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我與乾媽1~4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與乾媽1~4

駭客伶姨 第一章 誠實的獎勵
晚上六時許,公車上...
"小正乖,吃完麥當勞就到乾媽家去喔,今天就住乾媽家喲." 這,是五年前的事了,我爸媽常要外出應酬, 這時媽的閨中密友伶姨就來帶我到她家去. 伶姨年齡比媽小上一大截,怎?認識的我不知道.只知道伶姨是我乾媽. 我只知道,爸媽只要電腦有問題,一定是一通電話問伶姨. 伶姨原本在她以前念的大學計中任職, 後來被一家資訊公司聘去當安全部總監. 做沒多久公司要升她的職,伶姨卻厭煩了還得不時到公司的日子, 婉拒了提議.那公司?了留下伶姨,請伶姨當首席安全顧問,要不要到公司隨伶姨的意. 之後陸陸續續有不少公司慕名而來,伶姨又多了不少顧問頭銜.當然,伶姨也接了我爸媽一家子公司的首席安全顧問聘書, 只是先和我爸媽約法三章,言明絕不支薪. 伶姨平日就待在家,她還有個嗜好就是電腦遊戲.新遊戲一出來,一定先出現在伶姨家.常常伶姨玩完了,國內還沒上市. 有時她就送給朋友,拿去出版功略及破解. 所以,我也滿喜歡到伶姨家的,因?伶姨家有各式電腦遊戲可以玩. 後來,伶姨嫁了人,搬離了臺北. 物件,是聘伶姨當顧問的其中一家公司的母公司總裁.然後就是半年前了.伶姨的丈夫突然留張條子說要去尋找真正的自我.把財?,以及他的跨國企業,全留給了伶姨.還有一紙簽好名的離婚證書,說他不能因?任性就綁住伶姨.心情紛亂的伶姨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最親近的密友,我媽.於是,伶姨到我家住了一星期,理清了思緒.找了人管理她的豪宅,將跨國企業及其子公司托給專業經理人管�.?了不想離朋友太遠,伶姨決定搬回臺北.最後,她買下的,是我家大廈中的兩層樓,打通成一戶.伶姨婚後並沒有孩子,所以就常要我也叫她媽,不過,這一點,不管伶姨怎?討好利誘,我都不?所動.伶姨的英文也不是蓋的,說寫聽均屬一流.(後來媽才告訴我,伶姨從小就到美國,在"小留學生"名詞的出現之前就已赴美,直到伶姨國中才回來)而且還是國內最高學府的理學院畢業.現在加上住在我家樓上幾層樓,我要入國中,媽於是拜託伶姨當我的家教.爸媽又常出外應酬.所以,最後變成,我住在伶姨家的日子反而比自家多.伶姨替我準備了一個房間,規格擺設都與我樓下自己房間一模一樣.唯一的不同,是電腦的連線.我房�的與對房伶姨的是相連的.對外,伶姨拉的是256K的專線.伶姨現年三十五歲,面貌姣好,身裁窈窕修長,身高163公分.三圍是34C,25,35.(上圍是我在洗澡時偷看到伶姨乳罩知道的,其餘是日後伶姨告訴我的)聰明機智又美麗溫柔,我真是不明白,伶姨的丈夫?什?放著這?個完美的人而去"尋找自我"?如果硬要挑毛病,就是伶姨的迷糊個性,不時會忘記帶東西.正是因?這個個性,加上我正在發育的年紀,所以,有次伶姨把待洗衣物拿去洗衣間時,不小心把一件淺藍色三角褲掉了,被跟在她身後的我撿了起來.這件三角褲被我藏在抽屜的夾層中,每天上網看色情圖片時,一邊手淫,一邊將伶姨的三角褲湊在鼻邊及雞巴上斯摩.伶姨規定我要寫日記,所以我每天都會用電腦日記程式記錄下來.?了保有隱私,要開日記程式是須要密碼的,這個程式也沒有icon在桌面或任何組群檔案夾.不僅如此,我還把整個目錄隱藏了起來,可說是防衛嚴密.所以我就放心的把藏了伶姨的三角褲的抽屜夾層這些事記在日記中.這陣子,爸媽出國考察,行程結束後不回國,直接去度他們的n度密月去.