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我和準嶽母的激情瞬間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那還是我多年前的往事了,事情雖過去了好多年了,但是每次想起來,我還
是心潮澎湃,激動不已。

  那時候我才十七歲,剛剛上高二。我從小學習成績非常好,小學,初中,到
高二,一直都是班長。那時候的農村,沒有手機電腦,更沒有什麽成人論壇,最
多看看黃色小說,初中的生理衛生課也是各人自習,老師對性這方面都避而不談
,難以啓齒。我對性方面晚熟,一直懵懵懂懂。生理心理都還很稚嫩。

  我在十五歲才第一次遺精,在男孩子中已算很晚了。睡夢中抱住一個女人,
也不知是啥模樣就感到jj很漲,很急,像一泡尿被憋了好久終于得到釋放。那
種感覺興奮美好刺激,現在連操b都難以達到那種銷魂的狀態。迷糊中醒來,才
發覺內褲�濕滑滑的,沾糊糊地射了好多。忙換掉內褲,腦中還久久回味那種感
覺。

  上高中了,學校離家得有五十來公�。我上的是全縣重點高中——縣一中。
這所中學升學率別說全縣,就是在全市也是名列前茅。在九十年代初期,上北大
清華就有好幾個,上普通大學就更多了,達到百分之六十左右。這在當時來說,
是難以想象的。

  由于離家遠,我住在大姨家。大姨在縣城有自己的房子,就離學校不遠,走
路幾分鍾就到了。在高二,我仍是班長,學習成績非常好,在年級排前五名,老
師也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認爲我是北大清華的料,非常看好我。我也信心滿滿
,按目前趨勢,上北大那是問題不大,最次也是985高校,可就在高二下學期
,發生的事讓我成績一落千丈。

  我喜歡上了一個女孩,她叫路,一個身材高挑,清秀溫柔的女孩。路也是班
幹部————學習委員兼英語課代表。她就坐在我前面。每次上課,她那飄逸的
長發總在我前面晃動,淡淡的處女清香沁人心脾,總讓我心神不甯。每次有什麽
疑難問題互相交流時,她總回過頭溫柔地向我請教,我們頭碰在一起,她那縷縷
發絲,掠過我鼻尖,癢癢的,舒服極了。我那時總會失態,心怦怦亂跳,多想伸
出雙手摟住她柔肩。這種狀況持續了二個多月,我愈發想念和路在一起的瞬間。

  我知道,路不討厭我,相反,她也有些喜歡我,從她和我相處近二年的學習
期間,她和我無話不談,我也知道了她的身世。路和我一樣來自偏遠的農村,父
親在她十歲時生病離開,家中還有母親和一妹。生活艱辛,靠她母親在鎮上開個
理發店增加收入。我和路也經常星期天去爬山,她話不多但卻很開心,我倆登山
遠望,縣城美景一攬無遺。那也是繁重學習後的短暫放松。我心思越來越亂,學
習根本學不進去,每當看到路,我都會意亂情迷,心慌不已,有時自習她問我問
題,我望著她不知所雲,她見我失態,臉微好而轉過身去。

  在一個星期天下午,我又和路去郊外爬山,在山頂,我們坐著看那落日餘晖
,看著那天邊朵朵雲彩,路贊美不已,我卻想著心事低頭不語。「你怎麽了嘛?
」路問我。我看著路那水靈撲閃的大眼晴,吱吱唔唔地說:」路,想問你件事,
你討厭我嗎?」「不啊,你咋這麽說,你今天到底怎麽了?」路不解地問我。我
滿臉通紅,心一橫,沖口而出:「我愛你,我愛上你了。」路一聽,臉刷地紅了
,而後一陣蒼白,半晌沒出聲。

