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殯儀館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殯儀館
 
  第一章淨身室的慾望

  「媽的!」梁子罵罵咧咧地走進停屍房。梁子今年二十八歲,仍然光棍一個,他原本是一個鍋爐房工人,一年前因為喝酒出事被公司解雇了,直到三個月前才找到工作。這個工作是一個哥們介紹的,在一家殯儀館管理屍體。雖然梁子從膽子就大,但是一個壯小伙在殯儀館工作總讓人覺得晦氣,所以三個月來梁子天天都在罵娘,可是不幹這個現在這世道那裡還有工作?晦氣也得干。

  「梁子,給這具屍體淨身,明天見家屬最後一面就火化。」殯儀館的老於沖梁子喊著。「知道啦。」梁子一邊懶洋洋地答應著,一邊將屍床推進淨身室。給死人洗澡換衣服,看著那一副副乾癟醜陋的屍體,梁子一想到這就老大的不樂意,他不情願地揭開蓋在屍體身上的白布,霎時,梁子呆住了,屍體是一位年輕的女孩,年紀大約有十七八歲,長得極美,長長的睫毛如簾蓋眼;嬌小的櫻唇微微翹著,但毫無血色;蒼白的面容襯著一頭烏黑光亮的長髮,愈發顯得清秀脫俗,委婉動人。梁子從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孩,可現在這麼漂亮的女孩就擺在自己面前。

  梁子開始給屍體脫衣服了。此時正值夏天,女孩屍體穿的衣服並不多,也沒有戴胸罩,挺起的胸部上隱約可以看到那兩顆玫瑰色的提子。

  梁子拉開屍體連衣裙背後的拉鏈,女孩玉一般光潔的後背便呈現在他面前,然後梁子抓著領子將連衣裙慢慢地往下脫。梁子平時給屍體脫衣服都是很粗暴很迅速的,不知為何今天給這具女孩的屍體脫衣時竟像是給自己的女朋友脫衣一樣溫柔(當然,如果梁子有女朋友的話)。慢慢地,女孩聳立的乳房,鮮艷的乳頭,白淨的小腹一點一點顯露了出來。脫下連衣裙之後赤條條的屍體就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小三角內褲了。死者的身體剛剛發育不久,纖細苗條的身材是女孩子一生中最動人的時候:一隻手剛能盈盈握滿的乳房兒尖尖的挺立著;兩條修長的美腿輕輕的並在一塊兒;嬌巧玲瓏的香蓮玉足,好似洋瓷的一般,微微的捲曲著。梁子雙手食指和中指扣住女孩內褲的邊緣,將屍體身上最後的一點遮蓋更加緩慢地往下拉,露出那隆起的小丘……少女最隱秘的地方終於完全展現在梁子面前:股溝之間只有幾縷纖細捲曲的陰毛,光滑白嫩的陰戶擠成一條小縫,讓人浮想聯翩。不僅這一片麗景讓梁子沉醉,而且少女雙腿間特有的味道也深深吸引了他。梁子癡癡地看著女孩的屍體,呼吸漸漸有些急促,心跳開始加快,下體慢慢地膨脹了起來,他的手也在慢慢地向那對聳立的玉峰伸去……

  「我這是在幹什麼?這可是一具屍體!」梁子殘存的理智將他從性幻想中喚了回來,他嚥了口吐沫,繼續工作。梁子雙手在屍體的小腹上用力的來回擠壓,於是女孩下身那兩片緊貼的玉唇間流出了幾滴淡黃色的液體,那是死者的尿液,不一會兒,只聽「噗」的一聲,從屍體的肛門也噴出了一團黃色的穢物。人死之後肌肉會失去彈性,這樣排泄物就可以輕易的被擠出來。之後,梁子將屍體翻轉過來,左手沿著臀溝扒開女孩渾圓豐滿的小屁屁,右手拿著水管仔細地清洗著那彷彿菊花般的小穴。看著一股股水流從那粉色稚嫩的菊花上淌下,梁子產生了一種莫名的衝動,他放下水管,右手食指輕輕地貼在屍體的菊門上,來回摩擦,感受那細細的螺紋對手指產生的刺激。慢慢地,梁子的食指在向下移動,在菊花下面是少女最誘人的地方……

