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段玉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段玉
 
  春天來臨了,鳥語花香,正是旅遊的好時光。

  段玉來到金城,在遊湖街一家美輪美奐的紅絲樓客店落腳。

  段玉長得神采奕奕,是一位年甫二十的美少年。

  此番奉父親,當朝的丞相段貴之命,從皇城京都來到江南遊學,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望能增見一番閱歷。

  紅絲樓店夥掌櫃,見來了一位文質彬彬的少年客官,慇勤地接待到內廂上房安歇。

  這時已是掌燈時分,店夥未得段玉吩咐,已端進豐盛酒菜,擺在上房桌上後,便躬身退出房間,把門輕輕關上。

  段玉沿途風塵僕僕,正有幾分饑累,見店夥擺上酒菜來,就舉杯獨飲,暢懷開飲起來。

  段玉飲酒半杯時,突然隔房傳出一陣輕微的婉啼嬌語來,不由聽得心裡一奇一怔,於是隨著音源傳來的鄰房壁沿看了一眼。

  段玉看得俊臉不由一紅,混身筋血沸騰,原來鄰房一男二女,正在玩著顛鸞倒鳳的風流戲。

  男的體膚白,看來有卅餘歲左右,頭臉的一半,埋在一個赤身露體,一絲不掛的婦人玉腿的腿胯間。

  這婦人俯臥在床上,臉容無法看到,段玉從壁縫處僅能看到二條羊脂白玉似的玉腿,八字式的分開來,二瓣玉雪似的渾圓粉臀,在微微的擺動,剛才那婉聲嬌啼的聲音,似乎就是她發出來的。

  這時只見那個男的已把藏在婦人胯間的腦袋抬起來,婦人的胯間,諸相畢露,已是一覽無遺!

  段玉看這男的,用布巾在擦嘴唇,在他兩腿胯間,還蹲了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

  少女的小嘴看似櫻桃,銜著那男人挺起的一根陽具,像在吮吻……

  段玉到這裡,已是混身酥癢難耐,「哎唷」一聲輕叫,胯間那條玉莖「滋!滋!」的射出粘粘滴滴的陽精。

  段玉兩腿一挾,正在注神貫看時,突然「伊呀!」一聲,店夥推門進來……

  段玉俊臉粉紅,自己偷看春,給下人看到,亦發怒使不得,有瞪眼看著店夥!

  店夥哈腰唱諾,向段玉施過一禮後,神秘的向段玉笑了笑說:

  「公子爺,要是有興趣的話,小的也給您叫一個來,東西是開苞貨,管叫公子爺稱心如意!」

  段玉俊臉微紅,異的問道:「叫誰?什麼東西是開苞貨?」

  店夥一聽段玉此問,知道這位貴公子,還是一位初入道的雛兒,就微微一笑,道:

  「剛才隔壁房內的一齣戲,公子爺看了很夠味道吧?假如有興趣的話,小的也可以替您找一個來,包管是個漂亮的妞兒,一個二個、或者三個五個都行。」

  段玉聽了,臉色微微一紅,問道:「他們不是家裡的妻妾……」

  店夥又輕笑著道:

  「公子爺,貴家富商怎麼會帶了妻妾到這客店來玩……那都是小的替他們找的,要公子爺您……」

  段玉「唔!」的一聲,似乎豁然起來,就道:

  「她們都是叫來的女子,您能叫來的有她們這麼美麗嗎?」

  店夥忍住了笑,道:

  「要公子爺您喜愛,小的叫來的姑娘,要比隔壁的女孩漂亮十倍!」

  段玉楞了楞道:「你去把姑娘叫來,咱該給你多少銀子?」

  店夥道:「隨公子爺的賞賜就是了!」

  段玉聽店夥說完後,想到隔壁那一幕,神智之間,一陣陣激湯起來,隨手從袋囊裡,取出一錠近十兩重的黃金給店夥,道:

  「這個給你,你替咱找一位好姑娘來。」

  店夥見這位貴公子,一出手就是拾兩黃金,驚訝的很,拾兩黃金就等於百兩的雪花白銀,真是天上掉下來的財神爺。

  店夥捧著黃金,道:「公子爺,小的馬上給您物色一個風姿絕世的黃花閨女,保證公子爺您稱心如意。」說了,兩腿挾了尾巴似的,走出房門。

  段玉心裡掀起了縷縷異樣的感覺,似乎新的刺激,新的發現,就要在他眼前展開來!

  不多時,店夥帶來了一個芳齡十七、八歲的少女來到段玉的房間,店夥向少女指著段玉道:「紅綺姑娘,這位是從皇城來的公子爺,你得好好侍候呢!」

  段玉見這紅綺姑娘,年甫十七、八,長得果然花容月貌,國色天香,身披一襲水紅的翠袖羅衣,三寸金蓮,隱現裙外。

  紅綺見店夥走出房後,輕輕把門扣上,擺動金蓮,走到段玉面前,朱唇輕啟,柔綿綿的向段玉施過一禮,道:「紅綺拜見公子爺!」

  說著嬌軀已偎在段玉坐的椅子沿!

  段玉摟住她盈盈一掬的柔腰,一手輕解紅綺身上的羅衣,問道:

  「紅綺,你幾歲啦?」

  紅綺粉頸垂胸,任段玉替她解開身上的衣衫,朱唇微啟,輕輕的答道:

  「紅綺今年十八歲!」

  段玉隔著兜兒,摸紅綺胸上一對玉乳,滴溜溜的軟中帶硬,感到彈性結實……

  段玉不禁問道:「紅綺,你還是未開彩的姑娘?」

  紅綺粉臉紅紅,垂頸輕輕的「嗯!」一聲。

  段玉伸手替紅綺解去胸前的兜兒,下手一抄,把裙子隨著脫去,這時紅綺羞得抬不起頭來!

  段玉在她二條玉腿的頂處、隆起的小腹上,輕輕的摸了下,道:

  「紅綺怎麼連褲子也沒有穿,就是這麼一條帶子,夾在胯裡?」

  紅綺聽段玉此問,「吃!吃!」的幾聲笑,抬起紅噴噴的粉臉向段玉嫵媚的白了一眼,嗔笑著問道:「公子爺,您還沒有娶夫人吧!」

  段玉聽得一楞,心道:「女孩子穿不穿褲子,與娶夫人有什麼關係……」

  段玉見她粉面嫵媚可愛,禁不住抬起她粉頸,在她櫻桃朱唇,緊緊吻了下,隨手移到她胸前,捏弄著紅綺一對少女結實的玉乳。

  紅綺朱唇輕啟,塞進段玉的嘴裡,二條粉臂把段玉頸項摟住。

  段玉的手,滑到她玉腿頂點,把紅綺胯間狹窄的小布拉掉,把她玉腿分開……

  紅綺芳齡十八,雖是窯子姐兒,還是未開苞的清倌人,所以她的下陰,尚未被人摸弄過。

  段玉手掌伸進紅綺胯間,少女娃子感到一陣異樣刺激的感覺,玉雪粉臀微微一擺!

  段玉把她衣褲脫去後,分開紅綺玉腿,仔細覽看她的胯間……。

  陰戶疏疏幾根陰毛,延貫下去,胯下夾了二瓣嫩白柔軟的陰唇,肥厚的陰唇中間,橫了一條細長的肉縫,淺淺的小縫中,隱現出一顆嫩紅的陰核。段玉再用手指撥開陰唇,裡面肉色殷紅,殷紅的肉膜上,還含著滴滴粘液。

  紅綺嬌羞滿面,「哦!哦!」婉聲輕啼不已!

