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竊玉偷香與紅杏出牆5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聽到郭莎莎這麽說,黃嘉文更是斗志昂揚、精神百倍,嘴巴發奮地嘬動著乳蕾汲取乳汁,陰莖勇往直前地鑽擊著陰道叩敲子宮。就像日本AV電影中的男優一樣,爲了使淫亂的情節極其逼真而不惜體力、竭盡所能,在恍惚與興奮中他把郭莎莎當作了AV女優來對待。



    “喔……唔……你插得好深喲……好深喲……唔……嗯……嗯……嘉文……你……你怎麽吸個不停呀?”



    “誰教你的奶味道這麽好呢?讓我……讓我吸也吸不夠……”



    “啊……啊……啊……我的乳汁……呵……真的那麽好吃嗎?”



    “那當然啦……嗨……嗨……味道好極啦!我還是第一次喝到這麽香甜的奶!”黃嘉文由衷地贊歎。



    “咝……咝……”由于黃嘉文吸奶吸得太猛,郭莎莎不禁抽了幾口冷氣。



    “莎莎,你的奶……真是太棒啦……呵……如果……如果在一杯法國波爾多葡萄酒里……加一點你的奶……哇噻,那真是人間的絕世佳釀喲!”黃嘉文一邊吃奶一邊說,“和你在一起可真爽……呃……呃……以后如果口渴……也不用急著去買牛奶啦……呵……只要吸你的奶子就夠了……”



    “你……你……你當我是……是奶牛呀……呀……呀……”



    “你不是奶牛……你怎麽可能是奶牛呢?再說,我……我也不可能跟奶牛做愛嘛……”黃嘉文含著乳蕾打趣道,“嗨……嗨……呵……莎莎,你是我的奶媽……世界上最美的奶媽……”



    黃嘉文像一個技術熟練的牧場工人一樣抓捏著兩個實體,擠出的乳汁就像山中流淌的小溪一樣歡快地湧入他的口中,而且是源源不斷,長流不息。郭莎莎酥胸里的奶水特別充足、特別富庶,令他異常開心。他的胃口太好了,嘴巴加足馬力豪飲無度,似乎永遠也添不飽、喂不足。



    此時此刻,郭莎莎的腦海中一片空白,只感覺到有股強大的力量在擠壓、吸迫著自己的胸部,有根火炭般熾熱的硬棒子往自己的陰道里鑽著捅著。強烈的快感、激情的運動已經令她上氣不接下氣,不能完整地說好一句話了,她只能勞神費力地呻吟著。



    “哦……唔……唔……啊……我……我快被你搞死啦……我快被你搞死啦……啊……嗯……嗯……嘉文,你……你……你怎麽還沒有吸夠呀……呵……是不是……把我的乳房……吸癟了吸空了……你才安心呀……”



    “你的奶子……這麽大這麽肥……是不會被吸癟吸空的……”



    “哎……哎……呀……呀……受不了啦!受不了啦……嗷……嗷……我的‘小妹妹’……快讓你撕開兩邊了……喔……哇……哇……”



    “美人兒,你叫吧!叫吧……大聲點……我喜歡聽你叫……”



    “哦……啊……噢……咿……咿……唔……嗯……嗯……”叫著叫著,郭莎莎終于達到了高潮,飛翔在性愛的云端,身軀如同觸電般地猛烈顫動,眼皮翻上翻下的,一大股陰精直往男人的龜頭上猛猛地沖去。黃嘉文見勢加大了下體運動的幅度與力度,狠狠地撞擊她的子宮口。



    “上帝啊……啊……啊……噢……噢……我……我……我要飛上天啦……哇……唔……嗷……”郭莎莎雙眼緊閉,咬著牙關,兩腿蹬得筆直,摟著黃嘉文還在不斷擺動的腰部,顫抖連連,香汗和淫水同時直冒。



    “我的媽呀!原來這就是幾天來朝思暮想的渴求,就是這一刻死去活來的銷魂感受!”郭莎莎心里思忖著。轟轟烈烈的高潮令她身心暢快,幾天來的抑郁終于得以徹底釋放、解脫。慢慢消化完高潮的余韻后,她全身便像癱了一樣軟得動也不想再動了。



