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小娟的故事——命中一劫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小娟的故事——命中一劫



                (上)



  剛剛度過了21歲生日的小娟最近心情特別的好,半個月前第一次和男友做

愛,讓她完成了從一個女孩到女人的轉變,雖然並沒有感覺到更多做愛的快樂,

反而是那種插入的疼痛感記憶猶新,可是她覺得非常幸福,就像所有初經人事的

女孩一樣,她也憧憬著幸福的未來,臉上會不自覺地洋溢出幸福的笑容。



  這天是周三,小娟的工休日。由於小娟剛剛值了24小時班,她會有3天的

連休。



  上午10點來鍾,小娟正盤算著中午給男友做什麽午飯,這時,家裏的電話

響了起來。



  「喂。」小娟拿起了聽筒。



  「嗨,是小娟嗎?我是羅賓,還記得我嗎?」話筒裏傳出了男人富有磁性的

聲音。



  「哦」小娟愣了一下,一時沒想起來對方是誰。



  「是我啊,在俄羅斯的那個」對方感覺出小娟肯定是沒想起自己是誰。



  「啊,原來是你啊,好久都不聯系了,還真想不起來了,呵呵」小娟突然想

起來了,羅賓是她同學的哥哥,在學校的舞會見過,還一起吃過飯,要比她大好

幾歲,一直在俄羅斯做生意。



  「最近好嗎,怎麽想起給我打電話了?」小娟繼續高興地說著。



  「我剛剛回國采購些東西,想見見老朋友,怎麽樣,現在有時間嗎?」羅賓

答著,能感覺出小娟挺高興的。



  「哦,是這樣啊,我今天倒是休息。」小娟答道。



  「太好了,離開北京這麽多年都快不認識了,你要是方便的話就陪我做個向

導吧。」



  羅賓用高興的語氣說著,「12點咱們燕莎門口見面吧,請你吃飯,然後陪

我去買些東西,怎麽樣?」



  小娟猶豫了一下,她知道羅賓一直對她有些非分之想,不過還是馬上就爽快

地答應了。放下羅賓的電話,她馬上給男友打了個電話,大概說了說情況,叫男

友中午不要過來了,然後匆匆換上一身短袖短裙的職業裝出了家門,她並不知道

自己正走向羅賓邪惡的陰謀之中



  換了幾次公車後,小娟來到了燕莎門口,老遠她就開始搜尋,很快就看到了

身材高大的羅賓。



  羅賓也看到匆匆走來的小娟,向她揮了揮手,他並沒有迎上去,而是等到小

娟到了跟前,寒暄著說道:「呵,幾年不見還是那麽漂亮。」



  小娟被他這句話說得很害羞,臉紅了,但是心裏很美。



  兩個人說笑了幾句,羅賓把小娟帶進了凱賓斯基飯店,找了家高檔餐廳,一

邊吃飯一邊聊著這幾年各自的情況,餐後,羅賓請小娟陪他去燕莎買些東西,小

娟愉快地答應了。



  羅賓很老道,自己先買了一兩樣東西,就堅持爲小娟買身衣服,小娟堅辭不

要,但架不住羅賓的說道,勉強接受了,要了一身白色職業裝,羅賓順便爲小娟

又買了一雙白色高跟鞋,讓小娟直接換上,舊鞋則讓店員扔掉了,這讓一向勤儉

的小娟感到很可惜,但在那種場合下又不好說什麽。



  然後就是羅賓的瘋狂購物了,足足三個小時,小娟知恩圖報給他當參謀,還

真買了不少東西。



  羅賓請小娟到他酒店的房間裏休息一下,小娟有些遲疑,但看到羅賓這麽多

購物袋,也就答應了,好在羅賓住在昆侖飯店,就在燕莎的對面。



  回到了昆侖飯店羅賓的房間,小娟還真感覺有些累了,畢竟從來沒有穿過這

樣細跟的高跟鞋。放下購物袋,過份熱情的羅賓讓小娟去洗洗臉,小娟猶豫了一

下,其實她是想離開的,畢竟和一個男人單獨在一起總是有一些別扭的,不過天

氣很熱,小娟臉上也確實出了些汗,再加上羅賓又很堅決,於是小娟就進了衛生

間,出於姑娘的心細,還鎖上了門。



  簡單的梳洗後,小娟走出的衛生間,剛剛走出兩步,一下子就被眼前的情景

嚇呆了。



  羅賓正站在她的面前,赤身裸體,露出一身強健的肌肉,濃密的胸毛,還有

那高高挺起的碩大陰莖。



  小娟哪裏見過這種陣勢,大腦「嗡」地一下一片空白,真的是沒有反應了。



  羅賓可是情場老手,不等小娟反應,一下子抱住小娟,把她頂在了牆上。一

只手摟住小娟的腰,另一只手直接從小娟的腰間穿過裙子和褲衩,扣在了小娟豐

滿彈性的屁股上,在她屁眼和逼口來回揉搓起來。同時嘴唇緊緊吻在了小娟的嘴

上。



  所有的動作都是那麽幹脆利索,因爲羅賓知道,對付小娟這樣極其單純未經