  段玉的手指輕輕滑進紅綺胯間的陰戶縫裡,食指順著塞進陰道時,裡面緊緊窄窄、滑潤潤熱烘烘的,一股游電似的快感,從手指貫一直流到週身,以及小腹的丹田處……

  段玉週身血液沸騰,熱流潮湧般的注向下體,一股自然的趨向,段玉那根玉莖陽具,直挺起來。

  紅綺的陰戶洞裡,給段玉手指的逗弄,頓時混身奇酥、奇癢,陰道裡感到絲絲的痛,酥酥的癢,不由得玉股微微晃擺了幾下。

  臉上羞答答的鮮紅,向段玉飄過一眼,輕輕的婉聲斷續道:

  「公子爺,紅綺下面又癢……又痛……怪難受的……」

  段玉沒有回答,將首俯下,朝紅綺的粉臉上,似落雨狂吻,接著又吻在她那二片火辣辣的櫻唇上。

  段玉的陽具,似鐵棒般從褲裡挺出來,撞在她的玉股邊沿。

  紅綺春情撩起,慾火焚體,已顧不到少女的矜持,纖手把段玉褲腰帶解開,柔綿綿的玉掌,從他褲腰處,摸進段玉胯間,紅綺的纖指把段玉火辣辣的陽具,緊緊握住。

  段玉俯首到紅綺胸前,用嘴將她處女結實彈性的玉乳含住,又用舌尖舐吻她的玉乳頂的尖點……

  紅綺撩起一股無法言狀的酥癢,赤裸的嬌軀,禁不住又是一陣抖顫……

  「哎唷……公子爺……你別這樣好嗎……紅綺難受的緊……」

  玉掌緊握中的陽具,慢慢的替他翻起包皮,露出龜頭,纖手一進一出的替他抽送。

  段玉手指兒塞進紅綺處女的陰道裡,快慢的抽送,一面又摸著紅綺陰道口沿的陰核兒……滑粘粘的淫水,從陰道裡滴滴的氾濫出來。

  紅綺偎在段玉的胸前,柔綿綿的輕聲,道:「公子爺,你也把衣褲脫了……這樣怪熱的……」說著纖手放下緊握的陽具,替段玉解脫褲子……

  段玉赤身裸體,無形中,露出了男性肉體的美點,紅綺朝他看了一眼,速把粉臉又垂落下來。

  紅綺熱烘烘的粉臉,貼在段玉耳沿道:「公子爺,咱們上床去玩,好吧?」

  段玉「哦!」一聲,雙手把紅綺抱到床上……

  紅綺自動把赤裸的嬌軀,面天仰臥,兩條玉腿撥得大開。

  段玉迷惑站在床前……看著這個一絲不掛,赤身露體的嬌娘。紅綺粉臉赤紅,秀目流波,見段玉直挺了陽具,站在床前直看自己,不由得櫻唇一泯,嫵媚一笑,輕聲道:

  「公子爺,上床吧!」

  段玉「哦!」的一聲,似乎甦醒過來,騰身上床。

  紅綺舒伸玉臂,把段玉環頸摟住,把他重壓在自己身上,把嫩舌塞進段玉嘴裡。

  段玉挺起的陽具,剛好插進紅綺玉腿中間,紅綺玉腿一挾,把陽具夾在胯間。

  歇了半響,段玉哼了一聲,道:「紅綺,你把兩腿分開。」

  紅綺「唔!」的一聲,立刻將玉腿伸得像大字般的分開。段玉一手摸進紅綺胯間,用手指輕輕翻開陰唇,食指塞進陰道裡,進進出出的抽送。紅綺秀眸微啟,朝段玉白了一眼,柔軟無力的道:

  「公子爺,你手指在紅綺下面這樣抽送……紅綺痛得很,癢得少.……」

  段玉聽了一楞,道:「哦!紅綺,手指兒怎麼樣動,你才會感到痛快……」

  紅綺小臉兒紅紅,「吃!吃!」的一陣羞態無狀的嬌笑,輕聲道:「要這樣子,才痛快……」說到這裡,紅綺羞得把手緊緊將臉掩住。

  段玉笑了道:「哦!要這樣挖,你才痛快……」

  段玉照紅綺所說,彎了彎食指,在陰道裡挖弄抽送,磨擦陰道沿的一顆陰核。

  紅綺柔腰抖顫,玉股急擺,嘴裡一陣的「唔!唔!」婉聲嬌啼,陰道淫水泊泊流下。段玉一邊玩弄,一邊異的問道:

  「紅綺,你是清倌人姑娘家,怎麼會知道?」

  紅綺「格!格!」一陣嬌笑,玉掌又把段玉陽具緊緊握住,媚態橫溢道:「有時下面癢得難受的時候,就偷偷一個人在房中自已玩一下……」說到這裡,已羞答答講不下去。

  突然間,紅綺玉腿向內一夾,「哎唷哎唷!」的嬌啼,玉股上挺,一陣晃動,一手把段玉挺起的陽具緊緊捏住,陰道裡像缺堤洪水似的湧出一股淫水。

  「哎唷……公子爺,紅綺下面水給你弄出來了……哎唷……癢得難受。」紅綺情不自禁,一陣婉聲嬌啼……

  段玉陽具被紅綺軟綿綿的玉掌,緊緊握住,刺激得慾火如焚,躍身跨上紅綺赤裸的嬌軀,挺起的陽具,對準弓紅綺的桃花洞猛塞進去。

  紅綺又是一陣嬌啼,道:「爺……輕一點……紅綺還是姑娘家,下面小的緊……哎唷……痛……」 

  「滋!」的聲中,陽具隨著潤滑滑的粘液,塞進紅綺陰道中!

  紅綺芳齡十八,初經人道,蓬門鑿開之際感到一陣激痛!

  段玉一手摟住紅綺粉頸,張嘴吻她的嘴唇,一手搓磨捏她結實渾圓的少女玉乳……陽具猛力抽送,火辣辣的龜頭,點點撞進花心。紅綺玉股掀動,哼聲不已!

  陽具塞進陰道底處,紅綺一陣膚裂肉裂的激痛,當抽出來時,混身酸麻酥癢,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段玉火辣辣的陽具,一陣子急抽猛送,經過了一個時辰,陰道四周的肉膜,已是淫液淋漓,滑潤潤的伸縮如意。陣陣的激痛,已化成絲絲的酥癢。

  突然間,紅綺玉臂把段玉緊緊摟住,柔腰抖顫,玉股急擺,頂住了段玉塞進的陽具。

  「哎唷……爺……紅綺受不了了,酸癢……哎唷……下面水出來了啦……」

  段玉陡然感到紅綺的嬌軀一陣抖顫,陽具已被陰道肉膜緊箍住,一陣熱溜溜的淫水,燙得龜頭一陣火熱。

  紅綺玉掌緊貼著段玉的大臀上,嬌喘綿綿的道:

