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美少女閨房之樂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母校儀隊的小柳教官要結婚了!她跟我很要好,文定和喜宴都刻意跟我的考試錯開,還找了一大堆說客拜托我當她的伴娘。
  其實我並不排斥當伴娘啦,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嘛。表姐堂姐結婚時都不找我當伴娘,她們說我太美太媚太漂亮、身材又太好了,一定會蓋過新娘子的豐采,就連喜宴接待都不讓我幫忙。
  也是啦。如果我穿著低胸露背、盡顯身材的連衣超短裙往宴會廳門口一站,來參加的男賓客恐怕都不記得誰是新娘子了,光是顧著欣賞我甜美清純的臉蛋、誘人無比的乳溝、還有迷你裙下那雙又直又白的長腿了。
  小柳教官她十分漂亮,高中時也是擔任儀隊隊長。美麗又英氣勃勃的她,不需要擔心我蓋過她的風頭。
  之所以猶豫,是因爲小柳她喜歡調戲我,每次都把人家玩弄得衣不蔽體、嬌喘連連,然后她才裝模作樣地道歉。哼!好不容易畢業逃離了她的魔掌,我才不要自投羅網哩……說是這麽說啦,最后我還是乖乖答應當她的伴娘了。
  大家的遊說重點很簡單:這可能是我這輩子唯一一次當伴娘的機會了。
  除了小柳學姐之外,應該沒有哪個正常女性會刻意找絕色美少女來當伴娘吧?雖然我覺得自己還算不上絕色,不過我的確也算是個遠近馳名的美人兒啦……憑良心說,我應該是有比小柳學姐漂亮那麽一丁半點的。
  我們儀隊選隊長的條件,從小柳當年還在讀高中時就沒有變過。第一就是臉蛋要非常漂亮,愈美愈好。第二是身材要窈窕玲珑;腰細腿長、前凸后翹,胸部一定要挺。第三是長腿必須又白又直,畢竟這是女子儀隊最重要的看點。
  嚴格說起來其實第三點是最重要的。不過美人易找、美腿難尋,曆屆學姐有時只能靠肉色絲襪和高筒長靴遮掩瑕疵。小柳說像我這樣裸著一雙腿就能上場比賽、迷死裁判的,創隊以來也沒能遇上幾個。
  要知道那幫色眯眯的裁判們眼界都很高,一般尋常美腿別說要迷死他們,沒被雞蛋里挑骨頭就算是很優秀了。
  個性迷糊、常常笨手笨腳的我,本來是不敢參加儀隊的。我怕會在比賽時一直掉槍,那就太丟臉了。
  沒想到一開學小柳就把我內定了,儀隊登記時放著大隊不管,直接殺到班上把我拎到更衣室,在我的掙扎和哭喊聲中把人家剝光、全身上下都摸了個遍,然后才幫我換上性感到不行的儀隊制服。
  小柳學姐說我長得這麽漂亮、身材這麽好,一雙美腿無瑕無疵,不當儀隊隊長實在是暴殄天物。她覺得只有她的學妹、我的學姐晴媱,才能比得上我的美貌。
  其實我覺得晴媱學姐比我還要漂亮,尤其她笑起來的時候,真的好可愛好可愛,真是迷死人了。不過她已經結婚了,除非我將來認識了更漂亮的女孩子,不然真的不太可能再有人找我當伴娘了。
  小柳完全掐住了我的死穴。我假裝勉爲其難,心里卻是興高采烈地答應下來。
  期中考一結束就被她召喚回去,陪她挑婚紗選禮服準備訂婚。可能因爲太久沒有機會調戲我了吧,一到她家小柳就把我推進房里,鎖上門把我剝成了白羊。她說她要仔細檢查我的胴體,幫我挑一套最暴露最性感最迷死人的伴娘禮服。
  我哭笑不得。到底是誰要結婚啊?明明女主角是她,偏偏我們整整兩天挑的都是我的內衣和裙子。
  小柳說她反正住在這里,有大把的時間揮霍。倒是我離家在外不常回來,要先把我的部份搞定。
  別人都是伴娘配合新娘的衣裙打扮,沒想到我和學姐卻反了過來,她要配合我的禮服挑婚紗……這都什麽跟什麽呀……
  學姐特別提醒我注意飲食,不要不小心在訂婚前發胖了。這點我倒是一點也不擔心,我的細腰從初中畢業后就沒怎麽變過了。平常買裙子總是非常煩惱,因爲不管什麽款式的裙擺都短得要死,畢竟這個腰圍的女孩通常個子都比較嬌小,沒有誰有跟我一樣的長腿。
  曳地長裙穿在我身上,總是會露出一截秀氣的小腿。及膝裙套到我身上,馬上就變成狠狠露出大腿的迷你裙,說有多誘人就有多誘人。