  事已至此,我豁出去了,心�隻想抱住路,親她性感的嘴唇。便伸出僵硬地
雙手,抱著她的身子,一陣電流掠過全身,她那柔軟的身子徹底讓我迷失,青春
的荷爾蒙在全身燃燒,我失控了。路被我抱著,驚慌失惜,使勁推開我,順手給
了我一巴掌。我像野獸般又撲向路,隻覺得jj硬得快沖破牢籠,頂得牛仔褲像
把大傘。我一手摟著路身子,一手摟著頸部而俯身強吻下去。路反抗著扭打著,
淚珠從臉龐滑落,這絲毫不能阻止我的前進。吻著她的小嘴,她慢慢停止了反抗
,隻是抽泣著。我貼著她發育豐滿的胸部,舌頭更加努力地想進入她的嘴�,去
吮吸那初吻的甘汁。

  路張開了嘴,迎接我舌頭的進入而肆意迎合。她抱著我,那種感覺好美好溫
暖。我把她放在山上的草叢中,見晶瑩的淚水還在睫毛邊,俏麗的臉,害羞的神
情,楚楚動人。我把她上衣分開,初秋的季節,山上還有絲絲涼風。她赤裸上身
,略爲發抖。白如羊脂的胸脯一對堅挺的乳房躍入我眼中,刺激我全身每個細胞
。我望著那紅暈的乳頭,雙手摸了上去,好軟,好有質感,乳房不大,我慢慢加
大了力氣,路有反應了,嘴�發出了啊啊的聲音更加使我陷入癫狂,這也是對我
最好激勵和獎賞。

  我咆哮著,嘴�發出含糊不清的呢喃。路被我挑逗得也放下身段,不由自主
叫出聲「別摸了,啊,癢死了,別停……」的聲音,我脫下外套,鋪在地上,讓
路躺在上面,這比在草上舒服多了。我舔著乳房,口水在她白嫩肌膚上留下道道
水漬。伸手進入她內褲,感到手上濕滑,陰毛濃密,遮住了陰道口,便分開陰毛
,手指插入了陰道。這是我第一次接觸觸女人的神秘地段,緊張興奮。手在�面
四面套弄,�面好多水,摳了一會,手上全是水漬,她那絲質內褲也濕了不少。

  路扭動著,喘息著,不知是享受還是難受,嘴微張,鼻尖上細汗滲出。我拿
出手指,淫水淋漓,聞了聞,一陣騷騷的味道直入鼻內。使我激情難抑,伸手解
下她內褲,頓時,女人最神秘的地方映入眼簾。彎曲的陰毛早被淫水分成一縷縷
。粉紅的陰道隻看見一條縫被陰唇包裹。我亢奮起來,脫下內褲,jj已青筋畢
露,急切地想沖入陣地沖鋒厮殺。

  真是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我急切地想進入卻找不到門路。路早已被我撩撥得
淫性大發,見我這樣,便用手引導jj進入了陰道。「啊呀」我失聲驚叫,好滑
好溫暖,陰道把jj緊緊包裹,一陣快感傳遍全身,連腳尖也感到操b的快感,
我差點忍不住早瀉。忙停止不動,「怎麽了?動啊。」路見我這樣,催促道。這
小娘皮,是處女嗎?咋這麽騷啊。我心�疑惑著。忙定下神,抽動起來。

  剛動一會,路就讓我慢點,我隻好小心摸索前進,突然,路叫出聲來:「疼
,疼啊。「我感到龜頭前面有層阻力,見路已哭出來,雙手指節都嵌入我後背,
我哪有什麽經驗,一陣猛沖,路再也叫不出聲來,隨著我的猛烈撞擊,隻能被動
地隨我擺布,我在極度興奮中連續抽動了幾十下,最後頭皮一麻,一陣昏厥,再
也控制不住全射入她陰道內。

  好美的享受,我趴在路身上,久久不願起身。第一次,就這樣毫無征兆地給
了路。路見我還不起來,推了推我。:」你怎麽射進面了?懷孕咋辦的?」路擔
心地說。」沒辦法,控制不了啊。「我邊起身邊用內褲擦jj上的精液。」回去
買藥吃啊。」平時看的h書這時派上了用處。路用我的內褲擦拭好陰部,穿好衣
服,站起身來。我見鋪在地上的外套上有點點血漬,一陣感動,摟緊了路,路抱
緊我,頭靠在我胸前,一臉小女人的幸福。我們明白,彼此心�已擁有對方。我
們都把彼此的第一次給了對方。

