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夜間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也許只是一個契機,也許只是一個意外。但是它就是發生了……歡迎來到我的故事。
  2006年夏。這是自上高中後的第一個暑假,很無奈,很可憐,我並沒有什麼朋友。本來上了高中就該開始有新的生活,新的朋友,新的人生,但自從開學後個那次自以為是的表白,毀了我自己的生活,什麼?男人失敗一兩次不要緊?拜託,女生的情報可是共用的,又不是高富帥,哪個女生會去接手一個開學就被人拒接的平凡男人?!什麼?你是好人?好,OK,來,拿上排號牌,今天起你就是僕人,哦不,備胎,哦不,我的好朋友了……
  正因為如此,這個暑假沒人邀請我出門,只能一個人在家擼PS2.正如我所說,夏天,很熱。該死的空調還沒壞了,風扇的風非但不能帶來一絲涼意,一陣陣如雜訊的風聲卻更讓人感覺到煩躁。
  【可惡,要找些事情轉移一下注意力,不然我就熱死了】我是這麼想的。
  16歲,男,青春期,年輕氣盛,性慾狂妄,我要擼一發。我是這麼做的提問:在家擼第一準備是什麼?施法物?水分補充?錯!第一準備的是環境安全!!!
  第一準備的是環境安全!!!第一準備的是環境安全!!!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遍!!!你總不能擼到一半家裡人發現,要麼萎了,要麼不上不下,然後被家裡人教訓吧。
  客廳沒人!書房沒人!浴室沒人!主臥沒……天哪,有檯燈的亮光,今天白天父親應該是上班的呀?難道是媽媽,唉,媽媽,為什麼今天你正好在家午睡呀。看來A 片是不能看了,聲音太大會被發現,戴耳機會聽不到周圍的聲音反而更無法安心,只能用B 計畫,手機裡的小說擼了。
  ——————————————
  「明,房間裡你沒髒衣服,趕快拿給我拿去洗。」媽媽聲音突然把我驚醒。
  「好……好!知道了!我自己會拿到洗衣機裡去」我趕緊回答。可惡,天氣太熱加上射精後太過舒服,竟然睡過去了。
  「好的,你快點啊。」還好媽媽沒有任何懷疑。
  【啊,太危險了,下次一點要注意。】我一邊懊惱一邊向陽臺走去。
  【對了,身上的內褲也脫下來拿去洗了,再洗個澡,免得身上有味道,嗯?那是什麼】我剛脫下身上的衣褲打算放進洗衣機裡,突然發現洗衣機旁有個小臉盆,裡面黑色的是……媽媽的內衣?!!明明平時都不會留意的,不知怎麼的今天特別在意。
  心中莫名的衝動,讓我鬼使神差的將裡面的內衣拿了起來。
  【黑色聚攏胸罩和黑色低腰內褲,還帶蕾絲邊!!都是我的喜歡的呀!平時怎麼都沒發現!】我一邊傻笑一邊細細地觀察,突然我又發現內褲底部有一些透明白色的污漬。
  【不會吧!這是!】作為青春期的處男,我還是,我當然還是知道是什麼,但是這東西在這裡出現反而讓我不敢確定了。
  不知道是好奇心,還是羞恥心,我竟然慢慢地將內褲向自己的鼻尖靠去……慢慢的……慢慢的……不知怎麼突然有種興奮的感覺。
  「還沒好嗎?」媽媽的聲音突然從客廳裡傳來。「做完後就去洗澡,天這麼熱,等明天趕緊讓空調師傅來修空調。」媽媽的話仿佛是當頭一棒,讓我一下子冷靜下來了。
  【我這是在幹什麼呀!我是變態嗎!可惡!可惡!怎麼又硬了,不是剛剛才擼了一發嗎?可惡,不會是因為媽媽的……內衣吧?!!】想到這裡,才冷靜下來腦子,又混亂了起來。慌慌張張地將手裡的內褲放回臉盆,立刻往房間裡跑,正好碰上媽媽向我走來,我剛放下心,慶倖自己幸好早一步將媽媽的內褲放回原位,卻忘了……
  「你幹什麼不穿衣服!!」媽媽突然喊道。
  衣服?什麼衣服?我往衣櫥裡的全身鏡一看,幹!我全身赤裸著!怎麼回事,剛剛,剛剛我,對了,剛剛我打算洗澡,懶得再走一趟,就順手脫了全身衣服放進洗衣機。
  「不是這樣的,我是想洗澡的,所以把身上的髒衣服也打算一起洗了。」我發現現狀之後,趕緊捂住勃起下身解釋道。
  「好了好了,知道了,趕緊去洗澡」媽媽別過臉大聲的說道。
  「換洗衣服也帶進去。」我匆匆忙忙從媽媽身旁跑過去,在跑過去的一剎那,我眼角卻瞥到媽媽赤紅的耳朵,然而我卻沒說什麼。
  進入浴室,想用冷水讓自己的下身儘快軟下來,可是身體只是在接觸冷水後打了個冷戰之後,下身卻越發不可收拾,為了不讓自己出去再現醜態,我決定在浴室裡再擼一發,可是當下腦子迷迷糊糊的想到卻不是以前任何的A 片情節,滿腦只有那黑色的花紋和白色的痕跡,慢慢的,我的右手越來越快,在即將到達頂峰的瞬間我脫口而出的卻是一個禁忌的詞:【媽媽……】
  自從上次那次裸體事件之後,我不知道媽媽是怎麼想的。反正我是有了些變化,最基本的就是漸漸的開始尋找母系的A 片和A 書了,不僅不會覺得噁心,反而有種背德的禁忌快感。偶爾也會期待在那個臉盆裡再次找到那套黑色的內衣,而且在家裡,我的目光也是間歇性的跟隨著媽媽移動,媽媽的臉,媽媽的手,媽媽的腰,媽媽的臀,媽媽的腿,媽媽的一切……
  我的媽媽,只是一位普通的婦女,可能是生我比較早保養得當,34年的歲月在她的臉上沒有留下太多皺紋。一頭美麗的黑色秀髮垂到胸口,溫暖明亮的黑色眼眸,修長結實的長腿,1 米64的身高卻生下183 的我,難怪站在一起經常被鄰裡取笑是姐弟。
  我的父親,只是普通的企業員工。和我平凡的臉一樣,他也只是個平凡的人,要說唯一的優點話,可能就是固執,差點說就是死心眼,一心為他人,別人公司裡有麻煩的事都是閃避不及,他卻迎難而上。不是今天替人值晚班就是,明天幫別人出差。所以大家對他的評價統一是:好人……
  這不,今天明明是這個好人的生日,這個好人卻要幫別人出差兩天,還一副理所應當的表情。出門前還隨口說:你們倆自己先吃就好,不要浪費了,等我回來再補你們一頓。大家都不容易,我能幫就幫。氣的媽媽差點把一桌飯菜給掀了。
  大罵道:活該你有福享不了,然後發誓一周不和他說話雲雲。
  夜裡9 點,我就早早把媽媽哄去睡覺,畢竟我知道她今天為了這頓晚飯,早上6 點多就出門採購食材了,為了就是能一家人好好吃頓飯。誰知道父親關鍵時候掉鏈子。于情於理我都覺得這次是父親做的不對。在父親走後,媽媽一個人就在飯桌上幹了一整瓶的紅酒,然後一手拿著酒瓶,一手扣著我的脖子,坐在我身上數落著父親的不是。雖然滿身酒氣讓我感覺不適,但是溫軟的坐在我身上時,我卻十分激動,不僅僅是媽媽身上那股被酒氣掩蓋住的淡淡的體香,和那時不時對碰的胸部,最重要的是,我從媽媽V 領的上衣領口向下看,看到了我夢寐以求的那套黑色內衣!!!