我是獨子,只要把我安置好,他們就當"不良父母"去了,於是,又被托給了伶姨.一個夏日午後,我從外頭玩回來,直接回伶姨家.見到伶姨正在準備晚餐.我倒了杯飲料,坐在廚房料理桌旁的高腳凳上,和穿著寬鬆上與長裙的伶姨閒聊著.陽光襯托出伶姨美妙的身材,而伶姨來回的移動更突顯她美麗的豐臀.裙下三角褲的稜線隱約可現.真想看看她裙下的三角褲,貼在她身屁股上的樣子.想著想著,我身體起了自然反映,講話開始吞吞吐吐.我急忙的喝飲料掩飾.可是,伶姨還是察覺了,轉過身來,看著我問,"小正,你是怎?了?"我想,這下毀了,還是直說,省得最後謊話扯得七零八落.所以,我就把我看到的及腦中想的說了出來.伶姨愣了一下,咬了咬下唇,想了一會,然後終於下了決定."小正,我們大人一直都教你要誠實,所以,你說出來是正確的行?.因?這樣,誠實是該有所獎勵的"然後,伶姨把裙子撩了起來,露出她穿的白色三角褲,就這樣站著讓我看了好一會兒.再轉過身去,把穿著三角褲的屁股也讓我看.最後,她把裙子紮在腰際,讓只穿三角褲的下身就這?暴露在我的視線,繼續準備晚餐,就好像沒事一樣.這種轉變,這個情景,我的雞巴都快暴了.急急忙忙放下飲料,沖回房間,沒兩下子,我的精液就噴了出來.收拾好了之後,伶姨也喊道,"小正,來吃飯了"我走出房,回到餐廳,我才發現,伶姨的裙子還是一直紮在腰際.就這樣一直維持著.伶姨神色自若,表現得一絲異樣都沒有.而在她起身?我添飯,走過我身旁時,我還瞄到有幾根陰毛調皮的從縫邊露了出來.伶姨的菜一直都很好吃,但是,這頓飯,我的吞咽困難許多.草草吃完,我又沖回房間,又手淫了一次.駭客伶姨 第二章 駭客入侵這天,伶姨心血來潮,想到總公司去視察.留我一個人在家.於是,我就偷偷潛進只能從伶姨房間進去的更衣室去探險.那間更衣室大概是明亮寬敞,伶姨的衣物配飾都整齊的陳列著.當然,我的目地不在這兒,我的目標在那些大抽屜.我打開左邊第一格,入目的是一格格的褲襪.網眼,蕾絲,各種花彩,各種?色.好,左邊第二格,這�放的是吊襪帶組,同樣的,各形各色俱全.第三格則是絲質小內衣,小馬甲,還有連身小馬甲在最下方用按鈕扣扣住.進入右邊第一格,我知道我找到了,配套的奶罩與三角褲.右邊第二,三格也是.這三層是依?色深淺排列的.在網路上見過的情趣衣物,這�都有.蕾絲鑲邊,中間鏤空蕾絲,中空,中間用較透明絲質的,丁字型的.....真是大開眼界.�面以絲質得居多,夾雜一些綿質的.估算有一半左右是透明的,真是進了寶庫了.而且,我還發現,最下層抽屜中最�面幾格,放的並不是衣物.有跳蛋,有按摩棒,有肛塞,最新奇的是,跳蛋,按摩棒和肛塞居然都還有無線搖控型的.有些還是全新尚未拆盒的呢.然而,我卻沒有拿走任何一樣.因?,少了那股穿過得騷味,取而代之的是清新洗過的味道.我沈醉在其中,想像著伶姨或穿或用這些東西的景像.突然,我被電話聲拉回了現實.我急忙沖回我房間接聽電話.(沒錯,伶姨在我房間留了我的專線電話)是伶姨打來的."小正,乾媽忘了帶家�鑰匙出來了,這樣吧,你把鑰匙帶著,我待會回去接你,我們出去吃吧.你想吃什?呢?"我回說隨便.伶姨沈吟了一下說,"你到我房�的電腦,打開我得萬用手冊程式,密碼是.......,翻到Gourmet那部份,到評價5.0滿分的地方,選一家你想去的吧.""可是,伶姨,你不是可以從公司登入家中電腦嗎?""小傻瓜,我是做網路安防的,怎?會笨到開放我的私人資訊呢?伺服器中,就是那顆硬碟完全隔離,只能從我桌上開?的.更何況,是你要選擇去哪一家吃呀."於是我就拿著無線電話又回到伶姨的房間.輸入密碼,隨意挑了一家.把那家餐廳的電話給了伶姨,讓她去訂位."好,那?,記得帶鑰匙,我半小時後在樓下大廳等你羅."