  如果只是短一點點那也就罷了,偏偏我的屁股很翹,讓后面的裙擺顯得特別特別短。爲了讓裙子看起來比較均衡,前面的裙擺也必須收短,害我的衣櫥里清一色全是迷你裙,除了訂做的之外就沒有一件能蓋住我一半大腿的。
  當初申請大學時的面試,我那件超短裙多多少少應該也發揮了一定的功效吧?至少那幾位男老師都看直了眼,完全被我裸露三分之二的嫩白大腿勾走了魂。
  其實那天我也是被小柳陷害的,人家本來挑的是不顯身材的直筒牛仔褲說。不過事后我其實蠻感謝學姐的,如果沒有她的惡搞,我的面試成績可能沒辦法那麽高分。
  因爲穿了清涼到極點、輕飄飄的百褶裙,配上綁帶高跟涼鞋,讓我本來就修長筆直的美腿更顯得誘惑、甚至比穿著儀隊制服更能引起男人的沖動。
  我的履曆照片被學姐換成了全套的儀隊性感寫真,全都是快要露出內褲的那種,把我性感無比的翹臀和光滑緊致的大腿完全展示出來。儀隊服的上衣雖然包得緊緊的,但剪裁十分貼身,跟泳裝或體操服幾乎沒兩樣,甚至還會透出胸罩蕾絲的花樣。
  有幾張寫真里的我,胸罩被可惡的小柳學姐搶走了。害羞又緊張的我就那樣在照片里留下了永遠的激凸,還被混蛋學姐拿去放大當電腦桌布。
  看到那套從來沒給男人看過的性感寫真、再看到現場羞答答扯著超短裙裙擺的我……整個面試過程就在輕松愉快的氣氛中度過,老師們一點都沒有刁難我,還拜托我現場表演儀隊隊長最性感、最強調美腿曲線的高擡腿動作。
  因爲知道確定錄取,我很開心地答應他們的要求。當天稍晚我才想起來,儀隊比賽時是有穿安全褲的,就算被看到也不會怎麽樣。面試前我本來是穿牛仔褲,換了裙子卻忘記把那件透明到不行的蕾絲內褲也換掉……
  難怪他們當時的眼珠子好像都快要掉出來了……面試結束后也沒有站起來跟我握手。應該都還在搭帳棚吧?
  入學登記住進宿舍,我又被小柳給玩了一次。她把我所有能遮住膝蓋的衣物都借走,只剩下清一色的迷你裙。
  不知道是不是我被害妄想的心理作用,我總覺得剩下來的裙子好像也都被她拿去改短過了,幾乎全都和儀隊裙一樣短得誇張,不管怎麽拉都覺得隨時要走光。

  連續一個禮拜,我每天上課都只能穿超短裙,露出那雙嫩白晶瑩、雪玉無瑕的長腿,把男同學、男老師、學長們都迷得暈頭轉向。
  有好多女同學問我絲襪是買哪一牌的,一開始我還一頭霧水。原來她們以爲我的腿是因爲穿了絲襪才那麽漂亮,其實我還從來沒有穿過絲襪呢。不過蕾絲大腿襪倒是被小柳她強迫穿過幾次。
  周末回家學姐才把人家的長裙長褲還我,不過很不幸,我在學校的形象已經固定了。大家看到我不穿迷你裙反而會問東問西,還很暧昧地問我是不是那個來了……真是可惡!
  總之在學姐的迫害之下,我就算不想穿迷你裙也不行了,只好打工存錢多買幾件不要露那麽多的,至少每個月的那幾天可以穿得比平常長一點點。
  學姐的文定總算到了。在我的苦苦哀求下,她沒有讓我穿上太裸露的禮服,讓我安心不少。其實我也搞不清楚訂婚爲啥還要伴娘,反正我跟她只要負責打扮得漂漂亮亮,凡事聽老人家的吩咐就對了。
  學姐說禮服聽我的,那內衣就要聽她的。我怕學姐又故意惡整我,乖乖地任她擺布。反正有禮服遮著誰也看不到,里面不管穿得多性感都沒關系。
  結果……我果然又上當了。
  小柳說我的身材實在太完美了,租借的禮服沒辦法符合她的要求。她特地幫我訂做了一套緊身旗袍,完全貼著我的胴體曲線,就連乳頭的位置都量得剛剛好。
  穿上那套禮服,我明明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卻又把身材整個毫不掩飾的露出來了。里面跟本不能穿普通內褲,不然就會在臀部的地方透出明顯的痕迹。學姐叫我不要穿,我死活不干。最后她好說歹說地讓我穿上丁字褲,勉強解決問題。
  在她家里的訂婚流程十分順利,雖然我覺得在場的男人從頭到尾都色眯眯地盯著我,包括小柳她老公。流程結束后的小宴才暴露出了學姐的險惡用心,她居然要我跟她一起換三套禮服。明明這只是訂婚耶……換那麽多套禮服做什麽呀?伴娘又爲什麽要換禮服呀?