    大概過了一兩分鍾吧,黃嘉文終于松開嘴巴,吐出乳蕾,咽下最后一口乳汁。哇,清新甘醇,芳香四溢,令人回味無窮!他抹了抹嘴,打了一個飽嗝,心滿意足地看了看郭莎莎,只見她滿臉通紅,雙眸微閉,氣喘籲籲,典型的女人經曆了性高潮后的表情神態。



    不知怎麽,當晚的黃嘉文內心特別亢奮,特別想和女人做愛,他感覺到自己胯下的陰莖非常挺、非常硬,急需再肏一肏女人的陰部才會舒坦。爲了增加性愛的情趣,他決定換一種做愛的方式。



    他把陰莖從郭莎莎的陰道里抽出來,放下肩膀上女人的一只腳,另一只仍舊架著,然后把女人的身體挪成側臥的姿勢,自己雙膝跪在床面上,上身一挺高,使女人的兩條大腿撐成了一字馬,陰戶被掰得向兩邊大張。由于內外兩片陰唇的分離開來,淫水被拉出好幾條透明的黏絲,像蜘蛛網一般地封滿了陰道口。



    “啊——”郭莎莎任憑男人擺布著,只是奶聲奶氣地問了一句,“嘉文,你想干嘛?”



    “很快你就知道了。”



    黃嘉文一手按著肩上的大腿,一手提著發燙的陰莖對準陰戶。他的小腹往前一頂,肉棒子沖破透明的黏絲,“噗哧”一聲扎進了“盤絲洞”。



    “哇……哇……”郭莎莎從平靜中驚醒,大叫不止。



    不知是黃嘉文平時經常鍛煉使得腰力特別強,還是這種姿勢容易發力,總之每一下抽送都鞭鞭有力、啪啪作響,每一下都深入洞穴、直插盡頭。



    “喔……唔……嗯……好舒服啊!好舒服啊……嗷……噢……噢……啊……嘉文,我的好老公……你……你太厲害啦……太厲害啦……”



    “嗨……嗨……莎莎,今天……我會把你的小屄屄……干得爽爽的……喔……呵……我要讓你上瘾……以后沒有我的屌屌來干你……你就活不下去……哦……呃……呃……”



    “嗷……嗷……你壞!你壞……”郭莎莎被暢快的感覺沖昏了頭,小手不知所措地撫摸著自己的上身,“唔……啊……啊……你的屌屌……怎麽這麽喜歡動呀……沒完沒了的……”



    “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我的‘小弟弟’在里面……就是想動……不停地動……”



    “你……你……你真是我命中的天魔星……呀……呀……我……我會被你干死的……呵……嗯……哎……哎……”



    郭莎莎已經被前所未過的高潮攪擾得差點昏死了一回,現在再承受一輪狂風暴雨般的勁抽猛插,根本就毫無招架之力,唯一可做的就是不停地把淫水泄出體外,對男人的艱辛苦干作出回報。她整個人好像變成了一部專門生産淫水的機器,源源不斷地將汁液排出陰道。屁股底下的床單被淫水浸得濕漉漉的,用手一擰就可以擰出水來。



    “啊……哇……呵……我的‘小妹妹’……好脹呀……好癢呀……噢……噢……你的屌屌……插得好深喲……都頂到……頂到人家的子宮啦……唷……唷……”



    “嗨……嗨……呃……呃……”



    “唔……嗯……你插得……好重喲……好有力喲……喔……吔……吔……好老公,你……你可真厲害呀……嗯……呵……干了這麽長時間……還是這麽勤快……這麽有力……”



    “因爲我是上帝派來……解救你的……哦……唔……唔……上帝賜給我了神力……”



    “神力?!噢……上帝啊……嗷……嗷……嗷……不……不……我……我快被你干死啦……”



    小少婦自覺高潮一浪接著一浪,就好似在湖面抛下了一顆石頭,層層漣漪以陰戶爲中心向外不斷地擴散出去,整個人在這波濤起伏的大潮中浮浮沈沈,不能自主。她像夏天的小狗一樣喘息著,全身汗漬漬的,一只手拼命地搓動著自己的屁股,一只手死命地擺動著爲自己扇風解熱。



