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女神的墮落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女神的墮落


自從讓天界大亂的恐怖大王事件結束之後,持了一段平安穩定的時間;不過天界的係統中突然又發現在某無人星球中有類似恐怖大王的程式運作過的痕跡,天界指示曾與恐怖大王交戰過的女神蓓兒丹娣及凜德來到這個無人行星調查嘎嗿嘄嘉,滼漜滌滶
「真的會是恐怖大王嗎?」蓓兒丹娣看向漆黑的四周,通常恐怖大王只會在夜間出現。
「可能碰到了才知道。」凜德回答。
突然一陣不明的強烈波動傳來嗽嘔嘍嘓,銑鋮銕銍瞬間天崩地裂,縫中冒出一堆黑色的怪物漇漁潎漾,綞緒緅綬凜德不由分說的招出武器展開戰斗,蓓兒丹娣在呆了一下後些召出法術杖加入戰斗;一段時間後由於情況的混亂窨窩窪窫,粻綿緂綮兩人在碎裂的地表中失去聯絡,蓓兒丹娣擺脫了無數怪物的追擊,卻遇到了屬於魔界的瑪拉,是她姐姐兀兒德小時候的玩伴,
「瑪拉?你怎麼會在這裡。」
話才問完瑪拉居然召出魔杖對蓓兒丹娣展開攻擊,在抵擋莫明的攻擊中,蓓兒丹娣注意到了瑪拉額頭上的徽章變得異常,像是傳說中比恐怖大王更邪惡百倍的邪惡體,專門以吸食神、魔族力量增強力量並造成黑暗、毀滅的邪惡體,但是蓓兒丹娣卻因為邪惡體佔據的是無辜的魔使而無法全力下手,力量逐漸被消耗掉;一陣戰斗後,筋疲力盡的蓓兒丹娣俯臥在地上顫抖,被邪惡體附身的瑪拉在旁邊呵呵的邪笑著,
「妳的戰斗意志倒還不錯;但力量才這樣就沒了?真無趣。」瑪拉把玩著手上的魔杖微笑道;
蓓兒丹娣顫抖著勉強擡起頭來,
「.....瑪拉...快醒一醒......」
「哼,妳在跟誰講話?」
瑪拉,或說是邪惡體皺了皺嘴吧,忽然又揚起怪異的笑容,低頭端詳了一下蓓兒丹娣,舔了下嘴角,
「嘿嘿,從來沒有品嚐過這樣完美的身體,就來試試看吧。」
「.........什......麼?」
沒等蓓兒丹娣反應,邪惡體施出法術,在兩人之間變出一個奇怪的結界,結界中央的裂縫伸出幾條奇怪的觸手將蓓兒丹娣拉進裂縫,蓓兒丹娣只覺眼前一片昏眩、黑暗,再度睜開眼時已經身處在一個由像是某種柔軟的詭異的圓球形房間之中,接著佔據瑪拉身體的邪惡體也出現在這房間內,
「這裡是......哪裡」蓓兒丹娣環顧四周問道。
這小小的房間四周的牆壁像是由某種柔軟的肉質組成,而且還隱隱蠕動著,散發著一種奇怪的腥味,
「呵呵呵,這是用來讓妳墮落的地方。」
邪惡體彈了下手指,蓓兒丹娣身後的肉壁中突然伸出了大量的觸手,沒等驚訝的蓓兒丹娣反應過來就沿著她的身體纏了起來,將她的上半身和雙手固定在肉質牆壁上,地面也伸出許多觸手將她的修長的雙腿纏住,
「住手••這是什麼••?」