  學姐給的理由是,她換的禮服和我的旗袍不搭,所以我也必須跟她一起換。這個嘛……聽起來還蠻有說服力的。傻傻的我就這樣答應她了。
  小柳挑的幾套禮服都超級麻煩,穿穿脫脫都一定要有人幫忙。我好不容易幫她換好,也的確覺得鏡子里的兩個女孩衣服很不協調。
  休息室外師丈已經在敲門了,學姐才慢條斯理的拿出要給我換的禮服:一套整個后背都露出來的系帶絲緞連衣裙,就連乳房側面都毫不設防的那種。
  我就知道小柳不可能安什麽好心!這件裙子換起來倒是很快,但是不能穿內衣,不然胸罩的帶子就會顯得很突兀……我咬咬牙,狠狠瞪了學姐一眼,不過還是乖乖褪下旗袍,踏進那件連衣裙里。
  一邊讓學姐幫我調整乳房的裸露程度,一邊我才發覺,爲什麽她從昨晚就死活不讓我戴胸罩。一方面那件旗袍本來就有托高乳房的設計,能夠展現我的胸部曲線。另一方面就是爲了這件全露背的禮服,免得在我嬌嫩的肌膚上留下了胸罩扣帶的痕迹。
  敬酒時陪在學姐身邊幫她擋酒,卻擋不住身后一道道灼熱的視線。明明知道只是心理作用,但這件裙子的背部實在太露了,才沒一會兒我就覺得頭暈目眩。
  坐上主桌扒沒兩口飯,學姐和我又要換禮服了。
  學姐的禮服一套比一套繁複,我的禮服則是一件比一件簡單。
  我故意裝死不想換禮服,但身上這件和學姐的新禮服配在一起真的很詭異……最后我又在師丈的敲門聲中換上那件低胸露背的小禮服,把我誘人無比的乳溝也完全展示出來。
  一出門我就感受到男人們火辣辣的視奸。就像參加儀隊比賽時,總是有一些色眯眯的怪叔叔想偷拍我們裙底。
  比賽時可以瞪那些討厭的無聊人士,可是在場的人們全都是學姐和師丈的親朋好友。
  我紅著臉,試著躲閃那些明目張膽的淫欲渴望。不過在敬酒的過程中,幾乎所有男人的目光都在我的臉蛋和乳溝間飄來飄去,就連師丈都好幾次趁轉頭的時候偷偷視奸我……今天到底誰才是女主角啊?學姐你個渾蛋!
  回到主桌,才剛坐下就不斷有男人過來敬酒。名義上是向雙方家長敬酒,實際上卻是不斷卡位搶角度,由上而下的視奸我……
  沒穿胸罩的我,就連乳貼也沒來得及用。粉紅色的乳頭乳暈,就這樣落在許多機靈的男人們眼中……
  我本來還沒注意到,是學姐偷偷在我耳邊提醒我。她不說還好,意識到早就已經走光的我,羞得脹紅了臉,又非常緊張,敏感的乳頭就在和布料的摩擦間漸漸突起,在薄薄的絲緞禮服上印出非常明顯的兩點……
  我羞得想馬上躲進休息室換裝,可是學姐笑盈盈地一直幫我布菜,又不斷迎接著前來敬酒的男人們。
  我覺得自己的臉好燙好燙,光溜溜的胸前好癢好癢。我緊張兮兮一直扶著肩帶,深怕它們會滑下來露出整個乳房。
  好不容易撐到學姐再換禮服,我卻又手忙腳亂地忘了給自己貼上胸貼。
  師丈敲門敲得好急,顯然有賓客要提早離開,要拿喜糖了。我顧不得爭執就拎起學姐幫我準備的低胸連衣裙,在鏡子前飛快穿好、學姐幫我稍稍拉扯,讓短到不行的裙擺勉強遮住我的私處,兩個人一前一后離開休息室。
  才踏出門我就后悔了。新人發喜糖關伴娘什麽事呀?不過學姐當然不肯讓我逃走,她笑盈盈地扯著我一起上前,捧著裝喜糖的盤子讓賓客們挑選。
  學姐的禮服好端莊、好保守、好漂亮。我的禮服好輕盈、好亮眼、看起來好有氣質。
  不過那個裙擺實在是太短、太暴露、太誘人了!站在我面前,由上而下的也能看盡我一雙完全裸露的長腿。薄薄的布料雖然不透明,卻非常非常容易飄起,光是賓客們走動時帶起的氣流,就可以掀起我短到不行的裙擺,露出里面只穿了镂空丁字褲的絕美下體……
  我把盤子往下挪,卻只能擋住來自正前方的目光。而且我的乳房上緣和后背都是全裸的,跟我的長腿一樣吸引眼球,不管我怎麽閃躲都不可能完全不走光……
  我好想哭。
  可是臉上又必須帶著甜美的微笑。
  階梯下的宴會廳是另外一批人,跟我們完全不認識。我暗暗祈禱他們出來時不要往上看,這樣就不會注意到我超短裙下光滑的大腿和半裸的私處……
  幾個色大叔一眼就看出了大廳設計的問題,拍完照就走下階梯挑了個不明顯的角落,淌著口水高擡著頭,傻愣愣地死盯著人家裙底……
  我死命地夾緊雙腿,但是知道那沒有用……我的腿本來就是又長又直,怎麽夾也影響不了他們眼里的美妙勝景。
  我覺得好羞!好丟臉!