  「公子爺,你的玉棒在紅綺的洞裡,先不要動好嗎,歇一會兒再玩。」

  段玉亦感到有些累,就伏撲在紅綺赤裸裸的胴體上,一根火辣辣的肉棍,像生了根似的插在紅綺陰道裡。

  紅綺初次到情的真正快感,少女的熱情,纖手捧了段玉的臉,一陣「嘖!嘖!嘖!」雨落似的狂吻。

  段玉吮吻著她的粉臉兒,道:「紅綺,我的陽具還沒有出來,怪難受的!」

  紅綺媚笑著說:「少爺你別慌,待一會兒,紅綺和你換一套式子玩玩,會更有味。」

  段玉聽得,又是感到一陣迷惑的問道:

  「紅綺,你是剛開彩的清倌人,你看床上還有你下面流出來的血呢,你怎麼會又知道這麼多呢?」

  紅綺朝段玉看了一眼,微微的歎了一口氣,道:

  「公子爺,你是貴人,那裡知道做窯姐兒的苦,紅綺八歲賣進窯子,十四歲時就開始學這些事了。」

  段玉異的問:「這些事怎麼學的,是誰教你的?」

  紅綺一笑,道:

  「沒有人教,自己看了學的,窯子裡的姐兒們,跟客人在玩的時候,那鴇兒就叫清倌人姑娘,在隔房的暗洞處偷看,看多了,慢慢就學會了!」

  段玉納罕不已,心道:「天下還有這等怪事,對床第之事,還有學的。」

  就笑了問道:「紅綺,你從十四歲學到現在,學會了幾套,能做出來給我看看?」

  紅綺聽得粉臉一陣嬌羞,輕聲的道:「有四、五套紅綺都會,就怕你公子爺吃不消哩!」說到下面,紅綺纖手掩臉,「唔!唔!」的嬌笑起來。

  段玉聽得不由高興起來,伸手把紅綺柔腰緊緊摟住,在她粉頰上親了一下,道:

  「紅綺,寶貝兒,你好好的侍候我,待會我替你贖身出窯子。」

  紅綺聽這位貴公子,要替自己贖身,歡喜的差一點眼淚出來,緊緊的抱住段玉,道:

  「公子爺,你能把紅綺贖出窯子,不要說這些玩的事,就是紅綺替公子爺您做牛馬亦成。」

  說著,叫段玉拔出自已陰道裡的陽具,向段玉道:「公子爺,你朝天躺著,讓紅綺替你玩……」

  段玉聽紅綺說,得仰天躺下,一根火辣辣的陽具,已像根旗似的,直豎起來。

  紅綺蹲了玉腿,臻首粉頸,藏進段玉胯間,嫩白肥圓的玉臀,高高的翹起。

  紅綺聽段玉要替她贖身,已是歡喜至極,使出渾身解數,來討好段玉。

  紅綺低頭,張開櫻桃小嘴,一口就把段玉的陽具龜頭含住,陽具進入櫻口,已塞得滿滿的一嘴。

  紅綺翻動丁香嫩舌,一陣子的吮舐龜頭上的馬眼。

  段玉感到一陣奇癢,從丹田冒起,混身頓時一陣癱瘓酥麻,說不出的一種快感。

  這時紅綺的肥白玉臀,撥開粉腿蹲了下來,已翹得甚高,正朝了段玉一面。

  段玉仰天半依躺下,就伸手玩弄紅綺的粉臀玉股,手摸進她的胯裡,見她胯間玉股的二瓣肉唇,微微裂開一縫,手指翻開肉唇,紅紅的肉膜上,一片濕粘淋淋。

  段玉食指塞進陰道縫裡,肉膜把手指緊緊裹住,陰道底口,一陣張合吸收,紅綺玉股搖擺,嘴裡含了陽具,鼻子裡縷縷「哼!」聲不已。

  不多時,陰道口處粘液滴滴流下,直得段玉一身。

  紅綺櫻嘴吐出陽具,向段玉撒嬌婉啼的道:

  「公子爺,你怎麼捉弄人……紅綺不來了,你還沒有出來,紅綺的下面又給您弄出來了。」

  段玉俊臉紅紅,笑著看著紅綺,說不出話來。

  紅綺笑了下,道:「公子爺,你躺著,紅綺再來跟你玩一套。」

  說著擺動赤裸裸的嬌軀,翹起玉腿,跨在段玉的腰下,玉腿左右盡量撥大,又用纖指剝開自己陰唇,陰唇中細縫一道,頓時成了一個肉洞,把段玉挺起的陽具,「滋!」的一聲,塞進陰道。紅綺擺動嬌軀玉股,頓時也跟著抽動起來。

  紅綺玉股往下一坐時,火辣辣的龜頭,盡根插進深處,點點打在花心,撩起一股迷惘情不自禁的嬌態。赤裸的嬌軀,一起一坐,晃擺之際,胴體的每一塊嫩肉都在抖動。

  段玉一手撫摸她細嫩的玉腿,另一隻手攪了她盈盈一握的三寸金蓮,細細的玩弄。紅綺玉股粉臀坐下之際段玉小腹一挺,火辣辣的龜頭,撞上花心……

  各色的水,黃的、白的,殷殷微紅的,粘粘的水,從紅綺的胯間陰道縫裡,泊泊不絕的流下來……

  段玉的陰毛上,胯臀間,濺得一片淋漓……

  段玉用褥衾,墊在背後,把身子微微躺起,見紅綺套著自己陽具的陰戶,活像一隻小嘴,紅紅的陰唇,一翻一塞之際,正若櫻口二片嘴唇。

  紅綺正如醉似癡,激情銷魂之時,見段玉楞了眼看著自己下體,粉臉兒一陣赤紅,媚態橫溢,嬌喘呼呼的道:

  「爺……親哥哥……這樣子你感到舒服嗎……紅綺下面又……又要出來啦……」

  說到這裡,玉臀擺動,一陣子猛插、急抽……

  段玉已感到渾身酥癢,。卜身小腹處,隱隱地撩起一股異樣的快感,正像有東西,要從陽具裡面湧出來。 

  「哎唷……紅綺……妹妹……我下面精……出來了,快緊摟了我……」

  段玉混身酥麻,酸癢澈骨,小腹急挺!

  就在這時,紅綺亦是一聲婉啼嬌呼,凝嫩如雪的玉體,和身向段玉撲上……紅綺玉臂緊摟了段玉頸項,粉腿挾緊,玉股猛朝下面挫下。段玉二手也緊按了紅綺的粉臀,龜頭頂住花心,陽精泊泊,直往陰道裡射去!