世事的女孩必須一擊必殺,不能給對方思考的機會。只要是觸及到了女孩身體的

敏感部位,她的反抗意志就會消退很多,絕不能像小說裏描寫的那樣先調情,創

造什麽浪漫氣氛,那樣十有八九會讓到手的鴨子飛了。



  小娟除了嘴裏發出陣陣「嗚…嗚…」的聲音外,什麽也沒想起來要做,兩只

胳膊不知所措地慢慢揮舞著。



  羅賓用摟住小娟腰的手迅速地解開她裙子後腰上的拉扣,拉開拉鏈,裙子一

下子掉到了小娟的腳面,然後他向下一蹲,把小娟的褲衩也拉到了小娟的腳面,

就勢把嘴唇緊緊吻在了小娟的陰唇上,舌頭來回舔弄著,右手中指迅速插入小娟

的逼裏,一切還是那麽快捷,不給小娟反應的時間。



  「哦——不——啊——」小娟感覺到羞辱極了,幾乎空白的性經驗讓她無所

適從,但是從陰唇和陰蒂傳出來的巨大快感把小娟剛剛組織起的思維一下子又被

打得煙消雲散,只顧得嘴裏發出陣陣「啊…啊…」的叫聲,對一個初經人事的女

孩來講哪裏經得住這樣的攻擊。



  羅賓繼續舔著小娟的陰唇,左手捏住小娟膝蓋窩用力向上一擡,小娟的一條

腿不自覺地離開了地面,羅賓立刻把小娟的裙子和褲衩退了出來,然後雙手分別

抱住小娟的大腿根,一挺身,把小娟抱了起來,雞巴向小娟的逼口頂了進去。



  小娟隨著身體的晃動,雙臂不由自主地抱在了羅賓的肩頭,雙腿夾住他的胯

骨,感覺到一個巨大的硬棒頂在了自己的陰道口。



  由於緊張和刺激,小娟的陰道口早已是水汪汪的了,潤滑無比,羅賓碩大的

雞巴一下子就頂進去了一半,巨大的龜頭把小娟的陰道塞得鼓鼓的。



  「不——」小娟長叫一聲,身體一挺,然後就大口喘著粗氣,什麽也說不出

來了,雙臂、雙腿反而夾得更緊了。



  羅賓也不說話,繼續用力一挺,整個雞巴連根沒入了小娟的逼裏。



  「啊——」小娟大叫一聲。



  「真緊啊」羅賓說了一聲,抱著小娟開始慢慢抽動。



  「啊——啊——不——」小娟哪裏經得住這樣的沖擊,叫喊著,臉上的五官

都快擠到一起了,一條潔白的腿上光滑無比,只剩下腳上白色高跟鞋,另一條腿

上還挂著褲衩和裙子,隨著羅賓雞巴的抽插而上下舞動著。



  「啊——停下來——哦——我受不了了——啊——」在羅賓大力的抽插下,

和男友做愛幾乎沒有過的快感陣陣湧出,沖擊得小娟的心跳都快到了極點。聽著

小娟的嗥叫,羅賓感覺刺激極了,抽插了好一會兒,停下來喘了口氣,看著小娟

還穿著完整的上半身,羅賓用命令的口氣說道:「把上衣扣子都解開!」



  趁著羅賓停下來的當口,小娟也大口喘著粗氣,對於羅賓的命令,她用力搖

著頭。



  羅賓冷笑一聲,雞巴又開始了抽插。



  「啊——求求你——停——啊——不行了——」小娟又開始了嗥叫。



  「把衣服扣子全解開,快點!」羅賓又命令道。



  這次小娟像中了魔一樣,身體靠著牆,喘著粗氣,把衣服扣子一個一個地解

開了,露出了白色布胸罩。



  羅賓露出的得意的笑容,繼續命令地說道:「把胸罩掀上去!」



  小娟猶豫了一下,然後順從地把胸罩掀了起來,飽滿圓潤的乳房一下子跳了

出來,而胸罩則皺巴巴地圍在乳房上面。



  羅賓眼前一亮,立聲說道:「對,就這樣,知道嗎,你現在的樣子真的很淫

蕩。」



  然後一口啄住小娟的乳頭用力地吸允起來,同時雞巴在小娟的逼裏大力抽插

著,他知道,他剛才這句話肯定對小娟心理打擊很大,他就是要完全打垮小娟的

心理防線。



  小娟簡直是快要瘋了,從來沒有人對她說過這樣的話,從沒有人用「淫蕩」



  這個詞來形容自己,甚至都沒有從任何人嘴裏聽到過這個詞,她感覺到一股

熱血直沖大腦,幾乎快要昏厥了,以至於臉都變得通紅了,她緊緊咬住自己的下

嘴唇,但還是從鼻孔裏發出了「哼——哼——」的出氣聲。



  但是,沒有多久,小娟就又回到了癡迷狀態,高高仰著頭,開始了「啊——

啊——」地嗥叫,只是在下嘴唇留下了一排清晰的壓印。



  羅賓興奮極了,雞巴在小娟的逼裏用力抽插著,嘴在小娟兩個乳房間來回吸

允著、親吻著,很快,小娟的乳房上就出現了幾塊淤痕。



  「啊——啊——不要了——啊——」小娟的身體身體上下動著,腿上的裙子

褲衩早已被甩到了地上。



  羅賓感覺到累了,他和小娟都已經大汗淋漓了,他抱著小娟來到床邊,把小

娟往床裏一扔,自己迅速上床,雙手抓起小娟的兩個腳腕,用力分開,大雞巴對

準小娟還沒有合上的逼插了進去,長驅直入,一插到底。