  「吱呀」一聲,淨身室的門開了,梁子嚇得立刻把手縮了回來。殯儀館的老楊頭走了進來,他看了看女孩的屍體,又瞟了一眼梁子,說道:「怎麼這麼慢呀?動作麻利點。」說完便出去了。梁子匆匆將屍體擦乾,用白布裹好,放進了停屍間的13號屍櫃中,然後就去忙別的事了。

  「梁子,今兒晚上我們家有點事,夜班就辛苦你替我值一下吧,回頭老哥哥請你喝酒。」老於大大咧咧地衝他喊道。這要是在平時,照梁子的脾氣,他才懶得理呢,可不知今天怎麼了,竟然鬼使神差地答應了。

  第二章美妙的舔舐

  殯儀館設在郊外,天剛剛擦黑周圍就沒有行人走動了,諾大的館中冷冷清清地就梁子一個活人。他看了看手錶,晚上八點鐘了,梁子走進停屍間準備進行最後一次檢查。他依次檢查著每一個屍櫃,當他打開十三號屍櫃的時候,梁子停住了,因為裡面裝的就是白天讓他想入非非的女孩的屍體。給屍體淨身時的慾望再次燃燒了起來,「反正四下無人,不妨把她抱回值班室看個夠。」

  他這麼想著,於是便將女孩的屍體抱到自己的床上。

  梁子揭開裹在屍體上的白布,女孩那雪白的胴體再次呈現在他面前,就像睡美人一樣,那麼安詳;又似一朵含苞欲放的百合,那麼嬌美。梁子的心跳又開始加速了,他緩緩地向屍體靠近,此時此刻,梁子的內心矛盾極了,「這叫不叫奸屍?這麼做道德嗎?要是被人發現怎麼辦?……」然而,眼前女孩嬌艷的屍體很快便使他失去了最後的一點理智。梁子雙手捧起女孩的臉龐,親吻她蒼白的嘴唇,接著用舌頭撬開屍體的嘴唇,把它硬伸進女孩的口腔,拚命地攪動著,舔吸著,和女孩的香舌纏在了一起,雖然屍體的口腔有些乾燥,但梁子還是嘗到了少女的津液的甘甜。接下來,梁子的雙手向下滑過屍體的粉頸,玉肩,他緊緊握住女孩那對玲瓏的乳房,冰涼冰涼的,但彈性十足,梁子心裡湧起一股不可名狀的激動,褲襠慢慢被撐了起來,他用食指和拇指拈著屍體幼嫩可愛的乳頭輕輕拉扯、扭轉,或是用手掌覆著乳房揉搓,然後將頭埋在屍體胸部,用溫暖的舌尖一圈一圈地去舔舐,去融化這對雪峰,慢慢地舔舐的圈變小了,梁子繞著那粉色的乳暈逐漸往中間舔去,那乳暈的中央便是像提子般誘人的乳頭,他用舌頭撥弄了兩下,乳頭便隨著乳房一起上下震顫,顫得令人銷魂。梁子將這粒玫瑰色的提子含在口中,不停地吮吸,還用牙齒輕輕地咬嚙,女孩凝脂般的兩隻乳房就著麼被梁子把玩著。梁子將嘴向下移動,因為少女身上其它的地方還等待他去「開採」。舌頭游到了屍體那白嫩平滑的小腹,梁子用舌尖觸了觸凹進去的小臍穴,之後接著向下親吻,但特意滑過了他最渴望見到的地方,他要留到最後再好好享用。他的嘴巴順著屍體修長光滑的美腿一直親吻到纖足,他將只有他手掌那麼長的纖小玉足捧在手,移近鼻子嗅了嗅,又將一隻一隻秀巧的玉趾含進口中,含吮舔舐,連足趾縫都舐遍了,然後沿著小腿親吻上去,直至大腿盡頭。他的手也不甘寂寞,伸進女孩雙腿中間,撫摸她大腿根部那片光滑細膩的嫩肉——他終於回到女孩的神秘之處。