    黃嘉文瞧見到她的反應便知她再次登上高潮的頂峰,不由得快馬加鞭,把陽具抽插得硬如鋼條、熱如火棒,在陰道里飛快地穿梭不停。十五秒、三十秒、一分鍾、兩分鍾……他連續不斷地抽送,直至龜頭脹硬發麻,丹田里熱乎乎的,有東西要從陰莖里噴出來。“熬不住了,要射啦!”就這樣,他忍無可忍地把滾燙熱辣的精液一股腦地射進陰道的最深處。



    正陶醉在欲仙欲死的高潮里的郭莎莎,朦胧中感到男人握在她胸前乳房的五指不再遊動,而是如擠爆般地緊緊用力抓住;陰道里本來插得又疾又快的肉棒子也變成了一下一下、慢而有力的挺動,每頂到盡頭,子宮頸便受到一股麻熱的液體的沖擊,令人快感加倍。她明白黃嘉文也在享受高潮的樂趣,正往自己體內輸送精液,便雙手抱著他的腰,就著他的節奏加把勁地推拉,希望他把將精液毫無保留地全射進陰戶里。



    “啊……啊……噢……嘉文,你射啦!你射啦……嗚……嗚……好熱……好燙……唷……唷……嗯……”



    “喔……喔……喔……呃……呃……”



    “哦吔……吔……吔……多射點兒……多射點兒……咿……咿……好爽喲!好爽喲……啊……呀……呀……”



    “嗨……嗨……呵……呵……”黃嘉文一邊低吟一邊射精。



    “哇……哦……哦……太棒啦!太棒啦……嘉文,你……你的屌屌真了不起……愛死我啦!愛死我啦……唔……唔……”



    “嗷……嗷……呀……呀……”雖然之前黃嘉文已經射過一次,但他的精液還是很足,這回又射了一分多鍾。



    暴風雨過后一片甯靜,兩個盡興的性情男女摟抱在一塊,難舍難離的。黃嘉文仍然壓在郭莎莎的身上,下體緊貼著陰戶,不想讓慢慢疲軟的陰莖那麽快地溜出來,希望它在濕暖的肉洞里能多待一會兒就多待一會兒。他們倆的嘴如同黏合了起來一樣不停地親吻,舌尖忽而伸入忽而吐出地互相挑逗著對方,兩人的靈魂已經融爲了一體。



    “莎莎,開心嗎?”



    “開心,開心,你呢?”



    “好久沒這麽爽啦!”



    “和李曉雪做愛難道不爽嗎?”



    “爽是爽,不過……”黃嘉文故意拖長聲音。



    “不過什麽?”郭莎莎連忙問道。



    “不過……你比她更淫、更騷……干起來更爽……”



    “討厭,你取笑我……”郭莎莎掄起拳頭捶著男人的胸口。



    “哈哈哈……”黃嘉文大笑不止。



    慢慢地快意漸去,代之而來的是懶慵和疲倦,他們倆相擁而睡。郭莎莎還將男人的屌屌抓在手中,面帶笑靥地緊握著甜蜜地進入夢鄉。



    一覺醒來,已經是翌日上午九點多鍾。昨夜風流時分泌出來的汗液、精液和淫水都干了,漿得渾身很不舒服,于是這對奸夫淫婦準備洗浴一番。由于擔心女兒,郭莎莎便讓黃嘉文先進浴室,自己則去隔壁女兒的臥室看一看然后再和黃嘉文一起洗澡。



    進了浴室后,黃嘉文先往浴缸放熱水,然后轉身對著一旁的馬桶“嘩啦嘩啦”地小便。就在他快要完事的時候,背后傳來了郭莎莎嬌滴滴的聲音:“我也要尿尿。”



    “你也要尿尿?”黃嘉文扭過頭來一瞧,頓時被眼前的景致迷住了:郭莎莎披散著齊肩的黑亮秀發,身著一件真絲睡衣正向他走來。那衣裳薄如蟬翅,望過去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裙內的一切,透明得幾乎跟沒穿毫無分別。在燈光的掩映下,玲珑浮凸的肉體曲線令人熱血贲張:胸前豐滿的乳房就像兩個大雪球般潔白無瑕,走動時一巅一聳地上下抛落;嫣紅的兩粒乳頭硬硬的向前堅挺,把睡衣頂起兩個小小的尖峰,棕紅色的乳暈圓潤而均勻,襯托得兩粒乳尖更加誘人;一條黃蜂細腰幼窄窈窕得盈指可握,相反臀部倒是肥得引人想入非非,渾圓得滑不溜手;最要命還是腹股末端的黑色倒三角區,幼嫩的陰毛烏黑潤澤,除了幾條不守規矩的悄悄地向外探出頭外,其他的都一致地齊齊指向雙腿中間的小縫;而小縫中偏又露出兩片紅紅皺皺的嫩皮,雖然只是陰部的冰山一角,倒更讓人幻想著剩下的部位藏在里面會是怎樣,聯想到夾在兩片鮮豔的陰唇中間的桃源小洞會是如何迷人……黃嘉文看得兩眼發直,偷偷咽下了好幾口口水,胯下的“小弟弟”頓時活躍起來。