  「啊——」小娟得到的幾秒鍾的喘息,但是立刻又被扔入欲望的深淵中。



  「你的樣子真淫蕩!」羅賓一邊抽插著,一邊不忘羞辱著小娟,「你叫床的

聲音真好聽,簡直就是個小婊子」



  「不——不是——啊——啊——」小娟嘴上反抗著,但是從來沒有過的巨大

快感沖擊著她全身每一個角落,她已經快失意了。



  「還嘴硬,小騷貨,小婊子!」羅賓加大了抽插的力量和速度,雞巴撞在小

娟的逼上,發出陣陣「啪啪」的聲音,碩大的陰囊撞擊著小娟的屁眼,也發出了

「叭叭」聲。「說,你是小騷貨,小婊子,說!」羅賓惡狠狠地說著。



  「啊——不是——啊——」小娟殘存的意志在反抗著,雪白的雙腿和白色的

高跟鞋在空中飛舞著。



  「說,快說,小騷貨,小婊子」羅賓志在必得,繼續使勁幹著,雞巴已經感

覺到小娟逼裏的陣陣痙攣。



  突然,小娟逼裏不由自主的痙攣仿佛過電一般,讓她渾身都抖了起來,小娟

在人生第一個高潮中徹底崩潰了,再也不存在絲毫的意志。「啊——啊——我是

——我是——饒了我吧——啊——啊——」。



  「是什麽」羅賓不依不饒地喝問著,雞巴被小娟的逼緊緊箍著,刺激極了。



  「啊——是婊子——是騷貨——啊!我……是……婊……子!我……是……

騷……貨!」



  小娟的聲音已經變得含混不清了。



  巨大的刺激讓羅賓再也受不了了,「啊——」地嗥叫一聲,隨著小娟逼裏的

陣陣顫動,雞巴一挺,出現的規律性抽動,精液一瀉千裏,射進了小娟潔淨的逼

裏,沖進了子宮。



  幾分鍾之後,羅賓癱軟了,趴在同樣癱軟的小娟身上,一切都變得安靜了,

只有兩個人急速的喘氣聲,兩個人的汗水順著身體流淌著,混在一起,傾濕了周

圍的床單,羅賓的雞巴還是大大的插在小娟的逼裏,享受著殘余的幸福。



  又是幾分鍾之後,羅賓撐起身體,拔出半軟的雞巴,站了起來。



  小娟還在躺著,閉著雙眼,雙臂高舉在頭的兩側,繼續調整著呼吸。衣服敞

在身體的兩側,胸罩依舊箍在乳房的上方,而高聳挺拔的乳房上布滿了牙印和淤

痕。兩條雪白的大腿向身體兩邊大大地張開著,逼口沒有合上,大股大股的精液

向外湧著,流過了屁眼,濕了一大片床單,漂亮的美腳和腳上的白色高跟鞋還在

散發著少女特有的魅力。



  房間裏越來越安靜,羅賓站在床邊,看著淫糜的小娟,手裏在來回撸著自己

的雞巴,他知道,這不算完,好戲還在後面呢。



  很快,羅賓的雞巴又堅硬如鐵了,他爬上床,再次抓起了小娟的兩個腳腕,

把小娟雪白的大腿用力壓向的她身體的兩側。



  小娟的意識在恢複,痛苦和羞愧慢慢在占據她的內心,她很想她的男朋友。



  她本以爲噩夢都已經結束了,可是突然感到自己的雙腿又被打開了。



  羅賓的大雞巴再次插進了小娟的逼裏,一下子又擠出了很多精液,順著小娟

的屁眼流淌著。



  「哦——你幹嘛——哦——」這次小娟睜大眼睛看著羅賓,心跳一下子又加

速了。



  羅賓抽插了幾下,拔出自己的大雞巴。



  小娟一下子覺得放松了。



  羅賓的雞巴輕輕貼在了小娟粉嫩的屁眼上,然後用力一頂,整個雞巴的三分

之一迅速插入了小娟的屁眼裏,由於大量精液的潤滑,又是突然襲擊,所以進入

得非常順利。



  「啊——疼——啊——媽呀——錯了——錯了——」小娟被這突然的插入弄

得一激靈,疼極了,她連性交的經曆不過才十幾天,更別說肛交了,連聽說過都

沒有,所以她認準羅賓是插錯地方了。



  羅賓稍微停了一會兒,讓小娟適應了一下,便繼續用力地向小娟的屁眼裏插

去。



  「啊——錯了——那是屁眼啊!」小娟感覺到羅賓的大雞巴還在繼續深入,

但她還是以爲羅賓插錯了地方,繼續忍痛爭辯著。



  羅賓又進入了三分之一後停了下來,小娟大口喘著粗氣,感覺身體裏好像有

什麽東西在向上頂,一直頂到了嗓子眼,同時還有一種要大便的感覺。



  羅賓沾了些從小娟逼裏流出的精液塗抹在自剩余在外的大雞巴上,然後再次

用力,粗大的雞巴連根沒入進了小娟的屁眼裏。



  「嗷——」小娟一聲長叫,上身也跟著翹了起來,屁眼不算是太疼了,取而

代之是一種異樣的感覺。



  羅賓的大雞巴開始在小娟的屁眼裏慢慢地抽插,「嗷——嗷——你幹嘛——

那裏不行——嗷——你流氓——」小娟的雙腿被緊緊壓在了身體的兩側,奇怪的

感覺沖擊著她,她終於明白羅賓就是要幹她的屁眼了,很快,在羅賓大雞巴的抽

