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非原創)獵美淫術師、長篇 (22/24)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七集、新娘侵犯 第五章:最後一搏

  林影和役小芳從小情同姐妹的關懷厚愛,因爲地位差距而變成深藏在心中的怨火與妒忌,在分別叛逃和被驅逐出役小角神社並先後成爲自己的妻子與女奴的此刻,這種緊密的關系誘發了兩人心底中原本應該一輩子也不會萌芽的同性愛。

  處身在同樣的地位,同樣屈辱、墮落和哀羞的情況下,林影和役小芳在互相取悅,分享著靈欲一緻的禁忌同性愛。

  看著林影和役小芳一面在深情親吻唇舌交纏,一面在互相愛撫的喜悅模樣,馬龍固然興奮不已,卻又産生了一種自己成爲局外人,無法介入其中的感覺,彷佛自己由主角變成了配角似的,很不是味兒。

  而馬龍的反應就是使盡渾身解數,以行動強行介入其中。

  馬龍進一步加快了馳騁抽插的速度,而且他也把中手握著的僞具,將其鑽入和拔出的速度也調整到和自己大肉棒進出的速度呈現相同步調的狀況。

  接著把空出來的另一隻手,以高難度的技巧抵在林影和役小芳之間,分別將拇指和尾指輕觸在她們兩人的小紅豆上面,時而抵壓按弄,時而撥弄輕彈。

  在馬龍的強攻猛進之下,林影與役小芳的快感同時水漲船高,整個局面始終被馬龍控制著,讓她們很自然的扭腰擺臀配合著他的雙重活塞運動。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快感……小芳小姐……我……啊啊啊啊……d 林影螓首高仰,馬尾左搖右晃,臉色酡紅有如醉酒,處身在這種當街歡好的屈辱之中,還有著大小姐作爲她無恥與淫賤的同伴,使她充分體會到變態的樂趣與喜悅。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也是……林影……我啊啊啊啊啊啊……」

  役小芳的小穴被馬龍強闖而進,狠猛抽出,起勁地連續插入。使她隻能在媚眼如絲、頰泛桃紅、春情泛濫的狀況中,連聲嬌喘的回答著林影。

  馬龍不止讓擎天一柱和僞具以相同的步調進出,還以他那精妙的淫術,巧妙的控制著林影和役小芳體內快感浪潮的節奏,讓她們逐步逐步的同時攀登上高潮的頂峰。

  「林影……大小姐……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也……來了啊!」

  就連最後的淫聲浪語也融合在一起的林影和役小芳,同時喜悅的高呼淫叫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同登上高潮的林影和役小芳,張開雙臂抱緊著對方的嬌軀,唇舌癡纏的深吻個不停,渾圓飽滿的雙峰緊密無問的在摩擦著。

  花穴內以每秒數次的高頻在抽搐,積蓄已久的陰精傾瀉而出,花壁一波又一波的夾緊著馬龍的擎天一柱和僞具,奔騰狂噴而出的陰精與愛液猶如兩股小瀑布,分從二人穴內驟然出現又轉眼消失,隻留下滿地黏稠的銀亮淫汁。

  狂野興奮、無以倫比的喜悅壓倒了一切情緒,挂在她們的臉上。

  林影和役小芳就以這互相癡纏、難分難解的姿勢僵硬抱緊,唯有從她們呵氣如蘭的吐息,還有隨著激烈的深呼吸一起一伏的酥胸晃動,看得出她們仍然是有血有肉的活人,而不是上帝以巧工雕琢出來的完美塑像。

  以複雜的技巧讓林影和役小芳同時高潮之後,略顯疲態的馬龍作出了最後的奔馳抽插,在林影的體內把熱牛奶盡情狂射而出,並且在興奮不已的狀況之下拔出擎天一柱,把餘下的一半熱牛奶像雨點般全部噴灑到林影和役小芳那欺霜賽雪的胴體和俏臉之上。