  此刻我多麼希望媽媽能這套內衣換下,這樣晚上我就能用這套內衣好好享受了。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媽媽不僅沒有停下的意思,反而在我沒注意的時候幹掉了第二瓶紅酒。看著醉眼惺忪的媽媽,我無奈的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終於在晚上10點,我收拾好一切,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自己房間,打開電腦,準備享受今天最後在時光。父親出差,母親酒醉,冒險一點戴上耳機看A 片,應該沒什麼問題。正當我這麼想還來不及擼的時候,隔壁突然傳來開門的聲音,嚇的我趕緊關掉螢幕,輕手輕腳的打開房門,就看到媽媽走進浴室裡,我不禁輕聲叫:「媽,你在幹嘛。」
  媽媽回過頭,眯著眼笑著說:「啊,臥室浴室裡的沐浴液用完了,出來拿一下,你快去睡吧,不用擔心我。」
  我看她踉踉蹌蹌的怕她摔倒趕緊上前:「就別洗了,明天再洗吧。」
  媽媽卻倔強的搖了搖頭,迷迷糊糊的說:「我才不要,那個沒良心的沒福氣享受,我就算為了自己也要打扮的漂漂亮亮……」
  我當她只是在說氣話,我趕緊給她拿了沐浴液,叮囑了幾句就趕緊送她回房,然後就回到電腦面前。這時候我才回想起來,如果媽媽去洗澡了,那那套黑色內衣就會換下來……致命般的誘惑……
  【這跟本無法拒絕!這是天賜的機會!】我默默的對自己說,我趕緊跑到父母臥室門前,把耳朵貼在門上,靜靜的聽裡面的動靜。
  【要有耐心!要有耐心!】我給自己打氣。機會就一次,要把握!
  11點半!沒有激起我的困意,反而讓我更精神了,因為我感覺到我今晚絕對有很大的收穫。而門就算裡面沒有了聲音,我也忍耐著。在多等了半個多小時確定裡面沒有太大的動靜之後我,我終於輕輕的推開了母親的房門。眼前的一幕,卻讓我口乾舌燥的一幕——穿著橘紅色的半透明的蕾絲睡裙的媽媽,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這場面衝擊著我的視野,讓我直接忘記了進來的目的。
  半響之後,我突然想起父親走之前媽媽說的福氣是指這個呀,果然是好福氣,父親沒法看到真是可惜。想到這我突然有種獨佔的快感。可當我按照原來想法去拿內衣時候,我發現我根本移不開眼睛。滿腦都是這橘紅色的身影,這身影簡直讓人欲罷不能,不知不覺的靠近,當我反應過來時,右手已經摸到媽媽的左大腿了,我一個激靈立刻把手收了回來,蹲了下來,就怕被媽媽發現。不知道是熟睡了還是酒精的作用,媽媽並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只是輕輕的打呼著。
  後來回想起來,這時候我應該已經精蟲上腦了。當我看到媽媽沒有任何醒來的徵兆的時候,這時的我已經分不清是膽量和是慾望的指使,我再一次將手放在了媽媽的大腿上,而這次,是雙手。
  可能是剛洗完澡的原因,媽媽的大腿摸過去十分順滑,仿佛有磁力般將我的雙手牢牢的吸在上面。這對修長大腿很有肉感,卻不想贅肉一般軟趴趴的,而是又結實又光滑,這可能是媽媽週末有去健身房的原因吧,如果有可能我真希望能看見媽媽這雙腿穿黑絲襪或者吊帶襪的樣子,想想都讓人感覺激動不已。接下來是媽媽的雙腳,雖然我不是戀足癖,但是看到媽媽的雙腳時,突然有種想被踩踩看的感覺。我趕緊打消這種念頭,媽媽腳底可是怕癢的,把她弄醒可不好了。
  轉過頭去,就看見大腿的根部,宛如向黑森林一樣迷人,然而卻不是一片密密麻麻厚重感的感覺,是有著誘人的輕柔,剛好覆蓋住私處的面積,雜亂卻又不失整齊。偶爾有一兩根淘氣的出內褲包裹處偷偷露出來,顯得更加妖嬈!看到這裡我不禁無聲的大口喘了喘氣,顫顫巍巍的將手放上去:蕾絲的內褲加上陰毛的柔刺,根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這麼簡單。光滑的觸感上帶一絲微微的粗糙感,不知道是蕾絲花紋呢,還是陰毛。再加上私處傳來的絲絲的熱氣,感覺我就要把持不住了!
  這時,突然媽媽似乎感覺到了瘙癢,左手輕輕的伸過來撓了撓腹部,我一下子就回神了。
  【不行,時間不多,免得驚醒媽媽,要速戰速決】我往上看去,媽媽似乎撓完之後就繼續沉睡,而我看到了我今晚最後的瑰寶——媽媽的乳房。
  可能是平躺的原因,乳房卻不像平時那樣驕挺,但卻一如既往的迷人。睡裙下的乳房並沒有像平時一樣被胸罩包裹著,反著坦蕩蕩的在那驕傲的駐立著。並不大的乳暈包圍著小小的乳頭,雖然不像小說裡常寫的草莓色,但也不會相差甚遠。我想口感應該很棒吧,想到這裡,我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我慢慢的將手伸過去,想要握住這飽滿的果實,然而在我觸碰的一瞬間,媽媽一個翻身差點把我帶下床去。結果我失去了握住果實的最後機會……也失去繼續探索黑森林的機會……
  【可惡!就差一點點。】我心裡不斷的抱怨自己為什麼不果斷些,似乎認命般放棄目標。但我的下身卻仿佛不知道情況的,一點都沒放棄的樣子,一直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
  不死心的我繼續振作,決定用媽媽的手幫我套弄。
  十指修長,關節處有些粗糙,可能就是平時做家務時候落下的,相反,手背卻很光滑,應該是平時護手霜沒少用吧。指甲修剪的很整齊,九個指頭都有塗指甲油,就單單右手中指沒有塗……我突然想起網路上一個傳聞……
  【媽媽平時不會是用右手中指自慰吧?!】我有些吃驚的想道。
  【很有可能,這就說明了之前媽媽內褲上的白色痕跡的原因了。恩?等等,這麼說來,我們母子那天各在各的房間裡自慰!!只是隔著一座牆!一扇門!】想道這裡,我的下身,更加堅硬了。
  脫下內褲,我輕輕抓起媽媽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肉棒上,緩緩的套弄起來。
  【天哪!明明只是手,明明只是手而已,換一雙,怎麼會這麼舒服!】我漸漸的加快了套弄的手速。
  就猶如自己給自己撓癢自己卻沒有癢意,別人來撓卻癢的死去活來。簡單套弄用別人的手,效果差別這麼大!漸漸的我將媽媽的手越握越緊,當然我得到的快感也越來越多。我不禁想發出呻吟,卻害怕吵醒媽媽,只能緊緊咬住自己的下唇。
  【果然媽媽的手就是不一樣,比自己的舒服多了!這還是我自己控制的,要是有一天,有一天媽媽主動幫我弄,那不是更舒服?!!!】在享受快感的同時,我沒經過腦子的心裡奔出這麼一句話。然而在這時,我哪裡還有心情去理解自己想了些什麼,全身的神經仿佛都集中到了肉棒上。
  然後我即將到達爽意的頂端時,我卻停下了。
  【不行。不行。不行。這樣去了就太可惜了,明明是第一次這麼舒服,我不要就這麼結束。】我強忍著,即將到達的頂峰的快感,強迫自己停了下來。
  【哪裡呢。哪裡呢。還有哪裡呢?】我喃喃自語。
  【陰道和胸部是不可能的了。腳?不行。嘴巴?算了,媽媽今晚喝這麼多,等下弄醒吐了反而更糟。】這時的我都有些坐立不安了,最後我找到了目標。
  【臀部!】說到臀部,其實並不是想要菊花。畢竟在沒有潤滑的情況下,插入。一定會造成疼痛,這時媽媽一定會醒來,到時候一切都完了。
  這些我當然都明白,於是我弓身側躺到了媽媽身後,用堅硬的肉棒,慢慢在臀溝裡摩擦。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媽媽今晚穿的是丁字褲。
  【原來福氣不僅僅是指睡裙呀,還有這個驚喜呀!】我突然想到今晚父親沒有福份享受這些,而我卻有!想到這裡,我的肉棒更加堅挺了。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今晚這些都是我的!】我一邊喘氣著一邊在臀溝裡摩擦著。
  【媽媽的臀部好翹呀,用的我肉棒留下我的氣味吧!留下我的印記!】我心中不斷的怒吼著,身下也不斷的摩擦著。像永動機一樣,不停的摩擦著。
  左手也情不自禁的握住了媽媽的左半邊臀部。母親的臀溝猶如一把大鎖,將我的肉棒牢牢的鎖在上面,一次又一次的摩擦,都猶如人魚歌聲般讓人沉迷其中。
  【臀部好翹呀,好結實呀。臀部的肉緊緊的夾住我的肉棒,這感覺太幫了!