蓓兒丹娣掙扎著,下意識的夾緊大腿,四肢拉扯著想脫離,但是耗盡法力的她力量比普通的弱女子還要虛弱,根本無關痛癢;眾多的觸手在蓓兒丹娣的緊身戰斗服外四處遊走摩擦著,從四肢爬向了大腿及身體甚至頸間,而且還不斷的分泌一種帶有濃厚腥味的濃稠黏液,也邊撫弄著蓓兒丹娣的身體,還有幾支較為粗大的觸手逗弄著蓓兒丹娣的私處、臉頰,將大量濃稠黏液塗遍蓓兒丹娣的全身,即使是身後的一頭美麗的長髮也不能倖免,這種黏液其實是種效果相當強的催情物質,在觸手的分泌、撫弄及摩擦下滲透入服裝與蓓兒丹娣的肌膚接觸,

「嗚............這是什麼感覺..........明明不喜歡的......」
蓓兒丹娣不斷的喘息,四肢被觸手捆住,無助的任由觸手愛撫,從未有性愛經驗的她,下體的私密處已經開始滲出了愛液;觸手感覺到了蓓兒丹娣的反應,連單純捆住四肢的觸手也分岔出細小的分支,輕輕按摩著敏感處,纏著身體的觸手更是隔著潤濕的緊身服裝撫弄豐滿的雙峰和漸漸挺立的乳頭,或是纏繞按摩著,或是從緊身服的縫隙中擠入,直接在皮膚上摩擦愛撫著,下半身的觸手也伸向了大腿內側及私處,不斷的逗弄著在溼透的緊身服下若隱若現的陰蒂和陰唇,大量多餘的催情黏液也沿著蓓兒丹娣身體往下滑,使得觸手的愛撫更為順利;渾身溼透的服裝和觸手的愛撫使得蓓兒丹娣感到渾身的莫名快感,縱使心中還有抵抗的意志,也只能不斷的喘息著,而且這抵抗意志已經慢慢的被漸漸產生的歡愉給覆蓋;
「......不要.........拜...託...」蓓兒丹娣仍隱隱的掙扎,但是連發出的聲音都因漫佈全身的歡愉而變了調。
「哼,明明就很享受嘴裡還說不。」邪惡體邪笑道。
像是聽到了邪惡體的話一般,一根較為粗大的觸手伸向了蓓兒丹娣的臉頰,蓓兒丹娣看到醜陋的觸手來到眼前,不斷左右轉頭想要避開,但觸手趁機堵上蓓兒丹娣的嘴唇,進而進入口中,分岔出幾條分枝纏繞著蓓兒丹娣的香舌,更使得身體內的慾火不斷上升,下體的愛液越流越多;同時觸手也分泌出更大量的催情液體使其流入胃中,讓蓓兒丹娣的歡愉更加高漲;下體隨著觸手的撫弄激起一股莫名的鼓脹感,好像什麼東西要衝出去一般,
「......唔~~嗯~啊~~我......我要......嗚───」
在觸手不斷的撫弄下,蓓兒丹娣達到了生平第一次的高潮,大量的愛液瞬間湧出下體,身體因興奮而向上拱起,並不斷顫抖著,高潮持續了數十秒才略為退去,蓓兒丹娣無力的癱在肉質牆壁上,
「女孩,才這樣就撐不住啦?」邪惡體走到不停喘息的蓓兒丹娣面前,跨坐在她身上,輕舔著她沾滿濃稠液體並因歡愉而酥紅的臉頰,蓓兒丹娣最初還想閃躲,但是背後已經頂住肉牆;邪惡體在蓓兒丹娣身上扭動磨蹭著,一手沿著下體撫摸,另一手握著還藏在緊身衣內但已挺立的乳房和乳頭搓揉著,又用外表更為火辣的身體疊上蓓兒丹娣黏稠的身上不斷的磨蹭,每一次的撫觸都激起了蓓兒丹娣的快感和呻吟聲,身體也不斷扭動著,
「啊......啊............嗯......」蓓兒丹娣隨著邪惡體的愛撫喃喃的呻吟著。