  被馬龍這股熾熱的熱牛奶暴雨,從沈醉在高潮餘韻的失神狀態中喚醒過來的林影則吐出自己的香唇蘭舌,舔吮吞下沾在役小芳臉上的熱牛奶,並且饑渴的將之吞進自己的腹中。

  而羞得玉頰發紅的役小芳,也效法著林影舔掉她身上的熱牛奶。

  林影和役小芳兩人互相從對方的臉上和胸部一路舔啜吸吮,把馬龍所有的熱牛奶全都舔掉吞服下去,一直舔到源頭的馬龍身上。

  坐在地上的馬龍,胯下的擎天一柱依然堅挺高舉,役小芳和林影則在暗中較勁似的,各自以自己的丁香小舌和嬌豔紅唇,點蜷刺吸的以口舌取悅著馬龍。

  馬龍則雙手各自鑽入她們的桃花園上,把手指插入進去,深入掘挖,巧妙轉圈,一直弄到她們淫蜜的泉源再次滿溢。

  馬龍不禁回想起小時候和林影、役小芳共同生活的日子,雖然之後經曆過許多改變,她們由小女孩成長至現在成熟美豔的尤物,也曾經互相仇恨敵對過,但比起現在這靈欲一緻的時刻,過去的一切恩怨都不重要了。

  此後林影和役小芳留在馬龍身邊,開始了淫亂的新生活。

  原本馬龍認爲自己勝券在握,受到黑虎魔蟲淫毒所控制,佐久間瑞惠不能不向自己屈服,除非她不怕死。

  沒想到三個月之期已過,佐久間瑞惠依然活得好好的。

  在真田聖人再三保證黑虎魔蟲的淫毒絕對沒有解藥之後,馬龍就猜想佐久問瑞惠一定是靠收集自己奸淫林影和役小芳後留下的精液,才能繼續活下去。

  就這樣,役小角神社和獄門幫之間的戰爭演變成長期化。而雙方爲了增強實力,也拉攏了鄰近領域的領主支持,使戰鬥的規模進一步擴大。

  在這之後的三年發生了大量的流血犧牲,馬龍和佐久間瑞惠展開了多次在生死邊緣徘徊的激戰。

  無止盡的血腥死鬥持續,即使大量補充未成年的成員,人手仍然不及三年前的一半,而昔日豐厚的財力也變成了今日欠債累累的狀況。

  最令馬龍難過在意的則是受到父親拜托要保護一家的自己,在這段期間內卻讓三個弟弟和一個妹妹不幸戰死。雖然也殺掉了役小角神社的六、七個分社神主,但這根本無法彌補自己心中的歉意與傷痛。

  戰況演變到再打下去,獄門幫的實力就會進一步削減到無法自保,隨時有可能被鄰近領域的領主吞並的地步。

  甚至連趙鳳儀也主動的跟馬龍的妹妹們開始學習起古老的魔法,好準備參加戰鬥。

  至于林影與役小芳也相當爲難,雖然她們已經成了背叛者,但實在無法對昔日的同伴舉刀雙向。可是戰局卻不斷的在惡化,不管是獄門幫或者是役小角神社都已經快到了極限……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夏天來臨,到了台風季節。

  在台風吹襲獄門島的情況之下,馬龍心想役小角神社也無法發動攻擊,暫時應該可以休息數天。

  不過馬龍的這個想法太松懈了,役小角神社固然也同樣面臨人手和財力的雙重壓力,但在這之前,佐久間瑞惠之前所儲存下來的馬龍的精液也已經喝光了。

  把林影當作祭品犧牲,換取得到馬龍精液的機會,結果佐久間瑞惠在這三年問卻始終無怯捕捉到馬龍,反而自己體內毒液發作的期限已經一日一日迫近了!