  可能陰道感覺會更棒,可能用嘴感覺也不錯,但是現在這已經是我人生有史以來最舒服的時刻了!!】可能是之前就已經體驗到了快感,短短幾分鐘之後,我的身體又開始發燙髮熱,繼而我真正的抵達了快感的頂峰,射出了幸福的精子。
  而就是這一瞬間,就有兩個念頭就閃現在我的腦海裡。
  【太爽了!】
  【不行,會留下證據的!】所以在射的一剎那,我趕忙抓起內褲擋住了精液橫溢。但還是有些射的太猛,粘在了媽媽的臀部上。
  【該死,趕緊擦掉。】我慌慌張張用內褲,在媽媽的臀部上抹去精液的痕跡。
  在抹去痕跡的同時,我心中突然湧出一股自豪感然後是羞恥感。對,自豪感在前面:我在媽媽身上射了!!羞恥感:我這樣子太不應該了!!!
  但不管是什麼感覺,都讓我有了深深的滿足感!!!
  將一切都打掃完畢時,我才發現媽媽含著右手食指,還在繼續的沉睡著。看著這一幕我突然有種惡作劇的想法:將媽媽的右手從嘴裡拔出來,食指上沾染上精液,這樣媽媽就會不知不覺的吃進我的精液了吧。
  做完這些,可能感覺還不夠,趁媽媽換姿勢的時候,將精液抹在媽媽的雙唇上和陰蒂外側的內褲上。
  這時候可能我已經有些瘋狂了,但是我卻絲毫沒有膽怯,絲毫沒有後悔。
  當一切都結束後,我打開空調換氣模式後就離開了房間,離開前我還看到了我最初的目標——那套黑色內衣,但我想我已經用不到這個了,至少近期不用。
  第二天早晨,我被洗衣服的響聲吵醒。昨晚在享受完後,我回房倒頭就睡。
  大清早被吵醒,讓我一些煩躁,但是感覺到是自己家陽臺傳來的聲音後,這種煩躁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愉悅感。
  我走到陽臺,果然看見媽媽在那洗內衣和睡裙。即使她背對著我也會知道,因為我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臉盆和臉盆裡的那一抹橘紅色。
  即使是站在後面,我也能想像到媽媽滿臉通紅的樣子,因為就算站在她的身後也能看到她赤紅的耳朵。我很肯定我沒有留下證據,所以大概是媽媽以為自己欲求不滿,昨晚做了春夢了吧。
  我暗自笑了笑,決定不去打攪她。
  今天是父親出差的第二天,父親生日聚餐半途中被人叫去替班。之前我還希望父親早點回來給零花錢給我。但經過昨晚的事,我反而希望父親能多出差一陣子。
  但是現實是上午父親打回電話說,工作比預計的提前完成。可能今晚就能到家。聽到這個消息,我除了失落還是失落。但我也明白,媽媽不可能兩個晚上都喝醉的。所以,我想近期可能還是要靠媽媽的內衣救急。
  父親果然如上午所言,晚上就到家了,但也已經接近深夜12點。等他們倆回房後,我死死的將耳朵貼在他們臥室的門上,不知道為什麼,我不希望他們今後還繼續做愛。一股強烈的控制欲佔領了我的內心。但事實證明我想多了,無論是父親疲憊的身體,還是母親還在生氣的緣故,我在門口斷斷續續只聽到了父親的道歉,和討好聲,並沒有其他什麼聲音。一段時間後,房間內就安靜下來了。我他們是睡著了。
  後來想想其實在此之前他們也很少行房事。無論是父親木頭般的性慾,還是隨時待命的工作,都可能是媽媽對父親不滿的地方,所以才在父親生日買了情趣睡衣和丁字褲。可這一切都讓父親自己毀了,媽媽怎麼可能不生氣。
  距離下次有這種性趣和機會,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當明白這些後,我也是暗自笑了笑。
  然而父親的機會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來臨,但是對於我的機會到是馬上就來了。
  這個時間就是父親出差回來後的第六天,在父親出差前,媽媽抱怨說要一周不說話,雖然我知道這是媽媽幼稚的威脅,只要父親稍微服軟,說說好話,哄哄她,兩天就和好了。但是父親就是木頭,除了出差回來的當晚,說了一些抱歉的話,剩下的時間裡不是看股票就是看工作上的資料,在家除了吃飯喊的時候會應一聲,其他時候都是一個人自顧自的行動,媽媽就是想原諒他也沒機會。
  於是兩個人就這樣憋的過了六天,馬上就七天了,正好是週末,父親午飯後剛決定晚上把上次生日遺憾的那頓補掉,本來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但是下午公司就來電話,說一個同崗的員工小兒子生病走不開,讓父親頂替一下自己的工作,頂替到第二天中午就行。
  父親一聽人家小兒子病了,趕緊拍拍胸脯保證完成任務,讓人家趕緊回去照顧孩子。這邊剛接完活,回頭就栽進書房準備工作資料,順便叫媽媽準備宵夜。
  氣的媽媽隨手裝了午飯的剩菜剩飯給他。而父親卻一頭栽在資料了,看也不看,就回答知道了,然後就沒聲音了,媽媽對於父親這樣的態度,也是無奈的離開了書房。
  晚餐時間,父親還在整理資料,在媽媽抱怨的喊聲中,匆匆來到飯桌前,猶如風捲殘雲般迅速解決了飯菜,急急忙忙幹下一碗湯,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家門,留下目瞪口呆的我和習以為常的媽媽。
  面對父親的作為,我也無法說些什麼,他是一個好父親,給我了溫飽舒適的生活。他是一個好員工,把自己大部分的時間都獻給了工作。但他卻不是一個好丈夫,燈火闌珊時候卻無法陪伴在自己愛人身旁。
  可能是因為父親的原因,媽媽也是默默的吃飯,我也不敢說些什麼,好笑的是明明是一家人的晚餐時間,卻顯得冷清安靜。
  飯後,媽媽一個人默默的收拾飯桌,我無法忍受這種氣氛,吃完飯我就趕緊躲回了自己的房間,一個人無聊地玩著電腦遊戲。心中期望今晚趕緊過去,或者是父親趕緊回來,媽媽現在似乎就是處於暴風雨前的寧靜,如果無法好好安撫,就有可能爆發。想到這,我默默的為父親祈禱……
  「明,你看到我冰箱裡敷臉的東西了嗎?」可能是媽媽心情的原因,她門不敲的直接走進來詢問我。
  「什麼樣的?」現在正是氣頭上的媽媽我當然不敢問她為什麼不敲門就進來,而是趕緊回答。
  「用碗裝的,像米糊樣子的,又有點粘,乳白色的。」
  「哦,那個呀,我感覺有點難聞,就放在冷藏室下層了。」
  「什麼叫難聞,那是我好不容易從回國的美容師朋友那裡要來的,親眼看她現場用了好幾種植物精華成分調和而成的,對臉皮膚很好的,也有助於人進入深度睡眠的,我求了好久才給我了一小碗。」看我似乎有貶低她寶貝的樣子,媽媽顯得有些生氣了。
  「好好好,是是是,我知道,那你趕緊去敷臉吧,今晚爸爸不在,正好有時間,沒人能打擾你。」我剛說完這些,心裡就發涼,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別提那個沒良心的。」媽媽大聲的叫道。
  「一天到晚只知道埋在電腦裡,資料裡。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說完,媽媽就氣衝衝的回到自己房間去了。留下了哭笑不得的我。
  ——————————————
  「終於通關了,肚子有點餓呀。」我看看了電腦右下角,發現已經是半夜1點30分了。
  「啊,媽媽肯定把剩菜倒掉了吧,算了去廚房看看沒有速食麵吃吧。」說完我就起身向廚房走去,經過媽媽的房間時候,發現了從門縫裡透出的光亮。
  【這麼遲了媽媽還沒睡嗎?】我心裡這麼想著,輕輕的推開了門。
  房間裡,媽媽靜靜的躺在床上,若有若無的呼嚕顯示她正深深的沉睡著,門縫裡的光,就是從床頭櫃上的小燈射出的。
  【這藥效也太好了吧,媽媽還沒抹去藥膏就睡著了。】看著媽媽滿臉嫩白藥膏,我心裡不禁苦笑道。
  「媽媽,媽媽,醒醒,醒醒呀。」按媽媽的口吻來說這藥膏應該很珍貴的,要是這樣浪費她醒來應該會心情很差吧,我趕緊想把她搖醒,可是搖了半天也不見媽媽要醒來的樣子。
  【算了,趕緊幫媽媽拿紙抹去吧,就算是面膜也不能過夜吧。】我無奈的想。
  就這麼想著,我拿上床頭的抽紙,慢慢的幫媽媽擦去臉上的藥膏。當我擦到一半的時候,可能弄癢了她,媽媽撓了撓臉,翻了個身,接著,我就看到兩顆豐碩的果實!