  歇了半響,段玉從陰道裡拔出陽具,已是濕粘粘的一片淋漓,紅綺赤裸著嬌軀,不穿衣褲跳下床去,拿了巾布,把段玉陽具,細細的擦乾淨。

  「爺!你也有點累了,讓紅綺摟了你睡一下嗎,待會兒,紅綺再伴你玩。」

  紅綺說畢,把段玉緊摟進酥胸玉懷裡。一對戀鸞,交腿疊股,朦朧的睡去。

  春夢中醒,漏鼓更敲,紅綺睜開睡眼,見段玉赤條條的睡在自己玉臂臂彎裡,臉兒相偎,腿兒相疊,同睡在一個枕上。

  紅綺見段玉週身皙白,方面大耳,英俊非凡,看得芳心一陣蕩漾,情不自禁在他俊臉輕輕吻了數下。

  這時天氣漸熱,紅綺輕輕掀起被角,見段玉胯股毛茸茸的地方,陽具還是翹得直高。紅綺看得混身酥軟,一陣蕩漾,胯下陰戶處頓時掀起一縷說不出的感覺,像是癢,又夾了一點酸,陰道裡火辣辣的自動開合起來。

  紅綺用玉掌輕輕一摸一搖,睡夢中的段玉經紅綺軟綿綿的纖手一擦一捏,驟然包皮翻口的硬漲起來。紅綺看得淫心更熾,一縷縷的淫水,從她陰道裡自動流出來。紅綺激情銷魂,意蕩神漾,再也忍不住,粉頸撲進段玉胯間,輕啟櫻唇,把火辣辣的龜頭含進嘴裡。紅綺櫻嘴,被龜頭滿滿的塞住,翻動嫩舌,舔吻著龜頭上的肉,馬眼。

  一陣渾身奇癢,把段玉從夢中驚醒過來,睜眼一看,原來不是夢境,是紅綺在大發媚態浪勁。

  這時,紅綺粉頭鑽進段玉胯間時,下身正對了段玉一邊,見她玉腿粉臀蹲下張開之際,胯間私處已是一覽無遺。兩瓣的陰唇已分裂開,一條肉縫從陰道直通玉股肛門,陰道裡的肉膜,沾著一滴一滴粘粘的淫水,直往下流。

  紅綺口含龜頭,舔吻得如瘋似醉之際,「滋!」的一聲,段玉手指迅即插進她的陰道裡。

  紅綺嘴口含了龜頭不能出聲,鼻子裡「唔!唔!」的哼了幾聲,渾圓的肉臀一陣晃擺。禁不住的,紅綺吐出龜頭,「哎唷……」一聲,玉腿一挾,柔身撲在段玉身上。

  段玉手掌輕撫著她的如雲秀髮,柔聲道:「紅綺妹妹,快起來,我再同你玩……」

  紅綺粉臉兒躲在段玉胸前,赤裸的嬌軀,壓在段玉身上,一陣子揉擦……櫻嘴裡,聲聲「唔!唔!」嬌啼婉呼……

  段玉含笑的道:剛才我睡著的時候,你卻這樣嬌態浪勁,現在怎又含羞起來……」

  紅綺埋在把段玉胸前的粉臉,移到他臉頰耳沿,輕輕的道:

  「公子爺,親哥哥,紅綺永遠不要離開你,親哥哥……你會喜歡紅綺嗎?」

  兩個人很快的就糾纏在一起,像是烈火般,急促的燃燒起來。

  激情之後,紅綺伏在段玉的胸膛上問道:

  「公子爺說要替我贖身回去,這事情不是說著玩的吧?公子爺家裡可曾答應?」

  這一問把段玉聽了一楞,就笑答道:「家裡有的是米糧,看到好的,我就娶回家。」

  紅綺「哦!」的一聲,接著道:

  「玉哥哥,紅綺的窯子裡,有三個姑娘,還是未開苞的清倌人,跟紅綺很好,長得也很漂亮,你能不能也把她們救出火坑。」

  段玉聽到心裡微微一奇,這姑娘的心眼倒不錯,答道:「紅綺你有這份好心,有什麼不可以呢!」

  紅綺聽了很高興,把段玉玉頸緊緊摟住,道:「玉哥哥,你在這裡多留幾天,明兒我把她們帶來此地。」

  段玉「唔」一聲,把紅綺嬌軀摟住,道:「快睡吧,天快亮了。」擁了紅綺交頸睡去。

  日上三竿,紅綺先起身,然後替段玉穿好衣褲,段玉從包囊裡取出一個五十兩的元寶遞給紅綺道:「你先拿回去,贖身的事,我會替你另外設法。」

  紅綺笑容盈盈,離開紅絲樓客店。

  段玉令店夥端上酒菜,稍吃一點後,就倒在床榻睡去。

  熟睡之際,段玉被人輕輕叫醒,睜眼一看,床沿站了紅綺,身後緊隨著三個風姿俏麗的美嬌娘,再一看,竟已是掌燈時分了。

  這時店夥見段玉醒來,不待吩附,已在房裡排上一桌豐盛的酒席,輕輕退下,把房門關上。

  紅綺笑盈盈的朝段玉說道:「玉哥哥,昨晚我跟你提過的三位姐妹都來了,這是香香,這是小倩,這是麗美。」

  三個姑娘向段玉盈盈拜下施了禮,原來紅綺已偷偷告訴三人,這是當今宰相的貴公子。

  段玉把三人仔細的看了看,果然絕色佳人,容貌之美,不輸紅綺。

  紅綺把小倩、麗美一推,二人離開桌座,亦到段玉身邊來了。

  小倩胴體豐滿,柔腰盈盈一握,下體玉股粉臀,長得奇大,陰戶上陰毛葺葺,一團團的凸出一塊肥肉。

  麗美嬌軀細長,玉乳挺實,玉股嫩白,陰道上僅是疏疏幾根陰毛。

  段玉再看看懷裡香香的胯間,二瓣肥肉,夾著細細一縫,卻是寸草未長。

  段玉摟了香香,把身邊小倩的粉臀輕輕一拍,道:「小倩,你幾歲啦,下面的毛毛長得好多……」

  小倩粉臉兒羞得像罩上一塊紅布,羞答答的答道:「二十歲了。」

  段玉「唔!」了聲,把小倩粉腿放在自己膝腿上,朝她胯間陰處看,見陰逆二塊肥肥的厚肉上,長滿了陰毛,連中間都看不到。

  段玉把手在她胯間摸了一把,含笑著道:「小倩,你下面怎麼沒有縫兒,等一下怎麼玩呢?」

  小倩羞得說不出話來,段玉是故意在調笑她,一邊的紅綺還當這玉哥哥,真是未見世面的老實人,嬌笑的道:「傻哥哥,讓紅綺來指給你看。」

  說著,纖指在小倩的毛上一翻一撥,殷紅的肉縫,赫然顯出。

  段玉道:「紅綺妹妹,你的手指塞進小倩陰道裡,先抽送幾下,等會我這大龜頭塞進去時,她才不會感覺很痛苦。」

  紅綺不知段玉在耍花樣,心想也對,就朝小倩「嘻!」一笑,道:「倩姐,紅綺手指先來替你開苞啦!」小倩羞紅了粉臉兒,白了紅綺一眼。

  女孩子的纖手,要比男人家柔和得多,而且跟自己又長了一般樣的東西,知道怎麼玩法。

  紅綺輕輕剝開小倩陰唇,手指兒一注一注的塞進去,嘴裡含笑的問道:

  「倩姊姊,感到痛快嗎?」

  說話的時候,手指已在她陰道一進一出的抽送起來!