  我和路戀愛了,每次上課她的回眸一笑,都會讓我怦然心動,望著她的背影
,都會使我想起那天她的狂野,那豐滿的胸部,柔滑的乳房,銷魂的時刻,讓我
回味不已而無心上課。沒過多久,我倆又出去做了二次,我們形影不離,一時不
見而焦灼萬分,惶恐不安。我倆成績直線也下滑,也許是我們太過反常,老師和
同學們終于知道了真相,談心警告都無濟于事,最後被迫叫來家長。

  那天,我第一次見到了路的母親————我心中的準嶽母(我一直把路當成
我未來的老婆。)。路的母親我嶽母40歲左右,個子160厘米樣子,身材豐
滿,胸部高聳,頭發打理得幹淨清爽,鵝蛋臉,雙眼皮,水汪汪的大眼晴妩媚勾
人。歲月的風霜絲毫末浸蝕她年華的老去。一套質地高雅的裙裝越發顯示她的高
貴,特別黑絲高跟誰能看出她是路的母親,真是徐老半娘風韻猶存啊。比起女友
路,又是別有一番風韻。

  班主任把嶽母,大姨留下,在辦公室商量了好久。又把我和路叫過去,告訴
我倆,再給我倆一個機會,再這樣,直接開除,中學生是不準談戀愛的,要談考
上大學愛咋談就咋談,沒人管。大姨和嶽母也勸告我倆,還有一年,考上好的大
學絕不幹涉我們,現在還是得學習爲重。在我倆信誓旦旦地保證不談了後,大姨
和嶽母心滿意足地回去了。

  從此,我和路座位分開了,生活似乎又恢複了平靜。但初嘗雲雨的年輕人,
又怎能說分開就分開呢。我倆一月也會單獨相處一兩次,我們的性經驗是愈發娴
熟。見面次數減少,學習機會多了,我倆成績又慢慢上來了,老師家長也皆大歡
喜,大姨和嶽母也不強迫我們分開,本以爲我和路就在這樣的環境波瀾不驚地考
上大學。誰知後面發生的事情卻讓人措手不及。

  高二讀完,放寒假了,我又回到了家�,好多天沒有見到路,心�好想念她
,jj也想再開火力。可是都在各自家中,想見面卻沒那麽容易。路和我不在同
一個鎮,但兩個鎮相隔不到十公�,我也經常去她那個鎮趕集。但她住哪�還真
不知道。不過,嶽母開的那個理發店在鎮上,找起來不難,我難抑心中思念之苦
,決定去她鎮上找她。

  在一個趕集天,我坐車到了她所在那個鎮,這個鎮隻有一條長街,兩邊商鋪
,要找個理發店很容易的。找了一會,在下街,終于看到一家」發源地」的理發
店面積,足有二十平米,裝飾在這�算高檔,幾個人在店�忙活,生意不錯。仔
細一瞧,嶽母正在收銀台忙活,也不知路在不,看了半天,也不見。我實在忍不
住,就走了進去。

  理發師付見了,忙過來招呼。我搖搖頭,向正忙活的嶽母招呼道:」阿姨。
」嶽母擡起頭,看著我,愣了好一會,最後才想起來,」哦,是小路的同學吧?
找小路吧?」我不好意思地點頭。」小路回家去了,下午估計要來,你就在店�
坐會。」我連說好,就在店�和她閑聊起來。

  快到中午了,路還不見人影,我四處張望,希望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發現她
高挑婀娜的身姿,每每卻大失所望。嶽母見我這猴急樣,不覺撲哧一聲笑出來,
「好了,我帶你回家找她吧。」說完,給店�師付交待一番,便帶我上她家走去


  走出大街,就是鄉村小路,我走在她後面,看著嶽母那豐滿誘人的身材,大
大的屁股走起來左右搖擺,微風吹來,嶽母身上噴灑的香水味不斷飄來,我jj
竟沖動地硬了起來,走在路上,十分難受。嶽母和我不鹹不淡地閑聊著,二十分
鍾左右到了她家。這是一幢三層小樓,修得很是氣派,在瓦房草屋的隊上,鶴立
雞群,沒想到,路父親死得早,她家日子過得並不差。嶽母不簡單啊。

  嶽母見大門緊閉,叫了幾聲」小路,小路。」沒人答應,便打開了大門,我
在外很是不安,打擾了她這麽久,想回去了。」那怎麽成,好歹也是小路同學,
這麽遠來,水都不喝一口,小路回來會怎麽想啊。別人會怎麽說我啊?你先坐,
我去弄飯。」嶽母說了一大堆,我也不好推辭,說不定等會她回來了呢?