  我悄悄退后,卻一屁股撞上了身后男人硬挺挺的褲裆…我愣了一會兒才發現自己撞到了什麽,想往前躲,卻趕不上那個男人帳棚突起的速度……他如影隨形地貼在我又圓又翹的美臀上,薄薄的裙子跟本擋不住他一抖一抖的溫暖震動……
  我好想哭!卻又不得不幫身后的男人遮掩。他總不能頂著大帳棚離開吧?我只好站在那里,繼續任由樓下的男人們視奸人家裙底。
  回去后我一直哭一直哭,學姐一直安慰我跟我道歉,她說她也沒想到送客時站的位置會那麽剛好。本來只是想讓我小露一下美腿而已,結果居然連私處都被人家看光光了。
  我不依不饒地堅持要學姐精神賠償,她勉爲其難地跟學校請了兩天假,到我的大學去陪我。
  學姐很大方地買了幾件裙子送我,讓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好像太占她便宜了。不過她回去之后很快就接到了我悲憤交加的質詢電話,因爲她居然把我衣櫥里的內衣褲全都換成最露最透最省布的情趣款式!
  夏天耶!人家的上衣都很薄、裙子又都很短,穿那麽誇張的東西怎麽能見人呀?因爲去當伴娘的關系,人家的打工薪水要晚幾天才能領,這幾天要怎麽活啊?總不能借室友的來穿吧?
  不敢翹課、向來乖巧的我,無奈地穿上情趣胸罩和丁字褲、配上緊身薄衫和超短裙,每節課早進晚出、遮遮掩掩的,深怕被太多男生看到我誘人無比的裙底。
  期中考的成績公布了。一位教授下課后把我留下來,盯著我的乳溝說他不小心弄丟了我的卷子,只好暫時給我一個不上不下的分數。他說我上課那麽認真應該考得不錯,問我要不要重考一次提高成績。
  其實那個分數我已經蠻滿意了,不過教授說他只會保留比較高的那個分數,讓我放心重考沒關系,考砸了也不要緊。
  話都說成這樣了,我當然不好意思拒絕,跟他約好了日子。
  連著兩天苦讀,我忘了洗衣服,衣櫥里只剩下平常根本不敢穿的,最薄最露最誘惑的輕紗短裙。除了背部沒有全裸之外,我的香肩、乳房上緣、一雙長腿全都露了出來,比起學姐訂婚時那件好不了多少。
  我不敢打電話拜托教授延期,羞紅著臉、硬著頭皮,穿上那套衣裙到教授家里。
  門才打開,看到我性感到極點的靓麗打扮,教授的運動長褲立刻腫腫地鼓起了一包。我假裝沒看到,甜甜地跟他問好,一邊彎下腰來褪下鞋子,給他留一些遮掩的機會。
  甩了甩長發,我撥了撥浏海,然后才注意到自動關起的大門后,是一整片高高的落地鏡。穿著超短百褶裙、保持雙腿筆直彎下腰的我,在鏡子里映下一對又白又細、光滑緊致的超級美腿。
  隨著裙擺上提,我又圓又翹的屁股完全裸露出來,丁字褲細細的蕾絲帶子根本遮不住什麽,反而在顔色對比間讓我的美臀顯得更白、更亮、更晶瑩、更耀眼。
  我的鞋帶子勾住了。我好緊張。一邊搖著屁股和裙擺,一邊死命拉扯那條明明剛剛都還很順的細皮帶。
  我偷眼望了教授一下,發現他已經完全看傻了,直勾勾地盯著那片鏡子,他的下體比剛剛變得還要更腫。
  我不好意思這時候去撫裙擺,因爲這樣就表示我知道他一直在視奸我了。其實就算我撫了也沒有用,現在這個姿勢實在太微妙了,裙子又短得那麽誇張,不管怎麽遮掩都一定會露出我又白又嫩的屁股。
  “教授……”我輕輕呼喚他,“人家的鞋帶卡住了耶,可不可以請你……”
  他根本沒聽到。我試著加大音量,然后直起身來,“教授……”
  他的褲子好腫,我的臉好燙。我遞過鞋櫃旁的報紙,讓他把下體遮掩一下。好不容易他才回過神來,輕咳一聲,說忘記幫我準備拖鞋,要找一找。
  我撫著裙子坐下,嬌聲提醒他幫我把鞋帶解開。他如聆天籁地蹲到我面前,手上摸索著我的小腳,眼神則是不斷飄向我誘人無比的裙底。我被他看得好羞……
  他的手勁很大,很快就理清頭緒,幫我把鞋子穿好、綁好,打了個緊緊的死結。
  這下可好,我的鞋子脫不下來了。