插下,她的精神又快垮了。



  「感覺怎麽樣,小婊子」羅賓一邊插一邊得意地問道。



  「我不是——嗷——」小娟強辯著。



  「哼!一個女人連屁眼都被幹了,還說不是,一輩子都是騷貨!」羅賓繼續

抽插著,同時大雞巴在小娟的屁眼裏向上一挺。



  「啊——」小娟感到一陣疼痛,精神上又受到了一次嚴重打擊。



  「快說,你這個小婊子!」羅賓用力插了幾下。



  「啊——不——我說——我說——我…是…個…小…婊…子…」小娟這次很

快投降了,但是感覺到內心在顫抖。



  「哈哈,瞧你那個騷樣,接著說,不許停!」羅賓得意地說道。



  小娟感覺到被強烈地羞辱了,但是已經被征服在別人胯下,這對一個剛剛踏

入人生的女孩來講有著莫大的影響,她已經組織不起內心的反抗和防禦了,在羅

賓不斷地奸淫和羞辱下,她的內心已經向惡魔投降了。



  「嗷——我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嗷——我就是個婊子——嗷——」小

娟已經神情恍惚了。



  「說,喜歡被男人操逼和屁眼!」羅賓還要趁熱打鐵,大雞巴一直就沒有停

下來。



  「嗷——我…喜…歡…被…男…人…操…逼…和…屁…眼…」小娟艱難地說

出了這些下賤和淫蕩的詞語,她的內心開始向下賤和淫蕩買出了重要一步,她已

經被征服了。



  羅賓得意極了,又接連很插了幾下,就在小娟的嗥叫聲中再次一泄如注,爽

到了極點。



  高潮過後,羅賓扶著小娟的雙腿拔出了自己半軟的大雞吧,小娟的屁眼還圓

圓的張開一個肉洞,精液在往外流著,還伴隨著氣體發出「噗噗」的聲音。



  羅賓下了床,小娟閉著眼睛躺著,任憑精液向外流著,眼淚也汩汩地奪眶而

出。



  羅賓從抽屜裏拿出數碼相機,把小娟這淫糜的一幕拍了下來,還變換角度拍

了很多特寫,小娟沒有反抗,任憑羅賓把自己擺成各種淫蕩的姿勢,她已經沒有

意志和體力反抗了,有的只是被征服的服從感。



  良久,小娟慢慢坐了起來,屁眼隱隱還在作痛,羅賓還在拿著數碼相機拍著

照片,小娟羞愧地低下了頭,用雙手捂住了臉。



  羅賓愉快地欣賞著小娟,並帶著一種主人的語氣對小娟說道:「把衣服都脫

了!」



  小娟呆了一下,便順從地脫下了衣服和胸罩,低著頭,赤身裸體地面對著羅

賓。



  羅賓興奮異常,用手裏的相機不斷拍著照片,然後扒下小娟腳上的高跟鞋,

拉起小娟一起來到的衛生間,打開淋浴龍頭,和小娟一起洗了起來,這時的小娟

雙手捂住臉突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羅賓看著小娟,心態很平常,這樣的女孩他見多了,這種情景並不是什麽新

鮮事,但是他沒有忘記再給小娟一次心理摧殘。



  「你已經被我幹了,從此以後,你就是個騷貨,是個小婊子,不管哪個男人

看到你剛才淫蕩的樣子都不會再要你了,你就死心塌地跟著我吧。」語氣平和,

充滿關愛,卻又是字字見血。



  任小娟一邊哭,羅賓一邊辦小娟把逼和屁眼都洗了,然後關上龍頭,拿起浴

巾,把自己和小娟都擦幹淨,拉著小娟又回到房間,小娟就像一個木頭人一樣聽

從著羅賓的擺布。



  羅賓拿起小娟的胸罩和褲衩對小娟晃了晃說道:「你穿得這是什麽啊,真難

看。」



  小娟擡眼看了看自己的內衣,臉不由得紅了起來。胸罩和褲衩已經穿了很多

年了,顯得已經非常舊,這讓小娟感到很難看,誰會想到自己出門會被別人扒個

精光呢。



  羅賓順手把小娟的胸罩和褲衩扔進了垃圾桶,然後對小娟說:「穿上那身新

衣服,咱們去買幾身內衣去,我可再不想看見這些東西了。」



  小娟紅著臉穿好衣服,衣服裏面既沒有胸罩,也沒有褲衩,小娟感覺自己都

不會走路了,由於羞愧和心裏的混亂,她穿好衣服也沒有照照鏡子,其實透過這

身白色的衣服,可以隱隱看到她的乳頭,尤其是裙子,陰毛和屁股溝特別明顯。



  羅賓看著小娟這個樣子,壞壞地笑了笑,戴上墨鏡,和小娟一起走出房間,

向燕莎走去,一路上小娟的回頭率高極了,而小娟還沒有從今天發生的一切裏清

醒起來,腦子裏亂亂的,再加上屁眼和逼裏殘存的精液還在向外流,這讓她感到

非常緊張,所以顧不上去想爲什麽大家都在看她,只是悶著頭跟在羅賓旁邊向前

走著。



               (待續)





                (中)