  今晚,媽媽沒有穿那件誘人的橘紅色睡裙,只是穿的是一個普通的香檳金色的真絲睡衣,當然也沒穿著胸罩,可能是想做完敷臉就去睡覺吧。而我進門就只關注媽媽的臉,所以沒留意媽媽的衣著,當她翻身後,我從上往下看,胸前豐滿的果實仿佛爭前恐後的堆擠在媽媽的胸前,讓我有些口乾舌燥。
  而在昏暗的床頭燈的燈光下,整個房間仿佛充滿了曖昧的氣息。
  「媽媽……」我咽了一口口水,低聲的低吼道。
  仿佛是覺得還不夠誘惑般,媽媽的左手向胸口撓去,幾下下來,竟把胸前的幾個扣子給撓開了,這雙果實的真面目終於暴露在我的眼前!白白的,嬌嬌的,挺立在那裡似乎訴說著它的彈性。而果實上的那一點,顯得又尊貴又滑嫩。
  這一點,就像是壓倒我理智的最後一根稻草般,將我深深的吸入其中!
  我顫抖的雙手,猛的一下就握住了這對雙峰,似乎是受到了刺激,媽媽小聲的呼了一口氣,嚇的我趕緊放開手躲到了牆角中。
  而媽媽似乎並沒有醒來,只是條件反射受到刺激的反應。一會兒,就又傳來輕輕的呼嚕聲。這下我才放下心,慢慢的靠近床邊。
  有了剛剛的驚嚇,我慢慢冷靜下來了,但看到胸前那對果實,我還是無法放棄。默默給自己打氣之後,我又一次將手放在媽媽的乳房上。
  這一次,我當然沒像剛剛那樣用力,而是溫柔地慢慢撫摸。這對果實很柔軟,也很滑嫩。明明知道只是一堆脂肪,但卻對它迷戀不已,我想其實就是從古時候就植入男人基因鏈裡的迷戀吧,從來沒有一個男人能抵抗女人乳房的誘惑。
  我輕輕的撫摸著,時不時的刺激一下乳房上的乳頭,明明一開始像沒精神的樣子,在撫摸下竟然慢慢的抬起了頭,嬌挺在那。而乳房的形狀隨我的雙手,隨意的變形著。豐滿的乳房像充滿水的氣球,在力的作用下,變換著各種各樣的樣子。
  【好爽!摸著媽媽的乳房好爽,這是乳房,是乳頭,是奶子。我小時候就是吸這個長大的嗎,太讓人羨慕了,小時候的我!】想到這裡,我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想要像小時候一樣吸允著這豐滿果實的果汁,但我還是放棄,且不說會不會留下水漬證據,要是吵醒媽媽,就得不償失了。
  【可惡,為什麼是側躺呀,這樣我就不能試試乳交了。】看著這豐碩的果實,我就不禁拿它和小電影裡別的女優的胸部對比,最後還是放棄了,畢竟像那種猶如填充物的胸部,現實裡可不常見。
  然而,手裡舒服地握著溫熱的果實,下身卻抗議般火熱而又堅挺。這使我有些煩躁,一不小心手就有些用力了,力度大的媽媽嬌呼了一聲了。這一次,我沒有躲起來,因為我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兩次嬌呼讓媽媽的嘴有些微微張開,我壯著膽子捏著媽媽的鼻子讓她的嘴張的更大些,然後,慢慢的將肉棒插進媽媽的嘴裡。
  瞬間!
  就體會到從來沒體會過的快感!
  一股溫熱氣息噴吐在我的龜頭處,龜頭處才剛剛進到媽媽嘴裡,上下牙齒輕微的觸碰著龜頭,宛如被媽媽咬含住了一般,就只是這麼一點點的觸碰,卻讓我興奮不已。
  慢慢的將肉棒繼續往前推進,一股略帶潮濕的感覺包圍住了龜頭,於上次用臀溝的感覺不同,上次臀溝是光滑,光滑的時候又有緊繃的感覺,而口腔卻不是,口腔帶著潮濕的感覺,卻不會讓人感覺討厭,絲絲口水更有潤滑的作用,這讓我覺得龜頭更加脹大了。我雙手輕輕固定住了媽媽的頭,輕輕的將我的肉棒來回抽插,美妙的快感瞬間淹沒了我的理智,使我想將肉棒插進更深的地方,正當我想繼續前進的時候,突然看到媽媽的眉頭稍稍皺了一下,我感覺不妙,似乎是我一下子推進的太進去,嗆到媽媽了。嚇的我一下子就將肉棒抽了出來,抽出來後,媽媽就立刻咳嗽了幾聲,抿了抿嘴,然後轉了個方向繼續睡著。
  我暗自慶倖自己反應迅速,但是已經嗆住媽媽一次,就已經不敢繼續插進媽媽的嘴裡了。
  【看來只能再用媽媽的內衣解決了。】對於這樣的結果,我只能苦笑。明明以為近期不再需要了,沒想到這麼快又用到了……我慢慢地移動到床尾,找到媽媽脫掉的內衣,放在自己的肉棒上慢慢套弄,一邊套弄著一邊回憶剛剛在媽媽嘴裡的觸感,慢慢就要達到高潮了。
  【媽媽,媽媽,我插了你的嘴,插了你的屁股。又滑又爽。你的嘴濕濕的,滑滑的,總有一天我要射到你的嘴裡,你的菊花裡,你個子宮裡!!】我一邊套弄著一邊在心底低吼著。
  即將高潮射精的時候,我瞄到媽媽臉上殘留的敷臉藥膏,我情不自禁的將肉棒對準了媽媽的臉,低吼著,將我生命的精華射在了媽媽的臉上。
  【呵呵,媽媽,這才是珍貴敷臉藥膏,帶蛋白質,帶營養哈,保證你的臉光滑亮白。】我一邊射著一邊想著,在射完後,發現龜頭處還殘留著一些精液,於是靠近媽媽的嘴,將它們抹在了嘴唇上。
  沉睡著的媽媽好像感覺嘴上有異物似的,條件反射拿抿了抿嘴,拿舌頭舔了舔嘴唇。看到這一幕,剛軟掉的肉棒又有雄起之勢,我趕緊甩甩頭趕走心裡的幻想,悄悄的離開了媽媽的房間。
  ——————————————
  第二天,媽媽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覺得臉上藥膏味道不對勁,而我顧左右而言他,推脫了是藥膏隔夜的味道,好在這時父親回來了,我就把風頭指向父親,大誇媽媽敷臉後皮膚細膩光滑,木頭的父親總算開了一次竅,頻頻誇媽媽臉白光滑。而媽媽也在我們的讚美聲中忘記了初衷。
  ——————————————
  接下來的日子,就顯得平淡了。媽媽好像是又受到了朋友的影響,時不時的就跑去美容院或是瑜伽館。父親也是整天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值班。家裡大多情況下只有我一個人,而就是因為父母最近白天都不在家的原因,家裡的我也就像脫韁的野馬,肆意妄為,隨意熬夜,三餐不定。有時醒來天亮的,有時醒來天黑的。自由散漫,過的十分愜意。父母偶爾發現了也會說我兩句,但是我都用暑假快結束為藉口,他們漸漸的也接受了,只是叮囑我要注意身體,開學要轉變回來,我就隨口應了。
  這天醒來,發現家裡又是沒人,但也習慣了。一個人隨便將飯桌上的剩飯熱了一下吃了,就打算繼續沉迷在電腦遊戲裡。然爾,在遊戲裡連輸幾把,搞的自己火大狂躁,就放下電腦跑到陽臺透氣。
  站在陽臺,呼吸著新鮮的空氣,慢慢的將自己的身體放鬆,慢慢的心情也平復下來了,站在陽臺,突然想起了三星期前第一次接觸媽媽的內衣,不禁有些無奈,那一次最後還裸體出現在媽媽面前,媽媽竟然嚇得叫得像小女孩一般,想到這裡就覺得好笑。從那以後,我就沒有把媽媽單單當成一個母親的存在,而加入了女性的含義。這種背德的羞恥感,禁忌的快感,都讓我深深的迷戀。
  想著想著,平靜的心又狂躁起來了。我起身向洗衣機看去,可惜的是,那個曾經的臉盆並沒有我想要到東西。八月的天氣又這麼熱,媽媽一定是洗好曬乾就收好了,可惜呀。