  梁子把臉湊到了她的秘處,眼前微微隆起的肉阜之上還未長出陰毛,光滑滑,白嫩嫩的,兩片玲瓏的玉唇怯生生地緊緊貼在一起,形成一條幽深的峽谷。

  他分開屍體的兩條玉腿,這時兩片玉唇唇也只是微微的張開。梁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啊——這是少女下體的清香,是女孩陰道分泌物混著一點點汗液和尿騷的味道,是一股酸中帶甜的味道。梁子心如鹿撞,身下那條肉腸已被褲子繃得隱隱作痛,他伸出顫抖的雙手,用兩根拇指慢慢分開那兩片玉唇,就像掰開一隻水卜卜的蜜桃一樣,女孩最嬌嫩誘人的私處如鮮花般綻放開來,露出了兩片精巧粉嫩的肉瓣。

  拇指繼續向兩側拉去,粉色的肉瓣慢慢張開,在肉瓣中央靠下的地方有一個神秘而又美麗的小孔,隨著肉瓣的張開而逐漸變大,這就是女孩下體的入口。在這充滿無限誘惑地入口裡,梁子隱約可以看到有一層中間一片有個黃豆般大小圓孔的紅潤薄薄的肉膜,「這女孩竟然還是處女?!可惜呀,還沒嘗過***的歡愉就離開人世,不過現在就讓我來……」梁子情不自禁伸出舌頭上下遊走,去舔舐那兩瓣粉色稚嫩的肉片,然後將這兩片小肉唇輕輕含在口中,四唇相交,像接吻一樣吸嘬著,他的舌頭好似一條小蛇,一邊撥動著兩片香唇,一邊向陰道的入口處鑽去,在緊貼的肉壁間游戈攪動,去品嚐殘留在屍體陰道壁上那酸甜酸甜的味道……

  第三章值班室的「咕啾」

  終於,梁子的舌頭過足了癮,可是他胯下的那條八寸長的肉棒卻早已忍不住了,他三下五除二脫掉T恤,退下褲子,下身那條青筋暴漲的毒蛇已然昂首挺立了。梁子的心狂跳不已,他盡量張開屍體的雙腿,右手握住自己的陰莖,左手掰開那對稚嫩的小陰唇,找準了洞穴,將紫黑油亮的龜頭抵到她的陰道口處,一股麻酥酥的感覺傳到梁子的大腦,他扶正肉棒用力向裡頂去……

  處女的那裡好緊啊,而且屍體的陰戶沒有愛液的潤滑,他廢了半天勁才將半隻龜頭擠入,還弄得自己的肉棒生疼生疼的。梁子不得不又重新將頭埋入女孩兩腿之間,用舌頭撬開處女那嬌艷的花瓣直接插入花蕊,將自己的唾液送入,去滋潤那片未經開墾的聖地……當嘴唇離開那嬌艷的花瓣時,舌頭與花蕊之間還連著一條由黏液形成的長長的細絲。

  看著女孩那宛若桃花帶雨般水汪汪的陰戶綻開在面前,梁子的肉棒又躍躍欲試了,這一次他分開屍體的陰唇,讓龜頭先在陰道口研磨研磨,使這個最難進入的大傢伙潤滑一下,然後下身用力一挺,「滋」

  的一聲整只龜頭便擠入了這處女的花蕊,冰涼緊窄的肉壁裹著他的大龜頭,在這炎熱的夏天,梁子彷彿置身於冰山之中,霎時,一種說不出的涼爽與舒適由陰莖傳遍全身。他的腰繼續用力,陰莖一點一點地沒入屍體的肉洞……梁子感覺到龜頭已經觸到了女孩那最後的一道防線,也是處女最寶貴的東西,但這一層薄薄的小膜對一具屍體來說又有什麼意義呢?想到這,梁子一鼓作氣,「噗滋」,女孩的處女膜被貫穿,整條肉棒便完完全全地插進屍體狹窄的陰道內。處子的肉腔比梁子想像的更為緊窄,密密實實地裹住他那又長又粗的肉腸,涼意再次傳遍他的全身,梁子差點就此射了,他咬牙忍著下身極度的刺激,將陰莖一動不動地插在屍體的陰道中。