  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教授卻還茫茫然的沒發現自己做了什麽傻事。過了好久好久,他才把我看飽,把我的束縛松開,找了拖鞋摟著我進到客廳。
  教授的太太回娘家了,屋子里只有他一個人。他家里打掃的很干淨,平滑的磁磚地板光可鑒人,簡直就像是鏡子一樣,我的裙底風光對他完全不設防。
  他稱贊我今天穿得好美好漂亮,比平常上課的時候還要迷人。我甜甜地謝謝他,一邊閃躲著他越來越過份的大手。
  我們倆很有默契地不去提他高高膨起的褲裆。教授讓我在軟軟的沙發坐下,端了水果和飲料出來,說考試前先吸收一點糖份,對提高成績很有幫助。
  我的屁股陷在軟軟的矮沙發里面,短短的裙擺狠狠掀起,不管怎麽拉扯都沒有用。我交疊雙腿,把私處遮住,不過教授可以從側面看盡我的美臀和整條大腿。
  我拿起一根粗長的香蕉,優雅地剝皮,從尖端開始慢慢一點、一點用舌頭仔細把果肉舔軟,然后才一小口一小口的咬著,就像在吃冰淇淋一樣。這個吃法是學姐教我的,她說這樣吃才不會發胖。
  教授說他自從面試時看了我的儀隊寫真,就開始練習攝影,問我可不可以當他的外拍模特。我一邊舔著香蕉,一邊用最甜美的微笑迎向教授充滿期待的眼睛,點點頭答應他。畢竟我這個科系有好多學分都操在他手上,我可不能在這種小事上得罪他。
  他挺著大帳棚跑出去,很快回來,手上拿了一台傻瓜相機。他說我吃東西的模樣實在太漂亮了,他想用連拍的方式盡力留下我迷人的倩影。
  其實我知道他說學攝影什麽的都是藉口啦,這麽蹩腳的理由有好多追求者都用過了。教授抓著相機一直拍一直拍,有幾次還叫我暫停一下,不要咬下去。小小的一盤水果在他的磨蹭中讓我越吃越慢,過了半個多鍾頭記憶卡沒了他才歇下來。
  他說他去拿考卷,讓我先預備一下。我起身去浴室漱了漱口,在臉上補充了些水份,回到沙發上等著。
  教授很快就出來了,他很不好意思地說找到我遺失的考卷了,分數跟班上第一名的齊平,問我是不是還要再考一次。
  我的臉一下子羞紅了,我知道自己根本沒有考那麽好,鐵定又是看在我的美色上加分了,就像入學前的面試一樣。
  我的分數恐怕是和今天的衣裙裸露度挂勾的吧?如果我現在把衣裙全部褪下,說不定連期末考都不用去也可以高分飛過。
  教授說既然我不想考,他想帶我去買件裙子當賠禮。之前把我的分數弄低了,還占用我寶貴的假日時間,他一定要好好跟我道歉。
  我紅著臉說不用了不用了,還要回宿舍洗衣服。他聽我說沒衣服穿了,很大方地說那就多買幾件送我,他正好有百貨公司的禮卷用不完,正在煩惱呢。
  拗不過教授的熱情,又怕惹毛了他讓我的分數降低,我乖乖讓他摟著腰搭電梯下樓,撫著短短的裙擺坐進助手席。
  教授的褲子硬了大半個上午,總算沒有一直盯著人家的美腿,開車還算守規矩。不過在百貨公司停好車后,他卻磨磨蹭蹭地不肯下車。我好一會兒才弄明白,因爲他的褲裆太腫了,沒法見人。我的臉一下子又紅了。
  教授叫我先上樓,他“休息一下”再找我。我害羞地點點頭,跟他交換了手機號碼。
  我在專櫃試了好幾套裙子,過了好久好久,他才打電話問我在哪。我想說是他要付錢的,就挑了幾件還不錯的讓他選,還故意把最便宜的那件放最上面。沒想到教授一來二話不說掏了禮卷就全部買下。
  他說想看我穿新裙子的性感模樣,不過又怕看了之后又要“休息一下”,摟著我繼續掃蕩其它專櫃,說等回到他家再讓我慢慢一件件試給他看。
  看教授的架勢好像還要送我衣服,我只好故意嫌東嫌西的說沒看到喜歡的設計。教授說既然不喜歡買外衣,就去買幾套跟新衣服搭配的內衣好了,這樣我回宿舍不用等衣服干也可以換洗了。
  全部的內衣專櫃正巧在聯合舉辦情趣內衣特展。我說那些內衣太貴不想買,他卻堅持要我至少買幾套,還主動幫我挑選。雖然我試穿時他看不到,不過他又去“休息一下”了好幾次,最后付帳剛好讓我的每件新裙子都有至少一套可以搭配的镂空薄紗內衣。