  在這個台風吹襲獄門島的日子,佐久間瑞惠決定孤注一擲,把殘餘的戰力投入進去,大膽進攻獄門幫的根據地。

  把人手都混進魚船之中,再假裝躲避台風而駛入獄門島的港口避難,之後一舉發動,利用這狂風暴雨洗刷著這罪惡城的珍貴機會,進行突襲。

  天空中一片灰暗,不時有被狂風吹斷的樹幹飛過,再加上夾集在風中的砂、石、枝、葉。

  到達上遊的山林後,役小角神社的巫女們則結成陣法,以法術操縱洪水暴漲的河流。

  看著滾滾河水演變成廠條翻騰蜷動、張牙無爪的水龍,佐久間瑞惠取出針筒,把藥物注射進體內。

  而在她身邊的則是現在成爲了役小角神社的長老,同時也是警署署長的中村英明。

  之後佐久間瑞惠親自念誦降神術的咒語,這可說是她最後的機會。在狂風暴雨中天色陰暗,卻又並非全黑的夜晚,一切都有利掩護他們的集結,又免于像夜襲般,反而讓人狼擁有夜視能力的優勢。而且對嗅覺靈敏的人狼來說,在這種雷嗚閃電、暴雨不斷的情況下,他們靠氣味偵查的嗅覺能力也降到最低。

  「降神!」

  隨著降神術發動,佐久間瑞惠率領著過千警員與巫女,向著重建好的馬家大宅發動攻擊。

  第一擊就是水龍穿破外牆與鐵絲網,觸發埋在地底的地雷,直卷一切,摧枯拉朽的洪水攻擊。

  水中帶有山泥石塊,水色發黃的暴怒水之龍鑽入原本守衛森嚴的馬家大宅內,以有如天崩地裂的氣勢淹沒吞噬一切,再在另一邊的牆壁穿破而出,還卷走了數以十計作爲傭人與護衛的人狼。

  在這當中,有原本正忙著調教女奴取樂的馬龍。

  在調教室內的馬龍看著牆壁突然破裂,然後就被洪水淹沒,隨即被這水流急激的水之龍卷走,還多次和水中的雜物撞擊在一起,痛得他簡直覺得全身骨頭都要斷裂,最後才被沖出屋外。

  洪水來得快也去得快,在洪水退去之後,滿口汙泥的馬龍吐出口中的爛泥巴,大聲咳嗽叫苦不已的爬起身。

  「他媽的!這是海嘯不成嗎?」

  不明所以的馬龍仰天大罵道。

  就在這時候,役小角神社的人已經從外圍呼嘯叫喊著大舉殺至。

  獄門幫雖然也有不少死傷,但憑著人狼強健的體魄,大部分的人都還帶傷存活下來。

  馬龍雖想用電話聯絡部下,不過手提電話早就不知被洪水沖到哪�去了,因此他隻有以最原始的方式大聲喊叫道:「把沒有抵抗力的婦女和小孩集中到地堡防守,我們堅守著大宅!還有給我派一頭腳程最快的人狼,跑去市區打電話聯絡警察局,要局長親自帶人手來支援。」

  看著這三年問少見的過千人規模的大攻勢,馬龍現在可是手無寸鐵,身上雖然有槍,但早就濕了不能用,隻好在被洪水沖出來的家私雜物�,抱起沙發椅作盾,背向敵人跑回大屋。

  就算是兇猛強悍的人狼,在碰到突然襲擊且難以指揮的現狀,也被役小角神社的進攻打得潰不成軍,面對彈如雨下的沖鋒,不斷有人中槍倒地身亡。

  如果有選擇的話,佐久間瑞惠喜歡躲在安全的地方指揮部下作戰,但是面臨體內劇毒發作的壓力,她可是罕有的沖殺在最前面,以自己的法術和式神,像利箭般穿透潰敗的人狼之問,第一個殺進屋內。