  陽臺既然沒有要的東西,我就打算進到媽媽房間裡去找找。
  房間裡我打開媽媽的內衣櫃。果然,都只有乾淨整齊的內衣褲。一件件被媽媽洗得乾淨柔軟,帶著陽光和肥皂的香味……
  「可惡,我才不要這些味道,我要的是媽媽身上的味道。那樣才有感覺。」我自顧自的抱怨起來。
  「算了,沒辦法,誰叫我憋的難受,將就吧。還好,最喜歡的黑色這套還在。」似乎是想說服自己,我自己拿出了媽媽黑色蕾絲的內衣,將頭深深的埋入其中,想尋找那一絲的味道。
  「媽媽……恩……哼……媽媽」下身,用那條媽媽的內褲裹在肉棒上,有節奏的上下擼著。
  「媽媽……媽媽的味道,媽媽……我要操你,像那個晚上一樣,操你的屁股,操你的嘴,摸你的奶子,我要射在你的陰道裡,我的精子會填滿你空虛的子宮的!!」開始我是低吼著,慢慢著越來越大聲,大到連我都不信,漸漸的,我忘乎所以,一個人在媽媽的臥室裡擼管。一個人沉醉在性慾的世界裡。任何事,任何人都無法打攪到我。
  然而卻有個聲音猶如晴天霹靂般,把我從那個世界拉回到現實。
  【手機?!!!!】我嚇了一跳。
  【不是我的,這個鈴聲我的,是?……是媽媽的!!!】當我意識到這是媽媽的手機鈴聲後,我更害怕了?!
  【在哪?在哪?在哪?】我翻遍了整個房間也沒找到。仔細聆聽聲音來源之後,我才發現這個聲音是出門口傳來的。
  我顫顫巍巍的打開房門,卻發現沒有人在,只有媽媽的手機在地上響著。我再三確認家裡沒人之後,才慢慢拿起電話,發現上面顯示的是父親的名字……電話始終沒有掛斷的意思,一直響著,猶豫再三,我還是接聽了電話。
  「拿到了嗎?」剛接起來,電話那頭傳來父親的急迫的聲音。
  「喂。」我有點心虛的回答道。
  「嗯?明怎麼會是你?你媽呢?不是回家了嗎?」父親有些困惑的問。
  「回家?!!!你說媽媽剛才回家了?!!」我大聲的反問。
  「是呀,你媽打電話給我說鑰匙沒帶,怕你還在睡覺聽不到,就拿著我的鑰匙回家拿自己鑰匙了,我還順便叫她把我桌上的檔袋帶來。她不是自己拿著手機麼?怎麼會在你那?」
  「怎麼會……」聽到這些,我感到頭暈目眩,如果媽媽剛剛回來了,如果媽媽手機不是忘記帶了。那剛剛,媽媽可能就在門後……
  「喂喂喂,聽得到嗎?」可能我太久沒回聲了,父親連叫了幾聲。
  「我在,我在!」我趕忙回答。
  「唉,你媽回去一趟不會又把手機落家裡了吧。算了算了,回頭我和她說下。就這樣子吧。」說完父親就掛斷電話了。
  而我,一個人,卻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晚上,父母沒回來吃飯,父親是因為工作,母親……就不得而知了……
  ——————————————
  9 月1 日,全天下所有學生的噩夢。
  暑假終於過去了。只從那天那件事發生之後,我就感覺媽媽對我的感覺有些怪怪的,當然,我確定了那天媽媽在門口聽到了我用她內衣自慰和自慰時喊的話,嘴明顯的表現在於:父親不在家的時候,媽媽也經常出門。在家裡我經常感覺有目光在跟隨著我,回過頭卻沒有發現什麼。有出門的話,媽媽也開始將臥室的房門鎖了,經常半夜洗衣服,然後快速烘乾。這些都減少了我再次獲得媽媽內衣和獨處的幾率。
  我明明都知道是自己惹的禍,但還是很失落。
  就這樣,看似平靜的又過的兩周。
  ——————————————
  這天,父親突然找到我說,最近工作壓力大,睡眠不好,找朋友要了小半瓶安眠藥,讓我晚上睡覺前給碾碎泡成藥水送到書房去提醒他吃,不然他工作著就又會忘記吃了。
  我也沒說什麼就點頭答應了。
  ——————————————
  晚上10點,我把藥水送到書房,看見父親還在工作,就將藥水放在書桌上對父親說:「我把藥水送來了,趕緊喝了睡覺吧,你不是睡眠不好嗎,太遲睡就更不好了。」
  父親目光沒有離開資料就點點頭說:「知道了,你就放在那,自己快去睡吧,明天還要上課呢。」
  【明天是週末。】我在心裡抱怨道,對於工作到都忘記日期的父親,我也沒去更正他,放下藥就回房間了。
  而在回去的路上經過客廳,我碰到了媽媽。
  媽媽看到我顯得有些吃驚,眼神有些閃避,有些結巴的問:「你……你爸呢,在……在裡面嗎?」
  「在裡面呢,我回房了。」我匆匆回答後,就迅速向自己房間走去。耳邊隱約傳來父母的談話——
  「你怎麼還不去睡,你最近不是睡眠不好嗎」這是媽媽的聲音。
  「啊啊,我知道了,這裡這段做完就去睡了,你先去睡吧。」這是父親的聲音。
  「每天都是到淩晨才睡,每次進來我都被你吵醒了,你晚你再這麼遲進來,我就像以前那樣把門鎖了,你自己睡書房把。」
  「好好,我今晚會早點的。」
  「真是的,怎麼說都不聽,不管你了,渴死了,這杯水我喝了」
  媽媽似乎把父親的藥水喝了?
  「怎麼有奇怪的味道,這水不會是放了幾天了吧。」
  「啊,你怎麼把這喝完了,這是我叫明給我泡的,朋友給我的安眠藥呀,本來我晚上要吃的」好像是直到媽媽喝完藥水,父親才反應過來抱怨道。
  「明給你泡的?誰叫你自己不看好,算了,我再幫你泡一杯吧。」
  「嗯,你趕緊去睡了,你喝了這藥一會困了。」
  「那你也早點喝了睡覺,我泡好了就放在這了。」
  「行,知道了。」然後家裡就安靜了。
  ——————————————
  11點45分。週末的夜裡,我總是一個人玩電腦到深夜,不然就是像現在這樣在看A 片。
  「可惡,最近都沒時間擼,都硬成這樣了。」我看著堅硬的下身,無奈的說。
  「啊,好像抽紙沒了,媽的,又得這樣不上不下的停下來出去拿。」
  「可是這樣我怎麼出去呀」下身勃起將褲子頂起來,顯現的很明顯。
  「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試試看好了」我輕輕打開房門,看看書房還有燈光從門縫裡傳來,原本以為父親還在工作,但是靠近一聽,父親震耳的呼聲迎面撲來。我本打算叫醒父親去臥室睡的,但考慮到父親好不容易睡的這麼熟,還有自己的勃起的下身,我就放棄了這個想法,反正父親不是第一次在書房睡覺了。
  我躡手躡腳的從浴室裡拿回抽紙想回自己房間去,但當我看到父母的臥室時,我鬼使神差的打開了房門,我也不明白做的目的,也許只是太久沒見到那個房間了,也許我又想偷一條內褲擼管,也許……
  房間如夜一樣,安靜,昏暗,床頭的小燈,繼續散發著黃昏色的淺暗燈光。
  床上,媽媽,安靜著睡著。
  床頭邊上的椅子上,有件胸罩,這時,我才想到,這也許就是我進來的目的。
  我慢慢向椅子移動,眼睛看著媽媽,生怕她突然醒來,然後我就忍不住想給自己一個巴掌:蠢貨,今晚媽媽和父親都吃了的安眠藥,怎麼可能醒過來。
  怎麼可能醒過來……怎麼可能醒過來!!!!