當我準備關畢程式時,我突然在伶姨昨天的記事中看到一組字串,
是我的日記程式的密碼!
也就是說,我所以?不會讓伶姨知道的秘密,對伶姨的性幻想,
伶姨全都知道!
我回到房�,打開電腦,然後就不知該怎?辦了.
伶姨都已經看了,我還能怎?辦?
改密碼是不可能防得了伶姨的,現在刪除也來不及了.
換日記程式也沒有用,伶姨還是可以輕鬆如入無人之境的侵入.
該怎?辦?該怎?辦?
就這樣我在電腦前呆坐了二十分鐘,才猛然發覺伶姨要來接我了.
頹然的把電源關上後,我下樓和伶姨出去吃了頓食不知味的晚餐.
這其間,我都不敢正視伶姨.
伶姨發現有異,直問我怎?了,是不是不舒服?
我沒有回答.
回到伶姨家後,我拿了我家的鑰匙,說要回家去睡,就坐電梯下樓回家了.
之後幾天,我都只是坐電梯上樓到伶姨家吃三餐,學英數理化,
再坐電梯下樓回家.
還是伶姨打破僵局,說,
"小正,你媽把你托給我,可是你每天晚上都下樓去,
我擔心你一個人在家不安全,
還是上來你房間睡吧"
我回說,不會有問題的.伶姨又說什?瓦斯電氣都還是有隱藏危機什?的.
這些,都沒有說動我.
最後,伶姨說,
"我一個女人家,單獨住安全上也有顧慮.你是男生,要保護我.
你上樓來睡,我們多少也有個照應.不然我就搬下去你家."
這下我沒話說了.於是,又回伶姨家住了.
那晚,養成的習慣,我不自覺的又把日記程式打開,自動翻到最後記錄的一頁.
入眼的是日期,是伶姨到公司的那天早上,而且,令我訝異的是,
內容不是我寫的.
對不起,小正,乾媽昨晚一時手癢,看了你的日記,侵犯了你的隱私.
你知道的,乾媽是專門防堵駭客的.
你應該也清楚,安防與駭客只是一線之隔.乾媽的另一個身份就是駭客.
乾媽是最早期的駭客之一,這也是乾媽的興趣之一.
正因如此,乾媽才能鎮得住入侵駭客.
所謂盜亦有道,我們正牌的駭客是不會侵害對方資料,侵犯對方利益的,
我們只會留下訊息給管理者,叫他補好這個漏洞.
若不是留下訊息,我們在"技術上"來說,是根本不存在的.
只有夠笨的駭客才會被人察覺抓到的.
至於那些?非作歹,偏離正道的,僅管沒對乾媽掛名的公司下手,
乾媽在追蹤出來後也會給予治裁.
最近破獲的一些駭客,其實破案的關鍵,是他們主要信箱中發出的一封"自首信".
當然,他們對於這封"自首信"是全然不知情的.
所以,當乾媽連到你的電腦,看到有保護,就不自主的一路破解進來了.
如果沒有保護,可能乾媽就忽略過去了.
不瞞你,只要與internet連結的電腦,沒有乾媽進不去的.
至於封閉式的,乾媽只要接觸其中一個點,三兩下也可拿到最核心的資料.
手淫並不是壞事,適度的手淫其實是很健康的.
這沒有什?不好意思的.乾媽不會反對禁止的.
你現在看看螢幕旁,乾媽?您準備好了滋潤乳液,就是不希望你傷到命根子.
至於你藏在夾層的那條底褲,已經放太久了,乾媽拿去洗了,並且替你換了條新的 .