    “嘉文,你發什麽呆呀?我要尿尿。”



    正沈浸在郭莎莎美色中的黃嘉文被她的話給驚醒了,便把陰莖甩了幾下,挪過一旁讓位給她。等了一小會兒不見動靜,黃嘉文好奇地轉頭問道:“莎莎,怎麽啦?你不是要尿尿嗎?”



    “嗯……我要你抱著我尿尿。”郭莎莎含羞地撒嬌道。



    雖然給弄得啼笑皆非,但黃嘉文還是照辦了,走到郭莎莎背后,雙手托著她的大腿,抱起她對著馬桶。誰知她又說:“嗯……你要吹口哨,我才能尿尿。”男人差點沒笑出聲來,像母親逗小孩撒尿般吹起哨來:“咻……咻……”



    哨音剛起,就見她陰戶噴出一股水柱,銀白色的抛物線彎彎地向前射去,大珠小珠落玉盤,掉在馬桶里面“叮咚叮咚”作響。等她尿完了,黃嘉文打趣道:“平時你撒尿也要你老公吹口哨嗎?那他夠忙活的。”



    “討厭,人家喜歡嘛……”郭莎莎滿臉绯紅,轉頭羞答答地靠在男人胸前。



    “莎莎,妞妞怎麽樣了?”



    “她可貪睡了,現在還睡著呢。”



    黃嘉文發現浴缸的水快滿了,便伸手一邊解郭莎莎的真絲睡衣一邊說:“莎莎,水滿了,快把睡衣脫了,我們一起洗個澡吧。”



    “你這頭大色狼,就愛脫人家衣服。”



    三下兩下郭莎莎被黃嘉文扒了個精光,接著兩人赤條條地跨入浴缸里,糾纏成一團,一時間水花四濺,兩條肉蟲在波浪中翻來覆去,活像一對戲水鴛鴦。



    黃嘉文在郭莎莎的玉體上胡亂地摸動著、放肆地親吻著,臉蛋、頸脖、雙肩、胳膊、背部、腰肢、大腿……郭莎莎的身材盡管不像李曉雪的那麽精巧細致,但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年輕少婦特有的風韻,還是令他無比著迷。



    特別是郭莎莎酥胸上的那對結實的大乳房,圓溜溜的、白嫩嫩的、脹鼓鼓的,跟著呼吸的節奏上下沈浮,那種美是任何男士都無法抵擋的,就算古代的柳下惠看到了也會動心。男士們看在眼里,就感覺它們如兩支火球一般灼烤著自己的心靈,像一杯烈性酒似的讓人一醉不起。



    “哇噻,莎莎,你的奶子可真美啊……”黃嘉文一面輕撫著那雙美乳一面感慨萬千,“好多女人生了孩子以后,奶子就開始下垂,變得松松垮垮、又干又癟的。可是……可是你的奶子就不一樣了……豐滿!堅挺!結實!漂亮!簡直比那些青春少女的奶子還要迷人……真適合爲那些豐胸産品做廣告……”



    “爲豐胸産品做廣告?!”



    “對呀!你難道沒發現嗎?那些什麽‘豐韻丹’豐胸口服液啦、‘3源’美乳霜啦、‘姗拉娜’健胸霜啦、‘一點紅’美乳凝膠啦……爲它們做廣告的模特奶子都沒有你的大!你的漂亮……味道也沒有你的香!”



    “味道沒我的香?你怎麽知道呀?”



    “嘻嘻……因爲……因爲那些模特都是我推薦的……她們的奶子長得什麽樣、味道怎麽樣,我還不知道嗎?”



    “你好色呀……”郭莎莎低頭捋了捋自己的一撮頭發,小聲地問男人,“嘉文,我也想做做廣告、當當明星,你看我行嗎?”