  這幾個字一直在我腦子裡回繞,我終於知道我當初莫名的想來媽媽房間的真正目的了!
  是的,也許我一直在等這種機會,也許我一直在期待著這種時間。我一直在期待著和媽媽真真正正的做一次愛!!!!
  想到這裡,我勃起的下身更加堅挺了!
  我爬上媽媽的床,一點一點的向媽媽靠近,慢慢的越來越近,終於我俯身來到媽媽身前,看著身下迷人的媽媽,紅豔的嘴唇,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
  柔軟,溫和,帶著鼻子呼出的溫熱氣息和那一絲絲仿佛是錯覺般的蜜甜。這就是我第一次吻到媽媽嘴唇的感受。這感覺讓人欲罷不能。
  媽媽嘴唇的滋味仿佛是我情感的化學反應劑一樣,一下子衝破了我理智的防護欄,連帶著壯大我的膽子。
  吻著媽媽的嘴唇,本想著再次入侵媽媽的口腔裡,但是右手已經摸尋到寶藏,右手慢慢向下移動著,解開束縛乳房的睡衣衣扣,一把就將它抓住!熟悉的觸感再次刺激我的神經。讓人沉醉,迷戀的乳房再次出現在我的眼前。
  雪白的乳房,如絲順滑,這一刻,這個寶藏只屬於我一個人!乳房隨著我的右手揉捏隨意的變形著,無論怎麼摸,怎麼捏,都像牛奶果凍般,有彈性,有滋味。隨著我的揉捏,乳頭像才發現現狀一樣,慢慢的挺立起來了。
  像蛋糕頂端草莓一般,顯眼而又驕傲的挺立起來了。
  這時,我立刻放棄了媽媽紅豔的嘴唇,將媽媽的上衣扣子全部解開,媽媽美妙的上身玉體就全裸的出現在我面前,我一口就將這顆「草莓」含入口中。
  這時,我似乎聽到了一聲沉重的嬌呼和喘息,但再聽,除了我自己興奮的喘息外就沒有其他聲音了。而我,卻不去考慮其他的,眼前的美味才是最重要的!
  順滑的乳房,挺立的乳頭,讓想一直一直沉迷下去,我將整個頭埋在媽媽的胸口上,左右雙手各握住一個乳房,不停的揉捏,用這個乳房摩擦著自己的臉頰,鼻子裡一直迴圈著媽媽淡淡的體香和乳房獨特的奶香味。讓我不禁再次吸允起來。
  平時端莊的媽媽,現在就躺在我的身下,即使沒有意識,即使不是自願的,但已經成事實!這就夠了!媽媽今晚是我的!
  雙手已經不滿足開始這樣的慢慢揉搓了,雙手的力道已經慢慢加強,手掌也越張越大,猛的一把抓住乳房,乳房白皙的乳肉仿佛要出手指間隙間溢出。
  媽媽乳房像是認輸般被雙手擠壓下去,隨意揉捏,但又像不堪屈服般,用力反抗著抵住我雙手,如彈簧般。乳頭堅挺的觸感,強烈的刺激著我的手掌中心,抬起手細細嗅一下,雙手已經被媽媽乳房濃鬱乳香的氣味所感染。
  今晚這點福利當然不能讓我停下,我已經決定今晚突破最終防線。
  我從媽媽的乳頭一路往下親,終於親到腹部,下巴已經感覺到了媽媽陰毛的摩擦感了。我知道,最終的通道就在這片森林下。
  我摸著這片森林,可惜的是,今晚媽媽穿的不是丁字褲,但也是一件帶蕾絲透明的深藍色內褲,我的雙手向媽媽的腰伸去,我想要,拔掉媽媽最終的壁壘,直達媽媽的身體的深處!
  可惜,雙手摸到了內褲的邊緣,想要脫下卻很不容易,似乎是老天在開玩笑一般,無論我怎麼努力,媽媽的內褲都脫不下,只能卡在腰間。我很想把媽媽的屁股抬起來,但是卻好像有人阻撓一般,媽媽屁股毫無抬起來的症狀。
  無奈我放棄脫下內褲的想法,直接撥開內褲襠部部分,就看到了那美麗森林下的潮濕狹小的通道。
  通道的上方,懸掛著一顆豆子,猶如通道的夜明珠一般。雖然是處男,但是幾年的A 片生涯,我們這輩的孩子,早就接受過來自島國的健康教育了。我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於是,我大拇指與食指捏住了它,這時媽媽身體似乎抖了一下?
  睡眠中也會有感覺嗎?想到這,我更加興奮了,這樣淫穢的媽媽,與平時的她在我腦子裡形成強烈對比。
  隨著我不斷的揉搓,媽媽的喘息似乎加強,但我卻沒空管這些。手指的中指緩緩的插入媽媽的陰道裡。
  如我所料,媽媽的陰道裡早已濕潤不堪,就像上次侵犯媽媽的嘴一樣,潮濕又緊,但又有所不同,難以形容,但這大概就是口交和做愛的最強烈的區別。這樣的觸感讓我的神經,身體,肉棒,都回憶起了上次體會到的強烈快感。在手指感覺差不多潮濕和感覺後,我想插進媽媽的陰道。
  然而卻沒能實現,似乎媽媽的身體在抵抗我一樣,每次想插入都瞄不準位置,想瞄準,媽媽的身體似乎又有翻動的跡象。而我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按住媽媽的雙腿,撥開內褲直接插入媽媽的陰道中!
  插入的一瞬間,我就感覺到了,人生中的最大快感就是來自,這裡,16年前我從經過,來到這個美麗的世界。16年後,我再次經過這個通道,給予媽媽,子宮,我的出生地,最好的問候!
  在我插入的瞬間,我感覺到了媽媽全身肌肉都緊繃收縮了一下,但就一瞬間,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就消失,我都懷疑是我的錯覺了。
  當然我也沒空管這個,因為媽媽陰道的觸感已經讓我舒服無法自拔了,媽媽陰道的肉壁仿佛是對我的強烈歡迎,緊緊的一擁向前,緊緊的包圍住了我的肉棒,帶著潮濕的感覺,猶如肉壁們對我肉棒的濕吻,濕濕的,帶絲粘性。每一次抽插,都帶著相同卻又不同的感覺,每一次進入,陰道的肉壁都是像章魚觸手吸盤一樣,牢牢地吸附在我的肉棒上,似乎是不想我離開,又似乎是想把我帶到更深的地方。
  我的全身毛孔都張開了,我已經無法思考什麼,腦子裡的想法就只有一個——抽插,抽插,不停的抽插,這是生命之源,這是快樂之源。現在我的已經無法再去管什麼了,不再管是否會被發現,不再管是否會讓媽媽醒來,我只知道,我現在在做愛,我在操著媽媽,就這麼簡單!