邪惡體又吻上蓓兒丹娣的嘴唇,將舌頭探進口內和蓓兒丹娣的香舌纏繞著,火辣的舌吻更使得蓓兒丹娣失了神的迎合著邪惡體的愛撫,兩個火辣和混雜著觸手的美麗女體交纏在一起,一會兒後邪惡體才滿足的坐起來,
「嗯,好好吃啊,不過好戲還在後頭呢。」
邪惡體一離開,纏滿全身的觸手開始將蓓兒丹娣上半身的緊身服拉扯撕開一個一個洞,蓓兒丹娣白皙美麗的身體外露了出來,下半身的部分觸手雖然沒有撕破服裝但也伸入緊身服裡面和外側的觸手交互纏繞著大小腿並不斷的愛撫,甫將上半身服裝撕破的觸手開始猛烈的纏繞在蓓兒丹娣身體和豐滿雙乳上,激烈的按摩起來,觸手群中又伸出兩個帶有吸盤頭的空心觸手,吸住已經因快感而挺立的乳房,
「...啊......啊......啊」
吸盤觸手開始擠壓豐滿的雙乳吸取香甜的奶汁,猛然襲來的連續快感使的蓓兒丹娣無意識的發出呻吟聲;眾多的觸手將蓓兒丹娣擡到空中,也將大腿拉開成交媾的姿勢,此時兩支特別粗的觸手從地面伸出,來到了成仰躺姿勢下的蓓兒丹娣面前,兩支觸手前端都附有著突起的顆粒,不斷滴落著略帶白濁的催情液,然後開始分路向蓓兒丹娣的私處和臉頰靠近,
「住......住手......不...要~~~!」
其中一根觸手靠近陰部,伸出許多細密的分支撫弄著陰部和陰蒂,另一根穿過聳立的雙乳間在臉頰上塗抹著催情液並撫弄著,然後兩支觸手突然同時插入蓓兒丹娣的陰道和口中,
「嗚~~!」
瞬間的破處造成短暫的劇痛,蓓兒丹娣下意識地夾緊雙腿,不過雙腿又被觸手給拉開;一會後兩支觸手同時也開始前後快速抽送著,特別是進入陰道的粗大觸手,突起的顆粒不斷按摩著陰道內部,和其他觸手合作愛撫造成的快感、歡愉使得蓓兒丹娣幾乎是欲仙欲死,身體不斷的隨著快感扭動著,大量流出的淫液混雜著催情黏液,沿著佈滿觸手的身體甚至是同樣佈滿黏液的秀髮不斷滴到地上;邪惡體微笑的看著這幅淫糜的景象,
「呵呵,好好享受這場盛宴吧!」
此時蓓兒丹娣已經達到了瘋狂的高潮,不過觸手群可還沒有,幾乎所有的觸手同時加快愛撫和抽送的速度,並且由根部開始鼓脹起來,
「咕唔~~嗚~~~~啊───」
在瞬間強大的刺激下,大量又稠又濃的腥臭白濁精液噴灑而出,蓓兒丹娣的口中、子宮、陰道、臉頰和全身同時被大量湧出的精液填滿或噴灑,觸手射精了不知道多少次,無數的黏稠精液、催情黏液和蓓兒丹娣的淫水、奶水混雜在一起,緩緩的從全身流下來,被精液填滿的子宮也使得小腹稍稍脹大,直到觸手從陰道中抽出,精液外流出來才慢慢恢復原狀;全身沾滿白濁精液的蓓兒丹娣癱在地上,或說是累積在凹地的混合黏稠液體中,藍白色的緊身戰斗服除了腿上的之外破破爛爛的掛在身上,看起來就像穿著褲襪;身體還因為強烈催情液的作用而持續顫抖著,除了幾只還逗弄著還未從歡愉中甦醒的蓓兒丹娣外,觸手大部分都收了回去,在四周緩緩的擺動著,
「女孩,很舒服吧?」邪惡體又靠了上來,對著恍恍惚惚的蓓兒丹娣道,後者只無力躺在精液中,兩眼無神的看著邪惡體,「還沒完呢。」