  而中村英明也繼跟其後,指揮戴著頭盔與防毒面具、身穿避彈衣、配備自動步槍與武士刀的警方突擊隊隨後突入。

  一時間喊殺聲震天動地。

  不過進入大屋內之後情況就不同了,屋外的人狼在平地向持槍的大群警察沖鋒,無疑是送死。

  可是進入屋內之後,馬龍手下的人狼們就可以利用狹窄的地形掩護,襲擊突入進來的警察,而他們的爪牙利齒就是最鋒利的武器。

  在被洪水沖刷至泥濘遍地、滿是雜物的房問內,獄門幫的人狼和役小角神社的警察展開了逐個房問進行的厮殺。

  在這種近距離混戰之中,槍械的殺傷力大減。

  退入了屋�的馬龍則直奔到屋內的地堡。

  自從三年前佐久間瑞惠用飛機沖擊馬家大宅,將之燒成一片白地後,馬龍在重建時就起了地堡,而且其堅固程度還達到軍事要塞的規模。不止有自備的發電機和獨立通風系統,還長期儲備有大量的糧食、水和武器彈藥、充足的醫療物品,甚至還有手術室與醫生常駐。

  看到役小芳和役小明兩母女、趙鳳儀與養女紫紋,加上李美思都在這�,馬龍總算心下稍安,一面取過槍械和子彈一面說道:「林影的人到了哪�去?」

  役小芳不安的說道:「洪水淹沒了調教室後就不見了她的蹤影,我跟你一起去找她!」

  馬龍心想,役小芳這是決定要與從前的部屬作戰了嗎?

  看著她臉上緊張的神情,馬龍說道:「不用擔心,我花大錢建這個地堡現在可有用了,這�不是瑞惠用蠻力就能簡單攻陷的,何況那些收了我黑錢的警察很快就會來支援。我出去把林影找回來!你留在這�指揮防守好了,我總不能拜托趙鳳儀她那種柔弱女子,總之千萬不要讓敵人闖進來就可以。」

  攻入大屋內之後,役小角神社的進攻就陷于停頓狀態。

  馬龍被洪水沖散了的弟弟們分散在各處,各自爲戰的率領著幫中的部屬,而且還派人從地堡中取出了新的槍械和彈藥。

  「砰!砰!砰!砰!砰!」

  「殺啊!」

  「沖進去!」

  「扔手榴彈。」

  屋外急風驟雨,屋內腥風血雨,槍炮齊嗚,刀劍厮殺。

  今時不同往日的佐久間瑞惠,法術有了進一步的提升,在短兵相接時放出的式神風鷹,其速度比普通人狼的動作還要快,將敢攔阻自己的人狼都切成血淋淋的肉塊,一路踩著碎屍和肉塊前進。