  紅綺手指在小倩陰道裡一陣抽送,小倩痛得不多,羞得厲害,徐徐酥,縷縷癢,一腿翹在段玉膝上,柔腰玉臀微微擺動起來。不一會兒,粘粘的水,已從陰道裡滴滴的流下來。

  紅綺笑了道:「小倩姊姊,瞧你的!水流了紅綺一手啦!」

  紅綺在逗弄小倩的陰道時,麗美靠在段玉的身邊看著,嫩白結實的粉腿,緊緊的交夾在一起,頓時纖手偷偷的摸進自己胯間。

  段玉轉眼看到,一手把麗美柔腰摟住,一手摸進她腿胯間,笑道:「麗美,你酒喝得不多,怎麼拉起尿來了。」 

  麗美玉腿一夾,把段玉的手夾進暖烘烘、滑粘粘的胯間,羞答答的道:

  「不是拉尿,跟小倩姊姊流下一樣的東西。」

  段玉手指在麗美二腿夾緊的肉縫裡,轉了轉,已塞進處女窄狹的陰道裡。

  麗美眉兒一皺,輕聲道:「公子爺,輕一點,麗美下面痛得很。」

  紅綺纖指在小倩陰道裡挖弄抽送,雖然都是女孩子,已是粉臉通紅,嬌喘不安,嬌軀一動,把紅綺的酥胸柔腰緊緊抱住,嬌啼道:

  「紅綺妹妹,小倩快給你弄得癢死了!」

  這時,纖手把紅綺胸前一對玉乳,一手捏住,一手挺起玉乳,含在自己櫻嘴裡,舐吻著。紅綺突然感到混身奇癢,嬌軀急擺「格!格!」的嬌笑聲。

  段玉被這四位小嬌娘,一絲不掛、赤裸裸的逗弄,已掀起慾火,二手分摸著懷裡香香及麗美的陰道,陽具已像鐵棒似的直翹起來。

  段玉摸了紅綺玉臀,俊臉紅紅的道:「紅綺,我忍不住了,你們四個,那一個先給我上馬玩一下?」

  四個赤裸裸的姑娘,見段玉硬蹦蹦挺起八寸多長的陽具,光是龜頭就似小兒的拳頭般大,看得芳心又驚又喜都不敢上去。

  段玉見小倩的陰道,給紅綺纖手逗弄後,密密的陰毛上,已濺出淫水。

  段玉心想,小倩陰毛多,年齡大,鐵棒似的陽具一定挨得下。段玉想到這裡,把香香放下,牽了小倩走向床沿,笑道:

  「先叫小倩妹妹來煞煞癢,以後一個一個輪到你們。」

  小倩雖在這四個姑娘中,年齡最大,可是特別害羞,見她低垂了粉頸,照著段玉的意思,撥開了玉腿,仰臥在床沿。

  段玉見小倩的胯腿間,烏黑的陰毛,白皙的嫩膚,用手指把她毛葺葺的陰毛撥開,裡面粉紅鮮艷的肉縫,濕淋淋的淫水,已沾滿胯腿間。段玉手指撥開小倩大陰唇,挺起龜頭在陰道口抽插,滑粘粘的淫水,不斷從陰道裡流出來。

  小倩櫻口「唔!唔!」嬌啼,玉股順著龜頭的擦磨。

  紅綺看得混身酥癢,纖手猛揉自己胯間的陰戶處。

  香香、麗美,雖未過男人的味道,卻也看得春心蕩漾,粉臉赤紅。

  段玉挺起陽具,順著陰道口沿滑潤潤的淫水,「滋!」的一聲,盡根塞入,塞得小倩窄窄的陰道裡,一陣奇痛、奇癢、酥麻不已。

  小倩把玉股擺晃,嬌道:「哎唷!公子爺……親哥哥……你慢慢的插進來,我的小洞要被你插破了……哎唷……受不了啦!」

  段玉快活頂點的時候,怎肯停下來,有輕輕拍她的玉腿粉臀道:「小倩,你忍耐點,等一下就會痛快的。」

  這時,段玉連續猛抽插送數十下……,小倩「哎!哎!」嬌啼不已。

  麗美、香香,雖是看得春情溢起,可是有點怕,輕輕的問紅綺道:

  「紅綺姊姊,昨晚公子爺給你開苞,也是這樣嗎?」

  紅綺「嘻!」一笑,道:「陰道裡先前有點痛,慢慢就會痛快了。」

  小倩的陰道塞進一根粗硬的陽具,陰道二邊肉膜,暴漲像刀割般疼痛,龜頭觸上花心,又是一陣酥麻,使得小倩「哎!哎!」嬌啼著。

  段玉的狂抽猛送,聽到「卜!卜!」的聲音,小倩由劇痛變成酸麻變成奇癢,這時玉臂伸出,把段玉大臀捧住,櫻嘴婉聲嬌啼地道:

  「哎唷……公子爺……好哥哥……小倩不痛了……哎唷……」

  紅綺、香香、麗美,看得粉臉透紅,赤裸的嬌軀,肥嫩的玉股,竟自動的搖擺起來。

  紅綺突然二隻玉臂,把香香緊緊摟住,把她按在床榻上,將香香玉腿撥開,玉股一挺,將凸起的陰戶,緊緊貼在香香的胯腿間擦磨起來。

  香香如醉如癡,也把紅綺摟住……

  香香「哎唷!哎唷!」嬌啼著,把床榻上一對浴火鳳凰嚇了一跳,再看麗美分開玉腿,纖手在胯間的揉磨。

  小倩撥開玉腿,頓時緊緊夾住,含糊不清的在說:「公子爺……親哥哥……哎喲……癢死了……哎……喲……我下面流出淫水啦……」

  這時麗美、香香跟紅綺,淫心大動,陰道裡感到奇癢。

  段玉知道陰精已射,拔出陽具,只見陽具還是像根鐵棒似的,火辣辣挺得老高。

  段玉見她們三人,猴急似的浪動,不禁「卜滋!」一笑道:「你們三個洞兒,我有一根肉棒,怎麼同時來伴你們玩呢?」

  紅綺笑盈盈的媚笑道:「辦法倒有,怕玉哥你不答應!」

  段玉聽了不由一奇,道:「紅綺,你說吧,反正都是玩,那會不答應的。」

  紅綺「格!格!」嬌笑著,在麗美、香香的耳邊,輕輕說了幾句。

  麗美、香香粉臉一紅,點了點頭。

  紅綺笑道:「玉哥,你展出身上三大件兒,伴咱們三姊妹玩!」

  段玉聽了心裡一楞,道:「我身上那有三大件兒,伴你們玩,你說來聽聽看。」

  紅綺嬌媚一笑,道:「傻哥哥,你的嘴、你的手、還有你下面那根陽具,不是三大件兒,能同時伴咱們三姊妹們玩嗎?」

  段玉「哦!」了一聲,已經領會紅綺的意思了,就道:「可以嘛!你倒說出來聽聽,什麼樣玩法?」

  紅綺粉臉兒紅紅的,一層少女的羞態,禁不住的春情漾溢,就大膽的說了,道:

  「咱們三個人仰天躺在大床上,你的陽具插在紅綺陰道,你的手指及嘴唇,就暫時代替陽具,與麗美、香香玩,你看好嗎?」

  段玉一聽拍手叫妙,頓時伸出雙臂,把紅綺的嬌軀舐吻著,道:「紅綺妹妹想的怪主意真不錯,咱們就開始玩吧!」

  麗美羞答答的含了一副媚笑,朝段玉輕聲道:「公子爺,你會不會嫌咱們下身地方髒……」

  段玉聽了「嘻!嘻!」一笑,伸手摸進麗美粉腿胯間,在她的陰唇揉了揉,道:

