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幸福的借種經曆7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到了他們家一看,竟然和以前沒有什麽變化。那時那種典型的農戶的住宅。
這叫我多少的對田野感覺一絲敬佩——他能在發了財以后竟然沒有先把自己家給收拾收拾,而是能先想到丈人家。看起來這個男人不但心腸很好,而且還很有孝心呢!
我和妻子被安排在西廂房休息。不過小姨子卻沒有這麽早入睡的想法。到了家以后,她就興致勃勃的拽著妻子在大屋的沙發上聊著。不過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瑣碎事情。也不知道她哪兒來那麽大的勁頭。
到最后,田野先堅持不住了。和我們打了一聲招呼就回房睡覺去了。其實我也有些支持不住了。畢竟,興致勃勃的她們兩姐妹。我基本上都插不上什麽話,就只是在一旁聽著。我想,要不是能看著柔媚的小姨子的那種惹人憐愛的神情的話,我早就已經昏昏地睡過去了。
不過最后,我還是終於頂不住了。我睡眼朦朧地看著依舊興奮的兩姐妹。發現她們好象還是沒有任何睡意的時候,沒辦法,我告了個罪,就回屋睡覺去了。
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感覺到妻子回來了。看起來她應該也是很困了。脫了衣服在我身邊打了個哈欠就躺下了。
我這人有個怪毛病。睡覺的時候一旦被別人打斷了,就很難再一次的進入夢想。被妻子在旁邊這麽一折騰,我覺得好象自己清醒了不少,但就是再也難以入睡了。
我數綿羊,我數星星。這基本上是克制我失眠的最好辦法了。可就在我數到一千多只而且開始有些睡意的時候,卻被一聲依稀的但卻很激烈的爭吵聲給朝吵醒了。
“這麽晚了?誰家啊?吵什麽吵,還讓不讓人睡覺了。”我不滿意的嘟囔了一聲。可馬上的又想到了什麽,不由得精神一抖。是啊,我忘記了,這�是農村。家家戶戶的房子不但大,而且隔的還有一段距離的。我不可能聽見別人家的爭吵聲啊,難道?難道這是田野和小姨子的爭吵聲。
我推了推已經熟睡的妻子和她說道:“醒醒,你聽,好象婉柔他們兩口子在打架啊。”
“討厭啦,壞老公,別吵人家,睡的正香呢。”妻子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一句,然后轉個身又睡過去了。
“也許是我聽錯了。”我晃著腦袋想著。可頭剛挨到枕頭,就聽見從正房�傳出來一聲聲更加激烈的爭吵,甚至,在爭吵聲中還夾雜著婉柔的哭聲。
這下子,我可完全的躺不住了。也不知道怎麽的,一聽到小姨子的哭泣聲,我這心�頭就開始一陣一陣的發疼。就好象是自己的妻子被人欺負了一樣,澀澀的特別難受。
“是真的。”我開始使勁地推著妻子。也不管她正睡的香呢。
“嚶……”妻子嬌呼一聲,然后很不滿意的把眼睛睜開了。沖著我委屈的說道:“討厭啦,干嗎把人家弄醒啊,睡的正好好的,有什麽事不能明個再說啊?”
“噓……你聽。”我趕緊打斷妻子的話語,讓她靜下來聽外面的動靜。
當我和妻子都靜悄悄地不說話的時候。從正房�傳出來的婉柔的哭泣聲在寂靜的夜晚�顯得特別的清晰。
妻子好象精神一下子清醒過來了。她看了我一眼,然后有些不肯確定的說:“好象……好象是婉柔的聲音啊。難道……難道她們兩口子打架了?”