如果?色樣式你不喜歡,在日記中告訴乾媽,乾媽會換你喜歡的.
要不然,你就直接到乾媽的更衣室挑選好了.
對於你拿乾媽當性幻想的物件,乾媽不會怪你的.
事實上,乾媽覺得很榮幸.
只不過,現實道德約束,在真實生活,我們不能逾越這條無形的線.
乾媽其實很欣賞你這些性幻想的想法,這樣子,好像我們更親近.
乾媽的好奇心違背了駭客的守則,侵犯了你的隱私,真的很抱歉.
希望你可以原諒乾媽.
巧伶
我看完了這篇東西,先瞄向螢幕旁,沒錯,有瓶乳液.
再來就是查我藏在夾層那條乾媽的三角褲.
淺藍色的三角褲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條粉紅絲質小襯褲.
我拿了起來,嗅了嗅,是條乾淨洗過的.
乾淨的三角褲,少了那股味道,情調就不對了.
我再仔細的詳讀了幾次.沒想到,乾媽這?開明.
然後,我決定要在我的日記中給乾媽留言.

伶姨
如果我要乾淨的三角褲,我大可從網路上購買,不是嗎?
而且,我不喜歡襯褲,是不是可以請您換過?

然後,我就去做別的事了.
隔天,我藉故去便利商店,順便回家檢查一下,出去晃了一下.
當我回來後,伶姨在她房�睡午覺.
我直奔我房間,打開抽屜時.
發現我的抽屜多了一格分隔,�面是條粉紅色三角褲,原來的襯褲不見了.
夾層�就沒有東西了.
我拿起那條粉紅色三角褲,聞了一聞,那股熟悉的騷味又回來了.
我知道,伶姨又入侵的我的電腦,並且明白了我的意思.
開電腦一看日記,伶姨又留了字.
Your wish is my command.
至於夾層,乾媽想就不必要了.這種事不必躲躲藏藏的,不是嗎?
巧伶
真是沒有想到事情竟是這樣的發展.
從那天起,我的抽屜�每隔兩三天,伶姨幫我打掃房間後,
就會換過一條穿過的三角褲,供我手淫用.
有時還有搭配的吊襪帶或絲襪以及胸罩 --- 這是當伶姨考我英數理化時,
我成績好的獎勵.
(喔,?什?沒有幫傭或管家?這是伶姨的堅持,
她不喜歡外人碰她家�的東西.
一如防堵駭客,不喜歡有人入侵.所以家�一切都由她自己動手.
事實上,房子裝璜好之後,
除了幾次爸陪媽上來或者媽自己上來,只有我來過.)
至於乳液,也都經常維持足夠份量.
住在伶姨家,比樓下幾層的自家有趣多了.

駭客伶姨 第三章 意外的收穫
這樣子的日子,實在很快樂.
我可以大大方方的在房�,拿著嗅著伶姨的三角褲手淫.
不必怕伶姨發現而把門反鎖.
而且,每隔兩三天打開抽屜都會有種開獎的興奮與期待.
這天晚上,我一如往常,在伶姨給我上完課後,
將房門關了(雖然沒有反鎖,但是,我還是不想讓伶姨看到我手淫)
上了網路,看著圖片,拿出伶姨今天新放進來的三角褲,手淫了起來.
想像著圖上如果是伶姨和我,不禁雞巴又漲大不少.
當我把伶姨的三角褲靠上臉頰時,我發現,居然有點濕濕的.是淫水!
想到這�,我快噴出來了.
沒想到,就在這時,門把轉動了,伶姨踏了一步進來,一邊說著,
"小正,我要去超市買點東西,你要不要我順便買些什??"
我急急把伶姨的三角褲掩在我的雞巴上.
可是,到了緊要關頭已不容我煞車回馬了!
一股濃精噴了出來,將伶姨的三角褲稍頂起來.
這件三角褲就漸漸被陣陣續來的精液把濕潤了.
伶姨也愣住了,一會兒回過神來,才囁囁嚅嚅的說,
"對不起,小正,我該先敲門的"
然後,伶姨居然就跪在我大開雙腿的雞巴前,
用那條已沾的精液的三角褲,將我射精後的陽具擦乾淨.
