裡啊?」桂蘭急得快哭了,她開始責怪自己讓女兒一人上山。

「嗚......」忽然桂蘭聽到一些聲響,她停下來試著辨認聲音的來源。她往右邊的樹叢走去,聲音越來越清晰,桂蘭心中有著不詳的預感。

「萍兒!......」當桂蘭撥開樹叢看到眼前的景象時,入目的是如噩夢的畫面。

她的女兒正渾身赤裸地被三個男人包圍著,她的嘴裡塞著一個男人粗大的陰莖,她的左邊乳頭被另一根陰莖擠壓磨擦著,她下身的處女小穴正被第三個男人肆意舔弄著。萍兒臉上的表情既屈辱又快樂。

「萍兒......」桂蘭被眼前的景象嚇得掉下了手中的木棍,那三個男人也察覺到了她的存在。

「喲,兄弟們,又來了一個好貨色呢!我們今天真的走了狗屎運啊,嘿嘿!」說話的正是那個逼萍兒給他口交的男人,他臉上有條可怕的刀疤。

「放開我的女兒,你們這班禽獸!」桂蘭不顧一切地衝上前,試圖扯開男人。

「哼!有點脾氣啊你這娘親」那刀疤男毫不在意桂蘭的拉扯,揚手給了她一巴掌,將桂蘭甩到地上。

「娘親!......放開我」萍兒看見娘親被打,哭了出來,掙扎著想救母親。

「呵!潑辣的女人我最喜歡了」那刀疤男蹲下來,一手扯著桂蘭的頭髮,一手爪住她豐滿的乳大力捏揉。

「好一對奶子啊!」刀疤男笑得淫邪,伸手撕開了桂蘭的衣領。,露出了雪白飽滿的雙乳。

「求求你們放過萍兒吧!她只有十五歲啊!」桂蘭跪著請求男人放過她的女兒。

「哼哼!那要看你表現囉!夫人,現在先給老子脫光!」在刀疤男灼熱的視線中,桂蘭含著淚把自己的衣服脫下,直至變得一絲不掛。

「嘖!夫人身材真好啊!來,讓老子用你這對奶子快活一下」刀疤男雙手揉弄著桂蘭的乳房,他含著左邊的乳頭不停吸籲,手指拉扯著她右邊的乳頭。

「啊!......」桂蘭心中雖然感到悲憤,但仍被快感刺激得叫了出來。

「來,快用你這對奶子夾著老子的雞巴!」桂蘭雙手托起自己的乳房,將刀疤男的雞巴緊緊夾住,只露出了龜頭。

「噢!他媽的真爽!」刀疤男緊抓著桂蘭的乳房,擠壓按摩著自己的陰莖,又不時抽插起來。

「快舔我的雞巴,老子要射在你這賤貨的嘴巴裡!」刀疤男逼桂蘭含著他的龜頭。

「啊!......要射了,給我全部喝下去!」刀疤男抽插了幾下後,在桂蘭的嘴裡開始射精,一絲絲白濁自桂蘭的嘴角溢出,滴在她的乳房上。

「不要!娘親!娘親啊!......」萍兒看到母親的模樣,心痛不已。但接著她的嘴巴又被塞入一條陰莖。

「躺下!屁股向著我,給老子舔乾淨!」桂蘭伏在男人身下張嘴含著他的陰莖,而刀疤男則雙手捏著她得屁股,看著她的私處。

「哈!你這賤貨,給老子含雞巴下面就濕成這樣,欠幹是吧!」刀疤男惡質地用手指揉搓著她的陰蒂,舌頭則伸進了她的陰道裡攪動。

「嗚!......嗯!」桂蘭嘴裡含著陰莖,只能發出模糊的哭音,其腰部因快感而戰抖起來。

「嗯!嗚......」另一方面,萍兒口交的時候的,秀雅的雙乳給人粗魯玩弄著,下面的小穴亦被人舔弄著。

「怎樣!處女膜被舔很爽啊?你這小賤貨,跟你娘親一樣淫蕩呢!」男人緊抓著萍兒的大腿,舌頭激烈地舔弄著萍兒的蜜穴。不一會兒,萍兒的呼吸漸重,腰部變得緊繃起來。

「嗯啊!......啊!」萍兒尖叫起來,射出了她第一股陰精,快感另她雙眼微微翻白。

「啊啊!你女兒高潮了呢!等老子也來讓夫人高潮吧!可別輸給你女兒啊!」刀疤男將桂蘭按到在地上,將她的大腿打開,露出了她流著淫水的小穴,然後扶著自己的陰莖,猛然地插進了陰道。

「嗯!......」男人的巨大狠狠磨擦著很久沒行過房的小穴的內壁,那種久違的刺激令桂蘭不禁嬌吟出聲。

「啊!沒想到你下面的嘴這麼緊,生過孩子還這麼騷,讓老子的大雞巴操死你這賤貨!」在一片淫聲浪語中,刀疤男猛烈地律動著,兩人的交合處發出了煽情的水澤聲,聽得另外兩個男人蠢蠢欲動。

「啊!......嗯!啊!......」突然,刀疤男將桂蘭抱起,面向萍兒他們的方向,擡高她的大腿,讓兩人的交合處完全展現在萍兒面前。

「來,看清楚老子怎樣把你娘親幹到高潮吧!哈哈哈......」萍兒看著男人粗大猙獰的陰莖不斷進出自己娘親的小穴,抽插期間淫水混合著汗水緩緩流到地上,形成一幕色情的畫面。萍兒心中感到悲涼的同時,也詭異地感到一絲興奮。

「啊!萍兒別......別看著我啊!求你......」被女兒看到自己這模樣,桂蘭感到深深的屈辱,同時快感也來得更強烈!