蓓兒丹娣底下的肉質地面忽然拱起,變成一個像是軟床的突起肉墊,讓蓓兒丹娣「躺」在上方;邪惡體順勢爬上肉墊,拉開蓓兒丹娣的雙腿跪坐在她身上,動手脫掉自己身上的本來就很少的性感服裝丟到一邊,只剩下黑色的網襪,和蓓兒丹娣身上腿上尚完整的緊身服形成對比,
「接下來讓我來讓妳享受吧。」邪惡體微笑的趴到喘息的蓓兒丹娣面前道,舔了舔嘴唇。
蓓兒丹娣僅存的意識察覺到,開始翻身想要逃離,但是無力和仍作用的催情液使得動作極為緩慢,
「不......要.........」
「哼...」
邪惡體悶哼一聲,直接疊在蓓兒丹娣身上,讓本來就很無力的蓓兒丹娣更是動彈不得,而兩身體的瞬間接觸又使得快感又湧了上來,無意的仰頭髮出舒服的呻吟聲,
「嗯......」
「好女孩,已經懂得開始享受了嘛。」
四周的觸手突然開始活動,從背後伸入了邪惡體的體內,蓓兒丹娣愣愣的看著這怪異的景象,
「嘿嘿嘿。」
觸手居然從邪惡體的身軀各處伸出,又開始交纏在蓓兒丹娣的身上不斷的分泌黏液、摩擦和愛撫,更令她驚訝的是,邪惡體所佔據的女性身體私處居然伸出了巨大醜陋的陽具,輕輕的抵在蓓兒丹娣私處上,
「不...不要~~不要這樣!」
蓓兒丹娣扭動著身體,但越動只是使得自己的快感更加高漲,
「來吧,享受吧。」
邪惡體又吻上蓓兒丹娣,觸手將蓓兒丹娣的雙手往上拉使她無力反抗,雙腿也被其他的觸手拉開露出私處,邪惡體另一手按住蓓兒丹娣的頭使她無法亂動,另一手伸到她身後撫弄著美麗的雙臀和仍穿著僅存的緊身服的大腿,盡情的舌吻將蓓兒丹娣最後一絲的抵抗吻去,然後邪惡體又吮住蓓兒丹娣的乳頭,吸吮著香奶,蓓兒丹娣才剛空出的嘴又被一條觸手塞入和香舌交纏著;現在蓓兒丹娣就像交媾般迎合著邪惡體和大量觸手的愛撫,觸手大量分泌的黏液滿佈著交纏在一起的兩個女體,
「時候到了。」邪惡體擡起頭,看向下方的私處微笑道。
「啊.........啊~~啊啊~~~」
邪惡體將蓓兒丹娣的修長的美腿擡到肩上,粗大的陽具進入了潤濕的陰道,猛烈襲來的快感使蓓兒丹娣放聲呻吟;邪惡體感受到了快感,開始前後抽送著,連續的快感使蓓兒丹娣的呻吟更加瘋狂,再加上觸手的激烈愛撫、纏繞,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啊~~~啊~~啊───」蓓兒丹娣最後的抵抗意識也被奪去,淫亂的呻吟著。
「嗚...我要...出去了......」邪惡體也恍惚的呻吟道,加快抽送的速度,接著下體一陣力量;
一陣暖流衝近蓓兒丹娣體內,大量的精液從陽具射出,迅速填滿了子宮使得小腹微微脹大,甚至外流噴灑到兩個女體的身上,四周的觸手也接二連三的射精,大量的精液和催情液佈滿了邪惡體和蓓兒丹娣的全身,
「喔~~好舒服啊...」邪惡體恢復神智後,微笑的抽出陽具,雙手撫弄著蓓兒丹娣還掛在她肩上的修長美腿,甚至還拉到臉上磨蹭著,
「妳的身體品嚐起來真的好棒啊。」
邪惡體一路撫摸著潤濕的美腿,直到腿間的私處,看了看後居然將嘴唇吻了上去,舔舐起來,
「啊!~~~」突然襲來的快感又使得蓓兒丹娣叫出一聲。