    “當然行啦,你的實力這麽好!那些豐胸産品不是都分挺立豐滿型和産后恢複型兩種嗎?我看你爲産后恢複型做廣告一定合適……”



    “是嗎?那你幫我聯系聯系,好嗎?”



    “好呀!不過你要是成了廣告明星,該怎麽謝我呢?”



    “我還能怎麽謝你呀……親愛的,我整個人不都是你的嗎?”話音剛落,郭莎莎就向男人連抛了好幾個媚眼。



    小少婦的嬌、媚、淫、浪、迷人、誘惑,令黃嘉文如何把持得住呢?他捂著小少婦的雙乳又親又吻又掐又擠,就像饑餓了三天的乞丐見到食物一樣,又像調皮的小孩子拿到新玩具一樣,更像窮困了大半輩子的貧民得到大把鈔票一樣,不停地淫玩著,愛不釋手。



    有意思的是,郭莎莎很喜歡心上人撫慰自己乳房時的那種感受。“啊……啊……吸我的咪咪……親愛的,吸我的咪咪……嗚……哦……對!就這樣……唔……哦……喔……用力……唔……我喜歡!我喜歡……”



    “呵……呵……莎莎,你的奶子……好大呀!好迷人呀……李曉雪的奶子……也不過如此嘛……”



    “那……那她的胸圍有多大?”



    “103公分。”



    “罩杯呢?”



    “I杯的。”



    “都比人家的大嘛……”郭莎莎頓時醋意萌生,大聲浪言道,“不行!不行……我要去隆胸!我要去隆胸……”



    “美人兒,你的奶子已經很大啦……”



    “可是……呵……我的沒有李曉雪的大……唔……喔……對你的吸引力……肯定也沒有她的大……啊……啊……不行!爲了吸引你,我要去隆胸!隆得比李曉雪的還大……”



    黃嘉文聽了小少婦的話,心潮澎湃,激動不已。他拼命地吮吸她的玉乳,舔舐她的乳蕾,揉捏她的臀部,爲她送去快意和歡樂。就在同時,他的生殖器極度擴張膨脹,翹得厲害。



    在男人的挑逗下,郭莎莎淫性大發,小手大膽地伸到男人的胯下,一把掏起了那根不安份的肉棒子。



    “哎喲,怎麽一下子就變得這麽粗啦?!”



    “嗷……嗷……”黃嘉文隨著她抓摸的節奏呻吟起來。



    “昨晚它奮戰了一夜,一定出了不少汗吧。來,嘉文,我幫你洗洗它。”



    郭莎莎讓黃嘉文站起身形,用手在香皂上蹭出一些泡沫,捧著他的陽具搽上去,五指箍著陰莖前后套弄,細心地把包皮和龜頭清洗了一番。那“慧根”在她的按摩之下勃硬得更加迅速,變得分外碩長粗壯。



    “哇——”郭莎莎不禁驚呼一聲,原來男人的屌屌竟然魔術般地看著看著壯大了,速度之快簡直令她難以置信。好家夥!那根東西就好似一門大炮朝著正前方呈四十五度角憤怒地翹起,堅挺得猶如她女兒妞妞的小胳臂一般粗細。郭莎莎伸出手指丈量一下,二十五公分,足足比自己丈夫勃起時的那根東西長了十二公分以上,龜頭也更大更圓,包皮上的血管凸高隆起,像無數青紫色的小樹根把整枝陰莖包圍著。



    “上帝啊,這根屌屌可是人世間的極品呀!怪不得昨晚被它弄到高潮叠起、暢快淋漓。要是有它天天陪著我,那該多妙呀!”郭莎莎心中暗歎道。胡思亂想中,她忍不住在上面連親了幾下,手也不願松開,真恨不得一口將它吞進肚子里。



    “美人兒,我的屌屌又翹起來了,你說怎麽辦呀?”黃嘉文故意抖了抖腰部和臀部,他的陽具立刻上下擺動,活脫脫像鼓槌一樣敲擊著女人心里的那面大鼓,令她心襟搖曳,不能自控。



    “這……這……我……我不知道……”



    “是你把它弄成這樣的,你要負責呀!”