經過伶姨纖細手指的觸摸,我的雞巴又微微挺了起來.
"好啦!" 伶姨站起身來
"這條內褲我要拿去洗了.你要我到超市順便買些什?嗎?"
伶姨轉身準備走出去了.
"可是,伶姨,你....."
這回輪到我囁囁嚅嚅的了.
"哎,真是搞不過你.好吧,把頭轉過去,眼睛閉起來"
伶姨背對著我這?說,一面隨手把那條浸濕的三角褲放在我桌上.
雙腿並攏挺直,將裙撩起在腰際,就在我房門前將三角褲以優雅的姿勢褪了下去.
我就這?一直沒動,看著這一切,看著那條剛剛還貼在伶姨美臀上的三角褲,
就這樣連同褲襪脫了下來.
我還看見,伶姨濃密陰毛覆蓋下的豐滿陰阜,渾圓的豐臀,還有那緊縮的肛門.
全都一覽無遺的呈現在我眼前.
不自主的,我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微微的張了開來.下面的雞巴,更是高聳了起來.
忽的眼前一黑,這條還留著伶姨體溫的蘋果綠三角褲就這?被輕?到我臉上.
"叫你閉上眼睛別看的你還看.小色鬼!"
伶姨嗔道.
順手拿起那條沾了精液的三角褲,就這?走出我的房間.
走出門外幾步時還?下一句,
"還有,把你的桌子擦一擦"
看著伶姨臀部輕擺,路過垃圾筒時,將那條三角褲往�面一?.
然後穿上高跟鞋,就這樣,裙子底下空無一物的出門到超市買東西去了.
等我回過神來,伶姨已經出了門去了.
那條還留著余溫的蘋果綠三角褲還掛在我的臉上.
至於我的陽具,早已豎的快噴出來了.

駭客伶姨 第四章 柔軟的褲襪
那天我不但能夠擁有伶姨的三角褲,上面還留著伶姨的體溫,
我是如何的滿足,都記錄在日記上.
現在我反而希望伶姨會再度入侵我的電腦了.
所以我試探的在日記的結尾,要求希望以後也可以同樣有著伶姨的體溫.
這樣寫了兩天,都沒有回應.
而我,還是留著伶姨那條蘋果綠的三角褲.
第二天晚上,我下樓到我家做例行的巡視.
回來後,我打開電腦一看,伶姨留了回應!
小正,我很猶豫,我不知道我這樣做到底是對或不對.
照正常世俗觀念,毫無疑問我是錯的.
可是,手淫在我的看法是很健康的宣洩管道.
更何況,我這?做,你在課業上也能更專心......
哎,不管了,好吧,答應你好了.
以後我就不再把我的貼身衣物放你抽屜了.
你需要時和乾媽說,乾媽就當場脫給你.
巧伶
我跑到客廳,看著伶姨.
伶姨正叉開大腿坐在沙發上,似乎早料到我會沖出來,笑笑說,
"怎?了?瞧瞧你,急色鬼一個,凡事要慢慢來,才能享受它的樂趣."
我興奮的說不出話來,只說出"伶姨....你....日記上說....."
伶姨回答道,
"等不及,現在就要是不是?
好,乾媽都答應你了,怎?會不算數?"
說畢,伶姨就在沙發上翻轉過身去,還?來一句,"要閉上眼睛哦."
接著就翻過身去,背對著我,跪趴在沙發上,以曼妙的姿勢將她的三角褲脫了下來 .
當然,一切又一覽無遺,我的眼睛不但沒閉上,還瞪得更大.
然後這條三角褲隨著一句話被輕?到我頭上,
"拿去吧,小色鬼.我就知道,說了要你閉眼,你也不會聽的"
我愣在當地,回過神後,拿著我的獎賞,回房解決我那快撐開短褲內的問題.
這個日記已經不只是個記錄的程式了.
它現在是互動式的了.是我和伶姨的雙向溝通管道.
伶姨告訴我,她還是遵照駭客的不成文規矩,會留下記號.
在她看過的日記,左下方會有個小小的 CL 標記.
後來,我陸續寫,我喜歡看伶姨穿高跟鞋,短裙.....