“應該是。”我點了一下頭。肯定的回答。對於婉柔那種柔的讓人心�癢癢的聲音,我趕肯定我決不會聽錯的。
“那……那還等什麽啊,趕緊穿衣服去看看啊……”妻子得到我的肯定,馬上利索的把衣服套上了,拉著我就往小姨子的臥室跑。
離正房越近,婉柔的哭泣聲就越清晰。也不知道怎麽的,我開始變的緊張起來了。生怕小姨子受到什麽傷害的。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情一點也不比聽見妻子受傷的心情輕松。
推開門,剛一進去看見�面的餓情形。我的腦袋就嗡的一下響了起來。其實我並沒有看到別的什麽,只是看見小姨子那光滑的身體。
因爲是睡覺的原因,再加上天氣漸漸的熱了起來。小姨子睡覺的時候穿的不  多,也許是沒想到能有人闖起來,她身上那種無邊的春色,就一下子絲毫未變的呈現在我眼前。
田野和小姨子都坐在床上,可能是因爲剛才爭吵的聲音,他們身上的被子已經都被掀在一邊了。所以我能毫無遮攔的看清楚幾乎整個婉柔暴露的身體。
和妻子截然不同的是,婉柔全身的膚色都是雪白的,這禁不住叫我懷疑在農村長大的女孩子,怎麽可以生出這樣白皙細腻的肌膚呢。而且她的肌膚不光是白,更和妻子皮膚一樣那麽有質感,也發出一種誘人的光亮。
而且婉柔不但身材玲瓏美豔,更出乎我意料的是還那麽的豐滿成熟,動人心神。這一點,在她全身傳的整整齊齊的時候我竟然沒有任何發覺。
由於婉柔正跪在沖門的位置上哭泣。還能讓我幾乎完全毫無遮攔地看清楚她幾乎完全赤裸的身體。她胸部突起的雙乳只戴著一件粉紅色的乳罩,乳罩小小的,根本就沒辦法把她那碩大的乳房全都遮擋住。從她脖子下面看去,一道雪白的乳溝是那麽的觸目驚心,就好象是磁石一樣牢牢地吸引著我的目光。
那一瞬間,我似乎覺得天地都開始在旋轉。整個世界好象除了婉柔胸前的那道乳溝以外,在我眼底就不剩下任何東西了。在昏昏沈沈之間,我不由得一下子怔在那�。
索性的是妻子也沒注意到我的異常。可能是她光著急去勸婉柔了,也沒怎麽留心我的怪異舉動。只是從門�進去的時候推了我一把,還順口說著:“楞著干嗎啊,還不進去勸勸他們兩口子。”
“哦。我幾乎是下意識的應了一聲,然后就傻傻的跟著妻子進屋了。
可能是感覺到我貪婪的目光正注視在她身體上了吧。小姨子有些羞愧的趕緊把被子拉在身上蓋住了。當迷不透風的被子完全的遮擋著小姨子那讓我著迷的身體的時候,我好象感覺失去到什麽一樣心�開始變的那麽的惆悵。
“出什麽事了?”首先開口的是妻子。
出乎意料的,婉柔和田野都沒有回答。柔媚的小姨子就是在抽泣著。而田野也好象是啞巴了一樣坐在炕頭上,不過我從他那起伏不定的胸膛上看的出來,他好象現在的火頭也不小。
妻子看的出現在兩個人好象都在火頭上,趕緊地沖著我打了一個眼色。“建軍,你和田野去廂房坐著抽根煙吧,我在這�和婉柔好好談談。都是兩口子,有什麽事兒非要動這麽大的火氣啊,”
“是啊,有什麽事兒好好說就是了。”我一邊附和著妻子的話,一邊從炕上拽了拽田野的胳膊,適意他跟我出去。
田野看起來對我們的話還是有些在意的。他沒說什麽話,只是歎了口氣就跟著我出門了。
到了廂房,我們坐在炕上都沒說話。主要是我實在不知道要和他說什麽。說真的,我們的關系並不是很熟,而且,因爲對於婉柔這樣一個尤物嫁給這樣一個二婚的農民,我這心�多少是有些吃味兒的。所以一直以來,我很少和田野交流的。尤其是在這樣一個有些尷尬的氣氛下,我更不知道該說什麽了。
可我們就這樣沈默下去也不是個事兒啊。最后,還是我先主動的和他表示了。
“來,先抽根煙消消氣!”我從兜�拿出煙遞到田野跟前。