  羅賓並沒有帶小娟在燕莎呆了太長時間,只是爲小娟買了幾身內衣、絲襪,

也沒有讓她換上,直接就打包離開了,羅賓打了幾個電話,說的都是俄語,小娟

也聽不懂說的是什麽,她的情緒十分低落,思維也極其混亂,也不知道爲什麽還

要跟著羅賓,也許羅賓那些專門用來打擊她心理的那些話真的在起作用吧。



  羅賓把小娟帶到了燕莎地下的薩拉伯爾餐廳,找了個單間,羅賓緊挨著小娟

坐了下來,胳膊摟在小娟的肩頭,對小娟甚是溫柔和殷勤,這讓這個初經世事的

女孩更加迷惑了,剛才還是一個侮辱她、強奸她的魔鬼,現在又是一個天使模樣,

倒是哪個才是真正的他啊。



  羅賓點了些茶水,一邊喝著,一邊甜言蜜語哄著小娟,小娟心裏亂糟糟的。



  羅賓又接打了幾個電話,還是說的俄語,小娟靜靜聽著,心情比剛才平靜了

許多。



  沒過多一會兒,單間的門開了,服務員引領著兩個老外走了進來,羅賓非常

熱情地迎了上去,互相擁抱著,然後轉身用俄語介紹著小娟,小娟趕緊站了起來。



  兩個老外來到小娟身邊,非常有禮貌地和小娟擁抱了一下,小娟對這種禮節

感到很新奇,臉微微有些泛紅。



  羅賓也對小娟介紹了這兩個人,一個叫伊萬,一個叫列夫,都是他的好朋友

兼生意夥伴。



  幾個人開始聊天,羅賓爲小娟做著翻譯,小娟只是一直聽他們在說,偶爾跟

著笑笑。



  那個叫伊萬的見小娟情緒不高,就對羅賓說了些什麽後轉身出去了,沒多一

會兒,他就手裏拿著一個紅色首飾盒回來了,他把首飾盒打開,一邊說著什麽,

一邊把首飾盒放在了小娟面前。



  那是一對鑽石耳釘,小娟不由得心裏跳了一下。



  羅賓趕緊對小娟翻譯著:「他說不知道有女士在場,所以沒有準備什麽,請

你一定要收下這個。」



  小娟道了聲謝,很不好意思地收下了。



  羅賓繼續說道「他們還想請你作個臨時導遊陪他們好好轉轉。」



  小娟點了點頭,笑了笑,算是同意了。



  飯菜陸續上來了,伊萬從包裏拿出一瓶伏特加給每人倒上一大杯,然後熱情

地招呼大家舉杯,三個男人都是一飲而盡,小娟禁不住三個人的鼓動,也是一口

喝下去了半杯。



  四個人吃著聊著,酒喝多了,氣氛越來越熱烈,小娟已經是滿臉通紅,暈乎

乎的了,她和大家一起聊著天,對羅賓搭在自己肩頭的胳膊甚至是撫摸在自己大

腿根的手也不是太在意了。



  席間,羅賓幾次借著酒勁從小娟的身後抱著她,親吻著她的脖子,甚至是解

開小娟上衣的扣子,露出她的兩個圓潤堅挺的乳房,來回揉搓著,伊萬和列夫看

著眼饞,也搬過椅子坐在小娟的兩側,揉搓親吻著小娟的乳房、乳頭。



  小娟幾次系上衣服扣子,幾次又被他們三個解開,最後羅賓幹脆把房間門插

上,然後把小娟的上衣脫了下來,裙子也撩到了小娟的腰上。



  伊萬把小娟的椅子轉了180度,蹲下來把小娟雪白的雙腿扛在兩肩,舔起

小娟的逼來,羅賓和列夫一人把住一只乳房揉搓親吻著。



  小娟的雙臂分別搭在羅賓和列夫的肩上,舒服得兩條白腿挺得筆直,仰著頭,

嘴裏發出陣陣呻吟。



  玩弄良久,羅賓示意大家收拾一下回酒店,伊萬和列夫才戀戀不舍地放開小

娟。



  結過帳,伊萬和列夫摟著小娟的肩膀和腰向酒店走去,羅賓拎著東西緊緊跟

著,大街上微風的吹拂讓小娟清醒了很多,她很明白迎接她的是什麽,但是內心

的好奇和渴望支配著她繼續跟著他們走下去。



  女人渴望著被征服,這種感覺越強烈,對她們的刺激就越大。



  很快他們回到昆侖飯店,剛剛邁出樓層的電梯,伊萬就一下子扛起小娟,向

房間走去,一邊走一邊在小娟光滑的屁股上揉搓著。



  小娟假意反抗著,內心卻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甚至感覺很浪漫,所有的女人

都喜歡這種感覺。



  進了房間,三個人立刻把小娟脫了個精光放在床上,自己也都脫光衣服,伊

萬迫不及待地掰開小娟的雙腿,在小娟柔軟濕潤的逼上舔了幾下,便挺起自己又

粗又長的大雞巴插進了小娟的逼裏。



  「嗯啊——」小娟發出一聲性福的呻吟。



  羅賓撫弄著小娟的乳房,列夫跪在小娟的頭邊,把自己的大雞巴插在小娟的

嘴裏,雞巴實在太大了,剛剛插進一個龜頭,小娟就已經快喘不上氣了。



  伊萬大力抽插著,小娟嘴裏含著列夫的龜頭,發出陣陣「嗚…嗚…」的聲音。



  伊萬狠插了一會兒,便躺在床上,讓小娟騎上來,小娟很順從地扶著他的大

雞巴對準自己的逼口插了進去,扭動起豐滿圓潤的屁股。



  列夫來到小娟的身後,用中指沾著自己的口水,慢慢插進了小娟的屁眼裏。



  小娟掙紮了幾下,很快就放棄了,伊萬巨大的雞巴已經快把她的魂頂出來了。



  列夫向手中吐了些口水塗抹在自己的龜頭上,然後頂住小娟的屁眼,慢慢插

了進去。



  「啊——不要——」小娟慘叫著,但是沒有辦法,她的屁股被伊萬緊緊按住

了。



  羅賓拿著相機拍攝著。



  慢慢地,列夫的雞巴插進了一半,屁眼的漲痛讓小娟大口喘著粗氣。



  伊萬和列夫開始配合著抽插起來,小娟大聲叫著,又疼又舒服,真可謂一般

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羅賓又站在了小娟的身邊,把自己的雞巴深深插進小娟的嘴裏,小娟發出陣