  享受過冰涼的肉壁壓迫的舒爽後,梁子開始慢慢抽動下身,誰知他的肉棒竟像是被女孩的肉洞吸住一樣,怎麼拔也拔不出來了,原來是陰莖與陰道結合得太嚴密了,那「噗滋」一聲是陰莖將屍體陰道內的空氣擠出來的聲音,再加上缺少愛液的潤滑,使得陰道內非常乾澀。梁子一時間竟不知所措,他的下身不停地扭動,濃密的陰毛與女孩光滑的陰阜摩擦,發出美妙的「沙沙」聲,但梁子無心欣賞,眼下只盼能將陰莖從女孩的屍體中拔出來,他拚命地扒開屍體的陰唇,陰莖在陰道中狂躁地攪動著,折騰了半天,累得滿頭大汗,陰莖也只能在陰道中抽動少許。梁子趴在屍體地雙乳上呼哧呼哧地喘著氣,「對呀!既然拔不出來,我還可以往裡插,等到射出精來,陰莖變軟變小不就可以拔出來了嗎?」想到這裡,梁子再次振作精神,抓住屍體的雙腿,放肆地抽插了起來,他插得如此之深,每一下都頂開處女的子宮頸口,深深地插入裡面;當他往外拔的時候,又會有一股力量將肉棒拉回去,彷彿有一張小嘴在吮吸著他的陰莖。梁子此時極度興奮,才抽插了不到二百下,便覺得龜頭一陣酸麻,就在他達到高潮的那一瞬間,梁子死死地抱緊女孩的腰,將肉棒插入了屍體子宮的深處,接著陰莖一陣收縮,「啊——」他一聲長吼,濃稠灼熱的精液射進了屍體的陰道,噴射在子宮的盡頭,射精足足持續了兩三分鐘。

  射精之後,梁子把臉貼在那一對兒柔軟的乳房之間,卻沒有把軟綿綿的陰莖拔出來,而是任由它留在女孩剛剛開苞的陰道裡,繼續享受處女帶給他的高潮的餘波。

  奸屍的激動,興奮與害怕是多麼的刺激,不一會兒,梁子軟塌塌的肉棒又一次在屍體的陰道中挺了起來,於是他抬起身,迫不及待地再次開始了對屍體的姦淫。

  他雙手緊緊攥住女孩玲瓏的乳房,下身大力的抽送,這一次,由於女孩的洞穴內充滿了樑子的精液,變的滑溜溜的,抽插之時,更加順暢流利,而且每一下都深深地插入屍體的子宮,向外拔的時候只留下龜頭在陰道裡面,陰道壁的皺褶掛著龜頭的冠狀溝,梁子只覺得比起第一次來,還要舒服過癮,梁子心裡大樂,愈加用力地抽插,值班室內頓時奏起了一曲靡靡之音:每一下插入,他的陰囊都狠狠地拍打在屍體嬌嫩的大腿之間,發出動人的「啪啪」的聲音;肉棒與陰道劇烈地摩擦,加上精液的潤滑,發出淫靡的「咕啾,咕啾」之聲。窗外的月光灑進屋內,照在兩具肉體之上——一名男子懷抱一具冷冰冰的屍體,瘋狂地抽插著,混濁的黏液伴著肉棒的狠狠插入,從陰戶與肉棒間的縫隙中飛濺出出來;身下女孩的屍體秀髮飄逸,她的乳房隨著男子肉棒的抽插不住地上下顫動——一幅多麼淫蕩的畫面。

  梁子在女孩的屍體上盡情地發洩著獸慾,等到累的快要睡著的時候,已經不知享受了多少個高潮,精液將處女的子宮灌的滿滿的,當縮小了的肉棒終於滑出陰道口的時候,梁子再次掰開那兩片分嫩嫩的花瓣,一股乳白色的粘液如同洪水一般從那綻放的花蕊中奔湧著流了出來,順著屍體粉嫩的大腿根流到了床單上。