  中村英明則一手握著武士刀,一手握著沖鋒槍,率領部下的特警在後面掩護。

  可是即使是他們,推進到地堡的入口時也無法再前進。

  用炸彈爆破了兩次,也無法炸開地堡的門口。

  中村英明下令道:「用火焰噴射器!」

  一名特警趨前,用火焰噴射器射出高溫烈炎。

  佐久間瑞惠也用她的式神炎虎,以火炎的身軀沖撞特殊鋼閘的門口,將之燒得通紅。

  眼看著特殊鋼閘逐漸融化露出缺口之後,一股極爲強勁的水柱卻從缺口噴射而出,水壓威力之高把所有人也噴得倒地不起無法接近。

  那是役小芳派遣人狼握著消防水喉噴出的水柱,而且她還以役家的陰陽術加上趙鳳儀這魔法新丁的魔法,將水壓增幅後才噴射出去。

  被水柱吹倒在地的佐久間瑞惠,渾身濕透,巫女服半透明的緊貼著胴體,金黃發絲黏在俏臉上的她,立即就想使用式神水龍反擊。

  但是在這之前,在特殊鋼閘的大門冷卻之後,已經有人狼舉著步槍從那細小缺口中對外亂槍掃射。

  中村英明趕緊把佐久間瑞惠拉到一旁,避開了敵人射出的漫天彈雨。

  「可惡!」

  鳳眉上揚的佐久間瑞惠含怒咬牙,難得已經來到這�她豈能就此放棄。

  可是眼前這堅固的地堡卻非一時三刻可以攻下的。

  就在這時一個滿臉淫笑的警員前來報告道:「報告本社神主,我們捉到一個很有趣的俘虜。」

  隹一急的佐久間瑞惠大吼說道:「快將之帶來給我看。」

  接著兩個巫女一臉不屑的神情,左右押著林影出來,她身上被花式捆綁似的綁上了一張網狀的繩索,繩索縱橫交錯的交又綁著雙乳,穿過股問繞過臀溝,姿態非常淫蕩。滿面羞紅的她,難爲情的咬著下唇,不好意思面對中村英明和佐久間瑞惠。

  而林影的全身上下除了這條繩索,根本什麽衣服也沒有。

  看到舊愛受辱,中村英明盛怒的大吼說道:「你們怎可以這樣對她?快把繩索松綁。」

  那個滿臉淫笑的警員受到藥物的影響,心態並不正常,無視上下級的關系,態度惡劣的說道:「我們捉到她的時候,她本來就沒有穿衣服,光著屁股躲躲藏藏,身上已經綁著繩索。」

  佐久間瑞惠冷笑說道:「肯定又是在和馬龍玩變態遊戲,沒想到玩到一半興緻正高的時候,卻被我們殺了進來吧!算她活該,丟臉死了。」

  中村英明看著林影玲珑浮突的赤裸身軀,嬌豔發紅的俏臉羞恥尴尬,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還沒放下對林影愛意的他,看著昔日戀人這變態可恥的模樣,一時間滿胸苦澀,心中雖有千言萬語卻說不出口。

  林影難爲情的心想,這真是報應,沒想到自己竟然會第二次被佐久間瑞惠裸體從敵陣中帶出來,可是這一次她不是被敵人俘虜,是自願叛逃到馬龍身邊的。

  林影不由得擔憂和害怕的心想,依昭一役小角神社的法規是絕不會放過自己的,要是就這樣被帶回去,一定會被既屈辱可恥又殘酷血腥的手段處決。

  現在的佐久間瑞惠已貴爲本社神主,對林影已不像從前般帶有敵意,而且在她看來,林影不過是屈服在馬龍大屌下的失敗者。再說自己是犧牲了她作祭品,才取得了足夠的精液活到現在,因而她並沒有打算處決林影,可是她也不會寬大到就這樣放林影回去。

  佐久間瑞惠拉緊捆綁著林影的繩索對中村英明說道:「你跟敵人喊話說,馬龍若是想救林影,就單對單來見我,以往的仇恨還是得要用單對單決鬥的方式來解決,血仇就得要血債來償還!我不會設下陷阱的,要是他不來的話,我就用火刑處死林影,而且還是要用火慢慢將她燒烤煮熟的殘酷方式。」

  中村英明低下頭,沒有阻止佐久間瑞惠。

  林影也深深的明白,這一次和中村英明是徹底分手了,在兩人之間再沒有任何私情和牽連。

  佐久間瑞惠自己反思,這三年來始終無法捕捉到馬龍,就是因爲自己要求準備得百分百完美和周全,以求一擊必中,然後捕捉到馬龍之後,先奸後虐,再酷刑處死。

  可是馬龍並不是什麽大仁大義的勇者,明知必死、全無生還機會的陷阱,他是不會去踩的,而且佐久間瑞惠往往在自己做哪些事前準備的時候,就已經遭到馬龍破壞。

  冷靜的面對事實的話,不得不承認,馬龍絕對是聰明絕頂的狡猾魔頭。

















0.0157890319824__us____US__us__pc