  「麗美長得國色天香,我能吮吻你下面的香澤,那是我的艷福不淺呢!怎麼會說髒?」

  麗美聽得心甜甜的,可是胯間陰處,給他手揉了又揉,感到癢絲絲的難受,「格!格!」嬌笑著。

  小倩經過一場風流把戲後,已昏昏的睡去。

  麗美、香香仰天撥腿躺在床沿,紅綺撥開了玉腿,躺在下面一邊,段玉橫岔岔撲上紅綺嬌軀上,頭的一邊,卻枕在麗美的玉腿上。

  段玉挺直陽具,向下垂著,紅綺纖指已一把緊緊的握住,另一隻手把自己陰道大陰唇翻開,讓龜頭插進去。段玉感覺到龜頭已觸著嫩肉,大臀一挫,猛插下去。

  紅綺「哎唷喂!」嬌啼地道:「玉哥哥,陽具還沒放准,你別嘛!紅綺下面痛得緊呢!」

  原來紅綺也不過是昨晚開苞,陽具硬塞進去,感到一陣子疼痛。

  這時紅綺陰道窄狹,陽具塞不進,在宮口花心卻是一縷縷的奇癢,急得玉股晃擺不已。玉掌在他陽具上進出套送幾下,道:

  「玉哥哥,別心急,讓紅綺手指帶你進去。」

  說著,把緊窄狹的陰唇盡量撥開些,這時紅綺慾火如焚,陰道裡滑潤潤的淫水滿流不止。

  紅綺把龜頭對準自己陰道,道:「玉哥哥,塞進來……」

  紅綺還沒說完,段玉大臀一挫,「滋!」的一聲,一根粗硬的陽具,已盡根塞進陰道裡。

  紅綺嬌聲急喘,一根鐵棒已塞進自己陰道裡,感到一陣漲勁勁的疼痛難受。

  段玉龜頭頂到花心時,卻又是徐徐酥,縷縷癢。

  段玉頭伏在玉腿頂點,見麗美陰道疏疏陰毛,胯間嫩白至極,在二瓣陰唇上,寸毛未長。段玉禁不住的撫摸、狂吻,雨落似的落在麗美腿胯間。

  麗美玉股搖動,「唔!唔!」婉聲嬌啼不已。

  段玉手指撥開麗美的大陰唇,見裡面一條鮮艷的肉縫兒。

  段玉拖下一枕頭,墊在麗美的玉股下面,撥開她的玉腿,把頭藏進她的胯間,伸出舌尖,往她陰道裡面直舐進去。

  麗美驟然感到一陣酸癢酥麻,從下身衝起,撩得混身奇癢,宛若蟲蟻在爬……柔腰玉股一陣晃擺,櫻唇裡「唔!唔!唔!」的婉啼著。

  段玉用手指把麗美大陰唇,剝得更大些,舌尖猛朝陰道裡舐,激得麗美嬌喘嬌啼,淫水泊泊如泉般的湧出來。

  香香小妮子,仰天臥了多時不見一點動靜,聽到紅綺、麗美在:「唔!唔!伊!伊!」的啼叫,不由得嬌軀霍得坐起身來。

  見這位公子爺的陽具塞在紅綺姊姊的陰道裡,大臀猛抽急送的擺搖,他的腦袋卻藏在麗美姊姊的胯腿裡,「嘖!嘖!嘖!」在吸吮著。

  香香在段玉的大臀上打一下,嬌聲道:「公子爺,紅綺姊姊叫你做三大件,什麼,僅僅是二大件,把香香的一大件給忘了。」

  原來小妮子看得已是春情蕩漾,慾火如焚,忍不住才向段玉這樣說。

  段玉的陽具在紅綺的陰道裡抽插,嘴口又在麗美陰道舐吻,激情銷魂下,竟把如花似玉的香香給忘了,經香香在他大臀一拍,倒是啼笑皆非。

  抬起裡在麗美胯間的臉兒,笑道:「香香你躺下,這一件馬上送過來。」

  香香話說出口,又聽段玉這樣回答著,「唔!」了一聲,又仰天躺了下來。

  段玉伸出手,摸進香香胯裡,小妮子年紀最輕,陰部寸毛未長,光滑滑,軟柔柔,更有一絲絲溫溫的涼意,凝膚端是迷人至極。段玉手指撥開香香陰唇,食指「滋!」的一聲塞進她窄窄的處女陰道。 

  段玉兵分三路,果然展出三大件的妙手。

  紅綺被段玉的陽具,猛抽急送,陰道酥癢難熬,淫水汨汨如注,婉聲嬌啼,樂得已是混身軟綿無勁。紅綺淫情火熾,欲癡欲醉,陰道已注滿淫水,陽具滑進抽出,直抵花心……

  突然間,紅綺一聲嬌啼,粉肚小腹一挺,顫顫的啼道:「玉哥哥……哎唷……紅綺下面……的淫水出來啦……」

  段玉感到龜頭有說不出的一種快感,可是硬硬的陽具,還是沒有把陽精射出來。

  段玉見紅綺陰精已射,知道她已過足癮,輕輕從她陰道拔出陽具,在她粉臉上吻了下,道:「紅綺妹妹,你先休息一會吧……」

  紅綺「唔!」一聲,腿胯間挾了濕粘粘的水,翻身就睡著了。

  這時段玉見到二個赤裸裸肉體的少女,麗美長得媚,香香卻是嬌,真是各有千秋,各佔其美。

  麗美經段玉在她陰道舐吻後,已是淫水淋漓,頓時翹起她的玉腿,擱在段玉雙肩上,段玉手握著挺起的陽具,在麗美陰道的肉膜慢慢擦磨著。

  麗美玉股晃擺,一陣嬌啼嬌喘,軟綿綿的道:「公子爺,別磨了,麗美裡面癢得難受……」

  段玉經麗美此說後,就用手指撥開大陰唇,把挺起的陽具,使勁的往陰道猛插。

  龜頭滑進陰道,卻見麗美「呀……呀……」嬌啼,玉股急顫,求饒似的道:

  「公子爺輕一點,麗美洞處痛死了!」

  段玉一看麗美胯間陰道邊,果然有絲絲紅血滴出來,心中不由一奇,忖道:

  「同樣是女孩子,這洞穴長得不一樣。」

  段玉陽具塞進陰道半截,得暫定一下,就用手撫摸,緊搓她酥胸的一對玉乳……一邊大臀擺動,陽具慢慢塞進陰道。

  麗美玉乳被段玉一搓一揉,下體淫水又汨汨的流下來。段玉大臀一挺,「滋!」的一聲,粗硬的陽具,已盡根塞進陰道裡,忙得抽插。麗美嬌軀抖顫,玉股急擺,細膩嫩白的體膚、香汗,殷殷的流出來,婉聲嬌啼,道:

  「公子爺,慢一點,麗美下面痛得利害……受不了啦!」

  段玉一面抽送,一面在她雪膚上撫摸,憐愛萬分的道:「麗美,你忍耐點,等一下就不會痛的。」

  段玉時快時慢,陽具在麗美陰道裡,滑進滑出的抽插,不一會兒,果然麗美哀啼的聲音,變成了「唔!唔!」嬌喘的聲音。

  段玉輕拍著麗美玉臀道:「麗美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陰道還痛嗎?」

  麗美粉臉赤紅,嬌柔無力的道:「公子爺……親哥哥……美美不痛了……癢……裡面癢得難受!」說完自動把玉股一陣晃擺!