我的要求一一被應許了.
伶姨在看的我的日記後,隔天就上街採購.
伶姨原本就有不少高跟鞋,但是她說,
原本的高跟鞋都在外走過,會把家�地板弄髒.
所以新買一批,專門在家穿給我看.
唯獨一點,在伶姨褪下內褲乳罩時,我都只是驚鴻一瞥.
意猶未盡,想再仔細看時,伶姨的短裙或上衣就覆蓋上了.
有一次,在伶姨褪下內褲乳罩時,我造次想摸摸伶姨美妙的胴體,
伶姨把我的手拍開說,不可以,這樣我不能接受.
還有一次,和伶姨去逛街時,我忍不住把手往伶姨的美臀上放,
伶姨的臉馬上拉了下來.回家後告訴我,男人不該有這種輕挑的舉動,
就算關係親蜜,也只能私下這?做.但是在大庭廣?之下,就不很不得宜.
不僅如此,這樣她會被外人看賤,對她是種羞辱.
更何況,這樣輕挑是不尊重她在外的身份.
儘管伶姨說得很有道理,我覺得,還有某種的心理障礙成份在.
我每天都把對伶姨的性幻想寫在日記�,
我也知道,伶姨會看得到的.
每天日記的最後,我都寫著,伶姨,可不可以讓我仔細看看?
可不可以給我摸摸看?好不好嘛,伶姨.
不然,我滿腦子都是伶姨曼妙的胴體,什?事都做不了了.
好不好嘛,伶姨.
由伶姨留下的記號,我知道,伶姨都看到了,只是,她還在猶豫.
終於,有天,我和朋友約了出去玩.
回家時已是晚飯時刻,伶姨正在廚房作菜.
我沖完澡回房後打開電腦,
現在我已設定自動先開?日記程式,
至於隱藏目錄及密碼,因?沒有必要,我也都拿掉了.
入眼的是伶姨的留言,終於,伶姨下決定了,不管是好或壞.
我急忙拉把椅子坐下來仔細看.
小正,
我總覺得我們這?做有些不對,可是,我又說不上來是哪兒不對.
是我身?你乾媽的身份嗎?
可是,當乾媽不是就該照顧寵愛乾兒子?
我也看不出讓你有安全的宣洩管道,減少課業外的成長煩惱有什?不對.
難道是乾媽和你之間的年齡?或是禮教的約束?
這也都不該困擾乾媽的,乾媽向來最討厭這些世俗觀念.
那?,到底是什??
乾媽想不出來,男女兩情相悅,問題在哪裡?
這件事,乾媽想了好幾天.
既然找不出反駁的理由,乾媽就該答應你的.
可是,總是怪怪的,說不上來.
這樣子好了,我們彼此折衷,
你要摸乾媽的身體,乾媽答應你.
但是,只能隔著乾媽當時的穿著,並且只能在私下只有我們倆的情形.
至於要看乾媽私密之處.....我們先保留.讓乾媽把一切想清楚,好不好?
乾媽也很苦惱,想給你答覆,卻又不知該如何決定.
原諒乾媽,讓你這幾天如此煩悶,
你可以接受乾媽折衷的提議嗎?
讓乾媽多點時間把這整件事想清楚,好不好?
巧伶
太棒了,有回應了.
我沖到廚房從後方一把抱住伶姨,向她說謝.
伶姨當時是穿著絲質上衣,短窄裙,搭配褲襪,以及"家居用"高跟鞋.
伶姨說道,
"怎?了?小正.小心點,不然我們的晚餐就完蛋了."
這時這些話我怎?聽得進去?又怎?會在乎?
我摸向伶姨那對令人遐思的乳房.我更是驚喜,在絲質上衣下,並沒有乳罩.
美乳盈握,我一手揉著伶姨的左乳,一手向下探入伶姨的裙底.
撫摸著伶姨翹起的美臀,三角褲在褲襪上的襯線,
順著股溝往下,我的手觸及一片濕地.
再把手往前方一翻,越過骨盤,來到伶姨最隱私的密地.
我的手隔著褲襪和三角褲在這塊密地上來回的撫弄著.