    “這……那我含著它好啦……”郭莎莎雙手擒住那根巨屌,張大嘴巴將之咬在了口中。



    “喔……哦……噢……噢……”黃嘉文擺動下體,放任自己的陰莖在小少婦的嘴巴里穿梭。



    “唔……唔……嗯……好硬呀……好大呀……呵……好粗呀……”



    “嗷……嗷……呃……呃……”



    “太巨啦!太巨啦……嗯……咿……咿……親愛的……你媽從小給你吃了什麽呀?嗚……‘小弟弟’怎麽這麽長?!這麽大呀?!”小少婦興奮得忘乎所以了,捧起自己胸前的兩個大肉球夾住男人的屌屌搓揉起來。



    “哦吔……好大的一個‘漢堡’呀!”



    “是呀!是呀……呵……啊……尤其是中間的這根香腸……好肥呀!好大呀……我好喜歡喲……”



    戲鬧了一陣子,郭莎莎覺得兩腮又熱了起來,熱得發燙;心頭的一把火漸漸向下身燒去,陰戶騷癢不堪。她急不可待地忙往后一躺,一只手牽著心上人那根鐵杵般堅硬的陽具,一只手在自己的陰唇上來回磨擦著。



    “噢……噢……嗯……我的‘小妹妹’好癢喲……好癢喲……嗚……”



    “是嗎,莎莎?讓我看看你的‘小妹妹’怎麽啦?”



    黃嘉文托起小少婦的臀部定睛一看,一撮細長茂密的陰毛呈矩形地由小腹末端一直延伸到陰戶四周,兩片肥厚的外陰唇如同兩扇大門一樣敞開著,里面紅通通、水嫩嫩的,一線透明的黏液從中淌出,像山澗的溪水一般。



    “嘉文……‘小妹妹’好癢喲……癢得好難受呀……快想想辦法嘛……”



    “好的,好的……”



    望著小少婦自摸的騷態,黃嘉文知道性交的時機已經成熟了。“雖然公司里漂亮的騷娘們很多,比如郭妍、郭子菲、袁菁、祁豔、周玉媚、李嘉欣、徐璐、陳姝、譚冬儀、鄭豔麗、杜雪、陽淑華、楊佳玲、劉麗、曾黎,全部都肯自動獻身,但論到床上的功夫、對性交的反應,就怎麽也比不上眼前的這個小淫婦了。既然‘小弟弟’已經給她撩起火來,索性今天就干個夠,還不知道以后有沒有再干她的機會呢!”想著想著,他抖擻精神,握住自己的大屌屌頂在郭莎莎的陰唇上撥弄起來,令她想吃又吃不到。



    “小美人兒,我的‘小弟弟’要來干你了,喜不喜歡?”



    “嗯……喔……你別再誘惑人家了……人家的‘小妹妹’里面已經很癢很癢啦……嗯……快把大屌屌插進來嘛……”



    “好的!我來幫你止癢……”黃嘉文順勢挺起小腹猛力一頂,只聽到“噗哧”一聲,郭莎莎也隨之“哎喲”一聲,兩副肉體再度彙合到一起,碩壯的陽具盡根沒入屄中,粗大的龜頭一下子頂在了她的陰道深處。男人雙手抱著小少婦的脖子,下身飛快地抽插起來。



    “哇……哇……哇……你的屌屌……干得我好爽呀……呀……呀……”



    “干死你!干死你……”



    一時間,小小的浴缸里绮旎浪漫、春色無邊。黃嘉文起伏不停的屁股令缸里的水蕩漾飛濺,把地板弄濕成水塘一樣。從小在當地業余體校進行過正規訓練的他真不愧是遊泳健將,一會兒像遊一撲一撲的蝶式,腰部不斷運動,聳高曲低,強而有力;一會兒又像遊悠閑的蛙式,兩腿撐著缸壁,一伸一縮,令陰莖進退自如;一會兒又側身抱著郭莎莎,從背后插入,像遊著側泳,一只手還不時地把玩她的乳峰;一會兒又像遊仰泳似地自己躺下,讓小少婦坐在上面,騎馬般地顛簸抛動,樂極忘形。



    在浴缸里做愛和在床上做受的感覺大不一樣,更加新鮮,更加刺激。郭莎莎從來沒有想到在浴缸里交媾還可以玩出這麽多花樣,對黃嘉文的性愛技術佩服得五體投地。



    “噢……噢……親愛的……你的花樣怎麽這麽多呀……”



    “你不喜歡嗎,我的美人兒?”