  午餐在美食街簡單用膳,飯后教授把我載回家里,說想看我換上新衣服讓他好好欣賞欣賞。
  我買了新衣服習慣先下水,很順手就把內衣和裙子全都泡到大臉盆里了。教授說可以用洗衣機,我跟他說這些都是要手洗的,鎖上浴室門就把他晾在外面。
  教授家的蓮蓬頭壞了,一打開就噴了我一身的水。還好天氣熱不會感冒,不過我全身上下的每一吋衣物都浸了個濕透,畢竟本來就沒有多少布。
  我咬咬牙把衣裙全部脫下來,順便一起洗。幸好教授夫人的冷洗精跟我慣用的一樣,我仔仔細細地把每一件衣裙都用潤絲精和柔軟精泡過。
  因爲沒有衣服穿,我順便好好洗了個澡。宿舍雖然每個寢室都有衛浴,但總不好意思一直占著不讓其它室友用,上大學這陣子都覺得洗澡洗不夠。
  美美地洗了兩個多鍾頭,拜托教授拿大浴巾給我。這時我才想起來,我平常用的浴巾都是特地從國外進口的……
  因爲我的個子高、腿又特別長,裹著一般的浴巾常常遮了上面遮不了下面,整個變得超級性感。教授拿來的浴巾果然不出所料,只能堪堪遮住我的乳暈和小穴,整個乳房上緣和兩條大腿,都完完全全裸露在教授的面前……
  他的褲裆變得更腫了。
  我的臉蛋羞得更紅了。
  我嬌滴滴的低著頭不敢看他,兩只手掩著胸部和私處,柔聲拜托他把我的貼身衣物撈起來放到干淨的洗衣籃里。
  來到陽台,我把他趕進屋,羞答答地一件件晾起自己的內衣和裙子。
  一直躲在陽台也不是辦法。我回到屋里讓他仔仔細細看了個飽,然后請他找急救箱和一些我可以穿的衣服。
  把教授鎖在主臥室外,我褪下浴巾,用紗繃帶在胸前圍了幾圈,做了個臨時的胸罩。雖然我的乳房一直都很挺沒有下垂,我平常還是十分注意保養,時時維持在最美最有彈性的狀態。
  嬌小的教授夫人有幾件裙子我倒是能穿,不過都變成了超短超性感的迷你裙。麻煩的是上衣,教授夫人的罩杯不大,她的衣服我穿起來都會變成爆乳,深怕把繃得緊緊的扣子給撐壞了。
  最后我穿了件教授的長襯衫,下擺蓋在短到極點的裙子外面,猛一看還以爲我下面沒有穿呢,雖然我確實沒有穿內褲就是了。
  鏡子里的我實在是太美太性感了!我不敢出去,坐到教授夫人的梳妝台旁,仔仔細細地吹干頭發。
  其實我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婚前性行爲啦……不過畢竟是要當人家伴娘的人,總不能在小柳學姐結婚前就失了處女吧?
  想想實在很有趣,這年頭往往結婚的都不是處女了,偏偏對伴娘的要求還那麽嚴格。到底是誰要結婚啊?
  也難怪大家找的伴娘姿色都要不如新娘,可能是因爲這樣比較容易找到處女吧?漂亮又守身如玉的真的越來越少了,不是我們女孩子不好,實在是男人們太邪惡。如果不是早答應了小柳學姐,恐怕我今天百分之百一定會失身了吧?
  教授其實真的蠻帥的,年輕有爲、溫柔多金,拼著去“休息一下”好幾次都沒有強奸我,其實人家還蠻感動的。
  本來想在主臥里躲到衣服干的,不過怕教授拿人家還濕淋淋的衣裙去“休息一下”,我紅著臉打開房門,正好看見沙發上教授的體液噴濺到玻璃茶幾上。
  我轉身砰的一聲關上門,假裝沒看見。然后走到廚房邊打開冰箱,彎腰假裝找東西。
  沁涼的冷風把我熱燙燙的臉蛋稍稍降了降溫,我轉了個角度偷眼看教授弄好了沒,卻正好看見他又把手指套到那高高舉起的大肉棒上!
  我馬上就明白了,因爲我在冰箱前彎腰的動作實在是太美太迷人了。可惡的死教授,不趕快擦桌子卻在那邊又套弄了起來,我看也不是站也不是,只好繼續扭著屁股將迷你裙里的春光明媚,完全展示在臭教授的視網膜里。
  沒穿內褲、未著寸縷的私處,就這樣暴露在教授的面前。我羞得不可扼抑,兩條腿都快要軟了,強撐著用小手按住膝蓋,用盡一切力氣才沒有一頭栽進冰箱里。
  教授把客廳打理干淨,過來一把摟住我,問我要不要小睡一會兒。我才不要呢!他的意思明明就是要我們兩個人一起在床上滾來滾去,那算什麽小睡啊?