  香香在這四個姑娘中,年紀最輕,芳齡十五、六,剛是情竇初開的時候,見了二人的風流把戲,粉臉通紅,感到自己膀間陰道縷縷奇癢,一面看了二人在玩,一面自己用手指忍不住在陰道上挖弄。

  「啪!」在段玉大臀上打了下,道:「公子爺哥哥,你跟麗美姊姊玩了半天,怎麼還沒好,要不要叫香香替你加點勁呀!」

  段玉站在床沿,挺起陽具,插入麗美的陰道!在猛抽急送,正值激情銷魂之際,沒開腔來回答香香。

  香香霍的下床,一絲不掛,赤裸的嬌軀,撲在段玉背後,挺起結實的玉乳,在段玉背後又揉又擦。把二隻玉腿岔得大開,胯間的陰道肉唇,粘貼在段玉的大臀上,一陣的磨。軟綿綿的胴體,貼在段玉背臀,不禁感到舒適奇癢,令暴漲的陽具,膨脹得更粗、更熱。

  麗美突然間,一陣的酸酥奇癢,從下體冒起來嬌喘連連,含語不清的「唔!唔!」嬌啼,段玉知她陰精快要出來,緊緊的二手把麗美腿臀搖晃,挺起陽具的龜頭,猛朝麗美陰道底層花心宮口,直直的頂了進去……

  段玉驟然感到龜頭上一陣滾燙,陰道口一收一縮,麗美的玉腿緊緊把自己挾住……

  麗美「呀……呀……呀……」的婉聲嬌啼,陰精像熱流似的從陰道裡湧出來。

  段玉的背後,香香一團滑潤潤,柔綿綿的嬌軀在磨,龜頭上一陣奇激的快感,不由「唷……唷……」數聲,陽精心汨汨射出,注進麗美陰道裡。

  麗美初巫山雲雨,一場顛鸞倒鳳,已是疲憊不堪,段玉拔出陽具後,感到混身軟綿無勁,就翻進床裡躺著。

  香香怔著,看到段玉胯間蕩蕩無勁的陽具,納罕的道:「公子爺,這根陽具像了氣似的,挺不起來啦!」

  段玉給她說得俊臉一紅,訕道:「等一下又會硬挺起來的,來!香香你伴我,咱們再喝點酒。」說著把香香赤裸裸的嬌軀把到酒桌座上。

  段玉伸手在香香的胯間撫摸了一陣,道:「香香,你小嘴把我的陽具含住,等一會就會挺起來。」

  香香粉臉一紅,聽段玉此說,也感奇怪,就把嬌軀蹲下,臻首藏在段玉胯間,張開小嘴,把軟綿綿的陽具含了。

  香香翻動丁香嫩舌,舐吻龜頭嫩肉……段玉感到一股熱氣,把龜頭燙得舒服至極,慾火又陣陣撩起龜頭發熱,慢慢的又堅實長大,頓時又變成火辣辣的肉棒。

  段玉急得把香香抱起,張開玉腿,面對面的坐在他的膝腿上,捧了她的粉臉,雨落似的狂吻。挺起的陽具,朝香香胯間陰道口一陣的擦磨。

  小妮子粉臉透紅,,玉臂緊緊把段玉抱住,小腹一挺一挺的向龜頭撞去。

  不一會兒,香香陰水汨汨,從陰道裡流出來,段玉用手指剝開香香的陰唇,慢慢的塞進去。香香年紀雖小,陰道嫩肉卻比麗美鬆了些,香香「唔!唔!」嬌啼,擺動粉臀,自動把窄狹的陰戶套上陽具。

  段玉摟了香香柔腰,輕輕問道:「香香妹妹,你下面會不會痛。」

  香香玉臂把段玉胸腰緊緊的一摟,嬌綿綿的道:「有點痛,也有點癢。」

  段玉、香香,兩人猛插抽送,竟達半個時辰,小妮子赤裸的嬌軀,已是香汗淋漓。

  突然開,香香陰道深處一張一吸,段玉亦感到一陣奇癢,臀部一抬,陽具直挺進去。二人陡的「哎!哎!」一聲中緊緊摟住,陰精陽精同時流出。

  四女一男,橫臥直躺,已倒在床榻上。

  段玉在這溫柔鄉中,流連了半個多月,每日與紅綺等四女,日夕作業,真有此中樂不思蜀,既南面不為王之概。

  後來還是紅綺提醒了他,替她們四人贖身之事,才如夢初醒,但一摸行囊,已是所剩無幾,與院中老鴇接洽之,老鴇知道他是當朝宰相之子,就獅子大開口,敲了一筆重重的銀兩,段玉勉強拼湊,先替紅綺贖身,帶返京都。

  臨行之際,與香香等三人相約,多則一年,少則半載,必再來替她三人贖身,又諄諄叮囑老鴇,好好款待三人,才帶了紅綺,依依而別。

  一路車行舟渡不提,這一日,己到京都皇城,不一會,到了私宅,段玉先將紅綺安置在書房中,段玉就上房去稟明母親,段老夫人一見兒子遊學回來,又帶了一個侍妾回來,驚喜萬分,心想:

  兒子人事已開,真應早日成家,連忙吩咐ㄚ頭到臥雲樓打掃乾淨,予紅綺居住,段玉連忙扣了個頭,謝過母親,就把紅綺領來,叩見婆母。

  老母見紅綺雖穿素,但有一番嫵媚之姿,又見她端正的叩下頭,口稱婆母,樂得眉開眼笑,連忙扶起,笑著問起她的身世。

  段玉偽稱她父母被匪殺害,以致隻身流落旅途,巧遇他,憐她身世,就收在身邊作一個侍妾等語。

  不一會,丫環端上飯菜,紅綺見山珍海味,擺滿一桌,心想,到底是宰相之家。

  飯後,段玉攜了紅綺口到臥雲樓安歇,他等丫環好床帳,遂將她們打發去睡了,順手將房門關上,一把抱住紅綺,親了個嘴道:

  「妹妹,我不騙你吧,你看我娘待你如何?」

  紅綺半偎半靠在段玉懷中,微笑著道:「玉哥哥,你待我真好,我不知如何報答才好。」說著,又羞容滿面地望著段玉道:

  「親哥哥,妹妹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近來我覺得身子懶懶的,時常又想吃酸的東西,月潮也有二個月沒來了,所以我懷疑恐有身孕了!」

  段玉「哦!」一聲,親了個嘴道:「真的嗎?那我可不是要做爹爹了嗎?」

  這一夜,二人猶似新婚,玩了個通宵達旦,直到更鼓四通,方才互擁而睡。

  再說段老夫人因段玉未婚先納妾,對親家不好交待,也就急逼段玉完婚,好在是宰相之家,有財有勢,不到二個月,新婦被娶了過門。

  紅綺人本隨和,與大婦相處融洽,又因大婦體弱,閨房之間,非但無爭論,反與將段玉推向紅綺房中。

  匆匆過了數月,紅綺已是大腹便便,臨盆在即。這一日,段玉與紅綺在園中賞花飲酒,紅綺忽覺肚腹一陣翻滾,劇痛起來,知是臨盆之兆,隨就扶著紅綺回房,段玉急著叫人找來產婆,不一會,丫還來報,產下麟兒,段玉不由心花怒放,急速趕到房中,只兒紅綺粉面失色,精神倦怠,仰臥床上。

  段玉笑著,道:「多謝妹妹,替我生下麟兒,多辛苦了,好好休息吧!」 

  說著,將嬰兒看了看,生得又白又胖,圓面大耳,隨鼻闊嘴,好一付相貌,直喜得段玉不住發笑。

  紅綺產後體弱,段玉就夜夜宿在大婦房中,接連半個多月,原本體弱的大婦,卻累得一病不起,不到一月,就與世長逝了。

  段玉自大婦死後,就稟明母親,欲將紅綺扶為正室,段老夫人因紅綺產下佳兒,另眼看待,所以段玉一提,就立紅綺為正室。

  紅綺自從升為正室後,也思及香香等三位姊妹,使與段玉商量之下,派人洽贖,無奈段玉紅綺走後,該妓院得罪了當地土衛,無法立足,遂悄悄搬走他鄉,段玉也無法,只得怨無此緣份吧!