接過煙點著了,他先是狠狠地吸了一大口,然后就有些發泄一樣的長長地吐了一口氣。濃濃的煙氣從他嘴�直直地噴出一道白霧。
“這是怎麽了?怎麽吵的這麽厲害,有什麽話不能好好說,夫妻倆啊,沒必要這樣的。”感覺到我們兩個之間的氣氛也沒有剛開始那麽生疏了,我對著田野說道。其實我也說不出來什麽有哲理的話,說的這些基本上都是廢話。而且在我;心�,多少的對田野有些妒忌,妒忌他能娶到這麽一個萬�調一的好老婆。這好象狐狸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是酸的一樣。在我心�,多少對於他們之間不和諧的婚姻有一些幸災樂禍的慶幸。
“唉,別提了,你……你不知道這�的事兒啊。”田野甕聲甕氣的回答著我。
聽到他這麽說,我倒是真的有些好奇了。聽他這意思,好象對婉柔這樣一個萬中無一的老婆還有一些不滿意的心理。真不知道他是怎麽想的。
“有什麽大不了的事兒啊?你啊,是不是有了錢就對自己的老婆開始嫌棄了?”我對著田野開玩笑的說著。
“我是那樣的人嗎?”田野梗著脖子沖我喊到。看起來我的玩笑好象激怒了他,連他脖子上的青筋我都看見了。
“別……別,開玩笑呢?”我趕緊的對著田野說道。這小子,一點幽默感都沒有,脾氣還燥的很,真不知道婉柔看上他哪兒一點了。
聽見我的道歉,田野沒有再說什麽,他的腦袋又一次低下去,悶著頭坐在那�開始默默的抽著煙。
屋子�的氣氛又一次開始尷尬起來。田野不想說話,而我又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麽。就這樣的,我們兩個男人坐在一起就開始狠狠地抽著煙…………
“行了,消消氣。”最后,還是我又一次先開口了。不管怎麽樣,我是來開導他們兩口子和好的,就這麽沈默下去也不是個事兒啊。
“說真的,有什麽事不能說開了呢?你說你,娶了這麽漂亮的一個老婆,說真的,都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這麽好的媳婦,你也舍得把她氣哭了?”我繼續  說著。
出乎意料,田野好象並不贊同我的觀點。他一甩頭,好象有些不屑的說著:“好?好什麽好,光漂亮有什麽用?”
那……那你還想要什麽啊?再說了,婉柔還那麽賢惠。做一個妻子,她已經坐的不錯了。”對於田野的話,我真的是哭笑不得。聽他這意思,對婉柔的要求還挺高的,他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麽樣的人?
“我要什麽?要什麽?”田野自己一個人開始嘟囔起來,聲音越來越大,最后好象是在呐喊一樣的說著:“我他媽的就要一個孩子。一個就夠了。這……這要求高嗎?”
刹那間,我明白了他們今天爭吵的原因;應該就是因爲兩個人結婚一年多還沒有孩子的原因。對於這個可笑的理由,我不由得有些想不通。就因爲這個理由,田野就可以這麽粗暴的對待婉柔,他還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要是換成是我,沒有孩子就沒有吧,而婉柔是最重要的,沒有什麽能比的上了。
不過這畢竟還是我的想法。沒辦法,婉柔是他老婆,不是我的。而我還得繼續勸他。就是爲了以后婉柔能少受一些委屈,我也得勸好田野。
“行了,原來你生氣因爲的是這個啊,真沒必要的。這才一年多,你著什麽急啊。再說了,婉柔是那麽好的一個女人,你小子還不知道珍惜,你不知道你娶了這麽好的媳婦,得叫多少男人都羨慕死啊?”