陣嘔聲。



  這一整夜,三個人就這麽來回蹂躏著小娟,直到天亮,小娟像一灘泥一樣虛

脫在床上,身上到處都是幹涸的精液。



  過了中午,小娟慢慢地醒了過來,趕緊給單位打電話請了幾天假。



  一連四天,小娟一直和羅賓他們在一起,不光陪著他們去景點,還去了好幾

個批發市場,小娟幫著他們討價還價,羅賓看小娟確實是個做生意的料,也就教

了她很多做生意的竅門。



  不用說,只要一回酒店,小娟就立刻被脫個精光,上下三個洞都是他們泄欲

的工具,小娟沒有反感,反而是越來越服服帖帖地伺候著三個人,以至於後來一

回房間就主動脫光了衣服,躺在床上等待著三個人的進攻,從中享受著性福的刺

激。



  到了第四天晚上,小娟必須得回家準備上班了,這幾天羅賓他們也爲小娟買

了不少東西,羅賓讓伊萬和列夫先去吃飯,自己打車把小娟送到家門口,很殷勤

地幫小娟拿東西,小娟本不想讓他進家門,可是要拿的東西確實不少,於是也只

得讓他幫忙。



  小娟打開房門,讓她非常吃驚的是她父母都在,他們住在燕山,一般不怎麽

過來。



  羅賓也有些意外,甚至是有些懊惱,他本來打算再狠狠爆操一頓小娟的。



  小娟的父母都已經五十多歲了,不過由於都很愛運動,身體都很棒,身材保

持得也都還不錯,他們見到小娟回來很是高興,看見她身後的羅賓,也是楞了一

下,還以爲這是小娟的男朋友,但又不好意思問。



  羅賓腦袋轉得快,馬上很熱情地和他們打招呼,嘴裏叔叔阿姨叫著,讓二老

感覺他很實在。



  小娟和父母說著話,這才知道他們原來是進城買東西,順便來看看小娟,他

們以爲小娟上班去了,還給小娟做好了飯。



  小娟想讓羅賓趕快離開,可她父母堅持要留羅賓吃飯,羅賓充分利用了他倆

的善良,爽快地答應的,讓小娟甚是搓火。



  席間小娟爸開了瓶啤酒,給每個人都倒了一杯,羅賓嘴很甜,說著他在國外

的奇聞異事,讓小娟的父母感到很有意思,甚至小娟都不由得被羅賓的話吸引了。



  說到興奮處,羅賓突然提出一個建議,他說下個月他打算去趟泰國處理一些

生意,想邀請小娟和她父母一起去旅遊,費用會由那邊的人出的。



  小娟的父母倒是早想出國旅遊了,小娟也是愛旅遊的人,在羅賓的再三勸說

下,他們也就同意了,小娟的父母說了很多感謝的話。



  飯後,羅賓又很殷勤地幫著收拾東西、洗碗,這讓小娟的父母對他印象好極

了。



  收拾完畢,羅賓又陪他們說了會兒話,便起身告辭。



  小娟的父母堅持要讓小娟送送羅賓,小娟心裏很不願意,但是又不能說什麽,

就和羅賓一起出了家門。



  剛剛關上房門,羅賓突然就一把摟住小娟吻了起來,小娟掙紮著,但又不敢

出聲,羅賓把小娟的裙子拉到腰上,雙手在小娟的屁股間來回揉搓著。



  小娟很緊張,生怕發出什麽聲音讓父母或者鄰居開門,所以不敢做什麽反抗。



  羅賓在小娟耳邊輕輕說道:「把胸露出來。」



  小娟聽了羅賓的話,乖乖地解開上衣扣子,摘開胸罩挂鈎,露出了兩個堅挺

的乳房。



  羅賓吸允著小娟的乳頭,雙手插入小娟的裙子在小娟豐滿的屁股和逼之間揉

搓著。



  「嗯…嗯…」小娟摟著羅賓的肩膀發出了小聲的呻吟。



  羅賓直起身,雙手使勁捏住小娟兩個乳頭,小娟疼得差點叫出聲來,趕緊用

雙手捂住自己的嘴。



  「好啦,寶貝兒,拜拜,別忘了趕緊去辦護照。」羅賓說完,在小娟的臉上

親了一下,轉身離開了,留下小娟靠著牆發著呆,她好像被吊在半空,上不去下

不來,很是難受,逼裏的淫水順著大腿慢慢向下流著。



               (待續)



                (下)



  第二天小娟開始著手辦理護照和泰國自由行手續,一個月後,羅賓如期而至,

買好了機票和小娟一家出發了。



  到了曼谷以後,羅賓已經讓當地的生意夥伴找了兩個猛男陪同小娟全家一起

遊玩,前兩天一切都很正常,羅賓和兩個泰國猛男陪著他們去了很多景點,看了

很多演出,小娟他們玩的甚是高興。



  第三天晚飯後,羅賓向小娟全家建議讓兩個泰國人陪著小娟爸去做個泰浴,

羅賓陪著小娟和她媽去做個spa,並介紹說這兩個項目如何如何好,小娟和她

父母就爽快地答應了。



  幾個人一路說說笑笑來到了一家熱鬧非凡的夜總會門前,羅賓讓兩個泰國人

陪著小娟爸先去做泰浴,自己則陪著小娟母女倆進了這家夜總會。



  裏面很是喧囂,激昂的音樂下,人們說笑打鬧著,但是小娟母女很快就注意

到這裏有很多肌肉猛男,幾乎都是赤身裸體,在做著各種表演,讓她倆感覺真是

面紅耳赤,心裏突突直跳,原來這是一家專門爲女賓服務的色情場所。



  小娟母很緊張地跟著羅賓,一會兒來到了一間玻璃房間前,裏面很多的肌肉

猛男赤身裸體隨著激昂的音樂跳著舞,一個個碩大的雞巴也來回擺動著,時不時

地向玻璃外的女賓揮手打著招呼。



  小娟母女倆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羅賓叫來了一個領班低聲說了些什麽,那個領班便走進玻璃房叫出了4個赤