「要......要泄了!啊!......」桂蘭的頭忽然向後仰,腰部顫抖著,一股陰精自她的小穴激射而出。

「啊!......好緊!老子也要射了!......」刀疤男低吼一聲,陰莖深深地插入桂蘭的蜜穴,將自己的精華一股股注進子宮深處。

刀疤男射完精後,將自己的陰莖抽出來,一絲白濁自桂蘭的痙攣著的小穴流出。

「老大......我也想來一發!」另一個男人已經急不及待地撲向桂蘭,將自己的陰莖插進桂蘭的陰道。

「啊!好爽!老子忍了很久啦!看我不幹死你這隻母狗!」男子橫蠻地將桂蘭的下身擡高,自己跪在地上,緊抓著她的兩隻小腿,下身狠狠抽插起來,發出了「啪啪……」的肉體撞擊聲。

「啊!啊嗯!好深啊!......」桂蘭已經完全臣服於欲望之下,開始淫蕩地玩弄著自己的雙乳,下身扭動著配合男人的姦淫。

「哼!哼!小騷貨,等急了吧?現在等老子用這大雞巴幫你開苞啊!」刀疤男的陰莖維持著半勃起的狀態,他讓他的手下緊抓著萍兒,然後強行打開她的雙腿。

「啊!好漂亮的粉紅色呢!讓老子好好疼愛你......」刀疤男色迷迷地看著萍兒的處女小穴,伸手撐開她的兩片陰唇,露出了小小的陰道口。

「來咯!」刀疤男扶起自己蓄勢待發的陰莖,慢慢擠進萍兒的小穴。

「嗚!痛......好痛啊!娘親救我......」萍兒痛得冒出了冷汗,她看向桂蘭,卻絕望地發現自己的母親已沈淪於性愛中。

「嗯嗚......萍兒,娘親對不起你......」桂蘭看向萍兒的雙眼交織著快樂與痛苦,但她已無法再理會自己的女兒,因為新一輪的快感已經襲來。

「嗯!爽死老子啦,果然處女是最美味的......」刀疤男將臉湊向萍兒,強行與她舌吻起來,雙手不停地揉搓玩弄她的雙乳,下身毫不留情地猛力前後抽插,萍兒的小穴被撐得最開,一絲絲血紅伴隨著體液自兩人的交合處流下。

「呵,讓老子來插你這隻母狗的菊花」第三個男人蓄著鬍子,看老大跟萍兒,挺著下身的雄偉走到桂蘭面前,叫他的兄弟與桂蘭側躺。

「咿啊!不行.......會壞掉的!」維持著小穴被插入的狀態,桂蘭的一邊被鬍子男架到肩上,身後的菊花被他的巨大緩緩插入。

「啊!你的菊花真他媽的緊!夾得老子差點射了!」鬍子男搖動著腰部,其陰莖深深的插進桂蘭的菊花,抽出時上面附著一些腸液。

「哈哈!還說不要,連菊花都濕了!」鬍子男與另一個男人一前一後幹著桂蘭的小穴和菊花,雙重的刺激令桂蘭爽得大聲淫叫起來。

「啊!嗯......好舒服,我快死了啊!再用力的操我啊!......」桂蘭感到重未感受過的快感,她覺得自己快瘋了。

另一邊,萍兒已經變成背向刀疤男,男人緊抓著萍兒的乳房,腰部狠狠地往上頂弄,弄得萍兒尖叫不停。

「嗯!啊!放過我....求你」萍兒流著淚,體內的敏感點正被不斷地刺激著,強烈又陌生的快感令她害怕,她只能無助地呻吟哭喊著。刀疤男突然整個人貼到萍兒的背上,粗大的陰莖因此更加深入萍兒的子宮,龜頭甚至已經頂進了子宮口。

「啊!頂到了!嗯.......」萍兒的小穴湧出了更多淫水,忘我地叫了起來。

「老子要你好好記著誰是你第一個男人!」刀疤男托著萍兒的臉伸出舌頭與她的激烈的交纏起來,身下的動作越來越快,最後他緊抓著萍兒的細腰,腰身一抖,一股股精華射進萍兒子宮的深處。

「嗯啊!......」萍兒感覺到一股股熱源正注入自己的體內,這刺激得她又再高潮了一次。刀疤男射完精後,將陰莖抽出了萍兒的小穴,萍兒的初嘗情事的小穴已被蹂躪至艷紅色,一股股精液混和著淫水湧出流淌下她的大腿....

另一邊,兩個男人均在桂蘭的體內射出了自己濃郁的精液,而桂蘭則昏迷了。

男人們發洩完獸慾,將全身滿佈著精液的兩母女如破布娃娃般丟到地上,然後穿上自己的衣衫。

「哼!你們兩個別想著求救,否則我們會殺光那些幫助你們的人,再將你們一起賣到窯子裡,讓人操爛你們的下面,呵呵......」刀疤男兇殘地威脅著她們,萍兒緊抱著母親,驚恐地看著眼前的惡鬼。

「嘿嘿,我們會再來找你們的,可別想著逃走!等我們下一次回來時,會帶你們兩個回寨子裡做我們的性奴!」鬍子男說完,看著兩母女們舔著自己的嘴唇。

看著三個男人的離去,萍兒臉上流下了絕望的淚水,咽嗚地痛哭起來。



















0.01542901992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