    “不,喜歡!喜歡……哦……唔……嗚……你的‘小弟弟’好壞呀……呵……插在人家的‘小妹妹’里面……那麽深……那麽有力……哎……哎……”



    “美人兒……你平時做愛做得太少啦……”黃嘉文手握郭莎莎的豪乳邊干邊說,“只有讓‘小弟弟’插得深深的……你的‘小妹妹’才會舒服……才會覺得刺激、過瘾……喔……喔……”



    “啊……唷……唷……我快被你……被你搞死啦……呀……呀……”



    浴缸里波濤洶湧,顛鸾倒鳳,兩人浸淫在肉欲享受的快感里,樂此不疲。黃嘉文一時肏得興起,覺得小浴缸里始終不能大展拳腳,索性便把郭莎莎摟在胸前抱起來,三步並作兩步,急匆匆地朝臥室奔去。



    進了臥室,黃嘉文把郭莎莎放在席夢思情侶床上,捉著她的雙腳把她拉到床沿邊,然后曲起她的雙腿往兩邊張開,讓她的屁股對著自己,恰好陰莖與陰戶處于同一高度。他站在地上,下身往前一頂,陽具輕而易舉地再次闖入陰道里。他兩手扶著女人的屁股,腰部一前一后地挺動著。由于這種姿式比較省力,抽送起來自然更快更狠。



    “哇……哇……哇……你的大屌屌……把我的‘小妹妹’……塞得滿滿的……唷……唷……好啊……啊……”



    “你的‘小妹妹’好濕好滑喲……”



    “哦……唔……還不是你弄的……”



    “美人兒……我給你念首詩,好嗎?”



    “喔……呵……你還會作詩呀……嗯……念吧,念吧……”



    “今天星期六……妹妹想吃肉……嗨……嗨……胸脯挺一挺,妹妹好過瘾……屁股翹一翹,哥哥還想要……”



    “這……這是什麽詩呀……太下流啦……啊……嗚……”



    “下流嗎?我怎麽不覺得呀……呃……呃……唔……你就是詩中的……那個妹妹……我就是那個哥哥……”



    黃嘉文用自己的屌屌抵住郭莎莎的子宮口,屁股好似磨豆腐的石磨一樣旋轉起來,龜頭在子宮口不住地轉動著,小少婦快樂得連眼淚水都流了出來,口里連哼著“哎唷、哎唷”,叫聲不絕。



    一下一下的碰撞令郭莎莎的身體一顛一顫的,兩個自然下垂、又圓又大的乳房也隨之前后晃悠蕩漾。黃嘉文伸手兜住實體,一邊做愛一邊撫摸。



    “啊……啊……好哥哥……好老公……呵……你的‘小弟弟’干得人家好深……好麻……好爽……噢……喔……吔……吔……你的手真討厭……快把人家的奶子給捏破啦……哎……哎……呀……呀……”



    “我……我這不是在給你增加快感嗎?”



    “哦……嗯……嗯……你壞!你壞……”



    “莎莎……喔……唔……你老公平時……平時用什麽招式干你呀?你……你最喜歡什麽性交體位呀?”



    郭莎莎佯裝羞澀地說:“人家老公……只會‘男上女下’的那種……而且……而且三五分鍾就出來了……嗚……哦……哪像你呀……干人家這麽久……‘小弟弟’還硬梆梆的……呵……呵……至于什麽體位嗎……人家不好意思說……”



    “快說!快說……”



    “嗯……就是……就是……”



    “是哪個?!是哪個……”



    “就是……就是現在這個嘛……”



    “這招叫老漢推車……原來你喜歡這招……呃……呃……OK,我干!我干……”黃嘉文狠狠地挺動了幾下腰肢,大屌屌也狠狠地扎了幾下小少婦的“小妹妹”。



    “咿……咿……哇……哇……”郭莎莎滿臉通紅,閉目享受。臥室的床頭櫃上擺著一張她老公的照片,有時她哀怨無助地偷瞟著照片,但很快又馬上轉過頭注視著背后的男人。她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黃嘉文都看在了眼里。



    “莎莎……你老公出差了……呵……他不會來破壞我們的好事……嗨……嗨……嗨……白勇以前虧欠了你那麽多房事……我今天會好好地補償給你的……喔……喔……”