  一會,嶽母弄好了飯菜,我倆吃了起來,說實話,嶽母歲數雖大,但氣質卻
非常好,由于很少幹農活,皮膚白嫩,一看就是個很會保養的女人,從某一方面
說,她比路帶給我的視覺沖擊更大。爽朗的個性,渾身散發出成熟女人的氣息,
高級香水味道,讓我陶醉,在她面前,我好像全身赤裸而變得不自在和尴尬。氣
氛也變得逐漸暧昧起來。

  嶽母簡單問了我和路的學習情況,告訴我們要把心思用在學習上,別耽誤學
習,以後上不了大學一切都晚了。我連連點頭,並說我倆現在隻是好朋友,兩人
相處,絕不會耽誤學業。嶽母滿意地點點頭,可是下面一句話卻意味深長,讓人
捉摸不透。」你和小路隻是一般接觸?」我看著她,不知咋說。嶽母見我不回答
,有點急了,「就是男女之間那事。」說完,臉滕地紅了,低下了頭。

  我面紅耳赤,這種事怎麽說得出口,我沈默了。」說啊。」嶽母見我半天不
回答,嬌羞地說道。這一刻,我又仿佛見到了路在我面前,拉著我的手臂撒嬌的
樣子。我分不清此刻在我面前的是路還是嶽母,我不想知道,我隻知道,我現在
需要她,忍受了好多天,需要發洩,我不想這麽做,可我無法控制我的身體。人
的本能使我來到了嶽母面前。

  嶽母吃驚地看著我,也許,一切都是她設計好了的,是她在勾引我。我那時
並不慌張,反而很鎮定地對她說:」你不是想知道我和路的事嗎?「嶽母點點頭
。」那我現在告訴你。」我不由分說抱著嶽母向樓上臥室走去。人,有時會做出
平時難以想象的事情,特別是青春期,人的心理還未完全發育成熟,對異性會産
生爰慕和性欲望。在青春期控制力是相當差的,這個時期年輕人犯罪也比其它時
期高。

  嶽母見我膽子這麽大,大吃一驚,使勁掙紮,我卻覺得她在故作姿態,半推
半就。還沒到樓上,她掙紮更厲害,我隻得把她靠在牆壁,嘴使勁親她,手在她
b�使勁摳著,不一會,她老實了,也許,她們母女都一樣,有點受虐享受。到
了她二樓臥室,我把她往大床一扔,便急不可待地把自己脫得精光。嶽母見我j
j這麽粗壯,象條蠎蛇昂著頭吐著信子,害羞地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我幾下把嶽母身上的衣服扯掉,隻剩黑色镂空內褲,把雙腳向外一分,b毛
從窄窄的內褲�露出幾根來,我用手抓住那幾根陰毛,向外一拉,嶽母啊的叫了
起來,我看著這淫蕩的熟婦,一種占有欲迅速滋長。心�有團火在燃燒,我不在
調戲,雙手在她大奶上使勁揉捏,道道指印清晰可見。嶽母奶子豐滿,比起路的
奶要明顯下垂。但很軟,很大,我搖晃著,嶽母被我弄得春心蕩漾,一雙會說話
的眼睛嬌滴滴地寫滿春光,我不想這樣隻摸奶,大jj早提出了抗議。我幾下扒
掉她內褲,隻見下面早已是泛濫成災,淫水順著大腿流到床上。她早已等不及了