  第四章突發的變故

  看著從屍體陰戶中奔湧出來的精液,梁子心中又是一陣莫名的激動,下身毒蛇的頭再次抬了起來。這一次,他把女孩的屍體翻轉過來,兩條粉腿間兩片玲瓏的玉唇又緊緊地夾在一起,梁子握住自己的陰莖,對準那條誘人的小縫,用力一頂,「噗滋」粗大的肉棒便沒入女孩的下體,將兩片玉唇也扯入了肉洞,當他將肉棒向外拔的時候,粉色花蕊中鮮艷的嫩肉也跟著翻了出來,使得那朵鮮花更加嬌美動人。梁子從背後握住兩隻光滑細膩的乳房,用力地揉搓著,胯下的肉棒瘋狂地在屍體的陰戶中穿刺著。

  他巳陷入了瘋狂狀態,完全沒有注意到,值班室的門「吱呀」一聲,慢慢地打開了……

  梁子幹得正起勁,驀地一抬頭,發現老楊頭就在自己面前站著,帶著怪異的表情「欣賞」著他奸屍這一幕變態的景象。梁子大驚失色,他立刻把屁股一拱,將陰莖從屍體的陰戶中拔了出來,翻身下床,身下那八寸長的巨炮立時軟了下來,「我……我……這……」梁子已然說不出話來了。

  老楊頭沒有理梁子,他徑直向床上的屍體走去,盯著女孩的裸體看了一會兒,接著抱起那堆剛才任由梁子擺佈的嫩肉走入了淨身室,將她放在了屍床上梁子連忙穿上褲子也忘了穿,不知所措地跟在老楊頭身後,等待他的發落。只見老楊頭從身上拿出一根拇指粗細三米多長的橡膠軟管接在了水管上,然後他分開屍體雙腿,左手掰開兩片大陰唇,右手將軟管深深地插入了女孩的陰道開始放水,屍體的小腹慢慢地脹起,一股細細的水流從屍體兩腿間泚了出來,在老楊頭將軟管拔出的瞬間,他的左手同時在女孩的小腹用力地按壓,只聽「噗」的一聲,屍體的陰道中噴出大量白色混濁的液體。之後老楊頭將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插入女孩的陰道口,一邊慢慢地摳著挖著,一邊自言自語道:「裡面好緊啊。」梁子傻眼了,怎麼老楊頭的行為和自己一樣猥瑣?這時老楊頭扭過臉來,對梁子說道:「這姑娘還是個處女吧?」梁子點點頭。「這麼漂亮的屍體,她的處女屄竟然被你小子先肏了,艷福不淺那。」老楊頭陰陽怪氣的說道,「那我只好開苞她的屁眼了。」他將屍體放好,沿著臀縫扒開女孩豐滿的兩瓣小屁股,那螺旋狀向內緊縮的菊花蕾上還掛著水滴,正等著人去採摘。老楊頭又從兜裡掏出一支裝有半管淡黃色的液體的針管,對準屍體的菊花蕾捅了進去,將液體全部注射在裡面。看著那微微突起的菊花瓣正向外滲著液體,就好像女人的陰部正在分泌愛液一樣,老楊頭得意地笑了。頓時屋裡瀰漫著一股熟悉的香氣,「是香油!」梁子認出了,是香油的味道,他竟然往屍體的肛門中注射香油!老楊頭將女孩雙腿分成「一」字形,把臉貼在屍體的臀部,大口大口地嗅著肛門與香油混合發出的氣味,然後他伸出粗糙的大舌頭去舔舐那朵美麗多汁的菊花,舔得女孩下體黏糊糊的。接下來,老楊頭脫下褲子,梁子大吃一驚,因為他的陽具比梁子的那根還要粗還要長,黑黝黝的挺立著。只見那紫紅色的龜頭在屍體的肛門處研磨了幾下便開始向裡頂,老楊頭從背後緊握那對美麗的乳房,「嘿!」一聲吼,「噗滋」,九寸多長的肉棒便破開女孩肛門的嫩肉盡根戳進了那緊窄的菊穴。雖然有香油的潤滑,但老楊頭抽動得還是很辛苦,可以從他的表情看得出來,那緊箍的快感遠勝於處女的陰道。