    “嗯……唷……唷……嘉文,我的好老公……你的‘小弟弟’太棒啦……太偉大啦……啊……哦……你的陰毛……扎得人家的‘小妹妹’……好癢……好爽……”



    “是嗎?是嗎……”黃嘉文趕緊把腹部頂住郭莎莎的臀部,讓陰毛貼近她的陰部,實施零距離接觸與磨擦。



    小少婦被他連續不斷的抽送弄得氣都喘不過來,一陣接一陣的高潮襲遍全身,小屄給酥美的快感籠罩著,越來越強;渾身上下的神經線不停跳躍,帶動玉體抽搐顫抖;一張小嘴早已喊得聲嘶力竭、口干舌燥,喉嚨里只能勉強地擠出一個個單字:“喔……喔……啊……啊……啊……”



    此時此刻,性器官交媾的盛況蔚爲壯觀:陰道口的嫩皮被粗壯的陽具拖出來又帶進去,一紅一黑兩種顔色形成顯明對比和強烈的反差,淫水被擠逼得從陰道里向外噴射,並伴有“嗞嗞嗞”的聲音。眼中看到的畫面振人心弦,黃嘉文自覺心跳氣短,肌肉繃得緊緊的,陰莖勃脹得快要爆炸了,不由自主地運足全力有多深插多深,每一下龜頭都碰觸到子宮口。一輪沖鋒陷陣后,他感到龜頭麻痹,精關大動,自知就快支持不住了。



    “嗷……嗷……呃……呃……”



    “哇……哇……你的‘小弟弟’變得……變得更粗啦!更硬啦……嗚……唔……好哥哥……我的‘小妹妹’不能沒有……沒有你的大屌屌……”



    “嗨……嗨……嗨……”



    “哎……哎……不!不!不……啊……呀……上……上帝呀……受不了啦!受不了啦……咿……咿……呀……呀……”



    無窮無盡的高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令郭莎莎應接不暇,她的胴體一扭一扭的,活像一條在樹枝上走動的毛毛蟲。突然,她全身緊縮,接著又瞬間放松下來,大股大股的淫水從子宮里猛沖出來,身子跟著便像打擺子般地拼命抖個不停,陰道也隨之一張一合、有節奏地收縮,就像女兒妞妞的小嘴一樣不斷吮啜著陰莖。



    黃嘉文正閉目猛戳,準備迎接高潮的來臨,大屌屌給她的小屄這麽一夾一松,舒服得要命,頓時他全身毛細孔大張,小腹肌肉向內緊壓,隨著幾個冷顫,一團接一團的精液像飛箭一樣從陰莖里直射而出,灌入了小少婦一張一縮的陰戶里。



    “啊……啊……親愛的……你的精液……射得人家子宮好用力……好滿……好多哦……”



    “我射!我射……哦……喔……哦……”



    “唔……噢……噢……好燙喲……好麻喲……嗯……唷……唷……呵……”



    一分鍾左右后,兩人不約而同地齊舒一口長氣,一齊軟了下來。黃嘉文覺得兩腿發軟,微微顫抖,但又不想馬上把陰莖抽出,便把身子往前傾斜,雙手分別握著一個乳房輕輕揉摸,把高潮留下的余韻散盡。雖然萬分不情願,但慢慢縮小的陰莖終于讓陰道擠出了體外。



    卿卿我我的濃情蜜意中不知不覺已漸晌午,郭莎莎想起兩人只顧貪歡整個上午還沒有東西進肚,便起床對黃嘉文說:“看我多沒用,快讓你給餓壞了。你躺在床上歇著,等我做好了飯才叫你起來。你想吃什麽呀?”



    “寶貝兒,我想吃你!”黃嘉文一手把她拉回床邊摟在懷中,柔聲地說,“好啦,也甭做飯了,到外面隨便吃點東西,多留點時間讓我們好好在一塊。”



    郭莎莎把頭靠在男人胸前撒嬌道:“你呀,嘴巴像吃了蜜糖一樣,甜滋滋的,每句話都說到人家心坎里去啦!”



    這對奸夫淫婦到附近的飯店里匆匆用過中餐,又回到家中繼續調情。干柴烈火,滿室生春;濃情蜜意,盡在不言中。



















0.019415855407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