  果然陰道的快感和其他的是沒法相提並論的,熟悉的快感已經將我包圍,即將達到高潮,沒有思考只是本能的反復抽插,最終伴隨著媽媽陰道的強烈收縮,和一股陰道內溫熱水流的衝擊,我知道這就是我想要的,我瞬間到達了高潮。
  射的一瞬間,我媽媽雙腿有種想把我往外推的錯覺,但是下身卻不等我,我條件反射的撥出肉棒,將精液射在了媽媽的身上,胸口,還有臉上。
  大腦空白,不停的喘息。這就是我高潮後的樣子,而媽媽則是,下半身潮濕,上半身溢著我的精液,帶著潮紅的臉色,似乎還在安靜的睡著。
  看到媽媽上身的精液,我趕緊拿出抽紙,擦乾媽媽的下身和身上的精液。穿好媽媽的衣服,再次確認沒有遺漏後,匆匆跑回房。
  我想,這會是難忘難眠的夜。
  ——————————————
  第二天,午餐時,我有些忐忑的來到飯桌前,但是媽媽好像也有什麼變化,和平時一樣。而爸爸在飯桌上誇藥效好,一覺睡到天亮,雷都打不動。
  聽到這裡,我才放下心,笑呵呵的說以後也要給媽媽試試,看她睡眠也不好的樣子。媽媽聽了這句,瞪了我一眼,就沒說什麼了。爸爸卻樂呵呵的說,媽媽昨晚不小心先喝了一杯藥水了,已經試過了。對此我暗笑不語飯桌上的瞪眼,我以為只是媽媽生氣的玩笑。誰知,事實卻不是這樣。
  三天後的一次書房交流,我從父親的口中得知,在得到藥的第二天,父親就去謝謝他的朋友給的藥,大誇藥效好,而父親的朋友告訴他,那個並不是安眠藥,只是維生素B ,是因為怕父親工作太累,亂用藥,所以給了是維生素B ,而且維生素B 有助於睡眠。父親之所以睡得好,只是疲勞罷了。
  對於這種說法,我完全無法接受。如果是這樣,媽媽根本沒睡,那又為什麼沒有阻止我。溺愛?家醜?還是……性慾?!
  當晚。
  我又泡了一杯水給父親,說是上次的藥已經添加了,本來父親是不想喝的,我說是維生素B 也對身體有好處,你工作辛苦到深夜雲雲,在我的勸說下父親還是喝下去了。然後我又拿出一杯,給媽媽,我儘量用平穩的口吻,說是睡眠不足是女人美容的天敵。父親也有喝之類的。媽媽看著我給她的杯子,不知是想到什麼,還是說父親也有喝,突然臉一陣發紅,默默無語地接過杯子,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一口氣喝下了。
  夜裡11點。
  我打開房門,來到書房門口,如我所料,父親睡的深沉,呼聲如雷貫耳。我輕輕關上書房門,來到父母的臥室,我知道裡面,有個女人,在等著我。
  ——————————————
  臥室裡擺設一如平常。安靜的房間,昏暗的燈光,和安靜睡在床上的媽媽。
  媽媽就像那晚一樣,安靜的睡著,不同的是,今晚她穿的是,第一次見到她睡覺時穿的橘紅色真絲睡裙。
  看到媽媽的表現我就知道,我賭對了!
  我沒有直接上前去撫摸媽媽,而是第一次將媽媽床頭櫃的燈給關了,房間一下子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黑暗中,沒有一絲光亮,有的只是我和媽媽的呼吸聲,只是當我關掉燈後,媽媽的呼吸聲有種變大的感覺。
  我隨著記憶摸到媽媽的床前,摸到了媽媽的腹部,雖然不像辣媽那樣緊繃性感,但是一絲豐滿的肉肉,摸過去更加舒服。
  我穿過睡裙,沿著腹部,我直接抓住了媽媽的乳房,這一次沒有之前幾次的小心翼翼,有的只有放縱,對是放縱。
  我一邊抓著媽媽的乳房,嘴巴一路從乳頭親到媽媽的嘴唇上,而且趁媽媽還沒反應過來,我的舌頭已經突入媽媽的牙齒,來到口腔。
  媽媽似乎嚇了一跳,身體緊繃了一下,就放鬆了,舌頭也沒阻攔我,任由我在她的口腔裡肆意妄為,我吸允著我媽媽嘴裡的口水,舔著媽媽的牙齒和口腔,最後隨著一聲響嘣,結束了媽媽口腔之旅,留下的只有媽媽沉重的喘息聲。
  目標轉移到下面,這一次,沒有任何意外的直接將內褲脫了下來,果然上次是媽媽阻止的,但最終還是讓我得逞了。
  想到這裡我調笑的對媽媽低聲說到:「上次果然是媽媽不乖哦。」
  如我所料,沒有任何回應,有的只能媽媽似乎越來越沉重的喘息了。
  我當然知道這是媽媽作為媽媽最後的防禦,她不能回答,即使夜晚的她再淫蕩,即使夜晚的她正在與自己的兒子做愛,但也不能打破她白天媽媽的模樣,也不會讓我看到她夜晚淫蕩的身姿。
  脫下內褲,手指直接插入陰道。沒意外媽媽的陰道已經氾濫不堪,而且還沒摩擦她的陰蒂就已經如果潮濕了。
  我拔出手指,指頭在媽媽鼻子前緩悠,說到:「這就是媽媽下面的味道哦,濕濕的,黏黏的,好淫蕩呀。」
  黑暗中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我暗自笑笑,架起媽媽的雙腳架在肩膀上,肉棒尋找著媽媽潮濕的通道,在插入的一瞬間,我給了媽媽最後一記猛藥:「媽媽,你知道嗎?爸爸喝的那杯不是維生素B ,而是我下午出去買的安眠藥。而你喝的那杯,什·麼·都·沒·有!」說完,我的肉棒就插入媽媽的陰道中,媽媽情不自禁的嬌呼了一聲。用不敢置信的口吻問道:「什……什麼?!!!」
  「我說,爸爸杯子裡有安眠藥,媽媽杯子裡什麼都沒有。」我大聲地回答道:「你看我這麼大聲,爸爸都沒反應。」
  媽媽似乎陷入了混亂,但是媽媽陰道的感覺卻很實誠的反應出媽媽身體的需求。
  「我把爸爸藥瓶裡面的藥換成安眠藥了,所以沒人會來打攪我們的。媽媽,媽媽其實身體也很需要吧,明明就穿了這麼色的睡裙來勾引我」我一邊插著媽媽的陰道,一邊在媽媽耳邊訴說。
  平時的我根本不會這樣,想了想,我就明白了,我要打破媽媽內心的壁壘,接受我的存在,不僅是兒子的存在,更是一個男性的存在。
  「不……不是的……」媽媽似乎是捂住嘴,失聲的抵抗道。
  「媽媽你知道嗎,我很喜歡你的黑色那套內褲,我想擼過,我想把我的精液射在上面,讓你穿著沾染我精液的內褲在外面走動」看到媽媽抵抗我還是繼續加大下身力量和嘴上的調戲。
  「媽媽的奶子我摸過,媽媽的乳頭我吸過,這樣以後都是我的東西,留給爸爸太浪費了。」似乎是聽到爸爸的名字,媽媽陰道的緊了一下,水突然多了起來。
  我感覺到了這點立刻對媽媽說:「感覺到了嗎,媽媽你下面水變多。是因為兒子我變多了,還是因為爸爸的原因呀。」
  媽媽沒有回應,只是無助的捂住嘴巴盡可能的不發出任何聲音。
  見此我只能放棄,一心的抽插媽媽的陰道。我用力的抽插起來,每一下都帶著我與媽媽肉體碰撞的響聲,啪,啪,啪,啪,盡可能的將肉棒送往媽媽陰道的更深處。隨著我力度的增加,幅度的加快,媽媽陰道的淫水也越來越多,我一手握住媽媽的乳房,一手扶住媽媽的腰,忘情的猛幹。而媽媽只是隨著架在我我肩上的腿配合的捏動著和低聲的呻吟著,才一會兒,我就感覺到要射了,而媽媽似乎也感覺到了。
  「不……嗯……不要……不要射在裡面」這是今晚媽媽第一次主動和我說話,雖然斷斷續續的,但我也聽清楚了。
  「不是不要哦」我做著最後的最後的衝刺。
  「這是媽媽變成我的女人的標誌!!」
  似乎覺察到我的意思,媽媽想將腿從肩膀放下來:「不要……不要……這樣是不行。」