裸猛男來到小娟母女身邊,向她倆殷勤地打著招呼。



  小娟母女真是羞臊得都擡不起頭了。



  四個赤裸猛男分別擁著小娟母女倆進入玻璃房旁邊的一間客房,羅賓得意地

在後邊跟著。



  這是一個裏外套間的大房間,各有一張很大的床,四個猛男倆倆地把小娟和

她媽領向兩張床上,羅賓則掏出了攝像機拍了起來。



  放下外間的小娟不說,先說說小娟媽,面紅耳赤心跳不已地被兩個赤身裸體

的男人按倒在床上,也不敢喊叫,掙紮了幾下,無奈兩個猛男都是老手,躺在她

兩側,各自用一只手按住她的兩個胳膊,另一只手非常默契地配合著爲小娟媽開

始脫衣服。



  短袖襯衫的扣子被解開了,胸罩被解開了,小娟媽兩只碩大柔軟的乳房露了

出來,軟軟地趴向身體兩側,兩個猛男各自抓住一只乳房,一邊揉搓著,一邊吸

允著嘿嘿的乳頭。



  小娟媽緊緊閉著眼睛,呼吸變得非常急促,嘴裏不斷發出“哦…哦…”聲音,

內心真是羞臊極了。



  兩個猛男配合著把小娟媽的身體一擡,迅速地把她的襯衫和胸罩脫了了下來,

然後繼續把她按在床上吸允著乳頭。



  “哦…哦…”小娟媽繼續叫著。



  兩個猛男開始配合著把小娟媽的裙子解開,一個按住小娟媽的兩只胳膊,另

一個起身把她的裙子、褲衩,連同腳上了旅遊鞋、襪子一起脫了下來。



  小娟媽有生以來第一次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一絲不挂了。



  羅賓拿著攝像機把這一切都拍了下來。



  一個猛男在小娟媽的兩個大乳房間來回吸允著,另一個掰開她的雙腿,露出

了老而黑的逼,羅賓趕緊拍下了特寫。



  猛男開始用大而柔軟的舌頭在小娟媽的老逼上舔著。



  小娟媽感覺舒服極了,她已經很久沒有性生活了,壓抑了很久很久的性欲開

始成倍爆發,黑黑的老逼裏一下子湧出了很多淫液。



  “啊…啊…”她大聲地呻吟著,此時外間小娟的叫床聲早已此起彼伏了。



  下身的猛男看火候到了,便扛起小娟媽的雙腿,挺起自己巨大無比的雞巴,

向著小娟媽的老黑逼慢慢插了進去。



  “哦——”隨著一聲長叫,久違了的感覺從小娟媽的老逼猛烈沖擊著她的大

腦和全身的每一個角落。



  漸漸地猛男將自己又粗又長的大雞巴連根插入了小娟媽的老逼裏,龜頭明顯

感覺到頂在了她的子宮口。



  “哦——太大了——哦——不行了——”隨著猛男開始抽插,小娟媽發出了

陣陣嚎叫,甚至已經蓋住了外間小娟強烈的叫床聲。



  一個猛男繼續在小娟媽肥大而柔軟的乳房上親吻著,另一個掰著她的兩條粗

腿抽插著老逼,很快,小娟媽的情欲如同火山爆發一樣猛烈噴發著。



  “啊——啊——”小娟媽聲嘶力竭地嚎叫著,感覺自己已經飛上了天。



  在一旁拍攝的羅賓已經受不了了,他迅速脫光自己的衣褲,把攝像機交給正

在操著小娟媽的猛男,示意他繼續拍攝,自己則翹起小娟媽的兩條肥腿,一挺雞

巴,連根插入了她的老逼裏猛烈抽插起來。



  小娟媽已經被操得天昏地暗了,當她發現操她的是羅賓的時候,一股羞恥感

又湧了出來。



  “哦——不——哦——我是——小娟媽啊——”她呻吟著說著,但是很快就

被一波接一波的強烈快感征服了。



  “舒服嗎,老騷逼”羅賓一邊猛烈地操著一邊問著,小娟媽肥厚的老逼實在

是讓他太舒服了。



  “哦——舒服——舒服——哦——”小娟媽含混地說著。



  羅賓又是一陣猛操,搞得小娟媽哭天喊地的。



  羅賓讓小娟媽翻過身跪在床上,高高地撅著屁股,他扶著她的粗腰從後面開

始猛操起來,還時不時地拍打著小娟媽肥大的屁股。



  “啊——啊——”小娟媽喊叫著,一對豪乳垂在胸前劇烈晃動著



  羅賓向攝像的猛男說了幾句什麽,猛男走到外間招呼一聲,外間的兩個猛男

把已經被操得快不省人事的小娟抱了進來,放在小娟媽的旁邊,一個猛男掰開小

娟白皙的雙腿繼續猛烈地操著小娟。



  小娟用無神的眼光看著羅賓在操自己的母親,無奈又痛苦,但是很快就被操

得高潮連連,什麽都顧不上了。



  小娟母女倆並排在床上,一老一嫩兩個逼都被碩大的雞巴爆操著,四個乳房

被揉搓著,叫床聲此起彼伏底回蕩在屋裏。



  羅賓一邊操著小娟媽,一邊得意地欣賞著眼前的淫景,露出了得意又邪惡的

笑容。



  就這樣,小娟母女倆被5個男人輪流操著,一直快到黎明才結束了戰鬥。



  母女倆在四個猛男的幫助下勉強穿上了衣服,又休息了好一會兒,才站起來,

搖搖晃晃地跟著羅賓離開了房間。



  羅賓結過帳,帶著小娟母女倆打車回了酒店,一路上羅賓主動說著話,小娟

母女倆顯然是還沒有回過神來,一直什麽話都沒有說。



  在酒店門口,他們遇到了陪小娟爸洗泰浴的兩個泰國人,他倆看到羅賓他們

趕緊殷勤地送上幾瓶飲料,小娟母女倆被操得口幹舌燥,打開飲料咕噜咕噜地喝

了個夠,她們沒注意兩個泰國人向羅賓擠了擠眼,做了個OK的手勢,羅賓滿意

地笑了笑。



  她倆不知道這些飲料裏已經摻了讓人迷幻發情的G毒,小娟爸已經喝了這些

飲料正在房間裏天旋地轉呢。



  原來這兩個泰國人陪著小娟爸做泰浴的時候點了兩個泰妹陪著洗,兩個泰妹

哄著小娟爸,爲他做著按摩,還主動口交起來,小娟爸一輩子只幹過小娟媽一個