  我們很有默契地仍然不提他高高頂起的褲裆,然后教授問我要不要玩Wii。雖然我對電玩不太有興趣,不過總好過想理由躲避教授的強奸。
  他開了個網球遊戲,摟著我的細腰、捧著我柔軟又有彈性的屁股,手把手地教我玩。
  我短短的裙子里什麽都沒穿,就這樣控制著虛擬人物來回跑跳,不斷掀著誘人無比的裙擺。
  打了幾場激烈的比賽,香汗淋漓的我上衣和紗繃帶都被浸成了透明,貼著我窈窕柔軟的嬌軀,我自己都可以想像自己的模樣有多麽誘人、多麽可口、多麽秀色可餐、多麽引人犯罪。
  害怕被教授強奸,我又去洗了個澡。雖然內衣褲還沒有全干,我還是挑了一套換上,然后穿了教授覺得最好看的那件連衣裙,仍然露出了大半的美腿。
  教授說難得有機會,我這麽漂亮身材這麽好,又喜歡穿超短裙,他問我願不願意陪他去一間高級餐廳,它們今晚是迷你裙之夜,我穿這樣去用餐可以打折。
  不管去哪,總比繼續待在教授家兩個人面對面好。去到餐廳我故意不選包廂,怕包廂的隔音太好反而讓我想逃都逃不掉。
  我們吃到一半的時候餐廳里停電了,好幾盞停電照明燈正巧都打在我身上,讓我變成大廳里衆所矚目的焦點。我羞得想和教授換位子坐,不過他說他沒辦法站起來,除非他再“休息一下”。
  我紅著臉踢他一腳,低著頭吃東西不敢看附近的人。明明都停電了,大廳里的客人卻全都不走,還越聚越多。他們吃完又點、點完又吃,不知道要坐到什麽時候。
  教授說因爲我太漂亮,大家看得不想走了。我跟他說才不可能呢,從小到大我又不是頭一次來這種餐廳。
  沒想到結帳時經理說很感謝我在停電時留住了那麽多客人,業績比沒停電時還要多,他特別算我們免費,希望我們可以常常來消費。
  上車后教授故意兜回來讓我看餐廳里面,果然我們那一區的客人通通都走光了,看來之前全都是沖著我留下的。
  他這時才說我那件連衣裙被強光照射后變得很透,我的半罩式內衣連蕾絲花樣都被人看得清清楚楚。雖然迷你裙之夜本來就常常吸引美腿正妹來用餐,但我今天的模樣實在是太漂亮太誘人太引人犯罪,把大廳里的其它女孩全都比下去了。
  回教授家前我跟他說過一陣子要當母校教官的伴娘。他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興奮地說等我參加婚禮回來他立刻邀我去他家坐坐。
  知道他暫時不會強奸我,我紅著臉、害羞地在他面前換上每一套新內衣和新裙子,讓他又“休息一下”了好幾次。讓我煩惱的是新買的裙子居然只有一件沒縮水,幾乎每一件都會讓我露出三分之二的大腿。
  回到宿舍,才聽室友說附近挖馬路把水管挖斷了,宿舍暫時只供應飲用水。沒辦法洗衣服的我,只好每天都穿上教授送的性感超短裙,將美腿的平均裸露度提升到開學以來的最高點。
  教授說他岳母微恙,他老婆繼續留在娘家。每天下午他都等我下課,開車載我去他家洗澡。我把宿舍的衣服也拿到教授家洗,不過拿回來的每一件裙子好像全都變得更短了。
  我不好意思問他是不是偷偷請人改了我的裙子,只好只挑著最短最性感的那幾件輪著洗。宿舍的水管才剛修好就又遇上水庫缺水,讓我在教授家洗衣沐浴的日子又延長了。
  因爲知道我當初挑內衣時的搭配,教授只要一看到我穿哪一套裙子,就可以把我里面的胸罩和內褲猜個八九不離十。在學校里每次遇到我他就會問我內褲是不是那一件?胸罩是不是荷葉邊蕾絲那個?每次都把我羞得滿臉通紅,差點就要掀起裙子讓他自己對答案。
  上課時他總是偷偷傳手機短信挑逗我,跟我調情。我也不甘示弱,總是趁著男生們沒注意的時候撥撥肩帶、趁調整兩腿交疊方式時將裙底讓他看個飽,讓他只能腫著褲裆躲在講台后頭。
  小柳婚后隔天,我將自己交給了親愛的教授。
  他取走了我的第一次,讓我在劇痛和高潮的幸福中暈死過去。當我幽幽醒轉過來時,他溫柔地用舌頭吸吮我敏感的下體,用濃濃的深情把我初經人事的欲望再一次緩緩挑起。
  人家好感動。
  我知道他之前忍得有多苦,也知道他太太爲什麽有事沒事就逃回娘家。
  他實在是太勇猛了。
  他的那話兒好粗好硬好強壯,而且金槍不倒,很難變軟。每次射后不久就可以很快又站起來,簡直就是個不倒翁。
  一想到以后要面對他老婆那種被插到害怕的性生活,就讓我的芳心感到……一種充滿刺激的興奮與期待。
  因爲我知道,教授他會好好保護我,不會像新婚時沒經驗的把老婆干到求饒。
  他愛我,體貼我,呵護我,無時無刻不想著我。
  自從那次面試之后,他就把我當成了唯一的性幻想對象。
  無論是干著老婆,還是在“休息一下”,他的腦海里一直都只有我。
  因爲強壯、因爲妻子吃過苦頭,他比其它的餓狼們更能夠克制自己,沒有在我第一次到他家時就硬上了我。
  也因此得到了我的好感。攫取了我的芳心。奪下了我從少女變成少婦的那一刻。
  他岳母的小恙惡化了,纏綿病褟。他妻子義不容辭地自願長期看護,提著行李踏出了家門。