  看著老楊頭插得快要發狂得樣子,梁子下身的肉棒又一次挺立了起來。老楊頭一邊插一邊對梁子說:「肏屍體,就要在屍床上,這樣才爽。你過來。」梁子走到床邊,「把她的頭抬起來。」梁子抬起了屍體的頭,「撬開他的嘴。」梁子也照辦了,「然後呢?」梁子問道。「傻屄,把你的雞巴放進去,肏!」「哦。」梁子彷彿接受命令似的,將陰莖插入女孩口中,慢慢地抽動起來。他從來沒有試過口交,開始只是淺淺地插入,龜頭一下一下地頂著屍體軟綿綿的舌頭,就好像面前這位美麗的屍體正在舔舐著自己那裡,一種從未有過的激動與快感由龜頭傳遍全身,他開始加大力度,加快頻率,每一下都插入屍體的喉嚨深處,肉棒被喉管緊裹的感覺怪怪的,但是很舒服。梁子抓著女孩的頭,大力地在她口中抽插著,突然他聽到「噢!」的一聲吼叫,抬頭看時,一股腥臭的液體噴在了自己的臉上,梁子大驚,再一看老楊頭,只見他笑瞇瞇的,左手在撫摸著那根油光發亮的陽具,右手在屍體的肛門中摳索著,那股腥臭的液體正是老楊頭射出的精液。「你還沒射吧?」老楊頭問道,「沒有。」梁子恨恨地說,「那好,你來肏她的屁眼,我肏肏前面。」梁子也早就想試試插女孩的後庭了,他仔細地觀察那朵菊花,已經不再是白天看到的螺旋狀向內緊縮的菊花蕾了,中間那個小孔向外綻放開來,他把龜頭頂在洞口,下身用力慢慢向裡推送……

  菊穴果然比陰道更為緊窄,雖然剛剛被老楊頭搞過,但處女的菊門還是那麼的狹小,緊緊裹住梁子的陰莖,加上剛才那些香油在老楊頭拔出的時候帶出來許多,那又緊又澀的感覺使梁子爽到了極點,數百下之後梁子終於忍不住,一股稀薄的精液緩緩地流入屍體的肛門。「怎麼,這麼幾下就不行了?年輕人?」老楊嘲笑道,這一激,梁子又是雄心萬丈,誰說我不行?他不斷地扭動下身,讓在女孩肛門中慢慢軟化的陰莖再次得到刺激,漸漸地,那根陽具又慢慢恢復了剛才的雄風,這次有了精液的潤滑,屍體的直腸內不再乾澀,爽滑與緊窄雙重刺激讓梁子肏得不亦樂乎。一老一少,一前一後,兩男一女,兩人一屍,口交肛交,還有「噗滋,噗滋」的抽插聲,真是一幅淫蕩無比的圖畫。最後梁子和老楊頭一個在肛門中,一個在口中,同時爆發了。

  兩人爽完已經是凌晨三點了,女孩的屍體飽受淫虐——口中,肛門中,陰道中充滿了兩人的體液,連胸部,臉上,大腿根處都沾滿了黏糊糊的液體,兩隻雪白的乳房已被揉搓得變了形。看著眼前這具被自己糟蹋過的處女屍體,兩人會心地一笑……天亮了,梁子清洗完女孩的屍體後回到房裡,甜甜地睡著了,在夢中,他繼續和那具屍體纏綿……

  後記梁子從此愛上了奸屍,於是便對活人失去了興趣。他終生未娶,二十年來,每當殯儀館運來漂亮姑娘的屍體,梁子必然會好好享受一番,當然,也少不了老楊頭,即便他退休了,梁子也經常把他叫來分享那一具具動人嬌艷的女屍。

  (全文完)
 

  

 

















0.0142250061035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