女人,一輩子也沒經曆過這種事,老夫老妻又很長時間沒有激情了,所以半推半

就,雞巴被兩個泰妹挑逗得很快就勃起了,一個泰妹就勢扶著他的雞巴坐了上去,

開始扭動屁股,一對豪乳上下波動,讓小娟爸感覺跟神仙似的。就這樣,小娟爸

玩爽了以後才和兩個泰國人一起回到酒店,同樣被兩個泰國人誘喝了摻有G毒的

飲料。



  很快,小娟母女倆就覺得有些頭暈目眩,她倆還以爲是被操得過度了呢,也

沒有多想,在兩個泰國人的扶持下進了酒店房間。



  羅賓和他們一起進了房間,房間裏燈光很亮,只見小娟爸赤身裸體昏昏沈沈

地躺在床上,由於藥力所至,一根又黑又粗的雞巴高高勃起,一柱擎天。



  小娟母女倆已經神志不清了,很快,她倆被兩個泰國人脫得精光,分別放在

了小娟爸的兩側,小娟的手還被放在了她爸勃起的雞巴上。



  羅賓拿出攝像機錄著像,讓一個泰國人用數碼相機拍著照片,各個角度拍完,

兩個泰國人淫笑著抱起小娟,讓小娟跪在她爸的兩腿之間,掰開她的嘴,把她爸

粗大的雞巴含了進去,等羅賓拍完特寫,又調轉小娟的身體,和她爸來了個六九

式,最後把小娟扶到她爸身上,逼口對準她爸粗大的雞巴坐了下去,她爸又黑又

粗的雞巴一下子沒入進了小娟嫩嫩的逼裏。



  “嗯…”小娟趴在她爸的身上,嘴裏發出了輕輕的呻吟,臉上露出舒服的表

情。



  一個泰國人輕輕推動著小娟白白的屁股,小娟和她爸都發出了陣陣愉悅的呻

吟。



  很快,小娟和她爸在藥力的作用下開始了主動的性交,兩個人越來越興奮,

動作越來越大,叫喊聲也是越來越大。



  羅賓在一旁拍攝著,又示意兩個泰國人幫著小娟和她爸換個姿勢,兩個泰國

人扶起小娟,讓她躺在床上,又扶起她爸,幫著劈開小娟的雙腿,讓小娟爸的雞

巴完全插進了小娟的逼裏。



  小娟爸扶著小娟白皙的雙腿,開始了主動地抽插,小娟發出了大聲的呻吟,

淫水一直流過了屁眼,把床單寢濕了一片。



  兩個泰國人也脫光衣服向小娟媽發起了進攻。



  房間內一片淫亵景象。



  沒多久,隨著小娟和她爸的嚎叫,小娟爸的精液深深地射在了小娟的逼裏,

流進了她的子宮,然後兩個人趴在一起喘著粗氣。



  小娟媽很快也高潮連連,嚎叫不止。



  等兩個泰國人在小娟媽的老逼裏射完精,羅賓讓他倆又把小娟一家三口擺了

很多淫蕩的姿勢,拍了很多照片,才幫著小娟父母穿上內衣,把他倆擺在床上,

然後架著小娟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間。



  第二天中午以後,小娟一家才悠悠醒來,一家人各懷鬼胎,但誰都絕口不提

昨晚的事,好像自己什麽都沒有做,至於後來回酒店後的事,由於藥物的作用,

三個人根本就沒有記憶,好像什麽都沒發生一樣。



  在以後的幾天裏,羅賓一直陪著小娟一家到處遊玩,他們玩得很開心,只是

每個人心裏都裝著秘密,羅賓一直和小娟媽很親近,這讓小娟媽時不時地心跳臉

紅,但是眼光和態度卻越來越暧昧,有天晚飯前,小娟和小娟爸想去酒店外的小

商鋪裏逛逛,羅賓讓兩個泰國人陪著他們去了,自己則來到小娟媽的房間,一把

將小娟媽摟在懷裏親吻著,小娟媽緊張地推搡著,羅賓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是撕開

小娟媽的衣服和胸罩揉搓吸允著乳房,然後扒下小娟媽的裙子褲衩,把她按倒在

床上,速戰速決猛操了一頓,小娟媽半推半就地接受了,事後也沒有嗔怪羅賓。



  一周後小娟全家愉快地回到了北京,在以後的日子裏,小娟爸和小娟媽雖然

都恪守著自己的秘密,但都覺得對不起對方,反而都對對方更好,兩個人的感情

也越來越好,小娟爸會時不時地回味著那兩個泰妹,對小娟媽有了更多的性要求

;小娟媽也越來越懷念在泰國的豔遇,塵封已久的性欲被強烈地激發起來了,本

來平靜已久的心裏懷了第二春,除了和小娟爸的性生活,還會經常偷偷地手淫,

老兩口的日子過得越來越有聲有色了。



  小娟則完全變成了羅賓的性奴,羅賓去談生意的時候會經常帶上小娟,讓她

和客戶上床,或者和客戶一起輪奸小娟。小娟一開始很是抵觸,但是在某天晚上

和羅賓做愛的時候,羅賓突然對她說她爸的雞巴很厲害,小娟不明就裏,羅賓打

開電腦,讓小娟看了她和她爸做愛的錄像和照片,小娟一下子崩潰了。在以後的

日子裏,羅賓在和小娟做愛,甚至是和別人一起輪奸她的時候,都會經常播放小

娟媽被操和小娟父女倆做愛的錄像,引得其他人贊歎連連,往往對小娟媽的興趣

超過了小娟,都強烈要求羅賓把小娟媽帶來讓大家嘗嘗鮮。在羅賓的誘導和灌輸

下,小娟由最初的抓狂變得接受了這一切,甚至看到她爸的大雞巴時産生了一種

渴望,她覺得自己越來越下賤和淫蕩,破罐破摔,徹底臣服於羅賓了,好在羅賓

確實對小娟不薄,給她的提成很高,羅賓長袖善舞,小娟收入頗豐,也就漸漸認

命了。



  羅賓還有一個新的計劃,第一是在小娟正常的情況下再和她爸做一次愛,第

二就是把小娟媽作爲一張新的王牌,畢竟像小娟這樣的年輕女孩好找,而小娟媽

這樣的老良家婦女難得,年輕女孩操多了,總是想要換換胃口的。



  羅賓相信他的這個計劃很快就會實現的。















0.019195795059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