左手也沒閑著,隔著絲質上衣在伶姨的奶子上繞著圓周,
並不時搓捏著伶姨突起的乳頭.
伶姨的喘息越來越急促,也越來越大聲.
她的兩隻手已不再是在菜上面,而是撐在流理臺上,
不時的握緊又放鬆.
我聽著伶姨的喘息,將嘴往伶姨誘人的雙唇移去.
伶姨抿著嘴,試圖避開.
我在雙手上多加了力道.
終於讓我的唇碰上了伶姨的唇.
我的運動短褲被撐的挺挺的,漲的好難受.
於是我空出一手將短褲及內褲拉下去.
煞時,我的陽具就蹦了出來.
回手,將伶姨的短窄裙撩至腰際.
把我的雞巴時而置於股溝,時而置於兩腿交處磨著.
那溫暖柔細的滋味,真是只能意會無法言傳.
這樣子,我的兩手便集中於伶姨傲人的一對奶子上,不斷揉著.
伶姨的秀髮因?頭部不時的前後擺動而顯得有些淩亂.
我又將我的嘴湊向伶姨的嬌唇.
這一次,我又得了一個驚喜.
伶姨並沒有抿嘴避開,反而將她的舌頭度入我口中.
我們熱切的吸吮著,舌頭互相纏繞,並伸入對方口腔�.
我雞巴的磨動越來越快.右手又往下探.
觸及伶姨褲襪的上緣,我的手往下一壓,準備往�去.
伶姨急急由接吻中的嘴邊說,
"不行,小正.不行.求求你,我們說好不可以的.不要,好不好?小正?"
並一手按住我往�探的手.
我猶豫了一下下,
如果我現在打破約定,可能這陣子美好的一切都會一起毀掉.
我不能冒這個險.還是安全的一步步來妥當.
於是我又把手放在伶姨的奶子上揉著.
伶姨知道我退出手後,也決定讓了步,只手把上衣胸前的扣子解開.
伸手握住我的手,引導到伶姨的奶子上.
我的陽具一直在伶姨的屁股溝和私密處磨著頂著.
雙手由下往上罩住伶姨那對奶子揉著,並不時搓捏伶姨的乳頭.
我發現,我稍用力捏伶姨的乳頭,伶姨就會倒抽一口氣.
然後咬著下唇忍住不發出聲音來.
最後,我再用力一捏,伶姨忍不住了,嗯哼了一聲.
之後,她極力的抿著嘴壓抑著不讓嘴巴說出話來,
用極微細的嗯哼聲音配合著我的動作.
就這樣,我們在廚房激烈的愛撫著,
一直到我就這樣噴洩在伶姨的私密處之前.
精液沾上她的窄短裙及褲襪.順著勻稱的美腿流下來.
伶姨癱趴在流理臺上喘了好一會兒,才定下來,回頭看看我,嗔到,
"看你,滿身大汗又把我這道菜毀了,再去沖個澡去.我也要去沖個澡了.
等我再重做一道菜再吃飯,餓著了只能怪你自己猴急!"
說罷便邊解衣,邊往她房間的浴室走去.
我不自主的也跟著伶姨走向她房間.跟到她房門口時,
伶姨伸手擋住我,說,
"不行,年輕人,你回你房�浴室去沖澡去"
我於是轉向回對面我的房間去沖澡.
等我洗罷出來後,我順手將淩亂的廚房稍事整理清潔.
將清潔用品放回時,恰好就在伶姨浴室外.
窗戶雖然微開,但百葉窗是關上的.
更何況我知道還有一道廉子.所以也沒再耗費心神.
奇怪的是,我做完這些事,又在窗下站了好一會兒,才聽到有水聲傳了出來.
老實說,我原本並不怎?欣賞連身褲襪的,我喜歡的是吊帶襪組,
我覺得吊帶襪組較能引起我的性欲.
一度還想在日記上要求伶姨把那些褲襪全扔了別再穿了.
不過,有了這次經驗,我的態度轉?不反對了.
那天,晚餐到將近八點才上桌.
餓?
的確,我是有點餓.
但是,你知道嗎?我一點也不介意.






















0.017368793487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