邪惡體每一次的舔舐都讓蓓兒丹娣扭動一下身體迎合,毫無抵抗意識的蓓兒丹娣現在只是享受著不斷湧上的歡愉,
「真的很好吃。」
邪惡體舔了舔嘴唇爬起來,和失神的蓓兒丹娣互望,又俯臥在她身上火辣的吻了起來,蓓兒丹娣絕望的任由邪惡體愛撫,迎合著;邪惡體忽然停手站起來,同時也把全身纏滿觸手的蓓兒丹娣拉起來成跪姿,醜陋的陽具聳立在不斷喘息,臉頰緋紅的蓓兒丹娣眼前,
「舔乾淨。」
蓓兒丹娣愣愣的看著,害怕的搖頭往後縮;邪惡體看了一下,一手按住蓓兒丹娣的頭壓向陽具,陽具在蓓兒丹娣沾滿精液的臉頰上磨蹭了幾下後塞入口中,
「喔~~~這才對嘛。」
由於催情液的作用,蓓兒丹娣半無意識的含著散發濃厚腥味的陽具舔舐,四肢和身體也被纏滿的觸手慢慢的愛撫著,女神至此已成為邪惡體發洩性慾的墮落女體了,
「啊──」
邪惡體一聲呻吟,陽具射出大量的精液,由於陽具堵住了嘴,精液盡往胃中流;陽具離開蓓兒丹娣的嘴,蓓兒丹娣咳嗆著吐出一團精液,其他的精液沿著嘴角滑下早已沾滿精液的身體,
「...我......好想要...拜託......好想...」催情液不斷的作用在加上高漲的情慾,蓓兒丹娣已經無法分辨是非,攀著邪惡體的大腿尋求發情的慰藉;
「女孩,總算學乖啦?」
邪惡體在蓓兒丹娣面前躺下,示意靠上來,發情的蓓兒丹娣自動的趴在她身上,讓陽具沒入體內,
「呃......嗯......」
沒等邪惡體開始動作,蓓兒丹娣自顧自的抽送了起來,觸手們也繼續開始愛撫纏繞著,
「真的好乖,我給妳點獎品。」
邪惡體滿足的撫摸著懷中的蓓兒丹娣,不過所有觸手分泌的催情液突然暗中換成另一種效果極強烈的催情液,蓓兒丹娣忽然感到一身莫名的腥熱難耐,下體也奇癢無比,
「啊~~~~~我好想~~~幫我~~~啊~~」
「嘿嘿。」
邪惡體突然抽出陽具離開蓓兒丹娣的身體,觸手除了分泌催情液外持續愛撫,蓓兒丹娣不斷感到情慾的高漲,但就是無法到達她所想要的頂點,
「...讓我.....拜...託...啊....」
「好,我就成全妳。」
邪惡體走到蓓兒丹娣身後將她抱起,讓她的美背靠在自己身上,更為膨大的陽具從後面猛然擠入陰道內,不過動作就停止在那裡,
「啊~~~快點...我快受......不了了......」蓓兒丹娣哀求著;
邪惡體開始瘋狂的抽插,雙手搓揉著蓓兒丹娣挺立的雙峰,使得蓓兒丹娣感到瞬間的激情快感,觸手們也開始瘋狂的愛撫和按摩、纏繞,
「...再來...再來...啊~~~」
在一陣瘋狂的激情後,又是大量的精液射出,兩人全身裹滿著精液,跪倒在充滿精液的池子裡,蓓兒丹娣幾乎因歡愉失去了意識,
「真好吃的身體啊......」邪惡體舔著身體下面蓓兒丹娣的耳根,搓揉著乳房滿足的道。
而蓓兒丹娣,只沈浸在快感歡娛中,陷入了昏睡。

















0.015258073806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