  瞬眼冬去春來,段玉與紅綺二人飯後,回到房中,兩人調弄著愛兒,段玉笑道:

  「綺妹,我倆真想不到!自從客店一遇,彼時只當逢場作戲,誰想到千里姻緣一線牽,總算成了正式夫妻哩!」

  紅綺依偎在段玉懷裡笑道:

  「相公,那時我還把你看做一般王孫公子一樣,以為你只是千金買笑呢!誰又知道你卻是個多情種子。」

  段玉笑道:

  「說良心話,當時的確是抱著逢場作戲的心理,實因夜宿客店,適遇隔房野鴛鴦奸宿,好奇心驅使,又被店夥說得天花亂墜,也就冒險一試,誰知一見鍾情,永結同心,說起來我們還得好好的謝謝那大媒……店夥呢!」

  二人回憶往事,不勝趣味叢生,紅綺笑道:

  「你還記得第一夜,我初經人道的光景嗎?雖把你看做一般的王孫公子,但內心已是愛上你,所以把清白交給了你,就連香香等三位姊妹,也是我一力聳動!」

  段玉笑道:

  「原來妹妹那時把我當作王孫公予,所以才把三位姊姊也拉了過來,否則?恐怕也不會有此雅量了!」

  紅綺聞言,白了他一眼道:「你說這話真是該打,不要說那時還沒嫁你,就是現在我也不會吃醋,倒真想讓她們一起來侍候你哩!」

  段玉回想道:

  「他們三個與我無緣,能幾何時?己是人去樓空,只怪我無福消受了。」

  二人談談說說,已是夜深,段玉不覺興致勃勃,吩咐丫環取酒菜,與紅綺閨房對酌。三杯下肚,段玉看著紅綺微笑著,欲言又止,紅綺見了笑道:

  「你又怎麼了?只望著看我做什麼?」

  段玉飲了一口酒道:「妹妹,我倒又想起了一件事,不知說得不說得?」

  紅綺不禁笑道:

  「你看你這人,我們是夫妻了,還有什麼事不能說,你儘管說明白,不要緊的。」

  段玉又神秘地笑了,道:

  「妹妹,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在客店裡,你破身那一夜,不是教了好幾種花樣嗎?你還告訴我是在妓院裡學的,我當時因為初次相遇,不好問得,現在反正無事,你不妨將當初妓院的情形,說些給我聽聽好嗎?」說著,把紅綺拉來,抱在膝上,親了個嘴。

  紅綺紅著臉,嬌羞得低了頭道:

  「你怎麼又提起這事,怪不好意思的,不要提了吧!」

  段玉笑著飲了一口酒,道:

  「這又有什麼好害羞的,反正大家閒談,說出來助興不好嗎?」

  紅綺被他纏得無奈,便道:

  「其實想起來也好笑,我自十五歲父母死後,就被叔父賣入妓院,起初只是學習彈唱,大約學了一年,又開始學習各種取媚客人的工夫……」

  「什麼取媚客人的功夫?」段玉忍不住問道:

  紅綺望了他一眼微笑道:

  「那功夫可多呢!怎樣走路好看,怎麼坐姿美妙,吃飯、笑、哭,都有各種姿勢。總之:舉凡一舉一動,都得從新學習,大約又經過了三個月後,才開始學習床功……」說到此,卻不說了。

  段玉正聽得有趣,見她突然不說下去,就問道:

  「咦!怎麼停下不說了,學習床功可是怎麼個學法呢?」

  紅綺白了他一眼,吃吃笑道:

  「看你這個人,真沒正經,老問這個幹什麼呀!看,菜也快涼了,還是吃吧!」

  段玉聽得正好聽時,怎肯由她就此不說,一面摟緊了她親個吻,一面央求道:

  「好妹妹,就算是做做好事吧!我正聽得入神,你快說下去,這床功是怎麼個學法呢?」

  只見紅綺滿臉通紅的啐了一口道:「我才不像你,那麼不正經呢!」

  結果,紅綺禁不起段玉再三央求,才紅著臉道:

  「起先是遇有客人在院中留宿時,在幹事,就叫我去旁看,真不好意思,起先一、二次會害羞,以後,便興趣起,有時難以抑制,客人們也趁此機會吃豆腐,摸乳探胸,有的甚至把手仲進下部摸索……」說到此,看了段玉一眼後,笑道:

  「所以你第一夜叫我時,雖是清倌人,卻早已見多識廣了。」

  這一番話,聽得段玉慾火高熾,兩隻手也不老實了,擁了紅綺向床上倒去。

  這一夜,顛鸞倒鳳,自不消說,紅綺也使出混身媚術,曲意奉承,把段玉更是愛到心底了,就在枕邊起誓,決不納妾,願與紅綺常相守。

  每逢春朝秋夕,月下花前,兩人賞心行樂,雖親熱仍無法發他們的愛情和快感,便時常肉兒相挨,幹幹那件風流營生。

  有一回,紅綺在萬字迴廊欄干前賞花,段玉由後走來,見他亭亭艷影,大動慾火。在他身後拉下褲兒,叫他抬起一隻金蓮,踏在欄幹上面,將屁股抬起,偎在自己懷中,陽物從後面插入陰道,搖曳生姿,好似風吹花動一樣。

  紅綺嬌聲說話,又與枝頭好鳥互相應和,真是三春佳景,不可多得,玩了良久,精而止。

  又有一回,二人走到草叢中,便要在山中石上雲雨,紅綺嫌石上涼硬,不甚舒服,段玉便拾了落花片兒,墊在石上。二人睡上,柔軟如被褥一般,幹起來時,只見一堆嫣紅婉紫,托著一枝人間解語嬌花,越發冶艷嬌美,令人愛悅。

  夏天滿池荷花盛開,二人湯著一葉扁舟,到池中採蓮為戲,搖入荷花深處,四面翠蓋荷放,紅花朵朵,幽香撲鼻,寂靜無人,只有幾對鴛鴦,在水中配合。

  二人看得心動,解去羅衣,在舟中玩耍,折了一片荷葉,在腰下,便頂入陽物抽送起來。

  二人稍為用勁,晃湯不定,二人借此搖動之力,姿意揉揉,盡情偎顫,更是無上的樂趣。

  事畢後,拿出荷葉一看,其上白色陽精晶瑩點點,好比明珠相似。投入水中魚兒爭來吞食,二人不由大笑,互相擁抱,在荷香中睡了一覺,才上岸來。

  有一天,二人置酒相賀,談說半日,情愛愈篤,便在院中對天盟誓,永不相負,男不二妻,女不二夫,如有違反此誓言,天雷殛頂,又刺出臂上血來,和酒服下,二人盡醉,始撒席飲茶,歸房安歇。

  段玉與紅綺每天過著相敬如賓的日子,快樂極了。 
 

  

 



















0.016610145568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