  教授立刻把我接到他家同住。
  飽經雨露滋潤的我,出落得更嬌媚了。小柳學姐大呼僥幸,說還好她預約得早,不然現在她看到我都要自慚形穢了,哪還敢找我當她的伴娘。
  小柳幫我訂做的禮服全都變成我挑逗教授的利器。我一穿上那套性感到極點的聖衣,他就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獸欲。
  原本他強迫自己一天最多只能干我兩次,還必須間隔十二個小時。不過在我的挑逗與允諾中,我們很快就加大了頻率,將他“休息一下”的次數轉化爲澆灌在我小穴里的濃情蜜意。
  我的小穴始終還是那麽的窄、那麽的緊。不過我們倆非常熟悉彼此,我的小穴又總是濕答答的有充份潤滑,所以只要附近四下無人,他就可以拉開褲裆掀起我的迷你裙,輕車熟路地挺槍刺入。
  我仍然是學校里最美最多人追的校花。不過跟以前不同的是,上課時我的小穴里總是殘留了不少最新鮮的精液,教授他總是能在人群中隨時找到最巧妙的機會,將他熱騰騰的龜頭擠進我又窄又緊的陰道中。
  在旁人的眼里,他是個好色無恥的衣冠禽獸,常常對清純乖巧的美腿校花毛手毛腳。沒有人會相信自己真的看到了,教授竟然真的掀開了校花的超短裙、撥開有跟沒有差不多的丁字褲,將他淫邪的肉棍放進校花未經人事的小穴里,全根盡沒,深深地注入。
  除了在教授家的大床上滾來滾去,我也很喜歡這種一擊就跑、隨插即用的緊張刺激。
  明明知道隨時都有許多男人在視奸著我,他們想像著用大肉棒在我的體內一抽一送。但是人家已經屬于教授了,人家的小穴永遠都只能給教授用。我就是喜歡在男人們的視線短暫中斷的時候,讓親愛的老公把他的忠誠赤裸裸地奉獻給我。
  下課的鍾響了。
  我拿起手機和老公對過暗號,收拾課本、算準時間,站起身來。在男同學快要噴火的視奸中撫平裙擺,輕盈地步下階梯、走出教室,轉向通往另一棟樓的懸空天橋。
  轉角的滅火器后那十公尺的步道,是這段路上唯一的死角。
  我的俏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一邊跟室友和同學打招呼,一邊踏進那關鍵的幾秒鍾。
  轉過牆壁,甩開身后尾行男人的視角,我短到極點的百褶裙被教授一把掀起,他早已上瞄的高射炮立刻推進我的體內。
  好燙!
  我忍不住嘤咛一聲,嬌呼出來,捧在胸前的課本和筆記呼啦啦地灑了一地。
  英雄救美的腳步聲接近了。
  教授在我的耳邊低低一吼,下體一抖,水柱猛地擊中了我的花心,讓我不由自主又是一聲淫靡到極點的嬌啼。
  說時遲、那時快,教授手忙腳亂地拔出,我嬌媚無比地橫他一眼,熟練地用裙擺內側幫他擦干淨,推進褲裆扯上拉鏈,夾緊雙腿跪到地板上,小手從身后探入裙里把內褲仔細拉好。
  教授快步逃走了。
  幾秒鍾前都還尾隨在我后面視奸我的男同學,一臉正氣地從轉角走過來,溫柔體貼地幫我揀起課本、攏好散落一地的筆記,假裝沒注意到我刻意露出的乳溝,用最陽光的笑容將貢品用雙手奉上,獻給他面前那位又美又性感、衣著既清涼又暴露的女神。
  我強忍著快要潮吹的沖動,夾緊雙腿,死命不讓小穴里的精液流出來。
  我好想笑,可是又只能脹紅著臉憋著。我偏過頭不敢看眼前的男同學,眼角的淚花都被憋得飙出來了。喜極而泣的那種。
  看到我跪在地上哭了出來,再看到遠方那個人人喊打的禽獸,男同學氣血上湧、義憤填膺,立刻就明白了他心目中勾畫的真相。
  他撫著我裸露的香肩安慰我,從我的小提包里拿出面紙幫我拭去淚水。
  我半裸的胸口不住起伏,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快要內傷的笑意。
  男同學一手攬著我的纖腰,一手捧住我的屁股,正想站起來時,卻發現他自己的褲裆已經高高的隆起了。
  我假裝沒看見,打斷他的停滯、順著他做到一半的動作站了起來。
  他舍不得離開我柔軟充滿彈性的美臀,不顧自己的形象就繼續摟住我的細腰,扶著我走向女生宿舍。
  他的褲裆越來越腫,我假裝沒看見。偏著頭、忍著笑,嬌軀不住地顫抖。
  女生宿舍附近來來往往的多是女生,我相信她們絕大部份都注意到了男同學那脹鼓鼓的尴尬。
  他把我送到宿舍大門口,戀戀不舍地目送我上樓。
  回到寢室,我坐到廁所的馬桶上,將混合了精液的大量噴潮排進下水道。
  室友們還沒回來,我美美地洗了個澡,換上最性感最誘人的內衣和連衣裙,坐在床邊打電話給老公。
  “公∼∼你剛剛好棒、好棒哦!∼∼人家已經洗香香了,趕快過來載人家喽∼∼♥”


  End






















0.013361930847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