  我對準陰道,撲哧一聲滑了進去,好濕好溫暖,這種感覺和操路完全不同,
我雙手撐地,大力抽殺起來,嶽母這時完全像個蕩婦,啊啊叫個不停,頭發也亂
了,嘴巴叫著」用力,用力,別停……」我畢竟是血氣方剛,jj猛烈沖擊,看
著嶽母的大奶在身下晃動,嶽母呻吟聲一波高似一波,突然,感覺jj一緊,被
什麽夾住似的,正奇怪呢,嶽母卻雙手緊緊抱住我,雙腿把我夾得動彈不得。她
全身緊繃,一動不動,十幾秒後,全身乏力,躺在了床上,喘著粗氣。

  「好女婿,你真厲害,我不行了。」說完,抱著我臉親了一下。原來她被我
操到高潮了,我可不知道,路和我做了幾次,卻從沒有達到嶽母這種地步。有她
的稱贊,我更加興奮,越發抽得快了,b�淫水飛濺,我使勁全身力氣沖刺幾十
下,一股暖流全射在嶽母淫洞�。我翻下身,躺在嶽母身邊,呼呼喘著粗氣。嶽
母細心地給我擦拭幹淨,躺在我手臂上,瞄著眼,一動不動。

  我撫摸著嶽母豐盈的身子,不知疲倦地摸著兩個大奶。嶽母告訴我,自從老
公走後,好多年都沒幹過了,看見我來找路,本來不想,也許有緣吧,就把我領
到家來。」那路去哪了?」我問。」今天和她妹妹去姥姥家了。」難怪,我定力
這麽好,今天怎麽被她迷住了?真是她在勾引我。」可是,你是路她媽,以後我
和她結婚了怎麽辦?怎麽面對你?「我忐忑地問道。」傻瓜,天知,地知,你知
,我知,不說,誰會知道。哎,我老了,也隻是有時要你一下,滿足一下生理需
要,做女人苦啊。「嶽母聲音低沈下來。

  我明白了,她是把我當老公了啊,雖說是好事,性福,可那時感到怪怪的。
嶽母見我不作聲,媚聲道:」好不好嘛?好老公,小老公。」我想,這種聲音世
上沒有任何男人能抵抗。我用親吻回答了嶽母的問題。我們熱烈地吻著,一切世
俗倫理統統見鬼去吧。我隻想此時的快樂和放縱。嶽母摸著我jj,驚奇道:「
老公,怎麽又硬了?還是年輕人體力好。「我一看,果然,jj又昂首挺胸。

  嶽母俯下頭去,用手抓住jj,套弄起來,我忍不住不停呻吟,嶽母見我這
樣,幹脆用嘴舔起龜頭來,麻酥的感覺此起彼伏,我從未享受這樣的待遇,興奮
得嗚嗚直叫。嶽母顯然也被我帶動起來,jj齊根而入,不停在口中蠕動,我雙
手按住她頭,不停抽動起來,好幾次直抵喉嚨深處,嗆得她幹咳不己,這樣玩了
十來分鍾,我又有了插入的沖動,翻轉身,嶽母正吃得性起,jj一下插到深處
,我雙腿夾住她臉龐,她頓時動彈不得,嘴塞得滿滿地,嗚嗚直叫,卻發不出聲
來。我來個69式,雙手撥開陰毛,好肥的b啊,我小心撥開陰唇,見�面白花
花的淫水直翻動,第一次如此近的欣賞神秘的小穴。這就是路出生的地方嗎?我
用鼻子貼近猛吸一口氣,一股鹹騷味熏得我擡起頭,最後,又瘋狂地用嘴使勁拱
著,舌頭在陰蒂上吮吸著,嶽母真的忍不住了,叫著喊著」老公,女婿……」

  此時的我,已不是原來的我,變得有些陌生,在操著嶽母時,心�是種變態
的快樂。從那一刻起,我有了虐待的快感。嶽母在我的舌頭的吮吸中達到了幾次
高潮。我卻還沒有得到釋放,用jj在她小穴�玩弄了足有三十幾分鍾把全部精
子射入了她口中。

  路最終沒有回來,我等到下午四點,才和嶽母回到理發店。當我回去時,我
能感到嶽母的依戀,從她那句「下次來玩」中我品嘗到別樣風情。在路和嶽母之
間,我該何去何從呢?




















0.019248962402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