“光羨慕有什麽用?那……那還不是一個不會下蛋的母雞罷了……”看起來,田野並不接受我的觀點。
其實我知道田野並沒有別的意思。他只是想說婉柔沒有給他帶來一男半女什麽的。可我還是被他這樣的形容詞給激怒了。我沒有辦法忍受婉柔被別人形容成一只母雞,即使這個人是他的丈夫也不能忍受。
“說什麽呢?有你這麽說話的嗎?你……你他媽的還算是一個男人嗎?”我實在抑制不住自己的火氣,沖著他就叫喊起來。不知道的看見了,還以爲今天晚上和老婆吵架的是我而不是田野呢!我知道我不應該發這麽大的火,可我就是抑制不住。我不能忍受婉柔這樣一個在我心中完美的女人被人這樣形容。
田野被我突如其來的叫喊給弄呆了。可能他完全沒有想到我會發這麽大火氣。
我沒有理會他,這時候身體的憤怒幾乎已經把我所有的腦神經都填滿了。
“你……你他媽的就是一個王八蛋,這麽好的老婆不知道好好的疼著,愛著。還因爲一個孩子什麽的問題把她給弄的難受成那樣。沒有孩子算是多大點事兒啊?至於把婉柔給氣成那樣嗎?我看你……我他媽的看你就是給騷包的,告訴你,什麽時候等婉柔不要你了,看你還狂不狂…………”
被我這麽罵了半天,田野好象也忍不住了。臉色從剛開始的錯愕到后來的鐵青。他先是狠狠地把手的煙頭甩在地上,然后張開嘴就要沖我喊著…………
不過就在我們之間的氣氛開始越來越緊張的時候,屋門卻在這個時候被推開了。出人意料的是妻子竟然走了進來。
看起來我們的聲音確實大了一些。在門外的妻子都已經聽見了。她一進門就有些狐疑的多我們說:“怎麽了?你們這是怎麽了?怎麽你們好象還吵起來了?”
然后她的臉轉向我這一邊,對著我嗔怪道:“建軍,你在干嘛呢?讓你來勸架,這可倒好,你先和田野吵起來了。”說了我幾句,看我已經把火氣平下去了,然后她又沖著田野說道:“行了,你們之間的問題我也清楚了,不過今天太晚了,有什麽事兒明天再說吧,你先回去好好的安慰一下婉柔。不管你們倆誰對誰錯,你畢竟是個男人不是,聽姐的話,回去給婉柔說說軟話。好了,先回去吧。”
因爲田野是一個孤兒,從小就在妻子娘家的照看下長大的。妻子對他來說,就真的和他自己的姐姐一樣。所以對妻子的話,他一般都是很順從的。沒有再說什麽,他就這樣下了炕,低著頭回自己房間去了。
等田野走了以后,妻子轉過頭看著我,表情顯得相當不理解地問我:“老公,你……你這是怎麽了,我讓你是來勸勸他的,怎麽到最后你反倒和他吵起來了。”
“唉……”我沒先說話,先是歎了一口氣。慢慢地才回著妻子:“沒什麽,我就是……就是看不慣他那個樣子,他竟然……竟然因爲一個孩子的問題那樣對婉柔,我就是看不慣。”
“老公……”妻子聽我的話,似乎沒有懷疑我的私心,好象真的以爲我是因爲爲婉柔打抱不平呢。她溫柔的先叫了我一聲,然后繼續說道:“我也知道……知道田野這次是有些過分了。可是……可是他畢竟是在農村長大的孩子,多少的思想�有些保守了。在農村就是這樣的。不孝有三,無后爲大。其實……其實這也怪不得他,只是……只是婉柔這妮子,這妮子可憐了…………”
聽了妻子的話,我更加有些不忿了。語氣帶著一絲挑撥的意思說道:“依我看啊,婉柔嫁給田野就是一個失誤,以她這樣條件的,找個什麽樣的找不到,還非要找田野這樣一個大老粗,而且還是一個二婚的。干脆……干脆他們離了得了,讓婉柔再找一個好的……”






















0.014950990676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