  而媽媽的陰道也受到了刺激,猛的一收縮,讓我的龜頭受到了強烈的快感,猛的一下,我就抱住了媽媽,親吻著她的嘴,下身死死的抵住,將精子一滴不剩的射入媽媽的子宮裡去了。
  強烈的快感也刺激著媽媽,媽媽的子宮受到我精液的強力衝擊,媽媽突然就直起上半身,咬在我的肩膀上,死死不讓自己發出一絲呻吟。
  肩膀的痛楚和衝擊神經的爽快,讓我一時間無法分辨。
  最終房間,安靜下來了。
  ——————————————
  我拔出插在媽媽陰道裡的肉棒,打開床頭燈。媽媽就癱躺在床上,我的精液慢慢從她的陰道口流出。
  「媽媽,舒服嗎?」我來到床邊。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這樣的。」媽媽仿佛沒有聽到我問的話,在捂著臉自言自語。
  「好了,媽媽,不要這樣,我和你做了,做愛。」我有些生氣的說。
  「不是的,我只是,我只是」媽媽有些無助的回答。
  「我和你做愛,我的肉棒插進你的小穴裡,我的精子射在你的子宮裡!而且我之前就做過了」我在用媽媽內衣自慰,醉酒那晚,敷臉那晚的事都說出來了。
  「我們,我們……」媽媽有些吃驚,她可能有意識到,但沒想都發生過這些事。
  「而且,如果媽媽討厭的話,為什麼那天晚上不反抗,為什麼今晚也沒反抗,反而穿著性感的睡裙誘惑我,這不是為爸爸買的嗎?」對於我的質問,媽媽無言以對,只是跪坐在床邊低著頭。
  「請好好的看著我,以一個女人看男人的方式,我們做愛著,我們快樂著,我們享受著,沒人能來阻止我們,沒人能來阻礙我們,媽媽你不也是很舒服嗎?!」我拿起媽媽的手在我的肉棒上套弄著,媽媽開始有些驚訝,慢慢也就順從的幫我套弄起來。
  「媽媽,幫我舔舔吧」看著媽媽,我突然提出這個要求。
  媽媽似乎有些抗拒,低著頭,雙手繼續套弄。
  「媽媽!反正以前也用你嘴做過了。」我繼續努力。
  「把……把燈關掉。」半響之後,才傳來媽媽細細的聲音。
  聽到這,我趕緊關掉燈期待著。
  首先是龜頭碰到一絲柔軟的地方,我想是媽媽的嘴唇。感覺有些癢,媽媽用舌頭先舔了舔,可能是嘗了下味道,我還擔心媽媽會就此放棄,準備鼓勵一下媽媽。我的肉棒就進入的一塊美妙的空間。
  「啊媽媽,你含的太爽了」我情不自禁的對媽媽誇獎道。
  肉棒在媽媽的口腔裡挺立著。媽媽的舌頭細細的劃過我肉棒的每一寸地方,一會在頂端,一會在後方,調皮的像一隻精靈。慢慢的媽媽的舌頭從我肉棒的後方向前劃去,停在馬眼處,舌尖輕輕的觸碰。這樣的觸感和刺激,讓我不禁有種想射精的衝動。
  射精?對呀,我一直想射在媽媽嘴裡的,想到這,我雙手握住了媽媽的腦袋,用力的前後抽插著。
  媽媽也似乎感覺到我快射了,也沒分開,而是雙手抱住我,隨著我的幅度繼續吸允著,舌頭也不斷的刺激著龜頭,不一會我就達到了高潮。將精液送入媽媽的口中。
  我再次打開燈,看見媽媽微微鼓起的臉頰和嘴角一絲白色的精液,顯色氣滿滿。而媽媽環顧左右,找不到可以吐的地方。我調笑的對媽媽說道:「媽媽,還是吞下去吧。還是這些都是精華,有營養呢。」媽媽瞪了我一眼,而然確實房間裡沒有適合吐放的地方,最終認命般的吞咽了下去,然後劇烈的咳嗽起來,我趕緊上前拍付媽媽的背後。媽媽看了我一眼,卻再也沒說什麼,我們就這樣安靜的坐在一次,享受高潮後的餘韻。
  突然,門外傳來書房開門的聲音。
  【是爸爸!】我心裡一下就明白了,該死的藥商,安眠藥效果這麼差。而媽媽當然也知道,臉色一下子就發白,根本沒有高潮後的紅暈。
  「怎麼辦?」我低聲問媽媽。
  而媽媽只是驚恐地搖了搖頭。
  隨著父親腳步聲越來越近,媽媽顫抖地站了起來,跌跌撞撞的來到了門前,準備接受這一事實。
  「咦,門鎖了?」門外傳來父親疑惑的聲音。
  「打不開呀。」
  這時我和媽媽的心大概都已經提到嗓子眼了。
  「啊,這麼遲了,大概她又在怪我工作太遲了把鎖了。」門外的父親自言自語道。
  而門內,我和媽媽終於把心放下來了,媽媽直接癱坐在了地上。
  門外,是父親。
  門內,是媽媽,和兒子。是全身赤裸,剛做完愛的媽媽和兒子。
  想到這裡我下身不由的又硬起來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在我的腦海裡。
  我走上前去,將癱坐在地上的媽媽,直接抱了起來。
  「明?!」媽媽驚訝的在我耳邊低聲說。:「你爸在外面,不要鬧,等等。」我卻無視媽媽,將她按在門後,下身直接插進她的陰道中。
  媽媽吃驚差點喊了出來,當她意識到了時候趕緊閉上嘴,但還是傳出了一絲呻吟。
  「什麼聲音?」門外的父親喃喃自語。
  「可能是錯覺吧。」
  不管門外的父親是怎麼想,門後的我和媽媽,已經開始激烈的歡樂之旅。
  雖然抱著媽媽這種姿勢有些吃力,但是強烈的背德感,門外的父親,都極大的刺激了我和媽媽,從插入開始,媽媽的陰道就十分緊,可能是緊張的原因,但媽媽肯定也很享受這種刺激,因為一會兒,我就感覺到,媽媽陰道裡的淫水開始增加了。
  「算了,今晚還是睡書房吧」門外的父親終於有離開意思。
  「媽媽,很刺激吧。」我在媽媽耳邊嬉戲的問道。而媽媽如之前一般沉默不語。
  我不甘心,於是將下身抽插的更大聲了。
  嚇得媽媽趕緊抱緊了我,可能覺得還不夠又在我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
  【得了,一邊一個,成一對了。】我心裡無奈地苦笑。
  父親離開的腳步聲,媽媽下身啪啪作響的做愛聲,這些強烈的對比刺激感,讓我一下就要來到高潮了。
  「媽媽,我要來了,我要射了。」我抱住媽媽在她耳邊低聲的訴說著,還時不時舔了一下媽媽的耳垂。
  「裡……面,射在裡面。」媽媽終於誠實了一回。
  「好的,如你所願。」說罷,我就將今晚最後一發精子射入媽媽的子宮內。
  媽媽全身像抽搐般震動了幾秒後,恢復了平靜。
  然後我們就回到床上,不一會就睡著了。
  ——————————————
  第二天,是媽媽把我叫醒的,我看了下鐘,早上5 點,我本想與媽媽再次溫存一下,但媽媽拒絕,讓我趕緊回房。說她要洗被單,清理房間氣味。無奈我只能放棄。我悄悄打開房門,趁沒吵醒父親,回到自己房間,繼續補眠,養精蓄銳,因為我知道,今後還有很多機會與媽媽再次相愛。
  ——————————————
  後來的日子,我也經常向媽媽求歡,但是白天向媽媽求愛幾乎都是遭到拒絕到,只有等到夜裡才有機會,我想,這是媽媽最後的矜持吧。所以我也不再要求什麼。
  後來,只要有父親值夜班,或是父親出差的日子,都是和媽媽的狂歡派對。
  而平時爸爸在家的日子裡,我就下安眠藥給他,讓睡書房,而就算他半夜醒來也會因為門鎖而無奈回頭睡書房。

  對於媽媽,我就只有一句話,一杯清水:「媽媽,喝了這杯,睡個好覺。」
















0.0133209228516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